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教她喜歡我(簡體書)
教她喜歡我(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 87183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負分女VS高定男
    被總裁追好辛苦!


    夏之晴以為她哥是全世界最腹黑的人,直到她遇到了宋安辰。
    “夏之晴,你告訴我,要有多堅強,才敢對一個人念念不忘。”
    原來不是她幸運,是他絞盡腦汁“策劃愛情”

    夏之晴遇到了一連串倒黴的事,先是撞到了假高富帥宋安辰租來的真豪車,後偶遇搶了她前男友的前閨蜜姜薇,並跟對方誇下海口,會帶上現在的高富帥男友去參加大學的同學會。
    為了不讓對方看笑話夏之晴在網上招租男友,卻被宋安辰成功中標為她的“假男友”。更讓人頭大的事,這個人不僅是她的債主、假男友,還是她的新任上司……

  • 雲吉錦繡

    獅子座,寫喜歡的文字,說有意思的故事,喜歡一切美好的事物和食物。
    已出版作品:《美人仵作》《如果沒有你,情歌也荒蕪》《魅惑無疆》《菜鳥上枝頭》。
  • 第一章  租個男朋友 遇見她

     

    第二章  同居不同房   設計她

     

    第三章  英雄難過霉女關 走近她

     

    第四章  愛情保衛戰      保護她

     

    第五章  甜蜜的報酬        親吻她

     

    第六章 情敵遠方來   告白她

     

    第七章 夢醒時分   委屈她

     

    第八章 擁有最美好的你  我愛

     

  • 第一章  遇見她

     

    以前聽說人倒霉的時候喝口水都塞牙她還不信,可當她的東風標致熱情地吻上前面那輛騷包的Lamborghini Aventador LP720-4時,夏之晴終於信了。

    夏之晴將車熄火,下車,Lamborghini駕駛室的車門被打開,走下來一個長腿的年輕男子。

    當男人走到她面前時,夏之晴覺得自己的眼睛被路邊的燈光狠狠地閃了一下。

    男人上下打量了她及她的小東風一眼,說道: “這位小姐,事故的責任在你,對於這一點,我們應該都沒有異議吧?”

    當一個男人集高富帥於一體,那秀色可餐的程度就跟美食集合了色香味一樣,若換作平時,夏之晴這會兒早就犯起花痴了,可現在一想到接下來的巨額賠償,她只想仰起四十五度角的臉,對燈流淚。

    今年年初,她在市中心的錦繡小區貸款買了一間兩室一廳的房子,上個月又貸款買了座寶駕,所以她早已是個負債累累的 “負婆”了。

    夏之晴看了看被撞成傷殘的蘭博基尼,艱難地點點頭: “這麼貴的車,您一定上保險了吧?”

    男人深邃的鳳眸膠在她臉上,聞言聳聳肩,輕笑道: “這車不是我的。”

    “哦,那是你朋友的?你朋友應該投全保了吧? ”

    “也不是我朋友的,這車是我租來的。”

    “這車是我租來的。”

    “租來的。”

    “的。”

    “……”夏之晴是真的被這句話噎到了,裝的人很多,可如此下血本的裝,她還是第一次見。

    男人拿出手機,朝著兩輛車 “啪啪”地拍了幾張照片,然後將手機塞到她手里道:“把你的手機號碼和名字輸進去,車修好後,我會通知你過來賠錢。”

    “我會通知你過來賠錢。”

    “過來賠錢。”

    “賠錢。”

    “錢。”

    夏之晴熱淚盈眶地握緊手機,生怕一個手抖摔下去又要賠錢。

    她有個同事,上個月不小心刮花了一個土豪的瑪莎拉蒂,人家非常任性地大手一揮不用她同事賠償。她剛才還有些小希冀,希望眼前的高富帥也能這麼有錢任性,誰知道她這麼倒霉,以為遇到了隻金龜,沒想到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鍍金的!

    沒錢你裝什麼高富帥!

    沒錢你租什麼蘭博基尼!

    夏之晴覺得自己脆弱的小心靈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回到駕駛座上後,她忍不住用頭磕方向盤,真是流年不利啊!!

    上個月路過一個寺廟時,有個在路邊擺攤的 “大師”拉住她,說她印堂發黑,如果不化解的話就會倒大霉,她當時就啐了對方一臉,這會兒後悔得腸子都綠了,早知道就應該跟大師買下那護身符。

    宋安辰看著手機通信錄上的 “夏之晴”三個字,嘴角微微揚起一抹柔和的弧度。

    那傻丫頭果然沒認出他來呢,不過沒關係,夏之晴,一輩子這麼長,我們有的是時間。

     

    她心力憔悴地回到家裡,打開微信,默默地點開一個叫 “爆炸的大榴蓮”的頭像。

     

    爆炸的青蘋果:我那高端大氣上檔次狂拽炫酷的哥哥~~ [ 飛吻][ 飛吻] ,你在嗎?

    爆炸的大榴蓮:說人話!

    爆炸的青蘋果:我想跟你借點錢周轉,也不多,大概也許可能應該就十萬左右吧~

    爆炸的大榴蓮:兩個字一個符號。

    爆炸的青蘋果:?

    爆炸的大榴蓮:沒門!

    爆炸的青蘋果:天啦!人之初,你難道要見死不救嗎?

    【消息已發出,但被對方拒收。】

    爆炸的青蘋果:什麼意思?不要告訴我你拉黑我了?

    【消息已發出,但被對方拒收。】

    爆炸的青蘋果:[ 抓狂][ 抓狂]

    【消息已發出,但被對方拒收。】

     

    夏之晴淚流滿面地扔掉手機,真是世態炎涼,人心不古!網絡上的心靈雞湯果然說得沒錯,最卑賤不過感情,最涼薄不過人心。

    人之初的工資是她的五倍,銀行卡里的存款過七位數,各種投資錢生錢,借點錢給自己會死啊?她又不是不還!

    人之初,大名夏之初,是早她五分鐘出生的雙胞胎哥哥,從小以欺負她為人生樂趣,可無奈她無論是IQ還是EQ,雙雙鬥不過夏之初這個 “賤人”。

    夏之晴抓狂地在床上滾來滾去,她畢生的目標就是虐死夏之初,如果不能在肉體上虐死,也要在精神上虐死丫的!

    第二天,夏之晴頂著兩隻大大的熊貓眼去上班,今天她跟一個客戶約好了談合同的事。

    客戶是一個五十歲上下的大媽,除了胖了點、壯了點、醜了點、品位雷人了點,其他方面還是不錯的,是個熱心腸的大媽。

    談好合同,已經是午餐時間,她不得不客套地邀請客戶大媽共進午餐,客戶大媽半句客套話也沒說就拉著她愉快地走進了樓下一家高級的西餐廳,她頓時有種心如刀割的感覺。

    飯吃到一半,手機響了起來,她看到屏幕上 “老佛爺”三個字,眉頭不禁蹙了起來。

    老佛爺,乃她母上大人也,人稱蘇老太。

    她知道蘇老太最近又心塞了,原因不用掐都算得出來,無非就是隔壁王大媽家的媳婦又給她添了個孫子。蘇老太天天在家裡念叨著自己命苦,活了五十多年還是人家他媽,始終沒有機會當上人家他奶。

    她在心裡嘆了一口氣,認命地按下接聽鍵,她的手機被摔了一次後就有點不大正常了,不開免提也有免提的效果,所以她不過才 “媽”了一聲,蘇老太那如銅鑼般的聲音就從手機裡廣播出來了——

    “老娘要抱女婿! ”

    蘇老太人矮聲音大,經常語出驚人,夏之晴早已經習慣了,可坐在她對面的客戶大媽明顯一副吃到蒼蠅的樣子,連看她的眼神都有些變味了。

    女婿VS丈母娘.avi。

    多奔放啊!

    其實蘇老太的意思是:你趕緊給老娘嫁人去,老娘要見女婿,老娘要抱外孫。

    可被蘇老太這麼一縮減,味道就全變了,夏之晴頓時有股淚奔的衝動。

    掛掉蘇老太的電話,她看著客戶大媽意味深長的眼神,不得不解釋道: “這年頭父母為了逼婚也是蠻拼的,搞得我都不敢回家過年了。”

    “原來夏小姐還沒結婚啊,我還以為……”不知為何客戶大媽臉上看上去有些失望,“不過夏小姐看上去這麼年輕也不用急,才二十二三歲吧?”

    長著一張娃娃臉就是有這麼點兒好處,畢業四五年了,看上去還像剛畢業一樣,夏之晴兩眼笑成了月牙形: “哪裡,也不年輕了。”

    “那是多大了?”客戶大媽打破砂鍋問到底。

    “……二十六。”

    “哦,二十六的確不年輕了。我同事的表姐的朋友的表姑的兒子年紀跟你差不多,也是個剩鬥士,也沒對象,要不我介紹你們認識認識? ”

    “……不用了吧,這怎麼好意思。”在蘇老太的奪命催婚令之下,她現在聽到“相親”兩個字就頭疼。

    PS:你才是剩鬥士,你們全公司都是剩鬥士!

    “這個你還真不用不好意思,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事就這麼定了,夏小姐的終身大事我承包了。”客戶大媽捶著胸脯打包票。

    遇上愛承包他人終身大事的客戶大媽,只能用馬教主的那句名言來形容她此時此刻的心情——我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夏之晴回頭就把這事兒忘了,可人家客戶大媽沒忘,過了兩天后,還真把男方的聯繫方式發到了她的微信上。

    林悠知道這消息後,可勁地煽動她去見相親對象。

    林悠星星眼: “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人,萬一是個高富帥呢?”

    夏之晴翻白眼: “你聽說過需要相親的高富帥嗎?”

    林悠是她中學時代的同桌,現在的閨蜜加愛情軍師,當然,後者是林悠自封的。

    “還有一個多月就要過年了,你不是答應過你家蘇老太今年過年要帶個男人回去嗎?”

    所謂打蛇打七寸,而蘇老太就是夏之晴的七寸。一提到蘇老太,她一下子就蔫了,只好老老實實加相親男的微信。

    兩個人聊了一下,除了吐槽他的微信名叫 “滿地傷”以外,夏之晴也沒有找到其他槽點,於是倆人約好週末在時代廣場見面。

    很快就到了周末。

    夏之晴根據林悠的指揮,化了個淡妝,四五度的大冬天還是穿上了短裙,美麗凍人地去相親。

    到達時代廣場時,相親男還沒到,他在電話裡說有些事情耽擱了,要晚半個小時,她只好到附近一家咖啡屋坐著等。

    夏之晴被微博裡的一條段子逗得傻笑不止,忽然,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在她面前響起: “喲,我沒眼花吧,這不是咱們大學時的班花夏之晴夏大美女嗎? ”

    夏之晴抬頭,對上一張下巴尖得像蛇精的精緻臉龐,雖然那張臉動了不少刀子,可自己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姜薇,她的大學室友,曾經好得恨不得成為連體嬰的姐妹。

    “你應該不介意我坐下來吧?”姜薇大紅的嘴唇勾著艷麗的笑容。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節操了?不問自取不是你一貫的拿手好戲嗎?”夏之晴看著姜薇,嘴角扯出一個嘲諷的弧度。

    姜薇拉開她對面的椅子自顧自地坐下去,上下打量了夏之晴一眼,嬌笑道: “幾年不見,你的性格還是一點兒也沒變,當年要不是你這麼好強,陸川也不會跟你分手。”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