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古龍:古龍十大經典排行點評
經典古龍:古龍十大經典排行點評
  • 定  價:NT$480元
  • 優惠價:79379
  •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古龍誕辰八十周年紀念代表作:《古龍評傳三部曲》永遠迷人的遊俠、浪子!衷心感動的好書、奇書!
    首部曲:評傳古龍-這麼精彩的一個人
    二部曲:武學古龍-古龍武學與武藝地圖
    三部曲:經典古龍-古龍十大經典排行點評
    ※重磅人物聯手作序推薦:著名學者龔鵬程、師大國文系教授林保淳、著名文化評論家陳曉林、古龍長子鄭小龍、成都市作協副主席柏樺
    ※大陸首位出版古龍評論集的學者──文史名家覃賢茂,多年研析、探討古龍,力撰古龍三書※書中附有古龍珍貴相關照片34幀(*江湖風月 古龍留影34幀照片) 
    ※為迄今為止最多亮點、最具可讀性,且相對翔實的古龍傳記。 
    ※以尼采的哲學深度解讀古龍,對古龍武俠小說精神俠之風流和俠的內心歷程的闡釋,對武俠小說儒俠和道俠的概括等等,至今還在深刻地影響讀者和研究者。《歡樂英雄》為什麼榮登作者心目中的古龍第一?《多情劍客無情劍》為何是古龍脫胎換骨之作?《楚留香傳奇》明明享譽港台,風靡萬千少女,古龍對此為什麼仍有遺憾?《流星‧蝴蝶‧劍》篇幅不長,為何卻具有超一流的水準?《絕代雙驕》和《笑傲江湖》究竟誰更勝一籌?悲情蒼涼的《蕭十一郎》為何鞏固了古龍的新派風格?……

    作者簡介:覃賢茂,作家,詩人,學者,曾用筆名:閑夢、閑夢樓主、秦文。
    1964年出生於成都市近郊小鎮。2009年起現任教於四川大學錦江學院文學傳媒學院至今。
    1986年以南京「東方人詩派」參加「現代主義詩歌流派大展」。詩作及詩評散見於《星星詩刊》《詩歌月刊》《詩選刊》等報刊雜誌。有詩作收錄於《江蘇百年新詩選》。已發表著作有:《明明白白學易經:周易解謎》(風雲出版)、《黃帝內經與運氣推算》、人物傳記《古龍傳》、《金庸智慧》、《李敖傳奇》、《金聖歎評傳》、《柏楊傳奇》、《瓊瑤傳奇》,武俠小說研究專著《金庸武俠小說鑒賞寶典》,《金庸人物排行榜》,《金庸武學地圖》等。


    內文簡介:
    古龍走了嗎?沒走。
    古龍就在武俠裡。
    武俠遠不遠?不遠。
    武俠就在你心裡。《經典古龍》精選古龍小說十大名著進行詳細點評賞析,歡笑連連的《歡樂英雄》、悲情的《多情劍客無情劍》、風靡大街小巷的《楚留香傳奇》、教父風範的《流星‧蝴蝶‧劍》、雙胞大不同的《絕代雙驕》、令人心疼的《蕭十一郎》、機智聰慧的《陸小鳳傳奇》、七種武器的《碧玉刀》、以古龍本人為原型的《大人物》、輕靈跳脫,渾然天成的《碧血洗銀槍》作者極為精闢的見解與分析,帶領讀者更深入古龍原著精神的境界!
    本書作者除了評選出自己心目中的神品妙品外,更逐章節細細點評,用功之深,令人嘆服!

    如果你喜歡古龍小說,小說本身描寫的情節想必你都已經知悉,那麼那些未透露的背後意義,那些欲言又止的玄妙之意,你都讀懂了嗎?

  • ◎名人推薦:
    古龍經典名著排行,素有見仁見智之別,而作者秉筆抒其所見所信,固自有其理據也。──中華武俠文學學會創會會長 龔鵬程
    《經典古龍》為古龍十大經典名著的精闢解析和評論,扣緊古龍獨有的風格與境界。──著名文化評論家 陳曉林
    每一部作品中的主要人物,都是古龍因時而異的化身千萬。武俠是古龍生命的投影,是他的安身立命,是他的濃情,是他的驕傲。──師大國文系教授 林保淳
    覃先生的「古龍三書」,在彰顯古龍作品既浪漫又古典、既重義又多情、既深刻又複雜的獨門特色方面,確有其見人所未見、言人所未言的睿知與妙筆。──古龍長子 鄭小龍
    賢茂以尼采的哲學深度解讀古龍,對古龍武俠小說精神俠之風流和俠的內心歷程的闡釋,對武俠小說儒俠和道俠的概括等等,至今還在深刻地影響讀者和研究者──教授,著名詩人 柏樺
  • 江湖風月‧古龍留影  (圖片34幀)
    推薦序  這才是真正的俠──覃賢茂《古龍三書》序 龔鵬程
    推薦序 古龍:精采絕倫的人,光焰萬丈的書 陳曉林
    推薦序 古龍,武俠就是他的詩 林保淳
    推薦序 衷心的感念,無盡的俠情 鄭小龍
    推薦序 又見古龍——《古龍三書》與俠之風流 柏樺

    第一  神妙品:《歡樂英雄》 
    第二  勝情品:《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三  風流品:楚留香系列之《楚留香傳奇》
    第四  俊逸品:《流星‧蝴蝶‧劍》
    第五  人氣品:《絕代雙驕》
    第六  悲涼品:《蕭十一郎》
    第七  懸疑品:陸小鳳系列之《金鵬王朝》 
    第八  雅致品:七種武器系列之《碧玉刀》
    第九  機智品:《大人物》
    第十  輕靈品:《碧血洗銀槍》

  • 總評:《多情劍客無情劍》是古龍的脫胎換骨
    古龍真正成為古龍,成為真正天才的巨星,還是要靠他創作史上的第三個階段的作品。在這個輝煌的時期,古龍經過了像蛹化蝶那樣痛苦的蛻變,終於在煎熬中得到了一種突破,變成了一隻美麗的蝴蝶。
    大約在一九六九年前後,古龍不論在意境或風格上,均發生了意想不到的大突破,從此他的小說進入了一個海闊天空的全新境界。
    《多情劍客無情劍》是古龍的脫胎換骨,其引入言情要素,最是成功。許多的讀者和研究者,也都幾乎習慣於把古龍的這部《多情劍客無情劍》看作是古龍的代表作,甚至許多人推為排名第一。
    這些看法當然都很有道理,也很有見識。但我認為卻是有些失之偏頗。
    《多情劍客無情劍》最初是分為兩部分發表的,一部是《風雲第一刀》(《本色古龍》一書考訂上部原名並非《風雲第一刀》,而《邊城浪子》一書最初題名才是《風雲第一刀》,為行文方便,此處仍按舊說),另一部是《鐵膽大俠魂》。現在流傳的《多情劍客無情劍》的版本,基本上都是將這兩部合起算一個大部的。
    《風雲第一刀》和《鐵膽大俠魂》的故事有很強的連續性和繼承性,所以合在一起出,也問題不大。這兩部作品的主人公都是「小李飛刀」李尋歡,以及阿飛、林詩音、林仙兒、龍嘯雲、龍小雲等。
    《風雲第一刀》的故事是寫破獲梅花盜疑案;《鐵膽大俠魂》則主要寫李尋歡戰勝金錢幫幫主上官金虹,正義戰勝邪惡的故事。
    這兩部作品故事的展開,又是以李尋歡與林詩音的愛情悲劇為線索展開的。
    李尋歡早年在一次身臨險境中被龍嘯雲所救,兩人惺惺相惜,結為兄弟。不料龍嘯雲卻愛上了李尋歡的未婚妻林詩音。李尋歡發現這個秘密後,為了友情而忍痛割愛,故意放浪形骸,離家出走。
    這是前話,小說中真正的故事是二十年後李尋歡重返家園後發生的。
    龍嘯雲表面上很歡迎李尋歡,其實是假仁假義,屢設陷阱,又利用其他的惡勢力來達到陷害李尋歡的目的。在《風雲第一刀》中,龍嘯雲是借用林仙兒的惡毒和陰謀,在《鐵膽大俠魂》中,則是投靠上官金虹,想借刀殺人。
    《多情劍客無情劍》細膩地寫盡了情感糾葛,恩恩怨怨,曲曲折折,古龍因此也被人看作是寫情聖手。其實縱觀古龍總體的作品,並不是都像《多情劍客無情劍》這樣委屈傷感動人,這樣纏纏綿綿。
    李尋歡這樣一個人物是古龍小說中的特例。
    《多情劍客無情劍》讀起來很感人,很煽情,我們仔細分析,就能看出古龍在這部作品的寫作期是充滿了自哀自憐的自戀情結。
    古龍簡直是照著對自我美化的形象去塑造李尋歡這樣一個人物的。古龍將自己的情結,寂寞和痛苦寫進了書中,書中很多描寫李尋歡的話,實際上是古龍的自況。
    《多情劍客無情劍》無疑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因為這部小說中有古龍向上的激情。
    概而言之,我認為《多情劍客無情劍》有以下幾方面既有的所有武俠小說不能企及的地方。
    首先是語言上,古龍真正創造了一種全新的寫作方法。
    古龍寫武俠小說,幾乎像是在寫詩了。而且所有詩意描寫的地方,都是情景交融,非常貼切地和小說的故事有機結合在一起。
    古龍開創了一種新的寫作文體,在古龍之後,不僅是武俠小說的作家,許多純文學的作家,都開始學習和吸收古龍這種文體的寫作技巧。
    對語言的掌握上,古龍的確是文學界的一個大天才。
    《多情客無情劍》的第二個獨創之處,是寫出了一種文化中的「俠的風流」,直接繼承了中國古代俠文化中禪道化的俠文化的這一傳統,具有能動的自覺意識。
    李尋歡這樣的大俠風采,是金庸小說中絕對沒有出現過的。而李尋歡這樣俠的形象卻是平民化的,表現是個體的覺醒,對自由的追求,對人性枷鎖的解放。
    李尋歡無疑有種種缺點,不能與郭靖這樣的理想大俠相比,但李尋歡卻更讓我們覺得親切,有一種缺陷的審美。
    換一句話說,金庸筆下的大俠表現的是「階級的理解」,而古龍筆下的俠開始出現了一種更能撫慰人民大眾受創心靈的「個人的雅望」。
    僅僅是金庸那種大俠形象是不夠的,殘缺的。自有古龍起,中國文化上的俠的含義才真正地充實自洽起來。
    《多情劍客無情劍》的第三個獨創點,是打破了金庸小說那種大一統的江湖格局。
    自金庸獲得巨大成功,金庸小說的那種江湖格局成了一種模式,東南西北,大一統江湖,面面俱到。從《射雕英雄傳》一直到《笑傲江湖》,金庸小說幾乎都是這種寫法。而金庸的這種寫法,又是上承平江不肖生、王度廬、李壽民等民國武俠小說路子並加以改良發揚光大的。
    古龍寫《大旗英雄傳》、《武林外史》、《絕代雙驕》,還是不脫金庸的這種大江湖格局。
    到了《多情劍客無情劍》,古龍已經另闢蹊徑,開始脫離東南西北中的面面俱到的寫法了,因此《多情劍客無情劍》顯得尖銳、生動、精緻、細密。
    《多情劍客無情劍》的第四個獨創,是武打設計的大變化。
    在此之前,包括金庸的那些武打場面,實在已過於氾濫了,金庸只不過以他博大的才氣掩飾了這一點。
    古龍曾調侃地摹寫了金庸式的武打設計:

    「這道人一劍削出,但見劍光點點,劍花錯落,眨眼間就已擊出七招,正是武當『兩儀劍法』中的精華,變化之奇幻曼妙,簡直無法形容。」
    「……」
    「這大漢喝一聲,跨出半步,出手如電,一把就將對方的長劍奪過,輕輕一捫,一柄白練精鋼製成的長劍,竟被他生生拗為兩段。」
    「……」
    「這少女劍走輕靈,劍隨身遊,眨眼之間,對方只覺得四面八方都是她的劍影,也不知哪一劍是實?哪一劍是虛?」
    「……」
    「為書生曼聲長吟:『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掌中劍隨著吟聲斜斜削出,詩句中那種高遠清妙、淒涼蕭蕭之意,竟已完全溶入這一劍中。」

    古龍的這種批評和諷刺妙極了。
    古龍並不是寫不來傳統的武打套路,如果願意,也許他可以寫得像金庸那樣好,但是古龍以他的天才敏銳地看出這樣的寫法已經走進了死胡同。
    古龍說:

    「武俠小說中當然不能沒有動作,但描寫動作的方式,是不是也應該改變了呢?
    「鄭證因派的正宗技擊描寫『平沙落雁』、『玄鳥劃沙』、『黑虎偷心』、『撥草尋蛇』,還珠樓主派的奇秘魔力裸逞魔女……這些,固然已經有些落伍,可是我前面所寫的那些『動作』,讀者們不是也已經看過多少遍了麼?
    「應該怎樣來寫動作,的確也是武俠小說的一大難題。
    「我總認為『動作』並不一定就是『打』。
    「小說中的動作的描寫,應該是簡短有力的,虎虎有生氣的,不落俗套的。
    「小說中的動作描寫,應該先製造衝突,情感的衝突,事件的衝突,讓各種衝突堆積成一個高潮。
    「然後再製造氣氛,肅殺的氣氛。
    「武俠小說畢竟不是國術指導。」

    古龍後來在《天涯‧明月‧刀》的序中,也有類似的議論。
       「小說中的動作和電影畫面的動作,可以給人一種生猛的刺激,但小說中描寫的動作就是沒有電影畫面中這種鮮明的刺激力量了。」
    所以「用氣氛來烘托動作的刺激」是一條很高明的路子。
    在古龍之前,沒有哪一個武俠小說作家這樣來處理武打設計,難道我們還不能為古龍的天才所嘆服?!
    《多情劍客無情劍》中,小李飛刀是後來流傳最廣,知名度最大的特殊武功(武器),也許小李飛刀的知名度只有金庸寫的「降龍十八掌」可以與之相比。
    李尋歡的小李飛刀從不隨便出手。但只要他一出手,就絕不會落空,所謂「小李飛刀,例無虛發」。
    古龍自稱一向很少寫太神奇的武功。但小李飛刀卻是絕對神奇的。
    在《多情劍客無情劍》中,古龍並沒有交代描寫這種飛刀形狀和長短,也從未描寫過它是如何出手的,如何練成的。沒有人看見小李飛刀如何出手,也沒有人能形容它的威力。
    古龍只是作了一點提示,李尋歡總是在用小刀在雕刻人像,古龍暗示李尋歡是用雕刻來訓練他的手。
    有的人批評古龍的小李飛刀太差勁,不實在,讓人不可信。
    這是一種膚淺的意見。
    古龍自己有一段話很能說明這個問題。

    「武俠小說的武功,本來就是全部憑想像創造出來的。」
    「因為他的刀本來就是個象徵,象徵光明和正義的力量。
    「所以上官金虹的武功雖然比他好,最後還是死在他的飛刀下。
    「因為正義必將戰勝邪惡。
    「黑暗的時候無論多麼長,光明總是遲早會來的。
    「所以他的刀既不是兵器,也不是暗器,而是一種可以令人振奮的力量。
    「人們只要看到小李飛刀的出現,就知道強權必將被消滅,正義必將伸張。
    「這就是我寫『小李飛刀』的真正用意。」

    古龍寫的不僅僅是武器,而是精神力量。
    古龍的這一主題在小說中經常出現,而且後來在《七種武器》系列中,古龍還專門來闡述這個主題。
    古龍在《多情劍客無情劍》中還有很多獨到之處,如對友情的描寫,也是以往武俠小說中不多見的,也比以往這類題材處理得更為深刻。
    「男人間那種肝膽相照,生死與共的義氣有時甚至比愛情更偉大,更感人!」
    李尋歡對阿飛的友情就是這樣,李尋歡對阿飛只有付出,從不想收回什麼。

    ※推薦序:【這才是真正的俠──龔鵬程 】
    中華武俠文學學會創會會長‧台灣佛光大學創校校長 龔鵬程

    《史記》自述司馬遷「讀孔氏書,想見其為人。適魯,觀仲尼廟堂車服禮器,余低回留之不能去」。講的是他讀孔子書之對孔子的感情。古龍當然不能跟孔子相比,但一位作家能給予讀者的欽遲感動其實類似。古龍逝矣三十三年,而其形貌音聲輒與其筆下人物情境交揉錯置於吾人眼前呢!
    近年我大部分時間旅居大陸,年前返台,忽想去台北陽明山下北投吟松閣住住。裹寒而去,居然斷垣殘牆,不勝滄桑。詢之,始知年久失修,日式老木屋須要整葺,已暫停營業了。無奈乃賃其旁之春天酒店住了。日於樓上近視彼閣,遙想昔年古龍在此與柯俊雄喋血飲酒之事,亦與司馬遷一樣,低回留之不能去。
    吟松閣血案,使古龍傷了手,不再能稱情使刀了。筆就是他的刀。可是手已被刀所傷,乃有晚年口述代筆等事。俠客未老,而刀手不相應,無疑也是縱情?鄉的原因之一。本來古龍之沉湎酒國,原因不止一端,但晚來情懷愈惡,必與此有關。
    可是古龍做為一名真正的俠客,能不有此風波嗎?
    歷來武俠文學或可別為兩類,一是紙上談兵,如明人小品說的「一切亭台樓閣皆於印章上起造」。所以千門萬戶、俠武幫會,均可縱情肆想,甚且超玄入幻、飛仙遁地。但作者之性氣、生命、經歷未必即與書中人物相關相等。文藝創作本有此一格,寫妓女當然可以不必是妓女,寫俠刺也自然未必要去殺人。但另一種類型就是人藝合一型的,司馬遷說他看了孔子的書就能想見孔子之為人,指的就是這一種。其《屈原列傳》說:「余讀離騷、天問、招魂,哀郢,悲其志。適長沙,過屈原所自沉淵,未嘗不垂涕,想見其為人。」講的也是。這種人,作品只是他的鏡子,鏡裡面顯示出來的乃是他自己。因此,前一種型態,動人者在作品,讀者猶如錢鍾書說的,只須吃蛋,不必管下蛋的雞長什麼樣或性格如何。後一種型態,動人者其實更在作者。作品不過鏡象而已,讀者常欲超以象外,得契心源,故讀其書往往想見其人,為之悲其志。
    古代俠義小說,其中便不乏俠盜中人現身說法者,如《水滸傳》有孫述宇先生等研究者認為即是「強人寫給強人看的小說」(強人,即強梁耍橫之人。南宋畫家蕭照早年即參加抗金義軍,後入太行山做了強人,一次?到畫家李唐,乃拜之為師學畫,最後竟補入畫院為待詔,又補迪功郎,賜金帶。《水滸》講的也可能是類似蕭照這樣既是抗金義軍亦是強盜的故事。)這雖只是一種推測,但俠盜中人現身說法的,近代小說其實就很不少。眾所周知,平江不肖生早在日本留學時即浪遊於町人妓院間,所著《留東外史》便多是個中人語。後寫《江湖奇俠傳》,亦多緣於親身經歷的江湖。其後寫幫會技擊的代表人物鄭証因本身也精擅技擊。這類個中人,現身說法,對於讀者來說,自會增加其武俠作品中描寫幫會規矩、切口暗號、組織架構,江湖人行事風格、口吻性氣、舉止動作、武術技巧等等的可信度與親切感,因此紙上談兵的作家往往也要諮詢於他們,以免閉門造車,有時不免說豁了邊。例如白羽寫《十二金錢鏢》等時就常與鄭証因商量。
    但我前文說的人藝合一型,卻還不是平江不肖生、鄭証因這一類的。他們固然有江湖閱歷,所交亦多俠武中人,但其知是效用於作品的。經驗之知雖不同於由書籍文獻上得來的聞見之知,然其貫注於作品,則無二致。沒這些經驗之知的人,若本領大,僅由文獻考索,參以心領神會,亦不難得其彷彿。何況,寫小說,憑虛幻構之功更甚徵實,因而是否真屬個中人,並非關鍵。
    近代小說家還珠樓主、金庸便是紙上談兵、憑虛幻構的代表,只是風格上一超越現實,一擬構真相而已。至於作品與作者本人之關係,則都是鬆散乃至有隔的。作者未必俠,而作品中俠氣縱橫,久已傾倒眾生。
    古龍小說寫幫派,寫武功,寫江湖人之行事,早期得諸平江不肖生、鄭証因、朱貞木、諸葛青雲、司馬翎,其後盪抉窠臼,自構格局。其實就是捨棄了歷史性、徵實性、經驗性的寫法,趨向於紙上談兵。因此他的幫派、武功、江湖人行事等,描寫常有天馬行空、不符理實之處。例如傅紅雪全身穴道可以移位一寸啦、劍每每從不可思議之角度刺出啦之類。評論者據此說他「技進於道」,不寫具體的招式動作,而寫心、寫道、寫氣氛。又說其作品模糊化時代、歷史、地理、組織,直探心曲,刻畫人物。都對。但此與金庸等人之分別仍只在「?」上。
    真正令古龍可以不朽的,或許不是這些「?」,甚至不是那些作品,而是他足以令人「讀其書,想見其為人」的那個人。我們看楚留香、李尋歡、陸小鳳、西門吹雪、謝曉峰、阿飛,想起的常常不是楚留香李尋歡如何倜儻多情或無情,他們如何大戰水母陰姬和上官金虹,而是古龍,是令人「悲其志」的大頭酒徒。
    對古龍來說,飲酒,或魏晉人所言「痛飲酒,熟讀離騷」,即其生涯。小說寫作,實等於酒後說的幾通胡話,或前言不接後語,或酒闌興盡,?然而止;或我醉欲眠卿可去,撒手不管了;或興高采烈,縱酒酣歌,寫得暢快;或思忖再起酒局,別翻酒令。用心,也確實常是用心的,但總像菸癮人戒菸,用心不堅,故態往往復萌。他的愛情,也和小說相似,或也與酒相似,能濃烈,不能如茶般寡淡,令人清醒。小說寫女人,如醉中言事,講得洞若觀火,盡在指掌,實際「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雲雜雨雲」,難解難辨,似夢,而可惜又並不是夢,只是局中局外誰也說不清楚。
    這麼說,自非否定古龍作品的價值,其實醉中言本即真實語,且近乎詩。古龍小說不適合如金庸作品那般去分析其結構、敘事手法、人物成長歷程,他也沒機會如金庸那樣重新刪修補訂,使之經典化。事實上本也不需要。「酒中言語,多有胡塗、囉唆、錯雜、荒誕、奇詭之處,然醉態可掬,反令人愛,讀之想見其為人。《楚辭》不也如此錯落囉唆、恢奇曼衍嗎?或曰古龍小說似詩,興來無端,每有靈思,正由於此。這些碎亂的言語,也反而因此更能讓人感受或貼近作者之靈魂,激起想一探其「志」的心理。
    古龍逝世如此多年了,他的友人還能如此懷念他,仍在不斷想見其為人,不斷悲其志,恐怕也與我以上所說有直接關係。其他武俠名家,不廢山河,當然也都值得憶念,但沒有誰能像他這樣令人低回不忍遽去。
    我以為這才是真正的俠。俠不在事功上見,否則隱淪者便不能稱俠;俠不在紙上顯,因為豪情託諸空言,未必能見於行事。俠是氣質。行或不軌於正,言或無益於時,然噓朋引類,人樂於交。近,喜其弗有拘檢;遠,思其略無畔岸。然後找出他的遺文勝稿來,讀兩段以當小酌。
    這就是古龍的魅力。至於交誼深淺,理解多少,對其「志」又作何詮釋,卻是人人不同的。而雖不同,亦無害大家對他這個人的懷念,也是古龍魅力所在。
    我由北投回到淡水時,道逢陳曉林兄。這麼些年,他是最懷念古龍,也最能不負死友,為之檢點身後遺事的人。他示我甫出版之程維鈞《本色古龍》,並說將再出版覃賢茂《評傳古龍──這麼精彩的一個人》、《武學古龍──古龍武學與武藝地圖》、《經典古龍──古龍十大經典名著點評》,把稿子交我攜回北京細看。我對諸君能花那麼大的氣力來評述古龍,曉林又能如此仗義地出版,實是不勝欽仰,故歸來都詳細拜讀了。
    《評傳古龍》採王國維說的「細探行年,曲探心跡」之辦法,總說其生平,以悲其志。《武學古龍》則另以兵器、人物、武功、美酒、菜譜、雋語等各角度分析古龍作品,睿見迭出。《經典古龍》細評作者心目中的古龍十大經典作品排行,而以《歡樂英雄》為第一神品,因為他認為歡樂英雄才是古龍本心及自我期許。古龍經典名著排行,素有見仁見智之別,而作者秉筆抒其所見所信,固自有其理據也。總之,此《古龍三書》整體篇幅宏大,用力甚勤,且明顯有著自己特殊的見解。
    我於古龍小說,未嘗下過如許工夫,讀時隨機隨緣,僅擇所愛,故不能如賢茂兄這般全面。其中洞見勝解,尤多開豁心胸,十分欣慶古龍幸運有此讀者與評者。不過因其分析主要在作品方面,故以上補說了些關於讀古龍超以象外的部分,聆供參考,非敢言序也。
    戊戌春初寫於燕京翠湖夢屋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