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青梅弄竹馬(簡體書)
青梅弄竹馬(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8元
  • 定  價:NT$228元
  • 優惠價:79180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暢銷書作者聖妖,2018年最浪漫純粹的青梅竹馬,萌化少女心!

    《她與他,狹路相逢》系列文。

    精心修訂,隨書附贈精美告白卡!

     

    蔣梓霖各科科目精通,可在蔣熙睿面前卻是一枚學渣。比如有一句話,她偏偏要這麼理解:郎摘青梅來,青梅弄竹馬。

    “我的女孩,一直就只有一個。”少年彎下腰,低下身,鄭重說道。

    “是我吧?”

    “蔣梓霖,你哪來的自信?”

    “你跟我二十年的時間,都不夠日久生情嗎?那別人你更加看不中了,我勸你回頭是岸吧。”女孩手一擺,她最大的本事就是能將歪理扯成真理。

     

        “我不會喜歡她的。”蔣熙睿將話說得很透。

      蔣梓霖聽了這話,掩不住內心的小雀躍,她趁機又追問一句,“你不喜歡丁盈影,是因為看中了學校的誰嗎?”

      “你怎麼知道?”蔣熙睿反問。

      蔣梓霖再度緊張起來,“誰啊?”

      “你也認識的。”

      蔣梓霖越聽這話越覺得不對勁,“不會是我的朋友吧?”

      “是。”

      蔣梓霖心裡陡然咯噔下,他這是什麼意思啊?她的朋友就那麼幾個,蔣梓霖藏在心底的那點小粉泡泡全被炸碎了,都能聽到乒乓乒乓的炸裂聲。

      “誰啊!”蔣梓霖沒好氣地問出口。  

       “我們獨處的時間最長,陪伴的時間也最長,她的喜怒哀樂,永遠是我第一個知道。我不相信一見鍾情,更不會有任何的感情能比得上我跟她的日久生情,如果要按時間來算的話,我從懵懂記事期就一直有她的存在。”

      蔣梓霖肩膀在顫抖,她怎麼聽著蔣熙睿話裡的意思,覺得他說的好像是她呢?

     

  • 聖妖

    暢銷書作者,來自于江南水鄉,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瀟湘書院金牌作者。作品文風細膩,善於突破思維。已出版:《一念》《不遇傾城不遇你》《原來一直都深愛》《不負時光不負你》《踮起腳尖來愛你》《她與他,狹路相逢》等。

  • ★暢銷書作者聖妖,2018年最浪漫純粹的青梅竹馬,萌化少女心!
    ★《她與他,狹路相逢》系列文。
    ★蔣梓霖各科科目精通,可在蔣熙睿面前卻是一枚學渣。比如有一句話,她偏偏要這麼理解:郎摘青梅來,青梅弄竹馬。
    ★精心修訂,隨書附贈精美告白卡!
    “我的女孩,一直就只有一個。”少年彎下腰,低下身,鄭重說道。
    “是我吧?”
    “蔣梓霖,你哪來的自信?”
    “你跟我二十年的時間,都不夠日久生情嗎?那別人你更加看不中了,我勸你回頭是岸吧。”女孩手一擺,她最大的本事就是能將歪理扯成真理。
  • 第一章:她撩男神了
    第二章:被上有牛奶
    第三章:懵懂的春光
    第四章:大神求公開
    第五章:清新小曖昧
    第六章:公然秀恩愛
    第七章:可愛小圈套
    第八章:初吻啊初吻
    第九章:愛慕的少年
    第十章:將你預定好
  • 第一章:她撩男神了
      東大,三月。
      上個月剛經歷過一場暴雪,當時的東城沉浸在白雪皚皚之中,如今短短一個月後,這座龐大而冷冽的城市已經恢復了元氣。校園內洋溢著青春活躍的氣息,籃球場上一道道身姿靈動矯健,跑道兩側的樹上綠芽新出,朝氣勃發。
      東大的學生剛經歷過一場摸底考,今天正是出成績的日子。
      學校的告示欄前圍滿了學生,有些純粹是來湊熱鬧的,有些則焦急地在榜單上找尋,希望能看到自己的名字,畢竟每場重要的考試都關係著年終時候的獎學金。
      東大沿襲了一貫的作風,老師學生們都戲稱這是放榜。有人看了眼榜首後面跟著的三個毛筆字:“毫無新意,又是大神第一名。”
      “我現在都不去看第一名是誰了,都叫他大神了,還不得樣樣第一啊?”
      “你們說他是怎麼學的啊?從我第一天進東大,知道有這麼個傳奇人物至今,他被人從神壇上拉下來過嗎?”
      眾人紛紛搖頭,還真沒有。
      “第二名倒是加把勁啊!”
      “你瞎說什麼呢?”
      “就是,加油什麼啊,也不看看第二名跟大神差了多少分!”
      開口的男生縮了縮肩膀,他不過就是給第二名口頭喊了句加油,這幫女生居然就群起而攻之了?
      一名站在後頭的小學妹總算道出了玄機:“第二名比得上大神帥嗎?”
      那自然是比不上了。
      旁邊還有女生不忘補一句:“比不上大神的一根頭髮。”
      圍在告示欄前的男生紛紛撤退。怎麼辦?這還沒踏上社會呢就感受到了深深的惡意,原來他們掙扎著活了近二十年,都比不上別人的一根頭髮?
      那豈不是蔣大神隨隨便便洗個頭掉下的頭髮,都比他們強?
      No!
      一雙修長的腿邁過樓梯走向二樓,拿了籃球準備去打球的男生自動讓開了道,堵在樓梯口嘰嘰喳喳的女生們也忽然噤聲。少年挺拔的身影經過,留下一道暗暗的影子。
      蔣熙睿剛要進教室,就聽到裡面有人在高聲議論:“喂喂喂,我們班的學渣呢?”
      “你說蔣梓霖啊?一早上就沒見到她的身影。”
      “她和大神都姓蔣,差別怎麼這麼大呢?”
      “最奇怪的還有呢,據說蔣梓霖跳過級,跳級的人不該是讀書成績好得飛起來那種嗎?”
      蔣熙睿靠在門框處,並沒有進去,這時,一道女生的身影從前門處飛撲進教室:“出大事啦!”
      “什麼事啊?”
      “學校舉行的那個《詩詞大匯》知道嗎?蔣梓霖去參加了!”
    蔣熙睿一雙好看的眉輕動了下,教室內瞬間就跟投了個炸彈進去似的。
    “開什麼玩笑?學渣去參加《詩詞大匯》?”
      “就是,那還不是第一輪就被人秒下來?”
      “真的,我都看到她的名字了,還有還有……她要對戰才女舒婧!”
      “哈哈哈——不行了,實在太好笑了。”坐在教室前面的女生雙手捧住肚子,“誰敢惹舒婧啊,每次獎學金名額都有她,又是文學社的社長,詩詞這一塊她是最精通的。”
      “呃……說不定蔣梓霖學習不精,但詩詞歌賦方面就是有天分呢?”
      “可拉倒吧,上次公開課還記得嗎?蕭老師出了個詩詞接龍,點名點了蔣梓霖,她倒好,憋了半天才來一句鵝鵝鵝……”
      “哈哈哈哈!”
      少年腿動了下,轉身離開。
      東大的階梯教室內,講臺上正在進行激烈的比賽,才女舒婧穩穩地坐在擂主臺上,輕輕鬆松以一句“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將對方挑落下馬。
      階梯教室最後一排的角落處,蔣熙睿坐定下來,面無表情,深邃的眼眸投落向前,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人群中的蔣梓霖。
      下一位挑戰者就是她。
      蔣梓霖上臺時,蔣熙睿看了眼腕表,十點二十。
      女孩一身最簡單的裝束,白色的襯衣外罩了件寬鬆的線衫,腳上一雙運動鞋,只不過都是限量版的款,眼拙的人還真看不出來。
      主持人讓蔣梓霖做個自我介紹,最好能說說之前有沒有得過相關方面的獎。
      階梯教室內忽然湧進好幾個女生,都是蔣梓霖的同學,她們不敢大聲喧嘩,隨便挑了個位子坐下來。
      面對主持人的提問,蔣梓霖輕搖下頭:“我沒參加過什麼比賽,就是喜歡詩詞罷了。我們開始吧,速戰速決。”
      舒婧原本正盯著自己的指甲看,今天她只要能一站到底,就能代表東大上電視,同各個高校的學霸學神爭奪《詩詞大匯》的冠軍。她太有信心了,她三歲起就能背誦唐詩,這一路走過來也順風順水。她該想想上電視的時候,要不要去做個美甲呢?
      舒婧剛想到這,耳朵裡就鑽進了速戰速決四個字。
      什麼?
      她真以為自己聽錯了,抬頭看向對面的女孩,不認識,是一張陌生臉。
      舒婧嘴角輕挑:“那我真是太期待你的速戰速決了。”
      前面是過關題,五道題目都正確,蔣梓霖才有資格挑戰舒婧。
      題型倒是不難,只不過連續答對五道題的是蔣梓霖,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那是我們班的蔣梓霖嗎?”
      “怎麼不是?”
      儘管這樣,舒婧的眼睛仍舊長在頭頂上,不過就是五道基礎題罷了,先前上來挑戰的哪個不是過了這一關的?
      比賽正式開始,雙方互相出題,挑戰者享有優先權。
      蔣梓霖出了一個“寂”字,舒婧幾乎未加思索,脫口而出:“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
      “好!”台下有男生鼓掌,“女神,女神!”
      輪到舒婧出題,她端詳著對面的女生,也不知道這蔣梓霖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舒婧面上揚笑:“月。”
      “我去,這也太簡單了吧!”蔣梓霖同班的幾個女生小聲議論著。
      蔣梓霖似乎一下蒙了,居然這麼簡單的題都沒反應過來,眼瞅著倒計時開始,到了最後幾秒,主持人出聲提醒:“五、四、三——”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蔣梓霖抓住最後的時機,總算是答上了。
      台下一片噓聲:“小學生都會背好不好?”
      蔣熙睿在角落裡坐著,薄唇輕抿。他與這一切似乎格格不入,因為他向來不喜這樣的場合,也從不會無聊到參與進去。他坐在那裡,似乎自帶光環,令人親近不得的同時,又帶著冷冰冰的疏離感。
      聽到蔣梓霖的答案,少年先是搖頭,但很快就牽動嘴角,忍不住微微笑開。
      一來二去,蔣梓霖每回都差點答不上來,有幾次顯得很狼狽,吞吞吐吐,壓著最後一秒把答案補齊全了。
      舒婧滿臉不耐煩,真是浪費時間,她倒想速戰速決,可對面的女孩就像塊牛皮糖似的,甩都甩不掉啊!
      難度升級,不過大家都知道舒婧會贏,才女對學渣,蔣梓霖定會被碾壓得連渣都不剩。
      這一輪要出兩個字,前後必須都能對上才行,這也就意味著範圍縮小了一大半。
      舒婧依舊像只高傲的孔雀,要出的題她事先早就想好了:“落,影。”
      下面幾個女生小聲討論開:“這怎麼答啊?”
      “百度搜搜……”
      一人側過身拿包,餘光看到一抹暗影,女生抬高視線,再抬高,陡地看清楚少年的臉。
      “天哪,大神!”她的嗓音控制不住,一下將臺上的人都驚動了。
      蔣梓霖和舒婧同時望過去,還有階梯教室內的目光一排排唰唰往後射。少年的視線盯著臺上,不為所動,黑瞳深邃而明亮,眾人順著他的視線,又望回臺上。
      “天哪,大神是沖著誰來的?”
      “不會是我吧?”
      “現在是白天,又開著這麼亮的燈,你可真是雙白日做夢!”
      “我知道了,大神是來看舒婧的。”
      一名女生湊過去說道:“舒婧眼高於頂,但偏偏喜歡大神,我看是冰山被融化了。怎麼辦,這兩人將來要生了孩子……”
      女生的臉被人一把推開:“想得真遠。”
      舒婧緊張得雙手交握起來,她注意到了蔣熙睿的目光,這個方向就她和蔣梓霖兩人,他這樣的人物,自然不可能多看蔣梓霖一眼。即便那個女生長得很好看,但她是學渣啊,一個笨蛋才不可能入大神的眼。
      主持人又開始倒計時:“十、九——”
      蔣梓霖收回視線,這次沒有猶豫,口氣輕鬆地說出答案:“落絮無聲春墮淚,行雲有影月含羞。”
      舒婧白了一眼,算她走運。
      蔣梓霖沖著台下比了個“V”,蔣熙睿除了挑了下眉頭之外,沒有做出多餘的反應來。
      “我去!她挑逗大神!”
      “這叫明撩吧!”
      舒婧輕咬下唇,神色瞬間變了:“喂,輪到你出題了。”
      “噢,”蔣梓霖放下手,目光迎上舒婧,“給你來道簡單的,詩中帶李和家兩個字。”
      舒婧想了想,很快給出答案:“洛陽城東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家?”
      蔣梓霖很快接了句:“落誰家都行,別落在我蔣家就好。”
      這似乎是一語雙關的一句話,但在場的人除了蔣熙睿之外,都只能聽出一層意思。
      不就仗著自己和大神同姓嗎?舒婧氣得臉色發白,伸手指了指蔣梓霖:“你——”
      “繼續吧,比賽完了我還要去吃飯,餓了。”
      舒婧咽下這口氣,好,那她就好好出題,今天必須讓蔣梓霖出盡洋相才行。
      “長,木。”
      “茅簷長掃淨無苔,花木成畦手自栽。”蔣梓霖幾乎是出口就答上,“輪到我了,畫和風。”
      舒婧有些慌,她沒想到蔣梓霖答得這麼快,蔣梓霖這反問的時間內,舒婧是毫無心理準備的。
      舒婧心跳明顯加速,她完全未將蔣梓霖放在眼裡過,頓時腦子有些亂,想了許久,才勉強答出一句:“不肯畫堂朱戶,春風自在楊花。”
      “好,好!”台下掌聲依舊。
      舒婧再度出題,選的詩句都得是冷門的才行:“香,泉。”
      “桂香多露裛,石響細泉回。”
      舒婧心裡徹底慌了,蔣梓霖下巴輕仰,一雙眼睛長得好看無比,她從容自若,就好像掐住了舒婧的七寸之處:“我再讓讓你吧,有一句詩,句中帶著三、二、一,我想舒婧大才女肯定知道吧?”
      現場瞬間鴉雀無聲,豆大的汗珠從舒婧的腦門處往下掉,她徹底蒙掉。這要換成平時,她冷靜下來想想興許還能想到答案,可現在時間緊迫,這麼多雙眼睛又盯著她,舒婧急得臉都白了,嘴裡不住輕念:“三?二?”
      她想到自己為了這次的選拔比賽,備戰了一個多月,而且只要過了這一輪,她就可以代表東大走出去了。
      舒婧腦子裡亂作一團,主持人無奈且帶著惋惜地提醒著時間:“十、九、八——”
      舒婧掐著自己的手背,想讓自己冷靜下來:“一定能想出來的,就在我嘴邊了,我能想到的。”
      台下有些人也坐不住了:“不會吧,還有女神答不出的題?”
      “二、一,時間到!”
      舒婧整個人癱軟下去,難以置信地盯向蔣梓霖,女孩抬起手臂揮了揮:“我贏了,KO!”
      舒婧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只是這道題而已,其餘的我都會,不能這樣算我輸了,我不甘心,我要重新開始比賽。”
      “比賽就是比賽,”蔣梓霖同樣站了起來,“輸了就是輸了。”
      “不,這不算!”舒婧從未這樣失魂落魄過,她不相信她就這樣輸給蔣梓霖了。
      女孩雙手背在身後,沖她微笑說道:“我再給你三十秒鐘,你能想到答案嗎?”
      “換一題!”
      “你已經輸了。”
      “不,我只是沒想出這一句而已,不能算!”
      台下諸人再度議論紛紛:“舒婧真輸了?可是看樣子,她好像輸不起啊。”
      蔣梓霖視線望向角落,少年的身影已經不在了,那個座位上空空的,好像他從未出現過一樣。女孩抿著嘴角,她就知道他不會等她。
      裁判宣佈了結果,舒婧眼淚差點掉下來。
      蔣梓霖下臺準備離開,主持人拿了話筒追在她身後:“這位同學,三天后還有一場比賽,你只要能守擂成功,就可以……”
      蔣梓霖頓住了腳步:“那我棄權好了。”
      “什、什麼?”
      “讓準備挑戰我的人去參加比賽吧,我棄權。”
      眾人還來不及反應,蔣梓霖已大步穿過階梯教室走了出去。
      人群散開後,舒婧是最後一個出去的。蔣梓霖靠著門框處踢著腿,眼見她出來,蔣梓霖幾步上前擋住舒婧的去路:“眼睛紅紅的,哭了啊?”
      “你走開!”
      蔣梓霖從兜裡掏出一個信封遞向舒婧:“你的東西,拿回去吧。”
      舒婧看了一眼,信封上還有她親手畫的愛心,她面色大變:“我的信怎麼會在你手裡?”
      “我只能告訴你,大神看都沒看,真是浪費了你那麼好的文筆和字跡。”
      “你……你……”舒婧一把將信封搶回去,“為什麼會在你手裡?”
      “他給我的。”
      “你胡說八道!”
      蔣梓霖眯了眯眼睛:“今天丟臉不?”
      “聽說你考試,門門掛科?”
      “那又怎樣?我掛科了照樣贏你。”蔣梓霖盯了她一眼,“別再給大神寫情書了。”
      “關你什麼事啊?”舒婧攥著手裡的情書想要離開。
      蔣梓霖攔在她身前,不給她拔腿就走的機會:“你以為你跟我們是一屆的,就嫩成一朵花似的了嗎?蔣大神初中、高中都跳過級,你想老牛吃嫩草?”
      “你是他什麼人?”舒婧面露狐疑之色,信是她讓人送給蔣熙睿的,她親眼看著對方將信放到蔣熙睿正在看的書裡,可……怎麼她的情書會跑到蔣梓霖的手中呢?
      蔣梓霖歪了下腦袋:“他跟我是一家人啊。”
      舒婧冷笑道:“同姓蔣就是一家人嗎?你怎麼不說東城有個蔣先生是你親爹呢?”
      “他就是我親親老爸啊。”
      “無聊,妄想症!”舒婧說著,推開蔣梓霖大步離開。
      蔣梓霖沖著她的背影趕緊補上一句:“喂,‘願得一人心’這種話別再往情書裡寫了,老掉牙了!”
      舒婧聽不下去了,拔腿就跑。
      迎面好幾個男生從行政樓上下來,蔣熙睿個子最高,站在中間也絕對是最耀眼的那一個。他眼角挑了抹清冷,看到蔣梓霖時,視線微微帶過,並未停留。
      然後,他就這麼從她跟前走了!
      蔣梓霖跺腳喊了聲:“睿睿!”
    沒人理睬她,男生群中誰也不會將這睿睿二字往蔣熙睿身上套。蔣梓霖哼了聲,好吧,回去再找他算帳!

      蔣家。
      蔣梓霖剛一到家,班主任的電話就追來了:“蔣梓霖同學,《詩詞大匯》比賽,你贏了?你贏了?”
      “嗯。”
      “天哪,”班主任將滿滿的不信掛在嘴邊,但也有可能是興奮過度,“真是揚眉吐氣啊,那什麼,明天還有場挑戰賽,你只要贏過三個對手就能代表東大去比賽了,加油!”
      “馬老師,明天的挑戰賽我不參加。”
      “為什麼?”
    最後的挑戰賽都不參加的話,那她今天興沖沖往臺上沖什麼?
    “這可關係到班級榮譽,我跟你說,必須參加!你要敢棄權的話,我我我我……我讓體育老師給你安排兩千米讓你跑。”
      通話掛斷了,蔣梓霖盯著手機屏幕看了半晌。她就說嘛,一個人表現得太出色不好,招蜂引蝶不說,還有一堆麻煩事。
      順著樓梯走向二樓,回到自己的房間,蔣梓霖將窗戶推開,窗邊擺了張書桌,窗臺上的金邊吊蘭伸出長長的杆子,原本擋在外面的陽光爭先恐後往裡擠,細碎的金黃色光芒歡快地在蔣梓霖的手邊跳躍。
      她拿起一支筆,在吊蘭的葉子上畫了個笑臉。
      蔣梓霖將書包放到桌上,從裡面抽出課本,她不住看著牆上的時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還有五分鐘蔣熙睿就要到家了。
      旁邊的房間內,一個小男孩探頭探腦往外看著,他經過蔣梓霖的房門口時躡手躡腳,不敢發出一點動靜。
      蔣梓霖起身望向樓下,正好看到蔣熙睿回家,她推開椅子轉身就往屋外走。
      剛走到樓梯口,就聽到家裡老三的聲音從下面傳來:“哥,我今天好多作業,疑難雜題太多了,快教我。”
      蔣梓霖聽到這,立馬往樓底下沖:“蔣老三,睿睿是我的,你搶什麼搶?”
      “我今天就要截和。”蔣家的老三擋在蔣熙睿跟前,“姐,你就可憐可憐我吧,我是個初中生,功課繁重,你一東大的高才生跟我搶什麼啊。”
      “你不知道你姐考試倒數第一啊。”
      “你還好意思說呢。”男孩幸災樂禍地懟她,“你天天拉著哥給你補課,考來考去還是墊底,那還不如把哥讓給我。”
      蔣熙睿聽多了兩人的爭吵,走到沙發跟前坐下來,蔣梓霖攔住了欲跟上前的老三:“你找老爸告狀去啊。”
      “姐,我是老三啊,不該是你們最疼愛的對象嗎?你應該呵護我才是……”
      蔣梓霖收回雙手,沖跟前的男孩笑了笑道:“不,你不老,你還小,你就一小三。”
      “姐!”
      蔣梓霖走到蔣熙睿身側,老三並不甘心,兩人挨著蔣熙睿一左一右站著。
      “哥,你幫幫我,就幾道題……”
      “睿睿,我的高數題不會解,你也看到高數老師多凶了。”
      “姐,你太沒大沒小了,你應該喊哥哥。”老三偷偷為自己的機智點個贊,瞧他這馬屁拍得多麼悄無聲息,他打賭蔣熙睿肯定吃這套。
      蔣梓霖將手落到蔣熙睿的肩膀上:“你說,你教誰?”
      “哥,看我,看我。”老三將手伸到蔣熙睿面前,“比心喲。”
      蔣熙睿將男孩的手掌推開,他面上沒有多餘的神色,誰也猜不出少年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蔣熙睿抬頭對上男孩的目光:“老三,你自求多福吧。”
      Yes!蔣梓霖在心裡歡呼雀躍,又是一個KO!
      “為什麼啊?”蔣家老三不服氣極了,“姐都念大學了,她的功課沒那麼重要!”
      “不為什麼,”蔣熙睿才不浪費這個腦子去想別的理由,“你成績不錯,每回都是全年級前三,你再看看你姐。”
      “她學習渣,她有理啊?”
      蔣梓霖眉頭輕揚,得意之色溢於言表:“有本事你也考個倒數第一試試,看老爸會不會打斷你的腿。”
      蔣熙睿嘴角輕彎,順著蔣梓霖的話往下說:“老三,你要哪天考了倒數第一,不用你跟我講,我肯定會幫你補習。”
      “你們……”蔣老三硬生生被欺負得說不上話來,他才不要考倒數第一,丟臉死了。
      門口傳來一陣動靜,蔣梓霖抬頭望去,看到一抹修長的身影正走進來:“老爸!”
      “怎麼都坐在這?”
      “老爸,許院長今天什麼時候回家啊?”
      蔣遠周失笑,目光卻帶著滿滿的寵溺:“沒大沒小。”
      蔣梓霖上前挽住蔣遠周的手臂:“爸,您說說,歲月為什麼都沒有在您和媽媽身上留下一點痕跡呢?昨天我和媽媽出去逛街,人家非說我們是姐妹,說我和實際年齡相符,說我媽大學剛畢業。”
      蔣梓霖這張嘴,從小那就是在蜜罐裡泡過來的,蔣熙睿和老三加起來都不是她的對手。
      蔣遠周不著痕跡地勾起嘴角:“那我呢?”
      “我爸成熟穩重,最具魅力。”
      “最近功課怎麼樣?”
      蔣梓霖忙鬆開蔣遠周的手,回到蔣熙睿身邊:“不怎麼好,但是睿睿答應給我補課了。”
      “爸,我也要補課。”老三趕忙說道。
      蔣梓霖拉了拉蔣熙睿的手臂:“我們走。”
      “姐……”
      蔣熙睿拿了書包往二樓走去,蔣梓霖回過頭沖家裡的老三說道:“你讓人補課,是為了爭一保二,我呢?我是想要及格,你好意思搶我的人嗎?”
      兩人幾乎是並肩上的樓,上了初中的男生個子其實也是拔高的,他委屈地看向蔣遠周:“爸!”
      蔣遠周見怪不怪了:“反正從小到大都是這樣,你還沒習慣呢?”
      “我不要這樣的習慣,您管管啊。”
      蔣遠周輕搖下頭:“習慣這個東西,那是很難改過來的。”
      來到蔣梓霖的房間,蔣熙睿將書包放到桌上,將作業本從裡面拿出來:“我跟你一起做。”
      “等等。”蔣梓霖讓蔣熙睿站好,朝他靠近了一步,伸手在少年跟前比了比,“你是不是又長高了?”
      “沒有。”
      “上次量身高是184cm,現在還是嗎?”
      “你作業還寫嗎?”蔣熙睿逕自坐下來,蔣梓霖心不甘情不願地挨著少年入座:“我在學校喊你的時候,你為什麼不答應我?”
      “你喊我了?”
      “當然。”
      “那是我沒聽見。”
      蔣梓霖拿他最是沒法子:“我不信。”
      蔣熙睿將一張試卷攤開:“你今天要完不成作業的話,明天可就要去辦公室喝茶了。”
      少年說完這話,開始解題。蔣梓霖在試卷上寫好名字,看完了第一題的題目:“我不會。”
      “哪裡不會?”
      “哪裡都不會。”
      蔣熙睿丟開手裡的作業,從旁邊拿了張白紙:“我解給你看,你好好看著。”
      “好啊。”蔣梓霖說完,將試卷推給了蔣熙睿,朝他身邊一趴,做出一副準備認真聽講的模樣。
      少年修長的手指握著筆,筆端在白紙上一筆筆勾勒出一串串數字,蔣梓霖的神其實早就跑出去了,她不由得輕抬眼簾,目光盯著蔣熙睿的臉。
      他眼神深邃、鼻樑高挺,蔣家的三個孩子都是從小好看到大的,蔣梓霖格外喜歡蔣熙睿的長相,他不常笑,只是一笑起來就跟引人犯罪似的。
      蔣熙睿手裡的筆陡然頓住,他敏感地察覺到蔣梓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寫的那些數字上面。他眼簾低垂,目光盯著那張紙,可他清晰地知道蔣梓霖在看他,且是一眼不眨,要不然的話怎麼不提醒他繼續答題呢?
      少年沒有拆穿她,筆下卻也沒動。
      半晌後,蔣梓霖嘴角不由得抿出笑來,她歪著小腦袋,蔣熙睿卻先繃不住了,他三兩下將題解完,眼簾輕抬,一點沒給蔣梓霖收回視線的時間。蔣熙睿嘴角弧度輕揚:“好看嗎?”
      蔣梓霖點了點頭:“好看啊。”
      少年將那張紙翻過去:“剛才有認真聽講嗎?”
      “有,每一個字都聽進去了。”
      蔣熙睿手指在紙上輕點幾下:“那好,照著我方才所說的法子,將這道題重新解一遍。”
      “哦。”
      少年看著蔣梓霖拿起手邊的筆:“如果這樣教你還學不會的話,我以後就不教了。”
      蔣梓霖心裡說了句小氣,她看了眼題型,手裡的筆飛快地在白紙上寫著,不出一會兒工夫,便將寫了半邊的紙推到蔣熙睿面前:“你看看。”
      男孩視線掃至最後的答案上面,是正確的。
      但是方才蔣梓霖確實沒在聽,不,應該說她方才連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只不過那又怎樣呢?她的這點小把戲從小用到大,他心知肚明,卻從未揭穿。蔣熙睿眉目間變得越發溫和起來:“不錯。”
      “那接下來的題,你肯教我了吧?”
      “嗯。”
      每一道題,蔣熙睿都要給她示範一遍,蔣梓霖很享受這樣的過程,解完題後,少年替她將文具和書本收起來,又塞進書包內。
      蔣梓霖趴在書桌上看著他,蔣熙睿推開椅子起身:“我下樓打會兒球。”
      “睿睿,你在學校裡沒有喜歡的女生吧?”
      少年沖她看了一眼,答非所問:“你怎麼不喊我哥哥呢?”
      兩人的視線對上,蔣熙睿的臉上是沒有什麼表情的,蔣梓霖仍舊趴在那裡:“我就不喊哥哥,我喜歡喊你睿睿。”
      蔣熙睿嘴角勾動:“沒大沒小。”
      他當然不是在責怪她,口氣裡滿滿的寵溺都快溢出來了。少年拿了書包往外走,蔣梓霖看著臥室門被帶上,收回視線,打開了身前的抽屜,從抽屜裡面拿出一個日記本。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