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困游魚(上)
密室困游魚(上)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85238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每次被吻,她都手心發麻;每次吻她,他都天旋地轉。
    全世界人都知道, Dt眼裡只有Appledog,只要和他的女神Appledog無關,就和他Dt無關。


    ◪ 強勢甜寵,霸道來臨!中國第一電競言情!
    ◪ 《蜜汁燉魷魚》系列作!影視計畫2018正式啟動,由甜萌演技派楊紫x高帥大長腿吳現擔綱演出!墨寶非寶親自擔綱編劇!
    ◪ 耗時兩年洽談!《步步驚心》、《何以笙簫默》、《為了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烈火如歌》金牌編劇「墨寶非寶」,首度在臺出書!


    ▋▎關於墨寶 🐟 ▋
    ✦ 曾加入作者協會的少年班,重要編劇作品有《步步驚心》、《何以笙簫默》、《為了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等流量口碑雙爆好戲,最新作品為由周渝民、迪麗熱巴主演的《烈火如歌》劇本!
    ✦編劇時喜歡架構龐大、蕩氣迴腸的古裝大戲,但寫文時喜歡軟萌治癒的暖心小甜文。
    ✦如果要寫某個種類的文章,就會放棄閱讀那個類型的小說,她說,這是對所有創作者跟讀者的尊重。
    ✦ 讀者暱稱雙寶、二寶、寶寶!因為很會撩妹,在萬千讀者「少奶奶」口中又被尊稱為「寶二少」!
    ✦ 喜歡打電動,風格霸氣,從來沒被發現是個女生,感覺自己的真實性格跟《密室困游魚》中的男主角韓商言最為相像。
    ✦ 上海交通大學畢業,每年都有讀者在放榜季貼錄取通知給她看,以與她同校為榮。
    ✦ 只寫自己喜歡的作品,會偷偷在作品裡埋下正面的價值觀,希望能夠悄悄地影響世界。


    ▋▎不可不知 🐟 ▋
    ✦ 耗時兩年洽談,獨家代理青春文學領域超一線作家墨寶非寶作品!
    ✦ 萬眾期待!《步步驚心》、《何以笙簫默》、《為了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烈火如歌》金牌編劇「墨寶非寶」,首度在臺出書!
    ✦ 2018年墨寶非寶作品將全面影視化,中國最大華策克頓集團、上海劇酷等大型傳媒買下改編權,並由原著作者墨寶非寶親自擔綱劇本改編!
    ✦ 青春文學領域天后「顧漫」推薦在臺出書!《蜜汁燉魷魚》、《密室困游魚》系列將連續出版!
    ✦ 豆瓣評分8.2高分!
    ✦ 當當網青春文學榜前50名不敗電競傳奇小說!


    ▋▎讀者大推 🐟 ▋
    他們,是整個時代的回憶。
    很久沒有看小說看到又哭又笑了。
    青春就是要熱血,就是要拼搏,就是要為夢想流淚流汗,跌倒了再爬起來,高昂頭顱笑得更燦爛。
    他們的青春如此張揚。
    他們的時代,就是我們的時代。謝謝二寶,給了我無法觸及,卻想想都覺得美好的夢。
    我沒有的,拚搏熱血的青春,就請他們在那裡,替我好好完成吧。
    ✦ ――橋邊念紅藥

    我哭了。我真的哭了。
    想了很多次,關於給狗狗的驚喜,也曾料到,他們還有並肩作戰的一天,但是沒有想到是當年Solo戰隊的所有人的團圓。
    驚喜有之,感動有之。
    就算前面鋪墊那麼多,我也沒有想過,那些傳說的歸來,是為了圓狗狗一個夢。艾情這個女孩呢,就應該被捧在手心,不為什麼,因為她值得,因為她當得起。
    ✦ ――Eazine_小豬


    ▋▎內容簡介 🐟 ▋
    「是她讓我愛上了電競。」

    那一年,十五歲的Dt帶隊拿下了中國區冠軍,再代表中國拿下亞錦賽冠軍。他被稱為「神之左手」。
    他站在伺服器最頂端,是最有價值選手,令所有對手都聞風喪膽;是贏得比賽後,能贏得全球數千萬人歡呼的人;是能永遠留下名字,陪伴這款遊戲的人。
    而他,很平靜地告訴所有人,他從十二歲起,就為了能追上Appledog的腳步而前行。
    賽場上,Dt屬於戰隊,無關私人感情;賽場下,Dt屬於她,無關任何人。
    他只想離她的世界更近一些,近到可以看到她真實的喜怒哀樂。
    他相信,他會一直走下去,直到真正和她並肩作戰,經歷所有的失敗或榮耀。
    她是很多人的偶像Appledog‧艾情──
    卻是他唯一的愛情。
  • 墨寶非寶
    喜靜厭動,喜睡厭醒,有些小懶。喜歡讀書,為了戰勝自己不斷起伏的情緒,尤其喜歡佛經。只執著自己喜歡的事,學任何有趣的事,讓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寫自己感興趣的故事,順便悄悄在故事裡,埋下一些普世價值觀,讓讀到的人可以覺得生活中「幸」永遠大於「不幸」。

    ▋已出版作品:《蜜汁燉魷魚》、《密室困游魚》、《一生一世,美人骨》、《很想很想你》、《永安調》、《我的曼達林》、《至此終年》、《突然想要地老天荒》等。
  • 密室困游魚.試閱

    週末下午,寢室室友手舞足蹈講笑話時,成功把一杯水潑到了新買的筆記型電腦上。
    艾情被迫陪同,陪室友去電腦城修電腦。
    因為是市中心的電腦城,週末自然是人山人海的。
    室友又是個路癡,把整個三層樓走遍,也沒有找到買電腦的那個商鋪。
    「我記得,店主是個很帥的帥哥,黑色短髮,眼睛永遠是笑彎彎的……」室友不停口述著店主的樣貌特徵,艾情聽得是哭笑不得:「妳是不是為了人家的臉,才買了這個電腦?」
    「當然不是。」室友一副做賊心虛的表情。「我是崇拜他,我去的時候他正在和幾個大帥哥看電腦,那個電腦超好看,logo我根本就不認識……是一個奇怪的外星人頭,我聽他們一直在談論配製,簡直,妳不知道那個畫面,超級讓人熱血。」室友越說越興奮。「其實後來我想想,就是一個筆記本嘛,可從他們口裡說出來,感覺就像是跑車一樣……我本來還想湊熱鬧,價錢太貴,要幾萬,就放棄了。」

    艾情聽到這裡,終於明白她說的是什麼:「Alienware。」
    「嗯?」室友沒太明白。
    「妳說的筆電,應該是叫『外星人』。」艾情笑著安慰她。「就妳平時看看電影,小說的需求,不需要用這麼好的筆電,這是遊戲專用筆電。」

    「對,那個帥哥也這麼說。」室友終於像找到知音。「我頭一次覺得,男生說起和遊戲有關的事情,感覺真帥,平時都覺得他們不務正業。」
    艾情嗯了聲:「其實,如果真是職業遊戲選手,對配製要求更麻煩,連滑鼠墊都有特別指定的牌子。」
    「艾情。」室友激動看她。「妳和他說的一樣。」
    艾情沒有再說下去,指了指她的電腦:「所以妳準備怎麼和他說?這種自己潑水上去的事故,一般人是不負責的。」
    「不知道……」室友心疼看著自己懷裡的筆電。

    艾情剛想說什麼,忽然看到一個店門口的人,非常非常眼熟。
    直到那個人回過頭的時候,才明白自己沒有看錯,兩個人都有些愣住,然後還是他先緩過神,笑了。
    「艾情,就是那個人。」室友長出口氣。「總算找到了。」
    艾情嗯了聲。
    看著五、六步遠的人。
    他在笑,然後掐滅菸頭,沒有和她先說話,反倒問室友:「電腦出問題了?」
    室友忙湊上去,開始坦誠自己做過了什麼。
    結果因為艾情的緣故,滑梯二話不說,把電腦拆開,仔仔細細裡外檢查了一遍。幸好墊著鍵盤膜,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失。艾情坐在他店裡,看著他陪室友邊聊天邊擺弄電腦,視線長久地落在他的左手上,根本就移不開。
    直到電腦修好,室友才發現艾情和他關係非同一般,馬上心領神會地讓出空間,說什麼趁機去逛逛街,把電腦和艾情都留在了店裡。正好是午飯時間,滑梯拿起電話,問她:「我走不開,要不要叫些外賣,就在店裡和我一起吃?」
    艾情笑著點頭。
    他迅速撥了個電話,點了兩份幹炒牛河。
    等到電話掛斷,艾情才走過去,看著他的手問:「你手怎麼了?」

    這麼熱的天氣,還戴著一只黑色的手套。
    手套很薄,襯出的是修長的五根手指,不知道還以為是耍帥而已。
    可是本該在德國做職業選手的人,卻在市中心的某個電腦城賣電腦……他的手就應該不只這麼簡單。
    滑梯笑咪咪摸了下她的頭髮:「妳是想學貞子嗎?頭髮都留這麼長了。」他比了比她的髮梢。「到大腿了,不覺得麻煩?洗一次怎麼也要半個小時?」
    「四十分鐘。」艾情看他不回答自己,也沒有再去戳他的痛處。「我現在也不需要每天十幾個小時練習,有的是時間做閒事。」
    他啞然而笑。

    三年的時間。
    好像真的改變了很多事情。

    滑梯對所有人都是笑咪咪的,直到後來來了三個個子很高的年輕人。
    有個抱著的就是室友萬分羨慕的「外星人」。
    「老闆,你這筆電不行啊。」抱著筆記型電腦的那個人,皮笑肉不笑的。「昨天我弟弟來這裡買的電腦,回去我一看,完全不行,你還騙小孩子這就是遊戲專用本?」
    艾情下意識覺得這人,有些故意找事。
    果然,滑梯好脾氣說了兩句後,後邊跟著的兩個人就開始冷嘲熱諷。什麼就會騙小孩子,這種機型怎麼能玩遊戲,簡直就是垃圾。
    到最後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那三個又開始從本子攻擊到店面,到最後質疑所有店內產品的品質……艾情最後實在看不下去了,終於開口說:「Alienware是高級遊戲筆電,很多打電子競技職業聯賽的人都用,你可以上網查一查,它還冠名過世界聯賽。」
    三個男人看她,那個最開始投訴的人忽然就笑了:「妹妹,兩、三萬的本子,不是上網查查就行了的。這個電腦我們也知道,只可惜不好用,或者說,說不定原本好用,這家店一『加工』就不好用了。」
    艾情仔細看了他一眼:「買電腦,如果有硬體問題很正常,可是你說『不好用』,有什麼標準嗎?如果只是純個人手感,就不該影響別人正常做生意。」
    那人要笑不笑地看她:「妹妹妳也玩遊戲?跑跑卡丁車?勁舞團?」

    艾情被他一句一個「妹妹」,叫的心頭有火。
    滑梯卻刻意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別吃虧。
    她自從認識滑梯,他就終日掛著笑臉,對誰都和和氣氣、嘻嘻哈哈的,可無論怎麼說,他也曾是讓一眾競技飯崇拜到不行的人物。艾情看著他的臉色,忽然有些心疼他。
    有些人的驕傲會讓人反感,可有些人……如果被折了傲氣,卻只會讓人心疼。
    她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店門口的玻璃櫃檯前:「和玩什麼遊戲有關嗎?」
    「當然有關係。」那個人雙手撐在櫃檯上,湊近,笑了笑:「剛才妳也說了,這種筆電是高級筆電,很多聯賽都用,我弟弟就是要用它來打全國聯賽的。」
    「所以,你覺得這個筆電不夠格?」
    「還真就像妳說的,手感不行。」那個人隨意用食指敲了幾個鍵盤。「對職業選手來說,手感這種東西很重要。」
    「如果只是你弟弟水準不好呢?」艾情安靜看著他。「或許這個筆電,別人用的很好,可偏偏就是因為他水準不好,用不了高級筆電呢?」
    「他的戰隊,是去年的全國第十,幾百個戰隊一層層打到的決賽,妹妹妳覺得呢?」那個人回頭,指了指身側頭髮染的蠟黃的男人。「他和我弟弟是一個戰隊的,今天我弟弟沒時間,他特地來陪我退貨,不信妳可以問問他。」
    「你是玩什麼的?」艾情看那個人。
    「CS。」黃毛的眼神非常凌厲。
    很肅殺……
    艾情看了眼滑梯,解下手腕上的繩子,把頭髮挽了起來。
    「這樣。」她很禮貌地笑了笑。「我們這裡有很多電腦,我們連線試一下,如果可以試出這個電腦打遊戲沒問題,也就沒必要退貨了。」

    三個人沒想到一個女孩這麼說。
    黃毛很好笑看艾情:「妳是說,跑跑卡丁車?」
    「CS。」艾情想了想。「三局兩勝。」

    她有兩年多沒有碰過遊戲,平時最多無聊時,用VOS消遣,就是那種把鍵盤當琴鍵一樣的遊戲……所以如果是三局兩勝的話,還比較有把握。
    「你女朋友挺逗的。」那個人看滑梯。「二對二?」
    滑梯笑著從櫃檯下拿出台一模一樣的電腦:「不,一對一,我是標準的紙上談兵,從來不玩遊戲。」
    「那如果我們贏了?」
    「如果你們贏了,我給你們退貨。」

    滑梯用路由器和網線給兩臺電腦連線,艾情坐在他身邊,低聲說:「你不要太相信我,我已經有兩年沒有碰過CS了。」
    滑梯頭都沒抬,敲打著鍵盤,設置屬性:「我也沒指望妳能三局全勝。那個人也是賣電腦的,在二樓有一個店鋪,我和他的顧客大部分都是喜歡玩遊戲的人,剛才我一看到他的臉,就做好了退貨的準備,所以妳不用有太大壓力。」
    「惡性競爭?」艾情托著下巴,看他打開CS介面檢測。「輸了我不負責。」
    滑梯抿脣笑笑,把其中一臺電腦推給她:「沒關係,妳要是輸了,退了的那個電腦,我就送給妳了。」
    艾情氣的笑起來,踢了他一腳:「這麼大誘惑,小心我故意輸。」
    滑梯輕揚眉,似笑非笑看她。
    愛上過競技的人,怎麼可能輕易認輸。

    他們準備的時候,又有很多老顧客上門,看到這種架勢都有些熱血沸騰。
    尤其其中一方還是個長髮mm,更讓人覺得有趣。

    有不少人認出那個黃毛,低聲議論著這是今年熱門的戰隊隊員。黃毛始終冷冰冰的,裝作聽不見,卻在滑梯推給他電腦的時候,忽然對艾情說:「這樣,我讓著妳,我只用狙擊槍。」
    在CS裡,身上只能攜帶一把大槍。
    衝鋒槍是三十發子彈一個彈夾,狙擊槍每一發子彈之間卻要有間隔。所以,基本除了專業狙擊手,都不會選擇帶這個槍。
    艾情以前就是狙擊手。

    「好。」艾情接受了挑戰,但沒有接受讓步。「我也用狙擊槍。不如這樣,開三局,刀局、手槍局,長槍局,長槍就用狙擊槍。比賽時間一分鐘。」
    她說完這些話,黃毛就有些愣住了:「妳一直玩這個?」
    艾情搖搖頭:「很久沒玩了。」

    兩個人就坐在一個小圓桌的兩邊,滑梯靠在艾情這一側站著,看著她打開遊戲介面的時候,忽然低下頭,摸著口袋裡的菸……艾情像是有感覺一樣,回頭看了他一眼。
    滑梯尷尬笑了笑。
    她剛才平復下來的心情,就這麼被徹底攪亂了。
    可比賽還是要繼續,艾情回過頭,深吸口氣,對著黃毛點了下頭。

    第一局,意外輸了。
    艾情遺憾地看了眼滑梯,左手下意識地熟悉著鍵盤。
    很久,很久沒碰了。
    她沒想到,她會輸在第一局。

    刀局是她最擅長的。可是剛才那一瞬的狹路相逢,竟然死在別人的匕首下,估計讓Solo他們看到,肯定會笑罵兩句沒出息。
    眼前忽然被溫熱覆蓋,陷入了一片漆黑。
    滑梯遮住她的眼睛,說:「熟悉熟悉感覺。」
    艾情笑了笑,摩挲著鍵盤的表面,將心一點點沉下來。

    Solo當初也是這樣,每當她浮躁難耐的時候,都會用手遮住她的眼睛,讓她隨意地操控鍵盤,然後再低聲和她講解著地圖。他總會再黑暗中,告訴她,已經走到了地圖的哪個位置,敵人通常會習慣從哪裡出來……
    艾情把滑梯的手拉下來:「好了。」

    如果說,第一局黃毛還算是險勝。
    那麼後兩局,就是艾情一個人的表演賽。煙霧閃光後,對手沒得到任何對槍和糾纏的機會,一槍爆頭,乾脆俐落。
    一分鐘,結束了手槍和長槍局。

    大樓裡放著時下的流行音樂,空調不是很好,艾情鬆開滑鼠時,手心都有些出了汗。
    她左手手指下意識輕敲著鍵盤,莫名發了會兒呆,關掉遊戲,指了指面前的這臺電腦:「看起來,這臺筆電應該沒什麼問題。」
    黃毛沒吭聲,顯然也不打算再吭聲。
    「以後有問題隨時歡迎。」艾情合上電腦,拔下電源線,遞給那個故意鬧事的人。「這臺手感不錯,起碼以前我沒用到過這麼好的。」
    她這句話說完,圍觀那些人也好奇湊上來看。
    相互嘀咕著神器啊,高級機型啊什麼的。

    那個人接過筆記型電腦,也不好再說什麼,拿起電腦就走了。
    艾情這才長出口氣:「嚇死我了,果然這種東西,長久不用就不行了。」
    滑梯瞇起眼睛,也嘆口氣:「是不是忽然有那麼一瞬,特別懷念一些東西?」

    「是啊。」艾情從他櫃檯旁邊的小冰箱裡拿出水,喝了口。「我忽然想起來,我們那年回國,我特別好命的升艙,第一次做了公務艙。真懷念,這兩年再沒這麼好命了。」
    其實她更懷念,那些在路上的日子。
    懷念走下飛機,興奮迎接的粉絲。
    懷念大賽前調試裝備。
    懷念舉牌抗議不公的勇氣。
    甚至還懷念曾在比賽途中住過的垃圾飯店。
    最懷念的,是無論失敗,還是成功後的那場放肆的慶功……

    艾情看著他,很惆悵地說了句:「有時候覺得,以前就像活在夢裡,不需要有任何生活壓力,忽然走出來了,卻不適應真正的社會了。」
    「你現在的年紀,正應該是職業巔峰的時候。」滑梯忽然問她。「為什麼不繼續?」
    「咱們約法三章。」艾情轉上瓶蓋。「互相不問這個問題。」
    「我很八卦的。」滑梯繼續笑,笑得她有些發毛時,才低聲問。「我記得那年,妳是和那個小天才一起升等的。」
    艾情瞥了他一眼。
    剛想說什麼的時候,室友剛剛好好地出現,撲到艾情面前,擠眉弄眼地問她:「可以走了嗎?要不我先回學校?」
    艾情把電腦塞到她懷裡,對滑梯說:「我剛才拿你手機,給我自己撥了個電話,這兩週我都要考試,等考完再來找你。」

    回去的路上,室友始終在問艾情,她是如何和這個帥哥店主認識的,是不是有姦情什麼的,艾情只說是以前的鄰居,靠在地鐵一側緊閉的門上,看著不停掠過的看板出神。

    她記得很清楚,那個早晨到機場check in的時候,她和Dt因為最後遞出的護照,竟然就很好運地被升了等。五個小時的飛行過程,其實Dt沒有和她說什麼話,她有習慣性的暈機症狀,只要一上交通工具就是不停昏睡……最後快降落時,還是Dt把她叫醒的。
    然後,他遞給她一杯蘋果汁。
    「謝謝。」她接過來,潤了潤喉嚨,問他:「落地後,你要轉機去哪裡?」
    「廣州。」
    她嗯了聲:「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再見面。」
    其實她想說的是,希望他能在競技的路上,繼續走下去。
    「會的。」他當時回答的很肯定。
    她甚至還記得,帽簷的陰影下,他那雙漆黑的眼睛。

    只可惜,他沒有做到。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