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每一秒初吻(簡體書)
每一秒初吻(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79165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人氣暢銷作家 小布愛吃蛋撻 繼《初戀多關照》後
    用心打造 年度爆笑“錯愛”甜文
    裝矜持的叛逆女王X假正經的雅痞醫生

    “你的私人醫生馬上為你出診。”
    “你喜歡什麼樣,我就變成什麼樣。”

    人設崩不崩,全靠演技撐。
    演技不太夠,還有甜吻湊!


    男主角顧臨在參加了前女友婚禮後心情鬱悶的註冊了相親網站的會員,想找一份踏實穩定的感情。第一次相親就遇見了女主角王苗,兩人條件都很優秀,互相懷疑對方是網站的婚托。

    顧臨隱瞞了自己的戀愛史,刻意表現的成熟穩重,收起自己輕浮的一面,成功的騙過了王苗。
    王苗也是一個戀愛經驗豐富的人,卻刻意表現出自己的乖巧溫柔,在顧臨面前表演得沒有一絲破綻。
    兩個“老司機”在對方面前互拼演技,又被對方的假像吸引決定共度餘生。訂婚後的兩人漸漸露出一些端倪,不止是前任們輪番現身,還有顧臨家的狗對王苗無條件的討厭,兩人一狗鬥智鬥勇,考驗彼此的演技同時也逼著對方交付真心。

  • 小布愛吃蛋撻

    生在海邊性格小浪,霾都求學意志堅強,嘴挺甜的,文挺萌的,是個好人,很好的人。
    已出版作品:《聽說你命裡缺我》《我嫌棄的樣子你都有》《初戀多關照》。
  • 世界那麼大,偏偏遇見你。

    楔子
    A

    顧臨的前女友結婚了,新郎當然不是他。

    他覺得自己的心挺大,沒想到前女友沈凌心的心更大,結個婚還給他發了請帖,這是要攛掇他搶婚還是怎麼著?

    顧臨有個好兄弟,叫范思哲,范思哲的女朋友古今是沈凌心的表妹,沈凌心結婚讓她當伴娘,她拉了范思哲去婚禮現場幫忙,於是所謂的好兄弟范思哲盡職盡責地給他打了三次電話,一次一個樣。

    第一次: “你去參加婚禮不許喝酒不許鬧事啊!”

    第二次: “算了,你還是別去了!”

    第三次: “我想了想,人家都邀請你了,那肯定是想見著你的,估計看你不痛快了,她才能更痛快。既然是人家大婚的日子,你就讓她痛快痛快吧。”

    顧臨沉默了半晌,最後哀求道: “哥們儿,念著咱們一起長大的情分,你做個好人行不行?別往我心口上插刀子了。”

    范思哲不為所動,冷漠地回答: “明天我接你一起去,我得跟在你身邊看好你。”

    顧臨嘆氣,說: “你們家古今安排給你的任務是吧?”

    “對呀,我們家的!”范思哲驕傲地說。

    “你畫重點行嗎?我要說的明明是……算了,你來接我吧。”

    顧臨掛了電話後心里挺不是滋味,明天他本來要上班,和同事換班就為了空出一天來參加沈凌心的婚禮。

    家裡的大狗似乎能感覺到顧臨情緒的低落,慢悠悠地走到他面前轉著圈,咬自己的尾巴,結果鬧得暈頭轉向,一頭撞在沙發腿上,撞了個四腳朝天,齜牙咧嘴朝沙發狂吠,控訴它為什麼撞自己。

    顧臨被逗笑了,拿了包雞肉條,一根根餵牠。他一邊餵,一邊輕輕撫摸著它的頭,跟它談心: “顧二啊,你爸又單身了。”

    “汪!”大狗聽不懂顧臨說的什麼,看那包雞肉條已經吃完了,扭頭就自己玩去了。

    那絕情的背影跟沈凌心似的。

     

    范思哲一大早就來接顧臨了。顧臨換了身帥氣的西裝,對著鏡子噴髮膠抓髮型,想著挺用心的一段感情,今天算是真正畫上句號了。

    坐上范思哲的車,前往酒店,顧臨一路上都沒什麼聊天的慾望。

    范思哲大概是覺得車裡太安靜了,抬手打開廣播,調到音樂頻道,哀傷的歌聲緩緩在車內流淌: “原諒捧花的我盛裝出席卻只為獻禮,目送潔白紗裙路過,我對他說我願意……”

    “……”顧臨瞥了范思哲一眼。

    范思哲輕咳了一聲,關了廣播,播放車載音樂,都是些老歌。

    “我曾經問個不休,你何時跟我走,而你卻總是笑我,一無所有……”

    顧臨托著腮看范思哲: “是,你交女朋友了,你女朋友還正好是我前女友的表妹,那你也不至於往死裡懟你兄弟吧?”

    “真不是我想刺激你啊。”范思哲咧嘴笑了,“不過這歌真挺應景的。”

    顧臨扭頭看窗外,不想搭理他了。

    到了酒店,范思哲把車停好後給女朋友發了條信息匯報情況,之後就全程跟在顧臨身邊,喝水、聊天、上廁所,寸步不離。

    顧臨苦笑: “大哥,你去找你女朋友玩吧,真不用這麼擔心我。當年你前女友結婚了,你們可是有幾年的感情啊,你也不過跟我在家喝了一晚上酒,我和她就幾個月的感情,還能搞出個什麼花樣……”

    歡快的音樂聲響徹大廳,應該是婚禮馬上要開始了。顧臨皺眉,嫌棄地道: “沈凌心這什麼品位啊,音樂整得跟進了溜冰場似的。”

    范思哲瞪他一眼: “別想整么蛾子。”

    顧臨半瞇著眼不耐煩地點頭,說: “知道,知道。”

    婚禮在司儀的主持下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新娘子穿著長長的魚尾裙婚紗,頭上戴著閃閃的鑽石頭冠,看起來漂亮極了。顧臨就坐在T型台下面的桌子旁,新娘挽著父親的手臂從台上走過時,他一仰頭看見新娘微笑的臉,瓜子就有些嗑不下去了。

    他什麼事都沒幹,老老實實地看著一對新人對著彼此說 “我願意”,看著他們交換戒指、互相親吻,木然地跟著身邊的人一起鼓掌。

    他跟沈凌心談了幾個月的戀愛,笑過、哭過、吵過、鬧過,卻從來沒見過她像今天這麼耀眼。都說女人結婚這天最美,這話不假。

    婚宴結束以後,范思哲送他回家。顧臨忽然覺得心裡空蕩蕩的,他跟范思哲說: “突然覺得特沒勁兒,我也老大不小了,要不然找個人結婚吧?”

    范思哲不相信他的鬼話: “也沒喝多少酒,怎麼說醉話呢?”

    顧臨卻覺得自己心血來潮的念頭挺靠譜,說: “看著人家結婚,我有點兒羨慕。回去我就把信息掛相親網站上去,再不玩了,找個老實人安安分分地過日子。”

    范思哲壓根不信他的話: “老實人是扒你家祖墳了還是罵你家先人了?你想換個新鮮口味就要禍害老實人?”

    顧臨被罵得啞口無言,覺得在范思哲眼裡自己品行太差,就不跟這個老古董發誓賭咒了,反正他也不會信的。

    回到家,推開熱情往身上撲的顧二,顧臨帶著些酒意打開電腦找了個挺有名的婚戀網站,填了一堆個人信息,上傳了一張證件照,這才心情舒暢地去洗澡睡覺。

    婚戀網站靠不靠譜不確定,但是絕對夠熱情,把他列為優質會員不說,還每週都給他推薦相親對象。顧臨不覺得煩,只是他最近工作忙,懶得出去應酬。

    直到兩個月後在范思哲那裡又受了刺激,顧臨看了下時間安排,才答應了網站紅娘,說可以跟女方見個面。

    紅娘很快就把女方的資料傳了過來,速配報告上一個顯眼的 “99 分天作之合 ”的印章體非常醒目,看著跟江湖騙子似的。

    顧臨按著鼠標往下滑?:王苗,二十七歲,任職於某知名外語輔導機構,法語專業,有車有房有戶口,缺對象。

    他再看照片,也是張證件照,證件照都這麼好看,本人應該醜不到哪裡去。顧臨有些懷疑:條件這麼好,真不是婚托?

     

    B

    王苗最近很頭疼,她媽簡直像是被下了降頭,逢人就問 “你家有合適的小伙子沒”。

    老太太催婚的時間也不短了,準確地說,王苗二十五歲生日剛過,噩夢就開始了。王苗她媽的說法是,男人年紀越大,閱歷就越豐富,人也越成熟;女人不一樣,女人年紀越大,挑對象的標準就只能放低。

    還有一句話,也是王苗她媽常掛在嘴邊的: “咱們鈕祜祿氏的姑娘哪有二十五歲還沒嫁出去的?”

    晚飯的時候王苗她媽又老話重提,王苗還沒說什麼呢,小侄女王希雯就替她懟上了: “奶奶,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您可醒醒吧!”

    王苗 “扑哧”笑出來,又迅速地板著臉教訓王希雯:“雯雯,怎麼跟奶奶說話呢!”她背過臉卻是朝著王希雯比了個大拇指。

    吃完飯王希雯回屋做作業,王苗遵照她媽的指示切了個果盤給侄女送去,一進門就看見王希雯飛快地把什麼書塞進書包裡。

    “是我,甭怕。”王苗把果盤放在桌子上,敲敲侄女的腦袋,“是不是看什麼不該看的了?”

    王希雯 “嘿嘿”笑,拿起蘋果咬了一口,說:“奶奶是不是更年期到了啊?脾氣暴得很。”

    “別轉移話題,你馬上就高三了,學習上得抓緊。”王苗嚴肅起來還挺能唬人,不過王希雯打小在奶奶家住著,一點兒都不怕自己的小姑。

    她還像模像樣地演起來: “實在學不好又找不到工作,我還可以去繼承皇位嘛!”

    王苗一巴掌拍在她後腦勺上,說: “別貧了,趕緊寫作業!”

    王希雯朝她做了個鬼臉,慢騰騰地拿起筆來做數學題,王苗看了一會兒才輕輕地退了出去。

    客廳裡,老太太正戴著老花鏡拿著平板電腦看相親網站,見著王苗又要嘮叨,嚇得王苗說了聲 “要備課”就跑回屋裡悶著去了。

    王苗她媽姓鈕,祖上是滿族大姓鈕祜祿氏,王苗她爸也是滿族,新中國成立前姓愛新覺羅。自打王苗學了點兒歷史,就總擔心爸媽哪天忽然說出什麼不妥的話來。

    好在王爸一直低調做人,鈕媽也是這兩年催她結婚時嘴裡才會忽然蹦出來一句 “鈕祜祿氏的姑娘如何如何”。

     

    王苗坐在床邊往腳上塗指甲油,耳朵和肩膀之間夾著手機聽電話。電話那邊是好友陶陶,問她晚上出不出去玩。

    “'太后'在家呢,去不了。”王苗抖了抖塗好指甲油的腳,換另一隻腳,“明天吧,我下午去你家。”

    “明兒也成,明天不是大斌生日嗎,我多叫幾個人,咱們一起聚聚啊。”

    王苗沒什麼興致地 “嗯”了一聲,轉頭拿出個十八寸的小拉桿箱,往裡裝化妝品和衣服。

    不知道是不是跟她媽成天念叨有關係,她現在還真覺得自己上年紀了,前幾次跟朋友去夜店玩也沒什麼興致,看到那些漂亮水嫩的小姑娘被男人們圍著獻殷勤就覺得無聊。掐指一算,她好像有快一年沒談戀愛了,上個對像還是她法語班的一個學員,青年才俊,追了她快兩個月她才同意,結果好了沒多久就有一姑娘找上門來,自稱是那才俊的正牌女友。兩人深入交流了一番,一查發現才俊還勾搭著別的小姑娘,於是聯手把才俊打了一頓。

    找她的那姑娘就是陶陶。

    第二天下午,王苗拖著箱子跟 “太后”也就是她媽告別,說是要去外地,有個招生講座。她經常出差,她媽也沒懷疑,囑咐她路上註意安全,順帶告訴她一個好消息:“紅娘給你配對的那個相親對像這週末有空,想跟你見個面。資料我都看過了,是個醫生,長得也挺周正的。”

    王苗皺眉,使出拖字訣: “我趕飛機,先走了,回頭再說。”

    她打車直奔陶陶家,陶陶正在打掃衛生,一見到她就擠眉弄眼地拉著她進屋吐槽那個網紅室友: “她簡直邋遢得要死,你是沒見到她那張公主床,噁心死了,什麼飯盒、髒衣服、煙頭,她都往床上扔!”

    王苗食指放在唇上,提醒她小點兒聲: “我幫你收拾一下吧。”

    “不用,客廳我打掃好了,她簡直是個掉毛狗,客廳、浴室全是她的頭髮!”陶陶說起室友就煩得不行,“房東也煩她,還說讓我幫著找個新房客,哎,要不你搬過來和我住啊!”

    王苗何嘗不想出來住,在家裡一點兒自由都沒有,她無奈地說: “太后不准。”鈕媽的控制欲特別強,從小就拘著王苗,除了王苗在國外留學的那兩年管不著,剩下的時間恨不得拿繩把她拴在身邊。

    陶陶又絮叨著說了不少網紅室友的壞話,這才跟王苗一起把自己收拾妥當出了門。

    王苗在車上頗為認真地跟陶陶說: “我覺得現在這樣挺沒勁的,我打算聽我媽的去相親看看。”

    “得了吧,相親能有什麼靠譜的人啊,你想想,那得窮成啥樣醜成啥樣的男的才會找不到對像要去相親啊?”

    “也可能是人家要求高呢?”

    “那你就能把自己當明碼標價的大白菜似的讓人家去挑啊?我看過我們小區那些老頭老太搞的相親會,都跟逛菜市場似的,嫌棄這個嫌棄那個的。”

    聽陶陶這麼一說,王苗覺得也有些道理,暫時歇了相親的心。過了會兒,她覺得睫毛沒粘好,拿出手機開了前置攝像頭,整理睫毛,赫然看見自己眼角淺淺的紋路,連忙拿近了手機仔細看了會兒,唉,大概是這幾天沒休息好,化了妝也能看出來沒什麼精神。

    王苗煩躁地退出程序,打開了美顏相機。嗯,這才是她想要的樣子。

     

    大斌過生日,他們幾個朋友在酒吧訂了個包間,但是包間根本沒門,只是拿簾子遮著的半封閉大卡座而已。陶陶去舞池裡跳舞了,那些朋友大聲地聊著天喝著酒,王苗拿了瓶調味酒坐在角落裡玩手機,看到自己以前的同學不是秀恩愛就是曬娃,偶爾說說貓或狗的趣事。反正都有伴。

    王苗看向那些搖頭晃腦、縱情大笑的朋友,他們算她的伴嗎?

    玩鬧了好一陣子,大斌作為壽星,許願,吹蠟燭,切蛋糕,大家紛紛送禮物,王苗送了個男士錢包,陶陶好像是送了張健身年卡。大斌不干了,非說是陶陶辦了卡不樂意去就把卡送給了他。

    王苗笑著喝了口酒,說大斌還真說對了。

    陶陶求饒,並問大斌想要什麼禮物,回頭補給他。大斌張嘴就說要陶陶親一口,說著還側過臉去,準備讓人親。眾人都起哄叫好,陶陶幾乎沒有猶豫,湊上去就親了一口,其他人都笑,王苗也跟著笑。

    笑完,她又覺得他們真無聊。

    中途去洗手間補妝,在走廊過道裡看見一個人背影挺像陶陶,王苗想繞道走開,不小心瞥見了和陶陶抱著親吻的那個人是大斌,她裝作沒看見,從他們身後繞過去了。

    她對著鏡子塗口紅,想著陶陶跟大斌是早有火花還是今晚忽然來電,想著想著感覺怎麼樣都跟自己沒關係,心裡又有些唏噓。她是不是也應該找個男朋友了?太久沒談戀愛,居然看見人家親個嘴都有些羨慕。

    一夜宿醉,隔天睡到中午才起,陶陶昨晚還算仗義,沒丟下王苗,清早跟她一起回了家。

    王苗把地上那條吊帶裙撿起來扔進拉桿箱裡,換上襯衣和西裝裙,去洗手間洗漱。

    剛出臥室就遇上了陶陶的網紅室友,再濃的妝也掩不住她那疲憊得要命的眼神,王苗抬手跟她打了個招呼。洗漱的時候,王苗看見鏡子裡的自己就嚇了一跳。早上回來的時候太累,沒卸妝就睡了,結果假睫毛只剩一片,另一片不知道去哪裡了,眼線也花成了煙熏妝,鼻頭上還冒了個碩大的痘痘。

    王苗心裡只剩一個念頭:真是上年紀了 ……

    下午她又補了個覺,回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她一開門就看見鈕媽坐在沙發上打盹,電視機裡還在播著狗血電視劇,惡婆婆虐待兒媳什麼的。

    聽到門響,鈕媽驚了一下,坐直身子,說: “回來了啊,吃飯沒?給你留了飯,沒吃就熱熱。”

    王苗心裡一酸,覺得她媽開始顯老態了,看個電視都能睡著。她應了一聲 “還沒”,把箱子放回屋裡,換了件衣服出來吃飯。

    鈕媽坐在她身邊,拿著平板電腦給她看那個什麼網站推薦的對象。王苗有一搭沒一搭地聽她媽說著,一轉頭看見了屏幕上男人的照片,覺得有些眼熟。

    又看了看資料,她想起來這人就是上次那個在百人相親大會上跟 “優質女神”牽手成功的醫生。當時她就好奇那個醫生條件那麼好為什麼要來參加這種活動,現在看來果然是跟網站一伙的。

    鈕媽看王苗一直盯著那個醫生的照片,以為她相中了,不由得有些高興,說: “約的周六下午,你好好打扮一下,不用急著回來,一起看看電影,吃吃晚飯,多了解一下。”

    “好。”王苗在她媽面前慣常都很順從。

    她倒要去問問這個顧醫生:知不知道多少待嫁女還有待嫁女的媽都把希望寄託在這種相親網站上,想找個 “優質對象”,你們這些婚託為了賺錢假裝跟會員相親,良心不會痛嗎?

     

  • 楔子

    第一章 “婚托”的第一次相親

    第二章 想要什麼慢慢說,都會給你的

    第三章 你的私人醫生隨時為你出診

    第四章 和想像中不同的男朋友家一日遊

    第五章 你喜歡什麼樣,我就變成什麼樣

    第六章 你過來,我給你看個寶貝

    第七章  對不起,我可以笑麼?

    第八章 有本事騙他一輩子

    第九章 有人搶婚就讓顧二去咬他!

    第十章 我們還有 100天就要結婚了!

    第十一章 這婚還結麼?

    第十二章 這是我們的新婚守則

    第十三章 前男友和前女友根本不是一個物種!

    第十四章 嗯,我會一直愛你

    完結章 他和她的婚禮

    番外 顧二的世界

  • 第一章“婚托”第一次相親
    A

    顧臨見王苗的第一眼就感覺不錯。

    說一見鍾情太誇張,但小火花還是有的。

    范思哲曾經說他多情也薄情,可以輕易喜歡上一個人,轉頭又能輕易喜歡上別人。他覺得自己只是比較善於發現女性的優點,反正在他眼裡,所有女性都挺可愛的。

    范思哲前幾天還給他打電話秀恩愛,最後還要罵他兩句?:“你這種人,苟延殘喘,少一個也算是為民除害。”

    顧臨端坐在沙發椅上,端起杯子喝了口綠茶,瞧著對面的女人,看像不像是能為民除害的。

    他還沒找好話題,王苗已經開始一臉正氣地質問他?:“你真的是醫生?副主任醫師?有這麼年輕就評副高級職稱的嗎?”

    顧臨笑了下: “今年剛評的,見識少、資歷淺,還要跟前輩們多學習。”

    王苗意味深長地 “哦”了一聲,顯然還是不信。

    顧臨雙手交叉放在腿上,說: “王老師有話直說,咱們頭回見面,互相多了解了解。”

    王苗似乎對那聲 “王老師”的稱呼有些不適應,說?:“您就叫我小王吧。”

    顧臨差點兒笑出來。王苗又強調: “叫我小王。”

    “行,小王。”顧臨點點頭,“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王苗從果盤裡挑了個小金橘,拿小叉子挑破個口子,指甲修剪齊整的手指靈巧地把金橘的皮剝了扔進茶水里。她說: “顧醫生,您跟相親網站是怎麼分成的?看您一份資料要十元,約您出來卻不用花錢,是不是還憋著後招要錢呢?”

    “不知道。”顧臨的視線從她手指上移開,老老實實道,“我註冊賬號的時候購買了個VIP ,看資料不用花錢。 ”

    兩人就相親網站的贏利模式進行了一番討論,最後得出誰都沒賺著錢的結論。

    “您的資料掛在首頁最顯眼的位置,讓網站當活招牌,真不給您提成?那您一個月得相多少姑娘啊?”王苗還是有些懷疑。

    顧臨真不知道自己當了 “頭牌”的事,說:“我哪有那麼多時間啊,你是我第一個相親對象。”

    王苗抿了下嘴,說: “上次百人相親大會我也參加了。”

    她這麼一說,顧臨立馬反應過來。那是他剛註冊會員的第一周,網站組織了一次相親大會,採用的是十分鐘一換桌的形式,都沒深入交流,基本就是看看臉。

    “我們聊過嗎?”顧臨覺得如果他倆見過,應該有印象,但也拿不准,不知是不是自己記性不好。

    “沒,咱們沒同桌。不過那天選出來的氣質女神最後連一個追求者的花都沒要,單挑了你上台。”王苗解釋了一句。

    “哦。”顧臨恍然大悟,“嗨,那是我同學,她一個都沒看上,就拉我當了擋箭牌。”

    王苗說的是顧臨的高中同學方晴,顧臨那天碰見方晴也挺詫異的,方晴就悄聲跟他說自己是網站老闆的朋友,來撐場子的。所以那天她穿了件禮服,妝也化得比較濃,確實很惹眼。

    顧臨想說方晴是個托兒,有黑幕才當選了最受歡迎女嘉賓,不然在他看來,方晴肯定比不過王苗。可是他又覺得這話說出來不合適,雖然他油腔滑調慣了,但是王苗這樣一板一眼地跟他算網站收入的人,應該是個不喜歡被開玩笑的。

    關鍵是,他不記得王苗在相親大會上是什麼樣子了。

    兩人一時都沒說話,王苗把那顆小金橘的果肉吃掉了,拿紙巾擦了擦手,歪了下頭,說: “所以你不是托兒?”

    顧臨覺得這姑娘怪可愛的,就算他真是托兒也不可能告訴她啊。

    但他還是很鄭重地點了點頭,說: “你每次出來見面都要向你的相親對象反复確認這件事嗎?”

    “那倒沒有,我第一次相親。”王苗真誠地誇了一句,“你條件太好了,沒有女朋友很奇怪。”

    顧臨的注意力集中在她前半句上,幾不可見地笑了下,說: “我聽人說相親這種事,都是越相越不中意,往往第一個相親對象才是最靠譜的那個。 ”

    王苗把耳邊的頭髮往後理了理,說: “那我們以後可以常聯繫。”

    顧臨以為人家沒看上自己,說: “你今天有事嗎?我還訂了餐廳想請你吃個晚飯來著。”

    “吃呀,我沒事。”王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只是說我們以後可以繼續聯繫。”

    顧臨喜歡她這種爽快又帶著幾分靦腆的性子,猜她應該是那種站上講台落落大方,生活中卻文靜優雅的女人。

    “你平時工作忙嗎?也有寒暑假嗎?”顧臨只記得她是法語老師,不知道具體的情況。

    “我們沒有寒暑假的,我工作是一周四天,有時候需要去外地招生,假期可能還有集訓班要忙。”

    “也對,學生放寒暑假才有時間上這些輔導班。”

    “我教的是成人班,學生都是已經工作了的。”

    顧臨聞言忙 “哦”了一聲,說:“教大人好,小孩子太調皮了,不好管教。”

    王苗很贊同,點頭道: “也怕教不好小朋友,耽誤了他們。”

    “你太謙虛了,一看你就是又耐心又細心的那種老師。”

    “我以前教過一期初中班,小朋友都挺可愛的。”

    顧臨看她似乎挺喜歡小孩,猜她一定會很喜歡貓貓狗狗的。他說起自家的顧二來: “我養了隻大狗,是個串兒,樣子比較像哈士奇,挺逗的。”

    他說完就看見王苗似乎臉色僵了一下,以為她不喜歡狗。

    她神情垮掉,說: “我小時候被大狗咬過,我害怕狗。”

    “沒事,我家狗可乖了,你手塞它嘴裡,它都不會咬你。”顧臨見過不少人撒嬌,但是像王苗這樣以一本正經的語氣和躲閃的眼神來表示害怕的女人,他很少見。

    他忽然醒悟,明白自己以前的戀愛為什麼談不長久。

    原來,他真正喜歡的是這種 “良家婦女”型啊!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各自的職業和生活日常,從茶座轉移到西餐廳,雖然不是相見恨晚地說個不停,但也一直有話說,沒冷場。

     

    吃晚飯時天還亮著,吃完了卻見天空黑壓壓的,像是要下雨。

    兩人之前一直在商場裡,這會兒看天氣不好便不再多待。

    顧臨問王苗怎麼來的,王苗說是開車,又問顧臨怎麼來的。

    “我家離這兒不遠,打車來的。”

    王苗便說: “那我送你回去吧?這會兒估計不好打車。”

    她這麼直爽,顧臨也不好拒絕,道了聲謝便跟著她一起去了地下停車場。

    停車場裡靜悄悄的,偶爾有車子路過減速帶發出聲響。王苗在前頭帶路,顧臨跟在後面,他腿長,慢慢走也能跟上她的步子。

    吃飯的時候王苗把長發在腦後綰了個髻,顧臨走在後面便可以看見她白皙的後頸,還有小巧的耳朵。

    他比了一下,發現她身高大概到自己下巴的位置,又低頭看了眼她穿的鞋子,抬著的手往下降了幾厘米。

    走著走著,王苗像察覺到了什麼一般,突然回頭看他,疑惑地問: “怎麼了?”

    顧臨放在胸前的胳膊掄了個大圈落下去,裝作伸懶腰的樣子: “最近手術太多,剛才覺得肩膀不太舒服。”

    王苗捂著嘴笑,笑了一會兒才說: “我媽之前也是肩膀不舒服,去跳了兩個月廣場舞,說是腰不酸腿不疼了,一口氣能爬六層樓呢,要不你也去試試?”

    顧臨看著她笑得彎彎的眼睛,還有狡黠的神態,心裡一動。

    他沒說話,王苗就不笑了,又瞧了他一眼,開了車鎖,坐上駕駛座。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