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桃與金剛
櫻桃與金剛
  • 定  價:NT$420元
  • 優惠價: 79332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櫻桃與金剛,是甜美與堅毅的兩個極致,廖偉棠的這本新詩近作,要在甜美中品味苦澀,在堅毅中俯首、細察人間的失敗。這是《和幽靈一起的香港漫遊》出版近十年後,詩人再一次以香港為基點去省思個人命運和時運、藝術與現實等複雜糾葛,詩成有坎坷、有酣暢、有低迴、有狂狷,終是此時此地與遠方的和鳴。詩集除了四年所寫若干短詩,還有《另一個倉央嘉措》、《香港新山水圖》、《角角色色》、《說吧,香港》等組詩,對歷史與當下提供獨特的證言。
  • 廖偉棠,香港詩人、作家、攝影家。曾獲香港文學雙年獎,臺灣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等,香港藝術發展獎2012年度最佳藝術家(文學)。曾出版詩集《和幽靈一起的香港漫遊》《野蠻夜歌》《八尺雪意》《半簿鬼語》《春盞》《Wandering Hong Kong with Spirits》等十餘種,小說集《十八條小巷的戰爭遊戲》,散文集《衣錦夜行》和《有情枝》, 攝影集《尋找倉央嘉措》《孤獨的中國》《巴黎無題劇照》、《我城风流》,評論集《波希香港.嬉皮中國》《遊目記》《深夜讀罷一本虛構的宇宙史》《反調》《異托邦指南》等。
  • 悼念一位詩人
    ——獻給也斯(1949–2013)

    他離去在嚴寒的一個早晨,
    曆書上說這是最冷的日子,
    接着告訴我們:雁北鄉,鵲始巢。
    他來不及看見但早已用詩句承諾
    小寒是春天的第一個節氣。
    在雪人依然無家可歸的時候,
    在聖誕禮盒打開裏面僅餘黑色的時候,
    在年之獸因為疼痛而低嗥的時候,
    人們走過他曾書寫的每一條街道
    記得他寫下的路牌和店鋪。

    當他還是一棵憤怒的樹的時候
    他的葉子已經攜帶雷鳴一樣的蟬聲,
    因此即使他的軀體叛變,
    他的根卻牢固,攥緊此城的水泥裂縫。
    而當他繁茂垂鬚如一株老榕樹,
    他得以靜聽風間穿過鳥語喁喁。
    人們所以得知五十年前一則消息:
    有關陽光在樹梢上打了個白鴿轉,
    不同的腳可以踏上不同的石頭,
    雖然浮藻聚散雲朵依然在水中消融。
    .2.

    香港已接納他如接納一株礦苗回歸礦床,
    是他最早與你耳語唸出你平凡的奧秘,
    人群嘩嘩向前湧動時我們思考他的駐足,
    人群沙沙退後的時候我們方知他在佇立。
    香港請轉達他的靜默如轉達一則寓言:
    那裏尚未有野獸在林間施暴,
    那裏有炊煙尚未屬於半山上的家族,
    那裏交易所的掮客尚未買賣自由,
    那裏自由人尚未習慣囚室,
    使人低頭的是一首詩,而不是數目。

    「跟去吧,詩人,跟在後面,
    直到黑夜之深淵,
    用你無拘束的聲音
    仍舊勸我們要歡欣」——詩神接納了
    奧登和葉芝,如今欣然接納你。
    我們點燈一一察看桌上的器皿、
    器皿中的東西、四周的家什……
    喜悅於你所留下的痕跡,
    抬頭看埋在黑影裏的街道與山河,
    祝福卸下了重擔的詩人輕盈越過。
    2013.1.7.(仿奧登)
    .3.
    在天水圍,在定福莊
    看罷敗荷、幽鳥和冷樹
    從濕地公園出來,告別幾個故人
    雙腳踟躕如酷鶴伶仃
    遭遇那些強悍女童黨
    在同樣強悍的天空下焊接青吻
    遭遇那些輕軌上慘綠的火星
    遂想起十二年前另一強悍少女
    定福莊的飢渴,半夜彼此撫摸
    曾經的瘦和未來的鏽
    殘忍如剛剛開刃的秋刀魚
    殘忍得忘記了青春的熱汗
    我們早上醒來從不和夢中人道別。
    2013.2.2.
    .4.
    自題東涌河上小照
    假朋克終於首若飄蓬,
    與山水對峙;
    我的微笑逼肖河貌
    坦蕩蕩與白鳥青蛇
    弄漣漪而去。
    無人信今天我就是
    十三年前的我,
    我自己都不信,
    我只是懷藏一封血書
    交付腹中樂隊張弓。
    我們途徑此地,
    渾忘消逝,拳足垂釣,
    伶仃如一對鷺鷥。
    山鬼的欷歔在黑衣間趁虛,
    許多艷事各自舉例。
    七十年前就有
    怪客在此說曾經曾經,
    大水仍豐盈,流言如蜂蠅
    絲縷飛過這張舊臉
    錦繡暗夢。
    你所說的河床嶙峋
    到底吐息與輕魚商量?
    .5.
    你所說的水鳥相呼於元夜
    究竟是遠山抑或其倒影?
    2013.2.24.
    .6.
    致一位女囚
    罍鼓塞滿了石頭
    今夜我和守墓人吃酒。
    霜上有路從不通向你的窗
    脫衣引火的,是我。
    封條畫滿了烏啼
    蛇勒索着沙漠。
    喉嚨有吶喊抵達不了漩渦
    剃頭試刃的,是我。
    春夜廝殺着春夜
    你摸黑琢磨這蝸牛國度。
    鑽石亦傷着你手
    甲馬剮腳的,是我。
    還記得鐵獅子連飲
    敲逆鱗而歌的是你!
    還記得北太平莊夜襲
    束緇衣為月光的是你!
    塵世如獄,懸空曼陀羅
    你像是啞聲吟覺的女尼,
    懷中剪為一朵雲落髮
    嚓嚓嚓二十三年雷電。
    .7.
    石磬也囚禁了水紋
    如果我這時出發——
    你們且與黎明中咆哮的大海
    邊下棋邊等我。
    2013.3.12.凌晨,致劉霞女士
    .8.
    此世之歌
    世界壯麗、陰慘,
    我們不過如梟築巢其邊
    某一枝青或枯的樹幹;
    陽光來了又走,雪在每個季節飄下,
    我們學習魚在水中遇溺,
    學習狼在林中迷路,石頭
    落入自己的粉碎中像一顆超新星。
    世界簡單、苦痛,
    我們且唱且沉默,用荊條
    縫上嘴巴。那遠方來的異鄉人
    帶來了空轉的錄音機
    她一錄再錄,我們的琴在牆上拆裂:
    那一隻手上緊着弦紐的聲音,
    那一隻手放鬆了紡錘的聲音,
    我們的心是個空蕩蕩的大帳篷,
    在泥石流中張開翅膀
    又折斷。
    2013.3.22.
    .9.
    證言
    現在我相信有兩個世界了,
    一個世界的人在陪孩子看動畫片,
    在火爐邊想起宇宙的美;
    另一個世界的人被赤裸捆綁在死人床上,
    被黑暗當成滋養物來吞噬。
    惡橫行在松林一隅,
    陽光即使流瀉也與它無礙。
    人類在另一個世界主動去除
    自己為人的資格,
    僅僅為了證明手上鞭子和鐐銬的存在,
    與此同時,它們的子女
    在陽光下背誦人類的文明史。
    詩只能作為美或者醜讓人記起,
    讓書寫者贖回少許
    因為長期沉默犯下的罪。
    詩不能拒絕它們閱讀
    用它們血紅的眼睛;
    詩也不能
    在它們的鞭撻下把那個孕婦扶起,
    在一米乘兩米的水泥棺材裏救出
    他們
    .10.
    詩只能不拒絕任何一個人閱讀
    無論是這個世界
    還是另一個世界的人。
    在一個世界需要陪葬的引火物時,詩說:我在!
    在一個世界需要痛苦的證言時,詩說:我就是。
    2013.4.8.(讀LENS雜誌馬三家集中營報導)
    .11.
    京都夢抄
    過春社了
    狸貓與白狐的春宴
    在看見我取出懷錶時
    剎那寂寥
    紅盞,盛的小小性命
    沿唐刀,飲春饌
    我忍足方丈迴廊
    依然聽見黃鸝在木頭深處
    叫喚仇人之名
    帽下我雙眸似盲人的銀夢
    參差入綠雲與紫蕨
    吹化金鹿飛立檐頭
    回首不見你的素履與寒心
    過春社了
    原諒我一路沉默至今
    因為我漸漸不懂得人間的言語
    吐字落落如銅鈕在木仄
    如果不是落櫻
    斷然不是落櫻
    泥血銷骨的另一個哪吒
    魂魄散似水中粼光
    拆了墨渲風雲
    拆了醉龍和哀虎
    .12.
    步躡氣中樓閣千層
    回首不見你的苦手與炙唇
    2013.4.28.京都
    .13.
    縱狐
    火疊成了紙船,誰要夜歸?
    那紅褲子少年在荒年縱狐,
    在凶年賣虎。
    看地產商處處,曾經是蕪路,
    曾經是無鹿。盜了路牌
    他在黑白鍵起落間葉隱。
    小狐偷偷在廟會黑暗處哭
    因為它已經三百歲,渾忘了
    那些個好男女的結局。
    也是一個好故事,天長地久
    容得下她的一雙橙子運動鞋
    轉身歌唱季夏之寒,
    或者一年最後一天的陽炎。
    那紅褲子少年,那屈辱於游泳池裏
    裸泳中年的少年們終將衰老。
    雨,雨,雨,編織着時光的褻衣;
    小柿子們微笑着,關掉了電視裏
    未來的鏽。
    2013.5.12.聽罷周啟生演唱會後作
    .14.
    百鬼夜行抄
    ——六四二十四年祭
    點着白燭的時候。
    我們也如靈魂照像於激流。
    點着白紵的時候。
    勒緊飄帶的時候。
    我們若新鬼學舊哭於閃電。
    勒緊殍殆的時候。
    唱出裂帛的時候。
    我們一絲不掛行走於忘川。
    唱出罹厄的時候。
    割裂家國的時候。
    我們考槃在失玄馬的春山。
    割裂頰馘的時候。
    買賣醉梟的時候。
    我們傷足在自殺者的苦林。
    買賣罪銷的時候。
    以血洗衣的時候。
    我們見無頭之倒影於銀河。
    以血翕翼的時候。
    .15.
    剪紙手銬的時候。
    我們越獄乃四蹄羈絆牽火。
    剪紙守犒的時候。
    檢點悔書的時候。
    我們的十指緊扣如划匕首。
    檢點彗束的時候。
    拆離骨骼的時候。
    我們是新蓮渾忘初嬰故夢。
    拆離鵠鴿的時候。
    數到一百的時候。
    一億個名字借用我們屍體。
    數到溢白的時候。
    一億零一顆,星球晝行。
    2013.5.28.零時
    .16.
    無情遊
    不但死隔絕了我們,
    生也隔絕了我們。
    去阿姆斯特丹的飛機
    無意路過成都和蘭州,
    餓心饕餮着陰陽急景。
    可是為什麼饕餮,
    這絕望的岩羊說不清。
    我伸手試圖阻擋
    這三萬里的嶒崚,
    試圖否認這是你我
    面容下的骨山。
    遠遠的,我望見了
    阿拉木圖和塔什干:
    那裏的死者也曾是
    與愛人醉舞徹夜的春霖。
    2013.6.10.香港飛阿姆斯特丹飛機上
    .17.
    鹿特丹的河流
    上發條嘀嗒的河流誤會了我們,
    我們的頭是一個蜂箱
    死於初春。
    剪幀於光陰菲林的河流
    誤會了我們,我們的心臟
    塞滿了石頭。
    泵突着石頭,煎熬着石頭,
    把石頭削銷成鋼的花沫
    壓沉了鹿特丹的河流。
    詩人們無勇氣死去無力下沉隨着
    鹿特丹的河流。而狂歡節
    令河流倒流回鼓點的中央。
    即將、又將遠行的人用螺絲刀
    旋緊了自己的腳跟,又放開。
    我頭枕轟鳴的枕木
    反側就浸入懸掛天空那驟然寂靜的河流。
    2013.6.16.鹿特丹往阿姆斯特丹火車上
    .18.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凝滯了
    剪火的少年們倒懸在河面漫步接吻
    我沒有更多的笑雕刻給他們
    他們也沒有多餘的憂愁捨給我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變苦了
    杏仁子宮的女郎們在櫥窗內撕吃浮雲
    茫然不覺老之將至,而大難
    也將至,這是少年的咒言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如唱盤磨損了
    我的年齡。異鄉人飲用彼此
    如阿姆斯特丹的河流。仙人掌
    倒懸在鑽石纍纍的天空
    不成,不住,不壞,不空的河流
    我們裸着奏樂,阿姆斯特丹的河流乾旱了
    河底我撿到西遊的四個鬼魂:
    豕飛、僧滅、鯊愛、猿恨。
    2013.6.18.阿姆斯特丹飛香港夜機
    .19.
    幌馬車之歌
    平白無故在自己胸膛上聽到槍聲
    錄下來重放,發現只是雨聲
    一個小小的死冷了宇宙
    掛起了遺像,發現只是無情風土
    野火一樣的歌唱着,是要燒掉什麼
    我曾經斷念愛恨地愛着,自我否定的野火
    永別之後馬兒抖擻着銅鈴——山河紅了綠
    我是雪,在馬鬃上的熱氣化作追隨的精靈
    2013.6.22.夜
    .20.
    另一個倉央嘉措(組詩六首)
    門巴謠
    門巴* 阿媽的名字
    能記下來就記下來吧
    記不下來的,就像老鷹翅膀下的松果
    飛到山嶺上,飛到公路邊,飛到谿谷水流中了
    老阿媽給你喝的青稞酒
    能乾多少杯就都乾了吧
    喝不盡的,就像勒布溝** 的日夜
    變成蒼綠色,變成碧藍色,變成錯那宗*** 的胖彩虹了
    倉央嘉措讓你寫的詩
    耗盡你的氣血也要寫好啊
    寫不好的,就讓它們像那些趕路的姑娘
    一會兒笑,一會兒唱,一會兒就去愛上那些浪蕩的
    男兒吧
    * 門巴指生活在西藏南部的人,倉央嘉措就是門巴人。
    ** 勒布溝是目前國內門巴人最南端的聚居地。
    *** 勒布溝屬於錯那縣,古稱錯那宗。
    .21.
    1695年,貢巴子寺*
    原來我就是你收拾壇城** 時
    不遺漏的那點微塵。
    原來大地金黃河流瀉銀
    是因為你在俯瞰。
    無論是你十二歲的眼睛
    還是風在遊蕩的縱目,
    你總是帶上我像蜀葵帶上玉蜂。
    於是我也斜扛起破碎山嶺
    像一個喝醉的男孩,
    像你側睡牛腹過冬
    像1695年一場無罪之雪。
    像1695年一場無罪之雪,
    獒嗥寂寞動搖這破碎山嶺
    不知道264年後誰流亡寄錫
    在此猝夢自己的前生?
    一盞燈熄滅了過往足印,
    一個沙彌撫摸自己新剃的青青崗頂,
    山神也出來撫摸
    我們脆弱如金剛杵的頭顱。
    一盞燈重點起錯那金銀
    * 貢巴子寺是錯那縣城最大寺廟,倉央嘉措少年時在此修行。
    1959年十四世達賴喇嘛出逃印度,路經過錯那,也曾在貢巴
    子寺暫息。
    ** 壇城,即曼荼羅。
    .22.
    舊寒初春,他就是264年前的他
    重新在世界的邊緣繪畫第一座壇城。
    .23.
    山南行路謠
    走在山的鬍鬚中時
    我們都是山神
    高呼感謝波拉爺爺山* 的時候
    我在感謝自己:
    「你自在、沉着、舒展叢林
    就像那些擁有幽藍色
    懷抱的大山一樣。」
    「走出芒芒有五條路**,
    進來的路卻只有一條。」
    你在山的鬍鬚中辨認自己的命運
    山也在你的掌紋中辨認山的命運;
    一個北上者與一個南下者重逢
    他們喚出了彼此的乳名,
    在馬牛回首的時刻。
    在沙子河水中分流的時刻,
    在大雪集結出陣的時刻,
    在柳葉浮沉指路的時刻,
    在六星換崗的時刻,
    * 波拉山,是從錯那縣城到勒布溝的必經之路,險峻,至今未
    修好公路。
    ** 「走出芒芒有五條路,進來的路卻只有一條。」出自李江琳
    著《1959:拉薩!》,芒芒村是十四世達賴喇嘛出逃印度時
    在西藏境內最後過夜的地方,現稱麻瑪鄉,門巴人聚居地。
    .24.
    小狼忘記了它的情人
    在山神的衣褶間睡着
    夢見氂牛毛蒙眼的少年人。
    「感謝波拉爺爺山,
    我的心臟在過小小的雪頓節*,
    那些夢遊的藏兵都戴上了面具
    那些嚴峻的草木都跳舞了。」
    走出悲傷有五條路,
    進來的路卻只有一條,
    春雪填平四方溝壑。
    * 雪頓節,即酸奶節。藏人最大節日之一。
    .25.
    1702年, 退戒吟*
    雷聲滾滾的日喀則,
    鹿腹下雨的扎什倫布。
    竭力講解虛空的導遊,
    被判啞巴的歌手。
    昨夜墨眉雙目暗星的姐姐
    我來奉還我的耳朵。
    我來奉還並不存在的版圖,
    奉還河底深刀,嚼雪的強盜,
    並未黥破的一張漢臉
    但是我也要奉還。
    畫眉鳴春的達旺**,
    鸚鵡終老的貢布。
    濕石畫火之戒,喝星之戒。
    麻葉返雀戒,冷柱隱字戒。
    多少業,多少。
    無地可以三頓首
    就讓世界三千大千世界
    在一隻命命鳥的翅膀上飄搖。
    * 1702年,六世達賴倉央嘉措來到他的老師五世班禪的駐錫地:
    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向老師提出退戒還俗,班禪未許。
    ** 達旺,倉央嘉措出生地,現在被印度佔領。貢布,即現在林
    芝地區,相傳倉央嘉措有一位情人是貢布人。
    .26.
    1703年,倉央嘉措夢見仁增旺姆*
    夢見她的時候
    我寧願我是宕桑旺波**
    有一雙世俗的手抱起那世俗身體。
    當她醉如萎謝的大蜀葵
    黑裙如桑煙裹她
    倒臥在我的密修房門前。
    我的雙手掬起,雨水裏的雨水。
    是雨水不能洗去的雨水
    肉體銷磨不了的肉體。
    我與她未曾謀面
    也知道她是仁增旺姆——
    曾經在瓊結為我煨桑,
    在上一世為布達拉宮打阿嘎唱歌,
    並在來世借給我翅膀讓我飛回,
    但此世,是黑夜隱藏了的黑夜
    肉體舔融了的肉體。
    夢見她的時候
    我知道山南道上下起了大雪
    而她在喜馬拉雅山的陰影下趕路
    路過了寂靜如死神的風馬、雷牛
    * 仁增旺姆,出現在倉央嘉措詩裏一位少女的名字,相傳是他
    的一位情人,也有說法是他倆壓根未曾謀面。
    ** 宕桑旺波,倉央嘉措晚上微服冶遊時的化名。
    .27.
    然後被我夢見。
    她的乳頭比唐卡里低一分
    乳房熱而輕;
    她的羞赧比青稞淡一點
    早晨的腰有黃昏的瘦。
    晨光金黃如箭,
    一夜少年秉着南弓*尋虎。
    當我驟然醒來我好像還在貢巴子寺
    眺望九曲河流茫然映出九個太陽。
    我和仁增旺姆必須錯過,
    就像錯那的雨水
    必須解開落地的花蛇結;
    就像拉薩的鳥和石頭
    終將拋散在須彌的兩邊。
    * 南弓,門巴地區出產的竹子做的大弓。
    .28.
    1706年,拉薩
    去錯那的車開了停了,
    門隅的布穀鳥為什麼叫吉吉布赤*?
    流經桑耶的河水濁了清了,
    瓊結的畫眉鳥為什麼叫做索南貝宗?
    今夜,你應該和我一起在拉薩,
    被雨把肉身打碎,
    把寶石頭盔擲入八廓街的泥濘,
    然後我們重新做鳥國的國王和王后。
    最後一根嫩枝從閃電中伸出
    環抱我們如喜馬拉雅山的兩臂;
    今夜,你應該和我一起在哲蚌,
    聽水轉經筒裏群星的琤淙。
    明早我們同行轉世之路,
    青春如昨日,悄然對答:
    門隅的布穀鳥為什麼叫吉吉布赤?
    瓊結的畫眉鳥為什麼叫做索南貝宗?
    2013.7.5–24.
    * 吉吉布赤和索南貝宗,倉央嘉措給他的鳥兒取的名字,有說
    是隱喻他的兩個情人。
    .29.
    星空下

    我觀察到這兩個地球生物
    在星空下他們的庇護所內
    黑暗中遊戲,一大一小
    長相酷似,似宇宙間極細的兩星球
    互相環繞打轉
    小的叫喚:baba,大的回應:chocho
    他們就這樣呢喃着沉入了睡眠狀態
    像那些鏡子上的微光,落入黑水深處

    初初叫着爸爸睡着了
    我也難抵沉重下潛到五潯的夢底下
    死去二十六年的外公扶着牆壁走來
    我上前攙扶他,他比死時強壯
    依然是舊藍色工作服圍繞他如星空
    我透過他能看見銀河傾斜了片刻
    動盪如盆水馬上又平靜
    他沒有死,夜夜歸來看
    我們安眠,在星空下
    時而輕輕抱我,如我抱你,入懷
    .30.

    爸爸 樹葉 貓咪
    車車 燈 河 水
    媽媽 星星 媽媽
    嘩 嘩 嘩……
    (星空下這些人和他們身上的塵埃
    被星光照徹,他們感激死亡帶來安息,
    而清晨寬宏,無數次如清水
    重新灌滿他們的軀殼——
    奧米迦,貝塔,迦瑪。)
    2013.8.3–6 .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