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我追學霸那些年(全二冊)(簡體書)
我追學霸那些年(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65元
  • 定  價:NT$390元
  • 優惠價:79308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騰訊文學悸動青春派人氣作者聽聽雨夜 清新甜蜜之作。

    智商與顏值齊飛、自帶傲嬌萌點、情話技能滿點,與這樣的學霸談戀愛是怎樣一種體驗?
    從校服到婚紗,從初戀到白首,
    那些年,我們遇見了最好的人,也擁有最好的愛。
    看古靈精怪、膽大皮厚的女學渣如何花式倒追沉默寡言、冰山男學霸。

    這是一個女學渣倒追男學霸的艱難愛情故事。
    他的出現,讓懶惰如她,變得上進。
    她的出現,讓淡漠如他,變得溫暖。
    當你對明天有所期許,而他又完完全全出現在你的明天裡,這樣的青春註定絢麗難忘。
    當你遇見了最好的人,擁有最好的愛,還一起擁有更好的未來,這樣的愛情註定圓滿。
  • 聽聽雨夜

    閱文集團悸動青春派人氣作者,其作品暖、萌、甜。文筆輕鬆幽默,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生動的描寫讓讀者捧腹大笑的同時也不乏感動。
  • 上冊
    第一章 一見鍾情 1
    第二章 我喜歡你 31
    第三章 你是躲不掉我的 61
    第四章 冰山開始融化了 92
    第五章 我覺得我要暈倒了 121
    第六章 你帥你有理 150
    第七章 幸福得冒泡泡 180
    第八章 我記得今天是你的生日 208
    第九章 簡直比唱的還好聽 240
    第十章 我想和你一起學習 270


    下冊
    第十一章 沒有人能替你活 285
    第十二章 你說什麼都對 313
    第十三章 因為我心疼 357
    第十四章 你誇得我都驕傲了 389
    第十五章 高調示愛 419
    第十六章 我是一個有家室的人了 451
    第十七章 不一樣的燭光晚餐 477
    第十八章 突然想你了 508
    第十九章 你是我的全世界 541
    第二十章 不留遺憾 572
    番外篇  588

  • 第一章 一見鍾情
    “李安安,你這個大笨蛋,去死吧!”
    夢裡,一個面目模糊卻透著猙獰之色的人朝李安安伸出手,李安安一個沒防備,被推得仰面從十八層的樓頂上掉了下來……
    李安安一個激靈醒了過來,這已經是她第十三次做這樣的噩夢了。
    從中考成績出來的那一天就開始做。
    此時,李安安的額頭、脖子上全是汗。八月份的天氣正是最熱的時候,電風扇呼啦啦地吹著,熱風一波一波地襲來,李安安幾乎每天早上都是被熱醒的。她伸出手扒拉了下額前的劉海,劉海都濕透了,手心裡都冒著汗珠子。
    一大早就熱得讓人直冒火!
    李安安下床,趿拉著兩隻拖鞋走到客廳裡,客廳裡的桌子上放著兩塊西瓜,她拿起一塊就開啃,西瓜汁順著她的下巴流到了衣服上。
    丁容,李安安的媽媽此時正在客廳裡掃地,看到李安安把西瓜汁滴到衣服上,滿臉不悅地開口訓道:“豬投胎啊你,又沒人和你搶,你就不能慢點吃嗎?”
    李安安吃完一塊西瓜,又拿起另外一塊,嘴裡說著:“慢不了,太熱了!”
    丁容邊掃地邊說:“你姐姐打電話說準備給家裡安裝個空調,到時候就不熱了。”
    丁容生了兩個女兒,大女兒李宓宓,今年二十二歲,目前在深圳打工,小女兒就是李安安,今年十六歲,剛中考完。
    李安安一聽“空調”兩個字,雙眼立馬變亮了:“真不愧是我親姐啊!”
    丁容道:“你姐當然是親的,你是撿來的,怕你自卑,一直沒和你說。”
    李安安吐出幾粒西瓜子,說:“我才不信,你說過你當時生我的時候特別難生,生了一天一夜,因為我的頭太大了,卡著出不來。”
    丁容朝女兒翻了個白眼:“你還好意思說,中考都沒考上,你對得起你那麼大的頭嗎?”
    李安安撇了撇嘴,道:“頭大有什麼用?你生我的時候都給卡壞了!”
    丁容被女兒氣笑了,揮舞著手中的掃把,道:“趕緊吃,吃完了去剝毛豆。”
    李安安哦了一聲,三下五除二把西瓜吃完,也不拿紙巾擦嘴邊的西瓜汁,直接用手一抹,就蹲下身子開始剝毛豆。
    李安安邊剝毛豆邊拿眼睛瞟丁容,而後咬咬牙,終於下定決心開口道:“媽,那個,其實我不讀高中也行的,你去問問那錢能退回來不……”
    李安安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丁容不悅地打斷,丁容冷哼一聲,瞪著李安安道:“以後這種沒出息的話不准再說!我和你爸種地,掙三千塊錢容易嗎?現在倒好,全搭你身上了,你要再不好好念書,你對得起那三千塊錢嗎……”
    丁容還在不停地絮絮叨叨,李安安也不接話,有些心虛地低下了頭。
    說起來,李安安的運氣真挺背的,她的中考分數和市重點高中八中差了一分,因為這一分,要花三千零一十塊錢,才能進八中。
    三千塊錢起步,一分十塊錢。
    李安安知道自己家並不富裕,所以當知道自己差一分的時候,她躲在被子裡大哭一場之後就不準備念高中了,打算跟著村裡的其他人出去打工。
    丁容知道李安安的想法之後,二話不說拉著李安安就去了八中。
    那個時候離八中報名的時間還差三天,可是丁容硬是找到了她一個在八中當老師的初中同學,花了三千零一十塊錢給李安安買了個名額。
    回去的路上,李安安情緒很低落,一聲不吭。雖然她平時大大咧咧的,但她還是有自尊心的,她忘不了剛才丁容數錢的時候,微微顫抖的佈滿繭的手,忘不了那個老師面帶責備地問自己為什麼不多考一分……
    丁容看著自己的女兒,重重地歎了口氣:“安安,媽媽不怕花這個錢,媽媽只希望你能好好念書,別整天想著出去打工。你以為打工那麼容易嗎?你看看你姐姐,她做裁縫累死累活的,一個月才掙一千多塊錢,身邊也接觸不到什麼好的男孩子,到現在了也沒談戀愛。你可不能走你姐的路,你要好好念書,等以後考上大學了,什麼樣的好男孩都隨你挑……”
    李安安是個十足的顏控,丁容前面說的那一大堆話李安安都左耳進右耳出了,唯有最後一句話讓李安安精神一振,是啊,她怎麼把這茬忘記了。聽說八中帥哥可多了,她要上了八中就可以接觸到很多帥哥了,長得帥學習成績又好的她最喜歡了。
    而後李安安對丁容表態,把胸脯拍得啪啪響:“我不出去打工了,我要念高中。”
    丁容白了李安安一眼:“知道就好,別拍了,本來胸就不大,再拍就凹進去了!”
    李安安低頭看了眼自己胸前的“飛機場”,吸了吸鼻子,道:“媽,我想吃木瓜!”
    丁容怒吼道:“忍著!”
    李安安不敢吭聲了。

    開學那天,因為李安安的爸爸李崇和媽媽丁容去縣城賣菜籽了,所以,李安安一個人去的學校。
    這是李安安第二次來八中,不過這一次的心境比上一次好多了,上次是來花錢買分數,丟人著呢。這次沒人知道她是花錢買進來的,走入偌大的校園,她感覺自己和那些考進來的學生一樣一樣的。
    微風徐來,李安安深吸一口氣,頓時覺得自己從頭到腳都是舒爽的。
    高中果然和初中不一樣,整個校園真大啊,這麼一眼望去,比初中學校大了五六倍不止。
    走著走著,李安安發現操場的右邊拐角處居然有一片小花園,小花園裡種滿了各色各樣的花,裡面還有一座亭子。
    李安安見時間還早,便打算到亭子那去坐坐。
    待走近了,李安安才發現亭子那坐了一個人。
    準確地說,是一個長得很帥的男生。
    男生穿著一件很普通的白色T恤衫,下身穿著一條洗得有些發白的牛仔褲,因為他低著頭正在看書,所以李安安只能看到他的側顏。
    儘管是側顏,但也足以令她驚為天人了!
    男生的頭髮很黑,細碎的劉海因為低頭的動作垂在額前,長而微卷的睫毛,精緻高挺的鼻樑,薄薄的唇瓣抿著淡淡的弧度,誘人無盡遐想。不知看到了什麼內容,他的嘴角微微勾起,頓時,仿佛整個世界都融化在他的淺笑裡,優雅高貴的氣息全圍繞在他身邊,讓李安安在心底止不住地驚歎!
    哇!這簡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啊!
    第一次瞧見這麼好看的男生,李安安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她定定地看著男生的側顏,心想:不知道正面怎麼樣?
    不過側顏都這麼帥了,正面肯定差不了,這麼帥不上去搭訕實在是太可惜了!
    心裡這麼想著,李安安腳下的步子完全不受控制地邁了出去。
    男生聽到腳步聲抬起了頭,循著聲音看向李安安,李安安被看得兩眼發直。
    天哪!正面一看,更帥了,簡直帥到沒天理啊!
    那雙看向她的眼眸如瑪瑙般漆黑,如星空般璀璨,又如山泉般靜美!
    李安安小身板當即一震,臉上堆著笑走上前,目光灼灼地問:“你認識我嗎?”
    男生瞥了李安安一眼,皺了皺眉,吐出三個字:“不認識。”
    一聽到男生的聲音,李安安小身板顫得更厲害了。哇,這聲音,好好聽啊!
    果然不只臉是男神級別的,聲音也是男神級別。
    李安安按捺住心下的激動和狂喜,面上做出一副驚訝的口吻,說:“這麼巧,我也不認識你,看來我們太有緣分了!”
    “……”
    李安安此話一出,男生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他合上手上的書,站起身就往另外一個出口的方向走去。
    男生這一站起來,李安安覺得自己的口水都不夠咽了。雖然男生較瘦,身量卻很高,目測有一米七八左右,整個人看起來並不羸弱,細腰寬肩,修長筆直的大長腿……哇,要不要這麼完美?!要不要這麼誘人?!
    眼見著男生的背影越來越遠,李安安咽了咽口水,忙跑著跟了上去。待距離男生只有不到一米的時候,李安安猛地吸了一口氣,果然,不只臉和聲音是男神級別的,就連周身的氣息也是男神級別的,這一吸氣,李安安頓時覺得神清氣爽,小身板不禁又顫了顫!
    男生雖然在走路,可是因為他雙腿長,邁開的步子大,所以李安安只有小跑才能跟上男生的步伐。她邊喘粗氣邊道:“哎,你別走啊,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麼呢,你今年多大了?在幾年級幾班?你有哪些興趣愛好啊?你平時喜歡吃什麼啊?你的三圍是多少啊……”
    男生終於在聽到三圍多少這句話的時候,停下腳步,回過頭,略顯不悅地看著李安安。
    李安安看著男生那雙好看的眸子,心臟怦怦直跳。那心跳聲大得像打鼓似的,她絲毫不懷疑下一秒她的心臟會因為太歡脫而從嘴巴裡跳出來。
    李安安感覺到男生不高興了,一臉訕訕地道:“那個,你要是不願意說三圍也沒關係的,我其實也沒那麼想知道。”
    男生微微眯了眯雙眼,扭過頭再次邁開步子,繼續往前走。
    李安安又小跑著跟上去,道:“你別生氣啊,三圍就當我沒問,你直接告訴我你叫什麼,在幾年級幾班就可以了。”
    男生腳步不停,像沒聽到李安安的話一樣。
    “哎,真生氣了啊,我向你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男生再次無視她。
    “你要不說話我就當你接受我的道歉了!”
    男生繼續無視她。
    “你沒說話,說明你原諒我了。好了,現在你可以和我說話了,你要是不想說太多,只要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就可以了。”
    男生接著無視她。
    “哎,拜託你說句話好不好啊,你要是不說話我就會一直跟著你的,我是沒關係的,就怕你煩我,但是就算你煩我,我也還是會跟著你的……”
    許是李安安的喋喋不休讓男生受不了了,許是李安安的“威脅”起了作用,男生再次停下腳步,問李安安:“為什麼要跟著我?”
    李安安目光灼灼地盯著男生的俊臉,說了句真得不能再真的真心話:“因為你長得帥呀!”
    男生愣了一下,而後再次扭過頭,大跨步地向前走去。李安安像個跟屁蟲似的繼續跟了上去,嘴裡道:“我說的都是真話,真的,你長得特別帥,是我見過的所有人中最帥的……”
    李安安的喋喋不休一直持續到男生走進男生宿舍,李安安本來也想跟著進去,不過被宿管科的大叔攔住了。大叔板著臉,鐵面無私道:“這裡是男生宿舍,你不能進去!”
    李安安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男生的背影越來越遠,直至再也看不見,她惋惜得直跺腳,而後問宿管科大叔:“大叔,你知道剛才進去的那個男生叫什麼名字嗎?他在幾年級幾班啊?”
    沒想到宿管科大叔一聽到李安安問這話,臉色更黑了,斥道:“我只負責看宿舍,又不是老師,我沒義務記住每個人的名字!”
    李安安在心裡把這個臭脾氣的宿管科大叔罵了個遍,然後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男生宿舍。

    今天是第一天開學,李安安再心系那個長得驚為天人的男生,也只能先去教室報到。接到通知書的時候,李安安就知道她被分到了高一(6)班,路上問了幾個高年級的同學,知道高一(6)班在三樓的右邊第三個教室,所以她直接過去了。
    到了教室,裡面已經到了二三十個同學,有三三兩兩湊在一起說笑的,也有安安靜靜坐在座位上看書的,因為都是來自不同的中學,所以大多數同學之間並不認識。李安安掃了一眼,並沒有看到熟悉的面孔,這讓她心裡松了一口氣,畢竟她是花錢買進八中的,所以她不希望以前初中的同學和自己一個班,因為,太丟人!
    學渣也是有自尊心的!
    李安安走到教室後面,找了個靠窗的空位坐下,因為沒有課本,她無事可做,只能對著窗戶發呆,此時,她的腦袋裡想的全是剛才看到那個男神級別的男生,她沒想到,現實生活中居然真的有這麼帥的男生,坐著的時候帥,低頭的時候帥,看書的時候帥,走路的時候帥,生氣的時候也很帥……簡直就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地帥。更難得的是,這樣帥的男生居然被自己碰到了,雖然很遺憾沒問到他的名字和他所在的班級,不過,李安安不急,只要那個男生在八中,她就有把握一定能找到他,找到之後,就開始追他,追到之後,就開始交往。夕陽西下,自己和那個男神級別的男生背靠背坐在草坪上,這幅場景要多美有多美。她想得正起勁兒的時候,突然,一個略顯粗獷的女聲響了起來:“請問,這裡有人坐嗎?”
    遐想被人打斷,李安安這才找回思緒,抬起頭來,看到一個皮膚偏黑、梳著齊耳短髮的女生背著斜挎包正低頭問自己。
    李安安搖搖頭,說:“沒人坐。”
    短髮女生說:“那我就坐這了。”
    短髮女生很自來熟,盯著李安安看了會兒,而後道:“你長得還挺漂亮的。”
    這話確實是大實話,雖然李安安才十六歲,穿著打扮都透著一股土氣,但不可否認,李安安長得不錯:鼻樑高挺,臉上有些嬰兒肥,不過並不顯胖,反倒讓人覺得看起來很舒服。最與眾不同的是她的眼睛,是一雙極為罕見的丹鳳眼,睫毛很長,使得那雙本就攝人心魂的丹鳳眼更具有靈性,而彎彎的新月眉為她整個人添加了古典的韻味。短髮女生覺得再過幾年,面前的這個女生長得更開了,追她的男生肯定少不了。
    李安安被誇得心花怒放,但是她又不好意思高興得太明顯,便緊抿著唇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一臉謙虛地說:“我這都是瞎長的。”
    短髮女生愣了愣,而後咧開嘴巴樂了起來。她沒想到看著挺淑女的李安安居然這麼有趣,道:“我叫簡踐,你叫什麼?”
    李安安撲哧一笑:“賤賤?你是你爸媽親生的嗎?怎麼給你起了這麼個名字啊?”
    簡踐經常被人取笑名字,已經見怪不怪了,只見她翻了個白眼,說:“不是賤賤,是簡踐,簡單的簡,實踐的踐!”
    李安安小聲地念了幾遍“簡踐”,而後給出一個評價:“你這個名字真繞口!”
    簡踐開口:“那也沒辦法,我媽說了,我這名字是我爸起早貪黑地翻新華字典給我起的,我必須得無條件服從及接受。你呢?你叫什麼?”
    李安安清了清嗓子,說:“我叫李安安,李白的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的安。”說著,李安安朝簡踐伸出手,說,“從現在起,咱們就算認識了。”
    簡踐邊和李安安握手邊咧開嘴巴笑道:“第一次聽人介紹名字介紹得這麼有檔次!”
    李安安左右看了看,見沒人注意她們才湊到簡踐耳邊小聲道:“告訴你一個秘密,我是花錢進八中的,可是我又不想讓別人看出我是花錢進來的,所以,我必須得讓自己看起來有文化一些。”頓了頓,李安安又不放心地囑咐道,“這事你可千萬別和其他人說,不然我會很沒面子的!”
    簡踐愣了愣,而後哈哈哈地笑了起來,邊笑邊拍桌子,動靜之大,引得不少學生紛紛側目。等她笑夠了,她伸出手拍了拍李安安的肩膀,道:“有意思,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短短十幾分鐘,李安安和簡踐相談甚歡,從《名偵探柯南》聊到《灌籃高手》,從周傑倫聊到邁克爾•傑克遜,兩人都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直到高一(6)班的班主任林雷來到教室。而這個時候,班級裡的學生也差不多到齊了,李安安粗粗數了下,這個班級有五十多個學生。
    林雷是個瘦高的中年男人,戴著副黑框眼鏡,看起來挺儒雅的。他站在講臺上開口:“高中三年是你們人生當中非常重要的三年,也是非常辛苦的三年,不管你們來自哪個中學,中考成績如何,現在,我希望你們這三年對待學習的態度都是‘盡最大努力,留最小遺憾’!不要因為中考考得好而驕傲,同樣,也不要因為中考考得不好而自卑,因為,這三年會發生許多不可預料的變數,中考考得好的,這三年不努力,不一定能考上大學;中考考得不好的,經過這三年的努力也許能考入理想的大學。而命運的方向盤就掌握在你們自己手裡!現在,你們每個人拿出一張白紙,寫出一句激勵自己的話!”
    林雷話音剛落,底下的學生都翻書包拿出紙和筆,唰唰地寫了起來,寫好了在右下角簽上自己的名字。而這個時候,李安安還不知道林雷的用意是什麼,直到林雷讓每排的第一個學生起身收走這一排所有人寫好的激勵自己的話,並將這些話貼在牆壁上的時候,她才明白過來。他這是讓每個學生每天一進教室都能看到自己在開學第一天寫下的激勵自己的話,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努力。
    一眼望去,大部分人寫的都是“愛拼才會贏”“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靈感”之類的話。突然,有個男生不知看到了什麼,噗的一聲笑了起來,且越笑聲音越大,完全沒有停止的趨勢。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林雷皺了皺眉,問:“這位同學,你怎麼了?”
    男生見林雷有些生氣了,忙忍著笑,伸出手指著一張紙道:“老師,您看這個。”
    林雷的目光循著男生指的方向看去,只見白紙上寫著:“天才第一步,雀氏紙尿褲!”右下角的署名是:李安安。
    而後,整個教室裡發出了一陣哄堂大笑,就連林雷也忍不住笑了。李安安旁邊的簡踐邊笑邊朝李安安豎起大拇指道:“李安安,你真是太有才了!”
    李安安在這些笑聲中臉紅得和煮熟的蝦子似的,弓著身子,忙做鴕鳥狀。
    就這樣,開學報到的第一天,李安安火了。
    不僅(6)班的班主任林雷和(6)班的其他所有學生都認識李安安了,就連別的班級、別的年級都有學生知道李安安關於“雀氏紙尿褲”的光榮事蹟了。所以,一連一個多星期,李安安都被人當國寶熊貓似的瞻仰,所到之處都會飄來陣陣竊竊私語聲和偷笑聲:“你看你看,那個就是寫雀氏紙尿褲的李安安!”
    李安安剛開始還挺彆扭的,連廁所都不敢去,被人圍觀的感覺實在不好。慢慢地,她就顧不上這些了,因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找開學報到那天在小花園的亭子裡看書的那個很“男神”的男生。為此,她每天要去小花園的亭子三次,可惜,一次也沒看到那個男生。

    這天,課間的時候,李安安問簡踐:“上廁所,去不?”
    簡踐翻著手裡的漫畫書,頭也不抬地搖了搖頭道:“不去!”
    簡踐是個漫畫迷,不管上課下課都抱著本漫畫書在看,按理說像她這樣學習成績肯定不行,可是簡踐是個例外,她雖然癡迷到上課都在偷偷看漫畫,學習成績卻很好。她進來時的成績是(6)班的第一名,當李安安知道簡踐的中考分數的時候,嘴巴張得能塞下一個雞蛋,而後她狗腿子似的死死地抓住簡踐的手臂,一臉激動道:“太好了,我太有眼光了,居然坐在你旁邊,以後考試不用愁了!”
    簡踐一臉無語,好像是自己選擇坐在李安安旁邊的吧!
    李安安見簡踐不去,便叫坐在簡踐前面的顏暮:“顏暮,你去上廁所不?”
    顏暮放下手中的筆,點了點頭,道:“去,我們一起。”
    顏暮留著一頭齊肩發,長著一張娃娃臉,齊劉海,笑的時候還有兩顆小虎牙,算不上多漂亮,卻挺可愛的。因為坐在一起,再加上在一個宿舍,幾個人很快熟悉起來。
    李安安剛準備起身的時候,簡踐從漫畫書裡抬起頭,眨了眨眼,朝李安安打趣道:“去上什麼廁所啊?多麻煩啊!直接穿一片雀氏紙尿褲就行了。”
    顏暮一聽這話,捂著嘴巴咯咯咯地笑了起來,李安安狠狠地剜了簡踐一眼,說:“姓賤的,你再說紙尿褲三個字我就用熨斗熨平你的胸!”說完這話李安安又狠狠地飛過去一記眼刀,而後起身走出教室。顏暮笑得花枝亂顫,邊笑邊跟著走了出去。
    簡踐被李安安的話氣得牙癢癢,好半天才回過神來,不爽地罵道:“你才姓賤,你全家都姓賤!”
    衛生間這個時候人不是很多,李安安先方便完出來,這時,靠近男衛生間的左側洗手台邊有個穿白T恤衫的男生正低著頭洗手,李安安這個角度只看得到男生的側顏。而後,李安安雙眼嗖一下亮了起來,這個男生不就是她找了好久的那個在小花園的亭子裡看書的男神帥哥嗎!
    李安安忙屁顛屁顛地走過去,問:“你親自來上廁所啊?”
    男生的手頓了頓,他微微抬起頭,待看到李安安的時候,眉頭不自覺地皺了皺,顯然,他是記得李安安的,只不過印象不太好而已。
    這也難怪,李安安看男生的眼光像看到羊崽子的母狼一般,那樣赤裸裸,那樣不加掩飾,任誰被這樣的目光盯著都會不自在。
    想到這,男生敷衍地嗯了一聲。
    李安安高興道:“這麼巧,我也親自來上廁所,看來我們太有緣分了!”
    男生一聽這話,眉頭皺得更厲害了,這下他連嗯都懶得說了,直接轉身就走。李安安正準備跟上去的時候,顏暮從衛生間出來了,她叫住李安安,問:“安安,你和誰說話呢?”
    李安安看著前面男生漸行漸遠的背影,急道:“我有點事,你先回教室吧。”她話音剛落,上課的鈴聲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李安安看著男生的背影消失在右邊樓梯的拐角處,面露糾結之色,到底是追還是不追?追,就有可能問到這個帥哥的姓名和班級,可是自己會遲到。不追……這個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也就只有一秒鐘的猶豫,李安安欲撒開腿去追男生,顏暮卻拉住李安安的手,說:“走啦,上課了,下節課可是‘滅絕師太’的,要是遲到她肯定會罵死我們的!”
    一聽到“滅絕師太”四個字,李安安就蔫了,雖然剛開學一個星期,可是滅絕師太的功力整個(6)班的學生都領教到了。滅絕師太是個五十多歲的女人,名叫徐亞珍,從來不笑,長得黑面黑口,又瘦又矮。滅絕師太沒有結婚,也沒有孩子,據說她年輕的時候受到過很嚴重的愛情創傷。她以前讀研究生的時候和一個比她小三歲正在讀大二的男生談戀愛,男生想要出國學習,可是家裡沒錢,滅絕師太便把自己多年攢下來的積蓄給了她男朋友,全力支持她男朋友出國學習,男朋友在國外的時候,也是滅絕師太定期給他匯生活費。可她萬萬沒有想到,幾年之後,她沒有等到男朋友回來娶她,卻等到男朋友找了一個外國女朋友的事實。她倍受打擊,從此再也不相信愛情,就這樣單到了五十多歲。
    滅絕師太真的很“滅絕”,她上課很喜歡提問,隨機抽學生起來回答問題,凡是答不出來或者答錯或者答得她不滿意的,她總會板著臉一通訓斥,短短一個星期,班級裡已經有超過百分之八十的學生被她罵過了,李安安也不例外。關鍵是罵就罵吧,偏偏滅絕師太哪壺不開提哪壺,她不僅指出李安安花錢買進八中的事實,還說李安安不是念書的料,買進來也是白花父母的錢,還不如回家種紅薯去。這些話句句往李安安心窩子上戳,戳得她的心疼得直滴血,給李安安氣得,真想掀翻桌子和滅絕師太大幹一場。不過她沒有,因為她不敢,也只能想想而已,在心裡默默地把滅絕師太罵上千萬遍。
    背地裡罵歸罵,李安安可不敢在滅絕師太的課堂上遲到,只能一邊在心底默默流淚一邊和顏暮一起回到教室。

    等到下午放學的時候,林雷來到教室,說了一個很不好的消息,下周,所有新入學的高一生都要參加一個入學考試,這對李安安這種學渣來說,無疑是個晴天大霹靂。可是更大的霹靂還在後頭,這次入學考試不是在自己所在的班級考,而是把所有高一年級的學生打亂了分配,分到哪個班級就在哪個班級考。
    放學後,李安安抱著簡踐的手臂欲哭無淚:“賤賤,怎麼辦呀?我本來還想著坐你邊上參考參考你的啊!這下我完蛋了!學校怎麼這麼變態啊!”
    簡踐拍了拍李安安的後背,出聲安撫道:“說不定你到時候會超常發揮呢!”
    李安安抬起眼可憐兮兮地問簡踐:“你覺得這種可能性大嗎?”
    簡踐想了想,而後很誠實地搖了搖頭:“不大!”
    李安安:“……”
    顏暮:“哈哈哈!”
    越相處,李安安覺得簡踐這個人真對得起她的名字,那真不是一般賤啊。有天下晚自習,李安安、簡踐還有顏暮肚子餓了,便買了泡面在宿舍泡著吃,幾個人吃得正香的時候,簡踐突然問:“聽到沒?”
    李安安和顏暮有些不解:“啊?”
    簡踐湊近李安安和顏暮,問:“沒聽到?”
    李安安問:“到底什麼啊?”
    簡踐說:“沒聽到現在聞到了吧?!”
    李安安吸了吸鼻子,而後立馬跳起來跑出老遠,邊用手扇風邊罵罵咧咧道:“賤賤,你居然放臭屁!”
    顏暮雖然沒有李安安的反應那麼誇張,但也端著碗起了身,一隻手捂住口鼻,朝簡踐說:“我覺得你以後還是少吃點蘭花豆比較好!”
    簡踐邊大笑邊道:“老娘的屁果然不同凡響!”氣得李安安真想把手中的泡面倒到她頭上去。

    因為今天要入學考試,班長昨天下午已經帶著幾個班幹部把座位貼貼好了。
    座位貼上除了姓名和學號外,還有一張照片,李安安隨意瞄了幾眼別的同學桌上的座位貼,發現都不認識,都是外班的同學。
    李安安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抬眼隨意地看了眼自己桌子上的座位貼,頓時整個人愣住了。
    她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抬起手背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
    白紙黑字的一張座位貼安靜地躺在她的桌子的左上角。照片印刷在紙上的品質不好,學校列印室的油墨向來劣質,印出來的效果黑乎乎的,把五官都化在一團模糊裡。但是李安安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那雙漆黑又深邃的眼睛,讓她第一眼看到心跳就止不住地加速。
    因為要考試,班級裡的座位一個一個地隔開了,簡踐低著頭正十分投入地看著漫畫書,顏暮認真地做著習題,沒人注意到李安安的興奮和激動。
    李安安盯著那張座位貼,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這個人不但長得帥,名字也好好聽呀。
    李安安邊盯著照片可勁兒看,邊在心底默默地念著:歐陽奈,歐陽,居然是複姓,真拉風!奈,向來緣淺,奈何情深的奈,呸呸呸,這話放在這不合適,自己和歐陽奈緣分深著呢!開學第一天就看到他了,去個衛生間也碰到他了,這次入學考試,他的座位貼居然貼在自己的桌子上,這就代表他要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考試。
    自己坐的椅子他也會坐,這不就等於間接那什麼了嘛……嘿嘿嘿,這種事,光想想就好開心呀!
    整個早自習,李安安的精神一直處於一種十分亢奮的狀態,她心裡樂滋滋地冒著泡,腦袋裡不停放著煙花。五十分鐘的早自習,李安安什麼也沒幹,光盯著歐陽奈那張並不清晰的黑白照片看了。
    過了早自習就是考試了,李安安故意慢吞吞地收拾東西,心臟突突地跳。
    可是一直磨蹭到預備鈴都響起來了,歐陽奈還是沒有來。
    李安安不甘心,想繼續等,可是當看到監考老師抱著試卷進來之後,李安安只得心不甘情不願地拿著筆去了她所在的考場,高一(3)班。
    因為是高一第一場摸底考試,所以這次的成績也會讓各科任課老師對各自所教學生的成績除了中考成績外,再次在心裡有個底。
    這場考試歐陽奈整整遲到了十分鐘才進考場,高高的個子站在教室門口,引得一群認真答題的學生都好奇地抬眼看過去。
    這一看,原本安靜的教室立馬響起一陣倒抽氣聲,沒錯,就是倒抽氣聲,尤其是女生,一個個表情就跟複製粘貼似的,瞳孔放大,嘴巴微張,有臉皮薄的雙頰不自覺地開始發紅。
    這個男生長得真是帥啊!雖然只穿著再普通不過的T恤衫和牛仔褲,可就是怎麼看怎麼帥啊!
    那眉眼、那鼻子、那身材、那長腿……簡直就是在造物者的恩寵之下創造出來的,什麼都不做,只是看著他,都是一種極大的享受啊!
    歐陽奈仿佛沒看到那些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徑直走到老師面前,因為奔跑,額頭上和鼻尖上佈滿了細細的汗珠。他微微喘著粗氣,開口道:“老師,對不起,我遲到了。”
    他沒有解釋原因,只是很平靜地道歉以及陳述事實。
    監考老師原本對遲到的學生是沒有什麼好臉色的,可是巧了,眼前這個叫歐陽奈的學生卻是個例外,不是因為他長得帥,而是因為歐陽奈中考考了全市第一名。八中的招生辦老師當初去了歐陽奈家三次才說服歐陽奈來八中上學。條件就是,除了高中三年的學費和住宿費全免之外,每年還另外補貼歐陽奈一千塊錢。
    八中創辦五十多年以來,歐陽奈是第二個享此殊榮的人。
    第一個是一個叫邊正學的男生,五年前他考入了清大,至今,邊正學的照片還掛在八中的宣傳欄裡,是八中最引以為豪的存在!而在八中的校長以及所有老師眼裡,歐陽奈儼然是第二個邊正學,是下一個為八中創造奇跡的學生。
    所以監考老師自然是認識歐陽奈的,對於歐陽奈遲到,他非但沒有責備,反而關切了好幾句,而後讓歐陽奈坐到座位上,給歐陽奈發了試卷。
    兩個小時一過,卷子一交,李安安便飛快地往自己所在的班級跑去。十分鐘之後要接著考數學,所以她的時間不多,但是就算只有半分鐘的空當,李安安也要飛回來,只為看一眼那個長得很帥很帥已經徹底勾走她的魂的男生。
    跑到教室門口,李安安氣還沒喘勻,就踮起腳抻長脖子往教室裡看,此時,歐陽奈正坐在座位上低頭看書,他是那麼安靜,仿佛周圍的一切都和他無關。
    因著教室的窗戶是開著的,此時,外面的風吹進來,掀起了歐陽奈額前的細碎劉海,而後,歐陽奈那俊美的五官更加清晰地展現在李安安眼前。
    李安安不禁看癡了,真帥啊,帥得讓人移不開視線!
    李安安清了清嗓子,拉了拉衣服,挺直脊背正準備往教室裡走,準確地說,是往歐陽奈旁邊走,這時,林雷抱著一大摞試卷過來了。看到李安安,林雷有些奇怪地問:“李安安,你在這幹什麼?我記得沒錯的話,你不在本班級考試吧?”
    林雷是這門數學考試的監考老師,因為是(6)班的班主任,所以對自己所帶班級的學生很是瞭解。這次入學考試,哪些學生在本班級考,哪些學生不在,他都知道得挺清楚。
    李安安沒想到這門數學的監考老師是林雷,更沒想到林雷居然來得這麼早,害她和歐陽奈說話的這麼一個大好機會都沒有了。她腦袋瓜子快速一轉,立馬給自己找了一個非常好的藉口:“班主任好,我的筆壞了,我回來拿筆。”
    林雷一聽這話,忙道:“那你快進去拿吧!”
    李安安忙應了一聲,小跑著進教室,而後懷著一顆撲通撲通直跳的心走到歐陽奈旁邊,咽了咽口水,一本正經道:“這位同學,麻煩讓一下,我要拿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