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夢旅人(簡體書)
夢旅人(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元
  • 定  價:NT$216元
  • 優惠價:75162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婚禮現場,新郎離奇失蹤,眾說紛紜。
    一場羅生門,牽出案中案。
    如果,你的眼睛和記憶都在欺騙你,你還會選擇相信什麼?


    她和他,生命力微弱,殘缺而破碎,卻是同一類人。
    一場羅生門,謊言叢生;一段案中案,步步疑雲。
    她和他,遊走其中,生死未蔔……


    他是程聿舟,患有低潛在抑制症的金牌律師。
    他罵聲無聲、飽受爭議,卻始終站在金字塔尖,令人仰視。
    年少時,他的特殊“天賦”,導致至親枉死。
    從那以後,他猶如困獸,親手拔掉自己的尖牙利齒,卻又拼命想要衝破牢籠。

    她是顧久,性情冷漠的心理諮詢師。
    年幼時,患有精神分裂症的母親,選擇親手結束自己的生命,成了她揮之不去的噩夢。

    遇見她之前,他是將死的困獸。
    她是他的最後一塊拼圖,使他完整。

  • 涼風薄暮

    九零後作者,擅長細膩情感的描寫,文字精煉,曾出版《想你是座不夜城》、《楠木向北》,於雜誌發表短篇《壯士,請留步》等,熱愛美劇、懸疑推理。

  • Intro:Whale 52

    Chapter 1 血色婚禮

    Interlude:兩個世界

    Chapter 2 Omelas

    Chapter 3 殘暴的歡愉

    Outro:兩個世界:結束與新生

    Skit:小劇場

  • 這不算一場極盡奢華的婚禮,然而現場佈置,已經足夠叫人眼花繚亂。

    屋子裡人很多,嘈雜吵鬧,還有些悶,顧久從門口位置往外挪動,終於,走了出來。

    她往前走了沒多久,又停下腳步,低頭在包裡胡亂地翻著,下一秒,忽然想起了什麼,動作一頓,拉好拉鍊,眉頭微微蹙著。

    她想抽煙。

    顧久打算轉身折回去,想了想,最終還是作罷。

    酒店裡,空氣越來越悶,她加快腳步,想要出去透透氣,轉移注意力。

    她向前走了沒兩步,忽然,有人遞了一支煙過來。

    夾著煙的手指很漂亮,白皙修長,指甲修剪得很乾淨,視線往上,是一枚精緻的方形袖扣,小小一枚,光澤溫潤。

    顧久抬起頭,對上那人的臉龐。

    眉骨偏高,顯得一雙眼睛尤為深邃,鼻樑很挺,薄唇,他有一張比那雙手還要令人驚豔的臉孔。

    “我戒了。”顧久看了一眼男人遞過來的煙,別開視線,做了個極短促的呼吸。

    男人望著她,沒拆穿,收回手,香煙仍然夾在指間。

    再次做了個短促呼吸,顧久繞過他,徑直往前走。

    “小九,好久不見。”

    身後,驀地響起他的聲音,像有一枚不起眼的小石子投入湖中,蕩起極小的水花,又很快沉了下去。

    轉瞬,靜謐無聲,好似剛剛的一切只是錯覺。

    他聲音低沉,尾音有些沙啞,有幾分“煙嗓”的味道。

    幾步之外,顧久聽見他的聲音,身體微微一僵,此時此刻,仿佛血管裡全部的液體都凝固住了。

    很久以後,她緩緩轉過身,視線直直地落在他臉上。

    “程聿舟,好久不見。”

    顧久看著對面的人,眼裡除了冷漠再無其他情緒,臉色卻已經變得難看,下一刻,她抬起右手沖他豎起中指,動作不急不緩。

    她五官十分美豔,透著幾分冷淡氣質,分明是個粗俗的動作,不適合端莊淑女,由她做出來卻不顯粗鄙。

    那一指後的表情,三分冷豔,五分輕蔑,隱約還有兩分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剛剛一切落在程聿舟眼裡,後者只是勾了勾唇,似乎顧久此舉,早在他意料之中。

    “看見陸凱了嗎?”

    “有人看見陸凱了嗎?”

    “陸凱、陸凱……陸凱!”

    周圍安靜的氣氛突然被呼喊聲打破,有熟悉或陌生的人,都在呼喊著同一個名字。

    有人不經意間撞到顧久的肩膀,立刻停下問她?:“看見陸凱了嗎?”

    今天婚禮上的新娘,是顧久曾經的同事周梓苑。

    一年前,兩人同為康仁心理醫院的心理諮詢師,後來顧久出了國,周梓苑一朝嫁入豪門,也辭去工作。

    顧久和周梓苑兩人,關係談不上親密,以她的性子,之所以願意參加婚禮,大概是因為,一個人待著更難克制煙癮。

    至於剛剛別人口中高呼的名字,正是今天的新郎——陸凱。

    “沒有……”顧久搖搖頭,眼看對方要離開,腦子裡忽地晃過一個念頭。

    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太對。

    等她回過神來,眼前已經沒了程聿舟的身影。

    顧久不在原地停留,轉身往回走,走廊上不斷有人群湧出,時不時會撞到她。

    終於到了宴會廳門口,她緩了口氣,又險些撞上迎面而來的男人。

    顧久反應很快,抓住了那男人的胳膊,穩住自己的身體。

    男人小臂肌肉緊實,線條一定也很漂亮,好似還有微微的熱度,透過衣服傳到她手心。

    顧久微微走神,只是,當她視線對上男人眼睛的瞬間,就像是碰到了什麼不該碰的東西,迅速甩開手。

    又是程聿舟。

    婚禮宴會廳裡,和剛才熱鬧的氛圍不同,氣氛變得緊張而混亂,人群中穿梭著的最搶眼的那個,是穿著白色婚紗的新娘周梓苑。

    衣香鬢影,周梓苑仍然成功搶了大多數人的眼球。

    她滿宴會廳奔跑,不知疲倦,跟在她身旁的,還有伴娘團和四散的伴郎團,賓客們也早已亂作一團,四下尋找新郎。

    顧久收回視線,和程聿舟對視一眼,沒說話。

    “陸凱的手機打不通,人也找不到……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說話的,是新娘周梓苑,她雙手抓著婚紗,五官似要擰作一團,心慌意亂,“怎麼可能一上午沒有一個人見過陸凱呢……”

    “嫂子你別急,我們再去找,肯定能找到二哥,你放寬心。”出言安撫周梓苑的,是伴郎團其中的一人,說完,聚在周梓苑身旁的幾人再度散開,繼續剛才未完成的工作。

    “一上午沒有一個人見過陸凱。”顧久看著周梓苑的背影,耳邊迴響起她剛才的話。

    今天是陸凱和周梓苑舉行婚禮的日子,怎麼可能一上午都沒有人見過陸凱?

    “如果今天上午陸凱沒有在酒店出現過,自然不會有人見過他。”程聿舟不知什麼時候靠近了她,只一句話,就解開了她心中的疑惑。

    他語調隨意又散漫,好似不過隨口一說,又好似在暗示什麼。

    總之,這件事說來太古怪。

    伴郎團的人早上應當是同陸凱一起來的酒店,但是之後,就沒人知道陸凱的去向。

    在場這麼多人,新郎今天本該是最顯眼的人,結果卻成了透明人一般,直到儀式舉行的前一刻,新娘才發現新郎不見了。

    忽聽得一陣巨響,緊接著“嘩啦啦”聲連綿不絕,桌上碗碟、酒杯順著傾斜弧度砸落在地上,片片碎裂,一地狼藉。

    顧久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過去,大約是剛才有人為了找陸凱走得太急,不小心撞倒了旁邊的桌椅。

    深色紅酒液混著破裂碎片散落在被歪斜的紅毯上,極為刺目,好似預言家提醒眾人此乃不祥的預兆。

    兩秒過後,紅毯一角被程聿舟倏地掀開。

    紅毯之下藏著一塊深褐色印記,看起來像是剛才紅酒的色澤透過厚厚的紅毯印到了地上。

    程聿舟看著紅毯下的印記,眼眸微微眯起。

    是血跡。

    他的動作吸引了在場眾人,原本嘈雜混亂的宴會廳,霎時間安靜了下來。

    “紅毯底下這是……紅毯這麼厚,酒液不可能滲得下去,這不會是……是血跡吧!”

    圍觀人群中,忽然有女人發出尖叫聲。

    最後三個字音落下,女人的聲音已經有些變了調,甚至開始發顫。

    “陸凱找不著人,紅毯底下又有血跡,該不會出了什麼意外……”

    宴會廳裡,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內圈的人紛紛被嚇退,而在外圍看不清楚情形的人,卻好奇地伸長脖子,拼命想要湊近,好一探究竟。

    好奇心,和食色欲望一樣,是人類無法克制的本能。

    引起騷動的程聿舟,早已經從人群裡脫身而出,在距離顧久一步之遙的位置停下:“陸凱昨晚已經遇襲了。”

    他聲音壓得有些低,像是說給她聽,又像是自言自語。

    顧久微微一愣,視線越過圍觀人群,投向紅毯方向。

    如果那攤血跡被證實是陸凱的,也就是說……

     

     

     

     

     

     

     

     

     

     

     

    “宴會廳是提前一天佈置好的,紅毯下面的血跡如果被證實是陸凱的,那說明他昨晚就已經遇襲了。”

    顧久身後,響起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和程聿舟幾乎異口同聲。

    “哥。”她轉過頭,視線對上顧靖揚深沉的眸子。

    顧靖揚是顧久的哥哥,比她大了六歲,男人棱角分明又硬氣的一張臉上,卻有著一雙桃花眼。他同顧久一樣不愛笑,眼裡少了桃花眼特有的勾人氣質,倒透出幾分男人成熟的魅力。

    顧靖揚瞥她一眼,拍拍她肩膀,示意顧久留在原地,緊接著撥開人群,走向被掀開的紅毯。

    “警察……”

    顧久注視著人群中央挺拔的背影,耳邊是顧靖揚的聲音,沉穩有力,讓騷動的人群稍稍安靜了幾分。

    現場迅速被封鎖,另一邊,顧靖揚通知了刑警隊的人趕過來。

    很快,被封鎖的宴會廳裡陸續有人從外走進來,最後進來的年輕男人個子高挑,外表十分惹人注目,幾乎是從他踏入宴會廳的那一刻起,目光就落在了顧久身上。

    感覺到仿佛有人在看自己,顧久轉頭瞥了一眼,年輕男人卻已經收回視線。她倒沒在意,垂眸盯著眼前的白色地磚,說不清是在思考還是在發呆。

    “顧隊,是人的血跡,詳細的情況,還要回去再化驗。”

    安靜的房間裡,忽然響起聲音,吸引了顧久的注意力。

    “怎麼會這樣,不可能的,陸凱不會有事……”一身白色婚紗的周梓苑站在那裡,眼睛死死盯著地面上的血跡,連連搖頭,拒絕相信眼前的事實。

    眨眼之間,喜事變噩耗。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