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字有來頭 文字學家的殷墟筆記05:器物製造篇
字字有來頭 文字學家的殷墟筆記05:器物製造篇
  • 系列名:Learning
  • ISBN13:9789869608909
  • 出版社:字畝文化出版社
  • 作者:許進雄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3cm*17cm*2.4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2/07
  • 中國圖書分類:文字
  • 定  價:NT$420元
  • 優惠價:9378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得獎作品
  • 國際甲骨文權威學者、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專聘學者
    許進雄教授 以其畢生之研究 傾囊相授

    國內首部 跨文字學*人類學*社會學 有系統且分門別類介紹甲骨文的叢書

    內容簡介

    古代人想盡辦法透過圖象表達抽象的概念,若能了解一個字的創意,就能了解造字的社會背景,與當時的生活經驗。

    人類的體能遠遠低於很多的動物,但卻能夠駕馭動物,改良植物,創造出輝煌的文化。最重要的原因,是人類有靈巧的雙手製造工具。工具使得人們能夠從事超越他們體能的工作,也改善了獲取原料的效果,從而在各方面提高生活的品質。生活水平的提高轉而又刺激改良工具的要求。結工具愈精良,生活愈見改善,文明的程度也跟著提高。

    不過,單有生產和製作,如果沒有機制把產品推廣出去,生產再多的器物也只是浪費,能伴隨著商業的行為,生產規模才可以擴大,精益求精。隨著時代的演進,人們逐漸分工以提高產品的產量和質量。

    《器物製造篇》內容包含:
    工具發明 帶動文明躍升
    農業生產 為國家組織奠基
    百工興起 各類器物製造 (石器、骨角器、竹材、木材)
    百業勃發 皮革業與紡織業、陶土業與金屬業
    物資交流 貨幣和商業誕生
    統一標準 建立通用度量衡

    本書特色:
    ※ 每本附展開古文字形表
    【字字有來頭 文字學家的殷墟筆記】系列共有六冊,由國際甲骨文權威學者許進雄執筆,其核心概念是以甲骨文字分析古代創字時的想法,經由研究字的演變過程,以推敲古代文化、生活習慣、社會制度,找到造字者的巧思和創意。在六冊中分別介紹「動物」、「戰爭與刑罰篇」、「日常生活」、「器物製造」及「人生信仰與歷程」有關的字,全系列合計有超過七百個字的詳盡解析。

    字字有來頭:文字學家的殷墟筆記 系列1-6冊

    01 動物篇
    02 戰爭與刑罰篇
    03日常生活篇Ⅰ
    04日常生活篇Ⅱ
    05 器物製造篇
    06 人生歷程與信仰(2018.03即將出版)
  • 許進雄

    1941年出生於高雄。於臺灣大學中文系就學時,開始研讀甲骨學。中文研究所畢業後,1968年應加拿大多倫多市皇家安大略博物館聘約,前往整理明義士收藏的甲骨,發現以甲骨上的鑽鑿形態作為斷代的新標準。

    1974年獲得多倫多大學東亞系博士學位,並於該系兼職授課。1996年回台,接受臺灣大學中文系聘約,教授有關中國文字學、古代社會與文物課程,2006年退休,轉任世新大學中文系教授。

    出版專著有:《殷卜辭中五種祭祀的研究》、《甲骨上鑽鑿形態的研究》、《中國古代社會》、《文物小講》、《簡明中國文字學》、《許進雄古文字論文集》、《文字小講》等。
  • 推薦人 
    中央研究院院士 李壬癸、曾永義、何大安
    臺灣大學文學院前院長、國語日報前董事長、世新大學終身榮譽教授  黃啟方
    暨全臺中文學界重量級教授群  共同推薦

    廖玉蕙(海洋大學講座教授)、徐富昌(臺灣大學文學院副院長)、李隆獻(臺灣大學中文系主任)、林啟屏(政治大學文學院院長)、許俊雅(師範大學國文系主任)、王基倫(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洪淑苓(臺灣大學中文系教授)、蕭麗華(佛光大學中文系主任)、王瓊玲(中正大學中文系教授)、林黛嫚(淡江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謝佩芬(臺灣大學中文系教授)、衣若芬(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教授)、林世仁 (兒童文學作家) 聯名推薦

    專家學者盛讚:

    《字字有來頭》是許教授最特別的著作,內容經過嚴謹的學術研究、考證,而能雅俗共賞,必然能夠使中國文字的趣味面,被重新認識。許教授的學術造詣和成就,值得所有讀者信賴!——臺灣大學文學院前院長、國語日報前董事長、世新大學終身榮譽教授 黃啟方

    能把中國文字講出最多故事來的,在我讀過的同類作品中,只有《字字有來頭》的作者許進雄教授,足以當之。
    ——中央研究院院士 何大安

    漢字,是中華文化的基因,《字字有來頭》系列堪稱是一座「面向大眾」的基因庫。許老師曾任職博物館,親手整理、拓印過甲骨。這使他跳出一般文字學者的訓詁框架,不會「只在古卷上考古」。博物館的視野,也使他有「小心求證」的能力與「大膽假設」的勇氣!——兒童文學作家 林世仁


    這部書,是一座漢字文化基因庫
                                                林世仁(兒童文學作家)
                                          
        十幾年前,當我對甲骨文產生興趣時,有三本書讓我最驚艷。依出版序,是許進雄教授的《中國古代社會》、林西莉的《漢字王國》(臺版改名《漢字的故事》)、唐諾的《文字的故事》。這三本書各自打開了一個面向:《中國古代社會》將甲骨文與人類學結合,從「文字群」中架構出古代社會的文化樣貌;《漢字王國》讓甲骨文與影像結合,讓人從照片、圖象的對比中驚歎文字的創意;《文字的故事》則將甲骨文與散文結合,讓文字學沾染出文學的美感。

        十幾年來,兩岸各種「說文解字」的新版本如泉湧出。但究其實,若不是「舊內容新編排」,就多是擠在《漢字王國》開通的路徑上。《文字的故事》尚有張大春《認得幾個字》另劈支線,《中國古代社會》則似乎未曾再見類似的作品。何以故?因為這本書跳脫了文字學,兼融人類學、考古學,再佐以文獻、器物和考古資料,取徑既大,就不是一般人能踵繼其後的了。

        這一次,許教授重新切換角度,直接以文字本身為主角,化成《字字有來頭》系列,全新和讀者見面。這一套五本書藉由「一冊一主題」,帶領讀者進入「一字一世界」,看見古人的造字智慧,也瞧見文字背後文化的光。

        古人造字沒有留下說明書,後人「看字溯源」只能各憑本事。許老師勝過其他人的地方,在於他曾任職博物館,親手整理、拓印過甲骨。這使他跳出一般文字學者的訓詁框架,不會「只在古卷上考古」。博物館的視野,也使他有「小心求證」的能力與「大膽假設」的勇氣,後者是我最欽佩老師的地方。

       例如他以甲骨的鑽鑿形態來為卜辭斷代,以甲骨文和犁的材質來論斷商代已有牛耕,以氣候變遷來解釋大象、犀牛、廌等在中國絕跡的原因,認為「去」的造字靈感是「出恭」,都讓人眼睛一亮。所以這套書便不會是陳規舊說,而是帶有「許氏特色」的文字書。

        文字學不好懂,看甲骨文卻很有趣。人會長大,字也會長大。長大的字和小時候經常大不相同,例如「為」 原來是人牽著大象鼻子,有作為的意思(大概是要去搬木頭吧);「畜」竟然是動物的腸子和胃(因為我們平常吃的內臟都來自畜養的動物);「函」的金文作,是倒放的箭放在密封的袋子裡(所以才引申出「包函」)……凡此種種,都讓人有「看見文字小時候」的驚喜與恍然大悟!

        書裡,每一個字都羅列出甲骨文或金文的不同寫法,好像「字的素描本」。例如「鹿」,一群排排站,看著就好可愛!還有些字,楷書我們並不熟悉,甲骨文卻充滿趣味。例如「龏」幾乎沒人認得,它的金文卻魔幻極了──是「雙手捧著龍」啊!類似的字還不少,單是看著它們的甲骨文便是一種奇特的欣賞經驗。

        這幾年,我也開始整理一些有趣的漢字介紹給小讀者。許教授的書一直是我的案頭書。雖然有些訓詁知識對我是「有字天書」,但都不妨礙我從中看到造字的創意與文化的趣味。

        漢字,是中華文化的基因,《字字有來頭》系列堪稱是一座「面向大眾」的基因庫。陳寅恪曾說:「凡解釋一字,即是做一部文化史」,這套書恰好便是這句話的展演和示例。

  • 第七章 物資交流 貨幣和商業誕生

    單有生產和製作,如果沒有機制把產品推廣出去,生產再多的器物也只是浪費材料,所以一定要伴隨商業的行為,生產的規模才可以擴大,精益求精。

    隨著時代的演進,人們逐漸分工以提高產品的產量和質量。首先是本族內的分工,慢慢演變到一個部族專門某樣工作。分工導致生產不平衡,需要相互之間交換多餘的產品。遠古的時候沒有私人財產,交易就成為部族與部族之間的事。家族之間也可能交換禮物以鞏固友誼。這些物品的交換就是初期的商業行為。

    開始的時候社會分工不細,交換的種類只限於生活需要的自己不能製作的少數東西,或附近沒有生產的材料及裝飾物。石材是遠古最有用的材料,所以成為古代最常見的交換物資。其時的交易通常是偶然、不定期的,有時候可能約定一個暫時的地點,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完交易,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地方。一旦演進到有私人財產的時代,當然交易就會推廣到個人之間了。同時,商品的製作也越來越專門。一般說,定居的生活比之游牧更需要從事交易。游牧的活動範圍比較廣闊,因此比較易於採集到生活所需要的材料。

    交易的地點選擇在人們經常聚會的地點。後代聚居成為村邑時,幾家合作開挖的水井,就成為提供生活必需的公眾取水、洗滌的場所,自然成成市場的好地點,所以有市井的用語。在未聚集成村邑的時代,人人取水的河濱大概就是交換物品的所在。傳說首創市場交易制度的是神農氏。《周易‧繫辭下》有,『神農氏…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那是農業剛發展不久,生活簡單,社會分工尚粗陋的時候。不但交易的數量及種類不多,那時活動的範圍也有限,偶而才會有從遙遠地方交換到稀罕的物品,如果在遺址發現鄰近地域不出產的某些產品,就可確定那是交換得來的商業形為。

    在河南新鄭裴李崗一個測定為七千九百年前的遺址,發現了綠松石。最近的綠松石主要出自湖北區,地點距離新鄭至少有好幾百公里的路程,綠松石應該就是從遠地交換得來的。


     甲骨文的市字  ,以文字演變的規律看,較早期的字形可能作 ,表現在一枝高竿上頭有某種形象的樣子。後來才加上無意義的裝飾小點。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依據《周禮‧司市》『凡市,入則胥執鞭度守門,…上旌于思次以令市』。注釋說﹕『上旌者以為眾望見也。見旌則知當市也。思次若今市亭也』。甲骨文的市字應該就是在高竿上的標是物讓遠地的人遠遠就望見,知道市場已開張了,可以去交換自己需要的品物,所以才有交易的場所的意義。甲骨文的市日是一個時間的副詞,應該是早餐到午餐之間的時段。商代大部分的人是農人,一清早就去田地工作,這個時段稱為旦或晨。然後是大放光明的大采。接著是吃早飯的大食食刻,其次是日中或中日,是太陽高掛天空的時候。借著是太陽開始西傾的昃的時刻。然後就是吃午後飯的小食時刻,以後太陽就昏暗不可能做生意了。商代的時段大概是現金的兩個小時,比較少見的市日一定比神農氏所定的日中為市還要長,大致是大食以後,小食以前的幾個鐘頭,太陽還光亮的時間。這時還沒有常設的商店的設施。金文的字形 ,長竿已與市場的標示物分離。小篆又有訛變,把裝飾的兩小點延伸,所以才解釋為買賣的地方有圍牆。不敢肯定早期的市場是否如後代有圍牆區隔,甲骨文與金文的字形是看不到圍牆的形象的。

    交、易
     上文引《周易‧繫辭下》有「交易而退」的話語,甲骨文的交字       ,表現一個大人兩腳交叉的形象以表達抽象的交叉狀況的意義。以這種姿態站立,因為重心不穩,不能持久,一般的情況是不會這樣站立的。如果是坐著,古代也沒有坐在椅子上的習慣。這可能不是生活的習慣,而是有意以這種姿勢來表達有關相交的抽象意義。
     至於甲骨文的易字                    ,好像是某種軟體硬殼的生物爬在岩石一類的表面而留下痕跡的樣子。如果只描繪這個生物的形象,可能會和別的字混淆,因此還要加上生活環境的描寫。蚌殼類的殼很堅硬,破裂處很銳利,可以利用已收割穀物,是早期的重要農具,所以拿來造字。這個猜測還沒有證據。這個字在甲骨卜辭作為改易、賞賜、易日(大晴天)等意義使用。賞賜也是一種禮物交易的行為。方國向宗主國進貢像龜甲、馬匹、海貝玉石等土產,宗主國也以賞賜的名義回贈禮物,變相達到交易的目的。或許這就是易字有贈賜,也有交易的意義的原因。到了金文                               ,字形開始變異,第一是外彎的斜線 變成內彎 ,而半圓圈也上移 ,又內加一小點 ,就被誤會為蜥易一類的生物形象。後期又有作   的字形,像是一個水匜有水快溢出來的樣子,所以說是益字的省體。從文字學的角度看,除非之前已經有繁複的字形存在,一個抽象的字不會被還原成為完整的字形。從甲骨的字形可以肯定易字是日與月的組合是錯誤的。至於象蜥易的形象,上文已辨明是因字形的訛變,而且蜥易等的行走也不會留下可見的行跡。


     甲骨文的貝字         , 字最為寫實,表現一枚海貝的腹部形象。中國地區發現的海貝產於印度洋及南海島嶼附近的暖水域。海貝的外殼堅硬細緻,有美麗色彩以及光澤,令人喜愛。尤其是其個體輕小而均勻,長度一般是二公分上下,容易收藏和攜帶。而且不容易敗壞,可以串聯起來成為美麗的飾物,是華北地區普遍為人們所喜愛的東西。它是中國北方與沿海地區交換的重要商品。由於在北方海貝不是輕易可以得到的東西,所以被接受為有價值的東西,因而在文字上被採用以代表交易行為以及貴重物的象徵。因此質字的創意是以兩把石斧交換一枚海貝。前者為日常生活必需品,後者為珍罕的物資,兩者都是人們經常用以交換的東西,所以有等價的意思。《周禮》有『質人』一職,主管商業的契約,這是官方的大規模企業的經理者。以質人的名稱作為經理的職務,也可以看出兩者是交換物品的傳統。所以以海貝構成的字大都與商業和價值的意義有關。海貝是商、周的王賞賜臣下的珍貴禮物,所以出現次數非常多。金文的貝字                             ,字形漸漸變化而不像海貝的形狀了。

    海貝原先是因為罕見、美麗而被華北地區的人視為有價值的東西而製作為裝飾物,後來卻被當作交易的媒介。海貝的角色的演變大致從海貝的加工的方式可以看出來。商代墳墓中隨葬的海貝,依其時代的先後,最先是完整的,接著是在背部挖了一個或兩個小孔,以便穿繫繩索掛在頸前,還保持海貝的完整性與美麗。接著是挖鑿大的孔洞,海貝的美麗形象大減,大概已具貨幣的性質。最後則是把海貝的背部凸出部分幾乎全部磨掉。如下圖所示。把海貝的背部刮磨掉成為扁平的形狀,不但減輕重量,也方便攜帶。應該已負起了貨幣交易的作用。
     
    商代貝幣發展的三個階段。
    穿細孔 b.穿大孔 c.背磨式


     金文有一個族徽作用的嬰字     ,表現一個正面站立的男性,頸上懸吊著一條使用許多海貝串聯起來的項鍊。有可能中國的男性,自從黃帝創制衣制以後,把項鍊改為在腰際懸掛的璜,男性成年人就少使用項鍊,可能就保留在女性群中使用,所以把男性的大改為女性的女 而成為嬰字。《說文》分析為賏、嬰兩字,一為頸飾,一為環繞的意思。說明是繞在頸項使用的。


     甲骨文的朋字          ,從上一個嬰字的表現,可以了解是表現一條項鍊的形式。人們一向看不到頸後的部分,所以不必串連海貝。胸前的則是兩端的海貝數量一致 。後來為了書寫的方便,頸後部分先是寫成直線,終於成為不連的線 。金文的朋字      ,承繼商代後其的字形。《說文》︰「 ,古文鳳象形。鳳飛群鳥從以萬數。故以為朋黨字。 ,亦古文鳳。」誤以為是鳳鳥的象形字,所以附會說鳳鳥飛行時,跟隨的群鳥數目有上萬隻,所以才有朋黨的意義。顯然是不正確的。

    海貝是因為個體小,單枚的海貝很難被他人所注意到,所以經常串聯許多個以成為一條頸飾。海貝串在一起有如朋友經常在一起,大概因此而有朋友的用詞。每個人所使用串聯的海貝數目本來就不會一致,後來海貝以朋作為計算的單位時,中國計數習慣以十進,所以作為計算海貝數量的朋的單位大半就是十枚了。商代提及貝的例子不多,而且也以十朋以下為常。西周早期的《令簋》『賞令貝十朋,臣十家,鬲百人。』 以貝十朋,與臣十家、奴隸百人等列,明顯反映其價值之高。後來因為累積的數量越來越多,價格就大減。西周中期的賞賜常見二十朋、三十朋、五十朋,甚至一百朋的情形。

  • ★《字字有來頭 文字學家的殷墟筆記01 動物篇》榮獲
    好書大家讀第72梯次好書推薦
    第14屆金蝶獎入圍
    OPENBOOK閱讀誌年度好書2017最佳青少年圖書入圍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