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戰爭與智慧:二戰啟示錄
財富、戰爭與智慧:二戰啟示錄
  • 定  價:NT$480元
  • 優惠價: 79379
  •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限量贈品
行走好讀帆布袋(贈品)詳情
贈品已送完!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華爾街教父級分析師,開創解讀二戰歷史新面向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一場真正的世界性戰爭。
    它為生命、政治、金融市場、財富,以及最重要的生存,提供許多的啟示。
    「對歷史知道與了解得愈多,就愈能做出更好的長遠決策。」──巴頓.畢格斯

    西塞羅:「歷史闡述了事實,喚醒了記憶,為日常生活提供指南。」
    尼采:「忽視過去,有如瞎了一眼;沉迷過去,有如雙眼失明。」

    ● 群眾智慧可能遠勝於多數分析師和政治分析家?
    ● 二戰末期,英國投資者早已預感美國會參戰?
    ● 戰後的日本如何浴火重生,打造出更蓬勃、富裕的國家?
    ● 希特勒犯下何種致命錯誤,促使德國命運由盛轉衰?
    ● 每逢戰爭轉捩點,股市總有先見之明?
    ● 一封信,如何掀起紐約證券交易所的拋售潮,使股市暴跌?

    《財富、戰爭與智慧》以史家之眼、紀實手法描述二戰時的關鍵戰役;洞悉國家勝敗的意外真相;分析希特勒、邱吉爾、麥克阿瑟等歷史人物的性格命運;勘探財富如何流動與累積。人類的歷史奠基於政治與戰爭上,政治與戰爭更與經濟市場發展有微妙的關係。摩根士丹利首席全球策略分析師──畢格斯,便以獨到的觀點,抽絲剝繭二戰時期,全球的風起雲湧,解讀股市對戰爭的變幻反映,揭示人類的發展途徑,更印證了市場的獨特性。

    在蚊子成群、老鼠猖獗、須割凍死的馬肉來止飢的時代……
    在一個政治權謀無極限、瘋狂殺戮,充斥偏激者、虐待狂、變態的世界……
    人類財富究竟只能任困境宰割、衝擊?還是群眾智慧其實有可能擊敗荒唐無知?

    聲譽隆重、華爾街教父級分析師畢格斯以對歷史知識的鑽研喜好,及超過半世紀的專業投資經驗,從市場角度切入,延長歷史視野的縱深,不僅增進我們對黑暗、失序二戰時代的認識,也得到關於人生、政治、金融市場、財富和生存的啟示。每個世紀至少都會重演一次,聖經《啟示錄》中的四騎士──瘟疫、戰爭、饑荒和死亡──騎馬而來,帶來巨大的財富破壞。如果災難終究會再度降臨,人類該如何因應──這便是畢格斯鼓勵大眾知史、讀史的原因,藉著歷史、經驗的光輝,照徹現今面對的困境,排除僵化思考,因應「黑天鵝」事件,甚至培養出敏銳的直覺,預測黑天鵝事件即將來臨。

    一場關於自由民主的戰爭,
    它攸關資本主義存續,更涉及股市的未來及其一切美好與邪惡的存亡……

    畢格斯巧妙分析股市成就及詭譎政治之間的巧妙關係,啟示在二戰的混亂歷史中,股市、投資及群眾智慧在人類發展史上的重要性,為讀者描摹出與自身相關的劃時代意義──雖然人類懂得迴避戰爭,但新的衝突來源,如:恐怖攻擊、宗教戰爭,甚至是衍生性金融商品內爆仍不斷出現,人類下一步該如何邁出?《財富、戰爭與智慧》沒有艱澀的投資知識,而是以清晰分明、深具人文意識的生動筆觸,剖析人類文明的衰頹與進程,揭示戰爭前後人類的財富狀況,檢驗該遵循何種法則才能捍衛及增值財富。

  • 巴頓.畢格斯 Barton Biggs
    華爾街教父級分析師。出生於美國經濟大蕭條時的紐約,父親曾為紐約銀行投資總監。1950年代畢業於耶魯大學英文系,隨後成為美國海軍陸戰隊軍官。退伍後,於紐約大學商業研究院求學,畢業後進入金融業。
    1975年進入摩根士丹利,之後以合夥人身份在摩根士丹利任職超過三十年。多次在《機構投資人》(Institutional Investor) 雜誌的調查中,獲選為「最佳投資策略師」。2003年,七十歲的他離開摩根士丹利,與另外兩位同事創立當年規模最大的特雷西避險基金 (Traxis Partners),管理資產超過十五億美元,2009年特雷西避險基金的回報率為業界三倍。著有《華爾街刺蝟投資客: 貪婪是一種美德,避險基金教父的投資手記》、《華爾街刺蝟投資客之投資啟示錄》。

    譯者簡介 洪慧芳
    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畢業,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管理碩士,曾任職於西門子電訊及花旗銀行,現為專職譯者,從事書籍、雜誌、電腦與遊戲軟體的翻譯工作。


  • 名人媒體讚譽

    畢格斯超然的學術精神和清晰易懂的文筆,使《財富、戰爭與智慧》既是一本入門易懂的經濟學書籍,也是一本進階深刻的歷史學書目。──《交易員月刊》(Trader Monthly)

    畢格斯清晰、活潑的寫作風格,和他對市場與投資的淵博知識,使《財富、戰爭與智慧》不只讀來趣味盎然,更蘊含深刻的教育價值。──《Yahoo!奇摩股市》(Yahoo Finance)

    「畢格斯在本書中以寓教於樂的創意寫法,並列陳述戰爭史實和股市歷史。他主張股市有驚人的預知能力,並教導我們,以股票為主、被動管理的穩健資產配置,可以提供優異的投資報酬。畢格斯一如既往,以優雅、唯美的文字,為我們帶來豐富的知識饗宴。」──耶魯大學投資長 大衛・史雲生(David F. Swensen)

    「畢格斯結合了對歷史的熱愛以及長達半世紀的投資經驗,寫下這本精彩好書。書中探討二次大戰期間財富的破壞以及市場的智慧,兼具學術性和人文性,可望成為後代金融研究者人手一本的藏書。」──畢卡瓦資本管理公司(Pequot Capital Management, Inc.)投資策略長 拜容・韋恩(Byron Wien)

  • 前言

    市場的智慧

    矛盾其實並不存在,
    無論你在什麼時候遇到矛盾,檢查一下你的前提,
    就會發現其中一個是錯的。
    ──艾茵‧ 蘭德《阿特拉斯聳聳肩》

    長久以來有兩件事情一直困擾著我。第一,股市短期看來是隨機、非理性、無法解釋的,但是在主要的轉折點以及長期發生事件起伏時,那些判斷真的都是全憑直覺又明智的嗎?又或者,股價大多只是反映群眾愚昧的共識?

    第二,每個世紀至少都會重演一次,聖經《啟示錄》中的四騎士—瘟疫、戰爭、饑荒和死亡—騎馬而來,造成巨大的財富災難。上次死亡騎著灰白色的馬而來,後頭緊跟著地獄,使全世界驚恐不安,是第二次世界大戰。

    這四位騎士大開殺戒時,你如何保護自己的財富?歷史告訴我們,在和平時期,股票可以幫我們增加財富,但是當一國戰敗,家園被外國勢力占領時,股票真能幫我們保留財富嗎?萬一不行,擁有財富的人該怎麼辦?考慮通膨調整後的實質購買力,上市股票的績效究竟如何?

    一種資產類別或投資工具,要想成為家庭或機構安放資本的地方,必須要有長期保值及增值的效果,而且不分和平時期或動盪時期皆是如此。要是無法保值,累積的財富價值就會消失。當你愈來愈富有時,保護財富不受衝擊,至少和追求財富增值一樣重要。

    長期保護財富不受侵蝕並非學術課題,這個世界本來就容易發生大幅摧毀財富的災難。在早年幾個世紀,世界上充斥著戰爭、天災、饑荒和瘟疫。後來,十八和十九世紀出現沒收財富、令人家破人亡的革命。上個世紀,即二十世紀,或許是有史以來災難最慘重的世紀,相繼發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惡性通貨膨脹、經濟大蕭條,隨後是在連串事件的交織下,醞釀出最慘烈的破壞:第二次世界大戰。那是一場真正的世界性戰爭,如今回顧過往,那也是我們熟知的西方文明能否存續下去的關鍵時刻。

    長久以來,我對二次世界大戰的一切資訊始終相當著迷。它為生命、政治、金融市場、財富,以及最重要的生存,提供許多的啟示。我研讀二次大戰多年了,不過只算業餘的喜好,不算專業的研究。二次大戰無疑是世紀之戰,或許也是千年之戰,因為它幾乎掌控、蹂躪、折磨了整個世界。它對被征服和隨後被占領的國家,以及後來的戰敗國影響深遠,是現代檢驗上市股票或任何資產在面臨曠日持久又波及全國的災難時,能否保有財富購買力的終極考驗。那也是一場空前的戰鬥,先是軸心國占上風,隨後同盟國才翻盤取得優勢。

    對整個世界來說,1930年代和40年代是相當黑暗的歲月。除非你深入了解事件的實際發展,否則你不會知道當時的情況有多惡劣,世界離新的黑暗年代有多麼近。所以,我在本書中,以大量的篇幅交代戰爭的起伏,以及交戰雙方領導人的特質和管理風格。我找到一些有關希特勒、邱吉爾、墨索里尼,以及其他人的罕見見解,並收錄在書中。本書主要是關注1938年和1943年間發生的事件,而不是同盟國後來的勝利,因為真正的重點在於戰爭的轉捩點。書中也收錄了韓國的狀況,因為韓國對日本市場很重要。

    投資人(其實全民皆然)都必須因應逆境和艱困的時光。本書描述1930年代末期和1940年代初期的挫敗和痛苦有多麼悲慘,以及領導者(尤其是邱吉爾、希特勒、史達林、麥克阿瑟、山本五十六等人)如何因應這些難關和人民。所有的專業人士都必須學習及面對危機的掌控,這也是投資人需要讀歷史和傳記的另一個原因。

    如今以後見之明來回顧當時的情景,我們可以找出後來變成關鍵轉捩點的勝利。不過,當時大家身陷在戰爭的迷霧中,很難看清局勢已經翻盤了。股市有眾人「透過朦朧玻璃」所衍生的特殊群眾智慧,它能感覺到那些時刻嗎?我覺得證據顯示股市的確可以感受到,儘管媒體和所謂的專業評論家及策略家大多沒有感覺到,所以我們應該敬重股市的群眾智慧,亦即關注市場的行為,藉此傾聽市場在說什麼(第一章會更深入探討市場的智慧)。

    我第一次對巿場的智慧感到著迷,是因為我偶然發現,英國股市在不列顛空戰爆發的前夕築底(1940年的夏天);美國市場在中途島戰役的前後(1942年5月底)徹底反轉;德國市場在德國進攻俄羅斯時站上高峰(就在1941年12月初,德國的偵察機看到莫斯科教堂的尖頂之前)。那些是二次大戰的三大轉折點,不過在當時,除了股市發現以外,沒人注意到。對我來說,那證實了股市群眾的確有超乎尋常(但未受肯定)的智慧。這也帶出了另一個重點。如今,幾乎每個投資人都是抱持著逆向思維,每個人都知道群體迷思的危險以及群體的狂熱。但是,在投資群眾毫無協調的波動中,難道沒有特別的直覺智慧嗎?我發現那種直覺智慧是存在的。「市場先生」這個老傢伙精明得很,在二次大戰期間,他常在鮮少精英發現下,感應到那些重要的轉折點。股巿的起伏,反映的是投資人的群體意見。在本書中,我主張市場擁有卓越的智慧,投資人忽略市場傳遞的訊息,等於是自討苦吃。

    本書的另一個主題是,戰爭之前和戰爭期間的財富變化,以及富人應該採取什麼措施來保護財富,以避免財富受到「黑天鵝」之類重大災難的衝擊。我也研究了,在1930年到1945年的極度困頓期,以及整個二十世紀,股票和債券是否能讓財富保值及增值。如果沒有倫敦商學院的艾羅伊.迪姆森(Elroy Dimson)、保羅.馬許(Paul Marsh)、麥克.史陶頓(Mike Staunton)等人的大量研究,我不可能得出這些結論。我發現股票的確可以幫財富保值—在整個二十世紀確實是如此,尤其如果你又選對國家、挑對股票,保值的效果更好(第九章和第十五章特別探討這個主題)。不過,如果是戰勝國的股票,投資報酬又更高了(債券也是)。但是如果是戰敗國又被占領,上市股票在戰爭及占領期間的表現均不佳,債券的報酬又比股票還要糟糕。此外,在二十世紀的上半葉,法國和德國的股票經過通貨膨脹的調整後,財富都是縮水的,持有政府債券更是悲慘。

    資產多角化確實對財富的保值很有幫助。土地、房產、黃金或事業之類的實質資產,比股票好一些,但絕非完美。擁有農場可以同時保護財富和生活無虞。另一種解決方案是把錢存到國外的避風港,但是遠水救不了近火,那當然無法幫你維持急難當下的生活。據我所知,多數的市場資料從來沒以這種形式彙整或發表過。本書也探討其他財富形式在那些年代的狀況,例如債券、土地、黃金、珠寶、房產等等。擁有財富的人都必須考慮這些問題。如果財產無法保值和增值,你竭盡所能累積財富就沒意義了。本書將明確地告訴你,在充滿不確定的世界裡,有錢人該如何把財富傳給後代子孫,不過我也承認,下次的大災難可能與過去的災難截然不同。

    我也發現,二次大戰這場史詩般的戰爭,歷史相當豐富,因為它涉及了如此眾多的人物,充滿了爾虞我詐以發戲劇張力等備受關注的重大事件。有些人可能不認同我對轉折點的判斷,不同意我對一些領袖以及他們行為的解讀,也質疑我對當時局勢的看法。

    投資人不是交易員或投機者,他們對於各國和全世界的事件演變,應該做出長遠、日臻完善的判斷。對歷史知道與了解得愈多,就愈能做出更好的長遠決策。投資人本來就應該了解一些歷史,同時也應該是個統計學家、心理學家,以及優秀的直覺主義者。

    不過,我絕對稱不上是真正的歷史學家,本書也絕對不是真正的歷史書,這裡既不是講股市的歷史,也不是講二次大戰的歷史。我沒對二次大戰做過第一手的研究,但我研讀了很多書(列於參考書目中)。我厚顏地從那些撰寫巨作的正港歷史學家和戰士那裡,借用他們的想法、見解和回憶。不過,儘管我廣泛地閱讀了大量的資訊,但我找不到任何資料探討戰爭年代的金融市場和財富狀況。確實有一些市場統計數據,但幾乎沒有背景資料。為了尋找我在本書中陳述的社會資訊,我讀遍了老報紙,也訪問了親身經歷那些年代的人。本書收錄了許多市場圖表及事件參考資料。我以印象派的詮釋手法描述那些年代,希望能在今日引起共鳴。


     

  • 推薦序 股市有驚人的預知能力
    前 言 市場的智慧

    第一章 聆聽市場群眾
    專家的預測不可靠/金融市場對二戰瞭若指掌/市場判斷優於專家/證明群眾智慧的實驗/群體迷思vs.群眾思考

    第二章 失序的恐怖籠罩全世界
    蘇聯的恐怖、酷刑和死亡集中營/德國以惡魔之爪攫奪歐陸/日本征服亞洲的風火疾行之姿/悲觀的預言:黑暗時代即將到訪/美國對混亂局勢視而不見/難以驅離的「黑狗」:邱吉爾的悲鳴/投資人深陷絕望谷底

    第三章 股市掙扎――從經濟大蕭條到二戰爆發
    英國股市和英國經濟/1929-1937年的美國經濟/1934-1939年的美國經濟/「全球股市創下新低」所帶來的提示/美英股市對同盟建立的反應/股市預知戰爭轉折

    第四章 倫敦股市與戰爭
    邱吉爾在最黑暗的時刻接任首相/英國首相的破產危機/邱吉爾的個性/希特勒的風格/英國向「兇殘暴政」開戰/德軍五日輕取荷蘭/比利時癡心妄想能置身事外/法國馬其頓防線一無用處/敦克爾克大撤退/我們要奮戰到底!/德軍佔領法國/悲觀的氣氛使英國股市大崩盤/過於樂觀而遭受質疑的德國股市/法國投降和不列顛空戰/倫敦徹夜未眠/他們最輝煌的時光/大西洋戰役/原本可能發生什麼

    第五章 英國的黑暗歲月
    德國潛艇對陣英國皇家海軍/財富全都消失了/希特勒的副手想自己結束戰爭/隆美爾將軍所領導的德軍/德國發起巴巴羅薩行動/英國股市展現智慧/英軍摧毀德國最大的戰艦/美英聯盟激起希望/英國股市成為戰事風向球/英國的厄運

    第六章 德國股市與巴巴羅薩行動
    希特勒超乎常人的判斷力/進攻蘇聯的計畫:巴巴羅薩行動/絕無蘇聯戰俘/俄羅斯空軍和步兵團遭到殲滅/烏克蘭因痛恨蘇聯而歡迎德軍/嚴寒中德軍持續挺進莫斯科/德軍的無敵神話破滅了/德國軍隊硬撐到底/德國股市感應到希特勒的命運

    第七章 珊瑚海與中途島的奇跡
    日本的侵略及其不滿/避免與美國開戰/日本占領東南亞的戰略/日軍的優勢和實力/日本的軍事勝利對全球股市的影響/美國轟炸機襲擊東京/受驚嚇的日本展開報復計畫/珊瑚海海戰:戰力與運氣的爭鬥/中途島之戰:隱密行動為致勝關鍵/日本軍艦駛入埋伏圈/美軍的魚雷轟炸機失敗,但促成俯衝轟炸機的成功攻擊/美軍出乎預料地逆轉/日本中途島海戰失利引起的戰爭疑慮

    第八章 股市對戰爭的精確判斷
    英美股市皆明瞭/股市大眾意識戰況好轉/美國股市的戰後低迷:1946-1949年/日本股市:1942年多頭,接著幻起幻滅/麥克阿瑟將軍的日本經濟改革計畫/日本的創造性破壞/日本的「所向無敵」觀念/戰後日本股市長期蓬勃

    第九章 命運多舛的財富
    二十世紀全球股市的比較/多角化投資永遠是關鍵/德國的占領與剝削/荷蘭經濟:糧食是最好的流通媒介/丹麥和比利時股市渡過危機

    第十章 衰敗的法國經濟
    混亂中的法國歡迎德國的占領/沒收法國猶太人的資產和財富/法國從德國軍火合約中獲利/1942年的法國為飢荒、貧窮、通膨所困/戰後的法國經濟/財富只能靠不動產和黃金保值

    第十一章 隨風而逝──義大利與德國的財富保值
    墨索里尼對義大利股市的效應/德國的財富保值之道/德國的戰前經濟史/藝術品的風險大/家族財富的消失/猶太人的財富厄運/意外的援手:希特勒的經濟學家/德國接管猶太公司/保存財富的最好出路是海外置產

    第十二章 世紀之役――歐洲財富毀滅的轉捩點
    希特勒下令進攻史達林格勒/局勢開始轉向/二戰轉捩點:浴血史達林格勒/蘇聯的逆襲/希特勒身心漸衰,德國敗退/史達林格勒戰敗下的德國經濟/蘇聯入侵德國:摧毀人命、財產和經濟

    第十三章 亞洲和北非局勢逆轉
    日軍攻陷新加坡/日軍對緬甸和印度的威脅/盟軍在北非和北大西洋的敗績/邱吉爾的領導力受到質疑/史達林和邱吉爾的首度會晤/英軍在北非的勝利劃下轉捩點/盟軍大進攻/股市已經開始展望戰後的世界

    第十四章 韓國試煉──二次大戰最後一役
    日本股市嗅出投資時機/韓戰背景/北韓進攻38度線/股市對北韓進攻的反應/準備不足的弱勢美軍/美國與南韓軍隊邊打邊退/北韓持續進攻/美國國內對韓戰的支持轉弱/麥克阿瑟擊敗北韓的危險策略/戰爭史上最戲劇性的逆轉/美國提議殲滅北韓軍隊/股市裡沒有永遠的真理

    第十五章 戰亂中的財富保存之道
    波蘭的土地掠奪/匈牙利的地產掠奪/財產的竊取/紅軍的強暴與劫掠/戰爭期間財富保值的最佳方式/當心長期持股:沒有什麼是永恆的!/黃金、藝術品、債券都不可靠/自滿是致命的敵人

    第十六章 門口的野蠻人
    注意「黑天鵝」:它們證實是轉捩點/英國股市/德國股市/日本股市/美國股市

    後記 失序時代的投資智慧
  • 第十四章
    韓國試煉──二次大戰最後一役

    錢財是非常不可思議的東西。
    它和愛一樣,是人類喜悅的最大來源。
    但是它也和死一樣,是人類憂煩的最大來源。
    ──美國經濟學家 約翰.加爾布雷斯

    二次大戰剛結束,蘇聯和中國意圖擴大勢力範圍及試探西方國家的底線,尤其是美國。其中最戲劇性的事件,當屬1950年發生在朝鮮半島的韓戰。就很多方面來說,韓戰可以視為二次世界大戰的最後一役,因為1945年英美兩國已從北緯38度線,把韓國分成兩區:一個施行資本主義,另一個施行共產主義,以利誘蘇聯攻擊日本。

    這種諷刺做法所衍生的後果完全出乎意料,影響極其深遠。韓戰是由參與過二次大戰的人開打的,幾乎是用相同的武器,那場戰爭也是對股市智慧的有趣測試,尤其是日本。

    這些後果包括亞洲出現對抗中國的地面戰。韓戰導致五萬四千名美國人陣亡,幾乎和越戰的死亡人數差不多。此外,可悲的是,至少有一百萬名韓國人和二十五萬名中國人也喪生了。戰爭期間,北韓發動毀滅性的突襲;美軍大舉往朝鮮半島南部撤退(那可能是美軍史上最大的恥辱);遭到北韓包抄及切斷聯繫的美國第一海軍陸戰師,大膽地以兩棲方式登陸仁
    川;美軍攻勢幾乎抵達中國邊境;中國猛烈反擊。南韓首都首爾在戰爭的第一年,隨著戰局的劇烈波動,主權易手了四次。戰爭結束後,美國總統立刻解除指標英雄麥克阿瑟將軍的指揮權,那場戰爭幾乎確保艾森豪當選美國總統。1950年,股市智慧也受到另一個有趣的測試,美國發生了一樁詭異事件,跟韓戰毫無關係,卻令美國投資者相當不滿,突然對杜魯門總統喪失信心。

    ……

    韓戰背景

    早在1950年6月以前,美國的國防規劃者就知道北韓的軍力遠勝於南韓,但他們從未料到韓國會變成主要戰場。1949年,蘇聯軍隊從北韓撤離後,他們也同意美軍從南韓撤出。國務卿艾奇遜在一場重要的演說中,甚至沒把南韓列入美國的戰略防禦圈。當時美國認為,要是韓國發生戰爭,那也是因為和蘇聯交戰或和中國交戰而引發的。在那種情境下,朝鮮半島沒什麼戰略價值,不值得為了捍衛那裡而投入稀少的美國資源。陸軍副參謀長馬修.李奇威將軍(Mathew Ridgeway)後來表示:「軍事委員會從來沒想過局部戰爭的概念,原子彈為我們創造了一個心理上的馬奇諾防線。」但另一方面,有很多跡象顯示,麻煩正在醞釀中。光是1949年,北韓就已經違反規定,越過邊界八百七十四次,有些情況還是上千人參與的激戰,導致雙方都有重大的傷亡。1949年一整年到1950年春天,南韓邊防警衛和北韓滲透者之間的短兵相接幾乎天天上演。北韓獲得蘇聯的大量培訓和設備,已經變成強大、凶悍又狂熱的軍事機器,擁有全球規模最大的軍隊之一。北韓的陸軍和空軍都遠比南韓的龐大和優異,美國只給南韓很少的設備和援助。

    美國之所以援助那麼少,是因為個頭矮小卻很好勝的南韓總統李承晚曾誇口表示,只要放手讓南韓軍隊出擊,即使北韓有蘇聯力挺,南韓還是可以迅速打敗及占領北韓。這說法令美國國防部相當震驚,因為他們一點都不想看到李承晚攻擊北韓,把中國捲入紛爭,而啟動第三次世界大戰。美國因擔心他發動攻擊,嚴格牽制韓國的進攻能力。沿著北緯38度線所部署的四師韓國步兵,其實只是配備卡賓槍的警力,沒有大炮或坦克。

    基本上,北韓是巧妙設局讓美國和南韓掉入陷阱。麥克阿瑟在回憶錄裡寫道:「北韓精明地掩飾他們為攻擊所做的準備。」1950年4月開始,他們改變戰略,越過邊境突襲的方式幾乎都停了,突然發表統一和選舉的「和平」提案。由於南韓人口遠多於北韓,這項提案讓大家對兩韓的統一燃起希望,起碼對於韓國的未來可以抱持更合理的態度。北韓在邊界上也部署類似南韓那樣的輕步兵,但是同一時間,他們暗地裡也把配備重型武器的一般步兵和坦克師,包括將最新型的俄羅斯T-34坦克,調到邊境附近,並告訴部隊那是在做軍事演習。美國或南韓的情報單位對此都沒提高警覺,6月25日南韓有三分之一的軍隊在休假。

    北韓進攻38 度線

    1950年6月25日,黎明時分下著暴雨,北韓的十萬大軍越過邊境展開攻擊,那十萬大軍包括六個步兵師,三個滿員的軍旅,兩百輛坦克,以及大量近距離的空中支援。另外,他們也從南韓戰線的後方搭帆船和舢板,以兩棲方式登陸。入侵的軍隊達到了突襲效果,一開始是由輕步兵發動攻擊,但他們突破措手不及的南韓防線後,就馬上由左右兩側閃開,讓蘇聯T-34坦克領導的重型主力部隊長驅直入,殲滅配備不足的四師南韓軍隊。

    南韓軍隊英勇反抗,但由於軍力遠居於劣勢,不久就全面潰敗。他們配備的是二次大戰的火箭炮,炮彈觸及俄羅斯坦克後,像石頭一樣反彈。這些裝備也是美國刻意提供給他們的,目的是避免他們攻打北韓。

    北韓侵入南韓二十四小時內,南韓位於邊境上的軍隊幾乎已完全殲滅。6月26日,T-34坦克已經抵達南韓首都首爾的近郊。6月27 日,北韓占領首爾,李承晚和閣員全數逃離,通往釜山港的道路已塞滿了難民。

    可怕的北韓領導人金日成從首都平壤誓言,一個月內「擊垮」南韓。金日成是個強勢的領導者,當初對抗日軍占領時是真正的英雄,躲過了削鼻的處分。他在自辦的報紙裡描述自己是「偉大的思想家和理論家……意志堅強無比的傑出指揮官,曾打造無數的傳奇……不僅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更是親民的大家長,勤政愛民。」

    ……

    準備不足的弱勢美軍

    麥克阿瑟從日本總部,迅速把正規軍第二十四步兵師,安插到領導守備部隊及海軍陸戰隊的威廉.迪安將軍(William Dean)之下。第二十四步兵師混合了二次大戰結束後選擇留在日本的職業軍人,以及沒有實戰經驗的新兵。當時一般認為日本駐軍是比較輕鬆的單位,因為日幣價值低。軍官和軍士跟日本女友住在美軍基地外,日本的媽媽桑還會幫士兵鋪床、洗
    衣、擦鞋。軍官俱樂部和軍士俱樂部裡的啤酒是一毛錢一杯,前一年他們做過最費力的演習是爬富士山,所以第二十四步兵師基本上體能不足、身材走樣,大多是配備二戰時期的武器,根本不是北韓的對手。

    麥克阿瑟在回憶錄裡,生動地描述6月29日他到戰場視察的情況。麥克阿瑟雖有不少缺點,但他確實相當英勇。即使有人勸他不要去,他依舊搭乘專機巴丹號,降落在前線的飛機跑道上,在戰火下往前進,以便視察戰場。

    一英里外,即可看到這座十四世紀的城市竄起濃煙……整座城市滿目瘡痍,猶如廢墟。敵軍朝著橋樑猛撲時,不斷炸出紅色的火團。混亂的部隊一邊撤退一邊喘著氣,從我的下方及山丘兩側穿過。士兵四處散落,印著鮮紅色十字的救護車裡躺滿了呻吟的傷兵。空中迴盪著死亡飛彈呼嘯而過的聲音,到處充滿惡臭,滿目瘡痍。路上擠滿了灰頭
    土臉的難民,但他們並未歇斯底里或嗚咽。

    其實麥克阿瑟剛剛錯過一樁可怕的事件。南韓群眾哭天嗆地地逃出城市,他們推著車、開著老車、騎著單車往南逃難,擠滿了橫跨漢江的四座橋樑,場面混亂,一片恐慌。儘管橋上站滿了民眾,南韓司令部依舊下令炸毀三座橋樑,結果橋樑和橋上數百人全炸飛了起來,只留下一座橋讓仍在首爾的南韓軍隊可以逃離,但北韓軍隊已迅速逼近。曼徹斯特在書裡提到,麥克阿瑟透過望遠鏡概略研究現場的情況,接著下令:「走吧!」他的車隊就折返專機了。

    (以上摘錄自本書第十四章,更多精采內容,請詳閱全書)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