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長安月下紅袖香:在唐詩中,看見埋隱千年的唐朝奇女子
長安月下紅袖香:在唐詩中,看見埋隱千年的唐朝奇女子
  • 系列名:On Value
  • ISBN13:9789864930890
  • 出版社:啟動文化
  • 作者:石繼航
  • 裝訂/頁數:平裝/304頁
  • 規格:21cm*15cm*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6/07
  • 中國圖書分類:中國文學史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 79277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唐朝的女子恰似國色天香的盛世牡丹,我們看見了──
    武則天、太平公主、楊貴妃在宮中的權傾天下,
    名媛王韞秀、崔鶯鶯的自信大氣,
    女冠李季蘭、魚玄機的風流哀婉,
    「掃眉才子」薛濤的聰慧過人……
    在《全唐詩》的暗黃書卷中,有唐朝紅袖的容顏月影。

    本書以唐詩為切入點,力求在以男人為主的史書之外,翻尋千年前唐朝女子的喜怒哀樂。從宮中的帝、后、公主、宮女,談到民間的名媛、女冠、家姬、名妓……

    例如──
    ☆武則天從尚為唐太宗後宮才人時「望仙駕,仰恩徽」的小心翼翼、到唐太宗駕崩後在感業寺出家時「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的幽怨無依,一直到著名的「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的霸氣縱橫。後來李白曾寫詩「不信妾斷腸,歸來看取明鏡前」,當他聽到武則天在感業寺的詩句時,因自己並未超過武則天而「爽然若失」。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的楊貴妃;
    ☆「半醉徐擊珊瑚樹,已聞鐘漏曉聲傳」豪奢荒淫的安樂公主;

    ☆躊躇滿志的太平公主,在南山享樂浮華之後,落得賜死的下場,韓愈因此感慨:「公主當年愈占春……直到南山不屬人。」

    ☆同樣深鎖宮中、與世隔絕的宮女,其戀愛故事鮮為人知,但作者檢閱《全唐詩》,亦發現數則故事流傳。例如宮女藉著縫製征衣時,將情詩藏於其中,「蓄意多添線,含情更著綿。」或是將情詩寫於紅葉上,從御溝流至宮外,希望能遇到有緣人,「殷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其中亦不乏終成眷屬者。

    ☆至於民間奇女子,其才情膽色,更令人拍案叫絕。如李季蘭調戲「五言長城」劉長卿疝氣的事:「(李季蘭)嘗會諸賢於烏程開元寺,知河間劉長卿有陰重之疾,誚曰:『山氣日夕佳。』劉應聲曰:『眾鳥欣有託。』舉坐大笑,論者兩美之。」然而,在酒席中談笑自如的李季蘭,也在看透世情之後寫下至情至理的名句:「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魚玄機曾受溫庭筠指點詩文,自是才貌雙全,但被男人傷透心之後避入道觀,打出「魚玄機詩文候教」的告示,無行文人蜂擁不絕,她感慨寫下千古名句:「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

    相較之下,唐朝男人的名聲實在遠遜,例如到處招惹鶯鶯、韋叢、裴淑、薛濤、劉采春的元稹,實為「始亂之,終棄之」的代表人物。唯有李白數次經過敬亭山,遙望山上有相思不可見的玉真公主,終究是「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

    ──長安春色本無主,古來盡屬紅樓女──
    讀畢此書,不由讚嘆唐朝奇女子的絕代風華,亦在詩中看見她們輾轉流傳的紅塵心事。


  • 石繼航
    筆名江湖夜雨。詩詞鑑賞類暢銷書作者,電視節目《中華好詩詞》第三季冠軍。
    著有《四時花令:那些奼紫嫣紅的古典詩詞》《長安月下紅袖香》《印象盛唐:唐才子評傳》《宋朝的腔調》等數十本書。
  • 【代序】
    國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

    一千多年前照在長安的那輪明月,應該和如今的月亮沒有多大的分別。然而,明月依舊,人世間卻煙塵飛散,歷盡滄桑。那美輪美奐、面積相當於北京故宮三倍的大明宮,平坦如砥、可以讓四十五輛車齊行並進的朱雀大街,蓮葉接天、荷花映日的太液池,弦樂喧天、絲竹匝地的華清宮,這充滿大唐神采的種種華光勝景,都已在無情的歲月車輪碾壓下,零落成塵,不復存在,更不消說那些素有「大都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之稱的薄命紅顏。

    「長安春色本無主,古來盡屬紅樓女」 。一千年前的流水、清風、春花、秋月是屬於唐代紅顏的。如果說後世的古代女子往往更像是脆弱易傷、多愁善感的瘦梅、幽蘭,那麼唐代的女子則恰似國色天香的盛世牡丹,雍容中帶著自信,華貴中時顯激情,更帶著略顯跋扈與張揚的野性。整天吐血吃藥的「病西施」在唐代絕少得見,相反地,豪放女卻數不勝數:「紅線女」可以一夜千里,於戒備森嚴的郡衙中盜出金盒;十、七八歲的「車中女子」可以深入大內禁宮中盜寶,又輕而易舉地在天牢中救人;腦後藏隱形神劍的聶隱娘更是劍仙級的高手。唐代傳奇中有眾多的女俠,她們可以「逾牆越舍,身如飛鳥」,更時常有「右手持匕首,左手攜一人頭」的令人咂舌之舉。

    或許,有些人覺得上面所列的女子多為小說家言,不足為憑。然而,小說是反映現實的一面鏡子,正是因為唐代現實中有這一類女子,才會有這些令人神往的佳話。我們且不提小說,來看正史。唐太宗李世民的妹妹平陽公主,在李淵晉陽起兵、自己的老公柴紹逃往太原,將她獨留在家的情況下,不但沒有像尋常弱女子一樣哭哭啼啼彷徨無措,反而自己扯旗舉事,招兵買馬,四處攻城掠地,統率的人馬也像滾雪球一樣愈來愈大,最終達到七萬之眾,隋朝名將屈突通也屢屢敗在她的手下。要知道,平陽公主糾集起來的人馬,多是些兵痞、悍匪之類的猛惡漢子,但平陽公主卻能讓他們俯首貼耳地聽從調遣,何等不簡單!

    又有一個姓王的女子,本是魏衡之妻,被賊將房企地搶去作了姬妾,尋常女人到這個地步常常是自己抹脖子上吊,但唐朝女子不然,這個王氏趁此賊醉臥,一刀砍了他的頭,並帶著他的首級獻給官兵,賊眾也驚駭四散。唐高祖李淵大悅,封她為崇義夫人。「西門秦氏女,秀色如瓊花。手揮白楊刀,清晝殺仇家。羅袖灑赤血,英聲凌紫霞。」李白筆下的秦女形象,正是唐代女子的風采寫照。

    不得不承認,唐代的女子,絕對比明清時的女子們強健得多。唐代的女子,沒有後世因纏足而致的畸形小腳,她們像男子一樣打馬球、蹴鞠,甚至騎馬打獵,杜甫詩中就曾說「輦前才人帶弓箭」。唐武宗寵愛的妃子王才人常著男裝在郊原遊獵,和皇帝並馬而行,以至於來奏事的大臣誤以為王才人是皇帝。曾在長安市中耍把式賣藥一身腱子肉的薛懷義,居然被太平公主指使一群宮中壯婦按倒在地,一頓棍棒活活打死。反觀明朝,數名宮女合力,居然連個昏睡中的嘉靖皇帝都搞不定!

    唐代女子的強勢,不單單是在體力上。大唐的政治舞臺,尤其是初唐、盛唐時期,一雙雙纖纖素手,不時伸向那可以「號令天下,莫敢不從」的最高權力。這個綿延萬里,威震八方的大帝國,其神經中樞有不少時間是被這些紅顏女子們左右著。她們在政治上的冷靜、沉著和狠辣,為很多的男性帝王所不及。當然,這其中最為有名的就是「慈氏越古金輪聖神皇帝」武則天,她堂而皇之地登上那至高無上的帝王寶座,讓千萬男人在自己的腳下戰慄臣服。她是女皇,在歷史上獨一無二,空前絕後。其他如韋后、太平公主、上官婉兒等也是權傾一時。所以在唐傳奇的故事中,常有太陰夫人、后土夫人等非常高貴的女性形象,男人們常因為她們的恩賜而發達。

    美人如花花似夢,作為女兒家,唐代女人不單單有強悍的一面,也有嬌豔嫵媚的亮色。唐代的女子沒有後世所謂「珍重芳姿晝掩門」的矜持和矯情,她們熱情、奔放、張揚、浪漫,她們追求美麗和時尚的激情絲毫不亞於現代的女性。花顏雲鬢,有反綰髻、半翻髻、三角髻、雙環望仙髻、回鶻髻、烏蠻髻多般名目,真可謂「寶髻巧梳金翡翠」;黛眉輕挑,有鴛鴦眉、小山眉、五嶽眉、三峰眉、垂珠眉、月棱眉、拂雲眉萬千花樣,不時問「畫眉深淺入時無?」她們時而濃妝豔抹,披金戴銀,華服霓裳溢彩流芳中透出高貴而典雅的氣質;時而酥胸半露,粉頸如蝤,輕紗羅裙下的雪膚玉肌間透著火熱而性感的誘惑。「日高鄰女笑相逢,慢束羅裙半露胸。莫向秋池照綠水,參差羞殺白芙蓉。」這樣的情景在其他的朝代是看不到的,唐代女子衣著之大膽,幾乎只有現代的性感女孩才差堪相比。

    唐代女子的才情也是斐然可觀的。辛文房在《唐才子傳》中曾說:「唐以雅道獎士類,而閨閣英秀,亦能薰染,錦心繡口,蕙情蘭性,足可尚矣」,上官婉兒、李冶、薛濤、魚玄機……唐人詩集中時常可見她們留下的芳痕倩影,女詩人口角噙香的詩句,為美不勝收的唐代詩歌寶庫,平添了一縷悠遠的紅袖馨香。

    唐代女子的感情熾熱真摯,大膽直率,她們敢愛敢恨,敢於將自己的愛恨放聲表白:「春日遊,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這是何等狂熱灼人的愛,那樣的癡,那樣的狂,那樣的無可抵擋,那樣的直白無礙,直到今天,還有不少人被它的熾烈所打動。身為家妓的李節度使姬也說過:「囊裹真香誰見竊,鮫綃滴淚染成紅。殷勤遺下輕綃意,好與情郎懷袖中。」

    可惜的是,如同帝王家史一般的史書中,有關女子的記載少之又少,尤其是那些並非金枝玉葉的平凡女子,更是難以留下什麼蹤跡。隨著時光的流逝,後人對於唐代女子真正的神韻,愈發遙遠和隔膜。於是在後世文人的筆下和當代的影視劇中,就出現了小綿羊版武則天、薄命情種版的太平公主、有胸無腦版的楊玉環,她們或被理想化,或被簡單化,甚至庸俗化,但這並不是她們的真實生活、真實的思想和情感。

    所以,我力求從浩瀚的《全唐詩》中鉤沉出她們的身影,搜尋千年前她們的喜怒哀樂。「少女情懷總是詩」,也許唐朝女子的情絲恰恰是織在這些塵封已久,變脆發黃的詩頁中吧。真實的歷史往往不像刻意編出來的故事一樣唯美、浪漫,讓人感覺如夢如幻,如癡如醉,但是卻更加真實、質樸、耐人尋味,發人深思。

    不要只期盼「人生若只如初見」,其實人間正道是滄桑。然而繁華剝落之後,未必盡是蒼涼的底色。激情不變,真愛可尋,看遍千餘年的悲歡愛恨,讀盡歷史中的喜樂纏綿,我們會更加明達睿智,平靜坦然,真正地把握好自己的人生。

     

  • 代序 國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

    卷一 金輪垂照掩日光──女帝卷
    一、望仙駕,仰恩徽──當年的武才人
    二、看朱成碧思紛紛──在人生低谷中忐忑不安的武媚娘
    三、風枝不可靜,泣血竟何追──追思懷念母親的武后
    四、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 ──號令百花,叱吒山河的女皇
    五、天下光宅,海內雍熙──大周朝穆穆重光中的女帝

    卷二 西宮夜靜百花香──后妃卷
    一、盛世牡丹──長孫皇后
    二、蘭心蕙性──徐賢妃
    三、日邊紅杏──上官婉兒
    四、名花傾國──楊貴妃
    五、梅花一夢──江采萍

    卷三 秦樓魯館沐恩光──公主卷
    一、權傾天下──太平公主
    二、窮奢極侈──安樂公主
    三、儂本多情──玉真公主

    卷四 公主琵琶幽怨多──和親公主卷
    一、金城公主
    二、宜芳公主
    三、太和公主

    卷五 月過金階冷露多──宮女卷
    一、開元宮人
    二、天寶宮人
    三、德宗宮人
    四、宣宗宮人
    五、僖宗宮人

    卷六 鳳釵金作縷,鸞鏡玉為台──名媛卷
    一、王韞秀
    二、崔鶯鶯
    三、裴淑
    四、晁采
    五、宋氏五女
    六、光、威、裒三姐妹
    七、鮑君徽
    八、趙氏(一作劉氏)
    九、喬氏
    十、楊容華
    十一、蔣氏

    卷七 靜拂桐陰上玉壇──女冠卷
    一、吳興寶貝──李季蘭
    二、風情萬種──魚玄機

    卷八 綠珠垂淚滴羅巾──家姬卷
    一、樊素、小蠻
    二、關盼盼
    三、紅綃妓
    四、李節度姬
    五、步飛煙
    六、碧玉(一作窈娘)
    七、杜秋娘
    八、柳氏

    卷九 秋月春風等閒度──名妓卷
    一、王福娘
    二、顏令賓
    三、太原妓
    四、楚兒
    五、薛濤

    卷十 那作商人婦,愁水複愁風―商婦卷

    卷十一 蓬門未識綺羅香──貧女卷
    程長文

    跋 桃花亂落如紅雨

  • 看朱成碧思紛紛──在人生低谷中忐忑不安的武媚娘 (節錄)

    卷五
    四十七【如意娘】武則天
    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
    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

    這首題名為〈如意娘〉的詩,應該是武則天被迫在感業寺出家時寫的。當時,唐太宗駕崩,作為太宗的嬪妃,既無高貴的名分又無子女的她,面臨的不是青燈黃卷的古寺,就是寒雨秋窗的冷宮。有些學者考證,武則天並未真正落髮出家,而是以出家為名,李治將她另置別所,好方便兩人偷歡幽會。

    然而,無論是身在佛寺,或是幽居別院,這在武媚娘的一生中應該是她最忐忑不安的時刻。雖然李治當時當上了皇帝,或許李治也曾信誓旦旦地許諾。然而此時的李治,不知有多少大事要辦,更為可怕的是,他現在身邊美女環繞。按唐朝制度,除太子妃外,太子的姬妾編制應該有這麼多:良娣二人,正三品;良媛六人,正五品;承徽十人,正六品;昭訓十六人,正七品;奉儀二十四人,正九品。足有五十五人之多。而現在他又成了皇帝,粉黛三千就算暫時沒有配齊,也夠李小九眼花的了。

    而且,又有一個可怕的消息是,曾經以美貌和智慧著稱的徐惠的妹妹,也被李治收入後宮,封為婕妤。李治雖然不大喜歡王皇后,也沒有和她生育過子女。但是在李治未登基前就是良娣名分的蕭淑妃,早就生下了兩女一男。那個叫李素節的男孩子,長得相貌清秀,又聰明過人,李治非常喜歡,將來的太子位十有八九會是他的。在這種情況下,無名無分身分尷尬的武媚,被李治想起來的機會又有多少?

    而這時候的武媚,已經有二十六歲了,在壽命短暫,十四、五歲就成婚生子的古代,已經算比較老了。她沒有時間再等了,「曉鏡但愁雲鬢改」,正是她此時的心情。雖然當時李商隱和〈無題〉這句詩並沒有問世,但是女兒家擔心青春不再的情懷卻自古以來就約略相同。一代女強人武則天,此時和天下普普通通的眾女兒一樣,擔憂自己的手中已沒有多少青春歲月可以把握,只有把渺茫的希望寄託在那個曾和她纏綿繾綣過的男人身上。她的命運,只在他的一念之間。所以這首纏綿淒婉的詩寫得非常出色,此詩也讓我們知道,後來殺人如麻,凌駕於萬眾之上的武則天也曾有過這樣一段柔情。

    然而,舊時的文人囿於陳腐偏見,對武則天這首詩中的真情卻不能理解。明代鐘惺《名媛詩歸》中,雖然稱此詩好,但隨即就罵武則天「老狐媚甚,不媚不惡」。另一個腐儒周明傑也說:「恐可憶者不少,那得許多憔悴!」他是譏笑武則天一生中的男人太多。其實當時的武則天,心思肯定是只放在李治身上的。因為那是她唯一的希望。

    當然舊時經過正統教育洗過腦的人,堅決不信這首頗有情意的詩是寫給李治的,他們誣為武則天寫給男寵的。明代楊慎的《升庵詩話》中曾引宋代張君房《脞說》中的話說:「千金公主進洛陽男子,淫毒異常,武后愛幸之,改明年為如意元年。是年,淫毒男子亦以情殫疾死,後思之作此曲,被於管弦。嗚呼,武后之淫虐極矣!殺唐子孫殆盡……使其不入宮闈,恣其情欲於北里教坊,豈不為才色一名妓,與劉采春薛洪度相輝映乎?」

    姓楊姓張的這倆人,滿腦子後世的迂腐思想。他們雖然也不得不承認武則天這首詩中表現出來的才情(豈不為才色一名妓),但誣為是給男寵薛懷義所作。並覺得武則天淫蕩至極,情欲旺盛,去當妓女倒是得其所哉。這裡且不用和他們理論對武則天的評價問題,只是辯明一件事,這首〈如意娘〉絕對不是武則天寫給男寵的,且不說薛懷義是武則天厭憎之後,派太平公主將其打死的,就算像姓張的所說的那樣是被武則天「玩死」的,那詩中「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作何解,這個淫毒男子都死翹翹了,鬼魂來「驗取石榴裙」嗎?所以,這首詩必然是青年時代的武則天所寫,詩中透著前途莫測,悵惘無依之感,分明就是個幽怨女子,哪裡像後來傲視天下的聖神皇帝。

    但是,在武則天的詩裡面,似乎這首詩寫得最為出色。因為詩中最貴有真情,正是因為當時的武媚娘有著和普通女子一樣的愁緒離情,所以這首詩才最為動人心扉。後來詩仙李白曾寫有〈長相思〉一詩,其中寫道「昔日橫波目,今成流淚泉。不信妾腸斷,歸來看取明鏡前」。李白的夫人看了說:「君不聞武后詩乎?『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李白聽了後「爽然若失」。因為他的詩和武則天的詩立意很相似,藝術手法上也並未超過武則天這首,所以心下很不爽。後來有「劌目心、掐擢胃腎」之稱的孟郊又寫出了「試妾與君淚,兩處滴池水。看取芙蓉花,今年為誰死!」這樣語出驚人的句子,但溯其本源,還是承襲了武則天的創意。

    然而,被命運青睞的武則天,並沒有和眾多的後宮女子一樣成為終老宮中的「上陽白髮人」,仁厚的高宗李治沒有忘記她,一貫柔弱的高宗可能希望有一個堅強果敢如她的女子在身邊,作他的知心人。或許當時的武媚,恰好扮演了這個角色,於是武則天終於爬出這個泥濘難行的人生泥潭,她開始起飛,沖上九天雲霄!

    -------------------------------------------------------------------------------------------
    鶯鶯:為郎憔悴卻羞郎──始亂終棄的宿命(節錄)

    對於張生和鶯鶯分手的細節,《鶯鶯傳》中語焉不詳,看來元稹自己也心中有愧,知道拿不上檯面。既然張生就是元稹,我們可以從歷史上查一下元稹的行跡:

    元稹自從赴京應試以後,以其文才卓著,被京兆尹韋夏卿所賞識,且與韋門子弟交遊。韋、盧、裴都是唐朝大族,元稹有詩名〈陪韋尚書丈歸履信宅,因贈韋氏兄弟〉:「紫垣騶騎入華居,公子文衣護錦輿。眠閣書生復何事,也騎羸馬從尚書。」詩中一副趨炎附勢的醜態。元稹後來知道韋夏卿之女韋叢還待字閨中,於是不久就勾搭上了韋小姐。這對元稹來說,是一個攀高枝的絕好機會。

    崔鶯鶯雖然才貌雙全,也是名門閨秀,但她父親死了,剩下只有老母弱女,雖有不少錢財,但早沒有了權勢。俗話說「朝中無人莫作官」,所以他權衡得失,最後還是娶韋叢而棄鶯鶯。

    唐朝是相當講究門第身分的,對於出身寒微的士子來說,能攀上一樁豪門親事更是很有必要的。聰明的鶯鶯早就預料到這樣的結局,她說:「始亂之,終棄之,固其宜矣,愚不敢恨。必也君亂之,君終之,君之惠也」,就是說如果你對我始亂終棄,我也不敢怨恨,但如果你能始終如一,那是你有良心。當然鶯鶯也不是朝秦暮楚,「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的那種女子,鶯鶯是很看重這份感情的,她曾寄信和玉環、絲、文竹茶碾等東西給元稹,信中說「玉取其堅潤不渝,環取其始終不絕。兼亂絲一絇,文竹茶碾子一枚。此數物不足見珍,意者欲君子如玉之真,俾志如環不解,淚痕在竹,愁緒縈絲……」其中深情,令人感慨唏噓不已。

    然而,負心的張生(元稹)卻十分狠心地斷絕了和鶯鶯的關係,他還在文中誣衊鶯鶯:「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於人。使崔氏子遇合富貴,乘寵嬌,不為雲為雨,則為蛟為螭,吾不知其變化矣。昔殷之辛,周之幽,據百萬之國,其勢甚厚。然而一女子敗之,潰其眾,屠其身,至今為天下僇笑。予之德不足以勝妖孽,是用忍情。」

    把鶯鶯比成禍國敗身的紅顏禍水,張生負心拋棄人家,反而倒似有大智慧,能慧劍斬情絲似的。對他這種無恥的行為,前人早有公論,陳寅恪先生對其評價說「自私自利。綜其一生行跡,巧宦固不待言,而巧婚尤為可惡也。豈其多情哉?實多詐而已矣。」魯迅先生也說:「惟篇末文過飾非,遂墮惡趣。」可見張生(元稹)辯解非常蒼白無力,「文過飾非」四字說得一針見血,十分精到。

    元稹在人家賴了半天,鶯鶯還是不見她,於是只好黯然離去。鶯鶯在他離去時,又送給他一首詩,就是下面這首告絕詩:

    卷八○○
    十一【告絕詩】崔鶯鶯
    棄置今何道,當時且自親。
    還將舊來意,憐取眼前人。

    這首詩寫得也相當精妙,明趙世傑《歷代女子詩集》卷四中評道:「幽恨無窮」。鐘惺《名媛詩歸》說:「『道』字責意嚴正,不必說出絕字意矣。『今』字『何』字俱含怒意,細味自知。」

    其實細細讀來,我感覺這這寥寥二十字中,有情、有怨、有恨、有惋、有感慨、有傷懷,當真如鐘惺語:「情媚怨媚,各有其至,千古情人,俱堪矜憫」。

    「棄置今何道,當時且自親」,既然忍心分手就什麼也別說了,當年那些親親密密的事情還有什麼意義?這兩句中也是既有憤恨,又有感慨,可謂百感交集,「還將舊來意,憐取眼前人」,也是如此。我覺得,鶯鶯是發於真誠的勸慰說,你還是好好對待她,愛她(憐取),不要像辜負我一樣再辜負她吧。由此可見鶯鶯的寬容和大度。

    對於我個人來說,更喜歡《鶯鶯傳》中的鶯鶯形象,她寬容大度,敢愛敢恨,她知道和元稹出軌的後果,「始亂之,終棄之,固其宜矣,愚不敢恨」,但她還是堅定地邁出了這一步。當元稹無情無義時,她沒有哭天搶地,向元稹乞求施捨愛情,也沒有投井上吊抹脖子,而是堅決與之斷絕來往,決不藕斷絲連,糾纏不清。她不像霍小玉那樣咬牙切齒:「我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負心若此!」並滿懷怨毒地說:「我死之後,必為厲鬼,使君妻妾,終日不安!」鶯鶯身上體現了唐代貴族女子的氣度,雖有深情真情,但絕不會離開他就無法生活。

    ------------------------------------------------------------------------------------------
    李季蘭──天女來相試,將花欲染衣(節錄)

    據《唐才子傳》一書中所說,李季蘭「美姿容,神情蕭散。專心翰墨,善彈琴,尤工格律」。天下美姿容的女子不少,但「神情蕭散」,氣質極佳的女子卻向來少有。李季蘭容貌出眾,才華過人,性情又是開朗放縱,所以她就交了一大堆男友。當然,這其中,或許有些真的只是朋友關係。

    從存留下來的記載中看,和李季蘭關係比較密切的人,主要有劉長卿、陸羽、朱放、皎然、閻伯鈞等人。這些人經常在一起聚會吟詩,《唐才子傳》上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
    「(李季蘭)嘗會諸賢於烏程開元寺,知河間劉長卿有陰重之疾,誚曰:『山氣日夕佳。』劉應聲曰:『眾鳥欣有託。』舉坐大笑,論者兩美之。」

    意思是說李季蘭在烏程縣開元寺,和一些文人學士聚會時,她知道劉長卿有「陰重之疾」,也就是有疝氣,我們知道得疝氣的人,會腸子下垂,使睾丸腫脹。當時沒有手術治療這樣的途徑,經常要用布兜托起睾丸,以減少痛楚。李季蘭知道劉長卿有這種病,所以用陶淵明的詩:「山氣(諧音疝氣)日夕佳」(〈飲酒詩二十首〉之五)來笑話劉長卿的疝氣病。劉長卿也用一句陶淵明的詩來回答;「眾鳥欣有託。」(〈讀山海經詩十三首〉之一)這個「託」字借作「托」字,「眾」字借作「重」字,這個「鳥」字也作水滸中罵人用的「鳥」字來講。

    我們看李季蘭在公開場合,居然大講黃段子不臉紅,確實令人驚訝。另外,李季蘭既然連老劉這種隱私都知道,那她和劉長卿的關係恐怕非同一般。當然,李季蘭的朋友中,也有人堅決抵制她那風情萬種的誘惑,像和尚皎然就是。他寫過這樣一首詩:

    卷八二一
    四十二【答李季蘭】皎然
    天女來相試,將花欲染衣。
    禪心竟不起,還捧舊花歸。

    從詩意看,李季蘭非常主動,有「誘僧」之舉,但皎然卻和唐僧有一比,不為其美色所誘,也沒有像武松一樣「惱將起來」,而是很禮貌地還了她這樣一首詩,果然是高僧氣度。於是《唐才子傳》中就損李季蘭說「其謔浪至此」。其實,在初唐、盛唐時期,男女方面的事情似乎比現在都開放得多,像太平公主、上官婉兒、玉真公主等都是男寵成群,貴族婦女中「出軌」者也不在少數。

    有記載說,楊國忠外出多年,他老婆不知和什麼野男人搞得懷上了孩子,楊國忠也不追究,還自我解嘲說:「此蓋夫妻相念情感所致。」當時的社會風氣相當開放,一夜情也屢見不鮮,李端有首詩中就寫道:「妾本舟中女,聞君江上琴。君初感妾意,妾亦感君心。遂出合歡被,同為交頸禽。」看見了麼?只是琴歌有情,就上床了。而且他們要的不是天長地久,而是曾經擁有:「徒結萬重歡,終成一宵客。王敬伯,綠水青山從此隔!」雖然這首詩中的王敬伯是晉朝人的名字,但恐怕就是以此作代號罷了,該詩以優美纏綿的口吻來敘述此事,可見唐代人的態度。所以,李季蘭的所作所為雖然前衛,但不算特別穢褻不堪。

    而且,李季蘭雖然放縱大膽,但卻出乎真情,且她所交往的全是才華橫溢的文人。先說劉長卿,此人在詩壇倒是有一席之地,有「五言長城」之稱,但仕途坎坷,在官場上是個倒楣蛋,冤大頭。他屢次被貶官,甚至還蹲了回大獄,和李季蘭相識時,官職一直在六品以下,也不是什麼有權勢的人。皎然是個和尚,不用說,也是要錢沒錢,要權沒權的人;而陸羽,雖後世有「茶聖」之稱,但當時就是一個山村野人。陸羽早年是個孤兒,三歲時被老和尚拾去,學得識字烹茶。後來他不耐寺廟清規,逃走後加入一個戲班子當優伶演戲。說到演戲,他長得奇醜,還有點口吃,他演的全是丑角,靠逗人發笑賺上座率。後來他又學著當隱士,這等人能有錢嗎?沒有半點油水可榨,也就喝他兩壺茶水罷了。朱放和李季蘭在一起廝混時,也是窮書生一個,沒有功名在身,直到大曆中,才被聘為江西節度參謀,終其一生也沒有做過大官。所以,在這一點上,李季蘭的行為有所非議,但卻也是「發乎真情」。
    ……
    我覺得李季蘭的詩在唐代女詩人中當屬第一。薛濤雖然寫得也不錯,但是她因身為官妓,有好多詩不免有刻意迎合官長之嫌,阿諛拍馬的違心之作也不少。而李季蘭的詩卻清氣滿懷,蕭然有林下之風。李季蘭的詩帶有濃郁的盛唐氣息,嚴羽《滄浪詩話》說:「盛唐諸人惟在興趣,羚羊掛角,無跡可求。故其妙處透徹玲瓏,不可湊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鏡中之象,言有盡而意無窮。」李季蘭的詩確實有這樣的意味,我尤其喜歡李季蘭這首詩:

    卷八○五
    七【相思怨】李冶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無畔。
    攜琴上高樓,樓虛月華滿。彈著相思曲,弦腸一時斷。

    有人常稱歎孟浩然的詩是「語淡而味終不薄」,依我看,李季蘭的這首詩也當之無愧。這首詩中,沒有生澀難解的典故,字句雖然平易,但卻詩味醇永,韻致天然。讀來如行雲流水,風神疏朗。有道是「詩必盛唐」,所以,有著盛唐之音的李季蘭,她的詩才在唐代女詩人中堪稱豔絕群芳,高居魁首。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