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歡喜又怯怯(簡體書)
歡喜又怯怯(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7515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偶像派天才畫家 VS 鬼馬派畫盲少女

    羅曼蒂克消氣史,所有喜歡都藏在日常互懟裡!
    “穆梓鬱,假期已經結束,你趕緊走!”
    “呵呵,我不走了,我要留下來,給你做初戀。”
    “你不過是我親媽親閨蜜的兒子,我們倆不熟!”
    “不熟?不熟你會給我打掃房子,我會給你打錢?”

    這是交易!
    這是小兩口過日子!

    穆梓鬱這名字,可以說是陪著我成長了,我媽有事沒事就和我談起他,儘管多年未見,我對他卻不陌生。將近二十年過去,那個活在我耳邊的竹馬少年竟回來了。當年的翩翩少年成了畫壇新銳,他顏值高,天賦高,個頭高,心氣高,處處欺負我,處處使喚我,處處跟我作對!

    可當我受了委屈,他又處處護著我,處處哄著我,處處罩著我,鬧得全世界的人都以為我是他女朋友。

    “你到底為什麼要把我畫到畫上?”

    “你臉大,直觀,構造簡單,連五官都是隨便長的,不費功夫啊。”

    “你罵我醜?”

    “我罵你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畫你是因為我喜歡你,這你都看不出來?”

  • 尚方寶劍,雜誌人氣作者,擅長軟科幻、奇幻、校園青春題材,文風俏皮歡脫。筆下人物鮮活豐富,性格突出,情節構思新穎,情感刻畫能引起讀者共鳴。已出版作品《情話終有主》。
  • 第一章 青梅有難,竹馬添堵

    第二章 少年,你的直播間很冷清

    第三章 缺失戀愛也精彩

    第四章 狗熊救美

    第五章 “曠野”流螢

    第六章 我也有羞恥之心

    第七章 來吧,相許吧

    第八章 好女不與病男鬥

    第九章 我把敵人壁咚了

    第十章 你最美的樣子,是和我在一起

    第十一章 九十九朵餛飩

    第十二章 鬼畜派和學院派,怎能相愛

    第十三章 又想騙我談戀愛

    第十四章 情敵的致敬

    第十五章 筆下是筆下,夢裡歸夢裡

    第十六章 我愛你,像愛劫後餘生的平靜生活

  • 第一章 青梅有難,竹馬添堵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誤會,叫當媽的總以為自己的孩子可以和閨密的孩子成為好朋友。

    譬如我媽和穆梓鬱他媽。

    我和穆梓鬱小時候見過一次,在他移民去美國那天,我媽非抓著我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送別穆氏一家。

    那年我才五歲,穆梓鬱九歲。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再也沒有見過穆梓鬱,可他對我而言並不陌生,因為我媽得了一種 “親閨密的兒子就是親兒子”的怪病,她談論起穆梓鬱的次數實在太多了,我聽得多了,也就習慣了。

    一個從未走進過我的生活的人,卻以極高的存在感存在於我的生活裡,這種感覺相當微妙。當年匆匆一瞥的那個少年,猶如一道閃電突如其來地闖進我的人生,從此經年不去,一直定格在我的天空。

    在我升上大四這年,穆梓鬱重回故土,據說是回來度假。

    我媽交給我一串鑰匙,要我每週六去穆梓鬱的家打掃一下,因為穆梓鬱是任性的藝術家,每天沉浸在藝術的海洋裡無法自拔,過著得過且過、晝夜顛倒的生活,還不按時吃飯。

    一開始我是拒絕的,但我媽說,勞動的人民最光榮,於是我就答應了,因為她說時薪有兩百塊。

    最近我特別缺錢。

    這個週六,我在下午三點準時來到穆梓鬱的公寓,頓時驚呆了。上週,我特地在某人回國之前貼心地為他打掃過房子,才過去一周,原本空得可以跳探戈的客廳此刻鋪了滿地畫稿 ……

    想必是房子的主人回來了。我本想一幅幅撿起,可仔細察看畫稿後,我就像進入了一部黑白電影裡,移不開眼地端詳著畫中人,彷彿能從他們臉上勾勒的每一筆讀盡他們滄桑的一生。

    我竟有一瞬間失神。

    我就這樣蹲著走了一路,沿途撿起了不少畫稿,每撿起一幅便細細品味,看夠了才接著去撿下一幅。

    突然,一雙男人的腳出現在我的眼前,似是為了與我較勁,他的腳丫死死踩住了那幅我正要拾起的畫稿。

    我抬頭,一張冷漠的臉映入眼簾,對方五官精緻,大抵善於刻畫他人的畫者,也能精彩地刻畫自己吧。

    這就是穆梓鬱了,當代年輕的偶像派畫家。

    “哦,你就是保姆?”他的語氣略顯清冷。

    我咬咬牙,在他面前站直,挺了挺胸,不甘示弱道: “我不是保姆,我是雷鋒,以後每週六都會來你家行善積德,你得學會感恩啊小伙子。”

    穆梓鬱嘴角抽搐: “我的畫很好看?”

    我坦白地點頭。

    他得意地笑了: “有多好看?”

    我抬眸,仔細端詳他的臉,煞有介事道: “舉個生動的例子吧,你的畫比你的臉還好看。”

    不知我的哪句話踩中雷區,某人瞬間拉下臉: “顯而易見,你並不怎麼擅長誇人。”

    平日,穆梓鬱大概習慣在客廳裡創作,所以客廳就是他的畫室。客廳中央擺放著一個畫架,畫架前有一張座椅,畫架旁擺放著工具車,上面堆滿了各種畫具,除此之外,整個客廳再無家具,連一張可以靠著打盹的沙發都沒有,足以見得穆梓鬱在這個城市裡幾乎沒朋友。

    穆梓鬱走到畫架前坐下,儼然一副大財團公子考驗菜鳥助理的架勢,雙臂抱胸打量我片刻,煞有介事道: “我每天的作畫時間是醒來之後到犯困之前,而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要保持絕對的安靜,否則時薪兩百的事……”

    “嗬,如果我一不小心影響到你,你打算扣我工資?”

    “不。”穆梓鬱目光狡黠,高深莫測地搖搖頭,語氣裡透著明顯的威脅,“如果你影響到我,我會給你漲工資,然後讓你當我的模特,杵在我面前一整天不能動彈,異常深刻地體驗一回我直接而冷酷的目光。”

    太暴力了!

    以上,就是我和穆梓鬱多年之後重逢的情景,實在太不溫馨了。

    我很不喜歡他。而我相信,作為回報,他也很不喜歡我。礙於中間夾著我媽,我和他都不得不忍耐彼此,橫豎只有四個月,四個月以後穆梓鬱會回美國,而我也將終結這段短暫且不甚愉悅的清潔工生涯。

    我姑且忍一忍吧,為了錢。

     

    這夜,我再度失眠。和之前的每一晚不同,這一次,我失眠不是因為缺錢,而是因為我敏銳地嗅到一個商機,我的思緒不禁又回到穆梓鬱那張動人心魄的臉龐和他扣人心弦的畫作上 ……

    我絕不能錯失這個機會!

    我有四個月的時間,如果未來四個月我經營得當,說不定能賺到我的第一桶金,更何況我還有穆梓鬱的高顏值做經營保障,這筆小買賣絕對虧不了。

    如果計劃得以順利實現,那我就不必再緊巴巴地過日子,把每分零用錢都節省下來還信用卡了。這段時間我的心理壓力很大,怪只怪我當初犯了個不該犯的錯誤,導致現在債務纏身。

    翌日上午,我在家煮了袋方便麵隨便將午飯應付過去,趕在十一點前出了家門。我在穆梓鬱家附近買了一份鰻魚便當和一杯檸檬可樂,然後壯著膽子上門,對那個不怎​​麼會聊天的人進行二度拜訪。

    儘管我有穆梓鬱家的鑰匙,但這次我選擇了按門鈴。

    第一聲門鈴響起,遲遲沒人應門,我不禁有些納悶,難道穆梓鬱外出了?仔細想想又覺得不可能,他是個死宅。我咬咬牙再次出手,就這樣與門鈴較了十多分鐘的勁,總算皇天不負有心人,門開了。

    穆梓鬱鐵青著臉,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出現在我面前,他穿著白色 T 卹,黑色休閒褲,頭髮凌亂,明顯是勉強從床上爬起來給我開門。

    “洛、祈、然。”某人氣惱地瞅了我一眼,一字一句地喊出我的名字,似乎恨不得將我咬死在那一個個發音之間。

    我咽了嚥口水,挺了挺小胸脯,強自鎮定地晃了晃手裡的便當,企圖以燦爛的笑容瓦解他爛到不行的起床氣: “藝術家,到點吃午飯了,你的健康狀況讓我很擔心。”

    “……”

    某人嘴角抽搐了幾下,極力按捺住滿腔的怒火,陰沉著臉問: “我記得你有我家的鑰匙?”

    “你沒記錯,我確實有。”

    某人頓了一下,忍住沒向我翻白眼: “洛祈然,之所以特地給你配一把我家的鑰匙,就是為了給你用。”

    “可我今天不能用。”

    “原因?”

    “我想矜持一點。”

    “……”

    我頂著迎面襲來的危險氣息,硬著頭皮解釋道: “我做事喜歡公私分明。週六才是我給你打掃的日子,今天不是我的工作日,所以我不該利用職務之便在非工作日隨意進出你家,我不是那種……濫用職權的人。”

    “……”

    一陣涼風從客廳忘記關上的某扇窗戶飄進了樓道,將穆梓鬱渾身散發的危險氣息吹向了我,我不禁打了一激靈,眨巴著無辜的眼睛看著穆梓鬱,猶如犯錯的僕從向國王乞求赦免。穆梓鬱背光而站,臉色陰晴不定。

    他瞥了一眼我手裡的便當,表情終於鬆懈了下來,倚著門框懶洋洋地問: “是乾媽要你給我送飯的?”

    “是的。”我將錯就錯點點頭,“你乾媽再三叮囑我,要我好好愛護你,照顧好你和你的胃,所以我可以進去了嗎?”

    不等穆梓鬱應允,我便一個側身,擦過他的肩膀閃進了屋,徑直朝廚房走去。我將便當放在一張四方桌上,笑容可掬地回頭招呼穆梓鬱: “你先吃午飯?”

    穆梓鬱尾隨我走進廚房,沉住氣到飯桌前坐下,皮笑肉不笑道: “便當我已經收到,我保證一定會吃完,你今天的光榮使命已經完成,是不是可以走了?”

    我一時語塞,沒想到他會這麼快給我下逐客令。

    我咬咬牙,站在原地不動。

    穆梓鬱忽而笑了: “你這樣直勾勾地盯著我,要我怎麼吃得下去?我知道我很好看,但你能不能收斂一下?你這樣看著我,讓我有一種你下一秒就要撲過來強吻我的危機感。”

    我連忙收斂了視線: “穆梓鬱,我表面上在看你,實際上是在執行任務。我媽說你有一頓沒一頓的,要我務必確認你把便當全部吃光,才能放過你。既然我的目光對你這麼有殺傷力,那我先到客廳看畫,你在這兒慢慢吃,不要急,別噎著了。”

    我忍不住賊兮兮地笑了,連忙轉身向客廳走去,穆梓鬱的畫對我來說都是錢啊都是錢,我要再去看看它們!

    我剛剛邁開步子,手腕便突然一緊,我迅猛回頭,撞上了穆梓鬱犀利的眼神。他詭譎一笑,分明一副早把我看穿的模樣: “洛祈然,我看你還是回廚房看我吃飯好了,我總感覺你不太老實,你一離開我的視線,我心裡就一陣不安。”

    “不。”我甩開他,“你的吃相沒那麼好看,我想看畫。”

    “嗬。”穆梓鬱再次扣住我的手,“你為什麼想看我的畫?”

    “因為……我喜歡。”

    穆梓鬱面色一沉: “這才是你今天來找我的原因吧?說吧,你想對我的畫做什麼?”

    “不做什麼,你先放開我。”

    “不放,除非你招了。”他握住我的手越髮用力,“否則,今天你別想走出我的家門,也別想掙脫我的手。再說了,我腸胃不好,你的心機便當我可不敢隨便亂吃,怕拉肚子。”

    豈有此理!

     “我招!我招還不行嗎!”我的手腕快要被他擰斷了,但我還是極力保持微笑,故作輕鬆道,“你看,穆梓鬱,你每天這樣不要命地創作,甚至通宵達旦,整夜整夜地不睡覺,我認為,這樣辛勤的付出理應得到回報,你覺得呢?”

    穆梓鬱默默聽著我的話,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不肯輕易表態。

    我環視四周凌亂的畫稿,循序漸進道: “我覺著你的作品就這樣被你胡亂堆放在客廳,太可惜了,它們值得被欣賞,值得人們駐足仔細觀看,並深刻地記住。我打算為你辦一個專屬的個人畫展,憑我特殊的銷售技巧把你的作品推廣出去,你覺得怎麼樣?”

    穆梓鬱怔了怔,並沒有急於反駁,凝眉打量了我半晌,最後像一個被戳破的氣球,再也繃不住嚴肅的神情,止不住笑了幾聲: “洛祈然,我沒聽錯吧?你要為我辦個人畫展,你何德何能啊?”

    “……”

    我無視某人透著鄙夷的目光,耐著性子道: “我個人,非常喜歡你的作品。恰好客廳沒有多餘的家具,佈置起來方便簡單,容易入手。再是,藝術作品嘛,三分畫七分裱,咱們只需要選購一些不錯的畫框把你的作品裱起來,就可以抬價出售了。怎麼樣,你有沒有覺得我的主意特別棒?”

    我分明看到某人的嘴角和眼角都在抽搐: “洛祈然,你的意思是要我開放我的家,讓人隨意進出?”

    “當然不是。”我抿唇笑了笑,豎起食指搖動兩下,“我剛才說過,這是你的專屬畫展,當然只有你一個人獨享。”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