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補完計畫:考德懷納•史密斯短篇小說選(共二冊)
人類補完計畫:考德懷納•史密斯短篇小說選(共二冊)
  • 定  價:NT$560元
  • 優惠價:79442
  •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半世紀前的科幻,預言了萬年後的未來
    《新世紀福音戰士》靈感來源,21世紀科幻作品的啟蒙導師

    科幻大師考德懷納•史密斯逝世50年
    中譯本首次問世!

    二十世紀末最具震撼力的科幻作家
    二十二篇衝擊想像的未來寓言――

    毀滅世界的,究竟是戰爭,還是人類?
    當文明不再,荒野入主城市,猛獸到處肆虐。為求一絲生機,人類轉向群星宇宙,在原始蠻荒中掙扎生存,直到「人類補完機構」出現――為了再現「真正的人類」,他們致力於復興國族語言、重振人類文明,意圖創建前所未見的烏托邦。然而,那會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宛如實境娛樂節目,絕不會有人死亡的未來戰爭。
    ――全宇宙最富有的行星,卻擁有最致命恐怖的防禦網絡。
    ――犧牲奉獻、放棄人類感官的半機器人,卻在沒有利用價值後遭無情拋棄。
    ――傳說中戰無不勝的黃金戰艦,真面目卻是一尊紙糊的大空殼?
    ――為了占領他國,政府決定將國民帶到對方領空、全數投下,不管他們能否存活。
    ――生活在只有快樂的烏托邦,他卻決定在嚥氣前向眾人證明,悲傷痛苦也有存在的必要。
    ――他被流放到傳說中的地獄行星,卻發現這裡的人臉上洋溢著幸福快樂的笑容?

    考德懷納.史密斯於二戰時期常駐中國,更是世上最重要的心理戰權威之一。他的短篇看似全新創作,卻又似曾相識。時間線由古代戰爭起始,經歷黑暗蠻荒、人類再興起、飛入星際,再接著是「下等人」的革命起義。他剖析人性,極力嘲諷戰爭與政治,針砭因醉心權力而不斷重演的歷史――當然,更有令人大呼過癮的科幻設定。由於他的特殊背景,作品更跳脫典型西方視角,以客觀、宏觀的角度打造出「人類補完機構」宇宙。本書精選二十二則短篇,並按書中的時間軸排序,帶領讀者進入考德懷納.史密斯驚人的科幻宇宙。

    在星星之間有許多危險事物。
    但最大的危險來源,往往是人類自身。
  • 考德懷納•史密斯(Cordwainer Smith)
    本名林白樂(Paul M.Linebarger),科幻小說界罕見的奇才。一九一三年生於美國密爾瓦基,一九六六年逝世於巴爾的摩。幼時因父親的職業,在中國、日本、法國、德國等國家輾轉居住,因此能說六種語言,接觸多種文化。二戰開打時,他受軍方派任前往中國,來到戰爭前線,發揮政治與心戰的專長,最後以上校的軍銜榮歸。然而,他最不為人知的身分便是科幻小說家。由於手中握有政府機密情報,他數度更換筆名,但因其獨特的風格,時常在發表之後即被認出。也是因為這樣,他並不多產,作家的身分也是直到過世後才由女兒公開。

    在科幻小說漸臻成熟、作品如雨後春筍不斷湧出的年代,史密斯走的是全然不同的路線――相較於當時流行的「科學樂觀」文風,他更偏向嚴肅的哲學與反戰寓言;當大多作家將焦點放在西方世界,他則將視野拉遠,擴展到他熟悉的亞洲國境。最早於一九五○年發表的〈審視者的徒勞人生〉是「人類補完計畫」宇宙的第一篇作品。成功於雜誌刊載後,史密斯以該篇為基礎,將該故事宇宙發展完整。在這漫長的時間軸上,諸多人物與名稱反覆出現,點綴於多個短篇,串起整個世界觀,遂成為一幅屬於人類的未來全景圖。無論體裁、筆法,甚至主題,史密斯的作品都屬科幻世界中少見的異數。在這本超過半世紀的選集中,他為我們揭示了人類的現代、過去,及未來。

    譯者簡介 黃彥霖
    台北人。台北大學中文系畢業。文字工作者、山的初學者、貓的哥哥。若
  • Amazon讀者評論――
    他(史密斯)的小說結合現代哲學、前衛思想以及宗教觀點,對我來說,簡直像是當代文學最難以企及的夢。科幻作家往往得先跟現代的問題展開搏鬥、想出解法,才能著手描繪未來的樣貌。而關於這點,史密斯以精巧細緻的方式做了得宜的調配,故事甚至能趣味不減。
    他對宗教的興趣和人口控制議題的關注彷彿黑暗中的光――宗教將如何演化?當人口暴漲、連廣大的星際都快容不下時,國家組織該如何遏制、甚至控制可能產生的毀滅性事件?(人類倒是時常面臨這種情況。)還有情感――在科幻小說中,情感往往只是主角冒險時的附加元素。但在史密斯的作品裡,情感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而宗教也是,此外,還有道德倫理……在我心中的科幻王座,史密斯與威爾斯、菲利普.迪克齊名。他不像艾西莫夫那樣慢慢緩緩、保守沉悶,而是嚴肅但帶點玩心,詭譎,卻讓人想一直讀下去。
  • 1不,不,不要是勒果夫!
    2 81-Q 號戰爭(重寫版)
    3獵人機十一型
    4 午後女王
    5審視者的徒勞人生
    6駕駛靈魂號的女士
    7當人們落下
    8想著藍色,數到二
    9自虛無歸來的上校
    10龍鼠遊戲
    11燃燒殆盡
    12來自賈斯特伯之星
    13錯亂時空中的孤獨旅人
    14薩茲達艦長的罪惡與榮耀
    15那戰艦金光閃閃―喔!喔!喔!
    16小丑鎮的死亡女士
    17舊地球的地底
    18醉船
    19希登媽媽的奇登崽
    20阿法拉法大道
    21迷失的喵梅兒之歌
    22名為楔尤之星
  •  81-Q號戰爭(重寫版)
    在過去幾個短暫的幸福世紀裡,「戰爭」被塑造成一場巨大的遊戲。當世界人口突破了三千億人,代理首長恰特吉向世界各國政府提出所謂「正當比例」方案,將戰爭從遊戲化為現實。戰爭結束後,面目猙獰的新種爬蟲類占領了城市廢墟,聖人與蠢人在錯縱複雜的廢棄高速公路上占地為營;幾臺獵人機在世界各地逡巡,搜索著倖存的武器。

    I
    在真正的戰爭使人類倒退幾千年之前,世界各國遵循「安全戰爭」守則。你可以輕易宣戰、安全戰鬥,像個貴族般優雅地大獲全勝或一敗塗地,而且全世界都會認可這項結果。戰爭是如此稀有,可以讓所有電視節目都排開時間;戰爭是如此美麗,保證能裝飾出一座華麗的舞臺;戰爭是如此困難,只有視力完美又極度沉穩的人才能稱冠。戰爭大師使用的武器是搭載了飛彈、反導彈飛彈和戰況模擬螢幕的飛船。之所以再次啟用飛船,是因為它們速度夠慢,在觀眾的螢幕上呈現出的效果比較好,而且操控不易,能夠塑造出非常技巧性的對抗。許多戰爭大師為了操作這些系統接受培育,並有完整的階級制度——這些男人在全球度假勝地的雪場和海床受訓,有著陽光的膚色,身材結實。接下來,他們坐進控制室,掌控自己基地裡的飛船。轉播錄影畫面都兩兩搭配,讓戰爭畫面與戰爭大師的面容交替出現,他們坐在椅子上,因焦慮而前額堆滿皺紋。他們時而露出明顯的沮喪嘆息或勝利微笑,他們的情緒以戲劇化的方式起伏,展現在這場領有許可的戰爭之中。
    西藏和美國即將開戰。
    西藏靠著美國人的慷慨協助,以及伊利湖周圍的火箭坑中蓄勢待發的威脅勢力(究竟是虛張聲勢,又或者真的是死亡威脅?),從中國中央政府袞洪國被解放出來。沒人知道的是,美國人雖這麼做,但他們願意冒真正的戰爭可能開打的風險嗎?因為中國人並沒有逼著他們表演這一手。美國在世界大會上得到印度統一聯盟和剛果聯邦的支持,解放西藏後還有大筆政治債務得解決。剛果的要求是要支持撒哈拉索賠案,只要在大會上投票就行了,這還算容易;但印度統一聯盟想要組出世上最大的太陽能收集器,沿喜馬拉雅山脈南脊綿延共八十英里。美國人遲疑了一會兒,便把這些條件全列入與西藏簽訂的租約底下,將所有權留在西藏手裡。第一波能源浪湧進孟加拉平原之際,西藏士兵帶著西藏內政部的搜索令進入控制室,查封電廠,西藏的技術人員重新接上從雲南大理袞洪國基地空運來的線路,接著西藏就宣布把整組能源輸出裝置租給上一秒鐘的敵人:中華袞洪國。
    即便在原本就缺乏感激的政治領域,忘恩負義到如此冷峻的地步,依舊令人難以忍受。西藏才剛仰賴美國從中國人手中解放出來,一反手就占領了美國為了回報印度援助、在西藏領土上建造的設施。法律上而言,這樁交易非常合理。太陽能電池位於西藏的土地,根據當時流行的「主權」制度,任何國家都可以在自己的領土上做任何事,無須受罰。
    有些美國人氣炸了,大聲嚷嚷說要對中華袞洪國施以真正的戰爭。總統本人溫和地表示,對方只不過表現得比我們高明一點兒就決定開打,似乎並不適當。
    國會投票決定進行授權戰爭。
    總統沒有其他選擇,必須對西藏宣戰。他向世界祕書處提出准許申請。美國人申請的是A級戰,最長會打到四天,但傳回的授權牌照卻是「81-Q號戰爭」,因為世界祕書處裡的某人認為,除了最小型的戰爭之外,西藏不應該付出任何代價。世界祕書處拒絕針對此事展開調查。
    沒有轉圜餘地了。
    美國進入戰爭狀態。
    總統派出傑克.瑞爾登。

    II
    瑞爾登是美國最強的一名合格戰爭大師。
    「早安,傑克。」總統說:「自從我們在冰島一役戰敗,你已經兩年沒參戰了。準備好要翻盤了嗎?」
    「正是時候,長官。」傑克說。他猶豫了一下,然後又說:「請不要提到冰島,長官。沒人贏過夕格.夕格森,他退休是我們好運。」
    「我叫你來不是要責罵你。我知道你當時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面對那位偉大的夕格本人,沒有人能做得像你那麼好。這也是你還站在這裡的原因。你覺得我們現在該怎麼進行?」
    「這只是一場Q級戰,可以用的籌碼不多。他們頂多派出五艘新型馬克零式飛船。而因為發出挑戰的是我們,我認為西藏人應該會盡可能選擇最便宜的戰爭。他們也不想背一堆債在身上。中華袞洪國會出手協助,但大概兩天後就會開始要求回報了。」
    「我都不知道原來你也是國際情勢專家。」總統露出一抹溫和的微笑。
    瑞爾登看起來有些不自在。「抱歉,長官。」他喃喃地說。
    「沒關係,」總統說:「我的推測也是這樣。所以他們會拿下凱爾吉倫群島囉?」
    「大概會,」瑞爾登說:「我們的攝影師應該會氣炸。法國人為了把那些島以戰爭區的型態留在市場,用的全是便宜貨。」
    總統完全改變了態度。他原本還像個剛吃完早餐、彬彬有禮的老紳士,卻在一瞬間變成精於算計的自私政客。這個政客擊敗了工作上所有的競爭者,卻發現這個國家需要總統的程度,遠超他對這段任期的渴望。他直盯著瑞爾登的臉,以犀利的眼神看進他雙眼深處,用十分正式而且嚴肅的語氣問道:
    「傑克,這可能是你這輩子最重要的問題:你想怎麼打這場仗?」
    瑞爾登渾身一僵。「我以為草擬隊友名單就已經算是越權了,長官。我以為您應該有一份——」
    「我不是那個意思。」總統說:「你想要獨自戰鬥嗎?」
    「長官,你說獨自的意思是?」
    「在我面前不用裝謙虛,瑞爾登,」總統說。「你是我們最優秀的人手。事實上,你是我們唯一的一級戰爭大師。以後還會有新人崛起,但再也沒有跟你同級別——」
    瑞爾登一心只想著剛剛討論的技術問題,一時忘了自己的身分。他打斷總統。「博格司不錯,長官,他在一些小型的非洲戰爭中當過六次傭兵。」
    「瑞爾登,」總統說:「你打斷我。」
    「請您原諒,長官。」瑞爾登有些結巴。
    「這跟博格司沒關係,我也見過他。但就算他加入,也只有兩個一級的領戰人。」
    瑞爾登直直盯著總統,露出請求發言的表情。
    總統微微一笑。「如何?」
    「如果找傭兵組隊呢,長官?」
    「傭兵!」總統大叫。「我的老天,絕對不要!那是最糟的決定,我們會被全世界當笑話看。我可是冒著真正的戰爭開打的危險,好不容易讓西藏自由,中華袞洪國之所以投降,是因為袞洪國裡還有人覺得美國很強大。我們只要僱一個傭兵,這一切就全泡湯了。我們得顧全美國的顏面――你到底是可以還是不可以?」
    瑞爾登臉上的疑惑不是裝出來的。「可以什麼,長官?」
    「你這笨蛋,」總統說:「我說你自己打這場仗,可以還是不可以?規則你都曉得。」
    瑞爾登的確曉得。只使用一位領戰人的國家能獲得巨大優勢,無論我方失去多少飛船,只要擊倒兩艘敵船就能獲勝。三十年前,偉大的夕格.夕格森依序擊敗歐羅巴合眾國、摩洛哥、日本和巴西,之後就再也不曾出現單一領戰人的戰爭。冰島在那次勝利之後,連一次Q級挑戰也沒收過。後來,冰島人開始針對極小的挑釁行為申請授權戰爭;他們累積了足以開打一百場戰事的點數,而所有挑戰勢力都盡可能選擇最大型、最複雜的戰爭方式,試圖以排山倒海的複雜團隊合作困住夕格。
    瑞爾登望著窗外,總統任他去思考。最後,他開口了。因為帶著信念,語調顯得凝重。
    「我可以試,長官。他們要求Q級戰,等於給了我們一次機會。但長官,您應該知道,我不是夕格。」
    「這我知道,瑞爾登,」總統認真地說。「但是,大家——也包括你自己——說不定都不曉得你能發揮到什麼程度。你願意試試嗎?瑞爾登,為了國家、為了我,也為了你自己?」
    瑞爾登點點頭。在那個當下,名聲與勝利對他來說都渺茫不可捉摸。

    III
    儀式進行得非常順利。
    西藏和美國要求的都是喜馬拉雅峭壁太陽能銀行,雙方同意以戰爭決定所有權。
    全球戰爭委員會依照嚴謹且清楚的條件,授予戰爭許可:
    1. 戰爭僅得於指定之時間、地點召開。
    2. 無論直接或間接,不得有人員因戰爭機器之任何操作死亡或受傷。但不計入精神傷害。
    3. 國家應租借並清理合適之領地。並依規章針對可能在戰鬥中受到傷害的野生動物(尤其是鳥類)進行最大規模移轉。
    4. 武器最大重量應為兩萬兩千噸,且為非核引擎推動之有翼飛船。
    5. 所有無線電頻道都應由U.W.B及參戰雙方嚴格監聽,如有任何干擾或干涉之投訴,戰爭將立即停止。
    6. 每艘飛船都應攜有六枚非爆破性飛彈及三十枚非爆破性反導彈飛彈。
    7. U.W.B將在飛彈離開戰爭區前攔截、摧毀任何流彈與真實武器,且無論戰爭結果為何,參戰各方須直接付與U.W.B攔截及摧毀流彈之費用。
    8. 任何活人不可登上戰爭區內飛船,或用於全球電視轉播戰況之通訊設施。(「安全戰爭」的最後一次傷亡紀錄,即是載有影像人員的多軸飛行機闖入正在開火的戰鬥飛船機槍下,而幾千里外的領戰人還來不及看見他們、停止射擊。)
    9. 本次「指定領地」為凱爾吉倫戰爭區,由參戰雙方向歐羅巴合眾國代表之第十四法蘭西共和國租借,價格為一小時四百萬金里弗。
    10. 除影像權屬於戰鬥人員外,本次戰爭的座席應為凱爾吉倫戰爭區出租人之專屬財產。
    在這些規定之下,法國人把他們的綿羊都吊離凱爾吉倫群島的範圍。那些羊已經習慣了――每次一有戰爭,牠們就得從本來的牧場被移往南極的駁船。場地已經準備就緒。
    瑞爾登打算將工作地點設在奧馬哈;他猜他的西藏對手應該會駐紮在拉薩,但因為西藏擁有獨立武力的時間不過是幾個世代,他很想知道對方會徵召哪位傭兵。他們非常可能把小宋從北京找來。他比瑞爾登多了六場戰鬥經驗,是個可靠的戰爭大師。

    IV
    法國人輕而易舉把凱爾吉倫附近的座席和觀戰區都賣光。那些以前在做走私勾當的傢伙,現在到處兜售號稱可以看到非法戰況的望遠鏡。當然,那些玩意兒大部分都壞了;來自德班、馬德拉斯或柏斯的買家基本上只是白跑一趟。
    戰船準備就緒。美國戰船是金色的,雪茄型的船體兩旁伸出粗短的船翼,周圍襯著紅、白、藍色圓圈,中間畫了一隻古代的美國國鷹;西藏的五艘船其實是向中華袞洪國借來的舊型號,原本的中國國徽已經塗掉,剛漆上的西藏轉經輪嶄新簇亮。中國的機械技師是善藏機關的專家;裁判團中的美國裁判堅持,十艘飛船都必須經過徹底檢查,才願意簽署放行,讓飛船進入凱爾吉倫戰爭區。
    開戰時刻是當地時間的正午。瑞爾登一開場就占盡優勢。飛船的位置是由裁判隨機挑選,他正面迎著強烈的西風,對手得拚命拉住自己的船,才不至於被吹出領地外。
    瑞爾登發現自己操控的飛船分別被命名為普洛斯號、艾瑞兒號、奧伯龍號、卡利班號和泰坦妮亞號。某個坐在辦公室椅上的笨蛋用莎士比亞筆下的角色命名美國的船。西藏人則沒花工夫重新命名中國人的船,所以都留用了古時的朝代名稱:大漢號、大元號、大清號、大秦號和大明號。
    瑞爾登把自己的船靠向觀眾席,這樣一來,如果西藏人要朝他發射飛彈,勢必會射出領地,還得付罰款。他坐在奧馬哈總部,抬頭看著出現在螢幕上的人,想知道他的對手是誰。小宋在其中――如他預料。巴爾泰克也在,他是個知名傭兵,駕駛列支敦斯登旗號飛行,哪裡有戰爭就往哪裡去。其他三人是生面孔,其中一個是女孩,還穿著藏服。「中國人慣用的宣傳伎倆。」瑞爾登想:「這種機會,袞洪國當然一次也不會放過!」
    中國人丟出一顆煙霧彈,引起觀眾不滿。他們其實也沒什麼別的選擇,因為飛船正逆著風笨拙地抽動。瑞爾登在煙幕靠近他的船時跳了起來,將普洛斯號切到手控,隨便亂猜三個方向,然後自己一躍而出。
    半毀的普洛斯號從煙牆另一側穿出來。她被兩顆飛彈射穿,瑞爾登不禁懷疑,戰爭結束時救難人員還能找到多少殘骸。
    不過瑞爾登已經快要打贏這場仗了。他撞毀了大漢號和大明號,透過艾瑞兒號的鏡頭看著它們。殘破的大明號正從又冰又冷又深的南印度洋上方反擊,瑞爾登猜測,應該是巴爾泰克接手操控。大明號猛然開火,他趕緊扭開艾瑞兒號。船後方升起的火海讓他得知,U.W.B為了保護觀眾,已經用實彈攔截了飛彈。火光維持了許久,他的戰況螢幕上不斷閃動白光。他想,那些盯著攔截火光太久的裁判大概全都要看到頭痛了。而巴爾泰克顯然不在乎他的西藏老闆要付多少罰金。只不過,艾瑞兒號似乎躲得有些太容易了。
    就在此時,仍在墜落的大漢號對卡利班號發動了攻擊。卡利班號失去左翼,開始向下掉。瑞爾登以斥責的眼神瞪了負責幫他控船的機器人一下,然後決定不要花時間去罵那些毫無判斷能力的機器人程式設計師。
    一位U.W.B裁判的臉和聲音出現在所有螢幕上:「美國,卡利班號。西藏,大漢號。兩艘都下場。繳械之後移除。」
    因為得分制度的關係,瑞爾登即將到手的戰爭飛了。他只要在戰時擊落兩艘敵船,並讓自己其中一艘船維持在空中,就算是贏。那艘裂成碎片,散落在浪花之間的大明號本是他勝利的第一步,大漢號應該是另一步。但現在一切得重新來過了。
    他將艾瑞兒號交給機器人,自己接手泰坦妮亞號。
    其中一艘敵船開始沿著觀眾席一路朝他飄來。它沒辦法向他開火,因為這個領地是長方形,而泰坦妮亞號太靠近角落。然而瑞爾登也沒辦法開火,除非把泰坦妮亞號的船肚浸到水裡。那樣的話,他的流彈可以逃進太空。
    他和對手同時下墜。
    突然間,他的指揮螢幕消失,總統的臉出現在螢幕上――只有總統擁有這樣的最高優先權。
    「孩子,情況如何?看起來似乎有點糟啊,對吧?」
    瑞爾登好想大吼著說:「給我滾開啊!蠢蛋!」
    但那是總統;誰都不能對總統大吼大叫。
    雖然知道他的臉已被怒火刷白,他還是強迫自己說話要有禮貌。「長官,請離開我的螢幕。一切都好,長官,謝謝您。」
    總統離開了螢幕,瑞爾登發現自己重新回到泰坦妮亞號,而敵人正將她切成兩半。
    在暴怒之下(但他有控制好自己),他接管艾瑞兒號,讓泰坦妮亞的殘骸落入下方的浪中。
    瑞爾登放出一顆煙幕彈,煙幕朝他湧來。他爬升到煙幕上方,剛好看到兩艘中國飛船進去找他,於是他又潛回去。煙霧漸薄。他伸手挑開一個槓桿開關,它能讓發射出去的飛彈在預定時間內同時攻擊目標。到時所有飛彈都會指向同一處。然後,他多想了幾秒那個總統愚蠢的程度,結果挑到錯的開關――自爆。
    艾瑞兒號在一陣美麗的煙火中炸開。她附近還有另外兩朵橘色的雲。艾瑞兒號前甲板上的影像鏡頭告訴他,技術上來說,他贏了戰爭。另兩艘船跟著他一起沉了下去。
    他切換到最後一艘船,奧伯龍號。他與中國人仍是一對二的狀態;面前分別是大清號和大元號。
    裁判上前。「你按了『自爆』,那不是授權戰裡允許的武器。」
    「那是失誤。」瑞爾登回應。「你可以查一下你手中的紀錄,就會看到我的手是伸向『同時攻擊』。」
    對方沉默了好一會兒,空白的螢幕嗡嗡作響。過了一陣子,裁判重新上線,對巴爾泰克和小宋說話,但讓瑞爾登一起旁聽。「規則沒有解釋到這個部分。」裁判說:「那是個人失誤,但你們也冒了險,才讓船離他那麼近。美國方當時是從上面追下來,我判定這屬於成功得分。」
    現在瑞爾登要做的,就是在接下來六十七分鐘裡想辦法活著——而活著的意思是要有一艘船在場上。
    他開始沿著整排觀眾席緩緩飄行,距離近到某些觀眾甚至退後幾步。有許多人大聲喊叫,要裁判出來,不過瑞爾登始終確保自己有保持一百公尺的安全距離。
    大清號和大元號接連跟在他後方,他得緊急噴射下潛才能擺脫它們的飛彈。他猜大清號和大元號各剩下四枚和三枚彈頭,但在步調這麼快的戰鬥和大量煙霧中,他其實也無法確定。這有點像在玩以前的卡牌遊戲:就算最厲害的玩家,有時也記不住所有的牌。
    他再次下潛。
    中國人的船跟了下來。
    一顆飛彈擦過他右翼的升降舵葉片。
    瑞爾登利用這個機會,讓奧伯龍像艘跛腳船一樣倒向一側,朝水面墜落。
    大元號跟上來想看看情況,他對她發出一擊,在船體上射了個洞,陽光從裡面透出。她失去控制朝觀眾飛去,在U.W.B的保護武器發出的強光下消失。
    奧伯龍號觸到水面,同一時間,瑞爾登將引擎全速逆轉。他把兩顆寶貴的飛彈直接射入水中,巨大的蒸氣雲向上升起,奧伯龍號以超越任何一艘飛船的速度攀升。他看不到自己前進的方向――因為他是倒過來升空,而他眼前的畫面仍對著海面。但他盯著自己的損害管制螢幕,把音量調到「高」。
    衝擊隨之而來。
    奧伯龍號撞進了某個東西裡,除了大清號之外,應該不可能是別的東西。
    瑞爾登加強推力,將船身急轉到另一面,但方向依舊是反的。他向後飛,朝著撞上的船開火,無情地將它推進水中。兩艘船撞在一起,但還沒爆成一團火焰。
    損害管制突然像聖誕樹一樣亮起來。他船身後半截整個沒了。
    他用指尖去轉,盡可能將控制鈕轉到最小,然後開始向高空爬升。瑞爾登的視線所及,只有觀眾乘坐的飛船上方那片開闊的天空。從他的方向看去,觀眾就像橫倒著坐在左邊的空中,看起來非常奇怪。奧伯龍號和某個東西分開了。
    他在完全不看大清號的情況下,就將它擊沉了。
    裁判出現在面板上。「你的船清空海面,另一艘船出局。戰爭結束,比預期提早六十一分鐘。現在公布結果:美國獲勝,西藏落敗。」
    接著,裁判換了另一個語氣。「恭喜你,孩子。敵方領戰人也想向你祝賀,可以嗎?」

    V
    瑞爾登還來不及回答好或不好,他的螢幕畫面就消失了。
    總統又用了他的優先權。
    瑞爾登看著那位老紳士掉著眼淚,覺得一陣好笑。「你做到了,小子,你做到了。我始終相信你可以做到。」
    瑞爾登逼自己擠出一個認同的微笑,然後坐下來,等著那幾張是敵也是友的臉孔出現在螢幕上。巴爾泰克一定會堅持要聚餐。他每次都這樣。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