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心癮(全二冊)(簡體書)
心癮(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65元
  • 定  價:NT$390元
  • 優惠價: 7273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每個人光鮮亮麗的表面,背後都可能藏著滿目瘡痍的艱難。尚萌萌如此,穆城更是如此。
    他曾歷經艱難險阻,才博得如今地位。也曾歷經風霜強勢歸來。更曾隱忍向前不忘初心。
    她從來都是獨立而堅強的,只是在遇見這樣的一個他之後,她忽然就想卸下鎧甲了。

    從一個三流小模特,混到一線大明星,這中間離不了穆城的幫助。可穆城放下那段血腥的過往,溫柔生活,這也離不開尚萌萌的陪伴。
    其實兩個人在一起大概就是這樣,說難聽點就是各取所需,說好聽點,就是攜手並進,共同向前。尚萌萌想要向前,想要出人頭地,但她沒想到,*後自己更想的,不過是陪在穆城身邊,做一隻隨時可以撒嬌的小貓。


    愛你,就是希望隨時能將你融入骨血裡。
    愛你,就是為你遮風擋雨從不逃離。
    愛你,就是拋掉過往未來有你。

    在沒遇到穆城之前,尚萌萌不過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模特,在遇到他之後,那些光環、榮耀、名利都變得唾手可得。她以為這已是最好,以為這便是是自己想要的。可沒想到,從最初的互相折磨,到最後的惺惺相惜,她再也離不開的那份安全感,不過他這個人。

    如今的他叱吒商海,可他滿是傷痕的身上卻寫滿了過往,那些他曾獨自經歷的風霜,在遇到尚萌萌之後,都變成了溫暖人心的火光。

    “霸道總裁”與“三流模特”的甜膩之旅,“大甜甜”與“小野貓”的暖心日常。

  • 弱水千流

    晉江新生代高人氣作者,四川省網絡作家協會會員。擅長多題材言情小說寫作,文字清新,甜寵治癒,語言風格獨特,筆下人物形象飽滿立體,廣受讀者追捧。

    代表作:《田入心扉》(已簽約簡體出版)《喵色可餐》(已繁體出版),即將出版《我知寒山意》《悠悠喃風起》等。

  • 上卷

     

    第一章 夜色迷城

    第二章 吻

    第三章 選擇與決定

    第四章 前塵

    第五章 荒草之國

    第六章 爭執

    第七章 我的萌萌

    第八章 異國奇緣

    第九章 往事隨風

    第十章 心意

    第十一章 火樹銀花

    第十二章 如煙

    第十三章 他的秘密

    第十四章 鋒芒初綻

     

    下卷

     

    第一章 昨日今日

    第二章 求婚

    第三章 蜜

    第四章 情纏

    第五章 故夢驚魂

    第六章 水鄉澤國(上)

    第七章 水鄉澤國(下)

    第八章 殺機

    第九章 鐵馬冰河

    第十章 圖窮匕見

    第十一章 念念情深

    番外一 寵溺

    番外二 蜜糖

    番外三 假如有假如

    番外四 若季若黎

    番外五 平行時空

  • 上冊

     

    第一章 夜色迷城

     

        晚上十一點左右,城市的霓虹閃爍不休,車水馬龍,無比繁華。

        火車站前人多得跟下餃子似的,候車大廳內外,裡三層外三層,放眼望去全是攢動的人頭。

        魚龍混雜的地方,扒手是少不了的。幾個赤膊漢子蹲在路邊抽煙,夜燈下,條條手臂黝黑結實,幾雙眼睛賊溜溜地瞄著往來旅客,尋找著下手目標。

        很快,幾雙眼睛不約而同地看向出站口,注意到了一個女人,一個年輕女人。

        大晚上的,那女人還戴著一副墨鏡,擋了大半張臉,燈光下只有一個尖翹的下巴和沒塗口紅的嘴唇,薄薄的,形狀性感漂亮。她是獨身一人,手上拖著箱子,埋頭不停地打電話,穿一身簡單的灰色套裝,胸脯高聳,腰很細,褲子及膝,小腿很長,纖細柔美,白花花一片。

        幾個男人咽了口唾沫,互相遞了一個眼神,心照不宣。

        幾秒鐘後,煙抽完了,幾個人扔下煙頭站起身,四處張望,尾隨著那年輕女人走出火車站。然而世事無常,計劃快不過變化,領頭的扒手皺起眉,瞧見那女人在紅綠燈旁攔下了一輛出租車,把箱子甩進後備箱後,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可惜了,那身材跟模特兒似的,就是沒瞧清臉。”光頭往地上啐了口痰,摸摸鋥亮的腦門兒道。

        很快,紅燈跳了一瞬,像夜色裡的鬼眼,轉綠後,出租車引擎發動,載著讓幾個壯漢浮想聯翩的女人絕塵而去。

        車窗外,整個都市的萬家燈火交錯閃過,車裡冷氣開得很低,隔絕了燥熱的暑氣。

        列車上有空調還不覺得,下了車才發覺,夏季的B市的確和蒸籠沒兩樣。尚萌萌摘下墨鏡,用手腕上的黑色發圈把一頭漂亮的黑長直發綁成馬尾,嫩白修長的脖子完全暴露在空氣中,清爽一片。

        出租車司機是個三十左右的青年,他瞄了眼後視鏡,發現鏡子裡的女人五官極好,沒有化妝,清麗,素淨,眼角眉梢都是南方女人的細膩,看上去最多二十二三。領口開得不高不低,皮膚雪白,兩道鎖骨形狀勾人,往下的風景實在引人遐想。

        “去不夜宮。”她的聲音裡透著疲乏。

        不夜宮,B市消費最高的夜總會,出入者大多非富即貴。

        司機這才回過神兒,收回視線,掩飾什麼般咳嗽了兩聲,顯然有些尷尬。邊打方向盤邊不住點頭,“好好,知道了。”

        尚萌萌懶得搭理,脖子微仰,倒在後座閉目養神。

        手機裡躺著一條短信,是十分鐘前收到的。也正是這條消息,直接擾亂了她打算回家倒頭就睡的計劃。她咬了咬嘴唇,閉著眼,眉心卻擰成一個川字。

        發信人是榮伊,她的發小兒加閨蜜,電影學院本科生,畢業一年,一直都在等待上戲的機會。短信內容如下:萌萌,我和幾個製片在不夜宮,情況有點兒不對勁。他們不讓我走,還一直給我灌酒來著,我現在有點兒頭暈,不然你來接我吧。包間號是C07。

        收到短信之後,尚萌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榮伊回電話。一連打了四次,全是無人接聽。她察覺到恐怕是出事了。

        尚萌萌咬緊牙關,左手握拳狠狠砸了下座椅。那司機狐疑,回頭看了她一眼,遲疑再三,遞過去一根煙,用試探的語氣道:“小姐,抽煙不?”

        難得見到這麼漂亮又有氣質的女人,搭訕幾句似乎也是人之常情。

        然而對方看都不看他,“不抽。”

        司機悻悻,吃了癟當然不好意思再說話,只能收回煙默默開車。好在不夜宮和火車站都在B市的同一個方向,相距不算遠,二十分鐘之後,出租車在不夜宮前停穩,“小姐,已經到了。”

        尚萌萌睜開眼,目光飛快地掃了眼計價表,掏出錢包遞過去一張百元大鈔,然後就下了車。拉開後備箱,提起箱子朝不夜宮狂奔過去。

        夜幕之中,建築物類似明朝時期的府宅,卻有五層樓高。獸頭大門、朱漆、九重釘,兩盞五連珠宮燈懸掛在門匾兩方。一座石碑赫然矗立,龍飛鳳舞幾個大字,燈光鑲嵌:人間極樂不夜宮。

        出租車司機探頭張望,看見那纖細的背影跑得匆忙,兩條纖白的長腿筆直,玉雕一般,“美女,還沒找你錢!”

        在B市,有錢人很多,喜歡找樂子的有錢人也很多。多數高級夜總會都是會員制,出入要出示VIP卡,在這一點上,不夜宮顯得與眾不同,它是B市唯一一個完全開放的高級夜總會,不設門檻,沒有社會地位和身份的限制,只要出得起錢,誰管你是皇帝還是乞丐。

        門前有兩個穿西裝的壯漢,看見尚萌萌後也不阻攔,直接拉開了大門。

        一樓是消費最低的區域,和尋常夜店一樣,中間是舞池,打扮時髦的男DJ打盤,豐乳纖腰的女DJ領舞,音樂鼓點很重,光線昏暗,吧台、卡座上座無虛席。

        尚萌萌一眼都沒多看,直接向服務台走去,寄放完行李箱後,她直接扯住一個戴著兔耳朵的服務生,“我找人。帶我去C07。”

        服務生不過十八九歲,塗著濃妝依然掩不住好相貌。上下打量了尚萌萌一番後,那小姑娘點頭,帶著她進了電梯

        紅色數字從1跳成了3,服務生走出電梯門,回頭正要說話,尚萌萌卻已經直愣愣地走出去了。

        她的臉色很白,雙手在身側收握成拳,無視身後服務生的叫喊,大步向前,一間一間地尋找。終於,C07這個數字出現在一間包間門上方,她深吸一口氣,用力地拍房門,“砰砰砰”。

        沒人理。

        她繼續,幾乎是砸的,“砰砰砰、砰砰砰……”

        幾名服務生圍了上來,有男有女。其中一個個子高高的男青年含笑道:“小姐,十分抱歉,這個包間的客人吩咐過,不讓打擾的。”

        “是嗎?”尚萌萌咬牙冷笑,直接踹了那扇門一腳,“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呢?”

        這時,門鎖輕響,有人從裡頭打開了門,一個滿身酒氣雙頰通紅的中年男人打開門,看尚萌萌一眼,“你丫誰啊?”

        門打開了,她雙眼微紅,視線看向那人的身後。在瞥見沙發上那個熟悉的身影時,她壓抑的怒火終於被徹底點燃,全身的血液沖上了腦門兒。

        “你大爺!”

        尚萌萌罵了句髒話,抄起服務生託盤裡的酒瓶子就往那男人頭頂砸了下去。中年男人還不算太醉,嚇得趕緊後退一步,酒瓶子掄了空,房門也徹底打開。

        她眼睛越來越紅,握著瓶頸進屋,光線昏暗,空酒瓶子散了一桌,空氣裡全是酒精的味道。除了開門的那個之外,包間裡還有另外兩個製片,其中一個戴眼鏡的西褲扒到一半,手裡還拿了個已經拆了包裝的安全套。

        白嫩的女體橫陳在沙發上,襯衣的扣子被扯爛了,雪白皮膚大片暴露。

        “畜牲。”尚萌萌怒極反笑,酒瓶子朝著眼鏡男的頭頂就砸了下去。

        這一次,那人毫無防備,頓時鬼叫了一聲,捂著腦袋頭破血流滾到了地上。她不管不顧,破酒瓶隨手一扔,去拍榮伊的臉。此時榮伊雙頰滾燙全是淚,意識清醒,可是全身虛軟。

        尚萌萌嘴唇都快咬爛了,穩住雙手幫榮伊把襯衣和底褲穿好,將她的手臂往肩上一架,自己鉚足勁兒,“能走嗎?”

        榮伊說話都吃力,看見她後哭得更凶,“怕是給我下藥了,沒力氣……”

        兩個沒受傷的製片回過神兒,連忙顫著雙手打120,戴眼鏡的那個頭上血流如注,倒在地上,只剩下半條命。

        幾個服務生倒是鎮定自若的樣子,像是見慣了這種場面似的。領班是個瘦高男人,三十上下,打量了下C07裡頭的情況後微皺眉,壓著嗓子說:“通知120把人弄走,今天幾個老闆都在,兜住,別驚動了。”

        然而話剛說完,一道醇厚的嗓音就傳來了,打趣兒似的,用著揶揄口吻,道:“喲,難得遇上敢在咱們這兒鬧事兒的。大哥貴人啊,難得來,一來就有戲看。”

        服務生們嚇了一跳,轉頭朝走廊盡頭打量了一番,挨個兒招呼完,恭恭敬敬退邊上去了。

        那人說話的聲音很亮,屋子裡的尚萌萌也聽見了。緊接著,她又聽見一陣腳步聲,朝著她們這個包間的門口來了。

        很快,腳步聲停下了,幾個背著光的身影慢悠悠地出現在房門口,臉一時看不清晰,但是身形清一色的健壯頎長。

        不知道這些人的身份和來意,尚萌萌絲毫不敢大意。她很警惕,下意識地擋在衣衫不整的榮伊面前。

        走在最前頭的男人穿一身橘紅色西裝,二十五上下,容貌俊美精緻,長了雙桃花眼。他大致掃了眼包間,表情驚訝得誇張,略略彎腰審度她,“行啊小丫頭,下手夠狠的。”

        尚萌萌沒說話。

        她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幾個身影中,一個男人站得偏後,看不清臉,只是剪影高大,身形挺拔,明明沒有說一個字,卻有一股難以言述的氣場,強大得令人無法忽視。

        又一個聲音響起,低柔細潤如流水,“老三,來者是客,別冒犯。先問問是什麼情況。”

        易江南勾起唇角,拿起桌上的安全套盒子把玩,表情吊兒郎當,“二哥,什麼情況,一目了然嘛。”

        隨後,兩個人都不再說話,那道黑色身影上前了兩步。他體格極為高大,隔著一層筆挺的黑色西裝,幾乎都能令人感受到布料下遒勁有力的肌理線條。雙臂處,臂肌曲線流暢,漂亮又有力。

        尚萌萌視線抬高。

        那是一張絕對能令人記憶深刻的臉。

        五官立體,清楚而分明,輪廓線條幹淨利落,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古銅膚色,透出一股子原始的野性。而這張臉上,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那雙眼睛,深邃漆黑,目光銳利得像鷹,一眼看不見底。

        她在看他,他同樣在看她。

        不過短短的兩三秒鐘,尚萌萌便移開了視線。這個男人的目光壓迫感和侵略感都十足,沉沉的,令人不自在。

        這時,之前那個醉醺醺的製片人終於醒過了神來,視線掃一圈兒,懵了,結結巴巴道:“那什麼,誤會,都是誤會,我們……”

        易江南一腳給他踹過去,冷笑,“在穆家的地盤上玩兒這出,膽兒挺肥的啊孫子。”說完看向穆城,“大哥,怎麼整?”

        穆城看了眼地上的血和幾乎丟命的男人,又看向那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女人,忽然覺得有點兒意思。

        “先送他們去醫院。”他聲音低而沉,略微沙啞。

        聽見這句話,尚萌萌知道她們能脫身了。扶了把榮伊,此時藥效差不多過去了,她已經能勉強走動。

        從沙發到門口,幾步遠,兩個女人卻走得戰戰兢兢。尚萌萌將頭埋低,自始至終都沒說話。走到門口時,因為沒注意地上的血,腳下一滑,手臂卻忽然被一隻手握住了。

        她指尖一顫,下意識低頭。

        那只手同樣是古銅色,色澤均勻,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分明修長,觸感卻粗糲得不像話。掌心很厚,和指腹一樣,都結著繭。觸及她纖白光滑的手臂,灼燒一般。

        “小姑娘,”穆城在她白嫩的耳垂旁開口,側眼看見上面有個紅色耳釘,仔細看才發現是一串精緻的櫻桃。他聲音沉沉,有種煙嗓子發酵出的性感,“看路。”

        尚萌萌立刻把手抽回來,“謝謝。”聲音不大,根本不在乎對方能不能聽見。說完,便見她扶著榮伊快步走了出去。

        離開包間沒幾步,榮伊就轉頭看她,目光掃過她手上和褲子上的血跡,憂心忡忡地開口:“萌萌……你沒受傷吧?”

        尚萌萌聳肩,滿不在意地笑,“好著呢。”

        其實一點都不好。

        之前的酒瓶子砸破了那個製片的頭,玻璃碎片也劃傷了她的手,之前不覺得,走出大門之後冷風一吹,這才驚覺虎口的位置隱隱作痛。低頭瞥一眼,發現血已經乾涸凝結,變成了暗紅血漬。

        尚萌萌仰天長歎一口氣,招了輛出租車,將榮伊扶進去。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