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星河彼岸(簡體書)
星河彼岸(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42元
  • 定  價:NT$252元
  • 優惠價: 75189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網絡原名:《朝聖》

    精緻雙封,奢華用紙,雙面印刷工藝,內含16P精美彩插,極具典藏價值。

    隨書附贈20p全彩作者語錄集。

    非天夜翔是網絡女頻中當之無愧的超人氣作者,從首頁電視牆、訂閱金榜、霸王票排行榜、讀者栽培榜到駐站榜,非天夜翔長期霸占晉江各大榜單,坐擁死忠粉無數。

    非天夜翔擅長駕馭各類題材,筆下的《末日曙光》、《金牌助理》、《王子病的春天》、《相見歡》等等作品都是女頻網文中知名度極高、極有口碑的作品

    《星河彼岸》隸屬於作者非常擅長的“末世文”領域,其中融合了科幻、冒險、懸疑、驚悚、友情等各類元素,整部作品非常煽情。是一部既熱血,又悲壯,既曲折,又虐心的高質量作品。

    這是末世中一場至為殘酷悲壯的生存之戰:寄生物種侵入地球,人類節節敗退,躲入地下城暫時棲身。聯邦軍繳獲了外星生物的一台粒子發生器並利用它啟動了一項名為“偷渡”計劃的研究,期望能回到過去,在遙遠的時空中找到外星物種入侵的源頭。然而,在一次常規時間點試驗中,儀器不幸發生爆炸,爆炸產生的廢墟裡出現了一個從古代來的、昏迷不醒男人,他的身上究竟有多少謎題?
    為了尋找增強人類戰鬥力的方式,歷史神秘學專家鄭融決定冒重重風險開展一項名為“喚醒”的實地考察行動,而隨著考察的不斷深入,那些關於外星生物入侵的驚悚真相也逐漸浮出水面……

  • 非天夜翔

    超人氣神級作者,暱稱“母雞”。擅長駕馭各類題材,筆下的世界恢弘大氣,劇情跌宕起伏,情感真摯動人,頗得讀者喜愛。

    已出版作品:
    《金牌助理》《星盤重啟》《錦衣衛》《末日曙光》《明王幻世錄》《與時光擦肩而過》《相見歡》

  • Chapter 1
    第一節楔子
    第二節遺跡中的男人
    第三節基地前的戰爭
    第四節象牙塔的生活
    第五節手足間的默契
    第六節研究室的爭吵  
    第七節訣別後的計劃
    第八節思密達探險隊
    第九節摩西的十誡柱
    第十節三年後的重逢


    Chapter 2
    第十一節斯芬克斯密室
    第十二節愛情海的深淵
    第十三節啞炮式的炸藥
    第十四節折翅的古神祗
    第十五節酒店度假時光
    第十六節敘利亞的遺囑
    第十七節目的地的分歧
    第十八節始皇陵的機械
    第十九節永存的長生丹
    第二十節千年前的鎧冑
    第二十一節水銀池的石棺
    第二十二節背叛者的通告


    Chapter 3
    第二十三節修羅之舞:李應
    第二十四節地獄火焰之海
    第二十五節輪椅裡的祭司
    第二十六節囚奴般的神祗
    第二十七節烈士的詠嘆曲
    第二十八節新計劃的開端
    第二十九節幻想者的序曲
    第三十節學者沒有國籍
    第三十一節將軍的戀愛觀
    第三十二節時間的潮汐流
    第三十三節神祗的實驗室
    第三十四節精確的狙擊槍


    Chapter 4
    第三十五節阿拉斯加淪陷
    第三十六節死亡的鎮魂曲
    第三十七節騎士之歌:蘭斯
    第三十八節西風城的天梯
    第三十九節大祭司的長眠
    第四十節恆星的意識波
    第四十一節瑪雅的基因鏈
    第四十二節銀河系的毀滅
    第四十三節時間中的走廊

    Chapter 5
    第四十四節英雄們的黎明
    第四十五節騎士們的行動
    第四十六節監獄中的問答
    第四十七節少年們的回憶
    第四十八節霸者之劍:項羽
    第四十九節尾聲黎明戰役


    番外一:Silent night
    番外:花海

  • Chapter1
      墜毀的過往與嶄新的雙翼

      第一節
      楔子

      根據瑪雅預言,第五個太陽紀元即將過去。在這之後,本次人類文明徹底結束,此後將進入一個新的文明紀元。
      時間一分一秒地接近,人類猜測的山崩、地震、海嘯、龍捲風都沒有發生。
      當人類放鬆警惕,開始慶祝新年時——末日開始了。
      數以萬計的宇宙飛船從秘魯高原散開,飛向全世界,人類的雷達還沒來得及預警,地球上的城市就遭到了毀滅性轟炸。
      這是人類第一次面對外星高等智慧生物的作戰,指揮總部於次年發布文件,將不速之客稱為“瑪雅星人”,並調查出外星球生命的初次降落地點——秘魯境內一座遺棄的瑪雅神廟。
      除此之外,人類對瑪雅星人一無所知。戰爭開始後的第五天,所有人類陣營的雷達、信息網絡全部癱瘓,成千上萬的核彈頭被電磁共振波強行引爆,文明開始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第一次保衛戰歷時五年,在這五年中,各個國家彼此支援,然而在完全未知的科學技術前,他們都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地球人口開始銳減。沒有電腦,沒有資料參照,人類軍官接連遭到暗殺——瑪雅星人的作戰計劃很明確,殲滅族群領導者與智者,在第一時間癱瘓地球人的戰鬥力。
      這導致更為嚴重的惡性循環,司令級別的軍官年齡、功勳一再降低,聯軍不得不撤入隱秘的戰爭躲藏點,拿起刺刀、槍械等原始兵器,開始徒勞地頑強抵抗。
      一部分渴望生存的人倒戈投向瑪雅星人,他們放下武器,張開雙手,走向發著耀眼白光的巨大飛船。
      進入飛船的人沒有一個再走出來。
      然而,瑪雅預言錯了,多年之後,人類文明仍未結束,但人類城市只剩下四座地下主城,人口不足五億,聯軍還在艱苦地作戰。
      到這個時候,地球再沒有國家之分,也再沒有政府,只有兩類人——平民與軍隊。
      某位年輕的軍官科學家在一次戰役中得到了瑪雅星人的科學儀器——正反粒子發生器。瑪雅星人利用這件發生器能夠產生巨大的能量,令宇宙維度混亂,時空扭曲。
      每一艘瑪雅飛船上都配有一台正反粒子發生器,這或許是他們從另一個高維度宇宙使用時空跳躍、降落到地球的必備核心技術。
      這種技術無法複製,因為粒子發生器需要一種人類從未見過的,也不可能合成的高層面元素。
      科學家小組得出報告後,軍方立即在東西伯利亞召開秘密會議,會上一名軍官提出了他的想法:既然能夠製造時空轉換,那麼能否將人類送去未來,向以後的地球人請求援助?
      一名年輕的科學家遺憾地澄清:多維層面上的宇宙,受到該空間所處的基本定律的約束,在瑪雅星人的宇宙可以穿梭時空,在我們的宇宙則做不到。
      在我們的宇宙,制約一切的是光,它決定時間與空間的關係。
      物質運動速度無法比光的速度更快,人類可以看到過去,就像一道四百年前的光從地球發出,追上它後能夠真實重現當初的場景,滿足過去的條件,在光的時空中穿梭,可以產生歷史的重置與復制,但不可能走向未來。
      所以粒子發生器既沒有構成原理,又沒有材料,不能量產複製,更無法應用在人類科學技術中,完全無用,不過是塊雞肋罷了。
      與會軍官放棄了這個設想,又提出新的方案。
      既然只能回到過去,那麼能否著力於尋求一切的源頭?
      瑪雅預言開始的那一年,人類對其一無所知,追溯其根本,無人得知這個神秘的預言從何而來。
      或許在許多年前,外星人便在地球出現過,並留下第五個太陽紀元結束時再次回地球的線索。
      古瑪雅人或許是外星人的一個分支,既然出現過,當時極有可能有人類封鎖了他們大肆侵略的道路。當問題無法解決時,回到過去,去尋找一切的原因與真相,或許能改變目前被動的局面。
      年輕的科學家們仍面臨著許多難題,甚至沒有人找得到時間坐標點,只能摸索。
      況且,粒子發生器的單向傳輸性決定了現代人無法回到過去,要尋找問題的答案,就只能從瑪雅預言的時代中選取準確的時間節點,強行引渡一名涉及所有核心內容的智者,詢問清楚。
      另一個問題隨之產生:從過去抽取歷史發生的條件,會不會令整個時間軸發生不可逆轉的大變化?
      科學家們設想:先在其他時代進行取樣實驗,在研究趨於穩定後,再把時間不斷前推。最終推回一切的根源點——瑪雅預言被記錄下來的那一天。
      這個過程得到了一致同意,不失為一個嘗試,情況不可能比現在更壞了。總比扔在倉庫當廢鐵好。
      於是軍方撥出人類史上最後一筆科研經費,年輕的科學家開始著手準備這個名為“偷渡”的計劃。
      困難重重,從數年前的物品開始實驗,拓展到生物身上,繼而是幾千年前的人。
      提出設想的是人類聯軍第七十一軍司令官、德裔人蘭斯;年輕科學家則是華裔,名叫鄭峰。
      在跨越近兩千年的時光流中,實驗終於發生了一次毀滅性的意外。

      第二節
      遺跡中的男人

      北愛爾蘭地下城,人類避難部,歷史遺跡館中,電話聲響。
      “您好,這裡是人類聯軍第七十一軍司令部,稍後司令官蘭斯將與您通話。”
      鄭融把手邊的書合上,接了電話:“蘭斯?”
      蘭斯的聲音帶著疲憊的沙啞:“鄭融,你好。”
      鄭融沈默,知道蘭斯親自打電話來,一定有重要的事情想說。
      蘭斯道:“研究所發生爆炸,很不幸,請你到西伯利亞來一趟,北愛爾蘭的軍隊高層會為你準備專機,作為鄭峰唯一的親人,請你盡快過來。”

      鄭融趕到的時候,東西伯利亞地下軍事掩體的科學研究區已徹底被炸成廢墟。
      粒子發生器第一次正式啟動就產生了能量颶風,包括鄭峰在內的參與實驗的六名研究員全部喪生,並引發里外的火藥庫發生連環爆炸。
      真正的徹底摧毀,屍體、資料,什麼也沒留下來,密封間被炸出一個通向地面的巨洞。
      地下機場,蘭斯帶著副官親自前來迎接。
      鄭融道:“我哥哥的屍體呢?”
      蘭斯道:“沒有時間看這個,我們剩下一小時不到,瑪雅星人很快就會發現這個軍事據點。鄭融,請你到會議室來,軍方有一點兒後續事件,需要詢問你的意見。”
      蘭斯眼睛通紅,面容帶著軍人的剛毅,臉上留著一道淺淺的刀疤,好友辭世的打擊在他身上顯而易見,深藍色軍服下的男人軀體似乎疲憊了許多。
      鄭融與蘭斯很熟,這名聯軍高層軍官在他的學生時代便與鄭峰兄弟二人交好,那時候蘭斯還是一名普通學員,在自然科學院隔壁的軍校唸書,接受培訓。
      當年,十八歲的蘭斯與軍校中的另外一個男孩經常翻牆過來找鄭峰,每次過來還會給鄭融買點兒小禮物。
      那年鄭峰十七歲,鄭融十四歲,蘭斯就像他們的大哥,一眨眼十年過去了,蘭斯在大小戰役中總成為最後活下來的那個,逐步被提升為少將。
      拜蘭斯所賜,鄭融在學校裡幾乎從未被人欺負過,但鄭融並不太喜歡蘭斯。
      比起自己,鄭融總覺得蘭斯與兄長走得更近,也更像親兄弟,那無形中削弱了鄭峰對他的愛——父母在五年保衛戰中喪生,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只有哥哥。
      但就連這麼一點兒親情,也要分給蘭斯一半。兄長從學院畢業後,被蘭斯介紹到軍方科學研究機構,自此幾乎不再回家。
      人類的科學技術需要保密,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是如此。
      蘭斯走在前面,在會議室門口停下腳步,等候鄭融趕上。
      他的站姿筆挺、嚴肅,猶如一面無論如何都不會垮的旗幟。蘭斯沒有轉頭,朝鄭融道:“我對鄭峰的去世很抱歉,鄭融,以後我願意擔當你的兄長。”
      鄭融冷冷地道:“每一個人都會死,今天是他,過幾天就是我們,這個時代中的人命朝不保夕,從他被你說服加入軍隊的那一天起,我就有思想準備,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蘭斯沉默片刻,而後道:“我很難過。”
      他伸出手指,按在會議室外的指紋鑑別機上,三重合金大門彼此交錯,緩緩打開,現出會議室中的七個人。
      鄭融認得一些,都是軍方的骨干人員,在宣傳畫冊上見過,節日演講時他們也會派出替身在人類城市中倡導大家拿起武器,反抗侵略者。
      蘭斯為鄭融拉開椅子,讓他坐下,躬身介紹道:“各位長官,這位是鄭峰的弟弟,鄭融。”
      會議開始,沒有資料冊,沒有幻燈片,廳內眾人圍著一張灰白的圓桌,燈光從天花板上落下來,彷彿一個審判。
      為首的老者說:“七個小時前,這裡的研究所發生了一場爆炸。”
      “這位是佩克將軍,人類科研項目總負責人。”蘭斯道。
      鄭融道:“我們只剩一個小時。”
      他突兀地打斷老者的話,圓形桌前一陣安靜,鄭融從口袋裡掏出煙和打火機,嘲笑道:“所以請說正題,各位,再拖時間,瑪雅星人就要發現我們了。”
      打火機咔的一聲擦響,煙味飄散,鄭融示意蘭斯也來一根,蘭斯不接,認真說:“請各位將軍體諒他的心情。”
      鄭融笑了笑,什麼也沒說。
      一名女士道:“鄭融先生,你對你兄長的研究項目內情知道多少?”
      鄭融道:“一無所知。”
      佩克道:“不要說謊,我們通過軍方的消息渠道,查到鄭峰在這幾年中,每個月與你保持著聯繫。”
      鄭融抽了口煙,道:“正反夸克互相碰撞,造成湮滅,產生的巨大能量足夠引起時空扭曲,在真實的場景中複製當時的每一個分子、原子乃至記憶……原理你們都聽過了,如果想再聽一次,我不介意慢慢說,但粒子發生器已經毀了,現在問還有什麼意義?”
      另一名軍人道:“它既然能產生巨大的能量,那麼隨時可能引起爆炸,令我們必須放棄整個軍事基地,這是非常嚴重的後果,他需要負起全責!”
      鄭融反問道:“我哥哥已經把命賠進去了,還要他負什麼責?”
      眾人沉默,片刻後,那先發言的女士問道:“你知道鄭峰的初步實驗選定的歷史坐標嗎?”
      鄭融冷 地道:“不知道。”
      那女士又問:“如果粒子發生器可以再次取得,您是否願意接替您兄長的責任,把這項研究繼續下去?”
      鄭融似乎聽到了什麼滑稽的事:“他是物理學者,我是研究歷史與神秘文化的,我們之間如果能弟承兄業,你們還需要培養軍官?我建議等你們在對外星人的作戰中陣亡後,直接讓家里三歲的小孩提起刺刀上戰場。”
      老佩克說:“蘭斯將軍就是烈士家屬。在我死後,我的兒子、孫子,也將接替我,把這場戰鬥繼續下去,只要我佩克家還有子孫,人類在與瑪雅星人的戰鬥中就永遠不會投降!”
      女士說:“鄭峰是個天才,你們是兄弟,我相信你也能夠做到。鄭融,我知道他小時候教給你許多物理學知識,他的天才構思,多半只有你知道。”
      軍方的意思鄭融明白了,他們認為自己知道一些兄長手裡掌握的技術,不願意輕易放棄希望,要他代替鄭峰繼續研究。
      鄭融嘲笑道:“你們一邊嚴防技術洩密,把我哥哥軟禁在這裡,到他死後又奢望我知道他的研究秘密,我連他在做什麼都不清楚,抱歉,失陪,各位趕快逃命吧,已經過了半小時了。”
      鄭融捻滅煙頭,起身離開會議室。
      “請留步,鄭融先生。”老佩克道。
      鄭融站在冰冷的大門前,無動於衷,片刻後道:“誰說把我當弟弟照顧的?”
      蘭斯起身按指,大門緩慢錯開,鄭融大步走了出去,蘭斯追在他的身後,軍靴腳步聲在冰冷的軍事基地裡迴盪。

      沿途軍人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經營了近十年的東西伯利亞地下軍事基地,人類如喪家之犬,被外星人追得東奔西跑。
      到處都是撤兵的聯軍士官,蘭斯管理軍隊極嚴,雖時間緊迫,士兵們卻不見絲毫慌亂。
      副官追上他們的腳步,蘭斯在文件上草草簽署名字,追上鄭融,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鄭融,你哥哥還留了點兒東西。”蘭斯道。
      鄭融不易察覺地側過肩膀,平靜的雙眼中現出一絲波動。
      “你替我處理吧,你和哥哥關係最好,我有點兒累,想回去了。”鄭融道。
      蘭斯說:“不,那很重要,就連軍方也不知道他留下了什麼,只有你能接收。”
      蘭斯把鄭融帶到基地角落的一個無菌實驗室,解釋道:“這是爆炸後遺留的產物,也是他初次的實驗取樣。”
      鄭融心中一動:“他從古代抓到了什麼?”
      蘭斯沒有回答,在觀測牆前輸入十六位密碼,又以指紋、聲音、虹膜三層驗證,打開了觀測牆。
      無菌室中充滿藍色的消毒燈光,狹小的室內,有一個人。
      “一個從過去傳送來的人。”蘭斯答道,“男人。”
      鄭融的瞳孔不可抑制地微微收縮。
      男人昏迷不醒,安靜地躺在醫學椅上,赤身裸體,手腕和腳踝被合金銬緊緊鎖著,一頭烏黑的長發散在腦後。
      蘭斯說:“研究所被炸毀後,能量團消散前,所有物質都被高溫蒸發,原地只出現了這個男人。”
      鄭融看了一眼觀測牆旁邊的讀數,氧氣含量正常,被囚禁者的心電圖十分穩定。
      他注意到心電圖下的一幅電子讀數。
      蘭斯循著他的目光看去。
      鄭融道:“看腦電波頻率,他在做夢,夢境非常激烈,這是個真實的、有自己思想的人。”
      蘭斯點了點頭,鄭峰的實驗從某個意義上來說是成功的,然而沒有人知道他從古代抓回來的人是誰。
      鄭融明白蘭斯的想法,道:“我也不清楚他是誰,想知道,只能等他醒來後自己開口,不一定是你們希望的人,或許是古代的平民。”
      蘭斯對鄭融知道“偷渡”計劃的內容毫不詫異,反問道:“你能通過猜測,初步確認一下他的身份嗎?比如說,來自多少年前……或者你曾經與鄭峰討論過,什麼人更適合被請到現代,充當軍事顧問……”
      鄭融道:“我從來沒有和他討論過這個問題。”
      蘭斯道:“這是個中國人,我以為米歇爾,或者巴頓將軍會更好,畢竟一名老人比起年輕人所掌握的知識更多。”
      鄭融淡淡道:“不一定,古代中國的許多將領,實際上年輕時的統率能力,已經遠遠超過了近代的某些軍事天才,比方說那位殲滅戰的始祖,白起先生。”
      蘭斯沉默片刻,道:“鄭峰的偶像是白起?”
      鄭融冷冷道:“不是。”
      蘭斯道:“先推測一下,這樣我在交給軍方的報告上才知道怎麼寫。”
      鄭融道:“他的隨身衣物、飾品,一切能證明身份的東西都在強行傳送中被蒸發,我猜哥哥當時 定的規律是細胞整體保留法則,只有包含他的DNA的細胞才有機會保留下來,你完全無法向軍方證實,也沒有相關數據作為參考,他們不會相信,更不會把軍隊交給他。”鄭融揚起下巴道,“沒有用。”
      蘭斯道:“那麼我只能殺了他,當作什麼也沒有發生。”
      鄭融道:“這是一個人。”
      蘭斯道:“在這個人的時代,他已經死了。”
      鄭融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忽道:“以這個男人的身體來看,確實可以推測出一些細節……”
      “他正當壯年。”鄭融看了一會兒那個男人,道,“估計只有三十多歲,或許實際年齡稍高,是名將領。”
      那男人赤裸全身,身高一米九左右,每一寸肌肉都充滿了爆發力,健美的肌肉上,手臂更帶著癒合了的刀痕,脖頸、肩膀、腰側更各有淡淡的紅痕。
      “被突然傳送的時候,”鄭融猜測道,“這名將領正面臨生死關頭,時間坐標不斷前推,定在敵人砍下他頭顱的那一瞬間,所以脖子有傷痕,接下來他很有可能會被分屍。”
      蘭斯點了點頭。
      鄭融道:“腹肌很勻稱,是長期騎馬的人,並非智謀型將領,偏向武力型;胸肌因為騎射鍛煉而結實,肩背更因為拉弓動作訓練顯得十分寬闊。”
      “看他的腳踝。 ”鄭融道。
      蘭斯示意鄭融直說,鄭融忽然改變主意,此刻他已經大約猜到這個男人是誰了,從腳踝上看得出,這個人所處的時代沒有馬鐙,也就是說,在三國時期之前,極有可能是在楚漢爭霸時期——但他不打算告訴蘭斯。
      “不,看他的手臂。”鄭融又道,“左臂小臂比右邊稍微結實,使用重型兵器……”他隨手按了一個按鈕,扶手上的合金鐐銬反轉,男人在睡夢中動了動。
      “手指修長,指尖並不粗糙,所以不是用劍。”鄭融說,“手指根部與虎口都有繭,應該是槍、棍等慣用兵器。”
      蘭斯道:“中國人喜歡單打獨鬥,但我不認為勇敢的將領就一定能打勝仗。”
      鄭融不置可否,又按了幾下腳踝上的鐐銬控制按鈕。
      “在五代十國以前,士兵基本崇拜強者,所以必須有武力才能起到號召效果。”鄭融看著那男人的胯下,男人兩邊大腿內側各有一片暗紅的擦傷,那是騎馬時被馬鞍摩擦出來的。
      蘭斯道:“你已經知道他是誰了?”
      鄭融道:“你對中國歷史不熟悉,說了你也不會有感覺。”
      蘭斯饒有趣味道:“說說看。”
      鄭融道:“可能是殷紂王,也可能是蒙武或蒙恬兄弟中的一個,或者……白起、李牧、項羽、拓跋燾、韓信、呂布、秦瓊甚至岳飛,你認識幾個?”
      蘭斯沒有被鄭融的煙幕彈迷惑:“說一個你覺得最有可能的。”
      鄭融沒有回答,片刻後說:“生殖器很漂亮,海綿體三柱肌輪廓健美,睾丸很大,龜頭飽滿,生殖功能優秀,勃起時估計能達到十八厘米,這樣的將軍是女人的最愛,他的性生活一定過得很豐富,莖身有黑色素堆積,證明他是匹種馬……”
      “夠了。”蘭斯道,“你總是這樣,我不是外人。鄭融,告訴我有什麼關係?”
      鄭融道:“你要把他交上去?”
      蘭斯想了很久,不置可否。
      鄭融早就猜到了這個結果,一個無法證明身份的人,就算交給軍方也起不了什麼作用,他們只需要一個戰役的軍事顧問,但鄭融還是不想說。
      他純粹地只是想讓蘭斯多頭疼一段時間。
      這名男人是兄長犧牲了生命才被傳送到現代來的。
      鄭融隱約有點兒說不出的感覺,道:“把他交給我吧,我可以試試。”
      蘭斯問:“什麼時候能讓他為軍方效力?”
      鄭融冷冷地道:“到現在你還不明白?他是一個人,我們都是他的子孫……”
      蘭斯嘲笑道:“你是,我不是。”
      鄭融道:“要讓他願意發揮自己的知識來協助人類作戰,你們忘記了最基本的一點——他的個人意願。”
      蘭斯提醒道:“人類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只要是地球人,都應該明白這麼做的重要性。”
      鄭融譏諷道:“你是,他不是。如果你不打算先把這點解決,那麼我想他也可以讓手上的軍隊全去送死,或者能令這場戰爭更快得出勝負。”
      蘭斯扣起手指,敲了敲玻璃窗,道:“他醒了。”
      鄭融眉頭微蹙,與那男人對視。無菌室中的古代人迷茫地睜開雙眼,他的眉毛濃黑,眼睛十分漂亮,困惑中帶著一絲說不出的威嚴,與鄭融對視。
      “英俊,粗獷,長得很有味道。”鄭融評價。
      蘭斯說:“你懂古代中國語嗎?”
      “懂,不過我覺得他不會回答。”鄭融答道。
      周圍猛烈地震動起來,警報紅燈一閃一閃,瑪雅星人的飛船開始襲擊軍事基地。
      蘭斯道:“快走!我馬上安排人送他上飛機……”
      又一震,鄭融穩住身形,道:“讓人給他一套衣服,跟我們走!”
      無菌室中的男人意識到了危險,猛力掙扎,大聲怒喝,繼而雙手握拳,額上青筋隱現。
      蘭斯道:“醫護在哪裡?!給他注射鎮靜劑!”
      那男人雙手猛地一提,將合金鐐銬扯得斷裂!
      鄭融:“……”
      蘭斯喝道:“退後!”說完抽出腰間的軍刀,那男人已扯開腳鐐,如同矯健的獵豹,朝著觀測牆衝來,開山一拳,將玻璃牆擊得粉碎!
      鄭融道:“慢!你不是他的對手……”
      蘭斯的軍刀蕩起雪亮弧光,周圍陣陣顫動,瑪雅星人的轟炸已落進基地,玻璃碎為粉末垮塌,那男人衝出來,一手鎖緊蘭斯的手腕,將其手臂擰到身後。
      蘭斯曾是軍校自由搏擊冠軍,此刻竟打不過一個古代中國男人!
      “你快走!鄭融!”蘭斯大喊。
      鄭融背靠牆壁,正要閃身出門。那男人只通過他們的兩句交流,便馬上判定蘭斯不值得挾持,真正重要的人是鄭融。
      他一腳踹開蘭斯,手指鎖住鄭融的咽喉。
      鄭融的喉嚨被扼得生痛,艱難地揚起下巴。
      那男人瞇起眼,冷冷道:“汝乃何人?”Chapter1
      墜毀的過往與嶄新的雙翼

      第一節
      楔子

      根據瑪雅預言,第五個太陽紀元即將過去。在這之後,本次人類文明徹底結束,此後將進入一個新的文明紀元。
      時間一分一秒地接近,人類猜測的山崩、地震、海嘯、龍捲風都沒有發生。
      當人類放鬆警惕,開始慶祝新年時——末日開始了。
      數以萬計的宇宙飛船從秘魯高原散開,飛向全世界,人類的雷達還沒來得及預警,地球上的城市就遭到了毀滅性轟炸。
      這是人類第一次面對外星高等智慧生物的作戰,指揮總部於次年發布文件,將不速之客稱為“瑪雅星人”,並調查出外星球生命的初次降落地點——秘魯境內一座遺棄的瑪雅神廟。
      除此之外,人類對瑪雅星人一無所知。戰爭開始後的第五天,所有人類陣營的雷達、信息網絡全部癱瘓,成千上萬的核彈頭被電磁共振波強行引爆,文明開始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第一次保衛戰歷時五年,在這五年中,各個國家彼此支援,然而在完全未知的科學技術前,他們都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地球人口開始銳減。沒有電腦,沒有資料參照,人類軍官接連遭到暗殺——瑪雅星人的作戰計劃很明確,殲滅族群領導者與智者,在第一時間癱瘓地球人的戰鬥力。
      這導致更為嚴重的惡性循環,司令級別的軍官年齡、功勳一再降低,聯軍不得不撤入隱秘的戰爭躲藏點,拿起刺刀、槍械等原始兵器,開始徒勞地頑強抵抗。
      一部分渴望生存的人倒戈投向瑪雅星人,他們放下武器,張開雙手,走向發著耀眼白光的巨大飛船。
      進入飛船的人沒有一個再走出來。
      然而,瑪雅預言錯了,多年之後,人類文明仍未結束,但人類城市只剩下四座地下主城,人口不足五億,聯軍還在艱苦地作戰。
      到這個時候,地球再沒有國家之分,也再沒有政府,只有兩類人——平民與軍隊。
      某位年輕的軍官科學家在一次戰役中得到了瑪雅星人的科學儀器——正反粒子發生器。瑪雅星人利用這件發生器能夠產生巨大的能量,令宇宙維度混亂,時空扭曲。
      每一艘瑪雅飛船上都配有一台正反粒子發生器,這或許是他們從另一個高維度宇宙使用時空跳躍、降落到地球的必備核心技術。
      這種技術無法複製,因為粒子發生器需要一種人類從未見過的,也不可能合成的高層面元素。
      科學家小組得出報告後,軍方立即在東西伯利亞召開秘密會議,會上一名軍官提出了他的想法:既然能夠製造時空轉換,那麼能否將人類送去未來,向以後的地球人請求援助?
      一名年輕的科學家遺憾地澄清:多維層面上的宇宙,受到該空間所處的基本定律的約束,在瑪雅星人的宇宙可以穿梭時空,在我們的宇宙則做不到。
      在我們的宇宙,制約一切的是光,它決定時間與空間的關係。
      物質運動速度無法比光的速度更快,人類可以看到過去,就像一道四百年前的光從地球發出,追上它後能夠真實重現當初的場景,滿足過去的條件,在光的時空中穿梭,可以產生歷史的重置與復制,但不可能走向未來。
      所以粒子發生器既沒有構成原理,又沒有材料,不能量產複製,更無法應用在人類科學技術中,完全無用,不過是塊雞肋罷了。
      與會軍官放棄了這個設想,又提出新的方案。
      既然只能回到過去,那麼能否著力於尋求一切的源頭?
      瑪雅預言開始的那一年,人類對其一無所知,追溯其根本,無人得知這個神秘的預言從何而來。
      或許在許多年前,外星人便在地球出現過,並留下第五個太陽紀元結束時再次回地球的線索。
      古瑪雅人或許是外星人的一個分支,既然出現過,當時極有可能有人類封鎖了他們大肆侵略的道路。當問題無法解決時,回到過去,去尋找一切的原因與真相,或許能改變目前被動的局面。
      年輕的科學家們仍面臨著許多難題,甚至沒有人找得到時間坐標點,只能摸索。
      況且,粒子發生器的單向傳輸性決定了現代人無法回到過去,要尋找問題的答案,就只能從瑪雅預言的時代中選取準確的時間節點,強行引渡一名涉及所有核心內容的智者,詢問清楚。
      另一個問題隨之產生:從過去抽取歷史發生的條件,會不會令整個時間軸發生不可逆轉的大變化?
      科學家們設想:先在其他時代進行取樣實驗,在研究趨於穩定後,再把時間不斷前推。最終推回一切的根源點——瑪雅預言被記錄下來的那一天。
      這個過程得到了一致同意,不失為一個嘗試,情況不可能比現在更壞了。總比扔在倉庫當廢鐵好。
      於是軍方撥出人類史上最後一筆科研經費,年輕的科學家開始著手準備這個名為“偷渡”的計劃。
      困難重重,從數年前的物品開始實驗,拓展到生物身上,繼而是幾千年前的人。
      提出設想的是人類聯軍第七十一軍司令官、德裔人蘭斯;年輕科學家則是華裔,名叫鄭峰。
      在跨越近兩千年的時光流中,實驗終於發生了一次毀滅性的意外。

      第二節
      遺跡中的男人

      北愛爾蘭地下城,人類避難部,歷史遺跡館中,電話聲響。
      “您好,這裡是人類聯軍第七十一軍司令部,稍後司令官蘭斯將與您通話。”
      鄭融把手邊的書合上,接了電話:“蘭斯?”
      蘭斯的聲音帶著疲憊的沙啞:“鄭融,你好。”
      鄭融沈默,知道蘭斯親自打電話來,一定有重要的事情想說。
      蘭斯道:“研究所發生爆炸,很不幸,請你到西伯利亞來一趟,北愛爾蘭的軍隊高層會為你準備專機,作為鄭峰唯一的親人,請你盡快過來。”

      鄭融趕到的時候,東西伯利亞地下軍事掩體的科學研究區已徹底被炸成廢墟。
      粒子發生器第一次正式啟動就產生了能量颶風,包括鄭峰在內的參與實驗的六名研究員全部喪生,並引發里外的火藥庫發生連環爆炸。
      真正的徹底摧毀,屍體、資料,什麼也沒留下來,密封間被炸出一個通向地面的巨洞。
      地下機場,蘭斯帶著副官親自前來迎接。
      鄭融道:“我哥哥的屍體呢?”
      蘭斯道:“沒有時間看這個,我們剩下一小時不到,瑪雅星人很快就會發現這個軍事據點。鄭融,請你到會議室來,軍方有一點兒後續事件,需要詢問你的意見。”
      蘭斯眼睛通紅,面容帶著軍人的剛毅,臉上留著一道淺淺的刀疤,好友辭世的打擊在他身上顯而易見,深藍色軍服下的男人軀體似乎疲憊了許多。
      鄭融與蘭斯很熟,這名聯軍高層軍官在他的學生時代便與鄭峰兄弟二人交好,那時候蘭斯還是一名普通學員,在自然科學院隔壁的軍校唸書,接受培訓。
      當年,十八歲的蘭斯與軍校中的另外一個男孩經常翻牆過來找鄭峰,每次過來還會給鄭融買點兒小禮物。
      那年鄭峰十七歲,鄭融十四歲,蘭斯就像他們的大哥,一眨眼十年過去了,蘭斯在大小戰役中總成為最後活下來的那個,逐步被提升為少將。
      拜蘭斯所賜,鄭融在學校裡幾乎從未被人欺負過,但鄭融並不太喜歡蘭斯。
      比起自己,鄭融總覺得蘭斯與兄長走得更近,也更像親兄弟,那無形中削弱了鄭峰對他的愛——父母在五年保衛戰中喪生,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只有哥哥。
      但就連這麼一點兒親情,也要分給蘭斯一半。兄長從學院畢業後,被蘭斯介紹到軍方科學研究機構,自此幾乎不再回家。
      人類的科學技術需要保密,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是如此。
      蘭斯走在前面,在會議室門口停下腳步,等候鄭融趕上。
      他的站姿筆挺、嚴肅,猶如一面無論如何都不會垮的旗幟。蘭斯沒有轉頭,朝鄭融道:“我對鄭峰的去世很抱歉,鄭融,以後我願意擔當你的兄長。”
      鄭融冷冷地道:“每一個人都會死,今天是他,過幾天就是我們,這個時代中的人命朝不保夕,從他被你說服加入軍隊的那一天起,我就有思想準備,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蘭斯沉默片刻,而後道:“我很難過。”
      他伸出手指,按在會議室外的指紋鑑別機上,三重合金大門彼此交錯,緩緩打開,現出會議室中的七個人。
      鄭融認得一些,都是軍方的骨干人員,在宣傳畫冊上見過,節日演講時他們也會派出替身在人類城市中倡導大家拿起武器,反抗侵略者。
      蘭斯為鄭融拉開椅子,讓他坐下,躬身介紹道:“各位長官,這位是鄭峰的弟弟,鄭融。”
      會議開始,沒有資料冊,沒有幻燈片,廳內眾人圍著一張灰白的圓桌,燈光從天花板上落下來,彷彿一個審判。
      為首的老者說:“七個小時前,這裡的研究所發生了一場爆炸。”
      “這位是佩克將軍,人類科研項目總負責人。”蘭斯道。
      鄭融道:“我們只剩一個小時。”
      他突兀地打斷老者的話,圓形桌前一陣安靜,鄭融從口袋裡掏出煙和打火機,嘲笑道:“所以請說正題,各位,再拖時間,瑪雅星人就要發現我們了。”
      打火機咔的一聲擦響,煙味飄散,鄭融示意蘭斯也來一根,蘭斯不接,認真說:“請各位將軍體諒他的心情。”
      鄭融笑了笑,什麼也沒說。
      一名女士道:“鄭融先生,你對你兄長的研究項目內情知道多少?”
      鄭融道:“一無所知。”
      佩克道:“不要說謊,我們通過軍方的消息渠道,查到鄭峰在這幾年中,每個月與你保持著聯繫。”
      鄭融抽了口煙,道:“正反夸克互相碰撞,造成湮滅,產生的巨大能量足夠引起時空扭曲,在真實的場景中複製當時的每一個分子、原子乃至記憶……原理你們都聽過了,如果想再聽一次,我不介意慢慢說,但粒子發生器已經毀了,現在問還有什麼意義?”
      另一名軍人道:“它既然能產生巨大的能量,那麼隨時可能引起爆炸,令我們必須放棄整個軍事基地,這是非常嚴重的後果,他需要負起全責!”
      鄭融反問道:“我哥哥已經把命賠進去了,還要他負什麼責?”
      眾人沉默,片刻後,那先發言的女士問道:“你知道鄭峰的初步實驗選定的歷史坐標嗎?”
      鄭融冷 地道:“不知道。”
      那女士又問:“如果粒子發生器可以再次取得,您是否願意接替您兄長的責任,把這項研究繼續下去?”
      鄭融似乎聽到了什麼滑稽的事:“他是物理學者,我是研究歷史與神秘文化的,我們之間如果能弟承兄業,你們還需要培養軍官?我建議等你們在對外星人的作戰中陣亡後,直接讓家里三歲的小孩提起刺刀上戰場。”
      老佩克說:“蘭斯將軍就是烈士家屬。在我死後,我的兒子、孫子,也將接替我,把這場戰鬥繼續下去,只要我佩克家還有子孫,人類在與瑪雅星人的戰鬥中就永遠不會投降!”
      女士說:“鄭峰是個天才,你們是兄弟,我相信你也能夠做到。鄭融,我知道他小時候教給你許多物理學知識,他的天才構思,多半只有你知道。”
      軍方的意思鄭融明白了,他們認為自己知道一些兄長手裡掌握的技術,不願意輕易放棄希望,要他代替鄭峰繼續研究。
      鄭融嘲笑道:“你們一邊嚴防技術洩密,把我哥哥軟禁在這裡,到他死後又奢望我知道他的研究秘密,我連他在做什麼都不清楚,抱歉,失陪,各位趕快逃命吧,已經過了半小時了。”
      鄭融捻滅煙頭,起身離開會議室。
      “請留步,鄭融先生。”老佩克道。
      鄭融站在冰冷的大門前,無動於衷,片刻後道:“誰說把我當弟弟照顧的?”
      蘭斯起身按指,大門緩慢錯開,鄭融大步走了出去,蘭斯追在他的身後,軍靴腳步聲在冰冷的軍事基地裡迴盪。

      沿途軍人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經營了近十年的東西伯利亞地下軍事基地,人類如喪家之犬,被外星人追得東奔西跑。
      到處都是撤兵的聯軍士官,蘭斯管理軍隊極嚴,雖時間緊迫,士兵們卻不見絲毫慌亂。
      副官追上他們的腳步,蘭斯在文件上草草簽署名字,追上鄭融,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鄭融,你哥哥還留了點兒東西。”蘭斯道。
      鄭融不易察覺地側過肩膀,平靜的雙眼中現出一絲波動。
      “你替我處理吧,你和哥哥關係最好,我有點兒累,想回去了。”鄭融道。
      蘭斯說:“不,那很重要,就連軍方也不知道他留下了什麼,只有你能接收。”
      蘭斯把鄭融帶到基地角落的一個無菌實驗室,解釋道:“這是爆炸後遺留的產物,也是他初次的實驗取樣。”
      鄭融心中一動:“他從古代抓到了什麼?”
      蘭斯沒有回答,在觀測牆前輸入十六位密碼,又以指紋、聲音、虹膜三層驗證,打開了觀測牆。
      無菌室中充滿藍色的消毒燈光,狹小的室內,有一個人。
      “一個從過去傳送來的人。”蘭斯答道,“男人。”
      鄭融的瞳孔不可抑制地微微收縮。
      男人昏迷不醒,安靜地躺在醫學椅上,赤身裸體,手腕和腳踝被合金銬緊緊鎖著,一頭烏黑的長發散在腦後。
      蘭斯說:“研究所被炸毀後,能量團消散前,所有物質都被高溫蒸發,原地只出現了這個男人。”
      鄭融看了一眼觀測牆旁邊的讀數,氧氣含量正常,被囚禁者的心電圖十分穩定。
      他注意到心電圖下的一幅電子讀數。
      蘭斯循著他的目光看去。
      鄭融道:“看腦電波頻率,他在做夢,夢境非常激烈,這是個真實的、有自己思想的人。”
      蘭斯點了點頭,鄭峰的實驗從某個意義上來說是成功的,然而沒有人知道他從古代抓回來的人是誰。
      鄭融明白蘭斯的想法,道:“我也不清楚他是誰,想知道,只能等他醒來後自己開口,不一定是你們希望的人,或許是古代的平民。”
      蘭斯對鄭融知道“偷渡”計劃的內容毫不詫異,反問道:“你能通過猜測,初步確認一下他的身份嗎?比如說,來自多少年前……或者你曾經與鄭峰討論過,什麼人更適合被請到現代,充當軍事顧問……”
      鄭融道:“我從來沒有和他討論過這個問題。”
      蘭斯道:“這是個中國人,我以為米歇爾,或者巴頓將軍會更好,畢竟一名老人比起年輕人所掌握的知識更多。”
      鄭融淡淡道:“不一定,古代中國的許多將領,實際上年輕時的統率能力,已經遠遠超過了近代的某些軍事天才,比方說那位殲滅戰的始祖,白起先生。”
      蘭斯沉默片刻,道:“鄭峰的偶像是白起?”
      鄭融冷冷道:“不是。”
      蘭斯道:“先推測一下,這樣我在交給軍方的報告上才知道怎麼寫。”
      鄭融道:“他的隨身衣物、飾品,一切能證明身份的東西都在強行傳送中被蒸發,我猜哥哥當時 定的規律是細胞整體保留法則,只有包含他的DNA的細胞才有機會保留下來,你完全無法向軍方證實,也沒有相關數據作為參考,他們不會相信,更不會把軍隊交給他。”鄭融揚起下巴道,“沒有用。”
      蘭斯道:“那麼我只能殺了他,當作什麼也沒有發生。”
      鄭融道:“這是一個人。”
      蘭斯道:“在這個人的時代,他已經死了。”
      鄭融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忽道:“以這個男人的身體來看,確實可以推測出一些細節……”
      “他正當壯年。”鄭融看了一會兒那個男人,道,“估計只有三十多歲,或許實際年齡稍高,是名將領。”
      那男人赤裸全身,身高一米九左右,每一寸肌肉都充滿了爆發力,健美的肌肉上,手臂更帶著癒合了的刀痕,脖頸、肩膀、腰側更各有淡淡的紅痕。
      “被突然傳送的時候,”鄭融猜測道,“這名將領正面臨生死關頭,時間坐標不斷前推,定在敵人砍下他頭顱的那一瞬間,所以脖子有傷痕,接下來他很有可能會被分屍。”
      蘭斯點了點頭。
      鄭融道:“腹肌很勻稱,是長期騎馬的人,並非智謀型將領,偏向武力型;胸肌因為騎射鍛煉而結實,肩背更因為拉弓動作訓練顯得十分寬闊。”
      “看他的腳踝。 ”鄭融道。
      蘭斯示意鄭融直說,鄭融忽然改變主意,此刻他已經大約猜到這個男人是誰了,從腳踝上看得出,這個人所處的時代沒有馬鐙,也就是說,在三國時期之前,極有可能是在楚漢爭霸時期——但他不打算告訴蘭斯。
      “不,看他的手臂。”鄭融又道,“左臂小臂比右邊稍微結實,使用重型兵器……”他隨手按了一個按鈕,扶手上的合金鐐銬反轉,男人在睡夢中動了動。
      “手指修長,指尖並不粗糙,所以不是用劍。”鄭融說,“手指根部與虎口都有繭,應該是槍、棍等慣用兵器。”
      蘭斯道:“中國人喜歡單打獨鬥,但我不認為勇敢的將領就一定能打勝仗。”
      鄭融不置可否,又按了幾下腳踝上的鐐銬控制按鈕。
      “在五代十國以前,士兵基本崇拜強者,所以必須有武力才能起到號召效果。”鄭融看著那男人的胯下,男人兩邊大腿內側各有一片暗紅的擦傷,那是騎馬時被馬鞍摩擦出來的。
      蘭斯道:“你已經知道他是誰了?”
      鄭融道:“你對中國歷史不熟悉,說了你也不會有感覺。”
      蘭斯饒有趣味道:“說說看。”
      鄭融道:“可能是殷紂王,也可能是蒙武或蒙恬兄弟中的一個,或者……白起、李牧、項羽、拓跋燾、韓信、呂布、秦瓊甚至岳飛,你認識幾個?”
      蘭斯沒有被鄭融的煙幕彈迷惑:“說一個你覺得最有可能的。”
      鄭融沒有回答,片刻後說:“生殖器很漂亮,海綿體三柱肌輪廓健美,睾丸很大,龜頭飽滿,生殖功能優秀,勃起時估計能達到十八厘米,這樣的將軍是女人的最愛,他的性生活一定過得很豐富,莖身有黑色素堆積,證明他是匹種馬……”
      “夠了。”蘭斯道,“你總是這樣,我不是外人。鄭融,告訴我有什麼關係?”
      鄭融道:“你要把他交上去?”
      蘭斯想了很久,不置可否。
      鄭融早就猜到了這個結果,一個無法證明身份的人,就算交給軍方也起不了什麼作用,他們只需要一個戰役的軍事顧問,但鄭融還是不想說。
      他純粹地只是想讓蘭斯多頭疼一段時間。
      這名男人是兄長犧牲了生命才被傳送到現代來的。
      鄭融隱約有點兒說不出的感覺,道:“把他交給我吧,我可以試試。”
      蘭斯問:“什麼時候能讓他為軍方效力?”
      鄭融冷冷地道:“到現在你還不明白?他是一個人,我們都是他的子孫……”
      蘭斯嘲笑道:“你是,我不是。”
      鄭融道:“要讓他願意發揮自己的知識來協助人類作戰,你們忘記了最基本的一點——他的個人意願。”
      蘭斯提醒道:“人類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只要是地球人,都應該明白這麼做的重要性。”
      鄭融譏諷道:“你是,他不是。如果你不打算先把這點解決,那麼我想他也可以讓手上的軍隊全去送死,或者能令這場戰爭更快得出勝負。”
      蘭斯扣起手指,敲了敲玻璃窗,道:“他醒了。”
      鄭融眉頭微蹙,與那男人對視。無菌室中的古代人迷茫地睜開雙眼,他的眉毛濃黑,眼睛十分漂亮,困惑中帶著一絲說不出的威嚴,與鄭融對視。
      “英俊,粗獷,長得很有味道。”鄭融評價。
      蘭斯說:“你懂古代中國語嗎?”
      “懂,不過我覺得他不會回答。”鄭融答道。
      周圍猛烈地震動起來,警報紅燈一閃一閃,瑪雅星人的飛船開始襲擊軍事基地。
      蘭斯道:“快走!我馬上安排人送他上飛機……”
      又一震,鄭融穩住身形,道:“讓人給他一套衣服,跟我們走!”
      無菌室中的男人意識到了危險,猛力掙扎,大聲怒喝,繼而雙手握拳,額上青筋隱現。
      蘭斯道:“醫護在哪裡?!給他注射鎮靜劑!”
      那男人雙手猛地一提,將合金鐐銬扯得斷裂!
      鄭融:“……”
      蘭斯喝道:“退後!”說完抽出腰間的軍刀,那男人已扯開腳鐐,如同矯健的獵豹,朝著觀測牆衝來,開山一拳,將玻璃牆擊得粉碎!
      鄭融道:“慢!你不是他的對手……”
      蘭斯的軍刀蕩起雪亮弧光,周圍陣陣顫動,瑪雅星人的轟炸已落進基地,玻璃碎為粉末垮塌,那男人衝出來,一手鎖緊蘭斯的手腕,將其手臂擰到身後。
      蘭斯曾是軍校自由搏擊冠軍,此刻竟打不過一個古代中國男人!
      “你快走!鄭融!”蘭斯大喊。
      鄭融背靠牆壁,正要閃身出門。那男人只通過他們的兩句交流,便馬上判定蘭斯不值得挾持,真正重要的人是鄭融。
      他一腳踹開蘭斯,手指鎖住鄭融的咽喉。
      鄭融的喉嚨被扼得生痛,艱難地揚起下巴。
      那男人瞇起眼,冷冷道:“汝乃何人?”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