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食療:被醫生宣告必死無疑的我,不靠抗癌藥物活下來的飲食方法
奇蹟食療:被醫生宣告必死無疑的我,不靠抗癌藥物活下來的飲食方法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傳授這些秘訣之前,我不能死!

    日本Amazon書店飲食‧營養類排行榜No.1!熱銷突破160,000冊!
    抗癌、防癌飲食7大原則 × 6大習慣 毫無保留大公開!


    自從被醫生宣告癌症末期以來,我已經和癌細胞共存了14年。連醫生看了我的身體狀況都驚呼:「不敢相信你在這種狀態下還活著!」但我的生命卻延續了如此之久,因此也有人稱我為「奇蹟主廚」。我依靠的是生命能量之源――「食物」所擁有的力量。透過徹底改善飲食習慣,讓生命重新開始吧!
    ――神尾哲男

    「奇蹟主廚」神尾哲男原本是日本知名的法式料理主廚,卻被診斷出罹患了末期前列腺癌,癌細胞並已轉移到脊髓、鎖骨和鼠蹊部淋巴結。就在一籌莫展之際,他決定不把命運交到醫生或其他人手上,而是靠自己的力量尋求續命之道。
    他認為,人體細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進行新陳代謝,只要徹底改善飲食,不但可能削弱體內癌細胞的勢力,還能滋養健康的細胞,進而延續生命。而身為廚師,他對於食材和營養的知識原本就比一般人豐富,於是他用自己的身體做實驗,一一區別對身體好的、不好的東西,並換掉所有的調味料,精挑細選當季食材,在調理過程下足工夫,不斷摸索能夠穩定身體狀況的飲食方式。
    本書即是神尾主廚毫無保留公開分享自己每天實踐的飲食方法,他不但歸納出7大原則和6大習慣,並提供許多只有廚師才知道的烹調訣竅,不僅對於已經用盡所有治療方法、病情卻依舊無法改善的癌症患者可以當作參考,即使健康的讀者也可以作為預防癌症的飲食秘訣。
    在平均每5分鐘就有1人罹癌的台灣,每一個人都應該具備強烈的防癌意識,只有調整好自己的飲食方式,癌症才不會找上門。奇蹟主廚活過的這14年,就是最好的鐵證!

    名家推薦:
    【生機飲食專家】王明勇、【超人氣中醫師】陳峙嘉 權威推薦 ●按姓名筆畫序排列
  • 作者介紹︰
    神尾哲男

    1952年生。料理研究家,「料理工房神尾」主任。
    1974年開始在東京「自由之丘TOP」學習料理,師事法式料理名廚澤部喜次。1976年,擔任池袋「Restaurant Bouchet」料理長;1983年,應聘出任群馬縣前橋市正統法式料理餐廳「餐桌物語」主廚。
    2003年被診斷出罹患前列腺癌第四期,他接受手術,並服用荷爾蒙藥物,療程十分痛苦,病情卻完全不見好轉,於是決定借重自己的廚師專業,改以食療法來治病。
    在執行飲食療法的過程中,他不斷感受到身體的回饋和變化,不但癌症病況獲得有效控制,原本滿頭白髮的他,也在不知不覺間長出了許多黑髮,甚至即使脊髓的骨頭已被癌細胞掏空,他也能不用拐杖正常走路。
    為了將他的飲食方法推廣給社會大眾,2007年他在前橋市開設無負擔養生料理餐廳「Restaurant & Live POCO」,2013年轉而經營倡導健康樂活料理的「料理工房神尾」,皆深獲顧客好評。
    2016年透過群眾募資,出版了第一本著作《奇蹟主廚》。


    譯者介紹︰
    簡捷

    師大翻譯所畢業,熱愛文字、故事和遊戲的自由譯者。沒寫下來的事總是忘得一乾二淨,人生要是沒變成譯稿堆在書架上,就像沒存在過一樣。出版譯作有《一起來學手寫英文藝術字》(合譯)、《愛是圓滿的開始》等。

  • 【生機飲食專家】王明勇、【超人氣中醫師】陳峙嘉 權威推薦 ●按姓名筆畫序排列
  • 這十四年來,我借助飲食的力量,長期控制著末期癌症(前列腺癌,癌細胞已轉移到脊髓、鎖骨、鼠蹊部淋巴結)。
    我的本職是法國料理主廚。連醫生看了我的病況,都驚訝地說「真不敢相信你還活著」,然而我卻與癌細胞共存,一路活到了今天,所以也有人稱呼我為「奇蹟主廚」。
    這具罹患癌症末期的身體,竟然能夠存活這麼長一段時間,也許可以稱之為奇蹟也說不定。但是,我並沒有把自己的生命交到醫生或其他人手上。
    在一籌莫展的時候,我選擇振作起來,以自己的力量尋求改善之道。
    我依靠的是生命能量之源──「食物」所擁有的力量。
    人如其食,人吃了什麼東西,身體就長成什麼樣子。而且體內大部分的細胞,每隔一段期間便會進行新陳代謝。
    果真如此,只要徹底改善飲食,不但可能削弱體內癌細胞的勢力,還能滋養健康的細胞,進而延續生命……
    迎接這個挑戰,讓生命「重新開始」吧。我是這麼想的。

    身為廚師,我對食材和營養的知識比一般人還要豐富。
    所以我用自己的身體做實驗,一一區別對身體好的、不好的東西,精挑細選食材,在調理過程下足了工夫,不斷摸索能夠穩定身體狀況的飲食方式。
    在本書中,我也會毫無保留地向各位分享自己每天實踐的飲食法。
    當然,我不是醫生,也不是學者,本書中收錄的只是我身為一介廚師的見解和做法。

    不過,我在罹癌之前就已經長了整頭白髮,開始調整飲食之後,從耳朵後方到後腦勺之間的位置,卻不知不覺長出了許多黑色的頭髮。這是身體令我雀躍的反應之一。
    在我常去的那家理髮店裡,每次都替我剪頭髮的理髮師也注意到黑髮變多了。
    而且據他所說,這頭髮可不只是顏色變黑了而已。他一邊替我理髮,一邊佩服地說:「這是很強壯的頭髮,有韌性。神尾先生,你罹癌到現在已經幾年了?哎呀,我看這黑色的頭髮又粗又強韌,不簡單啊。」
    手指甲、腳趾甲生長的速度也比以前快了。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前陣子才剛剪過,竟然已經長這麼長了?」
    我的體內確實發生了某種變化,在執行飲食療法的過程中,我不斷感受到身體的回饋,告訴我狀況並沒有持續惡化。
    轉移到左鼠蹊部淋巴結的腫瘤,雖然仍然充滿淋巴液,像紅豆麵包一樣鼓鼓的,但它並沒有繼續作怪,只是靜靜趴在那兒。
    同樣遭到癌細胞轉移的脊髓也一樣,雖然已經有三個位置長了癌細胞,骨頭裡空空如也,但我卻能正常走路,不用拄枴杖。
    所以,用盡所有治療方法,卻仍然一籌莫展的癌症患者,不妨試試看我的做法。
    我活過的這十四年,就是最好的鐵證。

    另外,寫給健康的讀者們。
    雖然各位現在擁有健康的身體,但在這個時代,每兩個日本人就有一人罹癌,必須調整好自己的生活方式,癌症才不會找上門。
    本書不只是我以自己的身體親身實驗、重獲新生的紀錄,同時也是一本防癌入門書,希望能夠減少癌症的發生。
    因此,如果各位健康的讀者也能翻翻這本書,挑選出幾項適合自己的保健守則,那我會很開心的。

    希望各位能從這本書中找到預防癌症的飲食訣竅,並親自實行看看。我個人認為,做好飲食上的調整,至少能夠延後一個人罹患癌症的時間點。
    希望這本書不只是寫給癌症患者的飲食指南,如果能夠多幫助一個人遠離癌症,那麼我每天認真找尋與末期癌症共存之道的日子,也就值得了。

  • 序言

    第一章 向醫院和醫生說再見,接下來只靠自己
    「你還活著真不可思議!」連醫生都驚訝的癌症末期宣告
    抽菸、喝酒、暴飲暴食……反省自己充滿「毒物」的惡劣生活習慣
    住院動手術、服用荷爾蒙藥物,療程痛苦,病情卻不見好轉
    主動拒絕治標不治本的抗癌藥物
    我是廚師。對了!可以用食療法治病!
    完全不吃和風料理的西餐主廚時代
    過去沒有癌症問題,傳統日本料理是抗癌關鍵

    第二章 癌症能以飲食控制
    改變飲食,就能改變身體
    攝取身體真正需要的養分
    飲食控制癌症的七大原則
    ① 食用在地採收的當季食材
    ② 食材完整入菜,連皮一起吃
    ③ 積極攝取溫熱身體的陽性食物
    ④ 嚴禁偏食,營養均衡的「雜食」最好
    ⑤ 食用生命力旺盛的蔬菜
    ⑥ 動物性蛋白質是活力來源
    ⑦ 食品添加物能少則少

    第三章 遠離癌症的根本:先換掉調味料吧!
    選用品質優良的「真正」調味料
    只差幾十元,卻能保住你的命
    如何辨別「真正」的調味料
    切忌一次買一大瓶
    攝取真正的調味料:各種調味料的挑選建議
    ●【鹽】氯化鈉含量九五%以上的鹽不要買,天然鹽最好
    ●【醬油】原料含有「脫脂大豆」的醬油不要用
    ●【味噌】選自然的「生味噌」,味噌湯勿加熱超過六○度
    ●【油】挑選油品掌握健康的關鍵
    ●【砂糖】精製砂糖是最猛的毒
    ●【味醂】讓風味更濃厚、美味,可代替砂糖使用
    ●【醋】幫助維持體內的弱鹼性環境

    第四章 我的私房續命飲食法
    主食吃糙米最好
    自來水盡可能除去氯、三鹵甲烷等物質再使用
    自己製作「萬能鮮味料」和「高湯」
    蔬菜借助「扇貝殼」的力量洗淨
    魚、肉類烹調前先用鹽巴搓揉,去除雜質
    盡可能將食材轉化為陽性再進行烹調
    不使用牛乳及乳製品
    攝取植物性乳酸菌
    杏仁是優秀的營養食材
    在料理上多花心思,避開食品添加物
    不要過於講究食材的種數
    不在意熱量,重視的是GI值
    無須依賴營養補充品

    第五章 每天養成好習慣,持續控制癌細胞
    【習慣1】不讓身體受寒
    ●早上起床先喝熱開水
    ●避開降低體溫的食物及飲品
    ●穿衣也要多留意
    ●飲用自製薑茶
    【習慣2】維持身體弱鹼性
    ●飲用檸檬酸水
    ●飲用小蘇打水
    【習慣3】一天吃兩餐即可
    【習慣4】吃飯只吃六分飽
    【習慣5】不吃甜食
    【習慣6】有意識地進行深呼吸

    第六章 不怨恨,與癌共存的心態正是延命妙方
    癌細胞並非敵人
    不把性命交付給別人
    至少把負一○○分改善為負七○分的心態

    結語
  • 向醫院和醫生說再見,接下來只靠自己


    ◎「你還活著真不可思議!」連醫生都驚訝的癌症末期宣告
    料理的工作幾乎都是站著進行,腰痛、腳痠、身體某處感到痠痛,對我們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所以鎖骨左邊有點疼痛的時候,我也不疑有異,只覺得:「昨天是不是抬了什麼重物?」
    有一天,我在店裡工作的時候,腰部突然感受到劇痛。平常腰痛的時候,只要改變身體的方向或動作,多少都會有所改善,但那次卻不管用,痛得讓人受不了。最後我被救護車送到醫院,這是二○○三年初夏的事,當時我五十一歲。
    經過醫生診斷,我得的是末期(第四期)的前列腺癌。
    前列腺癌的診斷指標是血液中的前列腺特異抗原(PSA)數值,驗血結果顯示,我的PSA高達一五二○ng/ml。診斷標準值是四.○○ng/ml以下,所以連我都看得出這個數值實在非同小可。
    前列腺癌惡化後容易轉移到骨骼,因此我也接受了骨骼造影檢查。這種檢查的原理是在體內注射特殊的放射性物質,然後捕捉身體放出的放射線,形成影像。受到癌細胞轉移的骨頭,在影像中會呈現黑色。結果我的脊髓有三處變黑,左鎖骨、左鼠蹊部的淋巴結也都呈現清楚的黑色。
    「惡化到這個地步,你怎麼可能還活著?這種情況下死了也不奇怪。」連醫生看了我的病情也大吃一驚,嚴重程度和一般患者「還有幾個月可活」的情況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前列腺癌又被稱為沉默的殺手,初期幾乎沒有任何症狀。但是回想起來,在診斷出癌症約一年之前,我好像就覺得腿部浮腫、腰痛的情況變得比以前更嚴重了。鎖骨疼痛也是因為癌細胞轉移的關係吧。此外我還想起,五年前開始,我就有漏尿的問題。當時雖然覺得奇怪,但常聽說上了年紀的男性難免會遇到類似的問題,所以我只解釋為自己年紀到了,並不以為意。也就是說,在診斷出癌症之前,我身上其實已經出現病變的前兆了。
    但是那時我身為店長,必須處理餐廳裡的大小事務,每天都忙得無暇關心自己的身體狀況。
    何況我從以前開始就討厭醫院,也不喜歡看醫生。
    我不僅對定期健檢、全身健檢毫無興趣,甚至常常鞭策自己:只有精神委靡、缺乏毅力的人,才會把「好痛」、「好累」、「好想休息」這種沒志氣的話掛在嘴邊。所以對我來說,根本不可能早期發現、早期治療。

    ◎抽菸、喝酒、暴飲暴食……反省自己充滿「毒物」的惡劣生活習慣
    發現自己罹癌,大多數人的反應是憤怒、怨嘆:「為什麼偏偏是我?」、「為什麼我會得癌症?」但我卻不然。
    當然,罹癌的消息還是令我非常震驚,畢竟發現時已是癌症末期,而且癌細胞還已經轉移到好幾個地方了……但是我絲毫不覺得「為什麼得了癌症的偏偏是我」,因為生活中我能想到的致癌原因實在太多了。
    我在此之前的生活型態,說是朝著癌症低頭猛衝也不為過,生活中的一切全都是致癌因子。
    例如我從年輕時便開始大量飲酒,是個大菸槍,而且還酷愛垃圾食物;我會在半夜暴飲暴食,不僅熬夜,還在睡前吃東西等等,惡習簡直多得不勝枚舉。我喝威士忌不加水,直接整瓶拿起來灌,而且不配下酒菜墊胃。香菸從年紀輕輕開始,每天抽掉一整盒。真是太亂來了。
    我還在當料理學徒累積實力的時期,幾乎沒有午休時間,我們往往直接坐在餐廳後門外牆的鐵樓梯上,只花幾分鐘迅速扒完伙食配給的咖哩飯。這時給身體造成負擔的日子也不少。
    我嗜吃甜食,過去從不節制,放任自己愛吃多少就吃多少。
    例如日本中村屋著名的花林糖,我一口氣可以吃完一整袋。羊羹也是,拿著一整條就往嘴裡塞,像惠方卷一樣大口大口吃。明治的巧克力板,我一次最少可以吃掉三片。
    說到巧克力,還有一種用鐵鎚隔著袋子,把厚巧克力板敲成碎塊狀食用的「碎塊巧克力」我也很喜歡。有天夜裡醒來,我突然很想吃這種巧克力,於是在半夢半醒之間爬到冰箱,拿出珍藏的巧克力碎塊放到嘴裡,馬上躲回棉被裡。我還沒睡多久,便開始痛苦地掙扎:「好、好難受!」原來是巧克力太大塊,來不及在嘴裡融化,才害我睡到一半噎到了。好蠢啊。
    就連在咖啡廳和人談話的時候,我都會拿糖罐裡的方糖來吃。可想而知,我攝取的甜食已經多到難以想像了。

    我的惡習也不僅止於「飲食」方面。
    在餐飲業一路走來,我經歷過各種壓力,也有不少難言之苦。
    有好幾次,我甚至起了輕生的念頭。儘管知道壓力過大會降低身體的免疫力,但是調適心情並沒有那麼容易。
    我的致癌原因不是一兩個壞習慣,而是生活整體都有問題。長期持續的惡劣習慣、充滿毒物的生活,這些因素想必都和癌症有直接的關聯。

    ◎住院動手術、服用荷爾蒙藥物,療程痛苦,病情卻不見好轉
    一診斷出第四期的末期癌症,我當然立刻住院,準備接受手術。
    前列腺癌的癌細胞,會受到男性荷爾蒙(主要是睪酮)的刺激而增生,所以必須透過手術摘除分泌男性荷爾蒙的精巢。也就是將睪丸完全切除。
    我心裡自然不是毫無動搖,但這也是為了換取性命所必要的犧牲。我極力平撫自己的情緒:「這樣啊,那也沒辦法。」
    我最後的掙扎是向主治醫師要求,手術前一天讓我暫時離開病房,回到妻子守候的家裡過夜。這輩子最後一次,留下惜別的最後回憶。
    隔天,我帶著了卻一樁心事的身體接受手術。手術結果成功,骨骼轉移的部位則施以放射治療。同時,為了進一步抑制男性荷爾蒙的作用,我也開始服用女性荷爾蒙藥物。
    事到如今,可不能再任性地說自己討厭醫院、不想看醫生了。
    我當時完全沒有任何疾病相關知識,所以只能懷著溺水時抓住救命稻草的心情,醫生說什麼、醫院要我做什麼,我都言聽計從。
    但是荷爾蒙藥物的治療效果差強人意,所以我聽從醫師的建議,不斷更換藥物。換新藥也就代表從強效的藥,換成更強效的藥,一路提升藥物的強度。
    這段期間,在我身上也發生了不少副作用,例如暈眩、起身時眼前發黑、食欲不振、發燒等。另外,由於持續服用女性荷爾蒙,我也容易心煩氣躁,覺得這副身體好像不屬於自己一樣,產生了類似女性更年期的症狀。胸部也開始脹大,變得比女性的A罩杯還要稍微大一些,還因此被前來探病的男性友人嘲弄了一番。
    沒辦法,不忍耐的話病怎麼治得好呢。我雖然如此說服自己,持續服藥,但是一段時間下來,心裡慢慢開始覺得「這好像不是我要的……」
    持續用藥的時候,數值穩定,副作用也比較和緩,但一旦停藥,症狀便立即惡化。吃藥的時候○,不吃藥就變成╳。○╳○╳○╳……不論過多久,都在同樣的循環裡打轉。
    我漸漸地開始產生疑問:「藥究竟是什麼?這種情況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後來連強效的藥在我身上都沒有作用了,主治醫生告訴我:「已經沒有適合的藥了,接下來必須用抗癌藥物進行化療。」病情終於到了醫師建議進行化療的階段。

    ◎主動拒絕治標不治本的抗癌藥物
    我被送到醫院時,前列腺癌的腫瘤指標「PSA值」高達一五二○ng/ml,住院期間數值也不斷攀升,在脊髓轉移惡化時,甚至一度達到八二○○ng/ml(其實我現在的PSA仍維持在六八○○ng/ml左右)。
    主治醫生告訴我,一般PSA值若是超過一○ng/ml,幾乎可以確定罹癌,而根據他們的經驗,PSA值高達一八○○ng/ml的時候,患者通常早已過世。像我這樣的狀況,已經不只是令人吃驚了,根本讓所有醫生都摸不著頭緒,主治醫生偏著頭不解地說。
    但是我還活著。
    醫師建議我接下來進行化療,於是我接受了主治醫生和另一位醫師的化療說明。
    化療藥物○.一克就要價七萬日圓,但比起這嚇人的治療費用,我更關心的只有一點:「使用化療藥物之後,病情會改善嗎?」
    見我氣勢逼人,主治醫生小聲回答:「只是壽命從一個月變成兩個月而已。」
    老實說,醫師告訴我「剩下的治療方法只有化療」之後,我就馬上找遍了書籍,查遍了網路,徹底調查了化療藥物的資料。一查之下我才知道,所謂的化療藥物其實是「基因合成抑制劑」,並不是治療癌症的藥物。也就是說,化療藥物會抑制體內所有細胞(包括癌細胞和正常細胞)的基因合成。
    我認為這種藥是不可能治好身體的。
    「你的決定呢?你要接受化療,還是不接受化療?」
    我針對化療藥物的效果不斷提問,兩位醫師有點不耐煩了,於是徵求我的最終判斷。
    「我不接受。」
    這是我的結論。
    於是醫師拿來一些文件要我簽章。
    簡單說,就是證明醫院已經盡了說明的責任,我自己選擇不接受治療,如果死了也跟醫院沒有關係,醫院不需要負責的意思。
    我迅速簽完名、蓋好章,告別了醫院。

    ◎我是廚師。對了!可以用食療法治病!
    我放棄了在醫院治療癌症這條路,終於放開了情急之下緊抓在手中的救命稻草。
    不過,我心裡卻不怎麼焦慮、不安。
    走到這個地步,只能靠自己了。自己的命自己救!
    我有的是幹勁,但是具體而言,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
    在我左思右想的時候,野地裡的草木映入眼簾。
    草木和人一樣,都是地球上的生命。人類和隨處生長的植物,究竟有什麼不同呢?
    也許是因為自己的身體被迫面臨生死一線間的危機,所以我的思考方式也充滿了哲學味。

    植物從種子抽出嫩芽,在原地動也不動(無法動彈?)地活著,從土壤攝取必須的養分,不多也不少。它們活得簡單而強韌。
    想到這裡,我突然注意到一件事。
    等一下,我這輩子長時間鑽研的專業是什麼?
    是料理,也就是「飲食」。
    飲食是生命的基礎。
    對呀,回到出發點想想看。
    我是廚師。那麼何不用「飲食」的力量想想辦法──
    既然拒絕了科學的治療,我便不想再藉助藥物等多餘的外力,保持自然最好。我想單純仰賴「飲食」的能量活下去。
    雖然不知道虛弱的身體能夠配合到什麼程度,但我打定主意,只追求人類身體原本需要的營養。至少,只要採取體內細胞偏愛的飲食方式,身體一定會往好的方向發展。這還只是個模糊的想法,但我如此相信。
    從這時候開始,我把自己的身體當作「實驗台」,尋找藉助「飲食」延續生命的方法。
    實際上,為了做這些實驗,我開了一間新的餐廳。這是一間實驗廚房,我嚴選食材進行調理,吃進自己的身體裡,檢視料理對身體是好是壞。
    我需要這間餐廳,不僅是為了給上門的客人供應健康料理,而且我在裡頭準備這些餐點的同時,也賦予了自己存在的價值。

    ◎完全不吃和風料理的西餐主廚時代
    只要適量攝取身體真正渴望的東西,就能為生命注入活水。我抱著這個信念,以真誠的心再度面對「飲食」。但剛開始我十分迷惘,不知道該從哪裡著手才好。
    不過這時,我想起在醫院服用荷爾蒙藥物時醫護人員說的一句話,給了我關鍵的提示。
    如前文所述,不論換了多少種荷爾蒙藥,在我身上的效果都十分有限。對於其中一種荷爾蒙藥物,醫護人員是這麼說的:
    「這種藥對日本八、九成的前列腺癌患者都有效,你明明是日本人,為什麼偏偏在你身上就是沒效呢?」
    看來我是少數不適合這種藥的患者之一。凡事不善迎合大眾的我,當時只覺得「看來我果然是非主流的人啊」,自己覺得頗有道理。但是回頭仔細想來,對箇中原因我好像心裡有數。
    和其他日本人相比,我之前幾乎沒有吃過日本風的食物。
    受到熱愛法國文學的哥哥影響,我以成為法國料理主廚為目標,從學徒時代開始,飲食一直以肉類為中心,完全偏向所謂的歐風飲食。我幾乎沒吃過米飯,當然也很少喝味噌湯。
    粗略而言,日式料理的基本是製作適合搭配米飯的「配菜」。
    另一方面,法式料理則是由肉、魚、蔬菜、湯……一道一道風味各自獨立的料理組合而成。所以學習法國料理的日本人,為了防止自己的味蕾習慣了配菜的味道,變成「品嘗配菜的舌頭」,因此按慣例從修業時代開始便完全不吃米飯。
    雖然是工作性質使然,不過我的身體在長期攝取歐風飲食之下,一定連血和肉都擁有法國人的特質了。
    關於荷爾蒙藥物無法發揮效用的原因,醫學上雖然還沒有明確的根據,但可以肯定的是,它確實讓我注意到自己飲食習慣的偏頗──我身為日本人,卻持續攝取法國人的飲食。

    ◎過去沒有癌症問題,傳統日本料理是抗癌關鍵
    植物在出生地點扎根,從土壤當中吸收必要的養分,迅速成長茁壯。人類也一樣,攝取出生地的食材和料理維生,才是最自然、合理的。而且這種飲食方式,想必也能提升人人都具備的自然免疫力。
    事到如今回想起來,我才發現,自己身為日本人,卻長年不攝取日式的食物,想必對身體造成了不小的負擔。
    人體有如一部毫無多餘零件的精密儀器。要讓這部儀器順利運作,有它最適合的機油。說不定是因為我長期注入了錯誤的機油,所以身體才發生故障,長出了癌細胞(當然,我惡劣的生活習慣也必須納入考量)。
    再怎麼裝腔作勢,口口聲聲念著法國、法國,我骨子裡還是個日本人。遙遠歐洲國家的食物,不可能適合我這個日本人的身體……
    嘗試從「飲食」尋求活路的我開始深切反省,勸告自己:關鍵是日本料理。
    此時我關注的不是一般的日式食物,而是過去傳統的日本料理。
    這是因為,至少在我的認知當中,大約五十年前,在日本幾乎沒聽說過周遭的人得到癌症這種病。五、六十個人裡面,頂多只有一人罹癌。雖然可能和現代癌症檢查普及,小腫瘤也能在早期發現有所關聯,但罹癌人數確實年年攀升。近年來,每兩個日本人當中就有一人罹癌,而每三位癌症患者當中就有一人死亡。
    為什麼癌症會在日本如此急速地增加?
    這種狀況如果是由食物的變化所引起,那麼過去鮮少造成癌症的日本食物,和現在的飲食又有什麼不同?
    這些疑問成了我摸索如何以「飲食」治療癌症的過程中,必須探討的主要課題。

    想要知道癌末主廚最後如何靠「飲食」打敗癌症嗎?絕對一定要看《奇蹟食療》!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