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公司於1/22(二)舉辦尾牙聚餐,門市營業及網路客服服務時間調整為09:00-17:00,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
太陽帝國的最後一塊拼圖:隱藏地圖中的日治台灣真相(暢銷修訂版)
太陽帝國的最後一塊拼圖:隱藏地圖中的日治台灣真相(暢銷修訂版)
  • 定  價:NT$499元
  • 優惠價: 79394
  •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第一本以日本時代地圖回顧台灣歷史的重要著作
    *本書已售出日文版權

    日本人從佔領台灣開始,便開始測繪台灣
    從日清作戰圖、台灣堡圖、番地地形圖
    到二萬五千分一地形圖、五萬分一地形圖
    直到一九四四年才完成山地地區的測繪
    根據全台五萬分一的地形圖
    改繪成〈二○萬分一帝國圖─台灣〉
    總算在日本帝國總崩潰前
    完成了太陽帝國的最後一塊拼圖

    |從地圖認識模糊的日治台灣50年|

    繪製精美的地圖是日本民族追求精緻工藝的表現之一,也顯現了日本人對精密物件、技術不可自拔的迷戀。
    早在現代三角測繪技術傳入之前,日本人便以傳統的辦法繪製了不少精緻的老地圖。和明清時代中國的老地圖相較,同時期日本人繪製的地圖精確的多了,製版、印刷也較講究。
    古代中國繪製精密的地圖屬於至高無上的軍國機密,除了帝王將相,一般平頭百姓無緣得見。所以繪圖技術即使發展較早,也只在小範圍內流傳。古代如此,到了1987年國民政府解除戒嚴之前,較精密的地圖在台灣也仍屬保密的範圍,不得公開發行。這對測繪技術的提升是相當不利的。
    反之,日本地圖很早就成為流通的商品,即使在殖民地台灣,1905年出版的〈台灣堡圖〉,除了基隆、高雄、馬公三處軍事要塞的附近地區,其他地方的地形圖,全都交由〈台灣日日新報〉公開販售。1895年日本佔領台灣之後,基於統治與發展產業的需求,日本人繪製地圖的「癖好」得到大肆發揮的機會,測繪了都市計畫、鐵公路、軍需產業、水利設施、族群人口……等各式各樣的台灣主題地圖。

    |地圖,是比文字更客觀的史料文獻|

    這些主題地圖充分顯示日本政府在台灣進行的統治進程、基礎建設與生產建設的方方面面。有些地圖比字面資料更能說明,日本政府統治台灣五十一年的真實狀況。
    文字述說的歷史常自覺或不自覺的夾帶撰述者的意識形態,地圖的繪製不能說可以完全避免這方面的問題,但是繪製地圖需要一定的技術條件與成本考量,單單是為了態度與意識形態的宣揚,以地圖的型式呈現,不僅不經濟,有時也未必可行。所以,地圖的可信度常常超過單純的文字資料,這也是本書出版的考量之一。

    |地圖遺產與戰後台灣的復原建設|

    1945年日本戰敗退出台灣,台灣人民從廢墟中,逐步修復的交通、產業基本設施,在往後的二十年間,基本上滿足了台灣社會的需求。直到1960年代中期進口替代產業的興起,發展遇到瓶頸,才有了1970年代新一波的「十大建設」的需求。同樣的,日本人遺留下來的地圖也在這二十年間繼續發揮「餘熱」,為生產建設與社會建設提供了不同程度的服務。其中各城鎮的都市計畫圖便是最明顯的例子之一。

    本書特色:
    ☆暢銷文史作家陸傳傑執筆,深入解讀日本人留下的地圖遺產,並援引參照大量的田野調查與古籍文獻,抽絲剝繭,追溯日本在台灣進行的統治進程與生產建設等各方面的情形。
    ☆收錄珍罕的「台灣堡圖」、「大日本職業別明細圖」、「太魯閣交通鳥瞰圖」、「台灣鐵道線路圖」…等90餘幅古地圖。
    ☆附錄重要大事記:本書根據行政區劃的演變、鐵公路的興築、產業建設與族群人口統計等不同主題編年記事,是人文、歷史、地理、社會等學科研究必備的基礎素材。
  • 陸傳傑
    曾任大地地理雜誌總編輯,著有《裨海紀遊新注》(榮獲2002年圖書綜合類金鼎獎、小太陽獎)、《南管賞析入門》(榮獲1995年有聲出版類金鼎獎)、榮獲金鼎獎雜誌編輯獎(1992年)、《圖說台灣地名故事》(榮獲2013年好書大家讀年度好書獎)、《被誤解的台灣老地名》
  • 1.追尋日本時代台灣老地圖的起點
    2.靖台篇:紀錄台灣農村原始布局的日清戰爭地圖
    3.理番篇:地圖上的賽德克巴萊
    4.行政區畫篇:氣勢恢宏的〈大日本帝國台灣島豫察地形圖〉
    5.都市計畫篇:意識形態主導下的都市計畫
    6.市街篇:西門町的「後街人生」
    7.海運篇:日本海運雙霸競爭下的台日命令航路
    8.築港篇:從紅樹林遍生的潟湖到南進基地的大本營
    9.鐵路篇:縱貫線把漳、泉、閩、客全變成台灣人
    10.公路篇:台灣人雙手開出來的縱貫公路
    11.水利篇:是幸福的農民?還是幸福的地主?
    12.樟腦篇:台灣樟腦:Price of camphor is blood
    13.蔗糖篇:日本時代的台灣糖業地圖為什麼一成不變?
    14.族群篇:台灣的客家人到底占多少?
    15.移民篇:花蓮;日本農業移民的大本營
    16.中國篇:日本時代國民政府出版過台灣全圖嗎?
    17.鳥瞰篇:鳥瞰圖到底是畫?還是地圖?
    18.空襲篇:疲勞轟炸下的台灣
    19.光復篇:陳儀是哈日族?
    20.太陽帝國的最後一塊拼圖
  • 14.〈族群篇〉
    台灣的客家人到底占多少?
    長期以來,流行一種說法:客家人占全台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左右。一般人的印象,客家人傳統的分布區域如桃竹苗、花東、屏東六堆、高雄美濃等。但長期的田野調查與採訪經驗,使我對這個說法產生質疑。台中的山線、彰化、雲林、嘉南地區的山線、宜蘭等地現在雖然都使用閩南語,不再說客家話,其實這些地區的住民應該大都是客家族群的後裔。例如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都不會說客家話,他們卻都承認自己是客家族群的後裔。
    我的岳父姓游,世居新北市中和,他說他無法確定他的父親會不會說客家話,不過他很確定他的祖父還能說客家話。他說童年時代家裡祭祖時,祖父上香時都會說一種他聽不懂的話,後來他的母親才告訴他,祖父說的是客家話,也是從那一刻起他才知道他家,甚至整個中和的居民大多數是客家人的後裔。中和老住戶主要的姓氏如游、呂、江,也都是客家傳統的姓氏。一九八○年後,大陸開放探親,不少中和的居民根據祖上留下祖居地址,返鄉祭祖,發現祖居地講的竟是客家話,才知道自己是客家族群的後裔。
    那麼為什麼會有「客家人占全台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左右」的說法?我認為這個說法可能源於日本時代。包括《日本地理大系─台灣篇》在內,許多日本出版的刊物將台灣的漢人區分為「閩族」與「粵族」。這種說法是日本人根據在台漢人祖籍調查,所作的分類。「閩族」就福建人,「粵族」就是廣東人,有時日本人也會用「福建人」、「廣東人」代替「閩族」與「粵族」。在日本人的調查中,「粵族」、「廣東人」占台灣漢人的百分之十五左右。我想這就是「客家人占全台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左右」說法的源頭。
    日本人將台灣的漢人區分為「閩族」與「粵族」,本身就毫無意義,將「閩族」與「粵族」轉換為「閩南人」、「客家人」更是荒唐。將台灣祖籍廣東的歸類為客家人,問題不算太大,但祖籍福建的就不能全歸類為「閩南人」了。雖然祖籍為福建的大多來自閩南地區的州縣沒錯,但如果將祖籍閩南地區的稱為「閩南人」可能會與閩南語連結,造成誤解,尤其在與「客家人」對稱的時候。事實上,不但閩南的汀州府,客家人占絕大多數,漳州也有一大半是客家人。我岳父和陳水扁祖籍都是漳州詔安二都。
    所以,在回答「台灣的客家人到底占多少?」問題之前,應該對「客家人」作一個清楚的定義。我認為最簡單的定義,可以這麼說,祖居地的方言為客家語的就應歸類為客家族群。那麼台灣的客家族群到底占多少呢?祖籍調查應該最能提供較可靠的說法。
    一九二六年台灣總督府針對在台漢人舉辦了一次「台灣在籍漢民族鄉貫別調查」。這是台灣歷史上唯一的一次祖籍調查,相信以後不可能再進行此類調查,即使再作調查,調查結果大概也不會具有太大的參考價值。所以這次調查的數據彌足珍貴。調查的結果也繪製成〈台灣在籍漢民族鄉貫別分部圖〉。
    這份調查資料雖然珍貴,但至今還沒看到根據這份調查資料作出較有學術價值的研究報告。也沒人根據調查資料推算客家人在台灣的漢人所占的比例,所以上述的問題還沒有答案。
    一九二六年距離乙未割台正好三十年,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潮已經中斷,島內的分類械鬥也平息下來,所以不管是來自島內還是島外,台灣島內漢人的移動,應該處於相對的穩定狀態。
    另外,整個日據時代,台灣在殖民政府「工業日本,農業台灣」的定位下,都市化尚未有太大的進展,都市所增加的人口,日籍人口占了相當大的部分,漢人居住地的分布也處於相對的靜置狀態。這對祖籍的調查是個絕佳的時機,所以調查結果應該具很高的參考價值。
    一九二六年,全台漢人三七五萬人,占全台總人口的百分之八八,福建籍三一二萬,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七三‧五或漢人的百分之八三‧一。廣東籍五十九萬,占總人口的百分之十三‧八;漢人的百分之十五‧六。福建籍中,泉州府最多,漳州府次之,兩者占福建籍人口的百分之九六,其餘的百分之四,依次為汀州府、福州府、永春府、龍岩府與興化府。廣東籍的人口中有一半來自嘉應州(梅州),另一半,惠州府稍多、潮州府其次。
    如果由分佈地點來看,泉州人主要分布在台灣西部沿海平原地帶、澎湖以及台北。漳州人分部在西部平原的內側、北部丘陵地帶、蘭陽平原以及花東縱谷的南北端。廣東籍的人口主要分布在西北部丘陵、屏東平原的北部與東部以及花東縱谷的中段。
    從分佈地點來看,祖籍是台灣人口分布的主要特徵之一,這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人文地理現象。首先,我們會發現各府人口的多寡和所占的地理位置是相關的。泉州府人口最多,所占有的地點最適合居住,交通、工商業也較發達,而且也是主要的城市地帶。漳州府、嘉應州次之。之所以如此,一般的說法是和「先來後到」有關。我對此說法,不表認同。有幾個例子可以說明:
    一、大台北盆地最早的開拓者是漳州府的客家人,當時盆地內的最大商滬新莊,是漳州府客家籍移民的地盤,可是後來在分類械鬥中敗北,退到新竹、桃園,此後不但新莊,連艋舺、大稻埕都成了泉州人的勢力範圍。
    二、新竹市以閩南人為主,新竹縣以客家人為主,主要的原因是新竹市的閩南人有許多是不在地地主,新竹縣的客家人大多是墾號招募來的佃戶。兩者是租佃關係,很難說是先來後到。
    三、屏東平原六堆地帶的客家籍移民雖然略晚於高屏溪沿岸的泉州人,但六堆的開發年代也不晚於嘉義以北的地區。
    「先來後到」對台灣人口的分布當然有一定的影響,但是否是主要的因素,值得加以探討。分類械鬥是貫穿台灣歷史的長期社會現象,它是以由相同祖籍所結合的團體,與其他籍貫的群體展開勢力範圍的爭鬥。分類械鬥常常引發大規模的民變。分類械鬥、民變對人口的分布應該有相當程度的影響。
    我在台灣老地名中總共查到一百三十餘個和祖籍或籍貫相關的老地名。這些地名的分佈和上述的祖籍分布,並沒有太大的關聯性,而且顯得相當零散,沒有甚麼規律可言。譬如,泉州人為主的區域,出現了一個純海豐人的聚落,那麼這個聚落大概就會被稱為「海豐厝」。所以此類的地名正反映了該籍貫的人群在當地是屬於少數。
    值得注意的是,這類的地名有三分之二,將近八十個左右,分布在彰化、雲林、嘉義三縣的連續地帶,這個現象反映了甚麼問題呢?我還無法說明。
    還有一些地區,,以祖籍為地名一個也沒有,或是十分稀少,例如北台灣、花東地區還有澎湖,我也無法說明原因。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