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歲月知雲意(簡體書)
歲月知雲意(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8元
  • 定  價:NT$228元
  • 優惠價:75171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歲月穿過了山河戈壁
    我千里迢迢
    去往你的心裡

    容光 濃情之作
    高原少女 VS 飛行員

    見過你
    就再也不是平凡的一生

    初入大學的少女喬初意,有著兩抹高原紅,又因為頭髮短,被大一屆的學長陳聲誤認為是男孩子,從而造成了一系列的烏龍事件。陳聲家境殷實,與小鎮出來的少女喬初意不同,雖然嘴上一再逞強,發誓不會喜歡喬初意,暗地裡卻被喬初意堅韌的性格吸引,最後不得不打臉主動出擊追求喬初意。

    終於,路知意站穩在他面前,低聲問了句: “哪兒受傷了?”

    他緊緊攥著手機,看著她鬆散在耳畔的頭髮,看著她在微光中若隱若現的兩抹紅,那把火越燒越旺。

    “不是叫你不要下來嗎?你聽不懂人話?”

    “腳扭了?”她蹲下身來,試圖找到他受傷的地方。

    “路知意!”他一把攥住她的胳膊,“你知不知道下面是什麼地方?”

    “能走動嗎?”她指指他明顯佈滿泥濘的那條腿。

    陳聲的嘴唇張了張,又閉上了。

    他有滿腔怒火,又或許那不是怒,是別的什麼,他分不清。他只知道他的胸腔被那團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充斥著,整個人都要炸裂開來。

    “不是要離我越遠越好嗎?何必管我死活?”

    “你死了,上面那幾個回去都交不了差,我也一樣。我還想拿團建*,想加分,想拿獎學金。”

    “只是這樣嗎?”他笑了一聲,“只是這樣,值得你冒著掉下去的危險下來救我?”

    路知意頓了頓, “不然呢?你還想要什麼原因?”

    她望著那看不見底的山谷,把他的胳膊拉過來,架在自己肩膀上, “靠在我身上,我撐著你上去。”

    離開這裡要緊。

    他的手搭在她肩上那一瞬,手背擦過她脖子後方,冷得像冰。她下意識抬頭一看,看見陳聲凍得發紫的嘴唇。

    陳聲終於沒有再和她爭辯,只說: “左腳扭了,試過幾次,沒爬上去。”

    “掉下來多久了?”

    “沒多久,十分鐘不到。”

    “為什麼不叫人?”

    “叫過了,都睡得像豬一樣,沒人理我。”

    “誰讓你跑這麼遠上廁所?”

    “我不想明天早上你們起來,看見不遠處有我的排泄物。”

    她竟有些想笑,可嘴唇剛揚起來,眼眶就熱了。

    因為他說: “凍得要死不活等在這。我在想,我還有那麼多轟轟烈烈的大事沒有做,要是真死了,多不甘心。”

    他側頭看著她,平靜地說出下一句: “尤其是,我還有話沒有告訴你,路知意。”

  • 容光

    已出版上市《時光隔山海》《時光隔山海2》《喜歡你,是我唯一會做的事2》等經典暢銷作品,更有專欄持續坐鎮。新書即將在《花火》雜誌連載!
  • Chapter. 01 青山不見

    Chapter. 02 歡喜歲月

    Chapter. 03 夜色溫柔

    Chapter. 04 明亮的他

    Chapter. 05 寂靜草原

    Chapter. 06 人間煙火

    Chapter. 07 格桑花開

    Chapter. 08 山水流年

    Chapter. 09 若有你在

    Chapter. 10 風雪與共

    Chapter. 11 以牙還牙

    Chapter. 12 少年風月

    Chapter. 13 山間心上

    Chapter. 14 近情情怯

    Chapter. 15 暗裡著迷

    Chapter. 16 年少癡狂

    後記 一點碎碎念

  • Chapter. 01 青山不見
     

    路知意入學報到那天,很玄幻。

    早晨七點鐘,山間雲霧繚繞,青山將醒未醒,但鎮上已然熱鬧起來。由鎮長帶頭,冷磧鎮幾十戶人家一齊上陣,為路知意踐行。

    幾個老人家龍虎精神,在前頭敲鑼打鼓。隊末是好些個少年人,撐著惺忪睡眼,懵懵懂懂地舉著長達數米的紅色橫幅,上書一行大字:熱烈慶祝冷磧鎮傑出青年路知意同學考入中國民用航空飛行學院。

    那可是中飛院呀,中國民航飛行員的搖籃!

    黑壓壓的人群擠在公路中間,七嘴八舌,冷空氣都被熱情驅散。

    路知意在小姑姑路雨的陪同下,拎著一隻簡簡單單的行李箱,才剛從家後的小道踏上公路,就被眼前這陣仗驚呆了。

    為了給她一個驚喜,鎮長特意讓大家先別急著敲鑼打鼓。眼下, “傑出青年”終於登場,趙鎮長滿意地抬手一揮,示意大家,“可以開始了!”

    一時間,銅鑼腰鼓紛繁雜亂的聲音打破岑寂,厚重的雲霧後,不願示人的紅日似乎也被驚擾了,竟沒忍住露出一角來,暗中觀察。

    人們喜氣洋洋,個個紅光滿面。

    “……”

    路知意站在原地,呆若木雞。這陣仗 ……

    最後,她被眾星捧月般簇擁著,稀里糊塗上了麵包車,趕往十二公里外的汽車總站。

    七點已過,遲遲不肯露面的太陽終于躍出雲層,天光大亮。

    路知意正抬腿往車上邁,察覺到這光亮,下意識回頭望了眼。在四周的青山之外,浮動的雲端,貢嘎雪山現出身影。晃眼的金,耀目的雪,還有飛速流動的雲瀑,撞了個滿眼。

    她在原地停留片刻,目光下移,再一次看向前來送行的人群。

    幾分鐘前操著方言對她寄予厚望的鎮長站在最前方,其後是一張張熟悉的臉—— 水果店的李嬸,五金店的劉大伯,衛生站替她打過針的張姨,還有總是偷偷塞豆花給她又不肯收錢的王阿婆 ……

    最後,視線落在路雨身上。

    小姑姑看著她,還是一如既往的兇巴巴,滿臉不耐, “還看啥呢!不趕緊上車,你以為你是什麼大人物,全車人就等你一個?”

    可興許是陽光炙烈,竟生生將路雨的眼照出了幾絲不尋常的光亮來,看上去像是閃爍的淚光,在那張黝黑的面龐上格外醒目。

    路知意那點少年人的倔強剎那間冰消雪融。前一刻還在嫌這陣仗著實丟人,眼下只覺熱淚難耐。

    貢嘎雪山下,海拔兩千多米的冷磧鎮上,遊客們不遠千里追逐的佛光盛放在雲端,靜靜地註視著這一幕。

    她在這小鎮上沐浴高原日光,看犛牛遊蕩,沒想到眨眼就是十八年。

    十八歲的路知意用力揮揮手,吸吸鼻子,扭頭鑽入車裡。老舊的麵包車遍布泥巴,絕塵而去,很快消失在盤旋的山路上。

     

    路知意考上的是中國民用航空飛行學院。

    眾所周知,中飛院是中國民航飛行員的搖籃,中國民航管理幹部的 “黃埔”。

    以上這句話,光開學的第一天,路知意就听了不下五遍,分別來自校長發言,副校長發言,院長發言,書記發言,以及輔導員發言。

    這話說多了之後產生了副作用,以至於上台發言的人但凡開口說出前半句,台下的人就會無比自覺地補上後半句。

    於是在學院的開學典禮上,當大三的學生代表上台發言時,照著稿子剛念了一句: “大家好,我是陳聲,歡迎各位新同學來到中飛院。”

    下一句就出意外了。

    稿子是書記給的,知道他這人我行我素慣了,會前叮囑了不下十遍, “少給我整些么蛾子,照著稿子一個字一個字念,漏一個字,錯一個字,一百個下蹲沒得說!”

    陳聲嗤之以鼻, “您以為我還有那工夫專程給您寫一篇稿子?也是腦洞清奇。”

    書記: “……兔崽子說什麼呢?”

    總之,拿了稿子,懶散如陳聲,在開學典禮前是一遍都沒看過的。

    自我介紹之後,他漫不經心站在台上,照著稿子念出下一句: “眾所周知,我們中飛院……”

    意外陡生。

    因為台下一百來號人忽然異口同聲接了下去: “是中國民航飛行員的搖籃,中國民航管理幹部的'黃埔'。”

    那聲音整齊劃一,直接把他的後半句淹沒了。

    “……”

    陳聲一頓,抬頭看台下。

    禮堂裡,上百號人哄堂大笑,嚴肅正經的場子頓時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沖得整段垮掉。領導們齊刷刷坐在台上,靠邊的書記一急, “噌”的站起身來。

    反倒是陳聲淡定回頭,不緊不慢沖他抬了下手,示意他別過來,然後好整以暇地把攤開的演講稿對折,再折,輕飄飄往身後一扔。

    紙張落地,極輕的一聲,被笑聲的餘韻吞掉。

    不過他這動作倒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原本玩手機的、打瞌睡的,都抬頭目不轉睛盯著他。

    路知意就是那打瞌睡的人之一。

    她昨天坐了六個多小時的車,翻了好幾座大山,才暈暈乎乎趕到學校報到。晚上和三個室友熟悉了下,在食堂聚了個餐,回寢室拿出路雨備好的床上四件套,亂舖一氣,倒頭就睡。

    結果隔壁床叫蘇洋的女生,人看著 “白富美”,夜裡鼾聲如雷……冷磧鎮的犛牛都比她安靜!

    總之一言難盡。

    偏偏今天又得起個大早,從學校開學典禮到學院開學典禮,初入大學的興奮勁兒直接被倦意和領導們的套話磨了個七七八八。

    路知意眼睛都睜不開了,坐在後排,縮在蘇洋旁邊打盹。

    偏這人還一個勁問她: “昨晚你不是一吃完飯就回寢室倒頭睡覺了嗎?半夜是夢游去了?怎麼就跟吸了鴉片似的?”

    路知意: “……”

    看來這位大姐十八年來都沒被人告知過她睡覺時那精彩絕倫的表現。

    睡到一半,迷迷糊糊,隱約聽見身側的室友在討論上台致辭的高年級學生代表。台下好像還起了一陣騷動?她昏昏欲睡,眼皮都沒抬一下。

    直到那人才剛說了一句開場白,就忽然間被台下整齊劃一的聲音打斷,路知意頓時驚醒過來,睜眼迷茫地向台上望去。

    台下哄堂大笑,七嘴八舌的聲音在禮堂裡迴盪。

    嘈雜聲雄渾有力,清一色是男聲,原因是路知意所在的飛行技術學院,也就是中飛院的重中之重,主要是為國家培養飛行員的。而一百個飛行員裡,能出一個女飛行員就不錯了。

    一寢室四個人,只有路知意和蘇洋是學飛行的,趙泉泉學空乘,呂藝學空中交通管理。

    而等到路知意來到大禮堂裡,才發現這一屆學飛行的一百來號人,竟然就只有她和蘇洋兩個女生。

    總之,路知意睜開眼睛,下意識朝台上望去。

    新生代表是個男生,個子很高,那擱話筒的演講台隻及他胸以下,以至於他說話時不得不微微弓腰,靠近話筒。

    背景是一片深紅色的幕布,最頂上掛著歡迎新生的橫幅。

    他站的地方,前有演講台,後有白色背景的大屏幕。奇怪的是他穿的也是一件白襯衣,卻並未被那白色背景吞噬,反而顯眼得很。

    領口的鈕扣隨意地鬆開一顆,袖口挽至小臂處,露出一截白淨的皮膚。

    路知意下意識地摸了摸臉,他好像 ……比她還白?

    在座新生個個都頂著土里土氣的髮型,畢竟剛從高三熬過來,為進中飛院進行各種體能訓練,文化課也得拼命達標,壓根沒工夫顧及形象。

    可台上的人倒好,一頭略微細碎的劉海遮住了眉毛,卻又恰好露出一雙漆黑的眼,不長不短,層次感分明。看那樣子,分明用了髮蠟。

    路知意的手上移了幾分,摸了摸自己的板寸,他的頭髮 ……好像比她還長?

    這都是轉瞬即逝的念頭。

    因為台上的人在聽見這一陣突如其來的騷動後,原本懶散又漫不經心的表情一頓,唇角忽地一彎,眼睛裡彷彿有一閃而過的亮光。

    路知意下意識盯著他,目不轉睛地盯著。

    而台上,陳聲伸手,將桌面上的演講稿拿起來,折了兩折,輕飄飄拋到身後,又拿起那低得過分的話筒,湊到嘴邊。

    在他身後,站起來就忘了坐下去的書記彷彿有了什麼不好的預感,而他手還沒伸出來,最害怕看見的一幕就上演了。

    他最欣賞,也最頭疼的學生,陳聲同學,十分爽快地扔了演講稿,開始即興演講。書記的世界頓時天崩地裂,日月無光。

    拿著台式話筒的年輕男生,一手隨意地插在褲兜里,一手輕輕舉著話筒,唇角三分笑意,七分漫不經心。

    他說: “在座各位,想必聽了一上午套話,也不耐煩再聽。正好,你們不願聽,我也不愛講。”

    語氣稀鬆平常,透著幾分懶散。

    台下笑了。書記握緊了手。

    “這裡是中飛院,而我們學的是飛行技術,各位能考進來,都是奔著什麼去的,不用我多說。畢竟,剛才你們也已經用'生產大合唱'補全了—— 這裡是飛行員的搖籃。 ”

    又是一陣哄笑聲。書記扶住了額頭。

    “開學第一天,本該以鼓勵為主,但我剛才說了,套話你們聽得夠多了,我也不耐煩說。”陳聲話鋒一轉,笑意忽斂,“這裡是中飛院飛行技術學院,人人都會學飛,人人都想成為飛行員,但如果飛行員是這麼好當的話,各位進校時也不用五關斬六將,九九八十一難一個都沒逃掉了。”

    “以我個人經驗來說,各位現在大概還在慶幸,苦日子過去了,就要熬出頭了。自打收到錄取通知,這一整個假期以來,恭維話你們大概也聽得耳朵起繭了。昨天來校報到,家長的殷切希望恐怕聽得不少,但我要說的是,各位,歡迎來到'地獄',苦日子才剛剛開始。”

    “你以為你為了進中飛院,體訓已經很刻苦了吧?”陳聲笑,“進到這裡,再加十倍。”

    台下的笑聲弱了下去。

    “你以為畢業後順理成章就能成為飛行員了,對吧?”他又笑,“十個人裡,能有一個吧。”

    台下沒人笑了。

    “帶著家人的期望來到這裡,你們要做什麼?簡單說來,先學完普通大學四年的基礎課程,再學完專業課程,然後一年時間學飛,一年時間實訓。在這四年裡,不斷淘汰,不斷選拔,最後能留下的,十之八九 ……”

    台下的人目露希望。

    哪知道陳聲笑笑, “十之八九—— 拜拜。 ”

    一片靜默聲中,唯獨路知意笑出了聲,也因此,格外突兀。

    陳聲的目光落在她面上,唇邊笑意不減。

    停頓片刻,他微微笑著,對準話筒,字句清晰地問: “倒數第二排那個臉蛋紅紅、身體健壯的男生,你能告訴我是什麼給了你這樣盲目的自信嗎?”

    路知意: “……”

    ???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