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久神喜劇
恆久神喜劇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 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鹿男》奇想天才萬城目學
    「神」話級「人間喜劇」爆笑登場!

    神的第一線工作紀實大公開!讓萬城目學和你一起「笑」感動天!
    特別收錄《世界奇妙物語 20周年秋季特別篇》原作〈最初的一步〉!

    【「哈日劇」粉絲頁版主】Kaoru、【人氣影劇評論粉絲團】重點就在括號裡、【「雪奈日劇部屋」版主】雪奈、【科普作家‧青蛙巫婆】張東君、【搞笑網紅團體】最近紅什麼、【知名YouTuber】聖結石Saint 捧腹推薦!

    時間停止,時間停止。
    好,形成言靈了!
    永恆之神的工作時間又到了!
    你的願望是什麼呢?

    大家好,嗯哼,大家好,我是神!
    我好緊張,嗯哼,我好緊張。
    我的工作是重複兩次同樣的話,
    利用「言靈」的力量,
    讓許願的人透過試煉來實現願望。
    因為這已經成了我改不掉的職業習慣,
    所以就連不必要的時候,也會不由自主地說兩次。
    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這句也是多餘的。
    這個工作我已經做了一千年之久,
    但傾聽了那麼多的心願,
    也難免在不知不覺中受到人類影響,偶爾會鬧情緒,
    如果因此不小心放錯了言靈,
    就會改變工作結果,然後影響我們的「年終考績」。
    神的工作真是一點都不輕鬆啊!
    哎呀,請原諒我在這裡小小抱怨一下,
    咦,又有人許願了,
    好了好了,我該去上工了!


    神啊,求求您、求求您──

    【戀愛成就】
    沒自信又缺乏行動力的肇,一心想要挽回女友的感情,就在重要的約會途中,時間突然停止,兩位自稱是「神」的可疑男子出現在肇的面前。他們動了一點手腳,竟然將肇變成了人見人愛的男子……

    【金運向上】
    為錢所苦、走投無路的英二想製造假車禍詐財,反而不慎弄傷膝蓋。他跑來神社祈求早日康復,但心裡想的卻是賭馬中大獎。此時強光閃現,神明忽然現身:「真有趣,我來幫幫你吧!」神奇的是,英二從此以後每賭必中,然而他怎麼也沒想到,神明送給他的,其實是一份比「金錢」更貴重的大禮……

    【就職順利】
    俊想成為一名作家,他的女友瞬想成為一名演員,兩個人努力不懈卻始終不見成果。俊和瞬決定要奮力一搏,為夢想作最後一次努力,但他們還不知道,遠處的神明正默默看著兩人,他們即將要遇上最高等級的奇蹟……

    【除厄招福】
    整個寒假都在當「地震難民」的美琴總算回家了,在幾乎成為廢墟的神社裡,她看見一名黑衣男子正傷心地望著主殿,就在美琴默默祈求地震不再發生,黑衣男子卻忽然消失了。隔天美琴收到奶奶寄來的包裏,包裏中還滾出了幾顆橡子,此時那名黑衣男子竟突然出現,對美琴說:「丟出去!」……
  • 萬城目 學

    1976年出生於大阪,京都大學法學系畢業,現定居東京。
    2006年以《鴨川荷爾摩》贏得第四屆「Boiled Eggs新人賞」後正式出道,並首度入圍「本屋大賞」。他的第二部作品《鹿男》不但再次入圍「本屋大賞」,更入圍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直木賞」。第三部長篇小說《豐臣公主》則幫他再度問鼎「直木賞」,而分別以京都、奈良、大阪為故事舞台的《鴨川荷爾摩》、《鹿男》和《豐臣公主》,也成為書迷心目中必讀的「關西三部曲」。
    其後萬城目學又分別以《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到此為止吧!風太郎》、《悟淨出立》入圍「直木賞」,以《偉大的咻啦啦砰》、《到此為止吧!風太郎》入圍「本屋大賞」,年紀輕輕即已五度入圍「直木賞」、四度入圍「本屋大賞」,並且多部作品均被改編拍成電影或日劇,堪稱近年來最炙手可熱的天才型作家。《巴別九朔》是萬城目學出道十週年的紀念作,同時也是繼《偉大的咻啦啦砰》後暌違五年再推出的現代長篇小說,天馬行空的異想故事加上帶有自傳色彩的角色設定,讓《巴別九朔》成為萬城目學創作系譜最重要的一頁。《恆久神喜劇》則承襲「吉本新喜劇」的搞笑精髓,並融合他一貫擅長的奇幻設定,堪稱是萬城目學的「神」話級「人間喜劇」。
    另著有小說《鴨川荷爾摩》的戀愛番外篇《荷爾摩六景》和散文集《萬字固定》等書。

    譯者介紹︰
    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鹿男》、《鴨川荷爾摩》、《荷爾摩六景》、《偉大的咻啦啦砰》、《萬字固定》、《到此為止吧!風太郎》、《華麗一族》、《欠踹的背影》等書。
  • 【中文版作者自序】
    請容我把言靈塞進大家的嘴巴裡!


    首先。
    接到某電視劇原作的邀稿,是我著手寫這本《恆久神喜劇》的開端。電視劇的名稱是《世界奇妙物語》,我從國中就很喜歡這個節目。現在每隔半年還會以特集的形式播放的《世界奇妙物語》,是在兩個小時內,播放約莫五段故事的集錦式電視劇。邀稿內容是問我願不願意寫其中一段故事?一段大約二十分鐘,剛好是一篇短篇小說的份量。
    從接到邀稿的電子郵件開始,我就滿腦子湧現「好想試試」的念頭。然而,當時正忙著寫《偉大的咻啦啦砰》的連載,每個月都被截稿日追得很辛苦,所以一方面又想,不可能再插工作了。
    看完電子郵件,我就暫時放下工作,去了每個禮拜預約一次的整骨所。
    結果,靈光乍現。
    在背部、腰部被按摩來按摩去的約莫三十分鐘內,〈最初的一步〉的情節在大腦裡如行雲流水般浮現。
    沒辦法,從整骨所回到家後,我立刻給了答覆,接下寫原作的工作。
    我利用寫《偉大的咻啦啦砰》的空檔,開始著筆書寫〈最初的一步〉。說好由我寫原作,再請劇作家根據我的原作改編成電視劇。若是純粹敘述故事情節,感覺就像由電視劇改寫成小說,讀起來不夠活潑生動。於是,我決定以劇作家會有點困擾的唯獨小說才有的表現手法來寫寫看。
    這個手法就是用締結姻緣的神的獨白,結合年輕男女的故事相互交錯延伸的形態。
    二○一○年播放的電視劇,是由「嵐」的大野智飾演男主角筱崎肇。在餐廳聚餐那一幕,我也出現在畫面角落,那是我此生第一次擔任臨時演員。所謂的臨時演員,其實只是扮演客人,自然地演出一直與人暢談的樣子。雖然比想像中辛苦,卻是非常愉快的經驗。
    原本應該是一篇就結束了。
    但是,有個期盼一直在我心中醞釀,希望可以再寫這個締結姻緣的神的歡樂故事。
    四年後,接到小說雜誌的短篇小說邀稿,我再次請出了這個締結姻緣的神。聽說要以「時間」為主題,我馬上想到芥川龍之介的短篇小說〈杜子春〉。在芥川的作品中,我最喜歡這篇〈杜子春〉。故事一次又一次回到原點,這種利用時間的方式十分有趣。我拆解了這篇〈杜子春〉,添加自己的風格色彩,寫出了第二篇故事〈俊&瞬〉。〈俊&瞬〉這個標題,日文發音是TOSHI&SHUN,去掉「&」就是「杜子春(TOSHISHUN)」。在形式上,是仿照第一篇故事,讓神的獨白與人類的日常生活交錯延伸。
    也因為這個締結姻緣的神越發有了趣味,結果,我從〈最初的一步〉開始花了七年的時間,共完成了四篇故事,匯集成一冊。
    第四篇〈恆久神喜劇〉,是寫地震的故事。
    二○一六年四月我去九州福岡,為《巴別九朔》做宣傳,順道去了熊本觀光。參觀了小學後就沒再去過的熊本城、吃了馬肉。回到東京才三天,熊本就發生了大地震,損傷慘重。想到三天前才仰視過熊本城的英姿,實在很難相信熊本城也處處崩坍了。
    在報紙的報導上,看到熊本縣內歷史悠久的阿蘇神社的神殿被壓扁的照片時,我想到了這個最後一篇的故事。
    地下板塊從四面八方擠壓過來的日本,跟臺灣一樣,逃離不了地震。寫小說不能實際減少損害,也拯救不了生命。我只能懷著我渺小的心願來寫,祈禱地震就此平息,恢復原有的平靜生活。
    不過,從標題也看得出來,即便是寫關於地震的嚴肅話題,我也不想失去慣有的搞笑特色。
    我是關西人,所以,從小就看「吉本新喜劇」這樣的搞笑劇長大。一開始就不想追求什麼文學性,只想博君一粲,時而摻雜人情味,且笑中有淚──這就是「新喜劇」。關西人光聽到「新喜劇」三個字,就會反射性地聯想到快樂的事,對我來說也是一樣。因此,我試著把「新」換成同樣發音的「神」,於是就成了「神喜劇」,這實在是太貼切了。
    這本書是我的第十本小說。
    也是在臺灣出版的第十本小說。
    從我的出道作品《鴨川荷爾摩》到之後所有作品都能承蒙翻譯,是我無上的榮幸。
    希望今後也能繼續把歡樂的小說帶給大家──希望今後也能繼續把歡樂的小說帶給大家──
    啊,形成言靈了。
    那麼,請容我把言靈塞進大家的嘴巴裡,揭開《恆久神喜劇》的序幕。

    萬城目 學

  • 這裡有個年輕人。
    他的名字是篠崎肇。
    有個女人隔著桌子坐在他前面。
    她的名字是坂本岬。
    他們兩人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穿著西裝的男人,比對面那個女人大兩歲,今年二十九歲。不過,男人是在研究所畢業後進入公司,女人是在四年大學畢業後進入公司,所以儘管年紀不同,卻是同期進入公司的同事關係。兩人交往快五年了。從新進人員訓練時,他們就不由自主地相互吸引,在成為社會人士的第一個夏天即將結束時,已經開始交往了。
    平時,男人都叫女人「小岬」,女人都叫男人「阿肇」。只有心情不好、或是語帶攻擊性時,女人會叫男人單一個字「肇」。
    「喂,肇,」小岬停止用叉子戳盤子裡的綜合甜點,以低沉的嗓音說:「我希望你能改掉一件事。」
    同樣盯著甜點的盤子,先吃光冰淇淋,正要接著吃小布丁的肇,發出「咦」的一聲,把頭抬起來。
    「妳希望我能改掉一件事?」
    「嗯。」
    「什、什麼事?」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是口頭禪。」
    「口頭禪?誰的?」
    「當然是你的啊。」
    「我……我有什麼口頭禪嗎?」
    「對啦,可能說不上是口頭禪,可是……不對,是口頭禪。就當作是口頭禪吧,我今天來就是要跟你說這件事。」
    聽到對方的語氣突然強硬起來,肇把叉子放在桌上,強裝鎮定地端起咖啡杯,心想:「該來的終於來了。」忐忑不安地喝了一口咖啡。
    肇也注意到了,小岬最近心煩氣躁。但是,他的工作忙到連休假都沒得休,實在沒辦法坐下來跟小岬好好說話。就在這樣的惦念中,夏天不知不覺地溜走了。雖然殘暑依然酷烈,但下週就是十月了。再加上上半年的決算工作,接下來的日子都會忙到要人命。所以,他趕在那之前,硬擠出時間,約小岬來吃法國料理。同時,也是為了慶祝第五次的紀念日。五年前的今天,在看完電影的回家路上,肇提出「請跟我交往」的要求,小岬回了一聲:「嗯。」點頭同意了。
    「你最近很少這樣約我呢,好開心。欸,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
    看到說話尖酸刻薄的小岬,開開心心地把料理往嘴巴送的樣子,肇鬆了一口氣。然而,光是大手筆的八千圓全餐,似乎還是不能讓她忘懷所有事。
    即便如此,肇也絲毫沒有跟小岬吵架的意思。不論小岬對他說什麼,他都打算誠懇地接納。
    「好啊,什麼事?妳想說什麼?」
    做好心理準備的肇,對小岬擺出笑臉。
    然而,小岬以放下叉子替代「那麼」的起頭語,開始說話後,明明下了那麼大的決心要「聽完所有話並表示同感」的肇,卻不到五秒鐘就插話了。
    「咦?妳說什麼?」
    「就是要你改掉那個口頭禪啊,不要再在我面前說了。」
    「改掉說『首先』這件事?」
    「對,沒錯,就是非常冷靜地用『首先』當開場白這件事。」
    肇盯著小岬的眼睛好一會。
    「那個詞……我那麼常用嗎?」他壓抑地反問。
    「對,常用。」小岬用力點頭,以很快的速度說:「我真的很受不了,你從『首先』開始的說話方式。滿嘴的大道理,聽起來冷冰冰的。」
    「為、為什麼交往第五年,妳才突然告訴我這件事?」
    「最近你很忙,幾乎沒時間見面。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想我們之間有什麼問題。」
    「問題──有那麼多問題嗎?」
    「嗯,有種種問題,所以我想了很久。」
    「想到的答案──就是『首先』?」
    「對。」
    肇把視線拉回到甜點的盤子上,確定還沒吃的甜點剩下兩個。
    「等等,等一下。」肇舉起手說:「我要解釋。」
    「解釋?解釋什麼?」
    「解釋『首先』的意思。」
    「有什麼意思嗎?」
    「有啊,當然有。」肇說:「冰淇淋都化了,快吃吧。」他邊催小岬繼續吃甜點邊說:「首先──這裡面……」話一出口就發現自己又說了。
    小岬停下正要拿起叉子的手。肇面對她冰冷的視線,接著往下說:
    「這裡面……呃,有數學歸納法的思考。」
    「數學──什麼?」
    「數學歸納法,妳不知道嗎?」
    「不知道,沒聽過。」
    「主要用在證明題上,妳應該在高中也學過。」
    「我沒學過,我是文科。」
    「不,跟文科、理科無關,大家都學過。」
    「我沒學過。」
    「嗯,妳沒學過、妳沒學過。呃,簡單來說,數學歸納法就是……譬如要上二樓,必須先把階梯一階一階地堆砌起來,做出通往二樓的道路才能到達,就是這樣的思考方式。」
    小岬興致索然地「哦」了一聲,把巧克力切片蛋糕放到融化的冰淇淋上抹一抹,再放進嘴裡。
    「首先,針對某算式,假設n=1時成立,n=k與n=k+1時也成立,那麼,就自動證明了對所有自然數都成立。」
    「完全聽不懂。」沉默地動著嘴巴好一會的小岬,搖著頭說出了直率的感想:「沒有東西可以被自動證明。」
    「對,沒錯。」
    肇一口喝完已經喝不出味道的微溫咖啡。
    「譬如,妳試著想像建造樓梯時的狀況。先建造第一階,再建造第二階。有了第二階,才能建造第三階,再接著建造第四階、第五階、第六階……第一百階、第一千階,一直建造下去。不管多高的樓梯,都是從第一階開始建造、都是從那裡開始。」
    「所以,那個樓梯跟數學什麼法、以及『首先』之間,有什麼關係?」
    「都是同樣的探討方式。處理事情時,我會從『首先』開始思考,亦即從n=1開始思考。沒有第一步就沒有第二步,沒有第二步就沒有第三步。就是要這樣逐一建立起來。譬如,這盤甜點也是一樣。要先確認總共有冰淇淋、布丁、巧克力蛋糕、水果塔四種甜點,然後決定吃的順序,把從頭到尾的順序搞清楚後再開始吃。這些甜點中,『首先』應該從冰淇淋吃起,因為放著不吃就會不斷融化。」
    「那麼,像我這樣完全不思考,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放任冰淇淋融化,把盤子弄得黏嘰嘰,是不該有的吃法囉?」
    「不、不,我沒那種意思。小岬用自己的吃法吃就行了,我只是在說我自己的吃法,並不是──」
    「你呀,」小岬打斷肇的話,「為什麼老是這樣,只想著自己呢?」說完,毫不客氣地把叉子指向對方。
    「咦?我無時無刻不想著妳啊,對吧?所以才這樣約妳吃飯──」
    「不,我說的不是這種事。」小岬煩躁地大叫,把叉子放在桌上。「算了,你就是這樣,大家才會嘲笑你,說你太拘泥小節,缺乏決斷力。」
    「咦,什麼?等等,大家說?說什麼?誰在說?」
    「不知道,謝謝招待。」
    小岬把膝上的餐巾折好放回桌上,看也不看肇一眼說:「我去一下化妝室。」離開了座位。

    兩人走在通往地下鐵車站的冷清馬路上。走出店外後一直微低著頭像是在思考什麼的小岬,終於開口了。
    「那麼,在什麼狀況下,你會遲遲不敢踏出第一步?」
    「應該是在無法確定第四步或第十步、甚或第一百步的時候吧。也就是,在大腦還沒完成排序的狀態下。當所有步驟確定時,我就會踏出第一步。」
    「但是,有很多事即使想決定從頭到尾的順序,也無法當機立斷吧?」
    「這時候就等所有判斷條件齊備了再做決定,不用急。」
    「有時不急也不行吧?」
    「妳是指什麼?」
    小岬停下腳步要說什麼時,從肇的西裝口袋傳來手機的震動聲。
    「啊,對不起。」
    肇拿出手機,用工作時的聲調接電話說:「喂,我是篠崎。」在兩人之間,這是屢見不鮮的情景了。小岬不生氣也不悲傷,只是茫然地看著他,輕輕地甩甩頭,仰望天空。被雲覆蓋的天空,只給人微髒的感覺。小岬把嘴巴朝向天空,宛如要把飄盪在頭頂上的暗灰色全吸進體內。似乎是公司發生了工作上的問題,肇用帶點煩躁的語氣說明電腦的檔案在哪裡。小岬輕聲嘆息,把臉轉回來。
    「看來要很久很久以後才能做到了,篠崎──」
    小岬喃喃自語,沒打算說給誰聽。然後,重新背好肩上的皮包,先跨出步伐穿越紅綠燈改變顏色的斑馬線。
    當小岬走到橫亙在四線車道上的斑馬線的一半時,肇才發現被扔下了。
    「那個檔案一定要今天送出去嗎?」肇邊繼續交談,邊隨後走向斑馬線。「對不起,我稍後再給你電話。」
    暫時掛掉電話的肇,追著小岬的背影往前跑。就在紅綠燈開始閃爍,小岬正好走完斑馬線時,肇追上了她。
    「對不起、對不起。」
    肇伸出右手,想從背後搭住她纖瘦的肩膀。
    這時,銳利的聲響劃過耳際。
    「鏘!」
    同時,讓人無法張開眼睛的強烈光線,從正面……不對,正確來說是腳底一湧而上。
    肇反射性地舉起手臂擋住光線。
    片刻後,他隔著眼皮確認光線已經消失,才忐忑不安地張開眼睛。到處都看不到剛才包圍自己的光線,周圍又恢復夜晚的景色。但他的表情依然充滿警戒,放下連同公事包一起舉起來的左手臂。
    「妳沒事吧?」肇先確認小岬的狀況。
    「咦──?」這時罩才發現周遭的異狀。
    應該在眼前的小岬不見了。
    不知為何正前方變成一座大鳥居。
    「這是哪裡?」
    肇扭頭想確認位置,視野卻突然被兩個並排而站的男人擋住了。
    「哇!」
    驚慌失措的肇不由得往後退。
    「啊,真抱歉,嚇到你了。」
    站在左邊的男人滿面笑容,輕輕地舉起了手。
    站在右邊的男人也配合那個人,以僵硬的動作稍微點頭致意。
    「有、有事嗎?」
    肇不自覺地把裝著公司重要資料的公事包緊抱在胸前,尖聲大叫。
    「篠崎肇老弟,我們不是什麼可疑人物。」
    「你們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們知道所有關於你的事。你叫篠崎肇,二十九歲,隸屬於系統營業部,喜歡的棒球選手是前巨人隊的川相,討厭的食物有番茄、小黃瓜、茄子,總之就是不喜歡所有夏天的蔬菜。小學時第一次買的音樂CD,是小早安的《一點點的愛》。」
    「為什麼連這種事都知道──」
    「因為我是神。」
    「蛤?」
    「我是神啊。」
    「神、神?」
    「對,那裡的神。」
    男人霍地舉起手,指向肇的背後。肇不禁循著他的手指回過頭,看到剛才的鳥居與向那裡延伸的黑漆漆的參拜道路,寂寥地盤踞在雜樹林前。
    「我在這間神社工作。」
    把頭轉回來的肇,依然緊抱著公事包,再次盯著眼前的兩人。
    左邊那個自稱為「神」的男人,穿著長袖翻領襯衫,吊著吊帶,襯衫上面有從沒見過的花樣重重交疊。年紀大約四十多歲將近五十。突出來的肚子,把吊帶向左右撐開。不管是從寬下巴的臉來看,或是從有點稀疏的頭髮來看,都只是個普通的中年男人模樣。
    另外那個右邊的男人,年紀比自己大一點,大約三十出頭吧。穿著合身的西裝,戴著黑框眼鏡,頭髮整齊旁分。他察覺肇的視線,馬上以必恭必敬的姿勢再次微微行禮致意,說:
    「我也是神,不過,跟這間神社一點關係都沒有,我今天是以觀察員的身分同行。」
    肇把突然自稱為「神」的兩人打量一翻後,默不作聲地往旁邊跨出一步,打算在被捲入麻煩之前離開現場……

    擋在肇前面的這兩個可疑的傢伙到底是誰?竟然自稱是「神」?怎麼看都比較像詐騙分子呀!這樣的「神」真的能夠相信嗎?想要知道永恆之神如何大顯神威,絕對不能錯過萬城目學最新力作《恆久神喜劇》!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