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傾傾似我心(簡體書)
傾傾似我心(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75157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長歡喜暖心力作
    從日月山河到皎皎星辰
    都是我喜歡你的見證


    葉槐序:我要是喝醉了怎麼辦?
    孟和:綁起來!

    葉槐序:怕我意圖不軌?
    孟和:我是怕自己輕薄你!

    孟和被公司派遣帶團去漁鼓古城出差時,陰差陽錯地重逢了幾年沒見的葉槐序,
    並且還從葉槐序的弟弟葉時雨口中得知,葉槐序現在已經有了快要結婚的女朋友。

    孟和心有戚戚,原來她五年前第1次見到葉槐序就曾對他一見鍾情,後來卻因為誤會兩人分道揚鑣。
    現在遇見,所有的過往攤開,原來彼此兩人這些年都沒有放下過對方。

  • 長歡喜

    設計專業。
    熱愛的事物很多,想去很多地方,
    見很多有趣的人,然後遇見你。
    你要請我喝酒。

  • 楔子

    第一章 不要叫我葉老師

    第二章 為你戰鬥永不投降

    第三章 年少歡喜如風

    第四章 你今晚想做什麼

    第五章 你比夜色溫柔

    第六章 我也喜歡你

    第七章 春風十裡不及你

    第八章 以後再不相見

    第九章 今夜月色真好

    後記

  • 楔子

    天有些暗了,古老的鐘聲自遠處幽幽地響起,外面那一場突如其來的雨也終於停歇。古城的傍晚溫度格外低,木屋鼓樓都籠罩在一層煙雨迷蒙的霧氣裡,仿佛步入了清晨的山間。

    到了集合的時間,還有一個學生沒有回來。

    長街角落的那間茶館裡仍在循環播放著低沉的梵音,孟和扶著兩邊被磨得光滑的扶手,腳步匆忙地上去找人。木質的樓梯因為年代久遠,在她腳下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咯吱聲。

    樓上這時就只剩下葉時雨一個人了,孟和甫一上樓,就見他正低頭調試著角落裡的一架古箏。少年眉眼低垂,恍惚像是染上了什麼人的影子。孟和心神恍惚了一陣,聽到他說:“孟和姐,你們不用等我了,等下我哥要來接我,我晚一點再回去。”

    晚風裹挾著涼意從窗戶吹進來,孟和腳步倏然頓住,抓著樓梯扶手的手亦無意識地收緊了些,好半晌,她才又問:“你哥什麼時候來?”

    “快了吧。”葉時雨看了一眼手錶,轉而又抬眼看向孟和,他的眼眸漆黑,目光格外直白,裡面卻又似乎夾雜了些什麼別的東西。孟和的心臟微微提了起來,張了張嘴,正要說話,樓梯口忽然又傳出一陣腳步聲。那腳步聲不疾不徐,他們都不由自主地將目光投了過去。

    這會兒外面已經黑透了,樓梯口就只點了一盞燈,葉槐序是逆光站著的,臉被隱在一片陰影裡,但他瘦,又高,留著寸頭,特別懶散特別沒個正形地靠在樓梯的扶手上。

    心跳驟然停止。

    孟和的腦袋一瞬間就空白起來。她眨巴著眼看葉槐序,眼睛直勾勾的。但他的目光很平淡,像一口古井,平靜無波,深不見底。

    孟和遲鈍,好一會兒,才感覺出些許難過來。

    她有挺長時間沒仔細看過葉槐序了,而上一次他們面對面時,他咬牙切齒的模樣還記憶猶新——是在蘇城的機場,他臉色淡漠,眼睛直直地盯著她。

    “孟和,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

    一字一頓,像用古時候的人繡花用的小針,一下又一下地紮在她的心窩。

    後來,孟和果真沒有再見過他,倒不是她刻意躲著,是他自己遠遠地走開了。這半年來,他從沒在同一個地方待太久,她自作多情地覺得,他大抵就是為了避免遇見她,哪知——上帝似乎極偏愛這種久別重逢的戲碼。世界大成這個樣子,偏偏還是讓他們又相遇了。

    麗江四季如春,所以,即便此時是夏天,也還是有些冷的,尤其是這樣的晚上,剛下完一場雨,空氣裡還有些濕濕的涼意。孟和都有一種想把羽絨服套上的衝動。可葉槐序此時就只穿了一件白襯衣,最上面的兩粒扣子是開著的,又充滿禁欲感,又是極具誘惑力。

    孟和吞了吞口水,許久才意識到自己的目光似乎太過直白,而葉時雨已經喊出了一聲“哥”。孟和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等回過神來時,他們兩人已經走遠了。

    她捂住胸口,許多泛了黃的記憶抖落著灰塵斷斷續續地湧現在她的腦海裡。

    也許是她臉上的神色太過反常,緊跟她上來的女學生不解地問她:“孟和姐,您怎麼了?”

    怎麼了?

    怎麼了呢?

    她張了張嘴,半晌卻沒頭沒腦地問:“小夏,你覺得像葉槐序這種男人,要是恨上一個人……還能不能原諒對方?”

    小夏疑惑地看著她:“您認識葉槐序?”

    孟和眨了一下眼,又說不出話了。

    到晚上十點多時,葉槐序才將葉時雨送回客棧。那時,客棧老板正組織著大家在室內玩遊戲。兩人一組,站在一起,互相幫助躲避從頭頂上澆下來的水。

    活動並沒有什麼新意,似乎是從某個綜藝節目裡學來的。

    葉槐序原本打算送完了葉時雨就離開,可外面剛剛忽然就下起了暴雨,這一片的路燈也有些壞了,他索性就靠在一邊,邊玩手機,邊等雨停。

    可顯然,這地方並不是什麼安靜的好場所,他一局遊戲還沒打完,就聽到那群女孩子一聲接一聲的尖叫。

    孟和並沒有參與活動,一直站在旁邊圍觀,而自從葉槐序進來以後,她的心思就全到他那裡去了。於是,當旁邊一個女生因為太過緊張而扯住她的時候,她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她一下子被扯進了遊戲中心,眼看一盆水就要落下來,她後知後覺,躲避不及,這時忽然從旁邊伸出一隻手來,將她推開,傾盆而下的水卻直接落到了那個人的身上。

    孟和抬起頭,腦袋有點兒發蒙。

    葉槐序還穿著先前那件白襯衣,這會兒被水浸得濕透了,皮膚在裡面,若隱若現。

    只是,還沒等她深想葉槐序為什麼會突然過來幫她擋水,後者就已經禮貌而疏離地往後退了幾步,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毛巾,慢條斯理地擦著頭髮,還不忘吩咐身後的葉時雨,讓他幫自己拿件外套過來。

    晚風穿堂而過,皮膚上立時泛起一陣輕微的涼意,孟和幾乎一下子就清醒過來,方才因為葉槐序的行為而突然湧出的驚喜此刻被澆得透心涼。她張了張嘴,無數的話語在舌尖徘徊,最終她卻只是乾澀地說了一聲:“謝謝。”

    葉槐序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想說話,可他的手機鈴聲忽然響起,他瞥了她一眼,只猶豫了一秒,便徑直走到了窗邊,接通。

    屋子裡這會兒沒剩幾個人了,大家估計都回房換衣服了,但距離遠,雨聲又大,孟和也聽不清葉槐序在電話裡都說了什麼。才兩分鐘,他就回來了,臉上依舊沒什麼表情,扯過時雨剛剛上樓給他拿來的外套,轉身就要走。葉時雨似是下意識地發問:“去接雅薇姐嗎?”

    葉槐序邊穿著衣服,邊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從頭到尾都沒再將目光落到孟和的身上。她不由得有些失望,直到他走了,她才問身邊的葉時雨:“雅薇姐是……”

    葉時雨一愣,沉吟了一瞬,說:“是即將成為我嫂子的人。”他頓了頓,忽然又說,“孟和姐,其實……我記得你。”

    “就那年我哥喝醉了,讓我去接他,在地下停車場,你還把我哥綁起來了。”

    孟和有些訝然地看向他。

    當年葉槐序是一個人住在外面的,他工作又忙,和葉時雨不常見面,因此,孟和也沒有見過他幾次。而這幾天他對她的態度沒有絲毫異樣,她還以為他早就不記得她了。

    她咬了一下唇,神情有些訥訥的。

    葉時雨又說:“那時我哥剛拒絕了和阮恩辭的訂婚,跟我爸狠狠地鬧了一通,又被趕出家門……我還以為,你會一輩子和他在一起。”

    “可你為什麼沒有呢?”

     

    七月的南方剛進入仲夏,蟬鳴聲漸起,微風卷起悶熱的空氣在半空中打著旋兒,驕陽絲毫不吝惜自己的光和熱,慷慨地烘烤著大地。

    長街兩邊高樓林立,只是蘇城到底是江南水鄉城市,即便是現代化建築,也總帶著幾分溫婉端莊的味道,到處都是白牆灰瓦、水榭長廊。

    孟和剛喝完一大杯冰鎮薄荷綠豆湯,走到舞蹈房的樓下時,嘴裡還殘留著一絲絲清甜冰爽的味道。

    原本這個時候孟和應該已經在家好好享受暑假的,只是剛剛放假的時候,她做兼職所在的那家少兒藝術培訓中心“識月”的領導說最近公司要舉行一場創建十周年慶典,人手不夠,希望她能多留幾天,幫幫小忙。

    孟和想著自己回家也沒什麼事,就應下了。而現在她要在下班之前去檢查一下舞蹈房的音響狀況以及房門有沒有鎖好。

    舞蹈房脫離於其他的教室,是一棟獨立的小樓,樓下是一間畫材店,兼著還賣一些芭蕾舞衣、舞鞋之類的東西。

    老闆老程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據說在附近一所職校裡教攝影。他每次見到孟和,都要扯住她,跟她打商量,讓她給他當模特,去山塘拍一組古風照。

    孟和家住在蘇城旁邊的一個古鎮裡,從小在水鄉裡浸染長大,鵝蛋臉、杏仁眼、皮膚白,個子不算高,但也絕不矮,生就一副好相貌。只是……她一面對鏡頭,表情就格外不自在,對拍照這種事情向來避之不及,偏偏老程又格外熱情,以至於她每次來這裡都要先探探他在不在店裡。而她也正是聽說他最近跑到西南采風去了,才敢來這邊。

    因為老闆不在,店裡便只剩下一個女店員,孟和來時,見她正巴巴地往樓上瞟著。孟和走過去,在她的眼前揮了兩下:“你在看什麼?”

    後者被孟和嚇一跳,輕撫著胸口,回過神來,才湊上來,八卦地問:“你們公司來新舞蹈老師了?”

    “欸?沒有啊。”

    “識月”在蘇城開了很多家分店,而每一家分店裡常駐的舞蹈老師都是固定的。像孟和所在的這一家,舞蹈老師就只有樂勳然一個……她沒聽說來新人了啊?

    見她一臉茫然,女店員指指樓上:“這不,正跳著呢。”

    孟和這才反應過來她從進門時就聽到的斷斷續續的音樂聲是從哪裡傳來的了。

    “上面不是樂老師嗎?”

    “不是,是個沒見過的,長得可好看了。”

    下課已經有一會兒了,按說上課的老師應該早就離開了。孟和有些好奇,簡單地跟店員擺擺手,便抬步往樓上走去。

    剛剛在樓下聽不清楚,這會兒上來了,孟和才發現響著的音樂是一首節奏異常輕快的外文歌。鼓點落得密集,一聲一聲,和著人的步法敲打落定。

    舞蹈房的門是關著的,但沒扣上,她推開門,大概是音樂聲太大,裡面的人似乎並沒有注意到她。因為房門正對著鏡子,所以,她進去時,第一眼看到的其實是鏡子裡的人。

    男人穿了黑色的背心,下身是件同色系的休閒褲。大概跳了有一會兒了,他額前的碎發都被汗水浸濕了,隨著他一抬眼、一轉身,眉眼濃烈,倒顯得非常生動……而且性感。

    音樂聲鼓噪著耳膜。

    孟和站在門口,自覺自己此時插不進話,索性靠在門邊等對方將這一首曲子跳完,順便假公濟私,光明正大地欣賞美色。

    兩三分鐘後,音樂聲就停了,孟和站直身體,看著那人走到角落裡關掉音響,撈過一條毛巾,覆在臉上。

    總覺得這種畫面性感得不行,她吞了吞口水,走上前,正準備問他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就見那人轉了身,將毛巾收在手上,盯著孟和,慢悠悠地開口:“好看嗎?”

    原本清潤的嗓音添了幾分運動後的沙啞,還帶著些許若有似無的笑意。

    腦袋還沒消化完這句話,臉就先漲紅了,孟和腳步微頓,後知後覺地順著對方的目光,目光落到前面的鏡子上。

    孟和頓時一噎……所以她剛剛那赤裸裸的目光其實眼前的人都看見了?

    雖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但被當事人抓包什麼的……還是有點兒不好意思的。

    孟和紅著臉,這下也不好意思再看他了,目光滑下來,落到他的鎖骨上。

    然後,她的臉更紅了。

    “很好看。”她誠實得緊,連“很”這種程度副詞都不願意落下。

    這下葉槐序是真的笑了,笑聲清朗,尾音似纏了小鉤子,跌跌撞撞地落到孟和的耳朵裡,簡直就是赤裸裸的嘲笑。

    孟和頓了一下,雙手無意識地抓住自己的衣角,上面已經鋪上了一層薄薄的汗,她往後退了一步,也不好意思抬頭去看對方的反應,咬咬唇,轉身就跑。

    這實在是太丟人了。

    下樓時,她卻撞上先前那個店員,對方沒有注意到她紅得不正常的臉,一把抓住她,興奮地八卦:“怎麼樣、怎麼樣?是不是很好看?”

    孟和現在根本聽不得“好看”這兩個字,好在對方也根本沒有打算等她的回答,又繼續自顧自地問道:“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有沒有問到他的電話號碼?”

    孟和怕葉槐序會突然下來,著著要走,聞言就說:“他不是在上面?你自己去問問呀。”

    “我可不敢。”店員依舊拉著她不撒手,“你去幫我問問唄。”

    “我就敢了?”孟和無語。

    “你有臉啊。”

    孟和一頓。

    “沒有了。”她想到剛才的情形,抬手捂住臉,“我在他面前已經沒有臉了。”

    後來,孟和才知道,原來葉槐序是被樂勳然拉來跟他一起表演節目的。而所幸隔天就是慶典,孟和忙完之後,就歡歡喜喜地回家過暑假去了。這個小意外雖然害得她羞憤了好幾天,但總歸對方只是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所以,她很快就在西瓜和空調裡將這件事拋之腦後。

    然而——

    九月初的蘇城。

    新學期開學一個月後,公選課也要陸陸續續地開始了。

    孟和上學期期末和校園網鬥智鬥勇了好久,總算是選到了一個據說老師不愛點名也不愛給人掛科的“曲式與作品分析”這一門課。可誰知,這學期開學沒多久,學校裡卻通知說這位老師請了產假,於是,學校便從校外高新聘請了一個臨時的代課老師,主帶音樂學院作曲系的相關課程,以及部分選修課。而在開課之前,學校貼吧裡的諸位大神很快就把這位代課老師的背景給扒清楚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