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無愛不歡(簡體書)
無愛不歡(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8元
  • 定  價:NT$221元
  • 優惠價: 75166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知名暢銷文學作家-雪小禪
    經典作品珍藏紀念版

    只有在青春裡
    才會像傻瓜一樣
    顛三倒四地喜歡一個人

    那個春風薄醉的黃昏
    我想我遇到了愛情


    文章講述了三個女孩各自青春、愛情與友情。

    林小白與周芬娜和戴曉蕾三人互為好友,可是三個人的人生卻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林小白與顧衛北的異地戀持續了多年,最後卻以顧衛北的出軌而結束;周芬娜愛上了“大哥”,從此過上了漂泊的生活,最終卻以“大哥”的自首換來了她所期待的結婚;戴曉蕾也在經歷了多次失敗的感情以後,回到了哈爾濱過上了普通老師的生活。

    生活逐漸平淡,愛情漸漸消散,在三個女人的生命中,又留下了什麼難以磨滅的記憶呢?

  • 雪小禪

    暢銷書作家,知名文化學者,中國慢生活美學代言人。曾獲第六屆老舍散文獎、首屆孫犁文學獎等多個獎項,被評為“中國移動大學講座形象大使”,是清華大學、北京大學、武漢大學等各大高校講座嘉賓。

    擔任了山西衛視《伶人王中王》《人說山西好風光》電視評委,雪小禪“禪園聽雪”系列珍藏郵品,是中
    國郵政首次發行作家封片系列產品。

    迷戀戲曲,曾任教於中國戲曲學院,被稱為“大學生心中的作家女神”。同時被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航等多所名校聘為“導師”。對傳統文化、戲曲、美術、書法、收藏、音樂、茶道等均有自己獨到的審美與研究。

  • 引子

    二〇〇六年春天,我從夢中醒來。

    我揉了揉眼,努力地想這是在哪裡。五分鐘後我想起來,這是在巴黎。

    從前在國內,即使剛剛醒來,我也搞得清是在蘇州、上海、北京、重慶還是在廣州,但來到法國以後,我總是努力地想,以至於我懷疑自己神經出了問題。

    我還常常會夢到顧衛北,幾乎每天都夢到,我總是驚訝又狂喜地問: “你不是死了嗎?你沒有死嗎?”

    我夢到他拉著我的手到處亂跑,還是和從前一樣恩恩愛愛,結果我醒來以後發現這是個夢。

    這讓我絕望透頂,淚濕透春衫。

    而在我身邊的男子是一年前在北京后海的酒吧里認識的,他有著與顧衛北一樣清秀薄涼的面孔。

    我們在那間叫作 “藍蓮花”的酒吧里喝到快天亮,天亮之後他說,林小白,和我回巴黎吧。

    好。我說。

    一個字,決定了我的情感去向。

    曾經,我和顧衛北那近乎十年的糾纏,以為愛到了天荒地老,也不過如此分手,然後留下我一個人在人世間想念他。

    愛是什麼?很小的時候我以為愛就是愛,但現在我知道,愛里面一定夾纏著恨與抱怨,還有各種各樣的東西五味雜陳。

    我一直以為我會恨顧衛北,但來巴黎一年後,我在這個美好的清晨裡醒來,聞到院子裡的花香,聽到鳥叫時,我突然間淚流滿面。

    因為我發現我還是那麼愛他,這個男人,注定與我一生相隨,如影隨形。

    當然,我也常常夢到戴曉蕾和周芬娜,她們輪流出現在我夢中。

    我常常夢到我們還在蘇州艷粉街上玩,周芬娜教我們唱崑曲,咿咿呀呀,沒完沒了。這讓我有一天和丹尼去看崑曲時潸然淚下,丹尼問我,這個故事很動人嗎?

    那天演的是《牡丹亭》,我含著眼淚笑著說,非常動人。

    那是我從十六歲就開始聽的曲子。而一切的一切,從十六歲就已經註定了吧。

  • 序   花癡
    引子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尾聲
  • 第一部分

    我、戴曉蕾和周芬娜是蘇州艷粉街上的女孩子。

    艷粉街是我一直想離開的地方,從我知道這裡曾經是一條青樓街時我就想離開了。

    那時我還是個十四歲的孩子,一點胸沒有,瘦而乾。周芬娜說我,怎麼還不來例假啊?我在你這麼大時早就來了。

    周芬娜是個十五歲的女孩子,我們是艷粉街的鄰居,她總是說我,小破孩,你看看你跟個男生一樣。

    當然也有她特別崇拜的人,那個人就是戴曉蕾。

    戴曉蕾的父親是個軍官,母親也是軍官,他們住的地方離我們這兒很近。那裡的駐軍讓我和周芬娜滿心羨慕,我們曾說過長大要去當女兵,那一定是件很神氣的事情。

    而周芬娜的母親是一個崑曲團的演員,在那時,崑曲演員已經沒落到和當街討飯的差不多了。她的父親是一個印刷廠的工人。

    周芬娜從很小就會哼哼崑曲,調子婉轉,婀娜動人。

    她說她媽最大的理想就是演一次《牡丹亭》中的杜麗娘,當然,演柳夢梅的是那個男人。

    我知道那個男人,他每次都要路過我家門口去周芬娜家。

    那是艷粉街眾人皆知的秘密,周芬娜總是為此感覺到低人一等,她常常會偷偷地罵她媽媽!

    她非常羨慕戴曉蕾有這樣一個家庭,甚至羨慕得有點流口水。

    我的父母不過是蘇州中學的教師,拿微薄的薪水,養著我和弟弟。

    所以,每當戴曉蕾穿著父親給她買的新裙子出現時,周芬娜就艷羨地說,嘖嘖,看看人家,這下不知又要收到多少情書。

    我說,周芬娜你真流氓,你就知道說這個。

    在我的印像中,周芬娜真的很流氓,她說自己特別喜歡一個叫馬軍的男人,人高馬大的,特別帥。周芬娜說,我真想給馬軍生個孩子,我一看他就有這種衝動。

    這讓我十分看不起她,她才真是流氓。

    看看人家戴曉蕾,和白天鵝一樣,從來不和男生說話。而且,戴曉蕾從小在少年宮學畫,十二三歲就得過什麼大獎。戴曉蕾肯定能成為一個出色的女畫家,和那個潘玉良一樣,留學法國,萬古留名。

    那時許多男生在艷粉街的路燈下等著她,戴曉蕾長得確實好看,要什麼有什麼。

    而周芬娜,屁股太大了,雖然她笑我不來例假沒有胸,可要真來了例假長成她那樣我還真煩。

    那時,我們三個常常在周芬娜家的閣樓上聽歌。

    是齊秦的歌,《愛情宣言》,周芬娜說,我一聽這種歌骨頭就要酥了。

    當然,有時候她們還會偷偷穿周芬娜她媽的衣服。周芬娜的媽是個漂亮的女人,總愛在衣服上做文章,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吸引我們來她家的主要原因。

    周芬娜的媽是艷粉街上有名的漂亮女人,可周芬娜長得不像她媽。戴曉蕾說,你媽的優點你全沒有,你特別像你爸爸。

    周芬娜的爸爸是個老實人,他老實得連周芬娜她媽的褲頭都洗了,每天早晨起來給周芬娜做飯,周芬娜的媽則在床上咿咿呀呀地唱崑曲和京劇,調子十分婉轉。

    我知道周芬娜她媽有好多衣服,這惹得我和戴曉蕾隔三岔五跑到周芬娜家去。周芬娜的閣樓上是她和戴曉蕾走模特步的地方,她們穿著周芬娜她媽的高跟鞋,一扭一扭的樣子十分搞笑。

    戴曉蕾說將來要當一個模特或者畫家。周芬娜嘆息了一聲說,我才一米六,屁股又大,絕對當不了模特,我就當個演員之類的吧,天天上電視,有那麼多人圍著多好啊!

    然後她們問我想幹什麼。

    我說不知道。她們哈哈笑話我,小孩子,一點理想都沒有,這可不行。

    我說,那就圖書館管理員吧,或者放電影的。我喜歡看書、看電影,《畫皮》我看了十遍,可依然想看。我要變成那個女鬼。

    她們更是笑得肚子疼,說我居然想當個女鬼。

    當然,在笑話我的同時,她們依然試穿著周芬娜她媽的衣服,脫來脫去,露出豐滿的乳房,這讓我有點臉紅,我低下頭不敢看她們。她們又說,林小白,你抬起頭來,你又不是男的。

    好多個下午我們就這樣混過去了,艷粉街上充滿了胭脂水粉氣。這兩個女孩子用著周芬娜她媽的劣質的口紅和香水,都是三五塊錢的東西,可她們很得意地把自己打扮成那樣。

    而我媽是很老土的那種人,穿舊的燈芯絨衣服,臉似浮腫了一般。

    當然,周芬娜說得最多的是男生,誰給誰寫情書了,誰的腿好長啊,誰跑得快,誰讓人一看就心動。說這個周芬娜很專業,周芬娜說得比戴曉蕾多。

    周芬娜總是問,那個三班的誰又找你了嗎?

    周芬娜和我偷偷說過,那個三班的誰誰就是馬軍。

    馬軍是個抽煙、打架動刀子的男生,在學校裡非常有名,許多男生聞風喪膽。不過這傢伙吉他彈得好,口哨吹得動人,踢足球時把紅球衣圍在腰間時,好多女生會尖叫。

    這裡面有兩個人不會尖叫,一個是戴曉蕾,一個是我。

    戴曉蕾看不上馬軍,她說,太匪氣。

    我不是看不上,我是不懂,十八歲的馬軍,於我而言是太大的一個大男人。

    我更喜歡的事情是抱著爸爸的一本卡夫卡的小說看,我爸爸說,沒有誰比卡夫卡更像一個男人了,大了你就會明白的。

    周芬娜和戴曉蕾常常笑話我說,呵,小屁孩還看卡夫卡,你懂嗎?

    不懂,我實話實說,可我沒事幹。

    暑假過完之後,我來了例假。

    十六歲的夏天,一共發生了兩件讓我難忘的事情。

    一是我和戴曉蕾考上了重點高中一中。周芬娜去了一個二流的高中,她總是不在乎地說,反正我將來是考不上大學的,愛哪哪吧。

    我印像中周芬娜是個一身痞味的女孩子,就是渾不吝的那種,她早熟、豐滿,比王浪帶回來的那個女人還要有特點。

    那是我鄰居一個叫王浪的男人帶回來的女人,天津女人,會說西河大鼓,大鬈髮,穿著極細的高跟鞋。她端著她和王浪的尿盂出來,睡眼矇矓,看起來十分性感。

    那時,我還只有十四歲,但我一下子就迷上了她。

    大家管她叫壞女人,我想我本性太壞,竟然喜歡壞女人。

    然後,我看到了她的趾甲,粉紅的,透明的,趿拉著一雙塑料涼鞋。她看到我,一笑,小妹,去上學?

    是啊,我說,上學。

    我很羨慕她睡眼惺忪,居然可以穿著晃晃蕩蕩的衣服塗著粉紅的趾甲出來倒尿盂。真的,我十分喜歡。那寬大的衣服讓她看起來更性感,她個子很高,有點懶散,後來我才知道,那叫性感。

    王浪不是一個好男人,遊手好閒,但好多女人喜歡他,這很奇怪。隔三岔五他就會帶一個女人回來,但我印象最好的就是這個女人。

    我想,長大了,我也要成為這樣的女人。但我總也長不大,我還沒來例假,乳房癟癟的,好像平原一樣。

    周芬娜說,這樣的女人,一定很浪!

    這個詞又生動又讓人難為情。但周芬娜說出來別有一番滋味。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天津女人帶我跑了,我跑啊跑啊,越跑越熱,我想停下來,可停不住。最後,我累得癱倒在地上,覺得虛脫了一樣,渾身燥熱,而且兩腿間有什麼東西熱熱酸酸地流了下來。

    醒了我看到被子上有好多血,我嚷了起來。

    我媽說,嚷什麼,來例假了,給你衛生巾。

    我不知為什麼特別想哭,可是哭不出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