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請開始你的表演(全二冊)(簡體書)
請開始你的表演(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75元
  • 定  價:NT$450元
  • 優惠價:75338
  •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女船長VS名導演
    作者輕輕呼籲抵制網絡暴力
    2018開年大戲:請開始你的表演!


    他沉默時如山,撩人時亦能滿嘴情話
    他陪她經風曆雨,他為她孤注冒險


    是他,為她餘生填進光明信仰和驚濤駭浪
    他是她的救贖。


    南姣愛過一個人,愛到萬念俱灰山窮水盡。
    她背負所有駡名與罪惡遠離,從此銷聲匿跡。
    原以為這一生都將如此暗淡無望,沒有波瀾。
    直到,上天安排她遇到了陳紹祁。

  • 輕輕

    90後,紅袖添香風尚閣代表作者。在2013年華語言情小說大賽中憑藉《華燈初處起笙歌》獲得年度風尚新人獎。
    已出版作品:《全世界借我一秒愛你》《心悅君兮1、2》《浮光深處終遇你1、2》《良人可安1、2》。
    已簽約影視作品:《浮光深處終遇你》。
  • 上冊目錄:

    第一章 危險迷人的蔚藍

    第二章 五彩貝角的孤單

    第三章 瑰麗暗流的洶湧

    第四章 沉默魚漂的心動

    第五章 人魚公主的秘密

    第六章 潮落潮起的輪回

    第七章 悠悠深海的漣漪

    第八章 折斷翅膀的海鳥

    第九章 往日月色的倒影

    第十章 暗香深處的離愁

     

    下冊目錄:

    第一章 南風吹夢的仲夏

    第二章 溫柔風帆的飛航

    第三章 穿越生死的迷霧

    第四章 似曾相識的彼岸

    第五章 隨波逐流的紙船

    第六章 沙雕城堡的嗚咽

    第七章 久別重逢的浪花

    第八章 堅如磐石的誓言

    番外一 愛情海洋的寶藏

    番外二 溫柔如海的良人

  • 第一章 危險迷人的蔚藍

    1

    宋明柯坐在船沿上,仰頭喝了口雪碧,胃裡的氣泡滋滋地沖到嗓子眼,他打了嗝。

    海風吹拂,將他那半長不短的劉海撩起又放下,風裡帶著點腥咸,聞著舒爽又振奮人心。

    “哎呀!果然跟著陳導到處浪,人生才曼妙啊!”

    甲板上正在搬運設備的劇組工作人員都轉頭看他,他拿雪碧瓶瓶口指著其中一個皮膚黝黑的小姑娘:“哎?妹妹,沒見過你啊。新來的?”

    那小姑娘停下來看著他。

    “宋公子,這可不是我們組的妹妹,是船長的妹妹,你悠著點。”有人提醒他。

    宋明柯點點頭,但還是不改那流裡流氣的模樣。

    “妹妹,你叫什麼名字?”

    小姑娘抿了下唇,似乎是在猶豫要不要告訴他。

    “別緊張,大家認識一下,畢竟我們要在這船上待個把月呢。要是叫不上名,我就只能喊你妹妹,喊你妹妹大夥又覺得我占你便宜,多不好啊是不是?”

    “我叫南景。”

    “什麼?”

    “南方的南,景色的景。”

    “這麼好聽的名字配這麼好看的妹妹,真合適啊。”

    南景不理他,將一台監控器放到邊上。

    “我叫宋明柯。”宋明柯仰頭將雪碧喝盡,順手把瓶子丟進海裡,“你隨他們叫我宋公子也可以。”

    南景盯著他,瞳仁忽而亮了一下。

    “你幹什麼!”她的語氣不似剛才那般軟糯糯的,一下有了怒意。

    宋明柯聳聳肩,不解:“我幹什麼了?”

    “你往海裡丟瓶子!”

    宋明柯探頭往船下看了一眼:“丟了怎麼樣?妹妹你脾氣忽然變得這樣大,我好怕怕的!”

    甲板上的其他人都笑了起來。

    南景的臉漲得通紅:“你……你……”

    “我……我……我怎樣?”宋明柯逗她上了癮。

    “不用怎樣,去撿起來。”船艙裡又走出一個女人來。

    宋明柯聞聲抬頭。

    這女人一頭長髮綁成了馬尾,上身穿著軍綠色的背心,下面是黑色的緊身長褲,褲腳卡在馬丁靴裡,身段妖嬈,氣質利落。

    她的目光也落在宋明柯的身上。

    宋明柯笑得更歡了:“又來一個漂亮妹妹,這艘船是誰選的,改明我請他吃飯!”

    “姣姣姐。”南景迎上去,順勢白了宋明柯一眼。

    南姣拍了一下南景的手背,將她拉到身後。

    宋明柯自來熟地道:“姣姣妹妹,你讓我撿起來可以,可是這船太高了,哥哥我夠不到啊!”

    宋明柯特別真誠地朝著船沿外俯身晃了晃演繹自己手短。

    “要不,你幫幫我?”

    南姣笑了,笑容嫣然又冷靜,冷靜裡還帶著幾分危險。

    宋明柯有一瞬覺得自己動不了了。

    甲板上的風越來越大。

    “好,我幫你。”

    女人冷冷的聲音在耳邊回蕩,宋明柯還沒反應過來,就見南姣抬腳,又快又狠地朝他躥過來。

    “啊!”

    眾人回頭,宋明柯已經一頭栽進了海裡。

     

    2

    “啊啊啊啊!”宋明柯在水裡撲騰著,一通亂喊,完全不見剛才的翩翩氣勢,狼狽極了。

    “宋公子不會游泳!”有人朝南姣吼。

    南姣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人閉了嘴。

    “姐。”南景挽住了她的胳膊,有些不放心。

    南姣還是站著沒動。

    “啊……快救老子……老子要是死了……我們宋家就絕後了……”

    宋明柯的聲音斷斷續續的,漸漸變弱。

    南姣上前,撥開了人群。

    幾乎同時,耳邊嘭的一聲,有人先她一步跳進了海裡。

    南姣撲到船沿上,看著從水下冒出來的那顆腦袋,那是顆頭髮修剪得很乾淨的腦袋,頭型周正又好看。

    “陳紹祁!算你……算你有良心。”

    宋明柯拍打著水花,在水面上沉沉浮浮,命都快沒了,嘴也沒閑著。

    被稱作陳紹祁的男人水性很好,他朝宋明柯遊過去,長臂一勾,托住了他的頭。

    南姣將船上的繩梯放下去。

    陳紹祁帶宋明柯往回游,碰到繩梯的時候,一把將宋明柯掛在繩上。

    眾人費力將宋明柯提上來。

    南姣又把繩梯拋回去。

    水裡的陳紹祁仰頭看了她一眼,他的眼睛很好看,但這一眼涼涼的,沒帶什麼感情。他自己順著繩梯上了船。

    南姣退後幾步,就見一個捏扁了的雪碧瓶跳到了她的腳邊。

    是宋明柯剛扔下去的那一個。

    南姣扭頭,陳紹祁剝了黏在身上的濕衣服,往地上一扔,她的目光正好撞到他的腹肌和人魚線。

    “喀喀喀!”宋明柯躺在甲板上,不停地咳嗽著,嗆出一嘴一嘴的水來。他長長的頭髮糊住了眼睛,像個可怕的水鬼。

    “宋公子,你沒事吧?”劇組的工作人員都圍過去。

    宋明柯隨手抓住一個,借力坐起來。他撥開了自己的劉海,目光在人群裡搜尋著。

    南姣主動走到了他面前。

    “我靠!你這臭娘們!”宋明柯指著她,“你謀殺是不是?老子不就是往海裡丟了個垃圾嗎,這犯法呀?”

    南姣眯眼:“我也只是往海裡丟了個垃圾。”

    她語調寡淡,淡得宋明柯一時沒有回過味來。倒是陳紹祁又看了她一眼,那黑漆漆的眸子裡似乎有了光。

    半晌之後,宋明柯從甲板上撲騰一下跳起來。

    “你罵誰垃圾呢!”他朝南姣撲過去。

    南姣站著沒動,她的馬尾在風裡亂舞,像抓不住的風箏。眼見宋明柯往她的脖子掐過來,陳紹祁揚手,攥住了他。

    “滾去換衣服。”是很好聽的聲音,但欠了點溫度。

    “你沒看見我剛才差點死了嗎!”宋明柯火氣很大,也有點委屈,“我不好好修理這丫頭片子,我的面子要往哪裡擱!”

    陳紹祁松了手,彎腰撿起自己的衣服。

    “我不救你第二次。”他說完,轉身往船艙裡走。

    南姣盯著那結實的後背,肩胛骨處有條水珠淌下來,一直滑進緊窄的褲腰。

     

    3

     “姐。”南景扯了扯南姣的胳膊,“咱們也進去吧。”

    南姣點頭。

    宋明柯張牙舞爪的還想朝南姣撲過去,劇組的老蔣從人群裡跑出來,攔住了他。

    “宋公子,趕緊去換件衣服吧,別第一天就著涼了。”

    周圍的人也都好言勸著。

    宋明柯還不解氣,他望著那纖長的背影:“這船誰選的?”

    “我,我選的。”老蔣乾笑著,“不用請我吃飯,我……”

    “吃毛線!”宋明柯抬手將劉海蓋到腦後,“馬上換一艘!”

    “這不好吧,我們已經付定金了,而且好不容易把這麼多設備搬上船,如果換船又得搬下去,這不是折騰人嘛。”

    劇組的其他工作人員都發出唏噓聲。

    “我說換就換,定金我來出,設備我找人來搬!” 宋明柯是鐵了心的,什麼女人,敢踹他?

    老蔣還在堅持:“那陳導?”

    “陳導那邊我去說!”

    宋明柯揪著一身濕衣服進了房間。房間是提前分好的,因為船不大,劇組人又多,他和陳紹祁擠一間。

    陳紹祁剛沖了澡出來,正用毛巾擦臉,聽到聲音,也沒回頭。

    “我要換船。”宋明柯甩上了門,氣鼓鼓的。

    陳紹祁側頭,涼颼颼地瞥他一眼。

    宋明柯繞到陳紹祁面前,重複一遍:“我要換船!”

    “別沒事找事。要麼安靜待著,要麼滾回去。”

    “我不!我現在就是瞧那娘們不順眼。”

    陳紹祁把毛巾砸在宋明柯臉上,給自己套上褲子:“我瞧著挺順眼。”

    “陳紹祁你什麼意思啊?”宋明柯不樂意了,“那女的哪裡好還能招你待見?”

    “踢腿的姿勢好。”

    宋明柯反應過來,把毛巾砸回去:“你大爺!”

    陳紹祁擋開了毛巾,他摸到煙盒,抽出一支煙來,捏在指間。

    窗外是一望無際的海,湛藍如鏡。

    剛才那個女人朝宋明柯竄過去的時候,他就站在她身後。他原以為,她只是嚇唬嚇唬宋明柯,倒沒想到那一下是動了真格的。

    不過,姿勢的確不錯,大氣,還有點殺氣。

    “紹祁,你就給哥們點面子,換艘船好不好?”宋明柯渾身濕噠噠地黏過來。

    “不換。”他點了煙。

    “為什麼不換?我看到岸邊有的是比這更好的船,換嘛!”宋明柯攀著他的胳膊撒起嬌來。

    陳紹祁撥開他的手,不吃這一套。

    宋明柯僵持了一會兒,陳紹祁也不理他。他忽然哼唧一聲,轉身走到行李箱前,氣勢洶洶地一通亂整。

    “怎麼?”陳紹祁吐出一口煙圈。

    “……”

    “要走?”

    “……”

    “不送。”

    “老子洗澡。”

    宋明柯拎了條短褲,灰溜溜地往浴室走。

    陳紹祁勾唇,笑駡一句:“出息。”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