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予我渡北川(簡體書)
予我渡北川(簡體書)
  • ISBN13:9787559409812
  •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 作者:清堯
  • 裝訂/頁數:平裝/304頁
  • 規格:20.8cm*14.6cm (高/寬)
  • 出版日:2018/03/31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79165
  • 庫存: 未開放訂購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花火強檔連載 收錄全新番外
    傲嬌心機總監VS明朗小千金

    花火強檔連載 收錄全新番外

    傲嬌心機總監 VS明朗小千金

    他無親無故,一人獨行,致勝無敵
    直到她追趕了兩千多個日夜重新抵達他的身旁……

    喜歡一個人,願與她過長夜,為她渡山海
    年少的歡喜,是一生的勇氣


    她卑微如塵埃,隨同好友山落等一群少年少女,在“爹爹”的禁錮中討生活,如果不出意外,她將命若浮塵一生飄搖顛簸——而他是她的意外。少年如玉,清冷溫潤,一次意外讓他們相識,卻未想而後的歲月中,他們的命運會彼此相通。

    再相遇時,他已是跨國集團副總裁,而她是城市“螻蟻”,為了生活拼命努力。他如南極冰川冷漠而疏遠,少女卻一腔熱血,闖進他的生活,漸漸發現少年心底的那些破碎過往。

    原來離開的時光裡,少年經歷萬千劫難,而他心底的一切痛苦源於多年前的一場事故。她想用餘生彌補失去的幾年,而他也初心不改,終如相遇那年一般內心溫暖。

  • 清堯

    90 後白羊座,熱愛生活,熱愛寫作。魅麗文化簽約作者,作品常見於《螢火》、《花火》、《讀者》、《意林》等雜誌。
    著有作品《予我渡北川》《星河入我淮》等。

  •     一份愛情,源于對方千倍百倍的付出和細水長流的信任。

      喜歡一個人,你可以為她過長夜,為她渡山海。

      北丟是一個很堅強的女孩子,可是在愛情面前卻甘之若飴。清遠這個城市承載了她和陳予森太多的回憶,一切如同嶄新的開始,北丟再也沒在對街見過陳予森。那雨、那街、那少年,在這黯然無光的日子裡,無疑是想像思念後的錯覺。

      命運,北丟一直在接受命運。一個叫山落的男孩出現在她的生命中,那個把北丟視為生命中唯1彩色的焦點。幫助她,照顧她,在她的一生中起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漫長的歲月裡,這種感情,說不清道不明,只是對於山海來說,能夠一直陪在北丟身邊就好,別無他求。

      時間沒有改變我們什麼,只是讓我們學會了珍惜。

      北丟的一句:“陳予森,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而陳予森卻冷冷的回了一句:“那再好不過了。”

      很多愛難以啟齒,掩於歲月。那時的怦然心動,如同璀璨的煙火,轉瞬即逝後的無奈更讓人戀戀不捨。

      命運再一次讓她遇到了陳予森,在他面前北丟就像是一個無地自容的小丑。時隔八年陳予森經歷了什麼她不知道,只是現在的陳予森讓她越來越看不懂了。穩坐商場的陳予森光是名字讓人聽見就聞風喪膽,這顆心是否一如八年前一般溫熱?

      有時候就是一眼,夾雜著太多的感情,那隨時光流逝的歲月在茫茫人海中,到頭來那街頭末尾的結局一直有一個人。北丟。

      無論在書中還是在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有對愛情的堅持,對愛情的無奈,要愛就愛的轟轟烈烈,斷就斷的幹乾脆脆。可能很多人感覺一個故事有挫折是一種遺憾,太悲。無論是否遺憾,只有經歷過風雨才能經得起愛情的考驗,這才是生命中愛情珍貴的那部分。

      北丟和陳予森。其實我們都一樣,每個人的愛情,起初都是怦然心動,那遇見的美好,給心靈一點興奮,好像平靜了幾十年的湖水,起了漣漪,然後漣漪一層層向周圍推開。並不是所有的愛情都能一見鍾情,但一見鍾情是每個人心底的願望。愛情,希望兩顆心猛烈相撞,互相吸引。

      所謂愛情,最美不過在午間樹樹蔭裡漏下的暖陽,美過太陽落山時天邊最後一抹紅霞。

  • 第一章 盛夏森川

    第二章 夢縈清遠

    第三章 蒼山落盡

    第四章 茲去蕭蕭

    第五章 八年離亂

    第六章 時年氤氳

    第七章 山雨欲來

    第八章 濃情寡淡

    第九章 遲遲欲雪

    第十章 陳年新啼

    第十一章 年少歡喜

  • 第一章 盛夏森川

       01

       面試約在早晨八點,北丟抵達NF總部時,方才七點過一刻,大廳空曠,鋼結構的吊頂挑得很高,四周的銅柱將整個大廳圍成一方扇形,走進去倏地覺得一股壓抑而又緊張的氣息襲來。公司九點才打卡,大廳中人很少,只有幾個保潔人員正在給鐵樹修剪枝葉,四下闃靜,北丟坐了一會兒,便順著文化長廊走了起來。

       NF大中華區上海總部烜赫一時,傳承德國總部嚴謹的精神,NF向來給外界森嚴肅穆之感,隨著業務拓展,幾乎壟斷了國內的骨瓷等高奢產品市場。

       能夠收到NF的面試邀約,實屬幸運。北丟接觸財務純屬偶然,來上海不久,舉目無親,在城郊的財務培訓機構打工,前臺、保潔都是她一個人。培訓機構有個老太太,是從財大退下來的老教授,教書特別有趣,再枯燥的知識都能講得非常有趣。北丟一面工作,一面趁機旁聽,竟也瞭解了不少基礎知識。已到耳順之年的老太太為人和藹,有一日課後,她突然走到窗邊,輕聲喚北丟的名字。

       “小姑娘,擦完這邊的玻璃了嗎?”她笑了笑,“看你擦了一節課,不用擦得這麼仔細的。”

       北丟耳根一紅,一迭聲地說對不起。

       老太太笑吟吟地推了推鏡框,突然拍了拍北丟的肩:“你願不願意做我的助教?我現在年紀大了,一個人教書實在有些吃力。”

       北丟知道自己一直藉故旁聽被識破,但又心下一暖,老太太竟用這樣的方式幫助自己。老人處事練達,便是幫扶也是用請求的方式提出,小心流露好意——好似擔憂多出毫釐便會壓垮她的自尊。這些年她一人飄零在外,走街串巷,做過服務員,去過工地,見過無數邪惡的臉面,卻甚少收到如此善意。

       老太太一下子就慌了,她握住北丟的手揉了揉,言語急促:“你怎麼哭了,小姑娘不要哭啊……你要是不願意,阿姨不會強迫你的……”

       北丟咬咬牙,“我願意”三個字說得微微發顫。

       在上海漂泊了很久,她聽過很多命令的口吻,卻很少有人詢問過她的意見,當善意都能用請求的方式提出來時,她除了感動,就是委屈,她真想給老太太一個擁抱,謝謝她的尊重和好意,但她終究還是沒有冒昧提出來。只是之後的每節旁聽課,她都聽得格外認真,生怕錯過一句話。

     

       如若不是NF急招財務人員,時間緊迫,也不會沒有任何學歷限制,僅憑一場現場筆試便順利進入終極面試。

       她走到長廊盡頭時,收到HR的短信。

       “請各位面試人員在一樓前臺登記領取訪客卡後到十七樓訪客區域等待面試。”

       北丟辦好手續便逕自進了電梯。電梯門快要合上的刹那,有只手伸進即將閉合的門縫,竟徒手扒開電梯。來人穿著米色襯衫、黑色短裙,年紀不大,約莫二十出頭。她沖北丟吐了一下舌頭,有些羞赧。看著北丟按下數字“17”,她回頭:“咦,你也是來面試的嗎?”

       北丟點了點頭,還未來得及開口,便聽她道:“啊……啊……啊,我昨晚背了一整宿面試一千題,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派上用場,你看我的黑眼圈都快到下巴了。”女生是個自來熟的人。

       出了電梯,女孩緊隨其後。

       “我叫黃蕊,你呢?”女孩歪頭笑。

       北丟是從這幾年開始習慣安靜的,但對眼前的女孩怎麼都討厭不起來,好像看到了七八年前的自己。

       “北丟,北極的北,丟棄的丟。”

       空蕩蕩的訪客區沙發橫陳,坐了幾個穿正裝的男女,手中捧著一遝A4紙,“唰唰”地翻著,各自的面色都不輕鬆。競爭人選並不多,北丟心裡暗暗有了些底氣。

       黃蕊喋喋不休:“你說NF怎麼這麼沒有人性啊,居然讓我們八點就面試,明明他們九點才開始工作,你說他們的高層是不是個工作狂?”

       沙發上的幾個男女被聲音驚擾,紛紛側頭看來。

       北丟沉吟半晌,輕描淡寫地道:“NF這次招人招得急,需要儘快安排上崗,選擇這個時間點,很大程度上便是確認應聘者的求職意願是否強烈;再者,上海交通擁堵,為了節約時間,儘早開始面試,也規避了堵車等不確定因素。”

       這些年,她走南闖北,待過好幾座城市,輾轉多個崗位,這些社會經驗還是有的。

       人漂泊愈久便愈是畏懼漂泊,NF是她的希望所在,如身處懸壁,如置身驚濤,只熹微光斑,便願迎頭上前。

       只是北丟不曾想過,多年之後,會在這裡遇到他——之前黃蕊喋喋不休,提起面試考官,前面一長串的定語是“NF最可怕最嚴格的副總裁”“據說之前幾個財務就是被他逼走的”。但現在看到他,短暫的風起雲湧之後,她內心瞬間歸於平靜,如同多年不見的好友,只想問一句:陳予森,多年不見,你還好嗎?

       男子穿著深棕色的西服,寶藍色的領帶有些輕佻,但他抬眼,神情倨傲又清冷。他的面前放著一塊名牌——高級副總裁陳予森。

       他的視線掃過北丟,面色未起一絲波瀾,如若不是看到名牌,北丟甚至覺得是自己認錯了人,但她無數次夢魘醒來枕巾濕透心心念念的人,即便是作塵作土,她也不會記錯。

       “北小姐,你為什麼會選擇NF?”他唇齒輕啟,聲音比八年前多了些許沙啞。

       之前是想有一份工作,現在,可能會是因為你。

       北丟腦海裡蹦出的竟是這句,話到嘴邊又變成了冠冕堂皇的套話,圓滑得不帶一絲人情百味。

       空調溫度很低,空落落的會晤室內只能聽到筆觸紙頁沙沙作響,男子盯著面前的簡歷看了許久。北丟一直凝神看他,她特別希望能從他的一個眼神,甚至是一個皺眉中看出點什麼,也多希望陳予森突然站起身來,無論是責備還是抱怨,只要他突然站到自己面前,無論語氣多麼糟糕,哪怕只問一句:“你當初為什麼要離開清遠?”

       只要一句就好。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