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戰士六部曲幽暗異象之四:黯黑之夜
貓戰士六部曲幽暗異象之四:黯黑之夜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天空已經變得清晰,
    但黑暗卻再度降臨在前方。

    惡棍貓首領暗尾已經被擊敗,然而他殘酷的統治所留下的傷痛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癒合,各部族皆需要休養生息。傷痕累累的影族失去了眾多的族貓,河族情況同樣糟糕,幸好兩族都慢慢著手重建。重要的是,星族的預言已經實現,天族重返森林,回歸為部族的一份子。星族預言明確表示:團結五大部族,才能永保實力。

    然而事與願違,河族封閉邊界,影族則陷入滅族危機,尤其並非所有的貓兒都能夠接受回歸的部族。不僅如此,面對血緣以及養育之恩的嫩枝掌必須做出決定,是聽從心底的聲音,還是留在親人身邊?所有的難題一波接著一波,貓族的關係比以往都更加脆弱,天族的命運依然充滿著不確定性。

    系列書特色

    1.首部曲講述冒險精神,二部曲描述愛情與親情的掙扎,三部曲則結合前兩部曲的特色,講述溫暖與黑暗,四部曲接續三部曲延續未完的情節,敘述貓族歷史,引爆更精采的傳說。五部曲揭開部族的起源與誕生。六部曲迎來失落的部族回歸。外傳系列則是對於貓戰士的正文故事起到了補充或整是完整作用。荒野手冊帶領讀者深入了解貓族歷史。
    2.首部曲一出版即風靡校園,深獲老師、學生、家長爭相推薦。
    3.文字簡潔、角色性格生動真實,故事節奏明快,充滿閱讀樂趣;恰好是銜接國小到國、高中培養青少年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4.不僅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各族還有代表圖騰,閱讀的同時引發對各部族的認同感。
  • 艾琳.杭特 (Erin Hunter)
    貓戰士(Warriors)的寫作靈感來自對貓的熱愛,以及對大自然弱肉強食的好奇與著迷。艾琳總是以敬畏的心看待大自然中的各種現象,加上對占星術和英國巨石陣的興趣,所以很喜歡用豐富的神話語言來詮釋動物行為。

    譯者簡介 高子梅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華威葛瑞廣告公司AE及智威湯遜廣告公司業務經理和總監,現為專職譯者。譯作有《貓戰士》系列、《心靈雞湯:護士的關懷》、《壞狗狗.樂事多》等書。

  • 嫩枝掌緊張地瞥了高聳的松樹林一眼。冷風在枝葉間呼嘯,松樹不停搖晃。她想念雷族的領地,那裡的樹木似乎比較堅固,古老的樹根盤根錯結地深紮在土裡。但是在松樹林裡,總覺得樹隨時可能倒下來。
    「嫩枝掌!別再盯著樹看了,快點來幫忙。」鰭掌喊道。棕黃相間的見習生對她眨眨眼睛。
    葉星派嫩枝掌和鰭掌、露掌出來找些小嫩枝回去蓋營地。蘆葦掌則留下來整理他們昨天收集回來的青苔,剔掉裡頭的芒刺。鰭掌已經收集了一堆棍子,他的弟弟在比較遠的地方,正在一叢荊棘底下搜找。
    嫩枝掌朝他們快步走去,但仍伸長脖子看著正晃動不停的樹頂。「你們不會擔心可能有樹隨時倒下來嗎?」
    露掌從荊棘底下鑽出來,棕色虎斑毛髮凌亂不堪。「怎麼會倒下來?它們在這裡的時間已經跟星族一樣古老了吧。」
    「可是風那麼大。」嫩枝掌必須抬高音量,才能蓋過樹枝的颼颼拍打聲。這時突然有根小樹枝掉到她背上,她嚇得尖叫一聲。
    鰭掌覺得好笑,鬍鬚微微抽動。「我還以為妳很習慣住在森林裡。」
    「雷族的森林跟這裡不一樣。」嫩枝掌蓬起毛髮,掩飾尷尬。「那裡起風的時候,你根本感覺不到,因為樹木會幫我們擋風。它們不像蘆葦一樣搖來晃去。」
    「影族似乎在松樹林裡住得很習慣。」鰭掌提醒她。
    「至少一起風,就有很多小樹枝可以撿。」露掌補充道。
    嫩枝掌掃視森林。視線所及,到處都有正在掉落的小樹枝。林地裡散落著細長的樹枝,很適合拿來編織窩穴的牆。她抓起其中一根,再轉身去撿從她身上彈落的那一根。她其實滿肚子火,但只能盡量不去想背後的原因。為什麼要派她來幹見習生的活兒呢?她已經通過評鑑了。要是她還在雷族,早就得到戰士封號了。那麼現在的她就會在營地裡建窩穴,而不是出來收集材料。
    她甩開這念頭。是妳選擇加入天族的,她提醒自己,妳想跟紫羅蘭掌和鷹翅一起生活。可是她總覺得這些新的族貓有點怪。天族貓個性是很好啦。但她畢竟已經習慣了雷族營地的紀律與常規。葉星感覺上不太像族長,而是比較像一般戰士。因為她會跟族貓們一起工作、狩獵和巡邏,完全沒有差別待遇。鷹翅雖然是副族長,但狩獵隊伍都是由貓兒們自行組成。他偶而會建議該去巡邏邊界,但都由他們自願前往,而不是透過命令。
    她心想,應該是因為他們剛剛才找到一個新家園吧。
    但是這並無法解釋天族對寵物貓的信任。嫩枝掌得知天族以前常有寵物貓前來,便覺得很不可思議。聽說他們總是來來去去,既住在他們的部族,也住在兩腳獸那裡。天族稱這些貓兒為「日光戰士」。嫩枝掌不懂戰士這種工作怎麼可能兼差呢。要嘛你是戰士,要嘛你不是。至少麥葛文最後決定留在天族,所以他幾乎算是真正的戰士。不過他也像雷族的蜜妮一樣仍保留寵物貓的名字。
    而且天族貓好少哦。嫩枝掌皺起眉頭。這裡的見習生幾乎跟戰士一樣多。奇怪的是,一個長老也沒有。嫩枝掌想到灰紋和蜜妮,不免感傷。因為他們就像雷族裡堅固的樹根一樣穩穩地盤住整個部族,總是能說出一些令族貓們寬心的話,再不然就是用語帶調侃的抱怨來化解一切。 
    她以為只要跟紫羅蘭掌和鷹翅生活在一起,就不會再有鄉愁。可是她跟他們相處得越久,便越發現他們兩個其實好像,想法幾乎一模一樣,有時候跟他們說話,就像跟同一隻貓說話似的。這總讓她覺得自己像個局外者。我還以為我才是那個跟鷹翅最投緣的孩子,畢竟是我救了天族,這念頭令她有點羞愧,但還是忍不住會想。鷹翅是也很疼我,她告訴自己,只是跟疼紫羅蘭掌的方式不一樣。
    她發現鰭掌正瞪著她看。「雷族貓都喜歡做白日夢嗎?」他喵聲道。
    她對他眨眨眼睛,很不好意思自己又發呆了起來。「對不起,」她伸爪去搆另一枝樹枝,把它拖進她那一堆小樹枝裡頭。針狀的松葉不時卡進她的腳爪裡。「我還在適應新家。你不覺得這裡很怪嗎?」
    「什麼都很怪啊,這種感覺其實已經很久了,所以現在差不多習慣了。」鰭掌告訴她。
    「你想念峽谷嗎?」她問道。
    鰭掌聳聳肩。「我沒住過那裡。」
    露掌走了過來,嘴裡叼了一捆樹枝,丟在鰭掌旁邊。「我們是在他們離開峽谷後才在另一座湖邊出生的。」他解釋道。「天族在那裡度過了一整個季節。」  
    嫩枝掌豎起耳朵。「所以你們從沒見過峽谷?」
    「從沒見過。」鰭掌告訴她,黃色眼睛帶了些遺憾。
    「你希望你見過嗎?」她好奇問道。
    鰭掌別過臉去。「別的貓兒常談到那地方,」他喵聲道:「我當然也希望自己見過他們說的那座峽谷。」
    嫩枝掌的心微微刺痛,她懂他的感受。「我也是。」她還以為天族貓在緬懷以前的日子時,只有她覺得自己被排擠在外。
    鰭掌眼神溫暖地朝她眨眨眼睛。「下一次他們談到以前的日子時,我們也可以緬懷一下我們一起撿樹枝的日子啊。」他扮個鬼臉,然後對著她那一小堆樹枝點頭示意。「我們再多收集一點,就可以回營地了。」
    露掌掃視林地,看見有塊地方散落了好多木條,忍不住甩打起尾巴。「我去把它們撿過來。」
    嫩枝掌快步跟在他後面。她想彌補自己剛剛樹枝收集得不夠多的事實。她鑽進灌木底下,肚皮貼在地上扭動。灌木中間的莖梗勾住了其中幾根樹枝,她伸爪過去,拉了出來。等她從灌木底下鑽出來時,有樣東西從她身邊滑過去。「有蛇!」她尖叫大叫,往後一彈,毛髮豎得筆直。
    鰭掌大聲喵嗚。「那不是蛇啦,」他用腳爪拾起一根歪扭的樹枝,對嫰枝掌眨眨眼睛。「你太神經質了!」
    嫩枝掌甩甩毛髮,盡量不讓他看見她的腳爪在發抖。「這裡的風大到我有點神經緊張。」她不好意思地說道。
    風仍在林間肆虐,而且呼嘯聲愈來愈大。林地裡迴盪著樹幹的嘎吱作響聲。
    「我們把這些樹枝帶回營地吧。」鰭掌提議道。他朝露掌喊道:「我們回去了。」
    「我來了!」露掌用嘴叼起一捆樹枝,朝他們走來。
    就在他快走近的時候,突然強風大作,猛刮周遭林子。某種斷裂聲劃破空氣。嫩枝掌心上一驚,抬頭一看,只見一根粗壯的樹枝直墜而下,鰭掌首當其衝。
    「小心!」她飛快伸爪勾住鰭掌的頸背,一把拉了過來。樹枝撞上地面,砰地發出巨響,針葉飛噴在她臉上。塵土飛揚、樹皮四濺。
    「鰭掌!」
    見習生躺在她旁邊,驚恐地瞪大眼睛。
    「鰭掌!」嫩枝掌甩掉身上的針葉,低頭看他。
    「他的尾巴!」露掌跑了過來,全身毛髮豎得筆直。
    嫩枝掌循著灰色公貓的目光,後者正瞪著鰭掌的尾巴看。它被壓在樹枝底下。
    「我們得移開它!」嫩枝掌跳起來頂住樹枝,試圖滾動。但太重了,根本紋風不動。
    「樹枝太粗了。」露掌繞著樹枝看了一下。它比貓兒的肚子還寬,長度猶如一整棵樹幹。
    「鰭掌!」嫩枝掌朝他頭顱的方向轉身,直視他的眼睛,只見他痛得瞪大著兩隻晶亮的眼睛。「你可以說話嗎?」
    「可以。」鰭掌上氣不接下氣。
    「我們得找幫手。」嫩枝掌的思緒紊亂。天族沒有巫醫貓,她需要赤楊心。可是雷族營地太遠,鰭掌需要幫手,現在就要。她看著露掌。「你快跑回營地去找貓兒來幫忙,越多貓兒越好,才有辦法移開這根樹枝。我去影族營地找水塘光來。」
    露掌瞪著她,害怕地貼平耳朵。「我們不能單獨留下鰭掌,萬一他……」
    嫩枝掌打斷他。「這裡離營地不遠,你很快就可以回來。鰭掌不會有事的。」她看了鰭掌一眼。「你不會有事的,」她承諾道。「我們馬上回來。你只要撐住就行了。」她搜尋著他那雙驚嚇過度的眼睛。
    「你們要快一點。」他沙啞說道。
    嫩枝掌朝露掌轉身。「你跑快點!」灰色見習生早已鑽進林子,衝了回去。
    她也趕緊朝影族邊界急奔,林地在她腳下飛掠,布滿林地的針葉富含彈力,不斷將她往前推,她越跑越快,終於抵達氣味記號線。她氣喘吁吁,但還是馬不停蹄地往前跑。拜託不要讓我跑錯方向。她以前來過影族營地找過紫羅蘭掌。不過當時是夜裡。但她知道她得朝大湖的反方向跑。太陽高掛頭頂,風在後方呼嘯。她突然認出一棵腐朽的樹墩,影族的氣味頓時變得強烈。她繼續前奔,腳爪像著了火,雙眼掃視前方林子。樹幹之間若隱若現的是不是就是荊棘叢?她衝了過去,終於認出影族營地的圍籬,這才如釋重負,繞了一圈,鑽進入口。
    她在空地上剎住腳步,眼前是滿臉驚詫的影族貓兒們。
    「妳來這裡做什麼?」焦毛怒瞪著她。
    刺柏爪驚訝地眨著眼睛。「妳好大膽……」
    「嫩枝掌?」水塘光從窩裡探出頭來。「出了什麼事?微雲要生了嗎?」
    嫩枝掌搖搖頭,上氣不接下氣。她深吸一口氣,脫口而出:「是鰭掌!」
    水塘光趕緊從窩裡出來。
    有根樹枝砸下來,」嫩枝掌呼吸急促。「他的尾巴被壓在底下。」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