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縣民性學問大:文化人類學家的47都道府縣性格大調查
日本縣民性學問大:文化人類學家的47都道府縣性格大調查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 79300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限量贈品
行走好讀帆布袋(贈品)詳情
贈品已送完!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比星座血型更神準的縣民性觀察!
    文化人類學家帶你從縣民性綜觀日本國民性
     ★完全提升你的制縣等級★

    何謂「縣民性」?

    日本各個地區在飲食習慣、價值觀、方言都略有不同,甚至連居民的個性都不太一樣!
    你會在造訪大阪時發現商人文化留下的活力特質,在造訪京都時認識到古都的高傲,在造訪沖繩時感受到不同於日本本土的南國悠閒……其實這些不同的特質各個其來有自,日本人更稱之為「縣民性」(けんみんせい)。
    甚至每年都會不厭其煩地為47都道府縣的消費行為、生活習慣、對外形象做統計調查,為的就是分析探討縣民間的差異。
    國土面積僅37.8萬平方公里的日本,為何需要區分為47個地方自治體來管理(美國也不過50州),何以發展出如此多元的地方性格?

    縣民性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
    文化人類學家活用統計學和田野調查專業,帶你從歷史、風土切入探索各地縣民性如何產生,你會發現從方言、地方風俗文化到人格特質,都能觀察出屬於當地的特色。
    本書將依序剖析日本從北到南47個都道府縣的縣民特質,讓47都道府縣的「性格」躍於紙上,進而描繪出整個日本的國民性。你會發現日本多元魅力的秘密就藏在縣民性這個命題中!

    ★問其出身縣,知其人性格
    了解縣民性甚至可以當作和日本人交朋友的社交秘笈!?下次交換名片時,就從詢問對方的出身地開始打開話匣子吧!
  •  祖父江孝男(Sohue Takao)
    1926年生於東京。畢業於東京大學理學部人類學科。歷經東京大學研究所及哈佛大學研究所之研究學習後,曾任明治大學政經學部教授、國立民族學博物館教授、放送大學客座教授等職務。現為國立民族學博物館之名譽教授。著作包括《文化人類學入門》、《縣民性》(中公新書)、《文化人類學的建議》(講談社學術文庫)等。


    譯者:陳亦苓
    國立政治大學廣播電視學系畢業,輔修日文,曾留學並於日本工作近 4 年。目前為自由譯者。譯作包括:《零秒思考力》系列、《日本傳統文化事典》、《幽靈:日本的鬼》…等等。譯生志業是讓英日殊途同歸繁中。

  • 序言
    縣民性真的存在嗎?
    對於初次見面的人,我們偶爾會自然地問到「你是哪裡人?」雖然沒什麼明確的理由,但不知為何,一旦知道其出身縣,有些事就會變得相當合理。
    大家都知道日本是個小小的島國。就算沖繩和北海道的自然環境確實大不相同,但在交通路網如此完備、媒體通訊如此發達的現代,來自哪個縣到底還具有多大意義?想來還真是不可思議。
    即使如此,我們一旦知道對方來自哪個縣,感覺似乎就能看出某些以往看不見的東西。
    例如光是聽到對方來自東北,就會產生「沈默寡言」、「保守」、「內向」或「很能忍」的印象,而一聽說是九州來的,則會浮現「熱情」、「開朗」、「外向」、「剛健純樸」的感覺。
    當然這時心中也會大大地懷疑起「他的性格是否真的就如這些傳統印象?」亦即縣民性這種東西,到底有幾分可信度?
    認真想想,這疑問其實就相當於「縣民性是否真實存在?」來自青森縣的人不見得各個都沈默寡言又內向,一定也有人是話多健談而外向活潑的。同樣道理,來自鹿兒島縣的人應該也有陰鬱沈悶的類型才是。所以,用刻板印象來斷定對方性格可說是極其危險。

    雖有程度差異,但縣民性確實存在
    為了避免誤會,讓我一開始就先講清楚,所謂的縣民性,應該多半都屬於刻板印象。正如前述,東北人被認為陰沈內向,九州人則是熱情開朗,這些都是拜刻板印象所賜。亦即將東北和九州在風土氣候上給人的印象,直接反映到了性格上。
    若是以這種印象來解讀其他縣的人們,就會變得只看得見對方性格中的某一部分。一心認為青森縣人都沈默寡言的話,光是聽到初次見面的人來自青森縣,很可能就會擅自斷定「這個人真是沈默寡言啊」。
    不過觀察各種統計資料所顯示出的數據,以及只由該地區的人所形成之群體後 ,往往還是會讓人覺得縣民性的的確確是真實存在的。
    事實上,幾乎每個縣都確實存在有如最大公約數般的性格特徵。雖然有的縣特徵明顯,有的則是不那麼明確,但多數案例都令人不得不承認它確實存在。
    那麼,在這狹小的日本裡,到底為何會產生出不同的縣民性呢?

    創造出縣民性的是風土與歷史
    說到群馬縣,就會想到「女人當家吹旱風」。姑且不論這是否為其縣民性的真實面貌,我想討論的是風土及歷史與縣民性之間的關聯。
    群馬縣(上州)自古以來就是養蠶與紡織業興盛之地,而這有其風土上的理由。該縣的土地絕大部分都是山坡地,在一年中有近乎一半時間吹旱風(乾燥不帶水氣的風)的氣候條件下,想當然只能以耕種旱田為主。但在過去交通沒那麼發達的時代,光種麥子和蔬菜是很難過日子的,必須種些經濟作物或做點家庭手工才行。好在桑樹很適合生長在寒冷的地方,於是便發展出了蓬勃的養蠶與紡織業。
    不論養蠶還是織布,都是以女人為主,這導致女性的經濟能力及發言權高漲。
    所謂的「女人當家」就是由此而生。換言之,旱風與女人當家兩者密切相關,而這也正是風土對縣民性有很大影響的一個好例子。
    若要再舉出一個上州名產,那肯定就是「黑道」了。畢竟這是孕育出國定忠治及大前田英五郎等史上知名俠客的地區。
    上州過去是有中仙道及三國街道等通過的交通要地,宿場(譯註:相當於古代的驛站或現代的高速公路休息站、服務區,供往來的旅人暫時休息、住宿)發達,旅人群聚。由於賺錢營生之事主要交給女人,所以男人往往好玩成性。賭博一旦盛行,黑道就多了起來。
    時至今日,群馬縣仍存在許多賭博場所,也是全日本數一數二的柏青哥王國。看來由一地風土歷經長年歲月所培育出的縣民性,可不是那麼容易就消失的。

    恨意百年不忘的縣民性
    前面說過,是各地的風土與歷史創造出了縣民性,而這裡的歷史,通常是指明治時代以前,亦即至藩政時代為止的歷史。其中福島縣的會津地方可算是最典型的例子之一。
    就如大家常說的,福島縣可分成三大區域—臨太平洋的「濱通」、有新幹線等通過的「中通」,以及「會津盆地」。
    說到會津,就會想到白虎隊,那是個因明治維新而嚐盡了辛酸的地區。敗給薩摩、長州聯合軍後倖存的會津藩士多數四散逃逸,正因為親眼目睹了如此悲慘的遭遇,所以會津人對薩長(薩摩與長州),尤其是長州,的恨意甚深。
    大家常說會津人很頑固,雖然在唸書方面努力不懈,但卻也有著因頑固而封閉的一面。這樣的性格,或許在維新時因敗給了政府軍而變得更為強烈也說不定。和會津若松的人講話時,他們常會說「之前的戰爭我們打輸了……」正當大家都以為這指的一定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沒想到他們指的其實是超過百年前的戊辰戰爭呢。

    宗教對縣民性也有很大影響
    由親鸞所創立的淨土真宗,在以富山為首的北陸地方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影響。
    據說勤勉堅忍的縣民性就是由此培育而來,的確,以富山縣為例,其住宅自有率及住宅的寬敞度等都名列全國第一,福井和石川也緊接在後,穩健踏實之性格由此可見一斑。
    此外在滋賀縣的近江地方也留下了真宗所帶來的影響。近江商人除了以擅長經商聞名外,也愛累積財富,這種肯定此生的人生觀亦是北陸地方的共通特性。
    淨土真宗廣泛普及於北陸地方是十五世紀時的事,為比叡山眾僧所追趕的蓮如首先逃往近江,不久便到達越前吉崎,並以之為傳教據點。
    北陸各地的縣民性各有其獨特之處,但堅持到底的行為模式及穩定性終究是來自淨土真宗的影響。與風土一起,宗教也可說是形塑了縣民性的典型要素之一。

    「江戶子」的形成歷史背景
     在武士佔了全人口七分之一的江戶,武士對商人及町人(譯註:日本江戶時代的一種社會階層,以商人為主,也包含職人)的生活也造成了很大影響。
    例如做生意時,若對象是武士,那就相當於面對政府官員,現在所謂的「招待」,亦即請客或給回扣、賄賂等都是有效的。若捨不得花錢就成不了事,而且也不能猶豫不決,必須明快果斷才行。
    此外武士們還很流行表面上顯得對金錢不屑一顧,而這種金錢觀對商人及町人也造成了影響。
    據說江戶子一詞誕生於幕府建立後一百五十年左右。由於連續三代都生在江戶、長在江戶是成為江戶子的條件,而三代算起來就差不多是這麼多年。不過武士反而很多都是鄉巴佬,畢竟看在江戶子眼裡,因參勤交代(譯註:江戶時代的一種制度,各個藩的大名必須前往江戶替幕府將軍服務一段時間,然後再回到自己的領地執行政務)等理由而暫住江戶的武士當然就是如此。所以江戶子骨子裡是很看不起武士的。
    既自豪於身處幕府跟前,同時卻又看不起幕府的這種矛盾心態正是江戶子的特質之一,而這點到了近代也被東京人所繼承。之所以會產生看扁來自其他地方的人,但對政府官員則卑躬屈膝的性格,其實是有這樣的背景因素存在。

    創新的京都與培育的大阪
    京都和大阪的形象本來就大相徑庭。相對於高傲且感覺有些道貌岸然的京都,大阪就只是個庶民的市鎮。若說京都是個傳統都市,那麼大阪就是個貪婪飢渴地拼命消化各種新事物的城市。
    不過有意思的是,其縣民性和都市表面給人的印象並不一致。
    例如以商界來說,在大阪幾乎沒有女人插手的餘地,京都則相反,就算不露臉,女性仍握有很大影響力。大阪或許是因商人傳統強烈的關係,是個非常男性中心的世界,在這方面有其封建之處。
    另外在學問的領域中,京都和大阪也有很大差異。
    京都出身的文化人類學者梅棹忠夫說「京都具有遊戲精神」。的確,很多新領域的研究都誕生於京都大學的人文科學研究所。像今西錦司的「靈長類學」等,就我看來東京應是絕對孕育不出來,畢竟在東京都只有極為正統的學問才會發達。許多諾貝爾獎都來自京都大學這點,肯定也與此脫不了干係。
    不過在京都,學者們之間的人際關係相當麻煩。新點子固然會出現,可是一旦要建立新的研究所以進一步發展時,由於各自所屬的「學派」極為團結、緊密,故要從中走出來可說是相當困難。
    在這方面,大阪就很自由了。大阪的學者不建立派別,不會被組織或人際關係所阻撓,故能順利開設許多新的研究所或學院。前述的梅棹忠夫辭去京都大學的教授職務,跑到設於大阪的國立民族學博物館擔任館長,他便曾發自內心地感嘆說「像這種博物館,京都肯定建立不出來。」簡言之就是,創意生於京都,但培育於大阪。

    對「外人」來說難住和好住的城市
    據說曾因調職而住過各地的人都能明顯地實際感受到,有些都市很難住,有些則很好住。不過這也只是「外人」的感受罷了。
    一般認為好住的都市包括札幌、大阪、福岡等,此外東京和橫濱的評價也不差。
    反之,被列為難住的都市則包括了京都和名古屋。
    京都和名古屋的共同之處在於歷史悠久,當地人強烈自豪於自家都市的歷史,於是便會給來自其他縣的人一種封閉的印象。
    以名古屋為例,購物就去松坂屋、開車就開豐田、銀行就選舊東海(現在的三菱東京UFJ)、看報紙就看《中日新聞》、棒球就支持中日龍隊等,地區意識相當強烈。而地區意識一旦強烈,對「外人」來說就會很難住。
    從這點來看,札幌的歷史較短、橫濱原本就是對外來人事物很開放的都市、大阪則具有「只要住在大阪就是大阪人」的親切熱情,另外福岡亦是自古以來即望向大海另一頭的對外都市。
    衡量某個縣市好不好住之指標,與其說是依據便利性或物價、住屋狀況等條件,其實更是取決於該地居民好不好相處這點。所謂好相處,通常就是指態度開放、平易近人,不過想必也有人偏好像東京那樣彼此完全互不干涉的形式就是了。
    至於所謂難住的都市,則是指那種莫名地冷淡疏遠、老愛粉飾太平的地方。像表面上假裝不在意,背地裡卻透過住家窗格偷偷觀察鄰居的京都等都市,對外人來說就稱不上是好住。

    縣民意識強烈的縣與薄弱的縣
    每個人應該都對自己所居住的地區帶有情感,或者至少會想要帶有情感。然而隨地區不同,此種情感的強烈程度也會不太一樣。例如被問到「你認同自己是○○縣人嗎?」時,在某些縣多數人都會抬頭挺胸地點頭認同,但在某些縣則有很多人會歪著頭猶豫不決。
    而後者的反應有兩個可能的理由。一是在如首都圈等新移入者很多的地區,縣民意識可能還沒被培養出來。
    另一理由則是他可能認同比縣更小的地區單位,例如市或町、村等。
    不管理由為何,縣民意識越是薄弱的縣,就越難找出其性格特徵。關東各縣、福岡及兵庫,或是奈良及三重等大都市周邊的縣就屬於這種例子。
    而反之,自豪於身為○○縣人的居民越多,該縣的縣民性往往也越是獨特。像北海道與沖繩、九州南部及信越地方等便是如此。
    但即使是縣民性很明顯的縣,我們也不能忘了每個居民或出身自該地的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接下來,我便要開始詳細討論日本各縣的縣民性,希望各位務必牢記,這些都只是平均的縣民形象考察結果罷了。

  • 序言

    ‧北海道・東北地方的性格診斷
    北海道人
    青森縣人
    岩手縣人
    宮城縣人
    秋田縣人
    山形縣人
    福島縣人
    ‧關東地方的性格診斷
    茨城縣人
    栃木縣人
    群馬縣人
    埼玉縣人
    千葉縣人
    東京人
    神奈川縣人
    ‧北陸地方的性格診斷
    新潟縣人
    富山縣人
    石川縣人
    福井縣人
    ‧中部地方的性格診斷
    山梨縣人
    長野縣人
    岐阜縣人
    靜岡縣人
    愛知縣人
    ‧近畿地方的性格診斷
    三重縣人
    滋賀縣人
    京都人
    大阪人
    兵庫縣人
    奈良縣人
    和歌山縣人
    ‧中國地方的性格診斷
    鳥取縣人
    島根縣人
    岡山縣人
    廣島縣人
    山口縣人
    ‧四國地方的性格診斷
    德島縣人
    香川縣人
    愛媛縣人
    高知縣人
    ‧九州地方的性格診斷
    福岡縣人
    佐賀縣人
    長崎縣人
    熊本縣人
    大分縣人
    宮崎縣人
    鹿兒島縣人
    沖繩縣人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