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江川往事(簡體書)
江川往事(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8元
  • 定  價:NT$221元
  • 優惠價: 79175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十七歲的少年意外得知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對生命和世界的留戀讓他暴躁卻勇敢。
    為了給同樣得了先天性疾病的妹妹進行治療,他站在人生的分水嶺進行艱難抉擇。

    仇恨的父子,年少的眷戀,朝氣的同伴。
    世界俱黯。
    生命與愛意在悲愴和灰暗裡,會開出哪種名為“喜悅”的花?


    這是一個讓你笑著哭的青春故事,關於親情,關於友情。
    陸江川是灘頭古鎮中學高二年級的學生,在一次體檢中,他意外得知自己身患突發性進行性肌肉萎縮症,這個不治之症使他變得暴躁又勇敢,而對生命的留戀使他變得更加熱愛幻想。

    陸江川的妹妹陸瑤同時患有先天性疾病,在學校裡備受嘲諷和白眼,為了給陸瑤治病,陸江川偷偷去做試藥員,想在有生之年給陸瑤湊夠手術費。

    此時,陸江川的爸爸陸東從外面帶回來一個懷孕的女人,本就有輕度智障的母親趙曼如舊疾復發。憤怒的陸江川和陸瑤和陸東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父子動手,反目成仇……

    而在學校,陸江川將所有的心事都隱藏起來,他依然是一個陽光帥氣的大男孩,有形影不離的好朋友傅煜澤,還有一個微胖呆萌的異性好朋友秦思悅。

    17歲的年輕人的青春奔放,溫暖,充滿了喜劇的快樂,給陸江川的生活帶來歡笑。每個人都有一些埋藏在心底的故事,在悲愴與灰暗之中,也同時嚮往著光明與美好的明日,以及充滿希冀的未來。

  • 夏梔

    魅麗文化A級簽約作者,90後實力偶像作者,文字柔軟的技術宅。混跡大小網站,馬甲無數,發表字數達百萬。文字風格多變,陸續出版長篇:《天生作對》《雨天是放聲哭泣的時間》《如果悲傷沒有眼淚》《聽說我曾愛過你》《喜歡就這樣賴在你身邊》等。
  • 序章

    灘頭古鎮中學就是這樣一所普通的中學,咱們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吧。

    灘頭古鎮中學的前身是一座古寺廟,雖已經過多次改建,但在一些偏僻處仍可見寺廟的殘垣斷壁。斷壁處有一個洞,傳說洞內有巨額財寶。當年寺廟被日軍焚毀,僧人將財寶轉移至此洞中。

    校園裡遍佈著古槐樹,大多是古寺廟時期遺留下來的,參天傲立,如綠色的巨傘,撐起一片蔭涼。槐樹乃是木中之鬼,陰氣很重。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灘頭古鎮中學處處都有死去的鬼魂傳聞。每到月亮清亮的晚上,暗影重重,樹影婆娑,壓抑的沉重感油然而生。昏暗密林的深處,飄蕩著似有似無的靈魂。

    五月的校園總是最美的。槐花盛開了,一串串密密的花苞,純白色的,粉色的,紫色的,淡黃色的,像小姑娘的小辮兒,垂下來,隨風搖曳,散發著獨特的甜蜜味道。

    和別的學校不一樣的是,灘頭古鎮中學的大操場在圍牆外的後山山腰,大操場的四周是老師們的菜園和農民們的稻田。操場的西邊是一個小水庫,差不多每年都會有人淹死在這裡,水庫旁豎著“禁止游泳”的警示牌,卻像是一種引誘。水庫大多數時間平靜得像是一張平鋪的紙,偶爾有翠鳥從水面劃過,給紙增添了一點點褶皺。越是平靜的水面才會藏著越是洶湧的暗流,可惜的是,懂的人已經葬身其中,不懂的人卻依然在岸邊躍躍欲試。與水庫相連的是一個緩坡草地,是情侶們最喜歡去的地方之一。這裡的小草被情侶們的身體踐踏後又被他們的情話謊言滋養著,生長得格外頑強,像一群精神分裂症患者。再往外就是綿延的大山了,竹林,茶樹林,松樹林,靜默地生長著。

    灘頭古鎮中學的圍牆處還有一個缺口。缺口外面,有一棵生長畸形的歪脖子樹,那是被夜歸的學生長期踩踏造成的畸形。有時學生從缺口處跳下,老師就在下面埋伏著,用光線強烈的手電筒直射學生的眼睛,漆黑的夜裡晃的人眼花得像是老式電視機突然收不到信號的屏幕,一抓一個准。

    灘頭古鎮中學就是這樣一所普通的中學,咱們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吧。

  • Chapter 01

    Chapter 02

    Chapter 03

    Chapter 04

    Chapter 05

    Chapter 06

    Chapter 07

    Chapter 08

    Chapter 0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3

    Chapter 15

    Chapter 16

    Chapter 17

    Chapter 18

    Chapter 19

    Chapter 20

    Chapter 21

  • 第一章

     

    陽光一定是菠蘿味兒的,帶著糖果的甜。

     

    十七歲,是少年們骨子裡的熱血和叛逆最躁動的時期。這個時期會讓他們想要對所有離經叛道的行為以身試法。也許是心花怒放的突然遠行,也許是對某一個人的莫名悸動,也許,還有更多。

    陸江川是這所學校的高二學生,十七歲躁動少年中的一員,性格卻不像很多青春期的少年一樣熱情張揚。除了對足球和籃球的喜愛,他有一些孤獨,敏感,以及能夠增添一些文藝氣質的憂鬱。

    夏風吹進窗戶,清爽的發角,蒸發在陽光中的洗髮水的味道,以及冷俊安靜的側臉。

    少年的好看其實是致命的,尤其是在那樣一個毫無顧忌就敢開口說“愛”的衝動年紀。

    “呐,班花給你的,說剛運動完要補充能量。”

    同為校隊一員,同樣打了一場籃球賽下來的傅煜澤拉開凳子,沒好氣地丟了一瓶脈動給江川。

    他有時特別想不明白,女生為什麼會喜歡陸江川這種類型的男生。以他直男的眼光看,這個人就是一塊不善言辭的木頭。

    陸江川沒接,修長的手指間夾著一支鉛筆,轉了幾個來回。

    “你喝吧,我剛喝過。”

    傅煜澤也是實在,胡亂擦了一把頭髮,擰開就喝。結果喉嚨管沒灌進去幾口,就被班花秦中渝怒砸過來的紙團削中了臉。

    “得,這下好了,放學以後肯定又要堵著我數落一通了。”

    他壞笑著拍了拍江川的肩膀,繼續猛灌兩口,對著秦中渝打了聲口哨。吊兒郎當的樣子,氣得秦中渝咬牙切齒,不過傅煜澤知道她不會真的沖過來。

    陸江川在邊上,秦中渝一看到江川就說不出話的。

    “阿澤……”

    傅煜澤的校服袖子被一隻小胖手悄沒聲息地拽了兩下。煜澤回頭,就看見後座的郭儒雅放大的一張笑臉。

    “你為什麼不喝我送你的啊?非讓中渝生氣。”

    郭儒雅,人不如其名,長得根本跟儒雅搭不上邊。圓臉圓眼,配著鼻翼兩邊幾點小雀斑,不算十分美麗,卻也俏皮討喜,擁有著獨屬�十七歲少女的鮮嫩。

    “我喝你送的?”

    煜澤三分調侃七分氣悶地半側過身子,一條胳膊搭在儒雅書桌上。

    “你都打開喝了我還怎麼喝?”

    打比賽的時候,他滿耳朵灌進去的都是郭儒雅氣勢恢宏的:“阿澤加油,你是最帥的!”送水環節她也是第一個沖上來的,後來不知道怎麼,他再回頭時就看到她自己擰開瓶蓋喝了。

    郭儒雅被他臊得臉通紅,拿起書本遮住臉,遞過去一個瓶蓋,上面寫著:再來一瓶。

    “當時送水的人多了,我不知道被誰拽了一把,估摸著反正也沖不上去了,就……就喝了。”

    她說完,把書放下一點點,露出一對圓咕隆咚的眼睛。

    “正好再來一瓶,多合適。”

    合適個鬼。

    阿澤懶洋洋地轉回去。

    “我才不喝贈品。”

    郭儒雅不說話了,嘴巴扁成了一條扁擔,默默在上鎖的日記本上寫下一句:下次再饞也不能喝送給男神的飲料,切記!

    傅煜澤把剩下的脈動擺回江川桌上,翹起一隻二郎腿,誇張地仰頭哀歎:“這班裡我是呆不下去了,一班不容二草,競爭壓力太大,喝瓶飲料都挨砸。”

    江川沒說話,他又繼續自怨自艾。

    “現在都淪落到喝贈品的地步了,真是沒眼看——你又要交稿了?”

    “嗯。”

    江川心不在焉地在畫紙上勾了兩筆,木納的人物立時多了幾分鮮活。

    這也是陸江川另一個吸引女孩子的地方。會寫點小文,畫點小漫畫,畫稿時常還能登上校刊。即便稿費寥寥無幾,但在遠離都市喧囂依然保留著一絲古樸的灘頭古鎮中學裡,也足夠讓人豔羨了。

    煜澤也跟風似的嘗試過幾次,被漫畫社的社長贈了兩本《兒童簡體畫入門》,還語重心長地勸他從基礎入手,從此他再沒提過畫畫的事。

    “我在藝術上是沒有什麼造紙可言了。”

    “是造詣。”後座的郭儒雅小心翼翼地更正。

    “你竟然偷聽我們的對話,這是非常不道德的行為!是小偷,不!是汪洋大盜!”傅煜澤故意板著臉一本正經地說道。

    郭儒雅一邊用書擋著臉一邊糾正:“江洋大盜!汪洋大海!”

    “誒誒誒,跟你真沒法聊,一點共同語言都沒有。”傅煜澤的內心閃過幾分僥倖,幸好不是在別人面前出糗,要不然還真有點丟臉。

    傅煜澤把江川的畫紙本拿過來,啪啦啪啦翻了幾頁。翻得挺認真,問得也認真。

    “你不是答應過把我畫進去的,怎麼沒看到?”

    江川把本子拿過來,指著其中一個無臉人說。

    “在這兒。”

    無臉人,就是漫畫本子上的圍觀群眾,小說中統稱的“眾人”。作用是在重大事件發生時,以誇張的後腦勺,額角右邊的三條黑線強調事情的嚴重性,突出男女主角的聰明才智,以及眾人的愚昧無知。

    經典句式多半為:“原來是這樣!”“竟然是這樣!”

    “陸江川!你說過我的出鏡率不會低於十場的!”

    “這本書的路人出鏡有二十場。”

    誰說不愛說話的人就不毒舌了?

    傅煜澤胳膊一掄就要跟他“大幹一架”,上課鈴就在這時響了。

    這一節是自習課,班主任陳鳳秋戴著一對瓶底似的黑框眼鏡走到講臺,佈置了幾個作業後就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陳老師的兒子最近迷上了網吧,隔三差五就翹課出去,以至於她也沒什麼心思管別人家的孩子了。

    午後和蟬鳴,酷暑與炎夏,交融成一個昏昏欲睡的午後。

    江川放下了手中的鉛筆,翻看了一下課程表。表上的課不是他的,而是灘頭古鎮中學高一四班的。

    “這節是體育?”

    傅煜澤也伸了脖子過去。

    江川一面點頭一面把東西全部收進書桌裡。

    “你走不走?”

    陸江川似乎聽到了郭儒雅和同桌咬著耳朵的竊竊私語,抬眼看他的眼神有一些異樣,還有一些擔憂。

    灘頭古鎮中學是由一座古寺廟改建而來的,為了節省經費,房屋還保留著過去的老樣子。2009年的時候翻新過一次,為高二高三部學生建了三層樓高的教學樓和寄宿寢室,以前的老樓就全部都是高一新生,新老樓之間隔著嶄新的運動場。陸江川和傅煜澤每次過去,都要穿過運動場,走過槐樹遮天的林蔭道,再走到一處老柳搖曳的蔭涼處。

    那個地方是學校裡最不起眼的偏僻的一角,旁邊有一眼老水井。井水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枯竭,秋季一到就會收穫一捧枯枝爛葉。遠遠看去就像一口大缸,頗有幾分衰敗的氣象,坐在這個角落,不仔細看的話很難被發現。

    兩人這麼“辛苦的跋山涉水”,當然不是為了納涼。

    綠柳清風中,一個梳著柔順長髮的女孩兒早已等在了那裡,眉目間擁有著鄰家妹妹般的清澈溫暖。

    “傅哥哥,你們來啦?”

    女孩兒對著他們笑,眉眼彎彎,聲音輕輕糯糯的,柔順又乖巧。

    傅煜澤竟然有些不好意思,遠遠喊了聲:“嗨,陸瑤。”

    嗓子眼裡還嗆了口水,咳嗽了半天才緩過來,恍然大悟又去掏校服口袋。那裡面是一個裝滿零食的塑料袋,傅煜澤將它遞過去,又不敢看陸瑤了。

    “陸瑤,這個是……”

    江川看他那副沒出息的樣子搖了搖頭,順手拿過零食走到陸瑤身邊:“怎麼不往後面坐坐,這裡還是曬得到太陽的。”

    如果這個時候有江川的同學經過,一定會驚訝於他的溫柔吧。

    江川給人的感覺一直是個有些清冷孤僻的少年,除了會在傅煜澤身邊多幾個笑臉,什麼時候用這麼溫和的語氣跟人說過話?

    他們不知道,或者說,煜澤知道,這個世界上只有陸瑤可以。

    陸瑤是陸江川的親妹妹,由於患有先天性馬蹄內翻足,從走路開始,就一直以一種怪異而畸形的方式艱難行走著。她不能奔跑,不能急走,甚至正常的行路都要在中途休息很長一段時間。

    每次體育課,都是陸瑤最為煎熬的時刻,雖然她嘴上從來不說。

    陸瑤的每一節體育課,也是江川最為擔心的時刻,他也從來不說。

    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依靠言語去表達的,如同陸瑤的失落,如同江川眼底的晦暗。

    喜歡江川皮囊的女孩兒永遠不會知道,那雙眼中的憂鬱源自什麼。

    人們看待事物的眼光總是很片面,也總是將幻想編織得太美好。

    “我知道你們會過來,所以想坐在第一眼就能望到的地方。”

    “是嗎?”江川愛憐地摸了摸妹妹的長髮,扶著她坐到靠後一些的石墩上。石墩上面鋪著一張乾淨的碎花拼接的椅墊,那是學校管車棚的大爺送給陸瑤的。

    陸瑤漂亮,單純,學習成績優異,總是不乏喜歡她的大人和老師。但是這樣的陸瑤沒有朋友,在所有孩子都放肆玩耍的年紀,沒有人願意坐下來陪一個腳有殘疾的姑娘看天看雲。間或也有憐憫和同情吧,可惜兩者都無法凝結成陸瑤想要的友情。

    “陸瑤,你坐在這裡看我們玩兒吧,不然你自己會很無聊的。”

    “陸瑤,放學我不能跟你一起走了,媽媽總是因為我回家晚罵我。”

    “陸瑤,那你自己多小心,我們去動物園了啊。”

    陸瑤總是微笑,像一隻脾氣很好的漂亮的金絲雀兒。

    雀兒住在籠子裡,因為不被允許高飛。

    陸瑤住在自己的世界裡,因為無法走進他人的世界。

    但陸瑤仍舊有陸瑤的堅持,沒人知道,這個總是安靜微笑的姑娘,是怎樣扶著樓梯一步一步艱難地挪蹭到教學樓一角的。也沒人能夠理解,她走這麼遠,竟然只是為了吹一吹風,看一看太陽。

    陸瑤常對江川說:“陽光一定是菠蘿味兒的,帶著糖果的甜。”

    江川知道,她真正想告訴他的是:

    哥哥,我真的不覺得苦。

    陸江川每次來看妹妹,心頭都藏著一抹驅不散的酸澀。這抹酸澀像一根尖銳的倒刺,橫亙在兩個心房之間,忽略不了,也拔除不盡。他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一個乾淨澄澈的姑娘要遭受這樣的痛苦。他一直想要治好她的病,這是他在懂事開始,看到一眾孩子圍著她叫跛子的時候就萌生出來的念頭。

    他那時還動手打傷過那些孩子,孩子的父母又會抱著鼻青臉腫的孩子找上陸家。

    陸川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學乖了,也許是在看到母親眼中酸澀的淚水時,也許是看到她因為道歉而不得不彎曲的脊背時。

    暴力和衝動,永遠只會讓這個本就殘破的家庭更加無助和卑微,不是嗎?

    從那天開始,陸江川不再動手,陸瑤喜歡太陽,他就每天中午越過操場跑來陪她曬太陽。陸瑤渴望朋友,他就做她的朋友。即便他們每天都會在放學見面,依然會這麼做。

    他總是擔心她太孤單。

    “陸瑤,我還給你帶了你最愛吃的巧克力。”

    江川看了看強行擠到他們中間的傅煜澤。

    他還把他的朋友也變成了陸瑤的朋友。

    這種三個人的“小聚會”,十次有九次都是煜澤強行插話進來的。因為陸氏兄妹都屬�安靜寡言的人,以至於他本能地有了一種“該我暖場了”的錯誤認知。

    這種“單槍匹馬的孤勇”,甚至讓他也在這份寡淡的“聚會”中滋生出了幾許自得其樂的滋味。

    “陸瑤,陸瑤,我打開給你吃一塊好不好?”

    煜澤很喜歡喊陸瑤的名字,一疊連聲地喊,親而密,寵而嬌,好像一切都是命中註定的一般。

    煜澤的這塊巧克力是他舅媽從美國帶回來的,一共就三塊,用金色紙裹成一顆圓球,裡面是醇香的黑巧克力加碎堅果。

    煜澤擔心表弟表妹們拿去了吃掉,就放在褲子口袋藏了整整三天。他忘了巧克力遇熱就會融化,也忘了在打籃球的時候提前掏出來。所以一手下去……

    “陸……陸瑤……那個……下次吃吧,我想起來了,巧克力對牙不好。”

    少年迅速背過手去,尷尬得像是沒頭蒼蠅一般。他希望此時老天爺可以賜給他一個坑,跳進去就能連同自己和那坨醬色一起深埋起來的那種。

    “媽呀,化成粑粑了!”

    他氣急敗壞地嘟囔了一句,甩了半天手,丟也不是,擦也不是。困窘地跟陸氏兄妹對視一眼,轉頭就跑了。

    “我洗手去,一會兒就回來啊!”

    老柳樹下的兄妹看著他的背影笑了很久。

    傅煜澤應該算是陸江川生活中的一個意外,他的家庭條件很好,在整個城鎮都能稱得上是富戶人家。沒吃過什麼苦的孩子總是知道怎樣對別人好。除了品性善良之外,更多的,也許是因為不知道什麼叫做憂愁吧。

    傅煜澤是高一下半年轉到江川班上的,因為太愛說話,就被安排在了最不愛說話的江川身邊。

    “你是不是因為我英俊帥氣,風流倜儻,就想要把陸瑤託付給我才帶我去見她的?”

    傅煜澤總是不厭其煩地問著江川同一個問題。

    “因為你會耍寶,會逗陸瑤開心。”

    相關商品

      • 雙重束縛(簡體書)
      • 優惠價:136元
      • 沒有語言的生活(簡體書)
      • 優惠價:146元
      • 遺失在非洲的心臟(簡體書)
      • 優惠價:146元
      • 皮草商人(簡體書)
      • 優惠價:151元
      • 小五義(簡體書)
      • 優惠價:117元

    本週66折

      • 富士山富士五湖‧富士宮
      • 優惠價:238元
      • 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三十封信
      • 優惠價:152元
      • 你不必活給別人看:覺察謬誤的價值觀,典範轉移的練習
      • 優惠價:211元
      • 做自己的女神(簡體書)
      • 優惠價:150元
      • 田入心扉(全二冊)(簡體書)
      • 優惠價:237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