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花開滿枝就相愛(簡體書)
花開滿枝就相愛(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7514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生活本像黑洞
    坍縮黏稠,將她牢牢吸住,使她迷失自我
    他說“如果連你自己都放棄了自救,那誰都救不了你。”


    她穿上鎧甲,攀爬終見天日
    卻發現他早在光明處含笑盈盈
    ——嗯,一直在等。

    溫劭卿扶額,小姑娘一躍而成女漢子,都怪自己用力過猛!
    一滴心疼 + 一滴可憐 + 一滴宿命  = 心動如斯
    一絲感恩 + 一絲敬畏 + 一個掌心吻 = 一生獨佔

    他只當自己一無所有
    僅把她作唯一的憂愁

    欣慰的是
    她終於不再像無娘藤只靠依附而活
    她將自己的掌心與他重疊
    直至她的力量已足夠與他並肩

  • 橋舒芸

    浙江人,穿梭在高冷與逗比之間,敢愛敢恨的天蠍女。始終偏愛深情謙遜的溫暖類型男一號。對愛情的信仰只有一個等字。堅信會有那麼一天,他踏著陽光款款走來,向你伸手微笑,輕輕道一句你好。未來的時光,道阻且長,但請從不放棄等待的姑娘們看向這裡,這裡有一條有夢想的鹹魚。著有長篇作品《傲嬌戀愛陷阱》、《被愛妄想症》等。
  • 第一章 初識圈中神話

    第二章 藏心底的暗戀

    第三章 又救了我一次

    第四章 我沒有談戀愛

    第五章 十八歲成人禮

    第六章 天亮了夢醒了

    第七章 看破卻不說破

    第八章 可我不喜歡你

    第九章 被掩蓋的秘密

    第十章 曝光她的戀人

    第十一章  屋漏偏逢連夜雨

    第十二章  和過去做個了斷

    第十三章  感情不能衡量的

    第十四章  升溫的愛情生活

    第十五章  十六年前的真相

    第十六章  成長的菟絲花兒

    第十七章  花開滿枝就相愛

    第十八章  第一次見家長咯

    第十九章  我喜歡現在的你

    番外      在一起一輩子吧

  • 第一章 初識圈中神話                                   

    (一)

    月明星稀,顧左宜提著禮服裙擺在長廊上飛奔,後頭有一道腳步聲,像是跟她逗趣一般,總是不疾不徐地跟在她的身後。

    不遠處就是花園,今天是 “紅寶石蛋糕”掌門人顧老太太的生日,花園裡設了自助晚宴,此刻正一派燈火通明。

    顧左宜大喘著氣,像逃難似的,從主屋出來跑了一路,可惜身後那人依然陰魂不散。

    腳下的高跟鞋讓她每一步都像走在指壓板上,顧左宜一隻手撐著廊柱,另一隻手擦了擦臉上的汗,費盡力氣地往前跑去。眼看快要跑到長廊盡頭,人聲鼎沸的花園近在眼前,忽然身後衝過來一條人影,在她的尖叫聲中,將她攔住。

    “你讓開!”顧左宜伸手去推。

    那人卻紋絲不動,抱著雙臂,說話的聲音中透著享受與慵懶: “右右,怎麼每次見到表哥都跟見鬼了一樣呢?表哥對你不好嗎?”

    顧左宜聽了後毛骨悚然,口不擇言道: “傅成章,你這個變態!”

    傅成章輕哼一聲: “那又怎麼樣?有本事你告訴外婆啊。”

    話音剛落,長廊後面的花叢裡忽然傳來一聲輕咳。

    “誰在那裡?”傅成章瞇了瞇眼,長廊這邊沒有開燈,從這裡看向花叢,只能看到月光下模模糊糊的黑影。

    沒有回應。

    “誰在那裡?”傅成章又問了一句,說話間,他已經繞開顧左宜朝花叢邁進了一步。

    依然沒有回應。

    顧左宜並不想與傅成章同進退,扭頭想跑。傅成章被花叢中那不知來歷的輕咳聲擾到,察覺到她的意圖後,轉身警告道: “別給老子亂動!”

    話音剛落,花叢後面傳來一道極輕的聲音,隨後便看到那裡升騰起一束幽藍的小火苗。

    是有人劃亮了一根火柴。

    顧左宜朝火苗處仔細看去,火光並不算亮,只隱約看出是個男人,一張臉被小火苗照得輪廓分明,卻偏偏看不清楚他的五官。

    男人雙手一攏,那幽藍的火苗便在他指間幻化成紅色的光,不久,有淡淡的煙草味飄來,並不刺鼻。

    傅成章瞇了瞇眼,並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的來路,只好警告道: “有些事,閣下看到就看到了,把它爛在肚子裡,這樣對大家都好。”

    顧左宜被傅成章的警告釘在原地不敢動,聞言看了那個男人一眼。昏暗中,男人似乎也扭頭看向了她,目光稍稍一頓,又轉開去了。

    月涼如水,傅成章說完那番話後,長廊裡就是一片寂靜,草叢裡偶爾有啾啾蟲鳴。

    傅成章不敢輕舉妄動,顧左宜舔了舔唇,突然覺得時間過得如此艱難。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終於開口道: “不管傅先生與這位小姐是什麼關係,但是明目張膽地欺負女人總歸不好。男子漢大丈夫,總該知道'臉'字怎麼寫,你說對吧,傅先生?”

    他聲音低沉,聽上去並不像是二十幾歲的小青年。

    傅成章琢磨著他話中的意思,聽出他是知道自己身份的,一時有些犯怵。

    火星明明滅滅,男人又吐出一個煙圈,然後慢慢地向兩人走來,腳邊的花草發出沙沙的響聲。

    “傅先生,在我走到你那邊之前,我還可以當作剛才沒見過你;但是等我看清楚你的臉,我無論如何都騙不了自己的眼睛了。”

    他話中的意思很明顯,正因為如此,他的腳步走得很慢。顧左宜注視著煙頭上那忽明忽暗的星火,不知為何,心裡漸漸安定下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傅成章不敢冒風險,只好憤憤離開,臨走前不忘說一句: “算你走運!”

    顧左宜心裡一鬆,不由得看向那已經站在長廊外的男人。

    他的確不年輕,但也不老,利落的短髮,深刻的五官,領帶鬆垮地系在他的脖子上,襯衫最上面的兩粒釦子被他鬆開,露出頸部以下一小片皮膚。

    看樣子,他應該是從花園的宴會上過來的,因為他的臂彎處還掛著一件正裝外套。

    “謝、謝謝你……”顧左宜低聲開口道。

    男人吐出最後一個煙圈,煙終於燃盡。他上下打量了顧左宜一番,慢慢說道: “女孩子要學會保護自己,尤其是漂亮的女孩。”

    顧左宜一愣,抬頭看向他。

    “這裡離花園不到五十米,只要你大喊,總會有過路的佣人聽到你的聲音,可是你沒有。”

    顧左宜沒有作聲。

    “如果連你自己都放棄了自救,那就誰都救不了你,我也不是每天都有心情管這些閒事。”

    顧左宜抿了抿唇,見他說完就要轉身離開,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高聲道: “才不是你想的那樣!”

    男人挑了挑眉,回身看向她。

    “你根本不了解情況,也根本不知道我的難處!你說我不自救,可是你又怎麼知道我之前沒有嘗試過呢?如果每一次嘗試換來的都是冷漠、責罰,甚至讓你想保護的人受傷,你會怎麼辦呢?!你……”

    顧左宜還想再說,卻最終停了下來。

    她真是傻掉了,幹嗎跟一個恰好救了她,卻打心眼裡輕視她的陌生人說這麼多呢?

    顧左宜低聲道: “算了,今天還是謝謝你,再見。”

    她毫不留情地轉身,匆匆往宴會趕去。宴會已經進入高潮階段了,她再不出現,奶奶又該有意見了。

     

    (二)

    花園裡的舞會即將開始,顧老夫人的精神不好,說了幾句話之後就率先離去,同行的還有她的好友溫夫人。

    長輩離開之後,年輕人就活躍起來。今天來參加宴會的除了 “紅寶石”的高層,還有圈子裡與顧家來往密切的商業夥伴,其中不乏年輕“二代”,躍躍欲試地邀請心儀的對象跳舞。

    顧左宜同顧老夫人待了一會兒,顧老夫人有事先行離開,顧左宜不由得暗鬆了一口氣。她往四周看了看,姑姑、姑父還有傅成章都不在,應該是跟著老太太一起走了。

    舞池已經熱鬧起來,沒人關注她,她沒了束縛,便端著盤子繞著自助餐桌走,認真挑選自己喜歡的食物。

    甜點處放的都是今年 “紅寶石”新出的系列,每一塊蛋糕都是糕點師精心設計。

    顧左宜看著中間黑天鵝造型的巧克力蛋糕微微出神,冷不防身後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喜歡這個蛋糕?”

    顧左宜嚇了一跳,轉身看去,居然又是剛才那個男人,此時他正晃著高腳杯中的香檳,向她微笑致意。

    他應該是打理過了,襯衫領帶係得一絲不苟,正裝完美地套在身上,暗金袖扣在燈光下閃過低調的光澤。

    比剛才的不修邊幅好多了,但依然讓人討厭。

    只是顧左宜臉皮薄,從來不會正面跟人表達自己的不喜歡,所以只是像徵地點了點頭,便打算繞開他。

    男人也不阻攔,只是看著她的背影緩緩道: “你是哪家的?”

    顧左宜的腳步一頓,又快速往別處走去。

    晚宴接近尾聲的時候,顧老夫人再次來到花園。眾人送上祝福之後,一撥一撥告辭散去。

    等到顧左宜回過神來,花園裡的賓客不知不覺早已走沒了,而老太太凌厲的目光正在她身上打量。

    她心頭一凜,開始明白,剛才奶奶是沒工夫理她,現在倒是有時間了。

    果然,顧老夫人將她掃視一番之後,皺了皺眉道: “你的衣服怎麼回事?你一晚上就穿成這樣在花園裡晃?”

    老太太的聲線沒有多少起伏,卻透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顧左宜順著她的視線往下看去,發現裙角上破了個洞,這才想起,剛才跑路時,似乎是聽到絲帛撕裂的聲音。

    顧左宜看著那個破洞,低頭思考該怎麼跟奶奶解釋。

    大約是她呆頭呆腦的樣子又惹惱了老太太,顧老夫人哼了一聲,擺擺手說: “算了算了,每次看著你就讓我想起你媽……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顧老夫人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雖然現在賓客已經走盡,但場上還有傅成章以及他的父母,更有老太太多年的好姐妹溫夫人。

    顧左宜的脊背一僵,卻依然沒有抬起頭,雙手下意識地背在身後,悄悄握緊了雙拳。

    顧老夫人又道: “你這是什麼樣子?誰教你這麼站的?!”

    顧左宜覺得臉熱,但是眼眶更熱,她眨了眨眼,掩去眼底的濕潤,這才站直了雙腿,挺胸抬頭,只是視線依然下垂,她雙手微微提著裙擺,低聲道: “奶奶,對不起,是我錯了。”

    顧老夫人大約是覺得她這副模樣不忍直視,有些羞愧地對溫夫人道: “雅芝,孩子不懂事,讓你見笑了。”

    溫夫人和善地搖了搖頭,忍不住又瞥了低頭站在對面的顧左宜一眼,這才笑道: “絮惠姐,孩子還小,慢慢教總會好的。”

    難得聽到這麼溫柔的聲音,顧左宜忍不住抬頭瞧了一眼。

    溫夫人雖然是顧老夫人多年的好友,卻因為遠嫁寧市,夫家根基錯雜,很少與顧老夫人相聚。因此,在顧左宜的印象裡,溫夫人一直是一個面容模糊的女人。

    溫夫人似乎感受到她的目光,朝她彎了彎嘴角,眼底里有和善,也有 ……憐憫。

    顧左宜不喜歡憐憫。

    她垂下頭,有些喪氣。

    顧老夫人嘆了口氣道: “算了,我們先回去吧。”她挽著溫夫人,轉身往大廳走去。

    傅成章的目光依然停留在顧左宜的身上,連顧老夫人走了都沒反應過來,倒是他的父親傅東昇回頭扯了他一把,壓低了聲音道: “還發什麼呆!”

    顧沁珠是個姿色中等的女人,卻有著一等一的急脾氣,她見父子倆還沒跟上,極不耐煩地瞪了傅東昇一眼,道: “拽著成章瞎磨蹭什麼呢?還不快跟上!”

    傅東昇換上笑臉,忙拉著兒子跟了上去。

    花園裡終於只剩下顧左宜一個人了,她輕輕地嘆了口氣,踢掉礙事的高跟鞋,蹲下身子看著裙角上的破洞。

    偌大的花園,在曲終人散之後顯得有些冷清。盛夏夜的風拂去宴會留下的最後一點浮躁,顧左宜光著腳蹲在草地上,不覺有些走神。

    “你總這樣發呆嗎?”一道低沉的聲音忽然從她身後傳來,顧左宜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只見身後的路燈下,立著一個身姿挺拔的男人。顧左宜瞇了瞇眼,這才反應過來,那人正是今晚說她不懂自救的傢伙。

    今晚真是糟糕透了!

    顧左宜連忙站起來,又手忙腳亂地去找鞋子。男人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見她這副模樣,眼中閃過一絲興味,慢慢地朝她走去。

    顧左宜終於把兩隻鞋子找了回來,顧老夫人是個守舊又前衛的女人。她要求顧左宜一生相夫教子,遠離商場 ——那是男人的世界,卻又強勢地把持著“紅寶石”的大權,坐擁“紅寶石”旗下各類資產。

    顧左宜看不透自己的奶奶,但還是認命地提著裙角,伸腳把鞋子套進去 ——她不能再被奶奶說“有其母必有其女”了。

    男人已經來到她的面前,因為她手忙腳亂地穿鞋,他的目光便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她的腳上。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