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春意遲遲(簡體書)
春意遲遲(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元
  • 定  價:NT$216元
  • 優惠價:75162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臉盲小花旦 × 高冷怪總裁
    見她第一眼,他十分確定非她不可,
    在她面前,他所有的自制力都成泡影。


    新婚第一年,遲煙還是跑龍套的娛樂圈小透明
    卻不知姜意多想讓她用用他這個後臺
    可每次見面都會被無視,原來老婆是臉盲啊……


    遲煙因為家庭及自身的種種原因嫁給年少初識的姜意。
    遲煙一心放在演藝事業上,直到姜意半年後從國外回來,
    兩人的交集才多了起來。

    遲煙事業剛剛起步,各種 緋聞滿天飛,
    但是每次又都會姜意迅速擺平。
    久而久之,遲煙對姜意的依賴和信任愈漸加深,
    關於陸之然和遲煙多年前的糾葛卻漸漸浮出水面……

  • 時衿

    北方人,理科專業應屆畢業生。雖然至今仍是單身狗一條,但是愛好就是寫稍微有點劇情的小甜文。寫文時最愛幹的一件事就是抓頭髮,目前基本快要禿頭了。
  • 第一章:遲煙,我們結婚吧

    第二章:遲煙,叫哥哥

    第三章:善解人意的姜教授

    第四章:破產也養得起你

    第五章:她那麼好,誰都不能欺負她

    第六章:沒人比我更喜歡薑意

    第七章:真巧,我老公也有

    第八章:委屈你了,姜意哥哥

    第九章:這位小哥哥,你長得真好看

    第十章:每天都想讓她用用我這個後臺

    第十一章:謝謝你喜歡我

  • 第一章:遲煙,我們結婚吧

     

    一起對戲的女演員又忘詞了。

    當她第五次對著遲煙亂改臺詞的時候,導演終於忍無可忍,臉黑如鍋底,但還是勉強保持著好脾氣:“休息十分鐘!”

    初春的天氣已經開始回暖,戶外片場的太陽這會兒正大,大片大片的陽光傾灑下來,幾乎要給人一種暖洋洋的錯覺。

    空氣裡依舊帶著些涼意,遲煙穿得單薄,纖細筆直的胳膊和腿裸露了大半在外面,大衣披到她身上的時候,她本能地哆嗦了一下。

    有好心的場記助理遞了個一次性的紙杯過來,遲煙甕聲甕氣地道了聲謝,把嘴裡化了大半的冰塊吐進裡面。

    很輕的一聲咚,遲煙看著那塊冰繞著杯底打了個旋,然後把視線移到了旁邊人的臉上,她像是才注意到好友白璐壓著聲音的抱怨——

    “人家有後臺的就是不一樣,光是我來探你班的這小半天,卡了四五次導演都不敢對她大呼小叫的;再看看你,跑了半年多的龍套,才接了這麼一個……”白璐邊吐槽邊掰著手指頭數了一下,“女六號的角色,要是卡的是你,你估計會被那個黑臉包公給罵死!”

    黑臉包公,指的大概是那導演。

    遲煙舌尖有些發僵,她眨了眨眼,不置可否。

    那演員後臺硬,跟她肯定不是一樣的待遇。

    白璐碰了碰她的手腕,明知故問:“冷不冷?”

    遲煙沒答這個問題,她嘴裡含了半口溫水,一同吐進了一次性紙杯裡才開口:“你呢,邊角料挖得怎麼樣?”

    白璐和她認識多年,前兩年進了一家報社當了狗仔,遲煙沒少從她嘴裡聽到最新爆料。

    今天過來,白璐的主要任務就是挖掘隔壁劇組男主角的邊角料,次要任務才是來探遲煙的班。

    她把遲煙往旁邊拽了拽,瞅著四周沒什麼人了才低聲道:“有個大新聞,想不想聽?”

    遲煙沒拒絕。

    “你老公又要上《名優》頭條了。”頓了一下,白璐又加上一句,“這次是個名模,身材一級棒!”

    《名優》是國內一線雜誌,國內外新聞全攬,近幾年來更是連從雜誌頁面上出現,都成了對一個人身份地位的肯定。

    這種一月一度的事兒,遲煙聽得心平氣和。她支著下巴想了一下,然後在白璐期待她回應的視線中問了句:“薑意啊……他長什麼樣來著?”

    “……”

    遲煙的表情和語氣,不像是在開玩笑。

    沉默了幾秒,白璐道:“煙兒,他真的是你老公嗎?”

    合法夫妻,白紙黑字公證過的。

    不過——

    “璐璐,我們已經半年沒見過面了。”

    遲煙的意思是,她暫時記不起來很正常。

    白璐回她一聲冷笑。

    “你知道好看的臉千篇一律,沒什麼太大的差別,我記不得也正常。”

    “行了,別把你的老年癡呆說得這麼清新脫俗。”白璐頓了一下,“他什麼時候回國?”

    遲煙的記性其實不算差,但是挨不過她和薑意見面的次數少;結婚了以後又分居兩個半球,誰都沒理過誰,大半年過去,她就只記住了那雙眼睛。

    精緻好看,但也多情。

    白璐伸手在她跟前晃蕩了幾下。

    遲煙這才回過神來,因為輕咬著吸管,一把溫軟的嗓音裡帶著厚重的鼻音:“應該還有小半年吧。”

    白璐偏頭看了她一眼,儘管看了很多年,但是依然會覺得驚豔。

    遲煙長得好看,生了一雙標準的狐狸眼,清澈靈動中又透著絲絲的媚氣,鼻樑高得恰到好處,鼻尖小巧剔透,帶著一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精緻。

    只可惜,隔三岔五地就只接到跑龍套的活兒。

    遲煙毫不在意白璐那複雜的眼神,她低頭翻了翻手機,試圖從網絡上搜索出薑意這個人的長相,結果不是只有一個後腦勺、小半張側臉,就是分辨率極低的正臉照。

    旁邊的緋聞女友倒還算清晰。

    總共五張照片,裡面的五個女人都不一樣。

    所以說,連給她回憶薑意長相的機會都沒有。

    白璐解釋道:“照片不清楚是因為被處理過,薑意好像不太喜歡露正臉,所以雜誌社不敢印清晰的。”

    “那像這樣印個馬賽克上去,然後他們說是薑意,就是薑意了?”

    怎麼可能?

    “《名優》內部有知情人士,那知情人士可說了,要是薑意哪天反駁說上面的人不是他,她就立刻捲舖蓋走人,順帶還會把薑意的名譽和精神損失費一起給賠了……再說了煙兒,八字沒一撇的事兒,在薑家的地盤上,你覺得他們敢瞎寫?”

    說到底,還不是因為薑意沒澄清過。

    這種新聞,只要當事人不澄清,久而久之,所有人都權當他們默認了。

    遲煙沒說話。

    那頭場記已經開始叫她,遲煙這邊應了一聲,丟給白璐一句“回頭再說”之後,起身過去。

     

    這場戲一直拍到日落,以那後臺強硬的女演員完整地背出了臺詞而告終。

    晚上劇組有一場飯局,正好需要五個女演員去活躍氣氛。

    本來按照順序是排不到遲煙的,結果女二號身體不舒服,所以就讓她這個沒多少存在感的女六號給頂上了。

    飯局的地點定在一家高檔會所,會所老闆是這部戲的最大投資人,出手闊綽,奢侈又豪放地包了場。

    整個晚上,偌大的會所除了服務員,就只有他們這十來號人。

    會所老總就坐在遲煙對面,年紀看上去還不大,長得也不錯,即使左擁右抱,也礙不著他若有若無地瞥向對面的視線。

    遲煙全程特別安靜,該答的問題答,該喝的酒她也喝。

    酒過三巡之後,幾個女演員都不再矜持,投資商們更不用說了,脫下正人君子的表皮,內裡什麼樣誰都清楚。

    包間裡嬉鬧聲一片,遲煙一言不發地伸手捏了下耳朵。

    旁邊某位老總的眼睛都快黏到她身上了,色眯眯油膩膩的,不忍直視。

    一直挨到九點多,有人推門進來。

    遲煙的心思都在旁邊那位油膩的老總身上,等她反應過來,左手邊的椅子已經被拉開。

    那人在她旁邊坐下。

    右手邊,那人正搓了搓手,開始跟她講越來越露骨的葷話。

    遲煙把視線撇開,不由自主地瞥向左邊那人——西裝剪裁得體,十指修長指骨勻稱,矜貴又不缺乏力度。

    不用看臉也知道是個男人。

    遲煙把視線收回,灌了一口酒後,慢騰騰地把酒杯放回去。

    半分鐘後。

    她瞥見那男人拿起那個酒杯。

    他的動作帶著些漫不經心的隨意,像是無意之舉,但是遲煙的視線一抬,又分明看見男人的薄唇,剛好壓在了她留在玻璃杯沿的緋色唇印上。

    紅酒被他一飲而盡,酒杯上只留下一層淺淡透亮的紅色,襯著那已經不完整的口紅印,曖昧叢生。

    “這位先生,”遲煙皺眉,儘量把話音壓低,“請你自重。”

    她可是有老公的人。

    話音落下,遲煙抬眼看過去——她以為又碰上了一個披著君子外衣的色狼。

    那人剛好也偏頭看過來,兩人的視線撞上,誰都沒先移開。

    男人生了一雙好看的桃花眼,左眼下方還有顆不明顯的淺色小痣,他微微眯著眼睛,眼底似乎真的有兩瓣桃花徐徐綻放開來。

    就那麼一眼,有什麼東西快速在她腦海裡炸開,劈裡啪啦一陣亂響。

    遲煙的心跳漏了一拍,然後以更快的頻率跳動起來。

    旁邊的油膩老總已經噤聲,隔了幾秒,遲煙聽到他試探性地說了兩個字——

    薑總。

    與此同時,遲煙注意到了男人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

    戒指的樣式極為簡單,上面的細鑽在水晶燈的照射下,反射出了層層碎光。

    那是她和薑意的婚戒。

    遲煙深呼了口氣,頓覺鼻息間全是醉人的酒氣。

    不可置信,但是由不得她不相信。

    腦子當機了一瞬後,做賊心虛和懊惱的情緒一起湧上來,遲煙深呼了口氣:“我去下洗手間。”

     

    遲煙沒想到姜意會提前回來。

    進了洗手間之後,她後悔不已地給白璐發微信。

    “今天跟你說的話作廢。”

    “哪句?”

    “全部。”

    白璐的腦子轉得也快,很快把電話給她打了過來:“想起你老公長什麼樣了?”

    豈止是想起來了。

    遲煙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好一會兒才呼了口氣:“見到了。”

    不見不知道。

    薑意那種長相,壓根就不是讓人記不起來的,不管之前被遲煙忘得有多徹底,但是只需要一眼,她就能立刻記起來。

    白璐又問:“不打馬賽克的正臉怎麼樣?”

    遲煙自動跳過這個問題:“我剛才一認出是他,腦袋一熱就跑出來了……”

    “那等你腦子冷了再跑回去就成了。”

    話說得挺輕巧,關鍵是她在出來之前,還說了讓姜意自重……

    知道跟白璐商量不出什麼來,又聊了幾句之後,遲煙有些煩躁地掛斷電話。

    接下來的十幾分鐘,她用洗手液細細緻致地洗了把手,又對著鏡子補了個妝,把能耽誤時間的事兒都做了一通,遲煙才準備回去。

    整個樓層空蕩蕩的,把她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放大,入耳清晰。

    洗手間外,遲煙意外看到了倚在走廊對面的人。

    男人微低著頭,點煙的姿勢持續不過半秒鐘,在看到遲煙後,他拿著打火機的手偏移了幾釐米。

    藍色的火光一閃而過,煙卻沒被點上。

    薑意沒說話,但視線是落在遲煙身上的,似笑非笑,帶著一層隱晦的深意。

    很顯然,他在等她先開口。

    好半晌,遲煙才抿了下嘴角,故作淡定地跟他打招呼:“薑……總。”

    呵。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