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都說陛下好(簡體書)
都說陛下好(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 7514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被翻牌純屬誤打誤撞,盛寵後宮更是無稽之談,
    去侍寢=發現皇帝秘密=自己性命不保!
    蒼天啊,她怎麼突然踏上了這條充滿麻煩與陰謀的宮鬥路呢?

    日常蠢萌吃貨皇妃vs日常精分雙面皇帝 
    九分甜+一分虐=完美!

    花火工作室編輯部眾編跪著問:我家皇妃每次宮鬥都在賣萌怎麼破?
    在線等,挺急的!

    大褚朝如今謠言四起,真假難辨——
    皇宮傳聞版本一:皇上變態,窮奢極欲!
    皇宮傳聞版本二:皇上兇殘,殺人如麻!
    眾:……請問以上兩個版本有什麼區別?
    嘛,總之!
    大褚皇帝趙輕閒性格惡毒暴虐,凡侍寢妃子皆于第二日暴斃身亡!
    七品芝麻官之女唐豆謹慎惜命,自打進了皇宮便夾著小尾巴做人,
    後宮人才濟濟,惹不起,躲得起,不想她偏偏躲到了皇帝的懷裡!
    完了完了,被這個變態皇帝看上,她焉有命在?

  • 亦狸,追求完美的處女座,戰戰兢兢地刻畫筆下的人物。踏過風情各異的各個地方,唯有美食與寫作不可辜負,擅長輕鬆溫暖的創作風格。
  • ‧熱門古言題材+新穎動人的愛情故事,質量有保證!
    該文是時下最受讀者喜愛的古代言情題材,以古代爲背景的言情題材向來經久不衰,從去年爆紅的《太子妃升職記》,《花間提壺方大厨》,到後來的《三生三世十裏桃花》和現在的話題很高的《烈火如歌》,可以看出古代題材一直受到大衆的喜愛。
    本書文筆詼諧生動,劇情跌宕起伏,人設豐富飽滿,情節笑虐皆備!看似狗血的皇帝+妃子人設,但自帶萌點的文風讓故事有別於其他題材,更有趣爆笑,同時,這也是魅麗文化旗下暢銷圖書“天下同萌”系列又一言情萌作!

    ‧晉江人氣作者+魅麗文化旗下多平臺宣傳!
    亦狸爲網站人氣作者,擁有固定粉絲群,且固定連載更新,保持高曝光率與活躍度,本書在連載期間作品熱度高居不下,多次上榜。

    本書上市前後期間,魅麗文化旗下微博、微信、貼吧、豆瓣等公衆平臺將對本書進行全方位的宣傳推廣。目前本書已經開始在魅麗文化的官方微博和空間已經開始多次預熱宣傳,我們也會在本書上市的前中後持續發力推廣,發起多種與讀者互動的活動送出神秘好禮,增加在讀者面前的曝光率。

  • 第一章 命懸一線

    第二章 深宮秘聞

    第三章 同流合污

    第四章 相看兩厭

    第五章 疑云密布

    第六章 暗潮湧動

    第七章 與子同行

    第八章 驀然回首

    第九章 終有一別

    第十章 始覺心意

    第十一章 至親至疏

    第十二章 驚天逆轉

    番外一 諾言

    番外二 所嫁非人

    番外三 一切未晚

  • 第一章命懸一線

     

    唐豆自打進了后宮,就兢兢業業地縮起了小尾巴,萬事只求不出挑,最好能湮滅在一片花枝招展的宮嬪之中。一切只是因為流傳在大褚朝后宮的一個可怕傳聞。

    據說,大褚朝皇帝趙輕閑兇殘惡毒,瞪誰誰就死翹翹。

    據說,大褚朝皇帝趙輕閑貪慕華麗,驕縱奢侈、窮奢極欲。

    據說,大褚朝皇帝趙輕閑殺人如麻,侍了寢的妃子第二天就掛了。

    唐豆本來就是一個七品芝麻官的女兒,萬事求的是謹慎惜命,自然不肯侍寢後便丟命。她這個人好吃懶做,容顏也不是頂好的,若是裝扮痴醜一番,也有可能糊弄了五年之後,平平安安地被放出宮——大褚朝后宮不養閒人,若是五年裡從未得過皇上臨幸,便可出宮自行婚配。

    事實上,這個計劃本來是行得通的,偏偏她招惹上了婉美人 ……

    於是只好等著侍寢了。

    三個時辰前。

    唐豆在御花園裡散步,哪知道走出小道時,正好拐進來個婉美人,兩人撞了個正著。

    婉美人捂著頭憤恨地看了一眼,就見到唐豆可憐巴巴地看著自己。婉美人在皇上面前向來是一副溫婉可人的模樣,這才掙了個 “婉”的封號,實際上她的心眼比針尖還小。

    婉美人當下心底非常不高興,二話不說就讓唐豆在太陽底下練站姿,學規矩。唐豆地位低,無法反抗,只能受著罰。

    初夏的太陽多毒啊,唐豆在太陽底下傻乎乎地站著,婉美人卻叫奴才們好生伺候著自己,坐在旁邊的亭子裡歇著了。

    一旁的侍女輕搖著團扇,小桌子上有一碗冰鎮酸梅湯,還有可口的水果整整齊齊地擺在婉美人的面前,她瞥了瞥唐豆,露出自得的表情。

    唐豆端正立了一會兒便覺得頭昏眼花,臉頰流汗,支撐她的只有一個信念:決不能再讓婉美人看她出洋相了!

    唐豆被罰了一個時辰後,恰逢趙輕閑路過這裡,他走路悄無聲息,也沒有太監跟在他身後,唐豆此時正被曬得頭昏眼花,雙腿發軟,她腳步踉蹌著,竟然不小心一頭栽在了趙輕閑的懷裡。

    唐豆暈頭轉向地倒在了趙輕閑的懷中,眼前一片金星,隱隱約約看到了一片明黃。

    唐豆嚇得一個哆嗦,迅速跪下後,膝蓋一痛,她徹底清醒了過來: “皇上恕罪!”

    婉美人看到皇上也嚇得不行,連忙走過去與唐豆一起跪下請安。

    趙輕閑皺著眉頭打量方才撞進自己懷中的女人,她的臉上因為驚惶而顯得有些煞白,一張圓圓的臉帶著幾分委屈。

    他發現這個女人有些眼熟,似乎是前段時間剛剛選的妃嬪。他的眼睛微瞇,這個小妃嬪往自己懷裡鑽,莫不是以為自己會看上她不成?

    投怀送抱這招也太老土了!

    趙輕閑面無表情,森冷的視線掃視著唐豆。

    婉美人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看著皇上面若冰霜的臉,眼珠一轉,計上心來,她道: “請皇上饒過妹妹,她只是太過愛慕皇上,這才做下如此沒輕沒重的事來,絕不是有意……冒犯皇上龍體的。”

    唐豆登時瞪大了眼睛,婉美人怎麼如此無恥?

    “皇……皇上……上……”唐豆急著想辯解,但看著皇上的臉,不由得磕巴起來,“臣妾其實……”

    “哦,不必多說了。既然你如此看得上朕的龍體,那麼……”趙輕閑嘴角勾起了一絲笑,“今晚便由你侍寢吧。”

    趙輕閑想:真的想要勾引自己,自然是要付出代價的,這天下間,可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

    說罷,他便拂袖離去。

    唐豆瞅著趙輕閑的背影,一屁股坐在地上,面若死灰。

    婉美人扶著身邊大宮女的手起了身,看著唐豆,笑道: “妹妹,你好大的福分啊!”她的話語裡透著濃濃的幸災樂禍。

    我要侍寢了=皇上會變態殺人=我要被咔嚓了!此時唐豆心裡只有一句話在循環:我就要死了!

    唐豆心如死灰地滾回自己的地盤,強自鎮定地用了晚膳,便被侍女們拖著洗了個花瓣澡,然後坐在椅子上,等候著侍寢。

    唐豆想到自己僅僅是他的一個宮嬪而已,這一夜過去,她就要打上了 “皇上后宮女人”的標記,熬到出宮完全無望,她甚至還有可能命喪今晚。

    想到種種悲慘的結局,唐豆悲從中來,傷心得都哽咽了。唐豆眸中蓄著淚,想要大哭一場,可是轉念間想起來,哭花了妝容,皇上那個死變態會不會嫌棄她太醜,然後立刻就把她殺了?

    心下一驚,她抽抽搭搭地止了淚水,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的淚。這樣哭下去也不是辦法,她要自救!

    要不等會兒裝作生病?不行,變態皇上怕是會請太醫來啊!

    要不說自己來了月信呢?不行,不行,妃嬪月信都記錄在案,她剛剛來過,被發現欺君也是一個死字!

    要不干脆逃跑?算了算了,她根本跑不出偌大的皇宮啊!

    唐豆想了無數自救的法子,都被自己否決了,腦中正一片混亂的時候,外面傳來小太監尖細的聲音: “皇上駕到——”

    唐豆立即收斂了神色,站起身迎接趙輕閑。她剛邁出兩步,趙輕閑便已經繞過屏風,邁進了內室。

    “給皇上請安。”唐豆端端正正地福身下拜,頭頂半晌寂然無聲,唐豆只好硬著頭皮僵硬著身體不動。

    靜謐的房間裡,唐豆忽然聽到頭頂上傳來男子輕微的呼吸聲,像是一片羽毛,直直地落在了她的脖頸上。

    “起來吧。”趙輕閑皺著眉頭打量她半晌,只看到了她圓潤的肩膀,還是沒發現她有什麼特別之處。

    當時他怎麼就鬼迷心竅想要她侍寢了?輕哼一聲,趙輕閑不再管唐豆,坐在了榻上,道: “奉茶。”

    他一開口,一股疏離的冷漠便自然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唐豆福身久了,便有些頭暈,剛直起了身子,輕微的眩暈感襲來,她只好單手扶著榻沿站定身子。緩了緩,她方才笑道: “皇上稍等,臣妾讓佩瓔馬上送來。”

    “嗯。”趙輕閑輕應一聲,面上沒什麼表情。

    唐豆便支使了佩瓔去泡茶,可是瞬間又後悔了 ……她應該自己去做的,省得與皇帝面對面。

    唐豆期期艾艾地蹭到趙輕閑身邊,訕笑一聲: “皇上,臣妾今日不是有意衝撞皇上,實在是因為站得久了,這才堅持不住,沒分清方向便撞進來了……”

    她說得吞吞吐吐,一張小臉上浮現出了一片紅暈,趙輕閑垂眸打量著她,忽然眸中暗沉下來: “算了,你出去吧。”

    “啊?”唐豆滿臉茫然地抬起頭來,“皇上說什麼?”

    趙輕閑抿了抿唇,又說: “沒什麼。”

    佩瓔泡好茶,在門外通禀了一聲,才緩緩繞過屏風,奉茶過來。趙輕閑漫不經心地接過茶,淡淡地抿了一口,微皺的眉頭這才舒展開來。

    趙輕閑用茶蓋輕輕撥弄著茶上的浮沫,漫不經心地斜睨了唐豆一眼,便看到她皺著的表情,他擱下茶盞,修長的手指按了按眉心,一臉的疲憊之色: “好了,就寢吧。”

    唐豆如遭五雷轟頂,瞪大著眼睛訥訥地道: “就寢……”

    該來的還是來了,唐豆淚流滿面。

    趙輕閑似笑非笑: “怎麼?沒人教導你規矩?”

    “不是,不是!”唐豆慌忙揮揮手,咬了咬牙,微閉上雙眼上前道,“皇上,請就寢!”

    見她一臉慷慨赴義的悲壯模樣,趙輕閑覺得好笑,嘴角無意識地輕輕綻開了一絲笑,他故意站起身來湊近了唐豆,在輕曳的燭光下,唐豆的一雙眼睫像是一把小扇子,在輕輕地顫動著。

    趙輕閑伸出手臂攬向唐豆,一隻手搭在她的腰上,另一隻手穿過她的腿彎,輕鬆地將她抱了起來。

    天旋地轉,微合著雙目偷窺趙輕閑的唐豆驟然失去重心,只能看到他衣服上的明黃,一雙手抓緊了趙輕閑,帶著微微的顫抖。

    她真的度過這一晚便要死了嗎?

    身體被擱置在錦衾上,唐豆不經意間撞進趙輕閑的眼中,只覺得他的眸子裡冷漠無比,一時覺得心都涼了半分。她僵了僵身子,便合上雙眼等待著 ……

    一刻過去了,周圍鴉雀無聲。

    兩刻過去了,依舊寂然無聲。

    唐豆睜開眼睛,看到趙輕閑臉上的冰霜之色已經不見了,他眼神茫然,一個純潔憨態表情蔓延開來,給他帶來幾分童真。

    等等,童真?

    唐豆訝然地打量著趙輕閑。發呆的趙輕閑緩緩將視線移過來,軟糯地笑道: “你是新來的奶娘嗎?你怎麼睡在這裡啊?”

    “……”

    趙輕閑見她不答,納悶地瞥了一眼。

    “是小九不乖嗎?”他嘴巴一撇,頗有些委屈。

    唐豆艱難地咽了嚥口水,她想她知道為何以往侍寢的妃子都不見了。

    皇上是個傻子!

    突然得知驚天大秘密,而且還是大褚朝最大的秘密,唐豆嚇得險些當場哭出來。但她很快鎮定下來。環視房間一圈,唐豆發現尋不到趁手的工具,猶豫片刻,便索性對準旁邊的床柱撞了上去。

    “砰”的一聲,唐豆頭暈眼花,如願以償地倒在了趙輕閑的身邊。

    看著唐豆軟軟地倒在床上,趙輕閑的眼神暗沉了些,顯出幾分掙扎之色。須臾,他的手輕輕搭在唐豆柔軟的腰肢上,身子微側,便蜷曲著睡了下去。

    女子的馨香傳入口鼻,他略微有些安心,這才輕輕合上雙眼,將頭埋在唐豆的身前,輕輕地蹭了蹭,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不許不要小九……”

    沉沉睡去之前,他喃喃地說道。

    暮色沉沉,一彎溫潤的月懸掛在漆黑的夜幕中,燭影搖曳,是房中唯一的起伏。

    一陣風過,一道人影驟然在內室出現。他腳步輕盈,臉在夜幕中看不清楚,他行至床邊探身查看,待看到兩人相擁而睡的畫面,不由得愣了。

    仔細查看了皇上的睡顏,他頓了頓,將床上的被子展開,被角仔細掖密實,這才退開幾步,吹熄了蠟燭。

    一片黑暗中,男人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