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他似晨風起(簡體書)
他似晨風起(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75157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軟萌外科醫生&糙漢雇傭兵
    一段荷爾蒙爆棚的甜蜜戀曲

    飛言情工作室年度重推,外科醫生也逃不開的鐵漢柔情。
    梁瀟於他,似毒,似癮,碰到了就再也戒不掉。


    梁瀟逃婚,一不小心逃進了戰川的狼窩——
    第一次見面:還沒被我親夠?
    第二次見面:再不閉嘴,我又想親你了。
    第三次……太少兒不宜了。

    有一天,梁蕭讓戰川給兒子講睡前故事,完不成不准上床。
    故事講到一半,陳睦小少爺開始發問:
    “爸爸,童話故事裡這麼多王子,那王子到底長什麼樣呢?”
    戰川想了一下,胸有成竹地回答兒子:
    “王子就長爸爸這樣!”
    陳睦小少爺眉毛皺成一條波浪線,
    “那王子也太老了吧,有小公主喜歡嗎?”
    戰川在他的小屁股上拍一巴掌,
    “臭小子,敢說爸爸老?你媽媽可是對我一見鍾情!”
    陳睦小少爺:“真的嗎?什麼是一見鍾情?”
    “當然。”戰川很得意,“一見鍾情就是,第一眼就喜歡上。”

    第一眼,他就喜歡上樑瀟,他當時不明白那是怎樣的一種情緒。
    直到他失眠,滿腦子都是梁瀟,要用痛才能克制自己。
    他手臂上的紋身——LX,就是這麼來的。
    從此,為她情不自禁,為她神魂顛倒。

  • 惜雙雙

    喜歡浪漫愛寫童話,希望用細膩治癒的筆觸傳遞心中所有美好的故事,堅信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已出版:《甜甜甜甜的小時光》《我比想像中更愛你》《將錯就錯》。
  • 楔子
    第一章 如何對付撩完就跑的男人
    第二章 他倆這算約會了
    第三章 睡一覺就認識了
    第四章 我會很快讓你熱起來
    第五章 我和戰川在處對象
    第六章 滿腦子想的都是你

    第七章 他在害怕,害怕失去
    第八章 梁小姐,需要特殊服務嗎
    第九章 我終於要當爸爸了
    第十章 梁瀟,嫁給我
    番外一 一家三口,三餐四季
    番外二 他對她,一見鍾情
    番外三 吃醋

  • 楔子
    梁瀟穿了件橘色衝鋒衣,墨鏡架在齊肩的頭髮上,牛仔褲包著筆直的腿,褲腳紮在淺筒登山靴裡,說不出的英姿颯爽。
    來吉爾德森當然不能錯過群山雪原。她剛剛通過兩個月的VR集訓,整天被困在虛擬空間裡,終於有時間出來放放風。
    比什克銀行人比較多,因為旅行支票不通用,入境後在首府外各省市換錢比較困難,銀行現金有限。
    梁瀟伸個懶腰,形形色色的旅客不是三五成群就是成雙成對,只有她是孤家寡人。
    來之前,朋友還開玩笑說吉爾德森民風彪悍,男人在街上看中哪個女孩就能直接搶回去,要是真豔遇就從了。
    豔遇她是沒撞著,倒是撞到了千年難得一遇的暴亂。
    她在銀行剛辦完業務要離開,蒙黑頭巾的匪徒朝銀行扔進來一個玻璃瓶,“砰”的一聲巨響,爆炸了。
    梁瀟腦子一片空白,她以為碎片會刺進她的皮肌,鮮血會噴湧而出,就像她在虛擬世界經歷的那樣。只是,那時她不會感覺到疼,而現在……膝蓋磕在堅硬的大理石上痛得眼淚一瞬間充滿眼眶,背上像被千斤重的大山壓著。
    碎片沒有刺傷她,鮮血也沒有噴湧,她被一個男人罩在懷裡。銀行玻璃門碎成渣,砸在男人的背上。
    匪徒拿著槍闖了進來,銀行頓時亂成一鍋粥。
    男人抖著碎片從梁瀟身上離開,她還保持著被撲倒在地的姿勢動彈不了。
    “嚇傻了?”男人太高,梁瀟要使勁仰頭才能看清他的臉,一雙眼睛又黑又亮,鼻樑高挺,立體清晰的輪廓在冷靜中戾氣叢生。
    梁瀟終於回過神,撐起來,“剛才謝謝你,你有沒有受傷?”
    男人扭扭脖子,玻璃渣子自他肩膀抖落,“管好自己。”

    陸續進來三個拿匕首的匪徒同夥,他們將人群全部集中在銀行大廳中央控制。匪徒朝天開了一槍,“我們不會亂殺無辜,也不是來搶劫銀行的。只要在天黑之前,政府答應我們的要求,就會放你們回去。如果有誰做出逃跑舉動,就別怪我讓他吃槍子!”
    人群全都擠在一堆瑟瑟發抖。梁瀟被人群擠到男人身邊,臉都快貼近他的胸膛,淡淡的肥皂味,乾燥好聞。男人黑亮的眼睛一直盯著舉槍的黑頭巾匪徒,像蓄勢待發的獵豹,伺機一口咬斷敵人的脖子。
    梁瀟費勁與他掙開點距離。
    “小命都快沒了,還怕被佔便宜?”他這次聲音裡帶了點調戲。
    梁瀟尷尬地別開臉,說:“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嗎?”
    “吉爾德森的反動派,昨天在總統府遊行示威,要求總統辭職,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死傷上百人。”男人說得很慢,餘光都沒瞟她一下。
    “所以他們拿警察沒辦法就來傷害無辜市民?”
    男人終於垂下眼瞧她,這姑娘,從發生爆炸到現在都表現出超出常人的自持。
    “一定會有人來救我們的吧?”周邊人群戰戰兢兢小聲問了一句。
    梁瀟安慰道:“一定會!”
    男人唇線彎了一下,冰冷的眼睛像看一群螻蟻,“都這個時候了,誰會管我們死活?”
    人群中有人哭起來,一個,兩個,三個……嚶嚶啜泣。突然有人站起來大喊,“別殺我,放我走,求求你們,放我走……”那人瘋狂往大門跑,沒跑出幾步,黑頭巾匪徒果斷開槍,那人應聲倒地,左腿上多了個血窟窿在地上打滾嚎叫。
    梁瀟瞪了男人一眼,雖然他剛剛才救過她,但他太沒人情味了。梁瀟霍然起身,匪徒的槍口已經對準她眉心,“蹲下去!”
    “我是醫生,那個人需要救治。”梁瀟出示工作牌。
    匪徒怒吼,“我叫你蹲下去。”
    地板上傷者痛苦嘶吼的聲音和著濃重的血腥味,那是死亡的氣息。這是梁瀟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真實地接觸死亡,原來比虛擬更加恐怖無助。
    “我是醫生,那個人再不救治就沒命了!他只是普通市民,你們不是說不會傷害無辜嗎?”梁瀟堅持。
    人群朝她投來驚恐的目光,感覺下一秒她就要被打爆頭。
    匪徒收了槍,有些不耐煩地揮揮手,算是同意了。
    梁瀟鬆口氣,手心全是冷汗。她兩步走過去,先安撫傷者,“沒事,沒事,我會幫你,你會沒事的。”她撕開傷者褲子檢查受傷部位,但身上的衝鋒衣她撕不破。
    冷眼旁觀的男人起身褪下褲帶扔過去,“用這個。”
    梁瀟趕緊撿起來,利落捆住傷者中彈大腿上方止血,除了這個她也做不了別的,這裡什麼都沒有。
    她抬頭對匪徒說:“傷者需要馬上送去醫院,我們還有這麼多人留在這裡,請你放他出去。”
    匪徒揚一揚槍,“不可能,回去!”槍口已經抵在她腦袋上。
    梁瀟只能乖乖退回人群,傷者被拖到一旁任其自生自滅。
    眾人開始絕望,這些匪徒殺人不眨眼,他們都不知道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
    “醫生?”男人看了眼她胸前的工作牌,“國際救援中心,畢業了嗎?”
    梁瀟不理會男人的戲謔,眼神黯淡,“那個人可能會死。”
    “我們都可能會死。”
    梁瀟狠狠瞪他,男人不以為意,“想活著出去?”
    梁瀟愣了一下,求生是本能,“要我做什麼?”
    “老實待著,別添亂。”男人噎她一句。
    “你!”
    男人皺一皺眉,冷漠的眼睛裡有一絲狎昵,“再瞪我試試!”
    “我……”梁瀟才說出一個字,男人抄住她的後腦就親了上去,寬大的手掌已經覆在她的胸前。
    梁瀟眼睛瞪圓。男人吻得粗暴,她的衝鋒衣都已經被他拉開,裡面穿著低胸緊身衣,白皙的皮膚,明晃晃地刺激著人的感官。
    匪徒不想還有這一出,只當是男人死都不怕,紛紛嬉笑著吹起了口哨看熱鬧。
    他的手已經解開了她的牛仔褲,露出蕾絲邊緣。梁瀟真的被嚇壞了,她越掙扎,看客們就越激動。
    拿槍的匪徒漸漸放鬆警惕,將槍扛上肩,粗口道:“快上!”
    男人的動作快得驚人,剛剛還在侵犯梁瀟,這會身體迅速側移,一腳就踢掉匪徒手裡的槍。匪徒不敢置信,等反應過來時,胸口已經挨了一拳,肋骨斷裂的聲音都能聽得到。男人敏捷出手抓住匪徒的頭髮往下壓,用膝蓋撞擊匪徒的面部。
    梁瀟眼睛睜得大大,她在集訓的時候見過這種打法,以色列格鬥,兇殘卻實用,出手非死即傷。
    “還不跑!”男人吼一聲,蹲在地上的人群拼了命往外跑,只有梁瀟還傻傻地停在原地。
    男人看著她皺一皺眉,“還沒被我親夠?”
    身邊有人拉了梁瀟一把,“快跑!”
    雜亂人潮中,男人突然問她,“你叫什麼?”
    “梁瀟。”她脫口就告訴他了。
    男人笑一笑,“別再讓我遇到你。”
    梁瀟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她被人群帶著越跑越遠,男人的臉淹沒在攢動的人流中。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