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我的世界全是你的味道(簡體書)
我的世界全是你的味道(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 87182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暗戀七年的痴心總裁 X 失去味覺的歸國廚師  

    這是一個又帥又富又傲嬌又萌的男主角,在外人看來,他是年輕有為的百貨公司總裁;外人不知道的是,他暗戀一位女神七年,甘心成為她的租借男友,還有,他是一位患有嚴重選擇困難症的“病人。

    你大概不知道,你的名字曾是我全部的幻想。我要一點一點,小心地,慢慢地,把你變成我的所有物。

    總裁甜寵文+美食文=暢銷書=《我的世界全是你的味道》!
    男主這個總裁與眾不同!
    女主的租借男友+暗戀女主七年(忠犬癡漢)+ 嚴重選擇困難症(少女心爆棚!)
    女主這個廚師不光人美還做的一手好甜品!
    車禍失去味覺+被逼婚+租總裁男友+參加美食比賽+恢復味覺=這不是去年

    顧文思在事業鼎盛期因車禍失去味覺,回到國內的家鄉後迫于親戚們口舌,在婚姻租借所租來一個假男友俞樾,他從校園時代就開始這場長達七年的暗戀,並且在暗地裡一直默默幫助她,顧文思對這一切卻並不知情。她開了一家甜品店,並依靠自己的實力逐漸擴大,受邀再次參加全國廚師大賽並恢復味覺的過程中,兩人感情升溫,從假結婚變成真結婚的故事。

  • Lucia露神

    晉江新晉潛力作者。生於江南,現居北方。擅長駕馭多類型故事題材,偏愛幻想、新奇的設定,不管是怎樣曲折的故事劇情,都能回歸到對親情、愛情的美好詮釋上,最後得到大團圓結局。
  • 第一章     黑椒豬排飯       “闊別七年,顧文思回來了”

    第二章     婚姻租借所       “請問您這裡可以租男朋友嗎?必要時可以結婚”

    第三章     甜品店開張        巧克力蛋糕和奶油泡芙

    第四章     滿漢全席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男朋友俞樾

    第五章     木柴聖誕蛋糕      犯選擇困難症的俞樾真是可愛呢 ~

    第六章     我們結婚吧        聽文思的,婚禮一切從簡

    第七章     新婚夫婦          所有的甜品,都沒俞氏夫婦甜

    第八章     蜜思百貨          正式介紹一下,這是總裁夫人

    第九章     半點一心          他們會是一個有情懷、有夢想的團隊

    第十章     奇怪的男人        醜媳婦見過公婆和大哥

    第十一章   神秘的包裹        原來這一切俞樾早已預謀好了

    第十二章   廚王爭霸賽(上)  尚城甜品組初選資格賽

    第十三章   一碗甜蜜狗糧      女朋友的小脾氣才難不倒俞總裁呢

    第十四章   夢想的舞台        她的實力!順利晉級全國賽

    第十五章   海邊的浪漫        想和你看日出和日落

    第十六章   廚王爭霸賽(下)  因禍得福,她的味覺恢復了

    番外一     俞懷幸我告訴你,哭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番外二     高中運動會

     

  • 第一章   黑椒豬排飯       “闊別七年,顧文思回來了”

    到後來,有個人告訴她:長大後仍然相信愛情,這不是天真,是夢想。

     

    “媽,我已經下飛機了。”顧文思拖著行李箱艱難地在人群中穿行,話未說完,身體忽然被人撞了一下,手機啪的一聲摔在地上。

    她連忙蹲下身拾起手機,所幸只是屏幕磕破一角,通話還在繼續,她說道: “沒事,剛剛手機摔了。還有一個小時……不,我還要轉乘高鐵,我可能還要兩個小時才能到家。”

    正好趕上長假,全國的人口流動就像水災,到處都熙熙攘攘的,而她如同洪流裡的螞蟻,稍一不慎就會被淹沒。機場外的公交站和出租車站人滿為患,她一時半會也無法離開,乾脆找了家快餐店坐下來,透過透明乾淨的玻璃牆,看外面黃皮膚、黑頭髮的人們來去匆匆。

    闊別七年,現在她回來了。

    正值飯點,大廳里人聲鼎沸。

    “五十九號的豬排飯好了!五十九號!”窗口的服務生咣咣地拍著牆壁,將五十九號的豬排飯放在窗口,又立刻轉身接過下一份。

    顧文思踮著腳,禮貌地說著 “借過、借過”,一路小跑過去,從窗口拿過油膩膩的餐盤,回到桌子前。

    “咱們的怎麼這麼久還沒好啊?”身邊有位女士抱怨道。

    “你看看排隊的人有多少,等著吧。”女士旁邊的男人笑著道。

    這對和顧文思拼桌的夫妻說話的時候,顧文思已經拿了筷子。

    她面前擺著一份豬排飯,豬肉里脊裹上一層麵糊被油炸過,色澤金黃,筷子戳下去發出滋滋聲,上面還淋著棕色的醬汁。

    就顏色和擺盤來說,能勉強給個六分。過了一會,身邊的人也端來餐盤了,她正埋頭吃飯,那男人猛地把筷子一拍。

    “呸、呸、呸!怎麼這麼咸,是放了一整瓶醬油嗎!”男人抓起水瓶咕咚咕咚喝了幾口,妻子也是一樣的表情。

    “這種飯能吃?”櫃檯前已經圍了不少的人,大多是點了味道過鹹的豬排飯的顧客,大家聚在一起要求賠償,而店裡的服務員一臉苦相,硬著頭皮應付著。

    “不可能所有的都這麼咸,就是其中有幾份廚師失誤了,大家見諒,馬上給你們更換!”店員努力安撫著躁動的顧客們,男人一把將盤子甩在櫃檯上,米粒滾得到處都是。

    “明明我們所有人的飯都不能吃,你還說什麼失誤,我看你這店還是別開下去了! ”他旁邊有人附和著,大廳裡亂成一鍋粥。

    顧文思卻好像沒聽到一樣,低頭機械地扒飯,推搡中忽然有人擠到了身邊,很快就發現了她的異常。

    “你不覺得咸? ”霎時好像時間被按了暫停鍵,她的動作也完全頓住。

    “你吃的不也是豬排飯嗎,和我們一批做的,你不覺得咸? ”那人奇怪地打量了她一會,問了第二遍,她半晌沒有說話。大概沒得到想要的答案,那人訕訕地走開。

    這時候店長已經出來維持秩序了,所有點了豬排飯的顧客都可以去索要賠償。

    在各種抱怨和吵鬧的聲音裡,顧文思面不改色地全部吃完,好像完全沒有發現有什麼問題。她拖著行李箱默默地走出餐廳的時候,在想:大概,是鹹的吧 ……

     

    回家的高鐵車廂里人滿為患,有高聲尖叫的孩童和嗓門震天高的老人,然而,不管怎麼吵鬧,昨天在紐約的那段對話都還在顧文思的腦內無限循環,揮之不去。

    “文思,我給你訂了明天的機票,你可以回國了。”

    “別怪表哥,我也不想的。”薛家塘每一個細微的表情她都看得分明,他半是躲避的目光,還有餐廳裡其他人投過來的眼神,他們小心翼翼、偷偷摸摸地看著她,卻在她看過去的時候立即轉變成尷尬的笑。

    “好。”畢竟她已經不是從前的顧文思了。

     

    夜色正濃,月光和燈光傾瀉在地。顧文思站在一扇頗有年代感的鐵門前,上面老舊的漫畫貼紙像是上個世紀貼上去的。

    “回來啦,”顧博涵探出頭來,伸手接過她的行李箱, “愣著幹嗎,快進來。 ”

    而母親薛雅就站在灶台旁邊看著顧文思,有些局促地在圍裙上擦了擦手: “回來了就好,坐了這麼久飛機又坐高鐵的,一定累了吧? ”

    母親薛雅好像一直都是站在那裡,從未離開過。她的喉嚨像被一團雲霧堵住,千言萬語都說不出口。

    “媽,爸。”顧文思慢慢叫道。

    “欸。”顧博涵放下行李箱,走進廚房,繼續揉麵,弄得一手麵粉。

    薛雅走出廚房,摟著女兒,後者像小動物一樣抱著她的腰蹭啊蹭,她看看自家老頭,感嘆這父女倆,還真是一樣不善言辭。

    “被子、枕頭都曬過了的,你的房間還和以前一樣,媽都給你收拾好了。 ”薛雅拉著顧文思走進去,一打開燈,暖黃的光線就盈滿了屋子。

    “謝謝媽。”

    “這孩子。”薛雅愛惜地摸摸她的頭,想了想,說道, “你爸一直都不愛說話,不過對於這件事,他和我的態度一樣。既然回家了,你就安心住下,家裡又沒有外人,不會笑話你。要是還想幹這行,我就叫你爸問問其他朋友……”

    “不。”顧文思忽然打斷母親的話,“我先暫時在家裡幫忙吧,您別擔心。”

    薛雅嚥下未出口的半句話,還是點點頭。

    夜涼如水,顧文思瞪著眼睛望著天花板,從門縫偶爾透出一點光線,然後是父親趿著拖鞋走路的聲音,母親小聲說了他兩句,接著就沒有動靜了。

    回家以後,母親像對待小動物一樣輕柔地安慰顧文思,就連喜怒不形於色的父親都變得好溫柔。

    她將頭埋在枕頭里,窗外偶爾有汽車駛過的光亮和聲音,像一個光怪陸離的幻境,她翻來覆去怎麼也無法入眠,乾脆坐了起來。

    床邊就是高中時用的書桌,一層一層的抽屜裡, “老古董們”都還好好地放著,母親一件都沒有扔——寫滿潦草的“百事可樂”“一帆風順”的同學錄,土到爆的畢業大合照,寫了幾頁就浪費掉的漂亮本子,上面還有顧文思自己作的詩。

    顧文思高中畢業就去了美國,一直在表哥所在的餐廳工作,現在忽然看到這些東西,竟有種看著青春重放的錯覺。

    “咦,這手機竟然還在。”角落裡躺著一部雜牌子的按鍵手機,表面的粉色塑料殼都已經暗淡了,屏幕卻沒有落灰,看得出來,母親經常打掃。顧文思找來充電器接上插座,手機竟然還能開機。

    作為她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機,以前被她取名為“粉磚”。它不能拍照,不能打遊戲,對她來說,卻比現在任何一部高性能的手機都要珍貴。

    開機速度很慢,好半天終於跳到桌面。她還未來得及看清圖標,又響起一陣瘋狂的短信提示音。她詫異地看著信箱那裡的數字從十飆到五十,並且還在繼續勻速往上增加。

    “這是怎麼了?”漆黑的屋子裡,這明亮的猩紅色數字顯得尤為詭異,顧文思手忙腳亂地把音量調到最低,卻不能阻止短信箱裡的短信像病毒一樣瘋狂增加。

    終於在短信飆到兩百條告一段落的時候,小手機嗡的一聲響,似乎是到了存儲上限。

    “中國移動這麼孜孜不倦嗎,一連七年都在發欠費提醒短信? ”她極小心地摁了摁按鍵,手機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她覺得這是不可能的,應該早就銷號了啊……難道有人還在給她交話費?

     

    就在同一座城市的斜對角,一個男人赤腳踩在地磚上。他站在寬大的落地窗前,用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拿起手機,習慣性地撥出一個爛熟於心的電話號碼。

    黑色冷淡風的屏幕上只顯示 “無名”兩個字,兩秒的安靜之後,忽然響起了接通的聲音,男人的手一僵,低頭看著手裡的手機,竟然莫名地緊張起來。

    嘟 ——嘟——嘟——

    “嗯?怎麼會有電話打進來!”顧文思剛準備查看那兩百條短信,猛地站了起來。震動著的手機好像變成了一塊燙手山芋,她像沒頭蒼蠅一樣團團亂轉。

    “竟然還是同城的電話!搞傳銷的,還是做廣告的?”她猶豫著,正當好奇心驅使她準備接通的時候,手一滑,咔吧一聲,手機應聲落地,霎時四分五裂。

    捧著電池板和後蓋,顧文思雖然覺得可惜,但也鬆了一口氣。她的這個電話號碼沒幾個人知道,再說,她七年都不曾用過了,打進來的大概不會是什麼重要的電話。只是,她不免疑惑,究竟是誰給這個電話號碼交了話費,又是誰連續多年發了那麼多條的短信?

    而作為始作俑者的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手機屏幕漸漸暗掉的畫面,久久不能移開目光。

     

    顧文思一般是早上六點起床,多年形成的生物鐘,雷打不動。此刻她睜著眼躺在床上,頭頂上是泛黃的吊燈,隔著窗簾,早晨的陽光已經灑在她的被子上,像蒙了層蒸籠的紗布。過去七年的這個時候,餐廳後勤已經將最新的食材送進廚房,西紅柿沾著晶瑩剔透的水珠,牛肉和羊肉泛著新鮮的色澤,他們根據材料的新鮮程度選定推薦菜,有些費時的小菜幾乎是從早上就開始準備,熬製的醬汁也需要嚐過一遍又一遍。

    “想那麼多做什麼。”她自嘲地笑笑,起身推開房門。洗漱完畢後,她用一根筷子把長發紮成丸子頭,硬邦邦地釘在頭頂,寬鬆的套頭衫罩在身子上,連一點起伏凹凸都看不出來。

    “怎麼也不好好打扮打扮,成天穿得這麼素淨,不像個小姑娘。”薛雅女士不樂意地說,她拉著顧文思坐下, “我看你不做廚師了也好,學學那些女明星穿衣服化妝,好好捯飭捯飭自己,要他們知道,其實我女兒也是個大美女。 ”

    顧文思抿嘴笑: “是金子總會發光的,誰讓我有個大美女媽媽呢。”

    薛雅女士樂了,她聽了好聽的話,美滋滋地去廚房端出一個籠屜,上面是幾個白白的大包子。

    “你爸他昨天就和了面,專門給你做包子吃。你小的時候,他每做一次茴香包子,隔壁家的幾個孩子都不肯回家吃飯了,你還拿著掃帚趕他們呢。”

    母親想起開心的往事,整個人都彷彿有了明媚的光,顧文思垂下頭咬了一口,皮薄餡大,茴香的汁水和肉末混在一起,聞著很香。

    顧博涵還是一副嚴肅又少言寡語的樣子,他低頭仔細地打量她的神色,猶豫地問: “好吃嗎?”

    顧文思把最後一口塞進嘴裡,腮幫子鼓鼓的: “嗯,好吃。您在裡面加了雞蛋和白芝麻吧。”

    夫妻倆眼睛忽然亮了:“你嘗得出來了? ”

    顧文思一愣,隨即搖搖頭: “白芝麻碾碎了,特別香,雞蛋的口感很滑。”

    顧文思沒有一點遲疑,也沒有什麼傷心的樣子,但薛雅的鼻子忽然就酸了,她連忙移開視線,裝作要添水起身離開。

    “文思啊,你難得休息,就在家多歇幾天吧,我們餐館裡有僱員工的,不用忙活。”薛雅說。

    顧文思笑笑: “媽,您別擔心我,我閒不住。再說,附近是新建的一棟寫字樓吧,很多公司都入駐了,生意應該更忙了吧,我想去幫忙。”

    薛雅欲張口說的話又吞了回去。

    沉默片刻,顧博涵忽然將筷子放下: “女兒孝順,想幫忙有什麼不好,正好這兩天有個人請假不來,咱們中午都忙不過來,一會就跟著我去吧。”

    顧博涵十幾年前就經營著餐館生意,做的大多是一些家常小菜,且有過午不食、夜宵不供的規矩。那時候餐館所在的地段不算繁華,恰好附近有一片居民區,因而,常來的客人也都互相熟悉。顧文思的童年和少年,就是在父親沉重的大鐵勺和母親挑揀蔬菜的臉盆邊度過的。

    她還記得有位常在傍晚吃小炒肉的崔叔,他還會要一瓶牛欄山,再點一小盤花生米或者羅漢豆,一個人也可以喝得美滋滋,偶爾還會壞心地用筷子蘸點白酒餵她 ……

    可是,七年後,店面經歷過幾次搬遷早已經沒有了原先的樣子,現在的顧客也多為附近上班族,來去匆匆的。曾經的那片居民區也已拆遷,多年的老顧客不知道還留下來多少。

    “崔叔呢,最近還來嗎? ”

    薛雅愣了一下,笑出聲來: “來,他呀,雷打不動的二兩小酒、一盤羅漢豆,說是萬一哪天吃不下了,就是命快到頭了。 ”

    顧文思一愣神,見父母二人已經走進店裡開始收拾。

    原來已經過去的,不會完全沒有痕跡。

     

    “一份木須肉帶走!”中午時分最是鬧哄哄,從十二點開始一直持續到下午一點半,快節奏的上班族往來頻繁,坐在餐館裡吃的不多,很多人都等在櫃檯前。

    顧博涵是掌勺的,他快速地將幾份切好的菜往油鍋裡一滾,菜裡的水發出刺啦啦的聲音,水蒸汽和油煙混在一起,然後,他迅速地翻炒幾下,讓所有的食材受熱均勻,很快它們就不吵鬧了,在大鐵勺下散發出香味。

    “胡蘿蔔沒有了!”顧博涵朝外喊了一嗓子。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