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湖中公子(簡體書)
湖中公子(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元
  • 定  價:NT$216元
  • 優惠價:75162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南方有喬木》作者小狐濡尾古言力作
    原名《囚在湖中的大少爺》古靈精怪軟妹子×羊皮狼“病嬌”大少爺

    熱門經典古言推薦必選不可錯過的新增獨家番外
    小尾巴|陌上春的新婚夜她質疑的娃娃親,身世成謎的未婚夫,莫名失蹤的5年,第一殺手組織的內幕……


    我既然喜歡了她,那麼一生一世,就只會有她一個女人。
    縱使她欺我、毀我、叛我、棄我,我心中,也不會再容得下別人。

    少女朱尾小時候就發過宏願,她要嫁的郎君,要像她爹爹一樣文能治國,武能安邦。
    天下太平,那便陪她遨遊四海,看遍世上美景、嚐遍人間美味。
    然而她瞞著父母,死皮賴臉混進靖國府中做丫鬟,探到她的未來夫君,沒有一丁點和爹爹相像

    色相顛倒眾生,眼神卻好似傀儡;傳聞脾性暴虐,但消瘦羸弱,腿腳不便;雖稱大少爺,卻地位低微,被囚於湖心苑;這個陌少,根本不是她曾見過的莫家大公子!

    當她打定主意要退婚時,意外發現他陰冷表像下的另一面。
    武力值超高的病嬌未婚夫,離奇失踪的五年,第一殺手組織的步步追殺,和那不經意的表白,都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

     

  • 小狐濡尾

    現實的理想主義者。

    作品《南方有喬木》獲得國家廣電總局 “2016年年度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官方推介。

    題材、文風變化多樣,主題深刻鮮明。

    已出版作品:《女官》《湖中公子》等。

     

     

    微博: @小狐濡尾

    公眾微信: xiaohuruwei1027

     

  • 楔子 風流殺

    第一章 入朱門

    第二章 有奇遇

    第三章 相猜忌

    第四章 會張生

    第五章 真面目

    第六章 再試探

    第七章 拒婚姻

    第八章 真亦假

    第九章 出湖去

    第十章 妖戲子

    第十一章 繩上戰

    第十二章 千里尋

    囚在湖中的大少爺

    楔子 風流殺

    第一章 入朱門

    第二章 有奇遇

    第三章 相猜忌

    第四章 會張生

    第五章 真面目

    第六章 再試探

    第七章 拒婚姻

    第八章 真亦假

    第九章 出湖去

    第十章 妖戲子

    第十一章 繩上戰

    第十二章 千里尋

    第十三章 刀影寒

    第十四章 心相印

    番外 ·陌上春

    第十五章 驟生變

    第十六章 風流盡

    番外 ·徐靈胎

    番外 ·幸重逢

    番外 ·終合璧

    番外 ·初時見

    番外 ·四夷終章

    番外:新婚夜

     

  • 前夜,她初探靖國府,不料府邸極大,夜起濃霧,她誤入白沙陣,險些命喪一剎海。

    回頭望去,一地細白石英沙,好似積雪皚皚,金色陽光下爍爍生輝,彷彿菩提淨土。

    可外人誰會想到這片白沙之下,機關密布、殺機四伏?

    船行水上,如人在畫中。

    時下正值初春,冰雪初融,一望無際的澄碧水面清平如鏡,與天相接。

    白雲在水,飛鳥與魚相戲。

    古剎鐘聲莊嚴,響遏行雲。

    湖心一苑,青磚白牆,飛簷斗拱,好似畫境。

    白日里的一剎海,竟是如此琉璃般的清透世界。

    彷彿前夜根本不曾妖霧瀰漫、煞氣重重。

    那陌少,為何不住前面府邸,而是住在這裡?

    好生邪門。

    這個靖國府裡,到處是秘密。

    緊跟著老太君、蕭夫人、徐嬤嬤、環兒等一行進了湖心苑,只覺得其中靜得嚇人。

    地上雜草叢生,大多是野生的艾葉青蒿,濃烈苦香一陣陣直往鼻子裡鑽。

    湖心苑呈一個“回”字形結構,環兒指點了陌少所在的房間,一行人尚未進去,啪的一聲爆響,一個藥碗摔在門板上,破碎瓷片和黑色藥湯四下飛濺。

    “滾!”

    老太君的龍頭拐杖重重拄在地上,蒼老聲音中抑制不住的怒氣。

    “孽種!看清楚老身是誰!”

    房中一片死寂,忽起的咳嗽撕心裂肺,伴著急促而艱難的喘息。

    這咳嗽聲讓深衣胸口抽了一下,疑心大盛。

    若非曾被傷及肺腑,又遭寒邪入內,不該是這樣聲音。

    那日見到的人,身如庭中芝蘭玉樹,舉手抬足春風得意,明明就是個養尊處優的貴族子弟,哪裡有半分受過重傷的跡象?

    她想像中的洪水猛獸、暴君惡魔,竟是個病歪歪的藥簍子?

    陌少住的房間朝北,初春時節的陽光本是極好,卻半點灑不進來。屋中陰暗清冷得像一間監獄。

    一床、一桌,一櫃,俱是暗色,再無他物。

    空中牽著幾根粗大繩索,不知是作何用,襯出一種極其詭異的意境。

    桌上凌亂地放著幾張白麻紙,卻不見筆墨硯台。

    沒有椅子,所有人只能站著。

    伏在桌上的那人,想來就是陌少了。

    道袍素色無文。肩上披一件冬日厚襖,仍看得出身形清瘦,一陣一陣地發抖。

    額角不斷沁出豆大的汗珠,滴落桌面,積成小小一窪水泊。

    枕在頭下的手指修長而蒼白,不似一般男子骨節粗壯,反而勻稱秀美。

    似是聽見眾人進屋,他手掌按著桌子,極其費力地撐身抬頭。

    深衣大吃一驚。

    這個陌少,根本不是她在寶林寺見到的莫家大公子!

    天朝講究禮儀,無論男女均需束髮。

    這陌少偏生長發散漫,潑墨般寫意一身白錦。縛一條二指寬的藍繡抹額。

    左鬢髮絲下,依稀可見一枚精細繁複銀製耳飾,鏤刻著揚翅鳳鳥,流雲般的鳳尾高高勾上耳廓。

    一張臉生得竟是精緻如畫。明顯正發著高燒,削瘦面頰暈染赤霞,勝似桃花。唇極薄,若噙鉛丹。嘴角縷縷殷紅血跡,煞是刺目。

    若非他方才發聲,說是個女人,深衣也會相信。

    不妖嬈,不冶艷,只是美。

    儼然是顛倒眾生的色相。

    可這樣一副色相,卻因著一雙空洞無物的眼,好似傀儡。

    他好像看到了所有人,卻又好像什麼也沒看到。濃密長睫顫了顫又落下去,在青黑眼底投下深深淺淺的陰影。

    深衣心窩莫名搐痛了一下。

    似乎聽什麼人提起過這樣的面相——鏡花水月,蒲柳易凋;福薄命淺,半生多舛。生在女子身上,是禍水紅顏;生在男人身上,是薄倖兒郎。

    深衣內力在身,耳力極好,隱約聽見徐嬤嬤極低聲向蕭夫人啐了句:

    “和那賤人一樣的狐媚子,一身臊氣!”

    老太君不動聲色打量了陌少一番,目生厭惡,開口就是斥責:“這麼多年罰你在此地思過,你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變本加厲!虐死丫鬟,在我朝是犯王法的大罪!若非看你是莫家的血脈,早將你亂棒打死,以免毀了莫家百年聲譽!”

    老太君越說越是激動,蕭夫人忙上去幫她順氣。老太君緩了口氣,又道:

    “你整日價要死不活的,我們莫家也不指望你入仕從軍,光宗耀祖。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今個兒給你最後一個通房丫頭,你須老老實實收了。再鬧出什麼事端來,老身不會給你爹面子,直接把你逐出府去,讓你自生自滅!”

    陌少閉著眼,面無表情,一言不發。

    看不出任何情緒,所有氣力似乎都只在和身體上痛苦對抗。單薄身軀搖搖欲墜,額上汗水仍是不住地滑落。牙齒咬得格格作響,手指指甲在桌面上刻下深深印痕。

    老太君道:“既然病得這麼厲害,怎麼給藥也不喝?”

    旁邊環兒呈上一碗湯藥在陌少桌上。

    陌少沒有睜眼。

    老太君忽的厲聲道:“喝!”

    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嚇了一跳。

    陌少竟仍是一動不動。

    老太君冷冷道:“灌。”

    兩個府衛立即上前。

    陌少倏然睜眼,目色陰鷙,頓時令兩個府衛滯了腳步。

    陌少似是運了運氣,左手探去端藥碗。藥碗不大,他的動作卻極吃力。藥碗隨著手指的顫抖,不斷有藥汁灑出來。

    一滴兩滴,濺上雪白衣襟,湮散成漬。

    藥碗到了嘴邊,他張唇,一口氣全喝了下去,烏黑藥汁不斷沿嘴角流下。

    那孱弱手腕終於再也拿不住,藥碗咚的一聲掉在桌上,滾落地下,跌得粉碎。

    直看得人膽戰心驚。

    “還莫歸塵呢,怎麼不叫莫歸西!”

    環兒譏誚的一聲雖然不大,深衣卻聽得清清楚楚。

    “放肆!”

    環兒驚叫一聲,被龍頭拐杖毫不留情地擊倒在地。

    這老太君原來也是習武之人。

    “莫歸塵到底是莫家的子孫,還輪不著一個低賤外人來說三道四!拖下去掌嘴三十,降為粗使丫頭!”

    三十板掌來,牙齒都要打盡。

    環兒大哭求饒,又央蕭夫人救她,可老太君威嚴之下,誰敢多言一句!

    老太君袖袍一揮,眾人撤去,只留下深衣一人。

    房中靜得像一潭死水,只有陌少滯重的呼吸。

    一路上她想過無數種教訓這個惡少的方式,就等著他拿鞭子抽她,好好還以顏色呢。

    可現在她卻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舔舔髮乾的嘴唇,訥訥地介紹自己:

    “我叫朱尾,小字深衣,今年十三歲,是從……”

    聽說要入靖國府做丫頭,年紀不能大,她便少說了兩歲。

    陌少沒有看她,彷彿什麼都沒聽見,左手勾住一根粗繩,用力一拽,整個人從桌後滑了出來。

    深衣這才看見——

    他坐在輪椅之上。

    雙膝蓋著厚毯。

    深衣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張了嘴,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荒蕪的苑子,一把椅子都沒有房間,四處牽引的繩索……

    他不良於行。

    他是個殘疾之人。

    這個事實,比之前得知他殘暴無常還要令她驚詫。

    聽說外祖父曾因酷刑而手足俱殘。娘親教育她,身殘之人的性格都極其敏感自卑,所以對他們,要給予更多的尊重和關心。

    她能夠理解這陌少的脾性為何如此古怪。只是就算殘疾了,又怎可虐殺下人來發洩?

    這就是爹娘和莫七伯為她定下的夫君嗎?

    她會不會弄錯了?是眼前這個陌少,而不是上次見到的那個大公子?

    應該沒有。

    她聽得很清楚,莫七伯對爹爹說:

    “……原本是定的你家二姑娘朱朱,可人家看上了碧眼兒,我也不能強求。趁著這小尾巴花兒尚未開竅,我這次可要搶個先……大九歲又如何?我家老大你之前也見過的,哪裡去找第二個那樣的好孩子?……”

    大九歲……老大……

    只能是這個陌少。

    她小時候就發過宏願,爹娘和莫七伯都是曉得的。

    她要嫁的郎君,要像她爹爹一樣文能治國,武能安邦。天下太平,那便陪她遨遊四海,看遍世上美景、嚐遍人間美味。

    所以她看到的所有男人,她都會拿她爹去度量。

    ——這個,不及爹爹四成。

    ——這個六成。

    ——這個不錯哦,八成啦。

    莫七伯:我多少?

    ——只有二成哦!

    莫七伯:瞎說。我怎麼會連那個接近四成的胖子都比不上?

    ——老婆太多!

    ……

    總而言之,爹爹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娘親是最讓她嫉妒的女人。

    沒錯,她就是戀父。

    拜託,她很認真的好不好?給貼心小棉襖選夫君,上心一些好不好?

    這個陌少,沒有一丁點和她爹爹相像啊!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