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仿佛若有光(簡體書)
仿佛若有光(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79165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如果要是愛上現在的他,
    那麼就要背叛曾經的自己。
    她決定背叛自己,
    他卻不告而別。

    陳小愚人氣力作 花火重磅連載
    我們是否 還能挽回失去的人
    陸有湖,五年了
    你憑什麼覺得什麼都沒變?

    天才拳擊少女夏有光17歲那年在擂臺上發生意外,從此隕落,兩年後進入F大學心理系學習,因一張偷拍照片,發誓“不可能喜歡陸有湖”的夏有光引起了F大首席男神陸有湖的注意,從此難逃命運大網,屢次落入這位腹黑男神的圈套。在他的猛烈攻勢下(其實是死纏爛打),夏有光鐵石心腸終柔軟,準備奔向他時,又一場意外降臨,時間裂開……六年後,她成為了心理學界頗有名的心理醫師,治癒的了別人卻偏偏難以治癒自己,準備忘記他時,他又蓋世而歸……

  • 陳小愚

    熱帶菇涼。
    寫字第十年的小小作者,
    為愛制氧,拾荒築夢。

    《花火》雜誌資深老牌作者,現為《花火》雜誌簽約作者。作品詳見於《花火》等期刊雜誌,深受青少年讀者的喜愛。

  • 楔子

      “夏醫生,有位先生在門口等你。”

      夏有光正在聽導演講解拍攝事宜,導演組的新人小江走來,手捧一束粉色鬱金香,臉上有難掩的熱情:“這花是他給你的。”

      除了小江,錄影棚裡其他人都很淡然,習以為常。

      邊上有人笑:“小江,那位先生是不是開一輛黑色Land Rover?是不是長得特別帥氣?”

      小江狂點頭,晃得懷中的鬱金香也跟著紛紛“點頭”。

      他們繼續笑:“難怪,你今天才來,沒看到後面巷子裡的垃圾桶裡全是鬱金香的殘骸。告訴你哦,在夏醫生拍攝的這個月裡,那位先生天天在錄影棚外等著,天天都是粉色鬱金香,我們都叫他羅曼蒂克先生。”

      “啊?他每天都來嗎?”

      小江看著夏有光,那眼神好像夏有光暴殄天物,好像夏有光幹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情。

      一個多金的大帥哥日日捧著鮮花等在門外,如此深情,鐵樹也會開花,可夏有光臉上的冷漠,好似所有春花秋月都與她無關。

      “你要是喜歡就拿去吧。”夏有光淺淺地笑著,對小江說道,轉身走到嘉賓席自己的位置坐下。

      小江捧著花兒站在那,不知道她說的是花,還是門口那位先生。

      導演拍拍小江的肩膀說:“再過幾日,你就習慣了。”

      小江用力嗅著懷中的鬱金香,粉色鬱金香的花語是永恆的愛。再看夏醫生,見她從頭到腳都很冷淡,並不是十分能理解。

    小江想,若自己的人生中,也有這樣一個帥氣多金的男人孜孜不倦地追求,她早就奔入他的懷抱,幸福得冒泡。

     

      夏有光算不上多美,五官分開看都不算特別精緻,但組合在一張臉上,給人很舒服的感覺,勝在耐看。

      很多不熟悉夏有光的人,會覺得她的性格很冷,不是那種被水當頭澆下的冷,而是一種細微的、慢慢滲透人心的冷,不好親近。

      除錄節目時說話,她平日裡很少與他人一起熱鬧,問她什麼,她也答,你不問她的話,她不會主動找你說話。

      電視臺這檔情感欄目,夏有光是電視臺重金請來的心理醫生。她說話直白、一針見血,常常一鳴驚人,節目播出去,反響不錯。她在微博上被網友們封為“毒舌夏”,說了不少經典語錄。

      有人因此翻出不少她的歷史,感慨她是個奇才——她是曾經的青少年女子組拳擊冠軍,F大高才生,心理學碩士,心理研究院最年輕的專家。除此之外,有些不甚光彩。F大至今流傳關於她的事蹟,但她從來不回應,也沒有微博賬號。

      偏偏是這樣一個冷冷淡淡的人,導演組卻見識過她縮在椅子上隨時隨地打手游的反差萌。

    他們絕對想像不到,眼前的夏醫生,會是現下最火手遊《星際聯盟》白金等級艦長,能夠一次帶領幾十個人作戰,累計三千多場對戰,戰績勝率百分之九十九點七。這個被眾玩家視為神的賬號“桃花源公子”的主人,竟是個女生,還是個資深心理醫生。

     

      夏有光正打得興起,最近研究所裡工作繁重,每日研究不同病患案例,外出探訪,加之節目錄製,她已經好些天沒上線了。

      群裡熱鬧得很,很多人找她:“公子,那個楊過又來找你單挑啦,一個月了,還不死心,你就滿足他一次吧。”

      金剛:“對啊,滿足他一次,讓他輸得五體投地。”

      超人王:“公子別跟他單挑,這麼降格的事,咱不幹。”

      悄悄問聖僧:“這個楊過怎麼有點熟悉啊,好像當年咱們打《江湖聯盟》的時候……”

      有人再次消耗十萬金幣發來單挑請求,看到系統提示“楊過”,夏有光恍惚了一下,好像回到在遊戲裡初見他的一刻。

      那時她有問過他,為什麼在遊戲裡一直叫“楊過”這個名字。

      他笑得壞壞的:“一見楊過誤終身。”

      夏有光翻了一記白眼:“《神雕俠侶》裡那麼多姑娘見了楊過都被誤了,你是打算誤幾個?”

      他答得理直氣壯:“誰誤了我不管,我只要誤你一個。”

      一語成讖。

      夏有光盯著系統發來的提示,手指在“接受”和“拒絕”之間遊走,最後在“拒絕”上輕點一下,而後退出遊戲。

     

      六個小時的節目錄製結束,天黑了,入秋冷風上頭,吹得人淩亂。

      夏有光走出錄影棚,見他已等在那裡,像往日一樣,不知疲倦。

      他穿著淺灰色的風衣外套、白色的高領毛衣,何時看他都精神奕奕,比五年前更加沉穩好看。不止他,所有人,五年間都在進化成更好的人。夏有光也是,儘管緩慢,但她確實在慢慢變好。

      “我們談一談。”他說。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夏有光說。

      他依舊立在那兒,夜風揚起他的風衣衣擺,深沉的目光穿透黑夜,充滿多年來有增無減的氣勢和自信:“當然,過去的,讓它過去,來日方長,從這裡開始,從此刻開始。我重新追求你。”

      夏有光看著他,仿佛看到了那年校園裡,他穿白襯衫坐在階梯教室的窗邊,陽光照在他的側臉上,如夢如幻……

  • 楔子

    第一章 湖光山與色

    第二章 隔著江和海

    第三章 最亮的那顆星

    第四章 允許你明戀我

    第五章 已不可撤銷

    第六章 偏偏喜歡你

    第七章 喜歡她什麼

    第八章 你個小色迷

    第九章 歲月有時盡

    第十章 從沒開始過

    第十一章 不是他的對手

    第十二章 遲早變成我們

    第十三章 餘生賭一場

    第十四章 我比你有錢

    第十五章 似一場夢遊

    第十六章 相信不相信

    第十七章 她不會知道

    第十八章 遇到對的人

    第十九章 光明且溫暖

    第二十章 原來已情深

    第二十一章 祝願你幸福

    第二十二章 我們結婚了

    第二十三章 夢中的場景

    第二十四章 新鮮舊情人

    第二十五章 孩子的監護權

    第二十六章 桃花紛飛時

    後記

  • 第一章 湖光山與色

      “夏有光、陸有湖、何珊、彭瑟,你們四人一組。呵,你們四個,又是光又是湖,又是山和色的,可以叫湖光山色組。”

      孫教授說完,階梯教室裡響起一陣笑聲。

      在場四個當事人中,何珊把頭埋下,臉色微紅。

      彭瑟對這個組合的名字很滿意,朝一向愛開玩笑、人緣很好的孫教授豎起大拇指。

      坐在階梯教室靠窗的陸有湖,在低頭看書,白襯衫、黑頭發,背挺得筆直,陽光穿透玻璃落在他的側臉上,使得他看起來像座精緻而熠熠發光的雕像。

      而夏有光呢,正在埋頭發微信。孫教授講什麼,她沒聽清,於是不自覺地提高聲音問:“啊,下課了嗎?”

      身邊的同學爆發出更大的笑聲。

      坐在她旁邊的彭瑟,眼尖地瞥到她的微信內容,一把搶過來站在椅子上招搖舉著她的手機,恨不得舉個擴音喇叭向全宇宙嚷嚷:“各位同學看過來,夏有光在偷拍陸大少!”

      下課鈴聲適時響起,場面一度失控。不少人湊過來,手機上正是一張陸有湖穿白襯衫坐在窗邊的照片,因為是逆光拍攝,顯得他的側臉如雕刻出來的一樣,更是帥氣,儼然一張雜誌畫報。

      陸有湖在喧嘩聲中還是那麼冷靜自持,臉上沒什麼表情,往彭瑟手中淡淡一瞥,再朝夏有光一瞥,收拾自己的書本,站起來朝門口走去,好像鬧劇與他毫無關係。

      階梯教室裡,很快就傳來彭瑟痛呼一聲的慘叫,那是夏有光一拳砸在了他的臉上。

      等人走得差不多,夏有光才從洗手間出來,陰沉著臉走出教學樓。

      在花壇邊等著的童卉笑眯眯地跑上來,一臉崇拜的樣子。

      “咣咣,你太厲害了,我太愛你了,照片拍得太好了,我要洗出來貼在床頭!”

      “貼你個頭,你要害死我了。”夏有光敲她的腦袋,“現在全系的人都以為我暗戀陸有湖!”

      “啊,被發現了?”童卉摸摸腦袋,蘋果臉上一雙好奇的大眼睛,隨即又笑起來安慰臉色陰沉的夏有光,“沒事的,咣咣,不止你們心理系,全校都不知有多少女生暗戀陸有湖,不差你一個。”

      “……”夏有光感覺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於是仰天長嘯,“可我又沒暗戀他,我幹嗎要暗戀他!”

      “咣咣……”

      “你真是害死我了,就為了一張照片。他有那麼帥嗎?”

      “咣咣……”

      “天哪,我怎麼可能暗戀他!我發誓,我真的沒暗戀他!”

      “咣咣,你別說了,他、他……”

      童卉抓著夏有光的衣袖,一臉漲得通紅,像要爆炸,用下巴指了指她身後的方向,聲音小得像螞蟻:“陸有湖……他在你身後……”

      感覺身後嗖嗖發來兩支冷箭,正中夏有光的脊背,空氣在一瞬間變得十分靜謐,她僵直著背,從頭冷到腳。

      第一次,她有種說不出的森然恐懼。

      她當下看都不敢回頭看一眼,跳上自行車像踩著風火輪一樣往宿舍樓瘋狂地騎,像逃命一樣,一溜煙就沒影了。

      教學樓前,陸有湖望著已經消失在前方的身影,臉色陰沉得像醞釀著狂風暴雨。

      身邊的彭瑟一臉尷尬,摸著紅腫還有些血跡的鼻頭說:“老大,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不喜歡你的女生,太稀奇了,應該抓起來做標本。”

    陸有湖瞪他一眼,他馬上不再作聲,將雙手舉到頭頂,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才說:“我這不是遭報應了嗎。”

     

      才一個下午,夏有光偷拍陸有湖的事就傳遍了校園,她知道偷拍可恥,自己光明磊落的名聲從此就臭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