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獨家佔有(全二冊)(簡體書)
獨家佔有(全二冊)(簡體書)
  • ISBN13:9787550022973
  • 出版社: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 作者:丁墨
  • 裝訂/頁數:平裝/584頁
  • 規格:20.8cm*14.6cm (高/寬)
  • 本數:2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1/01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 87312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暢銷書作家、微博2017年度十大影響力讀書大VIP影響力作者丁墨高口碑人氣的星際幻想浪漫愛情經典力作。

     

    ◆全新修訂 新增超值小劇場 隨書附贈2018年日曆海報 明信片

     

    ◆囚禁我的,不是你最初給予的牢籠,而是那顆最溫柔熾熱的心。

    她原是地球上一個普通的少女,在一個漆黑的深夜,被形貌可怖的獸人強掠。
    “我來自斯坦星球。四年後的今天,華遙,我來接你。”四年後,他以星系指揮官的身份如約而來,將她強行帶往他的領地。

    被他帶走的每一天,她都過得膽戰心驚,生怕他再露出那副駭人的面孔,將她拆吃入腹。
    然而他好似變了一個人,仿佛靜靜地看著她,心裡就會無比安寧。而她,也漸漸對他卸下防備,逐漸傾心。

    原以為和他的相逢只是偶然,卻不知他們的淵源深刻而久遠。
    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讓他們身陷異次元,詭異的環境,失憶的他……處境變得岌岌可危。

    “這一次,我會保護你。
    “哪怕危機重重,哪怕生不如死,我也一定會帶你離開這裡。
    “我會帶著這個迷惘的、溫柔的、痛苦的你,回家。”

  • 丁墨

    高人氣作家,以獨特的甜寵懸愛風格自成一派,被讀者讚譽: “又甜又刺激,又萌又感動”“開創了全新的言情小說模式”。

    其作品多次橫掃各大暢銷書排行榜冠軍,且均被改編為熱門影視。其中,《他來了,請閉眼》同名網劇作為搜狐視頻 2015 年度重磅巨制,成為國內首部視頻網站反向輸出至一線衛視的作品,引起轟動響;2016 年,《美人為餡》《如果蝸牛有愛情》同名電視劇火爆熒屏,掀起新一輪收視風潮;2018 年,趙麗穎主演《你和我的傾城時光》同名電視劇,即將熱播。

    已出版作品:

    《他來了,請閉眼》

    《他來了請閉眼之暗粼》

    《如果蝸牛有愛情》

    《美人為餡》

    《美人為餡 2 大結局》

    《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莫負寒夏》

    《他與月光為鄰》

    《梟寵》

     

    新浪微博: @ 丁墨

    微信公眾號: dingmo66

  • 上冊:

    第一章    噩夢降臨

    第二章    危機四伏

    第三章    自救失敗

    第四章    進宮面聖

    第五章    口不擇言

    第六章    與狼共舞

    第七章    別後重逢

    第八章    日久生情

    第九章    墜入異世

    第十章    險象環生

    第十一章  虛擬空間

    第十二章  逃出生天

     

     

    下冊:

    第十三章    脫離險境

    第十四章    盛大婚禮

    第十五章    身份之謎

    第十六章    真相大白

    第十七章    回到過去

    第十八章    重新開始

    第十九章    力不從心

    第二十章    劫後重生

    番外一      皓月之光

    番外二      此去經年

    番外三     最後一個機械人

    小劇場九則

     

  • 夜裡十一點整,我脫了鞋,站上天台的邊緣。

    從這個角度向下望,大廈筆直而暗黑的玻璃外牆,像傾斜的萬丈深淵,再往前一步,就是粉身碎骨。

    感覺到小腿在發抖,我伸手扶住旁邊的廣告鐵架 ——畢竟不是真的想死。

    我只不過抱著僥倖的心理,想要逃過某個人的掌控。

     

    那件事發生的時候,我只有十八歲。

    我清楚地記得,那晚沒有月亮,天特別暗。我剛給一個上初中的孩子做完家教,沿著路燈幽靜的小巷往家裡走。沒走幾步,就听到身後響起急促的腳步聲。我疑心是歹徒,鼓起勇氣正要轉身,忽然感覺到一股奇異的熱流從後背竄至全身。

    我失去了意識。

    醒來的時候眼前很暗,只有一種朦朧的光在周圍的空間裡浮動。隱約可以辨認出,這是間很大的屋子,我躺在唯一的床上。牆上沒有窗,摸著很硬,冰涼而細膩的質地,像是某種柔韌的金屬。

    這時,前方牆壁忽然開了一扇門,門的形狀很奇怪,是六邊形的,像是鑲在牆壁裡。外面的燈光透進來,一個高大的男人側身站在門口。因為隔得遠,我看不清他的樣子,但能聽到聲音。

    “衛隊長。”他說,“她還好嗎?”嗓音意外的低沉悅耳。

    另一個聲音答道: “指揮官,她很好,是個非常乾淨的女孩子。祝你們度過愉快的夜晚。”

    我聽清了他們的對話,腦子裡一片空白。我感到很不安,也很茫然。

    那個男人低頭跨進了屋子,門在他身後徐徐關上。我看到他肩頭的銀光一閃而過,像是軍人的肩章,他的手上還戴著雪白的手套,那顏色在燈下格外醒目。

    我想看得更清楚,可是已經沒有光了。

    他朝我走來,腳步聲在黑暗裡沉穩而清晰,zui後停在床邊,黑黝黝的身影一動不動。

    在他無聲的凝視裡,我的掌心沁出汗水,心臟彷彿被人慢慢揪緊了 ——封閉陰暗的空間、裝扮成軍人的高大男人。現在我擔心的不是會不會丟掉清白了,而是還有命活著出去嗎?

    我第一反應是想問他是什麼人,但很快打消了這個愚蠢的念頭。

    “你能不能放了我?我可以把所有存款都給你。而且我沒有看到你們的相貌,可以放心……”儘管努力控制了,我的聲音還是抖得厲害,尾音甚至莫名其妙地揚起,聽起來就像被劃破的唱片走了音。

    “我只要你。”他說。

    低而穩的聲音,簡潔有力。

    我的心重重一沉 ——完了。

    一隻冰冷的手摸上了我的臉,柔軟的絲質手套輕輕摩挲著。我的皮膚變得空前的敏感,他每一次輕微的觸碰,都令我神經緊繃。但我根本不敢動,任憑他摸著我的臉頰、眉毛、眼睛、鼻子,zui後停在嘴唇上。他的大拇指沿著我的嘴輕輕滑動,奇癢無比。

    “你很冷靜。”好聽卻陰森的聲音再次響起,他似乎有一點好奇。

    其實我被他摸得心驚膽戰,整個人就像吊在鋼絲上,顫巍巍地發抖。

    但他聽起來似乎心情不錯,我鼓起勇氣顫聲說: “只要你放了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他沉默了一會兒,忽然說: “對不起。”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說對不起,但已經無暇深思了。因為他脫下白色手套放在床邊,然後抓住了我的肩膀。一股柔和卻不容拒絕的力量襲來,我倒在了床上。

    怎麼辦?我昏昏沉沉地想,抗拒還是屈從?

    他看起來這樣高大,外面還有幫手,我根本不可能逃脫,反抗毫無意義。只有配合,才能少受點苦。這個認知像火焰灼燒著我的腦子,那麼清晰而殘酷。

    轉眼間,他的身體覆了上來,很沉,但沒有預想的沉,不會令我喘不過氣來。他身上的布料柔韌而冰涼,呼吸卻很溫熱,兩種陌生的氣息交織在一起,讓我渾身不自在。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很乾脆、目的明確。先是將我的雙手往上一折,固定在頭頂,然後捏住下巴,他的唇就落了下來。

    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他的吻。

    我只在十六歲時,跟暗戀的班長接過一次吻。後來他就轉學了,初戀無疾而終。

    可這個男人的吻,跟男孩完全不同。他嘴裡有種清新的氣息,像一種沒有味道的水果,隱隱透著甘甜。他吻得很平和,也很溫柔。冰冷的鼻尖從我臉頰擦過,沒有預想的紮人胡楂,也沒有迫不及待的飢渴。他先舔了舔我的嘴唇,然後伸進去找到了舌頭。我連舌頭都是僵硬的,任由他輕舔。

    很癢,陌生的癢,像是有絲絲的電流從舌尖傳到身體裡,有點不太舒服。

    過了一會兒,他就放過了舌頭,卻幾乎將我整個牙床、口腔都舔了一遍。這種親吻有點噁心,但我身體裡的電流感好像更強了。

    意識到將要發生的事,我的胸口就像壓了塊棱角鋒利的石頭,堵得好痛。

    周圍很安靜,可我彷佛聽到無數個聲音在腦袋裡瘋狂嘶喊,壓都壓不住,就快要將我的腦子撕裂。理智瞬間被拋到九霄雲外,我一下子從床上彈起來,在他沉默的視線裡,手腳並用拼命往床下爬。可一隻腳剛剛下地,另一隻腳踝驟然一緊,就像被堅硬的鋼圈鎖住了。

    “鬆手!”我明明在吼,聲音聽起來卻顫抖得厲害。

    回答我的是極為有力的一拽,我立刻被拖回他身下,手腕被緊扣,雙腿被壓制,完全動彈不得。

    他的臉就在離我很近的上方,朦朧陰黑,看不清晰。

    “聽話。”他啞著嗓子說,“給我。”

    他的聲音跟之前有些不同了,似乎帶了某種難耐的急切。而我十八年來,從沒像現在這一刻如此絕望。

    根本 ……不可能逃掉的。

    我難過得想哭。

     

    第一次結束得很倉促潦草,我縮在床上,一點都不想動。他在床邊坐了一會兒,就又靠了過來。他正面壓著我,頭埋在我的長發里。他胸口的肌肉很硬,緊扣著我腰的手,有薄而硬的繭。

    後來,我就迷迷糊糊的了。

    如果我知道再次清醒時會看到什麼,我寧願閉著眼假裝昏迷,也不想面對這匪夷所思的噩夢。

    當我睜開眼,發現正趴在什麼毛茸茸的龐然大物上。黑黝黝的一團,幾乎佔據了大半張床。我嚇了一跳,定了定神,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

    那個男人不見了,此刻躺在我身邊的,是一頭巨大的野獸。周圍很暗,它的眼睛卻很亮。那是一雙金黃的、圓形的獸眸,正定定地望著我。

    我完全嚇蒙了,眼前的獸,不是老虎,也不是獅子,我甚至從來沒見過這種動物,它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想喊,但是完全發不出任何聲音。這時,它的嗓子裡發出一聲近乎哀鳴的嘶叫。

    我真的受不了了!那個男人呢!

    我拼命推它,可它的爪子牢牢抓住我的腰!

    “啊!痛!”我喊道。我在幹什麼?對一隻野獸說話?

    可它的動作忽然停住。難道它能聽懂我的話?

    只是,明明痛的是我,難受的卻似乎是它。它又發出一聲嘶啞而壓抑的哀鳴,龐大的身體開始劇烈而難耐地顫抖,抓住我腰的爪子力氣逐漸加大。那原本明亮的獸眸,此時寫滿悲憤和瘋狂,是那樣無助和絕望。似乎下一秒,它就會按捺不住,強行將我撕裂殺死。

    不,我不想死。

    鬼使神差地,我顫抖地伸手,摸上了那張猙獰而恐怖的獸臉。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摸它的臉,也許是因為它看起來很難受,讓我覺得安撫它,就是救自己。

    手掌傳來它滾燙的溫度,我停住不動。它卻似乎吃了一驚,側了側臉,舌頭輕輕在我掌心舔了舔。它的舌頭也很燙,我的手卻很涼。是不是牠喜歡這樣的觸碰?

    我沿著它的臉,一點點地摸。它很快不再發抖了,原本昏沉的眸重新澄亮起來,定定地看著我,像人類一樣在打量我。

    跟它就這麼僵持了一會兒,我鼓起勇氣,俯低身軀,慢慢貼近它的胸膛。

    “別這樣好嗎?”我輕輕地、一下下拍著它堅硬得像是覆了一層鐵皮的胸口,“我真的很痛。”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它能聽懂我說的話。

    它沒有一點動靜。我試探性地從它身上爬下來。

    它還是沒有動,我鬆了口氣。

    “謝謝。”我說。忽然,下巴被它的爪子頂了起來,然後我看到金黃獸眸閃過,嘴就被熱氣填滿。

    我嚇壞了,生怕它直接咬死我,完全不敢動,可它只是輕輕地把臉靠在我的身上。

    終於,它放開了我,只是獸眸依舊盯著我。然後,我就听到骨骼脆裂的聲音。我看到眼前的巨獸身體一點點縮小,變得修長,變得勻稱。它蜷縮著身體,一直在嗚咽。

    我呆呆地看著,連之前強烈的屈辱、憤怒和恐懼,都暫時被丟到一旁,心裡只有震驚。

    zui後,他完全恢復了人形,男人的身軀與我之前的記憶完全一致。只有深邃的眼眸,隱隱有金黃色的光澤,就像兩盞柔和的燈,映照在黑暗裡。

    我全身僵硬,他卻伸手抱住我,讓我枕在他的胳膊上。

    他忽然說話了。

    “我來自斯坦星球。四年後的今天,華遙,我來接你。”與在床上的強勢不同,他的嗓音很溫和低柔,帶著明顯的放鬆,就像安靜的水流淌過耳際。

    斯坦星球?那是什麼?他是什麼?為什麼他知道我的名字?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