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有鶴鳴夏3(簡體書)
有鶴鳴夏3(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元
  • 定  價:NT$216元
  • 優惠價: 75162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有鶴鳴夏》第三部:完結篇
    甜寵女王蘇清綰持續升級秦氏寵愛

    日月交替,無休無息,還是好喜歡你。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裡,我最喜歡你。——秦有鶴
    你陪我看花與露,我陪你過朝與暮。——阮鳴夏


    一日,三餐,四季,我和你

    “秦先生,你都幫我穿鞋了,下次可不可以喂我吃飯呀?”
    阮鳴夏“得寸進尺”道。
    秦有鶴也不反駁,只是開口:
    “走了。再晚一點,會堵車。”
    “哦。”阮鳴夏跟上了秦有鶴,順手從桌子上撈了一包薯片。
    “少吃這種垃圾食品。”
    “我偶爾吃吃。”阮鳴夏拿出一片遞到了秦有鶴的嘴邊,
    “你要不要嘗嘗?很好吃的。”
    “不吃。”
    “你這樣克制自己的飲食,生活會失去很多樂趣的。”
    “你已經很有趣了。”生活中有她在,就已經很有趣了。

    阮鳴夏有一事不解:
    “我當初夜闖秦宅,怎麼沒被扔出去?”

    秦有鶴口吻淡然:
    “因為那不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確認過的眼神,遇上對的人。

  • 蘇清綰

    大四在校生,養了一隻叫“元帥”的惡霸犬。
    紅袖添香簽約作者,文風清新,寫作多年。即將出版《南有嘉樹》。
  • 第一章 葉公好龍,我好你。 1

    第二章 日為朝月為暮,你為朝朝暮暮。 15

    第三章 春風得意馬蹄疾,吃顆蜜餞抱抱你。 30

    第四章 好雨知時節,我知你心切。 47

    第五章 白首如新,愛你如故。 61

    第六章 他山之石,可以攻你。 78

    第七章 風雨淒淒,山雨欲來。 92

    第八章 空山新雨後,有點小害羞。 111

    第九章 晴川歷歷漢陽樹,你是一生前途。 125

    第十章  遇見你前,月明,花好。 140

    第十一章 遇見你後,難眠,終宵。 155

    第十二章 無邊落木蕭蕭下,喜歡你無傷大雅。 169

    第十三章 以德報怨,以糖報你。 186

    第十四章 三思而後行,喜歡是不偏不倚。 203

    第十五章 紅豆生南國,給你熬碗紅豆粥。 217

    第十六章 徐徐圖之,緩緩愛之。 233

    第十七章 星辰縹緲,她是心頭好。 243

    第十八章  你似心癮,無窮無盡。 254

    第十九章 君未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都是你 265

    第二十章 煙塵滾滾,鐵馬冰河也是你。 278

    第二十一章 飲冰十年,你是難涼熱血 284

    第二十二章 春風十裡,有鶴鳴夏 297

    後記 闊別有鶴,嘉樹見 308

  • 第一章 葉公好龍,我好你。

    秦有鶴的呼吸已經有點紊亂,兩人之間甚至還沒有做什麼,他就感到有些把持不住,對她的抵抗力正在一點點地降低……

    “一會兒再問。”秦有鶴的口氣帶著一絲命令的味道。

    阮鳴夏卻不遂他的願:“我現在就要問,再等,我就忘了。你今天回秦氏見到葉肖陽了,是不是?有沒有懲罰他一下?”

    她不待見葉肖陽,想到之前溫錦對她的威脅就更加不快了,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讓秦有鶴懲罰一下這個表弟。

    “還沒到那個時候。”秦有鶴有些煩躁地開口,他並不想跟阮鳴夏多說關於葉肖陽的事情。對於葉肖陽,他有自己的計劃,而且沒必要將阮鳴夏牽扯進來。

    “你也真夠能忍的,他可是把你不能生育的事情都往外傳了欸。這麼毀名譽的事情,你都不在意?”阮鳴夏說完後,突然覺得自己說這些話有點挑撥離間的味道……

    不過,是葉肖陽先做小人的,怪不得她。

    秦有鶴一聽到“不能生育”這四個字,原本那點激情瞬間被澆滅了。

    在這種時候,被自己的太太冠上“不能生育”的頭銜,他瞬間一點欲望都沒有了。

    “哦,對了,說到你的病,我讓陸琛去附院取了藥,幫你送回家了。我剛才打電話回去叮囑程姨熬煮好,你回去後就可以喝了。每天喝兩次,雖然藥的味道有點苦,但對調理身體很管用的,這個醫生的方子很難求呢。”

    阮鳴夏嘰嘰喳喳說了一大堆,在黑暗狹小的車廂內,她看不清秦有鶴的神色,但也猜得出來他肯定不高興。

    “我沒病,不需要吃藥。”

    “要吃的,剛才陪顧和的時候,我又去找了一次醫生,他說幫你配的是調理身體的藥,如果真要治療不孕不育,還是得看中醫,所以,這藥你儘管喝。”

    秦有鶴扯開了阮鳴夏抓著他領帶的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你讓陸琛去取的藥?”秦有鶴的語氣相當不悅。

    “是啊。我沒空送去秦宅,總不能拿著一包男科的藥回工作室吧,所以就讓他幫忙的。”

    “陸琛又沒事,他跟了你這麼多年了,總該知道你不能生育的事情吧,不用難為情啦。”

    阮鳴夏也是想了好久才決定讓陸琛去取藥的。

    秦有鶴沒有理會她,系上安全帶後發動了車子。

     

    秦宅。

    秦有鶴一走進客廳,就聞到了一股濃郁的中藥味,不由得蹙眉。他正準備繼續往裡走的時候,花生歡脫地跑了出來,繞在他的腳邊不停地蹭。

    花生才幾個月大,它似乎特別喜歡秦有鶴,只跟他親近。

    “花生,你這樣,爸爸會生氣的。”阮鳴夏俯身將花生抱在了自己的懷裡,湊到秦有鶴的面前,“來,花生,叫爸爸。”

    秦有鶴並不是很樂意讓一隻狗叫他爸爸。

    他越過阮鳴夏繼續往裡走,花生一直嗷嗷叫著看著他走動的身影。

    “花生就是想跟你親近,你還不理它。是不是以後你的病好了,我們生個孩子,你也會不喜歡我們的孩子?”阮鳴夏撒嬌一般開口,她希望秦有鶴能接受花生。

    畢竟它是秦宅新加入的家庭成員,以後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還長著呢。

    阮鳴夏其實也並沒有多喜歡小狗小貓,但就是莫名覺得秦有鶴特別適合養狗,那種反差萌,她想想就覺得有趣。

    一臉傲嬌、一本正經的商務男士,養了一隻醜萌的惡霸……這麼想著的同時,阮鳴夏的嘴角忍不住彎了起來。

    “孩子隨你的話,估計話會很多。”秦有鶴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就往樓上走去。

    阮鳴夏撇了撇嘴,這時,程姨剛好從廚房出來。

    “秦先生,我剛剛熬好了中藥,先趁熱喝了,再洗澡吧。”程姨在秦宅這麼多年,可以說是看著秦有鶴長大的,他的生活作息,她是再瞭解不過了。

    秦有鶴洗完澡後就會去書房看文件,他看文件的時候是誰都不允許打擾的,現在不讓他喝藥的話,就沒時間讓他喝了。

    程姨將時間掐得很准。

    秦有鶴聞言蹙眉:“我沒病,不用喝藥。”

    程姨雖然並不知道秦有鶴得了什麼病,但她覺得太太叮囑的准沒有錯,小兩口這麼恩愛,太太怎麼可能害他?

    阮鳴夏一隻手抱著亂叫的花生,一隻手摩挲著花生後背上的柔軟毛髮,淡淡地瞥了一眼已經走到樓上的秦有鶴。

    “你不喝藥的話,晚上就不要睡覺了。”阮鳴夏也學會了威脅秦有鶴,“或者,我睡客房。”

    秦有鶴聽到這話時,停了幾秒鐘,最終還是轉身下樓,走向了程姨。

    他從程姨手中接過湯藥,幹脆利落地一飲而盡,喝完才看向抱著花生的阮鳴夏:“滿意了?”

    秦有鶴的嘴角還留著一點中藥的湯漬,阮鳴夏扯過一旁的紙巾幫他擦了擦,輕輕淺淺地笑了:“滿意。你先上去洗澡吧,我喂花生吃完就上來。”

    “還挺上心。”秦有鶴看了一眼被她抱在懷中的小傢伙。

    秦有鶴的性格慢熱,尤其是跟人相處方面,跟阮鳴夏的相處也是從冷漠開始,後來才慢慢變得熱絡了起來。

    對小狗更是如此,小時候養的金毛奶油,年幼的他也是花費了不少時間才說服自己不把金毛奶油送走……

    當時季邵對奶油眼饞得很,秦有鶴偏偏不想讓季邵如意,才勉強留下了奶油,好在之後越相處越喜歡。

    所以,現在他對花生,沒有辦法做到特別熱絡,一切還是要看花生的表現。

    “當然了,誰像你一樣沒有愛心。”阮鳴夏嘟噥了一句,“我小時候去樓家,樓鄴城也特別喜歡小貓小狗,他對他的寵物都很有愛心的。”

    阮鳴夏故意在秦有鶴面前提起樓鄴城,想刺激一下他,利用他的醋意讓他接受花生。

    果不其然,聰明如秦有鶴,在醋意促使下也一下子就中招了。

    “明早我帶花生出去遛一下。”說完這句話,秦有鶴就上樓了。

    一旁的程姨雖然不知道樓鄴城是誰,但也猜到了什麼,她笑著跟阮鳴夏悄悄說道:“太太,我們先生就是這樣,從小到大都這脾氣,老爺子也拿他沒辦法,什麼事情都要刺激他一下才行。”

    阮鳴夏捋著花生的毛,也笑道:“是啊,不刺激一下,他從來都不會主動表明真心。”

    “花生,爸爸明天帶你出去玩哦。”

    花生躲在阮鳴夏的懷裡安安分分的,不再像剛才一樣號叫。

     

    翌日早上。

    秦有鶴早早地換好運動服下樓去跑步,看到花生在客廳裡轉悠的時候,想起昨晚在阮鳴夏面前“承諾”的話。

    於是,他拿了牽引繩,牽著花生出去了。

    晨跑的人不少,小區裡有不少人被秦有鶴帶著的狗吸引了過去。很多人都知道秦有鶴住在秦宅,但他周身冰冷的氣息使得沒人敢跟他打招呼。

    這次卻是例外。不少人看到花生都忍不住跟秦有鶴搭訕了起來。

    “秦先生養狗了啊?”一個中年婦女一邊跑步,一邊笑著看向花生。

    秦有鶴很不願意承認這只狗是他養的,平心而論,惡霸並不是什麼好看的品種……

    但想到它是阮鳴夏養的,他還是頷首:“我太太喜歡。”

    “秦先生對太太真好啊。”

    周圍的人也有一句沒一句地跟秦有鶴搭話。

    一圈跑回來,花生到家後就趴到了自己的窩裡開始休息,顯然是累壞了。

    阮鳴夏從樓上下來的時候,恰好跟門口的來人對視了。

    來者是沈依杭。

    “老公,我覺得有點反胃。”阮鳴夏摸了一下肚子,眉頭微蹙。

    “吃了什麼?”秦有鶴也看到了沈依杭,但是,他沒有多餘的反應,甚至沒有跟她打招呼,而是走到花生的窩旁邊,伸手摸了摸它的後背。

    花生倒是乖順,一動不動地躺在那邊任由秦有鶴摸著它。

    “沒有吃什麼,估計是看到了什麼不想看的東西吧。”阮鳴夏話裡有話地開口,她才不管沈依杭聽了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呢。

    “阮小姐,我會熬養胃粥,要不要我幫你熬一點?你喝了或許會舒服一點。”

    “不用了,沈小姐,這裡是秦宅,廚房也只有秦宅專門的廚師和程姨可以進。沈小姐想進的話,我會以為你是想來秦宅給我做保姆。”阮鳴夏淡淡地笑了一下,說完立刻斂去了笑意,走到秦有鶴的面前蹲了下來。

    “老公,我們的花生乖不乖?”

    “一般。”秦有鶴覺得花生黏人了一點,跟阮鳴夏一樣,卻又讓他討厭不起來。

    “花生,以後讓爸爸每天都帶你去遛彎好不好?”阮鳴夏對花生說道,當沈依杭是空氣一般的存在。

    花生好像聽懂了一樣嗷嗷地叫了兩聲,身後的沈依杭一個人杵在那邊,素白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是神色是僵硬的……

    沈依杭沉默片刻,還是對阮鳴夏開口了:“以前念書的時候,我經常在秦宅的廚房裡做早餐給有鶴吃的。有鶴,是不是?”沈依杭說的是實話,阮鳴夏心裡明鏡般清楚。

    阮鳴夏起身,身上還穿著絲質的睡衣,百無聊賴地打了一個哈欠:“有人天生就是喜歡做保姆,我有什麼辦法呢?都說三歲看老,沈小姐可能晚一點,十幾歲的時候才看得出來你的保姆性子吧?”

    程姨正好從廚房出來,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笑了一下,阮鳴夏連忙開口:“程姨,我可不是說你,我和有鶴早就將你當作親人了。”

    程姨從來都知道阮鳴夏會說話,而且也清楚阮鳴夏的心腸好,對她跟程伯還有幾個保姆都非常好。

    “知道。”程姨會心地笑了一下,看到沈依杭仍站在那裡的時候就開口,“沈小姐,夫人還在睡覺,您吃過早餐了嗎?沒有吃過的話,我給您準備一份,夫人昨晚回來的時候心情不大好,估計會起得比較晚。”

    “夫人”自然指的是溫錦。

    沈依杭聞言,搖了搖頭:“我吃過了,我在這裡等著師父就行了。”

    阮鳴夏抬眼,敢情沈依杭不是來找秦有鶴的。

    秦有鶴從花生的身旁起身,看向沈依杭:“你找我媽有事?”

    “嗯……我之後要去J市演出,準備請師父跟我一起登臺。我現在資金不足,J市那場我已經掏出我所有的積蓄了。”沈依杭抱歉地笑了一下。

    沈依杭一句話裡提了兩次錢,說她不是在暗示秦有鶴給她投資,打死阮鳴夏都不相信。

    “師父在京劇圈內的名聲大,如果能夠請到師父跟我同台的話,來看的人應該會比較多,我也要盈利,才能夠維持下去。”

    沈依杭每個字都把自己說得非常可憐,好像是被秦有鶴拋棄的女人一樣……

    阮鳴夏走到一旁的餐桌前,拉開椅子坐下來開始喝粥,耳朵卻豎了起來在聽沈依杭說話。

    “這麼大個人了,也該學會自己賺錢了。”聽到秦有鶴一本正經地說出這句話,阮鳴夏差點笑出聲來。

    沈依杭的如意算盤顯然打錯了,秦有鶴的口氣聽起來並沒有任何要投資的意思。

    秦有鶴走到阮鳴夏的面前,將她手中的麵包片拿下扔到了餐盤上。

    “飯前洗手,還要我教你?”秦有鶴將阮鳴夏從椅子上“拽”起來,“拎”進了洗手間。

    “我剛才下樓的時候洗過了。”

    “你剛才摸過你兒子了。”秦有鶴將水溫調到了溫熱的狀態,動手幫她洗手。

    阮鳴夏這才想起剛才好像是摸過花生了……她只顧著聽沈依杭說話,忘記這事了。

    “哦。”阮鳴夏抿唇,“沈依杭明顯想讓你投資她的演出,你聽出來了,對吧?”

    “我明顯拒絕她了,你沒聽出來?”秦有鶴沒有抬眼。

    阮鳴夏覺得手指的皮膚上有點兒癢癢的,但又不想讓秦有鶴鬆開她,這種感覺挺微妙的。

    “你看她,要錢還要兜幾個圈,不像我一樣,當初我跟你要三千萬就直接說,才不這樣繞彎,聽著都讓人難受。”

    秦有鶴鬆開了她的手,拿過紙巾覆在她的手上,仔細地擦乾淨。

    “對了,你以前跟沈依杭在一起的時候,是不是經常買東西給她或者給她經濟上的幫助?”阮鳴夏將手從秦有鶴的手中抽了出來,抬頭盯著他。

    秦有鶴昨晚應該是沒有睡好,雙眼皮有點腫,但仍舊英氣、好看。

    “我給過經濟幫助最多的女人,應該是你。”秦有鶴回答後,轉身走出了洗手間。

    阮鳴夏心裡咯噔一下,好像是這麼回事。

    他給了她三千萬、一輛車、一個珍印的大單子……

    溫錦已經從樓上下來了,看到阮鳴夏跟秦有鶴先後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目光依舊溫柔寡淡,但是阮鳴夏感覺到她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停留了些許時間。

    阮鳴夏都有點怕溫錦了,自從上次溫錦威脅她之後……

    阮鳴夏連忙走到秦有鶴的身後,伸手輕輕捏住了秦有鶴的手腕,好像這樣就有安全感了一般。

    秦有鶴牽著阮鳴夏走到餐桌前開始吃早餐,阮鳴夏吃了幾口,發現食之無味。

    溫錦看了一眼沈依杭,對秦有鶴開口:“有鶴,你今天不是說要去J市一趟嗎,剛好心心也要去J市看場地,你順路把她帶過去吧,免得她還要坐高鐵。一個女孩子坐高鐵挺麻煩的。”

    阮鳴夏吃著麵包的動作微微頓了一下。

    溫錦這是要出手了嗎?

    之前她從沒有讓沈依杭跟秦有鶴在一起的意思,現在卻直接製造機會讓他們相處,不是在威脅阮鳴夏,又是什麼?

    尤其是,她還當著阮鳴夏的面說。

    她明明不會讓自己的徒弟嫁給自己的兒子,只是為了達到讓葉肖陽上位的目的,就不惜給沈依杭希望。

    給人希望又讓人絕望,只有最殘忍的人才做得出來。

    意識到這點,阮鳴夏心裡不禁一涼。

    “有鶴,可以嗎?”沈依杭對溫錦的做法也有點吃驚,期待地看向秦有鶴。

    秦有鶴喝了一口粥,沒有抬頭:“今天我陪阮阮逛街,不去J市。”

    “你不是要去J市出差的嗎,怎麼臨時變了行程?”溫錦的聲音不自覺地提高了幾分。

    “媽是聽誰說的?”秦有鶴冷冷地反問了一句,阮鳴夏坐在秦有鶴的對面都感覺到了他周身的冰涼。

    溫錦噎住了,沒有回應秦有鶴。

    “聽葉肖陽說的吧?”

    “不是陽陽,是聽別人說的。我昨天去了秦氏,恰好那段時間你不在。”

    “葉肖陽有這個工夫來打聽我的行程,不如把心思放在工作上,這樣或許我還會給他一個好的職務。”

    “我說了,不是陽陽。”溫錦似是有點惱了,但口氣仍溫柔。

    秦有鶴保持沉默,沒有理會溫錦。

    阮鳴夏吃完後低頭看了一眼腕表,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

    雖然工作室是她開的,但她也不想在這麼多員工面前遲到,於是便拎了包準備離開。

    離開前,她還不忘在秦有鶴的臉上印下一個離別吻。

    “老公,再見,下午我沒事,你來接我去逛街。”

    阮鳴夏可是記著呢,秦有鶴要陪她逛一次街,之前他答應過她的,到現在都沒有實現。

    “嗯。”秦有鶴也放下了碗筷,“路上小心。”

    “路上小心”這四個字是秦有鶴每天早上都會跟阮鳴夏說的一句話,因為阮鳴夏的車技並不好,之前還出過車禍,秦有鶴每一次都像叮囑孩子一樣叮囑她。

    “知道。”阮鳴夏笑了一下,也不理會沈依杭和溫錦就離開了。

    沈依杭看著阮鳴夏和秦有鶴分開時甜蜜的樣子,放在身側的雙手已經緊緊地捏在了一起,指甲幾乎要嵌入掌心。

    阮鳴夏離開後,秦有鶴也起身:“媽,我吃飽了,去公司了。”

    “你等等。”溫錦皺眉,“聽說你昨天不讓陽陽參加會議?銷售部很多人都參加了,為什麼他就不行?”

    “想聽實話?”秦有鶴的態度並不和善。

    “有鶴,你這是什麼態度?”

    “我不喜歡葉肖陽,更加不喜歡葉展恒。如果媽要跟他們繼續親近,我的態度也會更加不好。”秦有鶴實話實說,一旁的沈依杭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秦有鶴從一旁的沙發上拿起西裝外套,穿上後大步走向了玄關處。

    沈依杭見狀,立刻跟了上去:“有鶴,之前演出資金方面的問題我還有很多細節想要問問你,這是我第一次自己出資辦演出,什麼都不懂,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溫錦也幫著開口:“有鶴,心心再怎麼說也是媽媽的徒弟,你們就算做不成戀人,也能做兄妹或朋友吧,告訴她這些也沒什麼。”

    “演出經費的事情都是財務部負責的,如果你想知道,可以找陸琛,讓他帶你去財務部,會有人跟你具體說明。”秦有鶴把關係撇得很乾淨。

    秦有鶴說完轉身準備出門,沈依杭不死心地想追上去,但是,這個時候花生直接沖到了秦有鶴的面前,對著沈依杭叫了幾聲。

    沈依杭嚇得連忙後退了兩步,還好溫錦上前扶住了她。

    “沒事吧?”溫錦柔聲開口。

    沈依杭心有餘悸地搖了搖頭,低頭看向擋在秦有鶴面前的花生。這只小狗一看就還不是成年犬,幼犬就這麼凶……嚇得沈依杭不敢再靠近。

    溫錦皺眉看向秦有鶴:“有鶴,你小時候不是說過奶油去世之後就不養狗了嗎?這只狗這麼凶,只認你和阮鳴夏,那以後我回來怎麼辦?”

    “只要媽對阮鳴夏好,花生也不會凶你。”秦有鶴換上皮鞋,順便摸了摸花生的後背,花生舒服地在秦有鶴的腳邊打了兩個滾。

    “我看你,真的是被阮鳴夏喂了迷魂藥。”溫錦的口氣仍是溫和的,卻聽不出有什麼暖意。

    秦有鶴沒有說話,直接出門了。

     

    CBD,秦氏地下車庫內。

    阮鳴夏照例將車子停在了老位置,她走出車子,恰好看到了工作室的秘書。

    “阮小姐,好巧啊。”秘書笑著看向阮鳴夏身後的車子,發現了一點不同。

    阮鳴夏淡淡地頷首:“巧,今天就要開始做珍印的單子了,大家可能需要加班加點了。”

    “應該的。”女秘書笑了一下,目光一直落在阮鳴夏身後的車子上,“阮小姐,您的車子終於裝牌照啦?”

    “嗯?”阮鳴夏稍微愣了一下,別過頭去看了一眼。

    江A00206……

    阮鳴夏只覺得這個車牌號碼有點奇怪,秦有鶴是什麼時候讓人換的?距離她跟他說想讓他換車牌號碼到現在,也不過一個晚上的時間……

    她也沒繼續多想,只當這是一個非常普通的車牌號。

    “嗯。”阮鳴夏頷首,正準備同秘書一起上樓,卻看到一輛熟悉的車子從她們身邊擦身開過。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