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魔法的泰娜:節慶是日常生活的魔法
不會魔法的泰娜:節慶是日常生活的魔法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節慶」是日常生活的魔法.最獨特的新節日故事

    端午來臨,大家最期待用魔法來「賽龍舟」……
    夏至時分,與「影魔」來場搶影子大對決……

    法力高超的「魔家」,有魔曾姥姥、魔祖爺爺和婆婆、魔爸、魔媽、
    魔一、魔二……到魔七,還出了一個「不會魔法的泰娜」!
    看泰娜和魔家如何歡度一年的節慶,
    在期待與習俗之間,泰娜學會接受自己的獨特。

    泰娜真的不會魔法嗎?還是,有著更神奇的天賦……
  • 岑澎維
    一張空白的紙、一枝順手的筆,一切準備就緒,我的軍隊要出征了!這時候,有一杯咖啡更好,再加一點音樂更棒――這是我喜歡的悠閒時光。
    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業。曾獲國語日報兒童文學牧笛獎、陳國政兒童文學獎、南瀛文學獎、文建會臺灣文學獎等。《找不到國小》、《大家說孔子》獲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
    出版有《成語小劇場》系列、《大家說孔子》、《大家說孟子》、《大家讀老子》、《大家說莊子》、《找不到國小》系列、《投資大師巴菲特》、《八卦森林》、《溼巴答王國》系列、《小壁虎頑皮故事》系列等書。


    繪者:盧貞穎
    來自臺灣高雄。
    畫圖和寫字的人。學過哲學、兒童文學和童年社會學,2013年背起畫具去探險,到英國劍橋藝術學院進修童書插畫碩士。
    喜歡色彩、小孩、熊和自然。希望創作和孩子一起想想的故事。
    插畫作品曾入圍AOI世界插畫獎WIA、3X3國際插畫獎、JIA、義大利波隆那兒童書展臺灣館臺灣圖像森林主題館等。
    2017年出版繪本《下眼淚雨的一天》、詩集插畫《蝸牛:林良的78首詩》(國語日報社出版)
  • 精采混搭的童話
    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榮譽教授/林文寶

    現在的童書都像是多寶盒,裡頭藏著五花八門的物件,不再只是單純的故事,你不知道在後現代的社會,還會迸出什麼稀奇古怪的作品。
    這是一場作家的實驗與考驗讀者的接受程度的比賽,彼此拉鋸,互相想像,互相創造出新奇的作品與題材,這或許是現在孩子的福氣。
    作家與出版社已不滿足只是單純帶給孩子閱讀享受,他們還在思忖,童書到底還有什麼可能性?因此,各種型態的童書開始出現,熱鬧非凡。
    澎維的新書《不會魔法的泰娜》也理所當然搭上這股熱潮。故事設計別具創意,以節慶作為章節,一個章節就是一個節慶,故事的走向依照著節慶鋪陳設計,相當獨特。所以,讀完這本書,讀者會有幾個收穫:第一,單純享受閱讀的樂趣,知道「不會魔法的泰娜」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不會魔法。第二,與此同時,讀者也在閱讀的過程中,認識節慶的緣由和節慶的習俗。這說明這本童書的基本設定裡,被同時賦予兩個功能:樂趣與學習。現在的童書,曾幾何時已變成多功能的童書,文學只是其中一個必要的元素,而附加元素變得更為重要。舉例來說,節慶就是這本書的附加價值。
    我有時候在想──到底什麼是童書?想給現代兒童什麼樣的禮物?我想這個問題,澎維也在思考,或許這本書就是澎維與出版社的全新嘗試及答案。
    從澎維的《大家說孔子》,以幽默對話呈現當時師生的對話,不只保留孔子的儒家思想,更讓故事有時代新意,獲得非常大的好評,以後更陸續出版類似的圖書,讓孩子以不同的方式認識這些先賢。這次,澎維更大膽了,讓東西方的文化直接對話,可以看出她求變的企圖心。
    或許是時代的氛圍,迫使澎維這樣嘗試。澎維是老師的身份,在教育和文學的比例之中,想必會有掙扎與妥協,如今《不會魔法的泰娜》是新的嘗試,大膽有趣,比起之前的作品,幻想的成分更加大膽,她竟然把西方的魔法元素,加入中國傳統的節慶,以後現代流行的「混搭」技巧,創作這次的故事,力求突破。
    在她的巧思之下,每個傳統節慶被重新詮釋;有趣的是,她還是在乎傳統,所以不隨便更改傳統的故事緣起,可以看見她的另類堅持──堅持要把最正確的知識介紹給小讀者。另一方面,她也深怕這些知識會使孩子怯步,所以耗費心思的把硬知識變軟,希望孩子能夠一邊享受閱讀的樂趣,一邊也能獲得知識。
    現在的孩子喜歡什麼?或許是每個出版社或者兒童文學創作者,隨時在捕捉的。時代不一樣了,不會再強迫孩子去閱讀我們所喜歡的東西;反而會反過來問,孩子需要什麼?或許澎維的嘗試,除了是對自己寫作的突破,另方面也是她對於現在孩子的想像。無論如何,澎維的文字依然流暢自然,透過她的文字巧妙的融合東西方的文化。這真的是一個獨特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熱鬧有趣,歡迎大家一起來嘗鮮!

  • 時時有節慶、處處有神明

    一直到現在,我仍然喜愛年節熱鬧的氣氛,仍然用孩子的心情期待節慶。
    年糕蒸好了沒有?蒸糕的時候不許亂講話;一盒珍貴的糖,要留啊留,留著拜拜之後才能吃;香氣四溢的粽子,可以先解幾個來吃,但是等等拜拜的要,先留下來;畫著嫦娥的月餅,也總是等啊等,等到中秋拜過之後,全家坐在院子裡一起品嘗。
    這些……這些沒有遠去,它年年重來。那是兒時清晰的印象,在後來我們年節團聚的時候,兄弟姐妹還會提起。年齡漸長,我也感受到了。節慶流傳下來的,不僅僅只是吃喝玩樂而已,那是慎終追遠、敬天畏神的精神。
    我也承受著親友受到疾病之苦的無助,我也學會祈禱。祈禱上蒼庇佑,讓病人早日痊癒。這些……在無法為病人做什麼的時候,撫慰了我的心:神明祂一定聽到了。
    學會祈禱便學會了愛人、學會相信人間處處有神明,這也許就是我喜愛節慶的理由吧。
    兄弟姐妹各在一方之後,年節,更是等待歸人的時節。誰還沒有回來、誰的車幾點到、誰去接誰——我喜歡這種等待,喜歡年節的團聚。無奈的是,團聚的日子一過,時間便要歸零,重新倒數計時、重新期待下一次團圓。
    默默等待遊子歸來的母親,在灶頭擺放糕果祭灶君,那種虔誠是愛;磨米蒸糕耗時費日的弄出一床年糕,背後的心意也是愛;那就更不用說——洗粽葉、包粽子、添柴加火蒸煮,用的特殊香料又是什麼了。
    為摰愛的人表達一份心意,也許就是年節的意義吧。
    只是我不明白的是,我們到底做了什麼?讓母親年年送灶神時,總要甜甜灶神的嘴,請祂上天庭時多說些好話。

     

  • 1.年獸也瘋狂
    2.元宵跳進漏勺裡
    3.頭牙頭牙姥姥回家
    4.清明上河之旅
    5.時空暫停,媽祖救命
    6.龍舟競渡慶端午
    7.對決夏至影魔
    8.關老爺面前耍大刀
    9.七夕喜鵲搭橋去
    10.中元普渡祭祖先
    11急件快遞中秋月
    12.冬節冬陽冬至圓
    13.魔家的灶王爺
    14泰娜的神奇之力
  • 1 年獸也瘋狂

    魔法家族裡,魔祖、魔爸、魔媽、魔一、魔二、魔三……,大家都姓「魔」,只有泰娜不姓魔,因為泰娜不會魔法。
    泰娜不會魔法,所以她不能姓魔。
    「魔法」究竟是天生的,還是學來的?魔法家族裡,大家的看法都不一樣,魔家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魔法」是天生的。
    但是魔祖爺爺卻不這麼想,魔法如果是天生的──十歲的泰娜怎麼還不會?
    魔祖婆婆的看法又不一樣,她認為一半靠天生、另一半靠養成。
    魔三伸手點了一下洋蔥,洋蔥立刻抽出尾巴、變成一隻長尾公雞,喔喔喔的跳到院子裡。魔三看看自己的食指,他說魔法是天生的,他完全沒有學習。
    泰娜沒有點石成金的手指,也沒有心想事成的念力,但是她乖乖在學校裡,好好的跟著魔法師傅學習。
    「今天的功課一定要多練習,要讓這顆馬鈴薯長出尾巴,然後讓它變成老鼠。」
    泰娜練習三個月了,馬鈴薯只長出長長的芽,根本沒有尾巴。
    「這個簡單!」比泰娜年紀小的魔七示範給她看,一伸手就把功課做好了。
    泰娜忍不住結結巴巴的問魔法師傅:「變魔法要多久的時間?」
    老師傅耐心的告訴泰娜,一秒鐘的時間就夠!關鍵就是「專注」,專注的想著馬鈴薯長出尾巴的樣子,再專注的看著老鼠頭的部份,那裡冒出一對耳朵的時候──立刻伸出手指一點!這幾個步驟一氣呵成,全部的時間是一秒鐘。
    師傅講解得清清楚楚,泰娜聽得迷迷糊糊,馬鈴薯依舊是馬鈴薯,怎麼也變不成老鼠。
    魔法師傅在魔家傳授魔法已經三代,魔家的每個孩子都聰明伶俐,一教就會。只有泰娜,魔法師傅也拿她沒辦法。
    不論魔法到底是怎麼來的,泰娜就是不會魔法,大家都叫她「不會魔法的泰娜」。
    家族裡只有魔祖爺爺對她有信心,他相信有一天泰娜的名字上會頂著「魔」家的姓,擁有魔家的法力。
    魔祖爺爺仔細指導泰娜,這是一件重要的事,家族裡排行順序就靠這個,有能力把一個馬鈴薯變成一隻老鼠的時候,就能排行了。
    魔法家族不依照出生的時間排順序,而是依照魔法出現的時間,魔法師傅會仔細觀察,記下時間,就像記下嬰兒誕生的時辰一樣。
    但是泰娜的魔法遲遲沒有出現。
    魔祖爺爺沒有放棄,雖然他也弄不清,是用食指還是五隻手指一起才靈,但魔祖爺爺、魔祖婆婆總是耐心的教泰娜做回家功課。
    一年又來到尾聲,泰娜還是沒有辦法進入排行。
    過年了,人人忙著打掃的時候,魔家完全不忙,魔媽手指一點,到處清潔光亮。家家貼上防年獸的春聯時,魔爸不慌不忙,他伸手一揮,門上就有一副春聯。
    但事情總在不經意的時候發生,泰娜就是在這個夜裡,到後門去丟一包垃圾,被困在門外的。
    泰娜永遠沒有辦法適應魔家的門。魔家每個人都有穿梭自如的本領,但是泰娜不行;門一旦被反鎖,她就得等到有人幫她開門,才能進去。
    平常還好,除夕這天可不妙。
    一年出來一次的年獸;餓了三百六十四天的年獸;所有的人都害怕的年獸──就在這個節骨眼出來了!
    年獸出來了!一頭瘋狂褐色的鬃毛,像乾枯的野草;頭頂上黝黑的犄角,像一段從醬油缸子裡撈出來的蘿蔔頭。他齜牙咧嘴、他耀武揚威、他囂張猖獗、他驕橫跋扈,他在深夜裡大聲的吼著:「都不敢出來了嗎?」
    如果要說年獸和過去有什麼不一樣,應該就是臉上那副碧藍色的眼鏡。海一樣的碧藍,和他一身的乾燥枯黃很不相襯,但年獸還是選了這副眼鏡。
    年獸知道自己怕紅色,他也知道人們知道他怕紅色,所以今年他有備而來──從碧藍色鏡片看去,紅色都變成黑色啦!
    「嘿嘿嘿,這樣我就不怕咯!」
    年獸扶一扶眼鏡,再伸出舌頭,舔了舔又乾又皺的嘴脣。
    「好餓啊!」年獸伸出手指來數支數支,看看今年要先吃豬、吃人,還是先吃雞。
    「數支數支數,吃豬、吃人、吃雞、吃豬、吃人——」好吧,先吃人!
    一抬頭,年獸就看見門邊的泰娜。
    「人!」今年真是順利呀!年獸快步奔向泰娜,他還想讓鬃毛飛揚,但不知怎麼的,鬃毛像魚刺一樣僵直。
    「完了!」站在門外的泰娜也像魚刺一樣僵直,她從牆上的影子就知道,那頭猛獸正向她逼近。
    「專注!」泰娜想起魔法師傅教她的,專注的看著要改造的物體。於是泰娜回過頭,面對這個比自己大一倍的怪獸,她試著要把年獸變成一隻老鼠!
    「專注的看著年獸的耳朵,等它變小──」泰娜想著魔法師傅教授的祕訣。
    一秒鐘。一秒鐘就夠了!泰娜伸出五隻手指,甩向年獸:「喝!」。
    其實一點效果也沒有,年獸還是年獸。但就在這一秒,看見泰娜伸手的那一秒,年獸「啊!」的一聲,嚇得回頭瘋狂的跑。
    「媽呀!」年獸也不清楚,只知道在他伸手要抓泰娜的時候,泰娜變成一隻比自己還要大的年獸,張著大口要吞掉他!
    就在回頭的剎那,那副碧藍眼鏡摔落地上,年獸連撿拾的時間都沒有,直接拔腿狂奔。沒了眼鏡,年獸看見人們貼的春聯,而這個時候,鞭炮聲像山崩一樣來勢洶洶,嚇得他三步併兩步,趕緊逃回山上去。
    半夜十二點的鐘聲一響,魔家便聚在一起發紅包。發完之後,魔祖婆婆手上還剩一個紅包,她關心的問:「泰娜已經睡了嗎?」
    「還沒,剛剛才叫她去丟垃圾呢!」垃圾——魔媽的話才說完,心裡一涼,糟了,泰娜不會又被關在門外吧?這孩子到現在還學不會魔法。再看看時間,十二點過了,完了,啊——年獸!
    魔媽趕緊衝到後門,把門打開,她往遠處看,還看到倉皇逃走的年獸呢!
    「泰娜,你是怎麼辦到的?」魔媽心疼的抱著泰娜。
    這是怎麼回事?不會魔法的泰娜,怎麼能讓年獸逃得像飛一樣?
    泰娜自己也不明白。
    不過,新的一年開始了,鞭炮聲四處爆開,魔媽要好好想一想,該怎麼教會泰娜魔法。


    2 元宵跳進漏勺裡

    今年年獸一出門,就被泰娜嚇得匆忙逃走,人們開開心心的過了一個平安年。
    魔法家族不怕邪妖惡怪來搗亂,但有時候為了樂趣,還是會跟著人們一起參加除魔去邪的習俗。
    「除魔?我們不就是魔嗎?」魔二假裝驚訝的問。
    「我們不是黑暗的邪惡壞魔,我們是光明正義,帶有不可思議力量的魔法世家,不是一般人嘴裡說的歪魔!」魔祖爺爺糾正魔二。
    從小,長輩就是這麼教導他的,他也這麼教導家族晚輩。
    「絕對不能動歪腦筋!」魔祖爺爺這麼提醒大家。
    無論如何,魔家還是喜歡看人們為節慶忙碌,享受節慶帶來的歡樂。
    過了年,一轉眼元宵就在眼前。元宵節又叫小過年,這一天,家人會團聚在一起,祈求一整年的平安,在歡樂的慶典之後,回到平常的工作去,然後「過年」正式結束。
    魔祖婆婆最愛過節了,她愛吃糯米做的食物,元宵節她早早就做了準備。
    魔祖爺爺一看頭就疼:「唉喲,元宵節嘛,簡簡單單就好呀!」
    魔祖爺爺不喜歡糯米做的東西,不好消化又黏假牙,偏偏魔祖婆婆就是愛這些,她說:「元宵節可不能簡簡單單的過……。」
    魔一聽到爺爺奶奶在鬥嘴,立刻過來看是怎麼回事。
    魔祖爺爺知道魔一也愛吃元宵,他一定會站在魔祖婆婆那邊,只好摸摸鼻子到院子去走走。
    原來魔祖婆婆正在搖元宵,她把紅豆沙、黑棗泥、芝麻餡弄成一團一團,再放進密實的竹篩裡,和著糯米粉,搖哇搖,搖哇搖。
    泰娜在一旁看得入迷,這件事她一定能學得好,不像那些魔法的事,怎麼都學不會。
    搖著搖著,魔祖婆婆抓起漏勺,手一抖,元宵像整齊劃一的啦啦隊員,一起跳進漏勺裡,過一下水,再倒回糯米粉裡,搖哇搖,搖哇搖……元宵就這麼漸漸長大了!
    泰娜看得好驚訝,奶奶用了魔法嗎?如果沒有,那她也想試試。
    「奶奶,何必這麼麻煩?」魔一湊過來,看見是自己愛吃的元宵,興奮的要幫忙,他伸手一點,糯米粉全裹在元宵上了,每個元宵都像拳頭一樣大!
    「魔一,你在做什麼?」魔祖婆婆有點不高興,她正在教泰娜搖元宵呢!
    「我在幫您的忙啊!」魔一理直氣壯,又覺得委曲。
    「唉!」過程雖然快了一點,不過元宵還是做好了。
    魔祖婆婆有點失望,魔法到底是帶來樂趣,還是失去樂趣?這些暫且擱到一邊去,小過年,一切以和為貴,她不忍心責備魔一,只能看著泰娜,抱歉的說:「明年,明年一定讓你自己動手做!」
    「奶奶不要忘了呵!」泰娜好想學那招讓元宵乖乖跳進漏勺裡的功夫。這不會魔法的孩子,凡事都踏踏實實,特別討人喜愛。
    說起元宵節,魔一、魔二、魔三和魔五特別興奮,因為這一天跟「火」很有關係。火可以驅趕猛禽走獸,在元宵節這一天點燈,不僅可以祈求光明的未來,還可以避邪保平安,讓福德降臨。
    魔一、魔二、魔三、魔五幾個,早早就跟著人們去看熱鬧,他們一起去看蜂炮。在又長又壯大的陣仗裡,連發的蜂炮像箭一樣發射,據說這樣能驅趕瘟疫。
    魔家的孩子身上好像裝了隱形護罩,他們不怕被蜂炮射中,嘻嘻哈哈往蜂炮最猛烈的地方鑽去。
    魔四、魔六和魔七去看炮炸寒單爺,人們用炮火為怕冷的財神寒單爺驅寒,擠在熱鬧人群中,似乎真的不冷了。
    花燈、煙火、猜燈謎,泰娜喜歡的是這些。她提著爺爺做的花燈,跟著奶奶到市集去,看煙火、猜燈謎,還帶回不少獎品呢!
    「你呀,不會魔法,這些民間的節慶,就要多去了解。」關於元宵節的起源,有很多種說法,但魔祖婆婆有她的看法,元宵節是過年之後的第一個月圓之日,漢武帝時期,皇帝會在這一天祭祀天神東皇太一。太一神掌管風雨水旱,調解兵革之禍、饑疫之災等,漢武帝將太一神列為最尊貴的神,祭祀太一神,是國家的正式祭典。
    「東皇太一是宇宙最初的元氣轉化而成的神,我們生存在世界上,就是最初的那道元氣產生的。」魔祖婆婆不厭其煩的告訴泰娜。
    泰娜忍不住問:「東皇太一和元宵節有什麼關係?」
    「祭祀太一神是那個時代最隆重的祭典,每年第一個月圓之日祭祀太一神,又是其中最盛大的一次。」
    魔祖爺爺也告訴泰娜:「元月的第一個十五日祭太一神,從黃昏直到天明,黃昏時點起長排的燈籠,把夜空都照亮了,一直沿襲到現在,就是元宵夜提花燈的習俗。」
    泰娜看著熱熱鬧鬧的人群,元宵節真是個美麗的節日啊!
    夜裡,全家人在一起吃元宵,拳頭大的元宵,還真難得見到。魔祖婆婆忍不住輕輕的說:「曾姥姥在遠方,不知道有沒有感受到節慶的力量?」
    「節慶有什麼力量啊?」泰娜好奇的問。
    「節慶的力量,就是想念家鄉的力量啊!」魔祖爺爺說。
    節慶就是要團圓,元宵、湯圓,都是希望家人圓圓滿滿、團聚在一起的意思。
    泰娜問:「曾姥姥如果感受到節慶的力量,那她會怎麼做呢?」
    「她會回來看我們。」
    泰娜的曾祖母魔姥姥已經十年沒有回來團聚了,她不喜歡打擾大家,也不喜歡大家打擾她。她總是五六年回來一次。上一次回來,十歲的泰娜還沒出生呢!
    魔一、魔二、魔三……大家都在等魔姥姥回來。魔三還記得,每次魔姥姥回來,他們幾個孩子,都乖乖聽姥姥的話,姥姥要他們跳,他們就跳,要他們乖乖坐著,他們就哪兒也不去。
    「可不是嗎?就像元宵跳進漏勺子裡一樣,那麼聽話。」魔二說。
    「是啊,再搖一搖啊,就像元宵越長越大咯!」魔三說。
    泰娜看了奶奶一眼,明年,她一定要學會做元宵。
    曾姥姥今年會回來嗎?
    元宵夜,團圓夜,泰娜看著又圓又大的月亮,她希望早日見到曾姥姥。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