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默讀(簡體書)
默讀(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45元
  • 定  價:NT$270元
  • 優惠價: 79213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大英雄時代》《有匪》後大神級作家Priest口碑爆品史上備受矚目的罪案小說

    隨書贈送傾予九川手繪《默讀》警隊全員。.

    同名影視劇被磨鐵娛樂天價版權收入囊中,傾力打造中!

    作者構思極其巧妙,單元案件互相串聯,組成牽連三代人的驚天大案;探討*深刻的人性與社會問題,穿插輕鬆幽默的畫風。

    午夜電台的神秘用戶“朗誦者”,總用名著內容預告重大案情,有人策劃推動多起慘案,有人另有所圖揭露真兇——“你以心默讀,我一生為舟,渡你過這魑魅魍魎之河!”

    “你相信天理昭昭,報應不爽嗎?——我必須得信,因為我是刑警,在追查兇嫌的時候,我就是天理。這句話如果不能成立,就因為我們是廢物,因為我們洗不清沉冤!”

    燕城突發多起失踪案件,幕後黑手智商極高,不動聲色地佈下陷阱。

    與此同時,富家子弟費渡過慣了紙醉金迷的生活,前往市公安局當起了實習生,真實目的卻直指父輩豢養的地下產業;刑警隊長駱聞舟拿到師父的真正遺書,誓要為當年犧牲的干警們討回說法,兩名出身和背景毫不相干的年輕人因為共同的目標,一腔熱血地走在一起,共同對抗著他們難以想像的危險敵人。

    童年,成長經歷,家庭背景,社會關係,創傷……

    我們不斷追溯與求索犯罪者的動機,探尋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樂,不是為了設身處地地同情、乃至於原諒他們,不是為了給罪行以開脫的理由,不是為了跪服於所謂人性的複雜,不是為了反思社會矛盾,更不是為了把自己也異化成怪物――

    我們只是在給自己、給仍然對這個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尋找一個公正的交代。

    商品除瑕疵品外,恕不接受退換貨
    因拍攝略有色差,圖片僅供參考,顏色請以實際收到商品為準

  • Priest,晉江文學城大神級作者之一,位於晉江超級別積分排行榜作者行列。文風粗獷灑脫,語言幽默諷刺,但笑過之後,能讓人感受到“微笑中的眼淚”。自稱:一個牙口不好的“漢子”。

    代表作:《殺破狼》《大英雄時代》《鎮魂》《壞道》《天涯客》等。

  • Part 1
    於連
    Part 2
    亨伯特·亨伯特

     

  • 燕城花市區南平大道北一帶,就像個畫了半面妝的妖怪。寬闊筆直的雙向車道把整個花市區一分為二,東區是本市最繁華的核心商圈之一,西區則是被遺忘的舊城區,城市貧民的聚集地。
      隨著東區這幾年接連拍出天價“地王”,亟待改造的老城區也跟著沾了光,拆遷成本水漲船高,活生生地嚇跑了一幫開發商,在逼仄貧困的窄巷中生生鑄起了一道藩籬。危房裡的街坊們整天幻想著能傍著這十幾平方米的小破房一夜暴富,精神上已經率先享受起了“我家房子拆了就是幾百萬”的優越感。
      當然,這些貧民窟裡的百萬富翁們還是要每天趿著拖鞋排隊倒尿盆。
      初夏夜裡尚有涼意,白天積攢的那一點兒暑氣很快消退,西區非法佔道的小燒烤攤陸續收攤,納涼的居民們也都早早回了家,偶爾有個舊路燈電壓不穩地亂閃,多半是附近群租房的人從上面私接電線的緣故。
      而一街之隔的繁華區,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傍晚時分,東區商圈臨街的一家咖啡店裡,剛打發完一大批客人的店員終於逮著機會出了口長氣,可還不等她把笑僵的五官手動歸位,玻璃門上掛的小鈴鐺又響了。店員只好重新端出八顆牙的標準微笑:“歡迎光臨。”
      “一杯低因的香草拿鐵,謝謝。”
      客人是個身材修長的青年男子,留著幾乎及肩的長發,穿一身熨帖又嚴肅的正裝,戴著金屬框的眼鏡,細細的鏡框壓在他高挺的鼻樑上,他低頭摸錢夾,勾在下巴上的長發擋住了小半張臉,鼻樑和嘴唇在燈光下像刷了一層蒼白的釉。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店員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揣度著客人的喜好搭話:“您需要換成無糖香草嗎?”
      “不,糖漿多一點兒。”客人遞過零錢,一抬頭,店員的目光正好和他撞在一起。
      客人出於禮貌,衝店員笑了一下,藏在鏡片後面的眼角微妙地一彎,溫柔又有些曖昧的笑意頃刻就穿透了方才嚴肅的假正經。店員這才發現,這位客人的模樣雖然很好,卻不是周正端莊的好,有點兒眼帶桃花的意思,她的臉莫名發燙,連忙避開客人的視線,低頭下單。
      這時,給店裡補貨的送貨員來了,店員趕緊給自己找了點兒事幹,大聲招呼送貨的到後面核對貨單。
      送貨員是個年輕小伙子,二十歲上下,整個人好似一團洋溢的青春,就著餘暉彈進了店裡,他皮膚黝黑,一笑一口小白牙,活力十足地跟店員打招呼:“美女好,美女今天氣色不錯,生意很好吧?”
      店員按月拿死工資,並不盼著店裡生意好,聽了這通拍歪的馬屁,她哭笑不得地一擺手:“還行吧,你快去幹活兒,出來我給你倒杯冰水喝。”
      送貨的少年眉飛色舞地“哎”了一聲,抬手抹去額上的細汗,他額角有一小塊彎月形的疤,像個道具貼歪了的包青天。
      在店員給客人做咖啡的工夫,送貨員已經三下五除二地把清單報了一遍,交了差,他趴在櫃檯旁邊等著水喝,有一搭沒一搭地問:“美女姐姐,你知道'承光公館'在哪棟樓裡嗎?”
      “承光公館?”店員覺得有點兒耳熟,一時又想不起來,於是搖搖頭,“不清楚,你要幹什麼?”
      “哦, ”送貨的少年低下頭,伸手抓了抓後腦勺,“沒什麼,我聽說那片兒好像在招送快遞的。”
      店員有點兒粗枝大葉,沒注意他這心虛的小動作,一邊給紙杯加蓋,一邊隨口說:“回頭我給你問問別人吧——先生您的飲品,小心燙。”
      買咖啡的客人可能是閒的,抬眼看了那小送貨員一眼,懶洋洋地插了句嘴:“承光公館不在商務樓裡,是後面的私人會所,怎麼,他們還要單獨招快遞員嗎?要不要我順路領你過去?”
      店員終於聽出了不對,狐疑地抬頭看了一眼送貨的少年:“私人會所?”
      送貨的少年見謊言被戳穿,做了個鬼臉,拿著他的冰水和貨單一溜煙地跑了。

      在東區燈火通明的中央商圈後面,是大片人造的綠地與景觀,往裡走上一公里,就能看見傲慢的高檔住宅區——他們非得把住宅建在這裡,因為“僻靜”本身並不值錢,“鬧中取靜”才值錢。
      各種格調不同的銷金之地繞著景觀外圍層層排開,以“格調”為軸,貴的在裡頭,便宜的靠邊臨街。
      其中,最貴最好最“格調”的一塊地方,就是“承光公館”。
      此間主人不但有錢,在附庸風雅方面也造詣頗深,小院修葺得很復古,乍一看像個文物保護單位。剛剛竣工不久,老闆為了顯擺,特地請了一幫非富即貴的朋友前來暖場。有來交際的、有來談生意的、有單純來捧場的,還有不少聞著味前來湊熱鬧、打算靠臉和肉體當門票。停車場裡停滿了各色豪車,搭了一台鑼鼓喧天的名利場。
      費渡徒步溜達過去的時候,已經把一杯甜得發膩的咖啡喝完了。隔老遠就听見了院子裡的音樂聲和人聲,他隨手把空紙杯塞進路邊的垃圾箱,聽見有人在不遠處吹了聲跑調的口哨:“費總,這兒呢!”
      費渡一扭頭,看見不遠處站著一幫人,都是遊手好閒的富二代,為首一位小青年非常時尚,掛了一身的雞零狗碎,正是他的狐朋狗友之一——張東來。
      費渡邁步朝他走了過去:“寒磣我?”
      “誰敢寒磣你?”張東來大咧咧地鉤住費渡的肩膀,“我看你車早到了,在這兒等你半天了,幹嗎去了?你這是什麼打扮,剛跟美國總統簽完雙邊貿易協定?”
      費渡眼皮也不抬:“滾蛋。”
      張東來從善如流地閉了一分鐘的嘴,忍耐力到了極限:“不行,我看你這樣實在太彆扭了,領著你跟領著個爹似的,一會兒怎麼泡妞兒。”
      費渡腳步微頓,他先伸出一根手指,把眼鏡鉤下來,隨手掛在了張東來的領口,然後將西裝外套一扒,襯衫袖子挽起,開始解釦子。一連解了四顆釦子,露出胸口一大片不知所謂的文身,又伸手抓亂了頭髮,拎過張東來的爪子,從此人手上擼了三顆比頂針還粗獷的大戒指,往自己手上一套:“這回行了嗎,兒子?”
      饒是張東來自認為見多識廣,也被這場炫酷的原地變身晃花了眼。
      費渡是他們這一夥敗家富二代的頭兒,因為其他人舉頭三尺有老爹,還都是“太子”。而費公子從小沒媽,才剛一成年,他爸又在一場車禍裡撞成了植物人,現如今已經提前“登基”,比其他人高了一級。他有的是錢,又沒人管教,理所當然地長成了一架紈絝中的戰鬥機——好在他沒有扮演“商業奇才”的興趣愛好,正經事上還算中規中矩,沒事不搞些亂七八糟的投資,只單純地靠“浪蕩”倆字敗家,一時半會兒倒也敗不完。
      不過他最近不知吃錯了什麼藥,有一陣子沒出來鬼混了,彷彿有點兒要“金盆洗手”的意思。
      費渡雙手插兜,往前走了幾步:“說好了啊,我今天純粹是捧場來的,到十二點就走。”
      張東來:“費爺,你這就很沒勁了。為什麼啊?”
      “你們玩得很不上檔次,”費渡漫不經心地說,“我最近要改邪歸正。”
      張東來看著他被夜風吹鼓起的襯衫和長發,除了浪,著實也沒覺出他有什麼檔次來,緊走兩步追上去,他說:“怕你那警察朋友說你?費爺你是不是有病,茂密的大森林扔在一邊,非得找棵這玩意兒整天摽在一起……”
      費渡扭過頭來,冷淡地看了張東來一眼。他身上有種奇特的矛盾氣質,笑起來的時候是一身桃花,一旦板起臉,那種銳利的嚴肅感又能無縫銜接上,目光幾乎有些逼人。
      張東來話音一滯,愣是沒把話說下去。他抬起巴掌在自己臉上摑了一下:“呸,說錯話了,改天一定當面給陶警官賠不是。”
      費渡繃緊的嘴角這才略微柔和下來,擺擺手,算是“大度”地把剛才那頁翻過去了。張東來對天翻了個白眼,感覺主公這是被“妖姬”所惑,國將不國也。
      費爺說到做到,十二點一到,他就像聽見鍾聲的灰姑娘一樣,準時離場。他穿過眾多妖魔鬼怪,繞過一個舉著香檳對他發出盛讚的腦殘,去小樹林找張東來。
      腦殘醉醺醺地沖他後背喊:“升官發財死爸爸,費爺,你才是真正的人生贏家!”
      “謝謝,我爸爸還沒死呢。”費渡彬彬有禮地沖他一點頭,探頭問不遠處小樹林裡的張東來,“忙著哪?”
      張東來正在和一個美女交流生命和諧問題,倆人討論得熱火朝天,旁若無人,此紈絝是個臭不要臉的不講究,聞聲對費渡吹了聲口哨:“費爺,一起不?”
      “不,”費渡腳步不停,“沒您胃口好,我走了。”
      說完,他不理會張東來在後邊“嘰哇”亂叫,步履飛快地順著石子路離開,不晃不搖,一點兒也不像被酒水澆灌了半宿。
      到了停車場,他已經把釦子扣回了原位,規規矩矩地叫了代駕,靠在一棵大槐樹下等。
      燕城春末夏初時,總是繚繞著槐花的香味,往往先從犄角旮旯的地方瀰漫開,似有還無,隨便一股汽車尾氣都能蓋過去,但如果沉澱一會兒沒人打擾,它又會自顧自地重新冒出來。
      遠處承光公館的音樂聲中夾雜著笑鬧和喧囂,費渡瞇著眼回頭看了一眼,看見一幫大姑娘正跟幾個謝頂、大肚子的“資深鮮肉”玩遊戲。這個點鐘,即使是南平東區,大部分店鋪也都打烊了,前來拓展人脈發名片的真君子和偽君子們基本會在十二點前撤走,留下的都心照不宣,即將參加接下來的“酒池肉林”環節。
      費渡從樹上掐了一把小白花,吹去上面的塵土,放進嘴裡慢慢嚼,他百無聊賴地翻開通訊錄,手指在“陶警官”上面懸了片刻,忽然意識到已經很晚了,於是作罷。他靜靜地站了一會兒,頗有閒心地就著嘴裡槐花甜吹起口哨來,漸漸地成了曲調。
      十分鐘後,代駕趕到,戰戰兢兢地開著費公子那輛張牙舞爪的小跑上了南平大道。
      費渡靠在副駕上閉目養神,手機裡的應用軟件公放著一段有聲書,清澈的男聲語速均勻地念著:“……於連回答說:'我有一些暗藏的敵人。'… …”
      代駕是個勤工儉學的大學生,很有些憤世嫉俗,認為費渡不是花天酒地的富二代,就是整過容的十八線小明星,忽然聽了這一耳朵,不由得有些訝異地掃了他一眼。誰知這時,對面突然來了一輛開了遠光的車,險些晃瞎代駕的眼,他暗罵一聲“有病”,下意識地把方向盤往旁邊一打,開著“探照燈”的車風馳電掣地和他擦肩而過。
      代駕眼前還有點兒花,沒看清那是輛什麼車,不能在“有錢了不起啊”和“沒素質的窮逼就不要開車了”之間挑出個合適的腹誹,感覺頗為遺憾。然後他聽見“咚”一聲,偏頭一看,原來是他那雇主虛握在手裡的手機滑落了。
      音頻還在繼續:“……'一條路並不因為它路邊長滿荊棘而喪失其美麗,旅行者照舊向前進,讓那些討厭的荊棘留在那兒枯死吧'……”
      費渡睡得人事不知,敢情他是在用這個催眠。
      代駕面無表情地收回目光。
      嘖,果然還是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草包。
      年輕的代駕一邊在深夜里胡思亂想,一邊順著筆直的南平大道穩穩噹噹地行駛出去,而方才那輛晃得他睜不開眼的車則在他們走遠之後關上了大燈,悄無聲息地一轉彎,輕車熟路地拐進了寂靜的西區。
      接近凌晨一點,跳了半宿的路燈徹底壽終正寢,一隻巡視領地的野貓跳上牆頭。
      突然,它“嗷”一嗓子,全身的毛都奓了起來。
      虛弱的月光打在地上,照亮了一個人的臉,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一張充血腫脹的臉幾乎分辨不出原來的模樣,只能看出額角有一塊半月形的小傷疤,額頭上蓋著一塊被撕扯得十分不規則的白紙,好像鎮屍的鬼畫符。
      人已經死透了。
      奓著毛的野貓嚇得喵失前爪,一不留神從矮牆上滑了下來,它就地打了個滾,頭也不回地逃走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