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歡顏(簡體書)
歡顏(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75157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她這一生,想要的統統得不到
    能拉她出泥沼的人,卻被她推入了深淵!


    祝君亭:
    我恨你,過去七年、不曾間斷;
    我愛你,時時刻刻、不休不止。


    七年前,祝君亭對秦臨霜寵到骨子裡。
    那時的秦臨霜為了博得父親的關注,
    製造了一場意外,讓祝君亭身陷昏迷。
    漫漫歲月裡,她放棄過,她頹然過。

    七年後,祝君亭蘇醒歸來,而此時的秦臨霜已經是娛樂圈小花旦。
    他以雷霆手段搶走她的所有,用婚書將她困在自己身邊,
    斷送她引以為傲的事業,甚至剝奪她見她母親最後一面的權利。

    這一切,秦臨霜不願接受,卻不得不接受。
    因為她知道,自己曾欠他的,害他的,全都要還。
  • 六歌

    浙江杭州人,2014年 開始寫作,短篇散見於《花火》、《飛言情》、《桃之夭夭》等雜誌。
    在寫作這條路上磕絆前行,始終相信文字擁有讓平凡變得不平凡的能量。
  • 第一章——重逢
    【秦臨霜小姐,將會是君庭的下一任代言人。】
    第二章——昏迷
    【祝君亭手裡的酒杯被她弄得掉在地上碎裂開來,人群也因為她混亂起來。】
    第三章——往事
    【你知道,當你見過一個人的意氣風發,就不忍再看到他的落寞。】
    第四章——甜蜜
    【因為你一靠近,我就心跳加速。】
    第五章——結婚
    【我與秦臨霜小姐即將在年底完婚,到時候我們夫妻將擁有君庭百分之四十三的股份。】
    第六章——事故
    【秦文山一臉厭惡地望著她:“如果不是念在你身上流著我的血,我早把你丟到深山裡去喂野狗了!”】
    第七章——婚戒
    【祝君亭伸出手指在她腦袋上輕點了一下,語調溫暖地說:“小傻瓜,給你的東西,怎麼會是浪費?”】
    第八章——母親
    【“你不是說一定能救回來嗎?”】
    第九章——衝突
    【你要找律師、要起訴儘管去,但我不會同意和你離婚。三年五載,我陪你耗。】
    第十章——收購
    【剛和秦臨霜在一起的時候,她連接吻都很不自然,是他循循善誘,一步一步教會了她如何取悅自己。】
    第十一章——塌方
    【祝君亭目光一沉,不著痕跡地往後退了一小步,然後趁交警稍稍放鬆警惕時,一把推開了他,迅速鑽進了警戒線內。】
    第十二章——孩子
    【她要打電話叫救護車,她要救她的孩子。】
    第十三章——真相
    【這些年來,秦臨霜唯一沒有幹過的事是什麼呢?是她從來沒有一秒,愛過她自己。】
    第十四章——袖扣
    【“什麼袖扣你應該比我清楚吧,就是君亭丟的那個袖扣。不是我說你,你和他都已經離婚了,縱然是舊情難忘,你也不該去偷他的袖扣啊。”】
    第十五章——後悔
    【言喬安跌坐在臺階上,猛灌了幾口酒,語氣裡帶著陌生和威脅,他說:“秦臨霜,你現在棄我而去,你會後悔的。”】
    第十六章——劫持
    【你知道,清江灣這一片,每年都有那麼幾個人失足落水,多死一個也沒人會覺得意外。】
    番外1祝小滿
    番外2婚戒
  • 第一章——重逢
    【秦臨霜小姐,將會是君庭的下一任代言人。】
    秦臨霜的生日會是在言喬安新開張的酒吧裡舉行的,認識的人、不認識的人坐滿了一整個包廂。身為主角的秦臨霜卻坐在門邊的角落裡,一杯杯地喝酒。不一會兒,瓶子裡的酒已經少了大半。言喬安走過來從她手裡奪下酒杯,帶著點兒關心道:“秦臨霜,你怎麼每年生日都是這個死樣子?”
    秦臨霜幾杯酒下肚已經有了醉意,眼神迷離地看著他:“都說了我不過生日,誰讓你每年都逼我過生日。”
    秦臨霜從未對任何人說過,她的出生是她父親離開她們母女的開始,她從來不過生日,因為那是一個不幸開始的紀念日。
    言喬安拿起手邊一杯雞尾酒喝了一口,望著秦臨霜半開玩笑地道:“是不是你們女明星對年齡都特別忌諱,所以不能接受生日的儀式感太強。”
    秦臨霜笑了笑:“你就當是吧。”隨即便她倒在了沙發上,皺著眉心閉上了眼睛,嘴上嘟囔道:“今天的酒,勁兒有點大……”
    言喬安見此,脫下外套蓋在了她身上,嘴裡嘀咕道:“按你的喝法,是頭牛都該醉了,醒來又該頭疼了。”
    然後他站起身,對著還在狂歡的眾人道:“你們玩盡興點,主角已經醉死過去了,我先送她離開。”說著,他便攔腰抱起沙發上的秦臨霜,在一片哄鬧聲中將她帶出了包廂。
    秦臨霜是個女明星,在酒吧這種地方露臉要是被拍到了,媒體又會大做文章。所以言喬安在將她帶出酒吧的門前特意將外套蓋在了她臉上,確保即使被拍到也不會有人認出來。
    誰知剛出了門,就被幾個相熟的人攔住了。他們剛從車上下來,見到言喬安懷裡抱著個女的,自然是要停下來調侃一番。
    “喲,言大少,這是哪家姑娘啊?”
    “你有沒有眼力啊,這明明是‘睡美人’啊。”
    “臉上還蓋著件衣服,這又是什麼造型啊。”
    言喬安不得不停下了腳步,笑駡道:“我可警告你們啊,你們要是驚動了我懷裡的睡美人,今天可必須把我酒吧裡的酒給包圓了。”
    他話音剛落,懷裡的秦臨霜竟真的醒了。她低著頭捂著嘴要吐,掙扎著下地,沒走幾步就一個踉蹌差點摔倒。言喬安眼疾手快地扶住她,就在她倒向他懷裡的那一瞬間,“哇”的一聲全吐在了他身上。
    見到這場景,身邊的幾個人皆是後退了一步,其中一個清了清嗓子道:“咳咳……我們就不打擾言大少了,這就麻溜地滾去把你酒吧的酒給包圓了。你要是實在忍不住,也千萬記得留著人家姑娘一條小命啊。”
      只要是在言喬安身邊待過的人,都知道他有點輕微的潔癖。但今晚似乎有些不一樣,言喬安非但沒有動怒,還強忍著噁心替懷裡的人輕拍背部順氣,驚得看戲的一群人瞪大了眼睛,挪不開步子。
    言喬安顯然也注意到了他們,皺著眉頭道:“都滾進去喝酒去!”
    等那些人走了,言喬安才脫了襯衫外的馬甲扔到一邊,然後小心地扶著秦臨霜上了自己的那輛賓利。
    二十分鐘之後,他在一家酒店門口停下了車。將車鑰匙交給門口的侍應之後,他帶秦臨霜下了車。當然,在這個過程中言喬安全程都擋住了秦臨霜的臉。
    房間在最頂樓,他要了全層,又叫了兩個女侍應,給了一筆錢讓她們去就近商場買了一套秦臨霜尺碼的衣服,然後讓她們幫秦臨霜洗了個澡,換上了酒店的睡袍。最後他告誡她們自己是酒店的VIP客戶,今天看到的人和事一個字都不准透露出去。
    清理好一切之後,那兩個女侍應就出了房間。言喬安在秦臨霜的床邊坐下,替她掖了掖被角。自己進了浴室洗澡,洗完澡之後,他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打算醒醒酒。誰知道,原本熟睡著的秦臨霜卻不安起來,她面色蒼白,眉頭緊鎖,嘴裡說著些什麼。
    言喬安趕緊放下手裡的杯子,走到她跟前輕聲喚了她幾聲。可是秦臨霜並沒有醒,反而好像愈發難受了。她額間的碎發上沁出一陣汗來,嘴裡發出來的聲音已經帶著哭腔。
    言喬安撥開她額間的頭髮,用手背探了探,所幸秦臨霜並沒有發燒。他又試著叫了她幾聲,她依舊沒有醒來,但好在她終於逐漸平復下來。再次沉沉睡去之前,言喬安終於聽清楚了她嘴裡說的話。
    她不斷重複著一個字——祝。
    言喬安撫上她臉頰的手瞬間僵硬,驀地想起七年前初次見她,她在他診所裡接受他的催眠治療時也是不斷地重複這個“祝”字。
    那時秦臨霜說得十分含糊,他只模模糊糊聽到一點。看著陷入催眠的秦臨霜,他有些好笑地說:“我怎麼能是豬呢?”直到後來從對秦臨霜的持續治療裡,他才逐漸明白她口中的那個字是“祝”,祝君亭的“祝”。
    回想起來,言喬安已經有幾年沒有從她嘴裡聽到這個字了。他以為是時間慢慢治癒了她,沒想到是她將傷口藏得越來越深了,深到他這心理醫生也不曾察覺到。
    看著再度睡著的秦臨霜,言喬安面上染上了一片落寞:“秦臨霜,我在你身邊陪了整整七年。七年時間,全身的細胞都足以更換一遍,你怎麼還是沒能忘記他,怎麼還是沒能把他從你心裡趕出來呢?”
    “為什麼……先遇到你的不是我呢?”
    可回答他的只有秦臨霜細微的呼吸聲。
    秦臨霜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房間裡除了她沒有別人。她喝斷片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到的這裡,直到她看見了言喬安給她留下的卡片,上面寫著:新買的衣服在浴室,我有病人先回診所了。酒店的早餐不錯,你醒了可以試試,還有走的時候記得走酒店的VIP通道。
    秦臨霜將卡片放在一邊,走到浴室泡了個澡。她宿醉一夜沒什麼胃口,對酒店的早餐也興趣缺缺,便直接出了房門準備離開。
    誰知她剛打開門,雙腳還未跨出門口,就被一陣閃光燈晃了眼睛。在娛樂圈摸爬的這幾年經驗告訴她,有記者在偷拍她。

    言喬安已經走了,她也並不知道這些記者在外面蹲守了多久,言喬安走的時候有沒有被拍到?她很不確定。即使他們並沒有發生什麼,但一起在酒店被拍到,還是免不了傳一段緋聞。身在娛樂圈裡總是身不由己,秦臨霜迅速地退回了房間,然後關上了房門拉上了窗簾。
    確認房間裡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之後,秦臨霜撥通了經紀人溫顏夏的電話。簡單說明經過之後,要溫顏夏過來接她。
    溫顏夏在電話那頭急得直跺腳:“哎喲!我的祖宗啊,你要讓我來接你也得告訴我現在在哪裡啊。”
    秦臨霜打開壁燈,從床頭的櫃子裡翻出一本酒店的簡章來。眼神觸及酒店名字那一刻,她覺得自己的心臟開始劇烈地跳動。好一會兒,她才使自己平靜下來,艱難地說出了酒店的名字,她道:“我在君庭酒店總店。”
    電話那頭的溫顏夏迅速確認了酒店所在的地點,然後帶著人向酒店趕過來。
    掛掉電話之後,秦臨霜坐在床邊的地板上,盯著酒店簡章上君庭兩個字,只覺得後背爬上了一陣涼意。她伸手觸摸著那兩個字,良久才自言自語道:“是巧合,只是巧合罷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秦臨霜聽見了門鈴響起的聲音。溫顏夏在外面喊:“臨霜,我們來了,你可以出來了。”
    秦臨霜從地上起來,赤著腳去開門,門外只有溫顏夏和兩個保鏢。她讓溫顏夏進來,簡單收拾了一下之後和她一起出了門。溫顏夏帶著她和保鏢進了電梯,就在電梯門即將關上的一瞬間,不知從哪裡沖出五六個人來,撐著電梯門將攝像機和話筒對著裡面的秦臨霜,毫不避諱地問道:“臨霜,你昨晚是住在這裡嗎?聽說和你一起來的還有一個男士,那是你的男朋友嗎?”
    電梯裡空間狹小,門口又站著人,秦臨霜只得往溫顏夏和保鏢身後躲。溫顏夏站在她前面擋住攝像機和話筒,語氣平緩地道:“大家不要誤會,臨霜昨晚是一個人入住的,沒有什麼男士。”
    但那些記者並不打算作罷,又向秦臨霜問道:“聽說昨天是你生日,也是和那位男士一起慶生的,方便回應一下嗎?”問完這個問題,記者們突然開始往裡擠,秦臨霜被迫貼著電梯,後背頂著牆壁,一陣疼意襲來。
    她只想快點從這裡離開,她伸手接過離自己最近的一個話筒,正打算澄清自己和言喬安的關係。
    “讓開。”一道男聲卻先她一步在外面響起。
    她在聽到那道聲音的一瞬間,手指驟然一松,原本拿在手裡的話筒墜地,響起的動靜大得可怕。然後便是一片寂靜,接著那道男聲再次響起:“是我請秦臨霜小姐入住君庭的。正好今天有幾位媒體朋友在這裡,我就在這裡公佈一個消息,秦臨霜小姐,將會是君庭的下一任代言人。”
    那人話音剛落,秦臨霜覺得自己如遭雷擊,她不受控制地抬起頭。在她的正前方,祝君亭正緩緩朝她走來。彼時是初春,天氣不算很冷,他卻穿著一件黑色的羊絨大衣,他面色帶著久病後的蒼白,身形也消瘦了不少,身後跟著一群保安。
    他們上前不著痕跡地將電梯門與那些記者隔開,好讓祝君亭上前。
    秦臨霜就這樣盯著他看,她只覺得渾身僵硬,就連從他身上挪開眼睛也異常困難。
    祝君亭,果然回國了。
    看著祝君亭一步步地走近,秦臨霜死死拽著前面溫顏夏的袖子。溫顏夏以為秦臨霜是在向她詢問關於代言人的問題,小聲回答她:“我也不清楚怎麼回事,好像是老闆親自替你接的這個代言。”
    但秦臨霜此時對是誰為她接的代言並不感興趣,她只想離開這裡,立刻離開!她鬆開溫顏夏的袖子,拖著僵硬的腿向旁邊挪了挪,然後按下了電梯的關門鍵,可是電梯卻像是作對似的遲遲不關門。
    祝君亭最終在電梯門外停住了腳步,面無表情地對著秦臨霜道:“秦小姐臉色不太好看,是昨晚沒有休息好嗎?不知道是不是君庭的服務不到位?”明明是關懷的話,從他嘴裡說出來,字字句句都帶著寒意。
    她動了動嘴唇,好一會兒才道:“……不是,可能是我最近拍戲太累了。”
    秦臨霜說完這句話,電梯門總算開始向中間靠攏。在徹底關上那一瞬間,她好像看見外面站著的祝君亭的臉上閃過一絲陰鬱。
    電梯下落的時間裡,溫顏夏看著滿臉疲憊的秦臨霜忍不住問:“怎麼了臨霜,你不想接這個代言?”
    秦臨霜愣了愣,才道:“我所在的公司花漾和君庭向來都沒什麼交集,老闆為什麼要親自幫我接這個代言?”
    溫顏夏若有所思道:“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倒是聽了一些小道消息,聽說我們花漾要被收購了。可能老闆想在公司被收購之前幫你接下這個代言,為你鋪好下面的路吧。畢竟,在花漾老闆最看重的就是你。而且君庭給你和公司開的價可是一點都不低呢,再說了你接了這個代言也……”
    “叮”溫顏夏還在說著接這個代言的好處,電梯已經到了。
    秦臨霜顯然已經沒心思聽她講了,她說了一句,“電梯到了”就直接走出了電梯。
    溫顏夏和保鏢在後面一陣小跑才跟上秦臨霜,她邊走邊和秦臨霜說:“臨霜你在紐約有個秀要去看,我們現在要直接去機場,不然趕不上航班了,行李我都準備好放車裡了。等你回來還要參加個頒獎禮,這段時間可能會有點忙,你稍微辛苦一下……”
    秦臨霜腳步不停,嘴上只答了聲:“嗯。”
    等她上了車,才回頭望了一眼酒店的大門。
    久違了,祝君亭。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