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你是如此的難以忘記(簡體書)
你是如此的難以忘記(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7515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人氣作家春風榴火全新力作,斷絕退路的上癮之戀!
    她以為,所有自以為是的深愛,都敵不過時光的空白。


    程池在荷爾蒙沸騰的年紀裡,遇到了謹慎又矜持的許刃。
    從此開始了一段漫長的撩漢之路。
    漸漸的,她發現,自己才是被撩的那一個!


    看到他兩鬢斑白,她才知錯得離譜,“不管你怎麼推開我,我都該死死抱住你。”

    導遊許刃和富家女程池在峨眉山相遇,兩個人從一開始的相互看不慣,到後來在交鋒和對峙的衝突中,漸漸地相互理解,互生好感……
    再相見,程池的父親從外面領回來一個髒兮兮的窮小子許刃,並讓程池叫他哥哥……
    許刃到底有多少個秘密隱瞞著她,答案很長她花了一生去追尋。

  • 春風榴火

    大家可以叫我火火,現當代文學碩士在讀,生於天府之國巴蜀四川,現居4D魔幻城市——重慶。過著冬天泡溫泉,夏天吃火鍋的悠閒生活。
    胸無大志歲月靜好,吃貨,旅者,故事人。
  • 第一章  年少輕狂,口無遮攔

    第二章  初見的初見,驚心動魄

    第三章  吻我或者推開我

    第四章  你是插在我心頭的一把刀

    第五章  許刃,我沒原諒你

    第六章  這個世界,本就是修羅場

    第七章  拔出了心頭的刀子

    第八章  縱然未來,刀山火海,我牽你的手

  • “許刃。”
    “嗯?”他回頭。
    她紅著臉道:“一直想問你個問題。”
    “說。”
    “許刃這個名字,有什麼特殊的含義嗎?”
    許刃愣了愣,沒想到她會對這個感興趣,他扭頭,看著遠處層疊的山巒,想了想,喃喃道:“給我取名的那個人……”
    程池耳畔,旋起了一陣風。
    “她說……我是插在她心頭的一把刀。”


    一年後。
    今夜有微雨,空氣潮濕,正是秋寒時候。
    鹿州大道99號,程宅。
    一輛黑色轎車在古老的大宅前停了下來,這棟宅子位於近郊的富人區,建於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現在已經屬�老古董,但價值連城。外觀呈歐式風格,在黑壓壓的陰霾之下,顯得肅殺無比,即使大宅內亮著光,也無法驅散這森森的寒涼之感。
    許刃理了理衣領,感覺有些冷。
    他用光了原本就不多的積蓄,買了身上這件並不算很體面但是嶄新的套裝,用無比莊嚴肅穆的神情,來迎接他的遠大前程。
    在他前面領路的男人還算面目和善,穿著正裝,舉止得體,頗有風度。他就是將改變他命運的那個人,他叫程正年。
    許刃對他很恭敬。
    許刃跟著程正年,沿著鵝卵石小徑走進了花園,那棟古老而陰鬱的豪宅,背靠連綿的墨色群山。
    他一雙眼眸深黑如死水,淡淡地瞥了它一眼。
    玄關處,許刃見到了大宅的女主人——年輕貌美的江依絡,還有保姆陶嬸,妹妹程嘉。
    江依絡擁有一頭烏黑秀麗的長髮,身材婀娜,妖冶迷人,但眉宇頗為清冷。
    而保姆陶嬸,眉目慈祥,很親切。
    妹妹程嘉拿一雙好奇的眼睛盯著他,臉色微微泛紅,甜美地說:“歡迎。”
    許刃剛拿起深藍色的鞋套,程正年忙說:“不用,換拖鞋吧,以後你也是家裡的人。”
    他一句話,肯定了他的地位。
    他順從地點頭,保姆陶嬸連忙遞上來一雙嶄新合腳的男士拖鞋。
    許刃注意到程正年的年輕的夫人江依絡一直在打量他,她目光裡的神色很古怪,他察覺到了一絲不善。
    他的目光掃向了大宅內部,家裡的陳列裝飾,都是嚴謹而肅穆的歐式復古風格,燈光打得並不亮,給人一種壓抑沉悶之感。
    他並沒有找到想見的那個女孩。
    “池池呢?”沙發上,程正年看向夫人江依絡。
    江依絡抱著手臂,清清冷冷地哼了一聲:“鬼知道。”
    陶嬸連忙解釋:“小姐本來在家等著您,可是剛剛她朋友來了電話,說是有急事,所以先出去了。”
    程正年的手裡的茶盞重重地擱在了茶几上。
    “哼,她能有什麼急事!馬上打電話,把人給我叫回來!”
    陶嬸連連點頭,退下去走到電話台邊,撥出了電話。

    叮叮咚咚。
    銀白色的腳鏈鈴鐺掛在法拉利車的後視鏡下方。
    前面出現一個彎道,她猛轉方向盤,一個漂亮的甩身漂移,九十度滑過彎道,法拉利引擎的優勢此時此刻方才顯示了出來。
    她將身後的那輛車遠遠地甩出了一大截,油門一腳轟到了底,山路兩旁的景物快速飛逝……
    風的呼嘯聲,引擎的震動,交雜著腳鏈鈴鐺的歡快的呼喊……她喜歡傾聽這迷人的交響樂,這讓她感覺真實。
    倏爾,進入了一個隧洞,程池目光凝望著前方,路燈不斷從頭頂飛過。
    “阿池,你的時速已經快220了!”對講機裡,白悠的聲音傳來。
    “還早。”程池聲音沉靜,啟動了第二引擎,再度加速。
    電話放在副駕駛座,鈴聲響個不停,她看也沒看。
    車一瞬間沖出了隧道,朝著終點猛衝而去。終點站著不少年輕男女,過線的那一瞬間,歡呼聲驟起,彩帶從天飄落。
    法拉利飛出很遠之後,一個漂亮的甩尾,停了下來。陸續又有幾輛車飛向終點,在她周圍停下來。
    贏了!
    程池嘴角揚了揚,隨手拿起了後視鏡上的紅繩腳鏈鈴鐺,放在嘴邊吻了吻,然後掛在了手腕上。她有不少飾品,風格都比較狂野,什麼骷髏耳釘,釘子項鍊……卻不知道為何偏偏是這麼小清新的一個腳鏈,最得她的喜歡。
    已經四個月了,不曉得他怎麼樣了。
    程池扭頭便瞥見手機屏幕上,已經顯示十個未接來電。
    心煩。
    她穿著一身以藍白為主色調的賽車服,剛出來,一眾打扮花裡胡哨的男女立刻簇擁了上來。
    “阿池,一個字,猛!”
    “這次又破紀錄了吧!”
    “我開了個大包,咱們喝酒慶祝去!”
    ……
    “不了。”程池說,“老頭在家快抓狂了,我得回去。”
    在大夥兒失望的歎息聲裡,程池重新坐回了駕駛位,將車開下了盤山公路。

    引擎聲音很大,轟轟隆隆,陶嬸站在花園大門口,老遠就聽見了,她知道是大小姐回來了。
    程池從車庫出來,將鑰匙甩給了園丁大叔:“秦叔,記得幫我洗車。”
    秦叔接過鑰匙,微笑點頭,知道這輛法拉利是程池的心頭愛,不敢怠慢,當即便拿了水管忙碌去了。
    “陶嬸。”程池喚她,走過去,腳步卻在大門口停了下來,有些局促緊張,“老頭沒生氣吧?”
    “你說呢?”陶嬸壓低了聲音,“說一個小時後就回來,你看看現在,這都十點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幫你圓謊。”
    程池更加不敢進門了,說道:“那可怎麼辦,鐵定又得挨揍。”
    “別擔心,家裡有客人,老爺應該不至於當著客人的面……”
    “有客人?”程池立刻放鬆了神情,“那就跟我沒關係啦,他談他的生意,我從後門走,溜回房間……”
    “不是老爺的生意夥伴,是個少年人,跟你差不多大,好像是要在家裡住下來。”陶嬸解釋,“現在他們都在客廳,等著你呢。”
    “住下來!”程池訝異地驚呼,雖然家裡宅子夠大,但是總不至於……什麼人都能住吧!
    她摘下手套,拿著自己的藍白色賽車帽,匆匆走進了大門。
    在鞋櫃裡,她看到一雙陌生的皮鞋,很乾淨,擦得很亮,還是嶄新的……男人的鞋。
    鞋子雖然新,但是質量倒不怎麼樣,野牌子。家裡的客人非富即貴,何曾有過如此身份的人?
    程池沒有多想,換了鞋之後,便進了客廳。
    抬眸的那一刹那,她以為自己在做夢!
    時間仿佛都靜止了一般,呼吸都要停滯了!
    許刃規矩地坐在沙發邊,一身淡青色襯衣,規整地修飾著他修長而又健碩的身材,每一顆扣子都一絲不苟地系到了脖頸,黑色長褲裹著大長腿,微微外扣,髮型經過了精心的修剪,露出了高高的額頭,幾縷劉海垂下來,掛在深邃的眼眸前。
    兩人遙遙對視的那一瞬間,舊夢如昨。
    她唯記得,他說過,我是插在她心頭的一把刀。
    賽車帽直接脫手,滾了出去……
    她傻了一般。
    許刃起身,撿起了地上的賽車帽,垂眸打量了一番,嘴角微揚,隨後走過去,遞給她。
    “妹妹,我是許刃,請多指教。”
    很多年後,程池每每回憶起他們這次不算初見的初見,還是會覺得驚心動魄。

    因有外人在,程正年果然沒有過多為難程池,只嚴厲地說了她幾句,晚歸的事便作罷了。
    “許刃比你大,以後你就叫他哥哥,他要在咱們家住下來,跟家人一樣,你不准欺負他。”程正年說。
    見鬼……哪裡冒出來的野哥哥!
    程池下意識的反應是不能接受,她憋不住情緒,立馬就炸了,指著許刃情緒激動地質問程正年:“他是你的私生子?!”除了私生子,程池實在想不出他還能以別的什麼身份進入她的家庭,讓她管他叫哥哥。
    繼母江依絡眼睛微微眯了起來,換了個姿勢,雙腿交疊坐在沙發上,準備好好欣賞眼前的這出大戲。
    程正年的手重重地拍打在茶几上,厲聲斥責:“放肆!”
    “私生子都領回家了,到底誰放肆啊!”程池氣得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開始口不擇言破口大駡,“老色鬼!”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氣,可她就是生氣!氣炸了!她現在只想“殺人”!她想狂奔出去,開上她的法拉利,往山崖上撞,撞死算她自己的!
    “就算是我兒子又怎樣,你是什麼東西,敢教訓我!”程正年站起身指著程池,“看來是我平日裡太慣著你,竟讓你忘了誰才是這家的主人!”
    江依絡手撐在沙發邊,眯著眼睛,慵懶地看著父女倆的對峙,嘴角勾著淺笑,不動聲色。
    程池紅著眼睛,轉身惡狠狠地質問許刃:“你是他兒子嗎?”
    許刃內眼角微微顫了顫。
    “不是。”他說,“程先生只是我的資助人。”
    “姐,爸只是資助這個許哥哥讀書的。”程嘉適時地插嘴,“許刃哥哥今年剛剛考完大學,在咱們家暫住兩個月。”
    “資助?”程池明顯不信,定定地看著許刃,突然冷笑,“你接受?”
    許刃斂了斂目光,沒有說話。
    “程池,我最後警告你一聲,有點程家大小姐的樣子,不要讓外人看了笑話,說我程家沒規矩!”程正年怒氣難平。
    “就她那野樣兒?”江依絡操著江南水鄉的腔調,冷嘲,“程家大小姐,呵。”
    “你也知道他是外人,資助一個外人,需要讓他住到家裡來?”程池搖頭,她才不信,這不合常理。
    “姐,許哥哥沒有地方住,爸才將他領回來的。”程嘉又說。
    “你閉嘴!”程池瞪了妹妹程嘉一眼。
    程嘉立刻噤聲,不敢再說話了。
    “陶嬸,把我的鞭子拿出來!”程正年怒聲大吼,“今天晚上,有人皮癢了!”
    “老爺……”
    陶嬸還想勸,卻被程正年怒斥:“快去!”
    陶嬸只得依言,從牆上取下了鞭子,戰戰兢兢地遞給了程正年。
    程正年拿著鞭子,在空中揮了揮,鞭子發出一聲刺耳的聲響。他朝著她走過來,程池想跑,沒跑過,“啪”的一聲,一鞭子揮下去,程池下意識地擋住臉,卻沒有痛感。
    鞭子落到了許刃的手臂之上,霎時間,襯衣破裂,手臂上起了一條紅痕。
    程池微微張嘴,愣住了,沒想到他會把她往身後拉,沒想到他會替她挨這一鞭子。她紅著眼睛,看著他寬闊的背影,看著他手臂的傷口,又氣又急,不知該怎麼辦,不知該說什麼,擔憂又愧疚。她顫顫地退後,搖著頭,憋著眼淚,轉身跑出了大宅。
    “你給我回來!”程正年在背後怒聲大吼,程池卻不理他,徑直跑到花園。秦叔正在給她洗車,程池一把抓起花臺上的鑰匙,打開車門,坐了進去,一聲轟鳴發動車子,將車開了出去,直直地沖出花園,青青的草地上被她碾出一道深深的泥痕。
    大宅的喧囂與沸騰,被她甩在了車後,漸漸地遠去了,她大口地喘息著,摸了一把眼角淚痕,咬著下唇,冷哼一聲:“資助人……放你的狗屁。”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