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第五部:龍笛卷
陰陽師第五部:龍笛卷
  • 定  價:NT$270元
  • 優惠價: 9243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得獎作品
  • 鬼,住在人心。
    因為看不見人心,這世界才有趣……

    *日本長銷30年,狂銷6,000,000冊,讀者熱愛相傳口碑延燒
    *歷史考據嚴謹,平安時代風華再現
    *影響力跨足影視、戲劇、電玩,奇幻魅力不朽
    *在台上市十五週年紀念版,日本文化達人 茂呂美耶 激賞推薦

    萃取自古典文學與野史軼聞,深入現代人心的幽微暗昧,
    融合幻想、推理、志怪、哲思、傳奇於一身的奇幻經典!

    日本平安時代,世界明暗未分,人、鬼、妖怪、魔物等雜相共處。
    看陰陽師安倍晴明與武士源博雅,如何洞悉人心之咒,解決一樁樁詭奇又動人心弦的事件!

    露子姬不同於時下宮廷家族女子,既不染齒,也不畫眉,更奇特的是愛養毛毛蟲!她覺得:「毛毛蟲的心,深邃又嫻靜。」一天,露子姬得到櫻樹上的毛毛蟲,取名黑丸。黑丸全身漆黑無毛,有刺眼的紅斑,且食量奇大,數日之間,竟從拇指頭大的毛毛蟲長成吞吃老鼠、青蛇的如牛怪物……

    值宿夜晚,藤原成親在通往清涼殿的遊廊上忽聞:「唉,怎麼辦才好……」卻因心生恐懼,無法前進親睹聲音主人為何。另一夜,巡邏人員又巧遇宮中北方有道人影,輕飄飄地彈跳到七尺高的半空中……連日來,只聞其聲、只見其影,始終無法逮住對方,眾人益發相信那一定不是普通人,而是……

    【目錄】
    ‧怪蛇
    ‧首塚
    ‧蟲姬
    ‧呼喚聲
    ‧飛仙

    重要事件:
    ★《陰陽師》系列在台灣問世十五週年,眾所期盼下,《陰陽師》系列全新登場!
    ★陰陽師始祖!安倍晴明(少年陰陽師量浩的祖父)在眾所期待下,奇幻重現!
    ★帶你回到唯美奇幻的平安時代,跟隨安倍晴明遊走陰陽魔界!
    ★考據嚴謹,細膩華麗,再現最風雅的日本平安京。
    ★影響力跨足影視、戲劇、電玩,奇幻魅力不朽!

    本書特色:
    ★夢枕獏的《陰陽師》系列作品,在日本長銷1/3世紀、銷破6,000,000冊,堪稱出版史上的不思議紀錄!小說寫的雖是天地萬物間的鬼神靈異之事,卻以巧妙文筆和超脫的心態,思索咒術、陰陽術與名實的哲學問題,並將人性善惡、執念寄託其中,寓意深遠,不流於一般迷信俗事。此外,對男女情欲之事亦有獨到觀察與描述,讓人讀來有時覺得溫暖,有時備覺辛酸……在許多看似無情無解的事件中,卻又隱約透露幾許人性光輝。

    ★透過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的眼中所看見的世界,總是特別清明。儘管人間處處充斥著苦難,但晴明理解一切的眼神,以及博雅超脫的笛聲,彷彿總能讓一切罪愆獲得救贖……這部作品讓人讀得忘了時空,時而因晴明與博雅逗趣鮮活的對話輕笑出聲,時而沉思人鬼之間孰好孰壞,過癮極了!

    ★一部作品能連載超過30年,讓讀者口碑相傳、愛不釋手,真的很了不起。
    夢枕獏與自己許下心願:「《陰陽師》是我可以寫到生命最後一刻的作品。」
    伴隨《陰陽師》系列小說十五年的中文譯者茂呂美耶也說:「如果情況允許,我希望能夠一直擔任《陰陽師》系列小說的譯者,更希望在我穿上大紅色背心之後的每個春夏秋冬,仍可以自由自在穿梭於晴明宅邸庭院。」
  • 夢枕獏

    1951年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高中時「想要出版夢一般的故事」,而以「夢枕獏」為筆名,「獏」指的是那種吃掉惡夢的怪獸。
    1973年畢業於東海大學日本文學系。1977年出道文壇以降,發表「幻獸少年」、「狩獵魔獸」、「闇狩師」、「餓狼傳」、「陰陽師」、「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等大受歡迎的系列小說。其《吞食上弦月的獅子》獲日本SF大賞,《眾神的山嶺》獲柴田鍊三郎賞。《大江戶釣客傳》獲泉靜花文學賞與舟橋聖一文學賞,隔年再獲吉川英治文學賞。
    2013年,歌舞伎座上演《陰陽師—瀧夜叉姬》,創下全公演滿座紀錄。隔年,《陰陽師—螢火卷》獲讀者網路票選「20歲男性閱讀的時代小說」。
    夢枕獏的創作主題廣泛,不僅以玄怪奇幻為主,更涉及山岳、冒險等領域,寫作40年來,作品被轉化成電影、戲劇、手遊電玩、音樂等不同形式表現,深深影響廣大的讀者群。2017年,夢枕獏榮獲菊池寬獎及日本推理文學大賞,以表彰其長久以來對文學的貢獻與重要成就。

    譯者簡介 茂呂美耶(Moro Miya)
    日本埼玉縣人,生於台灣高雄市,國中畢業後返日。1986年起在中國鄭州大學留學兩年。網路暱稱Miya,愛與讀者閒話家常日本文化,深受華文讀者愛戴,並建立起日本文化與華文世界的橋樑。
    著作:《物語日本:劍客、忍者、幽怪談》《明治日本》《大正日本》《戰國日本》《戰國日本Ⅱ:敗者的美學》《歐卡桑的尖嘴兒子》《乙男蟻女》【字解日本】《茂呂美耶的歷史手帳》《漢字日本》《大奧日本》。
    譯作:【半七捕物帳】【陰陽師】《虞美人草》《扮鬼臉》《本所深川不可思議草紙》。
    監修:《白髮鬼談》《青蛙堂鬼談》《鰻男鬼談》【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陰陽師》漫畫版。

     

  • ‧怪蛇
    ‧首塚
    ‧蟲姬
    ‧呼喚聲
    ‧飛仙
  • 蛇怪

    文月(註:陰曆七月)了,卻依舊每天下雨。絲線般的細雨,綿綿不斷自上空霏霏落下。
    源博雅坐在窄廊,與安倍晴明對酌。
    此刻是白天。雖然已過中午,離傍晚卻還有段時間。
    天空滿布烏雲,看不見一絲陽光,但沒有昏暗的感覺。
    大氣中隱約可見亮光。大概是烏雲不比先前濃厚。
    晴明宅邸的庭院青草叢生。茂盛的青草多是野草。紫斑風鈴草、野鳳仙花、鴨跖草等等。雨絲淋濕的葉片閃閃發光。
    披著白色狩衣的晴明,背倚柱子,支起單膝,心不在焉地將視線拋向庭院。
    博雅舉起酒杯送到嘴邊,向晴明說:
    「所以說,最近老是發生些怪事,晴明……」
    「怪事?」晴明的視線依然望向庭院。
    「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
    「說什麼?」
    「有關蛇的事呀。」
    「是嗎?」晴明宛如第一次聽到,點點頭,問道:「蛇怎麼了?」
    「聽說東一家西一家都出現了。」
    「東一家、西一家?」
    「前些日子,也出現在藤原鴨忠大人宅邸。」
    「喔。」
    「事情是這樣的……」
    博雅開始描述事情的來龍去脈。

    事情緣起於藤原鴨忠大人宅邸的女侍小菊。不知何時開始,小菊步行時總是拖著右腳。
    起初,只是微微拖著右腳,二、三日後,大家都可以一眼看出她步行時明顯拖著右腳,而且走路時會看似因疼痛而皺眉蹙眼。
    「妳怎麼了?」其他人問她。
    「右大腿長了一個惡性膿腫……」小菊回說那膿腫會疼痛。
    有人看了小菊的大腿,在白皙柔軟的右大腿內側,果然如小菊所說,有個大膿腫。約有成人拳頭般大,腫得又紅又紫。
    家人大吃一驚,趕忙請來懂醫術的內行人幫小菊擦藥,但始終無法消腫。有回,用火燒了刀尖,再用刀尖割破膿腫,想擠出裡面的膿,不料擠出來的都是鮮血。加上小菊連連哭喊「痛啊,痛啊」,只得中途作罷。
    日後刀傷雖然痊癒,膿腫卻不見縮小,反而增大一圈。
    眾人束手無措時,有個奇妙老人登門造訪。
    「聽說貴府為了膿腫而一籌莫展。」老人說。
    那老人有一頭蓬亂如麻的白髮,鬍鬚又長又白。臉上滿是皺紋,唯有埋在皺紋中的雙眸,炯炯發出妖邪亮光。
    講話時,可見嘴脣內側的牙齒已脫落幾顆,剩下的牙齒也顯焦黃。
    身上的服裝原本可能是白色的,卻因汙垢而顯得破破爛爛,勉強看得出是件窄袖便服。
    「貴府若不嫌棄,吾人願助一臂之力。」
    家人起初滿腹狐疑,但小菊悲痛哭訴:
    「無論誰都行,只要能醫好這膿腫,我什麼事都願意做。」
    聽小菊如此說,再則凡事總得先試試,既然老人說有能力解決,家人便決定不妨讓對方醫治看看。
    老人進入宅邸後,先讓小菊仰躺在床,掀開小菊的裙子下擺,仔細觀察右大腿內側的膿腫。
    「喔,養得真好。」老人說畢,欣喜地笑笑,再向家人吩咐:「能否到外面活捉一隻狗來?」
    家人雖然不明白老人的目的為何,但事情演變到此,也無法拒絕,只好到街上抓來一隻閒逛的野狗。
    老人讓家人在庭院打了四根柱子,將狗活生生地朝天綁在柱子上。
    「能不能借支錐子?」
    老人說畢,家人從宅邸內找出一支錐子遞給老人。
    老人將錐子收入懷中,再喚小菊來到庭院。
    這時,藤原鴨忠也出現在窄廊,興致勃勃地觀看老人搞什麼名堂。
    「妳也仰躺下來。」
    老人讓小菊與狗相對仰躺在庭院,再扳開小菊雙腿,讓狗夾在小菊雙腿之間。
    老人掀開小菊的衣擺,露出小菊右大腿那個膿腫。
    狗因不安與畏懼,牙齒咬得咯吱作響,嘴角溢著白沫。
    「哪位有長刀……」老人問。
    鴨忠立即吩咐下人拿來一把長刀。
    「這把可以嗎?」下人將長刀遞給老人。
    「足夠派上用場。」
    老人拔出長刀,不加思索便插入仰躺在小菊雙腿之間的野狗腹部。
    「嗷嗚!」野狗哀叫。
    「喔!」
    「哎呀!」
    在一旁觀看的人均情不自禁大叫出來。
    長刀刀尖一直線剖開野狗腹部,頓時鮮血四濺。那鮮血也濺至小菊大腿的膿腫上。小菊因過於恐懼,失去了神智。
    「要不要緊啊?」家人出聲問道。
    「就快結束了。」老人回答,面不改色,嘴脣兩端揚起,露出笑容。
    原本喘息不已的野狗,不久也斃命了。
    「真是太悽慘了……」在窄廊觀看的鴨忠喃喃自語,隨後問老人:「接下來呢?」
    「等。」老人回應。
    「等?」
    「是。」
    「要等多久?」
    「就快結束了。」老人重複方才所說的話。
    不久……
    「喔!」
    「你們看!」
    至今始終不發一言,觀看事情演變的家人,不約而同驚叫出來,伸手指著小菊的大腿。
    那個比成人拳頭還大的膿腫,表皮裂開,裡面有某種黑色物體伸出頭來。
    「那是什麼?」
    「那不是蛇嗎?」
    那東西再怎麼看,的確是蛇沒錯。
    從小菊大腿膿腫內部伸出頭來的,確實是一條黑蛇。就在眾目睽睽下,黑蛇逐漸爬出,眨眼間便爬出將近一尺長的蛇身。
    黑蛇邊爬邊將頭部伸向剖開的野狗腹部。湊巧小菊大腿膿腫與野狗腹部之間,形成一道血路,黑蛇正在這道血路上往前蜿蜿蛇行。
    可是,那個比成人拳頭大的膿腫,如何容納這麼粗大的蛇?
    黑蛇從膿腫內爬出約二尺長時,老人自懷中取出錐子。老人走到黑蛇一旁,蹲下身,冷不防用錐子斜斜貫穿蛇頭。
    黑蛇蜿蜒扭曲著蛇身,想逃回小菊大腿裡,但老人緊拉著貫穿蛇頭的錐子,令黑蛇動彈不得,無法往回逃。
    黑蛇的蛇尾似乎在小菊大腿肉中掙扎著不肯出來,使得膿腫附近的大腿肉也跟著蠕動不止,看上去很噁心。
    不久,黑蛇大概筋疲力盡,隨著老人的手勁,滴溜溜地從小菊大腿膿腫中被拉了出來。
    眾人看到垂掛在老人手中錐子下的整條黑蛇,才發現蛇身竟然長達四尺有餘。不過,說牠是蛇,眼睛卻跟一般蛇不同。應該有蛇眼的地方,只是空洞,沒有眸子。而且,裹在蛇身上的鱗片是逆鱗。
    那黑蛇的頭部雖讓錐子貫穿,仍舊活著,蛇尾一圈圈纏住握著錐子的老人右腕。
    「小菊體內的,是這東西?」鴨忠問。
    「是。」老人點頭。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外型雖是蛇,其實不是蛇。不,應該說,是蛇,但也是另一種東西。」
    「另一種東西?」
    「是。」
    「什麼東西?」
    「外人還是不要深究才好。」老人不正面答覆。
    「我想致謝,你需要什麼?」鴨忠問。
    「謝禮倒是可免……」
    老人挑起左右脣角得意地笑笑,回道:「……吾人想要這個,可以嗎?」
    「要來做什麼?」鴨忠問。
    「呵呵,做什麼好呢?」老人依然不正面答覆。
    (未完)

     

  • ★日本長銷30年,狂銷6,000,000冊!
    ★日本《達文西雜誌》讀者票選第一名!
    ★茂呂美耶伴隨《陰陽師》系列小說十五年有感——這部系列小說的主要成分是「借妖鬼話人心」,講述的是善變的人心,無常的人生。
    ★夢枕貘--作家生涯四十週年,獲「菊池寬獎」及「日本推理文學大賞」榮耀,表彰他對文學的長期耕耘。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