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如歌(經典愛藏版)(上)
烈火如歌(經典愛藏版)(上)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85272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經典愛藏版隆重推出,收錄全新前傳〈烈火九音〉,全文重新編修,上、下集同步出版!
    ▌改編同名電視劇,由周渝民、迪麗熱巴、張彬彬、劉芮麟領銜主演!絕美江湖修仙大戲,將於2018/03/01播出!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幕後原班人馬打造電視劇,《步步驚心》、《何以笙簫默》金牌編劇「墨寶非寶」操刀劇本,加上《琅琊榜》、《擺渡人》的殿堂級美術服裝團隊,與《如懿傳》、《獨孤皇后》、《扶搖》、《贏天下》並列2018最受期待古裝劇!
    ▌晉江總積分突破2億、當當網好評率100%,《泡沫之夏》、《旋風少女》、《明若曉溪》作者明曉溪玄幻鉅獻!

    /// 內容簡介 ///

    再多一些時間,試著愛我。妳會愛上我的,因為――我是那樣愛著妳。

    十九年前,暗河宮一夕之間傾頹,烈火山莊躍升江湖最大勢力,成為正派之首。
    莊主獨生女烈如歌靈動活潑、嬌俏可人,在眾人疼愛之下,與莊主義兄之子戰楓及皇子玉自寒兩位師兄一同長大。她和戰楓青梅竹馬,訂下山盟海誓,戰楓卻移情別戀,背棄了她。
    為挽回所愛,烈如歌隱藏身分潛入青樓,盼能習得一身「才藝」,意外邂逅一名出塵而神祕的男子--銀雪;身為青樓的「第一美人」,銀雪本應在競價者間選擇未來的主人,卻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指點中了在旁看戲的烈如歌。
    由於銀雪的不依不饒,如歌將他帶回山莊。然而,自十九年前便醞釀起的陰謀,卻因此浮上了檯面──

    /// 主角介紹 ///
    烈如歌 / 迪麗熱巴飾演
    烈火山莊繼承人,武林盟主之女。武功不高且不諳世事,但純淨善良,靈動活潑,倍受周遭人喜愛。經歷種種變故後,武功日益精進。
    座右銘:如果我憂傷,愛我的人也會憂傷。

    銀雪 / 周渝民飾演
    世外高人,武功高深莫測。容顏絕美,擁有多重身分。皇帝封他為王,武林盟主稱他為公子,他卻隱匿於紅塵,只為等待三世難忘的命定戀人。
    座右銘:我忍受了長久的寒冷與孤獨,終於來到妳身邊。

    戰楓 / 張彬彬飾演
    烈火山莊大弟子,武林盟主義兄之子。俊朗而剛毅,寡言卻不失柔情,曾與青梅竹馬的烈如歌定下婚約,卻在一夕之間毀去,變得冷酷無情。
    座右銘:這是天命,既然逃不開,那就讓我正面迎戰!

    玉自寒 / 劉芮麟飾演
    皇子靜淵王,烈火山莊二弟子。皇室爭權時遭人所害,自幼雙耳失聰、兩腿殘疾,被送到烈火山莊避禍。冷靜睿智、溫潤如玉,從小陪伴如歌,總是解救她於危難之中。
    座右銘:這世間我唯一想要守護的,便只有妳。

    暗夜羅 / 賴藝飾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劇版大師兄疊風)
    暗河宮宮主,功力深厚,極度癡情卻又極其殘忍,愛而不得的痛苦成為他要讓天下人一起受苦的執念。

    /// 繞心佳句 ///
    ▌再多一些時間,試着愛我。妳會愛上我的,因為――我是那樣愛着妳。
    ▌一百年的嚴寒算得了什麼,反正她還要很久很久才能轉世;她不記得我也沒關系,我會記得她。這一世她已經吃了很多苦,我不要她的來世還很辛苦。我要成為仙人,記着她,等着她,從她一出世就開始保護她。
    ▌如果你還喜歡我,請珍惜我。如果你不喜歡我,我會離開你。
    ▌對不起,我不會放縱自己去想你。因為,如果我憂傷,愛我的人們也會受傷。
    ▌青春是一杯烈酒,勇敢的人先乾為敬。
  • 明曉溪
    中國當代極具影響力的作家,圖書累積印量破千萬,其作品在日本、韓國、馬來西亞、越南、泰國等亞洲國家擁有廣大的讀者。諸多作品皆改編成電視劇,包含《烈火如歌》、《泡沫之夏》、《旋風少女》、《明若曉溪》。

     

  • 《烈火如歌(經典愛藏版)上》新書試閱
    第一章

    洛陽,品花樓。
    花大娘翹起蘭花指,拈起一串晶瑩剔透的葡萄,閒閒地對面前的五個小丫頭說道:
    「妳們為什麼想進咱們品花樓啊?」
    清秀的小丫頭香兒「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淚眼哭訴道:「我娘前日突然染上惡疾,不治身亡……家道貧寒無錢下葬……求求您收下我吧,我什麼都能做……只要能葬了我娘,讓我做什麼都願意!」
    花大娘目光一掃,見另外三個小丫頭皆眼中含淚,神情淒楚,想必都是因為環境所逼不得已才想到賣身品花樓。不過,她們中卻有一個紅衣小姑娘滴溜溜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笑吟吟地望著她。她心下奇怪,這小丫頭看起來皮光肉滑,沒吃過丁點苦的樣子,純淨嬌憨得像一朵溪邊的小花兒,跟以往的姑娘丫鬟們很是不同。
    「妳說。」花大娘玉手一指,點中紅衣小丫頭。
    紅衣小丫頭笑顏如花,歡快地答道:「我是因為景仰。」
    「景仰?」
    「對呀!品花樓被譽為天下第一樓,名氣之大無人可比。凡是成功的生意必有其可取之處,所以我不遠千里來到這兒,希望您可以接受我的加入!」
    「咳!」花大娘險些被葡萄噎住,撫住胸口嗆咳起來。
    紅衣小丫頭趕忙走到她身後,不輕不重地幫她捶著後背,清脆地笑道:「這會兒一見到大娘您,就曉得為什麼品花樓可以名滿天下了。」
    花大娘愣住:「為什麼?」
    「您氣質高雅、美麗而不浮華、端莊而不刻板,有像您這樣的人掌管品花樓,想不成功都不可能呢。」
    花大娘忍不住笑出來:「我只是在這兒管丫頭小廝,不是什麼主事兒的人。」
    紅衣小丫頭驚詫道:「不會吧!大娘您這等人物都肯屈就,可見品花樓果真藏龍臥虎不容小覷!」
    花大娘擺手笑道:「妳這個小丫頭一張嘴真能甜出蜜來,好了好了,就收下妳吧……碧兒,去支一兩銀子給她。」
    婢女碧兒應聲退下。
    「對了,妳的名字是……」
    紅衣小丫頭笑臉盈盈:「我叫做如歌。」
    「如歌?」花大娘沉吟道,「日後在這裡妳就叫歌兒好了。」
    「多謝大娘!不過……」如歌望著其他四個小丫頭,欲言又止。
    「說吧。」
    「大娘您只要我嗎?她們幾個看起來也很需要這份活兒。」跪在地上的香兒淚如雨下,神情好不可憐,讓如歌心裡有種罪惡感。
    花大娘冷淡道:「品花樓是客人開心的地方,如果丫頭們整日裡拉長著臉哭哭啼啼,像什麼樣子。」
    如歌向香兒使個眼色,微笑道:「大娘,香兒姊姊也是因為剛喪母的原故才會心情極差,過幾日等她母親下葬後自然會好起來。而且香兒姊姊又漂亮又念情,一定會是大娘您的好幫手的。香兒姊姊,是不是呀?」
    香兒先前在集市已經賣身葬母好幾日,卻都沒有找到買主。眼見母親的後事不能再拖,只剩下入品花樓為婢這一條出路了,哪裡還容得她多想,連聲答道:「是!是!」
    花大娘挑起眉毛,斜斜望住雙手合十做祈求狀的如歌。這個小丫頭,還滿有意思的!

    ※※※

    洛陽品花樓。
    天下第一樓。
    品花樓的酒好,上從皇親貴族們享用的名酒,下到鄉村山野裡不知名的小酒,只要您想嘗一嘗,保管能喝得醉醺醺輕飄飄好似神仙。
    品花樓的菜好,無論是山珍海味,還是家常小菜,都好吃得讓您想把舌頭吞下來。
    但品花樓最吸引人的卻是它的人。
    美人。
    令人銷魂蝕骨的美人。
    有風騷入骨型的美女,有清雅高貴型的美女,有純潔嬌羞型的美女,有單純憨直型的美女,還有最近最流行的野蠻率直型的美女。
    總之,只要您來到品花樓,總有一款適合您!如果不滿意,包退包換,直到您滿意為止!
    呵呵,請不要誤解,品花樓並不是一間普通的妓院。
    它是—
    這麼說吧,它是一家仲介機構。所有到這裡掛牌的姑娘都是來去自由的,可以自由地訂下身價,可以自由地選擇客人,可以自由地選擇時間,可以自由地選擇「服務」內容。當然,品花樓也要營利的嘛,所以每位姑娘每月都要交一定的場面租金。(這筆錢並不多,這樣才能吸引到更多「優質」的美女。)
    那麼,品花樓靠什麼賺得滾滾的黃金白銀呢?
    對了!酒菜。
    凡是來這裡的客人,哪有乾坐著看姑娘的,誰人不點上幾個菜、喝上一壺酒,在心愛的美人面前,不顯得大方闊氣一點怎麼能贏得芳心呢?大家都知道,這酒菜的利潤是最大的。
    如歌佩服極了想出品花樓這種賺錢方式的人。可惜品花樓的幕後大老闆是誰,卻彷彿是個謎,她一直無緣得見。可惜呀,可惜。
    如歌邊端著冰糖燕窩羹向風閣走,邊搖頭惋惜。
    突然,一個纖纖弱影出現在她面前。
    如歌抬頭一看,驚喜道:「香兒姊姊,是妳啊,這幾天還好嗎?」
    香兒柔婉地微笑,笑容中有說不盡的感激:「我娘已經葬下,事情辦得很體面。」
    「那太好了,姊姊妳終於可以安心了!」
    「歌兒妹妹,謝謝妳。」香兒望著她,「可是,妳把妳賣身的銀子全借給我,真的沒關係嗎?我……」
    如歌連忙擺手:「沒關係,沒關係,姊姊妳安心用掉好了!我不需要這些銀子,也用不著。如果姊姊覺得這些銀子不夠,我還可以再拿一些給妳……」
    「不用了。忙完我娘的後事,我也沒什麼可用錢的地方了。」香兒鄭重道,「妹妹,銀子我一定會還給妳的。」
    如歌想告訴她不用還,但心下一想,知道外柔內剛的香兒現在還不會接受她的好意,於是只是笑了笑,叉開話題。
    「香兒姊姊,花大娘安排妳服侍鳳凰姑娘是嗎,」如歌好奇道,「聽說鳳凰姑娘的性子很是驕橫,妳會不會吃苦啊。」
    香兒低下頭,半晌沒有答話。
    如歌盯著她看,慢慢地,眉頭皺起來。她放下手中的托盤,走近香兒,細細打量她的頸子,倒抽一口冷氣,驚道:「妳的脖子上怎會有傷⁉好像是讓人用指甲挖出來的!」
    香兒慌忙捂住傷痕,眼神漆楚道:「沒有,是我自己不小心抓到。」
    「妳說謊哦,」如歌嘟起小嘴,「為什麼要騙我呢,咱們不是好姊妹嗎?」
    「我……」
    如歌拍拍她的肩膀:「有什麼事記得告訴我,雖然我只是小丫頭,但是多個人出出主意總是好的。」
    香兒泫然欲泣,沉默良久,終於輕輕點頭。

    ※※※

    風閣。
    窗外春日和暖、楊柳青青。
    窗內美人如玉、對鏡梳妝。
    如歌從珠寶匣中挑出一支素淨的寶藍珠釵,斜斜插在風細細的雲鬢,配著她一身粉藍色輕紗軟裙,清雅簡潔得就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風細細滿意地左瞧右看,喜得合不攏嘴:「歌兒,妳真是好手藝,把我打扮得好漂亮!最近客人們都說我好像變了個人,比以前美上七八分呢!」
    「小姐就是愛說笑,」如歌笑盈盈道,「妳本來就是美人啊,越來越美麗是很自然的啊,跟我有什麼關係。」
    「呸,小丫頭,嘴巴甜死人不償命!」風細細喜不自禁,媚眼如絲向她飛過來。
    如歌將玉碗端起,道:「小姐,喝點冰糖燕窩羹,可以美容養顏。」
    風細細接過來,有些猶豫:「可是,會不會長胖呢?別的姑娘都好纖細好苗條,我似乎有些太豐滿了。」
    如歌睜大眼睛,吃驚道:「妳這樣就叫豐滿?」她不贊同地搖頭,「我卻覺得小姐的身材纖濃合度,甚至有點偏瘦呢。樓裡的確有些姑娘很苗條很苗條,就像幽蘭姑娘,可是妳難道不會覺得她因為太瘦了,所以臉色暗黃無光,擦再多的粉整個人也亮不起來,不好看啊。身體好一些,氣色就會好很多,人也會漂亮十分!更何況,身體健健康康的,這一輩子才能享福呢!」
    風細細聽著她這番話,胸口突然一熱,入行幾年早已變得有些麻木的心,因為有人的關懷而溫暖感動起來。她靜靜喝下冰糖燕窩羹,抬起頭,對如歌笑道:
    「有機會我一定要謝謝花大娘。」
    「……?」
    「謝謝她派給我這麼一個貼心的丫頭。」她拉住如歌的手,笑容如春風中的桃花,「我很喜歡妳,歌兒。」
    如歌眨眨眼睛,微笑道:「小姐,我也很喜歡妳,妳對我很和氣很親切,能跟在妳身邊是我的福氣好。」
    楊柳隨風起舞。
    風細細背靠雕花木窗,握住如歌的手,良久沒有鬆開。
    她仔細凝視著這個突然來到自己身邊的丫頭,思考著些什麼,終於,她輕聲道:「歌兒,妳知道嗎,我並不想做一輩子青樓女子。」
    如歌點頭。
    風細細將她的手更加握緊些,道:「所以,妳幫我好嗎?」
    「……?」
    風細細看向窗外湛藍的天空:「幫助我,坐進品花樓排行榜的前三甲!」

    ※※※

    品花樓大堂。
    在最顯眼處高高懸掛一張純金打造的大榜,金光燦燦,吸引著每個進入的客人駐足仰望,這就是品花樓的絕色名花排行榜。
    從上往下依次是品花樓當月最受歡迎十大名花的坐次。
    這會兒還不到迎客的時候,只有身著紅色衣裳的如歌,在金榜下,仰著腦袋,邊看邊讚嘆。
    精采!絕妙!
    如歌猜測究竟是個怎樣的天才想出的這個好主意。
    世上的人都有種奇妙的心理,越是眾人追捧的名花,越是想摘下來賞一賞。更何況在品花樓這種名滿天下的青樓裡,能夠位列三甲,就當然有了睥睨群芳的地位,誰不想一睹芳容。所以,每次品花樓絕色名花榜的榜單前幾位姑娘的價碼都是高得讓人目瞪口呆。
    並且,在排行榜的刺激下,和排行名次帶來的利益驅動下,各位姑娘也拚了命的出盡百寶,爭奇鬥豔,誰也不敢怠慢分毫。(排行榜的坐次可是每月一變哦,稍有不慎便可能連降幾名,甚至掉下榜來。)
    姑娘們在競爭中自然出落得越來越美麗,上榜名花們的水準自然越來越高,客人們自然越來越趨之若騖,品花樓的生意自然越來越好!
    「棒極了!天才!」
    如歌讚不絕口,腦袋瓜子都快點到地上了。
    「妳這丫頭在做什麼?」
    花大娘從偏廳出來就看見如歌一個人在呆呆地傻笑。
    「花大娘好!」如歌轉身對她行禮,然後繼續端詳金榜,詢問道,「大娘,是誰想出來做這張排行榜的?」
    「大老闆。」
    「大老闆?」如歌眼睛一亮,扯住大娘的袖子,連聲問,「大老闆究竟是誰啊,為什麼每個人都不肯說?」
    花大娘出神地仰望金榜,半晌才道:「不是不肯說,而是不知道。」
    「啊?這麼神祕?」如歌很失望。
    「妳個死丫頭,問這麼多做什麼!」花大娘恨恨瞪如歌一眼,轉身要走。奇怪了,她怎麼不知不覺跟個小丫頭說起這些。
    如歌急忙又扯住她的袖子:「大娘,別走,我還有話想問您呢!」
    「沒空兒!」
    「大娘最好了……」如歌軟聲央求。
    花大娘深吸一口氣,終究硬不下心腸。
    「說吧。」
    如歌滿臉堆笑:「請問大娘,這絕色名花排行榜的名次,具體是怎麼排出來的?」
    「姿色、服務和人氣。」
    「哦……」如歌恍然大悟,拍手道,「有道理,有道理……不過,不對呀……」她有了新的疑問。
    「哪裡不對?」
    「所謂各花入各眼,我們小姐本月排行第七,但是她的容貌並不比排行第五的紫蜻蜓姑娘遜色啊,甚至我覺得她比排行第三的幽蘭姑娘還漂亮些呢。環肥燕瘦,誰更美貌的標準怕是很難判斷吧;再說到服務,排行第四的鳳凰姑娘動輒對客人破口大罵、語言尖刻難聽,怎麼也不該排到我們小姐上面啊?」
    花大娘笑道:「這妳就不懂了,當下最流行野蠻潑辣的調調,鳳凰這樣的小野貓偏偏對上了很多客人的胃口,不服都不行。」
    「啊?這樣?」
    原來每個行業都要緊緊把握住流行的脈絡啊。
    「不過,妳說的也不錯,」花大娘讚許地看著她,「姿色和服務的優劣很難公正地評判,所以這張榜主要依據的是人氣。」
    「人氣?」
    「對。而且這個人氣不僅僅指誰的客人多,更重要是看客人身分地位的高低。就像曲悠悠,她能坐上第六的位子,是因為一個月前劉尚書看上了她才竄得這麼快。明白了嗎?」
    如歌眨眨眼,展開笑容。
    原來如此!
    看來要幫助風細細打進三甲,只靠裝扮得出眾些是不夠的,必須要找到有份量的客人才是捷徑!
    下一個問題──到哪裡去找有份量的客人呢?
    如歌開始頭痛。

    ※※※

    正是初一。
    剛入夜,品花樓卻暗暗湧動著一股不尋常的氣息。
    風閣內。
    如歌細心地為風細細攏上面紗,好奇地問道:「小姐,妳覺不覺得最近幾天有點不太對勁?」
    風細細絕美的容貌被煙霧似的白紗遮住,如夢如幻,神祕而誘人。
    她欣賞著銅鏡中的自己,漫不經心道:「每個月都是如此,凡到初一十五,樓裡的很多姑娘和她們的丫頭都會變得像賊一樣,四處偷聽偷看,想打探出別人的方法。」
    如歌更加好奇:「方法?什麼方法?」
    「自然是吸引男人的方法。」風細細瞟她一眼,見她仍是不太明白的樣子,便耐心解釋道,「品花樓每逢初一十五,客人是最多最集中的時候,也是姑娘們展示自己容貌、才情最好的時機。只要能把握住這個機會,做到引人注目,身價和名氣會有很大的提升。如果再能趁此良機吸引到一兩位身分崇高的客人,就可以飛上枝頭,傲笑群芳了。」
    如歌恍然大悟:「是這樣啊。我明白了!所以各位姑娘都想知道別人做什麼裝扮,是否比自己更出色,想盡一切辦法,要在今晚壓倒眾花,釣得最炙手可熱的客人!」那麼,她應該就不用再煩心如何找來有份量的客人來抬高風細細的地位了吧。
    太好了!
    她鬆下一口氣。
    可是──
    「怎樣才能吸引到客人呢?」
    她虛心求教。
    風細細苦笑:「這就是最困難的地方。」
    如歌豎起耳朵,認真去聽。
    「男人心,海底針,真的是很難琢磨。」
    嘆息聲悠悠傳來……
    咦?這句話一般是用來說女人的呀,男人也是這樣嗎?
    「每個客人喜歡的口味都不一樣,有喜歡嬌羞些的,有喜歡放蕩些的,有喜歡冷漠些的……但是,妳每次出場卻只能做一種打扮,就好像賭博押寶一樣,運氣好就押上了,運氣不好就只能眼巴巴看著好客人被其他姑娘搶走。」
    「那怎麼辦?」
    「也只有賭了。」
    風細細忽然一笑:「不過,要賭也不能毫無準備地去賭,我做了些功課。」
    「……?」
    「今晚最引人注目的一位客人,應該是──」
    如歌睜大眼睛,等她繼續。
    風細細輕撫自己白紗下如煙如霧的美麗面龐,低聲道:「天下無刀城的少主,刀、無、暇。」
    刀無暇?
    只聽名字就讓人覺得一定是個精彩的人物。
    風細細沉吟道:「素聞刀無暇品行高尚,應該不會喜歡眼視媚行的女子,但是一味的高貴矜持,又怕他見得多了不再稀奇。所以,我今天這身裝扮,歌兒妳看是否合適?」
    如歌打量風細細。
    她一襲軟綢白裳,配清透白紗,髮髻高挽,簡約無華,只斜插一根羊脂白玉釵,風姿綽約,如朝霧中的清麗仙子。
    「小姐,妳真是美得讓人驚嘆!」如歌讚美道,接著,又不解地問,「可是,為什麼要用白紗把臉遮住呢?」
    風細細嘲弄地笑:「男人生性很賤,越是朦朦朧朧令他看不清妳的容貌,他就越想看。我想,這刀無暇應該也不例外。」
    是嗎?男人生性很賤?
    如歌震撼中,說不出話。
    然而,這會子她忽然也覺得風細細的面容在白紗籠罩下,像霧中芍藥,若隱若現,又是美麗,又是逗人想一探究竟,真真勾人心魄!
    風細細見如歌癡癡地望著自己,心中不禁得意,拍拍她的腦袋,道:「時間不早,咱們該出場了。」
    「是。」如歌應道,突然,她又有個疑問,脫口而出:「小姐,為什麼每到初一十五客人就會特別多呢?」

    ※※※

    品花樓大堂正中有一方青竹搭成的閣臺。
    青竹為欄,幔簾輕垂,古雅香爐,嫋嫋沁靜之香,竟似能壓倒滿樓的酒菜之氣,讓人的心因之明亮起來。
    一張青竹琴案。
    一張古琴。
    白衣男子長身而坐,靜然撫琴。
    琴聲淙淙。
    如高山中穿流而出的小溪,清澈見底,水波清亮,溪底的鵝卵石在閃閃發光,彷彿每一個石子都有它小小的歡樂、小小的憂傷……

    品花樓所有的客人皆寂靜無語。
    客人們的目光皆集中在那白衣男子身上,如癡如醉,身陷在他的琴聲中不能自己,好像墜入了一個如詩的幻境中。
    如歌這才明白。
    她先前一直奇怪,為什麼大堂中搭著一個竹臺,白白占了很多空間,卻沒有任何用處。原來,這竹臺是為這白衣男子特意留著的,不容他人使用。又原來,白衣男子只有初一十五才來這裡獻藝,所以每月的這兩天品花樓的人氣最旺。
    他—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琴聖?
    只可惜,以如歌所在的位置只能看到白衣男子的背影,無法看到他的容貌。但就算是背影,也顯得滌然出塵、雅潔如仙。
    風細細告訴她,他的名字叫有琴泓。
    而勸說有琴泓,正是如歌必須要面臨的一項任務。這個任務,自然是風細細交給她的。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這也是風細細對她的要求。
    可是,看著白衣男子的背影,如歌心中忽然打起了鼓。
    客人們聚精會神地聆聽有琴泓的琴曲,品花樓的姑娘們卻在暗自打量堂內的客人。
    大堂內共有三十六張桌子。其中九張極品紫檀木紅漆大圓桌,二十七張上好雕花方桌。每張紫檀木圓桌由一個小廝加一個丫頭伺候;每張雕花方桌只由一個小廝伺候。訂下一張紫檀木圓桌的銀子,比訂一張雕花方桌的銀子要多上十倍。而且如果只有錢而地位聲勢不足,任你出再多的銀子,品花樓寧可紫檀木桌子空著,也不會讓你坐上它。
    夠資格坐上紫檀木桌的客人,財富和身分無可置疑。
    所以品花樓姑娘們的眼睛絕大部分集中在九張紫檀木桌的客人身上,尤其是最接近青竹閣臺的一張。
    那張桌有三個人。
    在進場前,風細細大致告訴過如歌他們的名字和特徵。
    最讓人矚目的是一個年輕男子,他錦衣玉帶,金冠束髮,面如冠玉,相貌英挺,氣質軒昂。應該就是本場的熱點──
    刀無暇。
    還不錯,如歌點頭。
    天下無刀城是江湖中僅次於烈火山莊的一大門派,隱然有坐二望一的聲勢。刀無暇是天下無刀的少主,未來的城主,武功堪稱少俠一輩的翹楚,再加上相貌不凡,清譽不俗,成為眾花今晚競逐的重心亦在情理之中。
    刀無暇右手邊是一個年紀更輕些的男子,他體態微胖,面容白皙,眼神卻有些陰暗。他應該是刀無暇的胞弟刀無痕。奇怪,兄弟兩個相貌上怎麼會相差如此多?
    如歌看向刀無暇左手──
    哈,那是個女子。
    原則上品花樓是不歡迎女性客人的,然而,如果這個女子身分很「崇高」,或者帶她進來的人身分很「崇高」,還是可以通融的。(什麼?有人問「崇高」的標準?自己去想好了。)
    她的名字好像是──刀冽香,天下無刀城主唯一的女兒。
    刀冽香長得不是十分柔媚,五官線條較硬朗,眉宇間一股英氣。她沒有在仔細聽有琴泓的彈奏,只是端起酒杯,安靜地獨酌。
    好,觀察完畢。
    如歌收回目光,看一看身前坐姿優雅的風細細,暗自希望她今晚能一切順利,得償心願。
    不對!
    如歌忽然間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麼,猛抬頭,向大堂的一角看去!
    普通的雕花方桌,上面只擺著三道普通的小菜,沒有酒,菜沒有動過。
    桌旁兩個人。一個年約二十七、八歲的男子,黑衣,淡眉,眼睛細而狹長,神態恭謹地站在另一個男子身後,那是個玉一般的男子。
    一身青色布衣,二十二、三歲,容貌清俊,雙目溫潤如瑩玉,眉宇間似有淡淡的光華,初看並不打眼,然而細品下去,卻如著迷一樣,讓人捨不得挪開視線。
    青衣男子卻是坐在一輛木輪椅上,雙腿似有殘疾。他的雙手放在腿上,乾淨整潔,左手上有一枚羊脂白玉扳指,雕著花紋,因為離得遠,看不大清楚。
    如歌望過去的時候,青衣男子也正在看她。
    兩人的目光穿越過賓客滿座的大堂。
    碰撞!
    青衣男子微笑。笑容如蘊有日月靈氣的美玉,淡雅而潤澤,一直撞進如歌的胸口!
    如歌像受驚的小鹿,急急低下腦袋,不敢再看他,但心中已是慌亂成一團,一時間忘卻了自己身在何處。
    青竹琴臺。
    有琴泓寬袖輕揚,一曲終了。
    餘音繚繞片刻後,滿堂賓客才好似從幻境中緩緩清醒,喝采聲、讚嘆聲像浪潮一樣蕩起,氣氛達到了高潮。
    如歌卻還沒有從見到青衣男子的震撼中緩過氣。
    有琴泓退場。
    如歌仍在發愣。
    風細細有些著急,偷偷回過手,拽拽她的衣角。
    如歌眨眨眼睛,哎呀,差點忘了自己還身負重任。她連忙向風細細比個放心的手勢,轉身離開了大堂。

    ※※※

    新月如眉。
    繁星點點。
    品花樓的後花園中,山水亭閣顯得出奇得寧靜,似乎同大堂內的熱鬧喧囂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
    月光下。
    如歌對著前方的白色清影,提高聲音喊道:「有琴先生,請您等等。」
    那白衣背影略微慢些,卻未停下腳步。
    如歌只恐被他走掉,連忙拉高裙子,一路快跑追上去,邊跑邊喊:「有琴先生,等等我,有事情請您幫忙!」
    有琴泓眉頭微皺,只覺有一團火焰向他衝過來,上氣不接下氣攔在他面前,清水分明的大眼睛眨呀眨地盯著他看。
    原來是個紅衣裳的小姑娘。
    晶瑩剔透的小臉兒,討好的笑容,清脆的聲音:「有琴先生好!」
    如歌笑吟吟地瞅著有琴泓。
    他很清瘦,眉頭好像很習慣皺起來,已經有了淺淺的褶紋。他的目光疏離,像是不喜歡別人的打擾。他站在那裡,像一汪被世人遺忘千萬年的泉水,無波無痕,無愛無恨。
    「有琴先生,我是品花樓的丫頭,我叫做歌兒。」
    「不認識。」
    「呵呵,現在不就認識了嗎?」她笑得純淨無邪。
    「走開。」
    如歌的笑容垮下,沮喪道:「先生,你難道不曉得跟陌生人說話是很需要勇氣的?你這樣冷冰冰,會非常打擊我以後跟人交往的信心。」
    「與我無關。」對品花樓的姑娘丫頭來說,每日裡接待的不都是「陌生人」嗎?這小丫頭說什麼笑話。
    「我是新來的。」如歌擠出「慘兮兮」的表情,希望能爭取到他的同情。不過,好像沒什麼用。
    那麼,她決定單刀直入──
    「我們小姐請您為她伴曲。」
    是啦,這就是風細細的「完美」計劃。
    風細細擅長舞蹈,曾有才子題詩,贊她舞姿優美如「清風扶弱柳,彩蝶戲芙蓉」。今晚這種場合,她自然要舞上一曲來吸引眾客目光了。只是,在品花樓舞藝出眾的並不只有她一人,薄荷姑娘、紫蜻蜓姑娘和香桃姑娘也甚為出色。要拔得頭籌,就必須要出奇招!
    讓有琴泓為她伴曲!
    世人皆知,有琴泓孤傲清高,向來不肯為人做和。如果能說動他,請他幫忙,風細細就可以趁著他的聲名,成為全場最矚目的亮點。
    不過,要說動有琴泓是一件萬分困難的事情。

    如歌與有琴泓站在後花園中。
    從大堂方向忽然飄來一陣絲竹之聲,有女子婉轉低迴的歌唱,曲意纏綿,撩人心脾。
    她知道,現在品花樓內眾姑娘間的爭才鬥藝、展現才貌的角逐已經開始了。風細細肯定在等她的好消息。所以,她必須成功!
    她低聲央求:「拜託了,有琴先生,為我們小姐彈奏一段曲子吧,不用很長,很快就可以結束的!」
    「作夢。」他繞過她便欲離去。
    如歌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急道:「請你答應我!」
    她的手心很熱,透過衣衫,熨在他右臂的臂彎。
    有琴泓微愣。
    然後,甩開她,怒道:「放肆!」
    「好不好,答應我嘛。」如歌吐吐舌頭,將雙手背在身後,不屈不撓繼續做工作。
    有琴泓心下一陣煩亂。
    她明明已經鬆開手了,他為何還是覺得臂彎處火燙燙一片,像是被她留下了烙印。
    「只要你答應我,我可以給你一個心願哦。」
    月光柔和地灑下來,如歌笑得像個精靈的仙女,好像在鄭重地等待他許願。
    「我沒有願望。」
    「不可能。每個人都會有心願的。你肯定也會有。」
    有琴泓冷笑。「即使有,妳也實現不了。」
    如歌可愛地微笑:「那可不一定。你千萬不要小看世上任何一個人,每一個人的能量都可能是無窮的。」
    「成交嗎?」

    ※※※

    如歌一隻腳剛踏回品花樓,眼珠子就險些掉出來。
    天哪,百合姑娘在做什麼?
    只見百合粉臉含春,杏眼微瞇,丹脣微啟,一襲嬌黃薄紗綢裙慵懶地半褪著,飄墜在地板上。她的粉肩赤裸,胸襟敞開,豔黃色的抹胸清晰可見,嬌白的乳溝誘人地顫抖。
    這,難道就是風細細告訴過她,而她卻還無緣一見的「脫衣舞」?
    如歌睜大眼睛,看得呼吸都快停止了。
    百合媚惑翩舞著,纖纖細腰搖擺如水中靈魚,一手輕褪著所剩無多的衣裳,一手輕撫著酥乳般的胸口,伴著樂師們的曲子,一路向刀無暇三人的桌子行去!
    如歌站回風細細身後,低聲道:「辦好了。」
    風細細點頭,輕道:「先看戲吧。」
    百合翩翩旋舞如九天飛花,忽然,又如斷翅的蝴蝶,失魂般跌落在刀無暇的身上。
    品花樓一陣驚嘆!
    幾乎所有的客人都用豔羨的目光盯著刀無暇,恨不得把自己換作他,好一飽如此豔福。
    但──
    刀無暇面容一板,眉頭緊皺,「霍」地一聲立起,硬生生將百合甩倒在了地上!
    「啊!」
    很多客人驚得站起來,不會吧,這樣糟蹋美人兒。
    「蠢貨。」
    風細細輕不可聞地冷笑。
    如歌知道她的意思。在這樣大庭廣眾的場合,天下無刀城又素講體面規矩,百合想用近乎淫蕩的脫衣舞來引誘刀無暇,是不可能會成功的。
    也許,這也是百合在賭呢?以百合的姿色,在品花樓頂多中等偏上,排名一直徘徊在二十名上下,要想出名,只能一博了。成者王侯敗者賊。可惜,百合失敗了。於是,她成了蠢貨。
    百合卻仍在媚笑,靈蛇一般又撲住了刀無暇的身子,白蔥似的指尖兒愛撫著他的大腿,緩緩地、柔媚地向上游走。
    朱脣呢喃道:「刀公子……」
    她既然已經賭了,就要徹底賭上一把!

    另一邊。
    如歌望著仍在努力爭取的百合,心中忽然一陣淒然。
    她想到了遠方的一個少年。
    那個少年有著幽黑發藍的捲髮,幽黑發藍的眼睛,右耳有幽藍的寶石。她忽然很想知道,在她離開的這段日子裡,他可曾想念過她。
    無意識的,她又去看那個青衣男子。
    青衣男子正在凝視她。他似乎一直在凝視她,眼底有淡淡的擔憂。
    這次,刀無暇沒有動,動的是刀冽香!
    她一把揪起百合的長髮,劈手兩個耳光打在她的臉上,百合的臉頰頓時腫起來,血絲順著嘴角流出!
    「賤人!」刀冽香冷喝,「妳很喜歡脫衣服勾引男人對不對?好,姑奶奶今天就讓妳脫個乾淨!」
    「刷──」
    百合的衣裳被刀冽香扯成碎片,頃刻間,只剩下豔黃的抹胸和底褲!
    「不!」
    百合驚恐地蜷縮起赤裸的身子,嫩白的嬌軀在春日的夜裡瑟瑟發抖。
    刀冽香冷哼:「還有些零碎,一併脫了吧!」
    伸手向百合的抹胸抓去!
    如歌只覺有一口熱血向喉嚨衝!
    握緊拳頭便要急喝──
    空中飛起一件黑色衣裳。
    輕飄飄越過眾人頭頂,罩在顫抖恐懼的百合身上。
    百合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緊緊用它裹住全身,淚水,瘋湧在黑色的衣襟上。
    刀冽香震怒!
    鳳目圓睜向大堂右邊角落瞪去,見一淡眉細目男子僅著中衣,神情不卑不亢,百合身上的黑衣顯是他擲來的,不禁怒喝道:「你好大的膽子──」
    「妹子!」
    刀無痕卻突然止住她的喝斥,白胖的臉上露出吃驚的神情,向刀無暇遞個眼色。
    電光火石間,他已認出了那淡眉細目男子正是玄璜!
    玄璜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烈火山莊。
    當今世上,所有人都聽過一句話。
    人間烈火,冥界暗河。
    烈火山莊坐穩白道的第一把交椅,暗河組織則是綠林黑道的龍頭,兩股勢力明爭暗鬥數年,發生大小戰役七十八起,雙方共死亡七百二十六人、傷一千九百一十八人、失蹤一百四十五人。
    然而,十九年前暗河組織卻忽然好像人間蒸發一般,再無任何動靜和消息,一夜間在江湖絕跡。
    烈火山莊從此也再沒有對手,幾年後,烈火山莊就等於天下武林。
    烈火山莊莊主烈明鏡共有三個弟子。
    其中二弟子玉自寒,甚少在江湖上行走,識得他的人很少,天下無刀城的鴿組收集到整理有關他的資料並不多。
    玉自寒,二十二歲,自幼雙耳失聰,雙腿殘疾,常穿青衫,容貌溫潤如玉,左手一枚羊脂白玉扳指。相傳他有六個隨僕,青圭、赤璋、白琥、玄璜、黃琮、蒼璧,其中,玄璜與黃琮為世人所多見。
    刀無痕正是認出了玄璜。

    ※※※

    品花樓。
    靜悄悄。
    樂師忘記了奏樂,賓客忘記了呼吸。
    他們或興奮、或好奇或擔心地等待著情勢的變化。
    刀無暇一振錦袍,玉面露出喜容,幾個大步便行到那雕花木桌前,對木輪椅中的青衣清俊男子,一揖到地,朗聲恭敬道:「天下無刀城刀無暇見過玉公子!」
    話未落,他便覺不妥,這玉自寒是個聾子,如何聽得他說些什麼,恐有不敬之嫌。但如何與聾子溝通,一時間又想不出好法子,竟有些愣在那裡。
    這時,一股柔和如春風的力道輕輕將他的身子托起,刀無暇不敢違逆,順著這股力道抬起頭來。
    玉自寒的雙目。
    恬淡而安適,像靈山秀水間沉靜的溫玉。
    玄璜道:「刀公子,說話時請面對我家少爺,少爺自會知道你在說什麼。」說著,他從懷中掏出一方紙,和一枝做工精細的碳筆,擺在桌上。
    刀無暇想道,莫非玉自寒習得脣語,能從口型知曉話語內容,這倒需小心了。邊想,他邊對玉自寒抱拳連聲致歉,道:「在下小妹年少氣盛,行事不知輕重,讓玉公子見笑了,回去必當嚴加管教。」
    玉自寒在紙上淡如輕煙般寫道:「令妹天真,不必多責。」
    刀無暇鬆口氣,道:「是。」
    玄璜道:「這青樓女子舉止放蕩,確有失禮之處,刀姑娘看不下去亦在情理之中。但凡事應適可而止。」
    刀無暇道:「多謝教誨。」
    玉自寒微微搖頭,叫他不必如此客氣。
    這邊,風細細暗想,這位玉公子不知何方神聖,竟能使得名震天下的無暇公子如此謙恭以待。只可惜,這秀玉般的人兒竟似又聾又啞又殘,可見上天是見不得人完美的。
    如歌卻一直注意著被眾人遺忘的百合。
    百合徹底失敗了,她嬌豔的臉龐上滿是狼狽的淚漬,十指死死抓緊身上的黑色衣裳,一個勁兒不住地顫抖。終於,她從地上爬起來,踉蹌著要離開這個帶給她羞辱的地方,沒有人看她,她希望能靜悄悄地退場。
    她低下頭,咬緊牙,不想看見樓裡其他姑娘嘲諷的表情。但是,當她經過時,依然聽到了香桃的譏笑、曲悠悠的冷哼、薄荷飛白眼的動靜、柳絮唾口水的聲音……忽然,一隻腳平空橫出來,絆在她的身前!
    百合慌亂間哪裡來得及去躲閃,左腿一彎,身子失去平衡就往地上跌。她伸手想去抓住什麼,卻又被人推了一把,驚慌中忙抬眼,一張跋扈得意的臉,是鳳凰,平日裡她與她井水不犯河水,為何要落井下石?
    百合止不住墜跌的勢頭,身子摔下去,她閉上眼睛,胸中一片陰冷漆黑,她恨!每個人都在努力向上爬,可以用各種手段,只要能成功!她無非是選了一個錯誤的方法,為何就要落入被人嘲笑和踐踏的深淵,她恨!
    一雙溫暖的小手出現了。
    百合沒有跌在冰涼的地上,一雙溫暖的小手從身後抱住了她的腰,將她用力地扶了起來,穩穩地站在使腳絆她的鳳凰旁邊。
    鳳凰惱怒有人掃了她的興,低頭「呸」一口,啐在百合衣角,罵道:「賤貨!」
    百合好似沒有聽見,也沒有回頭看一下是誰扶起了她,僵直著身子,徑直走出了品花樓,走入外面的夜色中。
    如歌垂首站回風細細身後,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風細細扭頭瞪她一眼,以手帕掩口,輕斥道:「那種賤人,理她做什麼,惹一身麻煩。」
    如歌不語。
    「妳身手倒滿快,一溜煙就竄到那賤人後面,使得是什麼功夫?」風細細狐疑道,忽然覺得自己對歌兒好像也不甚瞭解。
    如歌向場中望了望,道:「小姐,幽蘭姑娘的書畫表演馬上就要結束了,妳是否要接著上場。」
    風細細連忙整整衣裙,理好面紗,再顧不得追問如歌。

    ※※※

    品花樓內。
    有琴泓正在奏琴。
    風細細正在起舞,沒有人注意到少了個丫頭。
    後花園中,月色淡極。
    古琴之聲傳來,悠悠謙和,平淡雅致。
    如歌仰首望著幽藍的夜空,風,吹動她紅色的衣裳,烈烈向後揚起。因為無人,她潔白的小臉上有淡淡的憂傷。
    有人經過,驚擾了她。
    那人手拿一只小包袱,背脊挺得極直,面容豔麗而冷峻。
    如歌歎息道:「為何要走呢?」
    熱熱鬧鬧的桃花開在那人身邊,花影映在她臉上,映得她左右兩頰被掌摑的痕跡通紅駭人。她瞪住如歌,眼中有凌厲的恨意,半晌,道:「留下來,讓妳們侮辱嘲笑嗎?」
    「妳有勇氣在眾人面前挑逗刀無暇,卻沒有勇氣面對些閒言碎語?」
    「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
    百合冷笑:「我為什麼要對妳說!」
    如歌凝視她,平靜道:「因為我剛才幫了妳,讓妳沒有摔倒在鳳凰腳下。」
    百合又冷笑:「妳以為我會感謝妳?」
    「妳會。」如歌微笑,「如果被鳳凰那種女人侮辱,很丟人。」
    百合眼中閃過抹奇異的光芒,脣角扯出譏笑:「不錯,我再下賤也比母狗鳳凰強一百倍。」
    桃花樹下。
    百合摸著臉上火辣辣的掌痕,恨聲道:「在品花樓,只憑我的姿色想要出眾,難如登天。我不甘心等到人老珠黃再沒生意了,還攢不下可供一輩子花用的金銀。這是次機會,我必須把握住,只要能攀上刀無暇,定能掏出個金山銀礦來,他有權有勢,往後也再沒人敢欺負我。我當然要拚一把!呸,她們都覺得刀無暇定是喜歡假惺惺的大家閨秀,便一個勁兒扮清高。可笑,真喜歡正經人家的閨女還來青樓做什麼,憑他還不一抓一大把?!凡來青樓的都是賤胚,都喜歡看女人脫、看女人浪蕩,我偏偏和她們不一樣!我索性就脫給他看!」
    「可是,妳失敗了。」如歌提醒她。
    百合一愣,閉上眼睛,然後,冷道:「所以我走。」
    「去哪裡?」
    「換個名字,從新開始。」百合眼光黯然,「今夜一過,品花樓裡百合的名字就會淪為人笑柄,變得臭不可聞。我,不得不走。」
    「還做這行?」
    「我有別的本事嗎?」
    「我認識一些人,他們或許可以幫妳找……」
    「算了,」百合打斷她,「一朝青樓人,終生青樓鬼,我再也做不了其他的行當。再說,妳若真有路子,又怎會進了品花樓?」
    如歌望著桃花樹下雙頰殷紅、眼神陰厲的百合,無奈道:「那,祝妳好運。」
    百合冷笑:「好運是靠自己爭取的。」
    「妳說的對,」如歌點頭,從懷中摸出一只白色小瓷瓶,遞到她手中,「這是治療淤傷的靈藥,抹在臉上,一個時辰後印痕便會消失。這樣,無論妳到哪裡爭取到好運的機會都會大些。」
    百合凝視她片刻,將瓷瓶收入懷中,轉身離開。
    從此,品花樓再無名叫百合的女子。

    ※※※

    古琴聲止。
    品花樓內掌聲、喝采聲如雷。
    如歌悄悄回到了大堂中,知道風細細在有琴泓的幫助下,終於搶得了個滿堂彩,風頭之勁,讓其他姑娘為之側目。
    風細細嬌聲細喘,白紗遮掩下的臉頰嬌媚粉紅,她嫵媚的美目飛快地遍巡全場,見眾賓客皆如癡如醉地關注著她,不由喜不自禁,卻立刻坐得更端莊些,擺出天山之雪凜然不可侵犯之姿。
    如歌輕聲道:「小姐,恭喜妳,今晚的花魁非妳莫屬。」
    風細細嗔她一眼,心中滿是欣喜。
    這時,場中忽然站起一人。
    她內著蔥綠團花緊身綢裙,外罩桃紅透明輕紗,杏眸挑眉,五官豔麗絕倫,神態張揚嬌縱,正是品花樓當月排名第四位的鳳凰姑娘。
    鳳凰高聲笑道:「怎麼姊妹們今晚這等沒出息,盡是唱歌跳舞作畫的,一點新鮮的東西也沒有,別讓客人們都瞌睡著了!讓我給大家來一段驚險刺激的提提興致,如何啊?」
    「好!」
    掌聲四起!
    品花樓的其他姑娘們卻都側目瞪她。
    鳳凰要表演的是百步飛刀!
    為了更加刺激好看,她命丫頭香兒在遠處站好,頭頂放一顆蘋果,來充當靶子。可是香兒以前哪裡幹過這種事情,嚇得面如土色,雙腿顫抖,頭上的蘋果也隨之晃來晃去,讓鳳凰無法瞄準。
    鳳凰惱了,劈手一記耳光:「沒用的傢伙,不許抖,再抖我射穿妳的腦袋!」
    香兒的淚珠兒撲簌簌下來,閉上眼睛,不敢說話。
    那邊刀冽香卻忍不住了,罵道:「喂,妳欺負個小姑娘算什麼,為什麼要打她!」
    鳳凰雙手叉腰,嘲笑道:「怎麼,興許妳大小姐抽人耳光,我就不可以?再說,這是我自己的丫頭,我愛打愛罵關妳屁事!」
    刀冽香氣得險些昏厥,怒喝道:「我方才是在收拾賤人,妳卻是要一個可憐的小丫頭陪妳玩命,怎能一樣?」
    「可憐?!」鳳凰伸手擰住香兒的臉蛋兒,擰得煞白,「香兒,妳說,妳怎麼可憐了,我是不給妳吃還是不給妳穿?只是讓妳頂個蘋果,就哭得像淚人兒,好像有人虐待妳,存心讓我丟臉對不對?」
    香兒咬牙忍住淚花,哽咽道:「奴婢不敢。」
    鳳凰白刀冽香一眼,道,「聽見沒有,這是我們主僕間的事兒,與外人無關!」
    「妳!」
    刀冽香哪裡受過這等氣,立時就要出手教訓她,卻被人拉住。用力去甩,甩不開,這才發現阻止她的是大哥刀無暇。
    刀無暇含笑道:「這位姑娘,即使她是妳的丫頭,隨意打罵怕也不妥。」
    鳳凰竟好像對他完全不感興趣,冷哼道:「只要她是我的丫頭,就用不著你管!」
    刀無暇不怒反笑:「如果我買下她呢?」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