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若有千意(簡體書)
若有千意(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7515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全能型暢銷作者語笑嫣然繼《時光走了你還在》之後
    首次打造異次元戀愛

    娛樂圈當紅小生 VS 高智商腹黑偵探
    當催眠術遇上讀心術,異能男神的巔峰對決
    面對兩大男神,佟千意該作何選擇?

    原以為一別兩寬,可是命運不安於各生歡喜,偏偏還玩起了雪上加霜的把戲。

    那是一道深埋在她心底的舊傷疤,她愛著的少年,是她的救贖,也是她的劫難。
    佟千意曾經以為她和宋崢嶼不會再有交集了,卻沒想到,時隔四年,命運之繩竟然又把他們綁在了一起。

    宋崢嶼說:"你只要管住我就可以了。管住我不要再讓你傷心,不要再讓你失望,管住我,一心一意,眼裡只有你,心理,也只有你!"

  • 語笑嫣然

    是愛幻想、愛浪漫的雙魚星座一份子,把天生不安分的想像力付諸筆下,希望以或婉約纏綿、或恢弘磅礴的故事來搭建屬於自己的文字帝國。

    已出版的作品有:《愛如指間砂》、《公主的21枚無淚指環》、《蕭瑟流光》、《金粉記》、《深宮•美人夜來》《深宮•花落晚妝》《九闕天荒》《十二濯香令》《九國•三生歎》《紅樓別夜》《曾有佳人淚傾城》《夜宮天》等,首部青春言情小說《時光走了你還在》。
  • 第一章她曾經是那麼想要和他地久天長

    第二章她是海底月,也是心上人

    第三章只要你回頭,我都在

    第四章我大哥的女人你們也敢動?

    第五章管住我,眼裡只有你,心裡也只有你

    第六章讓你受委屈,我會看不起我自己

    第七章那個人是春風過柳,是明月扶花

    第八章她幾乎被他吻得透不過氣來了

    第九章你是歲月派的糖,你是紅塵給的光

    第十章這兵荒馬亂的一天是你陪我走完

    第十一章在毫無預兆中瘋狂,在不可告人裡絕望

    第十二章你負責可愛就好了,反正我可愛你了

    第十三章他親了她的額頭,忍不住又親了她的嘴

    第十四章我給你的是什麼?你還我的又是什麼?

    第十五章我知道你也不捨得,這就夠了

    結局篇明天見,佟千意。明天見,宋崢嶼。

  • 第一章她曾經是那麼想要和他地久天長

     

    佟千意的手指漫無目的地在點唱屏幕上滑動著,包間裡的音樂還在播,但沒有人唱歌,池方城把話筒放在肚皮上,半癱在落地窗邊的沙發上,蹺著二郎腿嗑瓜子。她知道他有點不耐煩了,其實她也是。

    包間裡就他們兩個人,是個情侶間,亮粉色的牆紙充滿了少女氣息。

    池方城吃掉最後一顆瓜子,站起來拍了拍衣服上的碎屑:“喂,寶寶,不唱了咱就去吃飯唄……餓了!”半是撒嬌半是生氣。

    佟千意有點心不在焉:“你不是剛吃了瓜子嗎?”

    池方城指著電視機屏幕:“那你還剛唱了《兩生關》呢,怎麼又點了?”

    佟千意回神般看了看屏幕:“啊?是哦……”來唱歌是她提議的,自封絕世好男友的池方城昨晚才陪朋友過生日唱到淩晨三點,今天頂著熊貓眼又來了,整個下午他都沒興趣再唱,不過他也發現了,其實比他更沒興趣唱歌的是他的女朋友佟千意。兩個人在包間裡待了快三個小時,佟千意象徵性地唱了幾首,大多數時間她都在看門。

    “親愛的……”池方城問,“你老往門口看,是還有人要來嗎?又是那個超級電燈泡溫燦雪?”

    佟千意搖頭說:“沒有啊。”

    池方城過來抱著她的肩膀:“行啦,沒人來就走吧,我不想唱了。”

    佟千意拉著他:“再唱一會兒吧?”

    池方城的眼珠子骨碌一轉,狡猾地湊近佟千意的臉:“別騙我了,你都沒心思唱歌,你折騰了一下午,是不是貪這裡夠情調,想跟我玩親親啊?”他說著,眼睛一閉嘴巴一噘就親過來了。

    想玩親親的是他吧?!

    佟千意有點不好意思,把頭一低,池方城只親到了她的鼻子,這時,包間的門忽然被人推開了。

    佟千意趕緊推開池方城,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徹底和他拉開距離。

    進來的是一個穿黑色上衣的年輕男人,球鞋,牛仔褲,戴著一頂也是黑色的棒球帽,臉上還蒙著口罩,低調得仿佛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看不見他。但即便是這樣,身高優勢和不俗的氣場也是遮不住的。

    池方城有點生氣:“走錯門了吧你?”他再一看,突然發現對方眼熟,吃了一驚,“宋崢嶼?!”

    來人摘掉口罩,精雕細琢的五官映在室內的明光裡,一雙深邃的眼睛先鎖定了佟千意,帶著些嚴肅和疏遠。他禮貌地沖她點了點頭。

    他總算來了,她想,把池方城帶到歌城耗了一下午,等的就是他。原本說好三點見,他卻遲到了兩個小時。

    池方城看宋崢嶼沖佟千意點頭,忽然開了竅:“你知道他要來?你一下午老看門還真的是在等人啊?!”

    佟千意不無抱歉,溫柔說:“方城,其實宋崢嶼有點事情想問你。”

    池方城眯了眯眼睛:“我說怎麼明知道我昨晚才唱了歌,今天又來呢。”他朝宋崢嶼翻了個白眼,一時還顧不上追究佟千意怎麼會跟宋崢嶼串謀,“要說的不是都在警察面前說清楚了嗎,還問什麼問?”

    池方城有點大力地拖起佟千意的手想走,胸口卻忽然被一隻手掌抵住了。宋崢嶼的頭輕輕一歪,眼放冷光看著他。

    池方城一陣冷笑,低頭指著宋崢嶼的手:“拿開啊,不拿開我喊非禮了啊。大明星宋崢嶼公然在KTV裡面非禮一個男人!”他舔了舔嘴唇,挑釁地說,“你最近已經夠紅了,還想再紅一點兒嗎?”

    宋崢嶼的表情漸漸放鬆下來,有了一點笑容:“只問你幾個問題。”他的聲音很好聽,有點低沉。簡潔的用語、微慢的語速,令他說的話約略帶了些不可抗辯的威儀。

    池方城下巴一抬:“問一個都不行!”這是池方城第三次見到宋崢嶼,但由於前兩次見面都鬧得挺不愉快,所以他已經把自己列入這位國內當紅的萬人迷小生的Anti(反對者)名單了。

    宋崢嶼不急不氣,淡淡地說:“你會回答我的。”他說著,向池方城靠近了一步,緊緊地盯著池方城的眼睛,就好像他自己的眼睛裡伸出了兩把鋤頭,要從對方的眼睛裡挖出些什麼來似的。

    佟千意在一旁看著,抿嘴沒作聲。

    池方城冷不丁地覺得有點目眩神迷,感覺包間的牆壁像是被分割成了一塊一塊的菱形,飄浮在空氣裡。宋崢嶼勾唇一笑,一個字一個字咬著說:“你會如實地回答我問你的每一個問題的。”

    池方城像是有點著了魔,幽幽地道:“是的。”

    佟千意把手從池方城的手裡抽了出來,宋崢嶼看了看她,態度恢復了剛進門時的禮貌和疏遠,似乎還多了幾分疲倦的溫柔。

    “謝謝你。”他說。

    佟千意不冷不熱的,兩手抱臂,似有防備:“有什麼要問的就趕緊問吧。”

    宋崢嶼指揮池方城到沙發上坐下,池方城乖乖地坐了。

    宋崢嶼問:“你真的親眼看見,車禍發生的時候,我和範爾爾同時都在車裡?”

    池方城面無表情:“沒有看見。”

    宋崢嶼頓時感到如釋重負,佟千意卻很失望地長舒了一口氣,兩眼放空地看著窗外。窗外的陽光沒有剛才那麼好了。

    宋崢嶼問:“那你為什麼要對記者說謊?”

    池方城喃喃道:“是我大哥教我這麼說的,他要我配合他。”

     

    宋崢嶼說的那場車禍,發生在一個月前。那是一個周日,為期兩天的城郊溫泉度假遊結束,一輛黑色的奧迪載著車內四人歡快地行駛在安靜的新郊公路上。開車的是池方城的哥哥池蔚州。

    佟千意和池方城坐在後排,副駕駛位上坐著佟千意的同班同學兼最好的朋友溫燦雪。

    黑色奧迪撞上忽然從斜路沖出來的白色奔馳車的時候,佟千意、池方城還有溫燦雪都因為泡了太久的溫泉感到疲軟,正睡得昏天黑地。突然身體一震,耳邊傳來砰的一聲巨響,三個人都被驚醒了。他們只感到天旋地轉,車子來了個側後空翻,落地後又打了個旋兒,撞上了路邊的護欄。

    佟千意只覺得大腦裡嗡嗡響成一片,心跳加速,看物體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她見溫燦雪趴在安全氣囊上,已經昏迷了。而身旁的池方城歪著脖子,額頭抵著車窗的裂縫,也比她更早地失去了意識。

    前排只有司機位的那個人還在發出一些動靜,他好像在拉扯他的安全帶,佟千意想喊他,卻覺得喉嚨乾澀,發不出聲音,最後她也昏了過去。

    傷得最重的是池蔚州,有內出血的跡象。佟千意他們還算幸運,都是外傷。

    送到醫院後,佟千意和溫燦雪住一間病房,池家兄弟住另一間病房。佟千意去找池方城的時候,扶著牆慢慢地走到他住的病房門口,卻見裡面有不少人,竟然全都是記者。聽他們的對話,她才知道,跟他們撞上的那輛白色奔馳的車主,竟然是宋崢嶼。

    作為國內影視圈的當紅小生,宋崢嶼的一舉一動都是有新聞價值的。而更有新聞價值的一件事,大家卻不知道,那就是車禍當事人之一的佟千意,和宋崢嶼曾經是戀人的關係。聽到他的名字,佟千意的雙腿仿佛灌了鉛,本來已經止了痛的傷口頓時痛得更厲害了。她站在病房外,沒敢再往前走一步。

    從記者和池蔚州的對話中,佟千意得知,車禍是由於宋崢嶼發現自己被記者跟蹤,為了擺脫記者而違規行駛所致,這一點宋崢嶼自己也承認了,並且第一時間就向受害者和公眾致歉,表示願意承擔一切責任。

    但問題的關鍵卻不在這裡,而在於那天跟蹤宋崢嶼的幾名記者爆料,他們之所以緊追宋崢嶼不放,是因為他們抓到了一條很有價值的新聞:宋崢嶼和國內一線小花範爾爾在城郊某別墅區私會。

    記者潛伏在別墅區內的地下停車場,看著宋崢嶼和範爾爾一前一後地從電梯裡出來,都坐上了宋崢嶼的白色奔馳。但是,由於記者錯估了方位,沒有拍到足夠清晰的照片,於是不死心地尾隨著宋崢嶼,想找機會再拍兩人同框的畫面。開車途中宋崢嶼發現了記者,於是他開始加速並繞路想甩掉他們。

    車禍就發生在宋崢嶼剛剛和記者拉開了一段距離之後。

    車禍發生以後,佟千意這邊的人傷得比較重,而宋崢嶼那邊,車的損毀程度嚴重一些,人倒還好,宋崢嶼只是撞傷了頭,手指有骨折。宋崢嶼主動報了警,很快交警就來了。而這時,先前被暫時甩開的記者也找來了。

    記者在現場只看到了宋崢嶼,卻沒有看見範爾爾,他們懷疑宋崢嶼已經先把範爾爾送走了。但是宋崢嶼卻告訴交警和記者,他是自己一個人駕車出來兜風,車裡面並沒有別的什麼人。

    不死心的記者覺得車禍的當事人一定看見了什麼,因而追來了醫院。還有一些別的記者也來了,也問了佟千意和溫燦雪,但她們都昏迷了,並沒有看見對方車裡的情況。車禍後只有池蔚州是清醒的,記者等到他的情況一穩定,便蜂擁而上,詢問這個最關鍵的當事人。

    佟千意聽見池蔚州對記者說:“是的,宋崢嶼的車裡不止他一個人,副駕駛位上還有一個年輕的女孩,至於是不是範爾爾,我倒沒有看清楚。不過,在我失去意識之前,我很確定自己看到他們倆都從車裡下來,宋崢嶼攔了一輛過路車,那個女孩坐那輛車走了。”

     

    事故路段是上個月新開通的一條公路,監控還未啟用,經過的車輛也很少,沒有別的目擊者。而且,池蔚州車內的行車記錄儀只拍到了一個側沖過來的白色車頭,並沒有拍到對方車內的情況。所以,事件雙方各執一詞,都成了沒有影像數據輔證的自說自話。池蔚州的說法和記者的論據統一,但範爾爾的經紀公司卻連夜發表了聲明,稱範爾爾和此次車禍事件無關。

    佟千意看見那封聲明,已經是在她出院以後。

    深夜的學校四人間宿舍裡,同屋的人都睡了,她開著一盞小夜燈,盯著電腦屏幕上的字走神。

    微博右側欄的熱門話題裡,【宋崢嶼車禍門】的閱讀量已經達到了一億。但佟千意點進話題,發現網友們在談論的似乎並不是車禍本身,而是關於宋崢嶼和範爾爾的關係。

    大家都知道,範爾爾和宋崢嶼曾經因為飾演一對有緣無分的情侶而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並且還獲得了當年的最佳情侶獎。很多觀眾入戲太深,都希望他們在幕後也能走到一起,但是,獲獎之後,範爾爾卻被記者拍到跟另一位當紅小生卿軒約會。不久,卿軒便在記者會上公開承認,他和範爾爾已經低調地交往半年多了。

    如果宋崢嶼和範爾爾真的被坐實在別墅私會,那就是出軌和第三者插足,兩人的形象必然受損。而宋崢嶼因為車禍事件已經飽受爭議了,如果再被揭發私生活不檢點,無疑是雪上加霜。

    佟千意撥著鼠標滑輪,有一搭沒一搭地看網友們的發言,這時,她的手機輕輕地振動了一下。

    從瞬間亮起的屏幕上,她看到了宋崢嶼的名字,心裡猛地一揪。

    分手四年,她沒有換過號碼,也沒有把宋崢嶼從通訊錄裡刪除。她沒有想到,原來他也是。

    宋崢嶼在短信中寫道:聽說你出院了。

    佟千意只是看了看,沒有回復他。過了一會兒,他又發來一條短信:我來醫院看過你們,當時你睡著了。

    佟千意的確聽護士說起過這件事。

    她還是沒有回復他。

    十分鐘後屏幕再次亮起,宋崢嶼說:雖然看起來我好像是有求於你才和你聯繫的,但我的確找不到第二個人可以幫我了。佟千意,能安排我和池家兄弟見一面嗎?除了你,不能再有第五個人在場。

    宋崢嶼這樣一強調,佟千意似乎猜到他想幹什麼了。她有點煩躁地關掉了手機和電腦,爬到上鋪,卻睡不著,幹瞪著兩隻眼睛對著天花板發呆。她又想起了四年前,在佟家別墅大門口,顴骨瘀青的宋崢嶼低頭站在自己面前,她臉色蒼白,咬牙切齒,一雙眼睛哭得又紅又腫地瞪著他。

    她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他往後退一步……

    她又推他,他又退一步……

    她再推,他再退……

    她感覺自己都快沒力氣了,突然兩腿一軟,蹲下去抱住膝蓋,把臉埋進了膝蓋裡。

    宋崢嶼靜靜地站著。

    過了很久,佟千意幽幽地抬起頭來。

    “不要再來找我,我們完了。”她說。

    那一刻,一種粉身碎骨的絕望便刻在了佟千意的肌膚紋理之中,哪怕此去經年,當時的感受只要一想起,永遠都還能再次身受,痛入心髓。

    這天夜裡,佟千意失眠了。

    第二天頂著熊貓眼從床上爬起來,她刪掉了宋崢嶼的短信。

    她本來不打算搭理宋崢嶼,可是,當她走到校門口,準備接返校的池方城的時候,卻看見剛下車的池方城被兩名記者圍住。她聽見他抱怨:“你們這些人到底有完沒完了,都說了,是,是,白車沖過來以後,我跟我大哥都看見了,車子裡面下來了兩個人,是一男一女!”

    佟千意的腳步在池方城背後忽然頓了一下,這還是她第一次聽見池方城應付記者。車禍發生的時候,她明明看見他比自己先昏迷了,所以他不可能看見宋崢嶼下車之後的情形,那他為什麼要對記者說謊?!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