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顧意知幾許(簡體書)
顧意知幾許(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75157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天才理工女博士×國民精英男神

    人氣言情作家小紅杏

    金榜甜寵初戀文

    收錄全新番外

    分手第1年,顧西澤想:無論程意意做什麼,都不會原諒她給的傷害

    分手第五年,程意意什麼都沒有做,顧西澤便想原諒她。

    顧西澤大概得了一種叫審美障礙的病
    程意意什麼樣,他便覺得什麼是美。
    如果那個人是你,我甚至可以放棄自己。

    五年前,為救父親,程意意佯裝喜歡出身尊貴的顧西澤,當真相揭穿,她不告而別;五年後,同學聚會,被提起舊情,程意意賭氣表示不屑一顧,又恰巧被顧西澤聽見,程意意以為自己在顧西澤眼裡一定糟透了。

    ——顧西澤,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壞
    ——不會,我覺得很可愛


    少女程意意是一個私生女,母親對她不聞不問,但爸爸十分寵愛她,可某天愛她的爸爸卻因為貪污罪入獄。程意意想救父親卻無能為力,她聽說校草顧西澤家有權有勢,便故意撩撥他。顧西澤愛上了程意意,可家裡人並不允許他插手程意意父親的事。不久後,程意意接近顧西澤的目的也被顧西澤知曉,被傷透心的顧西澤痛駡了程意意,倆人不歡而散。程意意出國留學五年,回國後,在一次校慶晚會上與顧西澤重逢……

     

  • 小紅杏

    女,摩羯座,生於南方,長於南方。擅長寫哀婉治癒的感情故事,文風清新自然,優美纏綿。盼望著用最細膩溫柔的筆觸,把故事寫給你聽。著有長篇小說《顧意知幾許》、《顧盼傾心》、《顧念有嘉人》

  • 第一章  你會不會忽然地出現

    第二章  好久不見

    第三章  你還是一樣不講理

    第四章  知道你哪裡錯了嗎

    第五章  我從來沒換過女朋友

    第六章  我不需要你說對不起

    第七章  我想為他努力一次

    第八章  這次你休想悄悄離開

    第九章  怎麼這麼大了還莽莽撞撞

    第十章  我瞧著是挺帥

    第十一章 我喜歡我女朋友那樣的

    第十二章 她本應該是我的

    第十三章 你是不是覺得我太兇了

    第十四章 你的就是我的

    第十五章 感謝你來到我的生命中

    第十六章 我們結婚好嗎

    第十七章 只要是你就好

    第十八章 戶口本帶了嗎

    番外一

    番外二

     

  • 第一章 你會不會忽然出現
     

    01

    鬧鐘接連響了兩三遍,程意意翻身,閉著眼睛伸手去夠床頭那盞壁燈,摸了兩三分鐘,愣是沒摸到,被窩滲進來的冰冷空氣讓她有了幾分清醒,這才猛地意識到,她已經不在英國那間狹窄的留學生公寓了。

    程意意按著太陽穴坐起來,彎腰撿起書桌上散落下來的A4紙,那是昨夜她寫了一宿的基因編輯技術系統構成分析報表,大概是方才摸燈的時候被碰掉了。馮教授佈置作業的時候,要求報表必須在下週五前交上,但她哪敢真等到下週五。

    馮教授是再嚴苛不過的了。

    收好報表,程意意癱坐在地上,把凌亂的長發別到耳後,輕輕嘆了一口氣。她撐著地面站起來,把報表整齊歸集到文件包裡,疊好被子,又把床單拉整齊,趿著拖鞋去洗漱。

    宿捨離研究所只有兩站路,整天戴著口罩泡在實驗室的程意意不需要化妝,這讓她可以在起床後有條不紊地做每件事情。

    程意意碩士攻讀的是生物工程,回國正碰上A市大學畢業生就業大潮,當時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只覺得人生迷茫至極,未來一片黯淡。恰巧有位崇文大學的師兄牽線給她介紹了自己的博導。通過國家科學院的博士招生考試後,程意意便和現在的研究所簽了協議。

    於是她又帶著回國時候的行李箱,直接來了這座沿海城市。

    雖然還是冷,但G市的冬天其實比她之前待過的任何一個城市都更暖和。程意意這樣安慰自己,將喝完的牛奶盒拋進車站的垃圾桶裡,脫下手套,朝手心哈了一口暖氣,從外套口袋掏出公交卡,隨著人流上車。

    G 市的生物研究所直屬於國家科學院,已經成立四十多年,在生物研究領域算是老大哥一般的存在。師兄給她介紹的導師又是位院士,程意意再滿意不過。到了這個級別還願意親力親為帶學生的大牛不多,至於導師為什麼願意帶她 ……

    程意意剛進來的時候就考慮過這個問題,她是崇文大學大學的本科生,大三的時候到英國A大當了交換生,後來又讀了帝國理工的碩士,寫過幾篇不錯的論文發表在知名刊物上,簡曆算得上漂亮,但在高手雲集的研究所算不上拔尖。沒想出所以然來,程意意乾脆當自己運氣好,坦然接受了。

    公交車上太吵,她瞇了幾分鐘,下了車眼睛下的黑眼圈還是沒消散。連連打了幾個哈欠,程意意的心情不太美妙,甚至隱隱有幾分煩躁,不過走到大樓的保安室之前,她已本能地將滿臉的黑氣隱藏好。

    “早啊。”程意意朝保安室的保安大哥打了個招呼,一口米牙整齊漂亮。

    一路上沒遇到幾個人,她都笑著打了招呼。程意意工作的地方在A414室,整間辦公室一共有四個同她一樣的在讀博士生。辦公室裡其他人都沒到,只有程意意的同門師兄肖慶在沙發上睡得正香。兩人的課題正到了需要實時監測的階段,為了準時記錄數據,肖慶已經在實驗室連續守了好幾天。

    似是感覺有人進門,他不安地動彈了兩下,卻依然沒有醒過來。那麼冷的天氣,睡了好幾天愣是不知道帶條毯子,單身漢的日子過得就是這麼粗糙。

    程意意搖搖頭,放好文件包,泡了兩杯熱咖啡,一杯給自己,一杯放在師兄面前的茶几上。脫了大衣外套,換上實驗室的白色工作服,又給窗台上的盆栽都澆完水,程意意打開電腦。

    她剛坐下沒幾分鐘,辦公室里便有手機鬧鈴響了起來。

    這是肖慶的鬧鈴。

    大概是怕鬧不醒自己,肖慶特地把聲音調到最大。這一響,受到驚嚇的肖慶猛地醒了,從沙發上彈坐起來,抬頭就去看牆上的時鐘。看清楚時間,肖慶臉也顧不上擦了,匆匆和程意意打了招呼便邁開長腿往實驗室裡衝。

    程意意習以為常。

    在這個實驗室,稍有差池被導師發現,導師有權力隨時讓你推倒重來,若不仔細嚴謹,幾天的心血分分鐘就能打水漂,尤其兩人的博導馮教授是個嚴苛古板、眼裡容不得沙子的老頭。因為他的高標準高要求,肖慶至今沒能博士畢業,現在馮教授手下又多了程意意,兩人簡直成了 “難兄難妹”。

    程意意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打開文件把昨天的數據整理歸檔。她剛整理了個開頭,肖慶也帶著本子把數據記錄回來了,他神情疲倦,眼睛下青黑一片,進門就端起茶几上的黑咖啡往嘴裡灌。

    “辛苦了,師兄。”程意意一向乖巧嘴甜,眨眨眼睛,“咖啡還要嗎?我給你泡!”

    肖慶一口氣喝完,抹抹嘴放下杯子,擺手道: “不要了。”他把數據記錄本放在程意意桌上,整個人便疲憊地靠坐在沙發上,聲音有氣無力,“意意,總感覺再畢不了業,你師兄我就要英年早逝了……”

    “師兄風華正茂,哪能呢。”程意意溫聲勸道,接過記錄本,對照著電腦,又道,“這會兒我守著,師兄你先去食堂吃個早餐。”

    聽到可以吃早點,肖慶打了個哈欠,來了精神,起身活動幾下脊背,臉上有了些笑容: “果然還是師妹親。”

    肖慶埋頭從抽屜裡翻出飯卡,說: “那我去去就回啊。”

    走了兩步,他忽地想起什麼,又回頭道: “對了意意,你的手機昨天下班落在抽屜裡了吧?我聽一直有人打來,是不是有什麼要緊事?”

    “謝師兄提醒。”程意意抿唇微笑著揮手,“快去吧!”

    肖慶出了門,程意意便不笑了。

    她面色淡淡的,嫣紅的唇繃成一線,甚至有幾分說不上來的冷漠。她拉開抽屜,手機就安靜地躺在一沓文件上。她按亮屏幕,電量格已經見紅底,顯示三十五個未接來電。

    已經氣瘋了吧?

    程意意波光流轉的眼眸驀地幽深起來,眼底的情緒複雜晦澀,心底卻如脫韁的野馬般有種難以名狀的快感。

     

    02

    整份數據快要整理完,時間已過去將近半個小時。

    “又這麼早啊,意意?”姚瀾推門進來便驚訝地打招呼。她三十來歲,皮膚白淨,頭髮低低地挽在腦後,眉眼雖然平淡,卻自有一種飽讀詩書的高雅氣質。

    “哪有,”程意意忙笑道,“我也剛到沒一會兒呢。冬天冷得要命,實在難起床。”

    “這倒是。”姚瀾贊同地點點頭,“今年冬天確實比去年冷。童童都吵著不肯起床去上幼兒園,淘氣死了。”

    姚瀾大學畢業就嫁了人,博士沒畢業,家裡小孩已經到了上幼兒園的年紀。

    “童童還小,我倒覺得小孩淘氣點才聰明呢,我小時候也特別淘氣。”程意意搭腔,起身接水的當兒,拿出幾張票放在姚瀾桌上。

    “這是歡樂谷的票?”姚瀾驚呼。

    “學生給的。”程意意笑著應她,聲音溫和又真誠,“童童不是吵著想去嗎?”

    “這怎麼好意思呢?這幾天歡樂谷的票可不好買。”姚瀾的面色動了動,還是把票推過去,“意意,還是你們年輕人自己留著去玩吧。”

    歡樂谷是G市一座大型主題遊樂園,平日里一票難求,更別說眼下將近年關。

    “三張票,剛好夠瀾姐你們一家三口去,孩子不是早就想去了嗎?”程意意溫聲勸道,“再說這助教的工作還是瀾姐您幫我介紹的,都還沒來得及謝您呢。”

    這話說得人心裡熨帖,姚瀾笑起來: “哪裡就是我的功勞了?要不是你能力強,人家也不會收。”

    程意意順勢把票推了回去: “反正我一個人,沒什麼好玩的,再說也抽不出時間。孩子叫我一聲阿姨,就當我這個阿姨送給童童的禮物了。”

    姚瀾沒再推拒,收下了票,只是又忍不住輕聲笑道: “真是一點都想像不到你小時候淘氣的樣子,童童長大哪怕能及你一半,我做夢都能笑醒。”

    “快別逗我了,瀾姐,童童像你,能差到哪兒去……”程意意又笑著恭維了幾句,哄得姚瀾眉開眼笑,心底卻又真真實實感嘆了一聲。程意意長得漂亮又肯努力,還特會說話。別說是一半,就是童童及她十分之一,她也就心滿意足了。

    程意意不知道她自小打哪兒來的機靈勁,但凡她願意,輕而易舉便能討好每一個大人。不過這樣脾氣的人通常不太討同齡人喜歡,程意意就是在初中的時候被人一巴掌打醒,學會收斂鋒芒的。

    上了初中,程意意發育得早,一抽條便從眾多少女中脫穎而出,纖細的腰肢如同搖曳風中的嫩柳,精緻的五官,可愛的虎牙,惹得一眾青春年少的小伙子蠢蠢欲動。

    她的抽屜常年塞滿情書,那時候初中部的走廊裡甚至經常有慕名而來的高中部學長。如果不是他們從窗外經過時每每伸長脖子,程意意也許真的會相信他們只是路過。

    程意意只管收下抽屜裡的禮物和情書,卻不會和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交往。這些情書的主人是誰她對不上號,也不關心,她只享受這種被別人喜歡的感覺。這一來,便惹出了禍端。

    不知是誰給她遞的情書被女友知道了,那個高三的大姐大領著手下一干人把程意意從教室裡叫出來,拎到高中部的天台上去教訓。

    一群比她高比她壯的學姐要她退還那幾封情書,還要逼她低頭認錯道歉,提了一堆過分的要求。退還情書也就算了,可這件事情,程意意不覺得自己錯了,她又不是神,哪裡管得住別人不給自己寫情書。

    不肯道歉認錯的後果是,她被人架著四肢,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個耳光。

    那一記耳光清脆響亮,她印像極深,羞恥而又屈辱。

    而最讓她受傷的不是被招呼的這一巴掌,而是教室裡坐著的和她每日相處的同學,眼睜睜看著她被帶走,沒有一個人去通知老師或者用其他的方法幫她一把。如果不是最後有人幫忙,她可能連衣服都要被那幫人扒乾淨,留下一輩子的陰影。

    平日里她的人緣看起來不差,從前就是因為她父親,多得是捧著她的人。表面上看起來倒是花團錦簇,可真正的朋友,一個也沒有。

    這些赤裸而難堪的事實,在父親落馬入獄之後的第一個月,對她露出了冰山一角。雖然領頭打她的學姐最後被開除了,但那種屈辱感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裡。吃一塹,長一智,她從此學會了放下架子習慣性交好身邊的每一個人。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