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妃常心動2(簡體書)
妃常心動2(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75157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桃之夭夭》年度懸疑大戲
    人氣作家【伊安然】甜寵懸情再秀一波

    帝后秀恩愛撒狗糧,齊心巧解連環局中局,生擒敵國小鮮肉!
    夫妻同心小妙招:情深不悔,從一而終,此乃家和人睦的不二法門。


    是誰打翻了皇后的醋罎子?
    “我吃醋?”謝宴惱羞成怒。
    新婚夫妻蜜裡調油,三年五載神憎鬼愁。
    “沒錯!本宮是個專寵擅妒的醋罎子,歡迎大家多多指教,但本宮絕不悔改。”

    正處於“綿延皇嗣瓶頸期”的皇后謝宴雖與初一情深如昨,卻遭遇皇后生涯首輪職業危機——
    太皇太后一心想勸服謝宴為初一廣納嬪妃。
    恰逢此時,一雙隱身暗處的手卻用死亡的陰影徹底打破他們的平靜生活。

    謝宴為救被劫持的初一和兒子,被囚井下……
    於是皇后“失蹤”,御前內侍“寶公公”cos上線,
    夫婦二人齊上陣,再破護國侯被殺案,腹黑初一設計毒辣宮女,狼性小鮮肉各現原形……
    精彩繼續,甜蜜升級。

  • 伊安然

    精分的水瓶座資深宅女。喜愛文字多過語言,所以生活中的主旋律就是看書和寫書。間歇性寫文數十年,熱衷古言創作。

    短篇作品常發表於《桃之夭夭》《花火》《大神來了》《微魔幻》《紫色迷妮》等,曾出版過長篇《這個貝勒有點拽》《淘氣小魔女的戀歌》《逆天神捕》《妃常心動》等。
  • 幕起篇  國有賢後醋養成
    初章    且枕一夢別永安
    章貳    西陵舊梁添新燕
    章三    東風揉碎天光影
    章肆    細剪春風燕還巢
    章伍    漆裡春秋各經緯
    章陸    滄海已知月明意
    章柒    誰家少年誰家院
    章捌    到底難舍傾城色
    章玖    北有青柳拂前塵
    章拾    撥得輕雲識初陽
    拾壹    一錢塵埃一開懷
    尾聲
    【妃常劇場】恨雙燕之武陽篇  
    【妃常劇場】錦書記
    【妃常劇場】鴉青記之舍青篇
    【妃常專欄】哎呀,我吃了少東家之雲旗篇
    【妃常專欄】這位笑花有點野月娘(上)
    【妃常專欄】待得雲開見月明月娘(下)
    【妃常專欄】好景記當年之紀蓁篇
    【妃常專欄】女兒香
    【妃常專欄】謝記醒酒湯之謝將軍篇
    【妃常專欄】圓夢記

  • 節選(一)
    男子手裡的匕首割斷了綁住初一的那條繩子,一左一右把他架了起來。
    初一單手抱著兒子,撐著身子不肯走,雙唇緊抿地看著謝宴:“毒針,是什麼時侯準備的?”
    謝宴心裡一慌,避過他的視線:“你快走!”
    初一緊盯著她,氣勢懾人:“答我!”
    “少廢話,走啊!”謝宴氣急,懸著的一顆心恨不能在身後生出翼來,將他送離此地。
    初一這次沒再反抗,任由那二個人拽著他們父子往外走,只他背對著她幽幽喚了一聲:“阿宴!”
    “呃?”她鼻子發酸,眼淚如斷線的珠子籟籟落下。
    “答應我,就算哪天我真的不在了,也絕不可再準備這種東西了。”他說到這,嗓子也似有些哽咽起來。
    謝宴聞言,只覺眼前一片淚霧升騰而起……

     

    節選(二)
    “那依你之見,朕當如何做才算男子漢?”初一語帶譏諷,卻將手中的半截斷筆輕輕擱下:“拉著阿宴與時清一併死在西陵才算?還是朕命喪西陵,給你可趁之機才算男人?”
    “微臣……微臣斷無皇上想的那麼卑劣!”江同殊微紅著眼:“微臣縱是一介文臣也不吝為自己著緊的人隨時豁出命去,若早知宴兒嫁了皇上會是這個結局,微臣當初,當初……”
    他話未說完,一旁早已聽得臉色發白的南桑桑再忍不住扯住他衣袖,拼命搖頭:“殊哥哥,別說了,別說!”
    “讓他說!”初一橫眉厲聲:“你待如何?”
    殿內的溫度仿佛瞬間低了十度,江同殊卻是推開身前擋著的南桑桑,迎著初一的目光一字一頓道:“微臣絕計不會放手!”
    “怨不得阿宴常說江卿書讀多了把腦子讀壞了!”初一冷冷一笑:“你不放手又待如何?阿宴的手,向來是牽在朕的手心裡的!”

     

    節選(三)
    謝宴哼了一聲,咬了口香酥爽口的餶飿卻被熱呼呼的內餡燙得啊啊直呼。初一扶了她的下巴對著她口中輕吹了兩口,半是責怪半是疼惜道:“又沒人跟你搶,急什麼?”
    陽光從斜前方照在這兩個男人身上,一個是蒼松挺秀的明朗狡黠;另一個陽春白雪般的謫仙之姿,一個朱唇微啟,明眸如鏡。另一個卻薄唇微抿呼氣如麝。
    餶飿攤後的婦人看得呆若木雞,直至聞到鍋裡的焦糊味才跳著腳清理那炸焦的餶飿。低頭小聲嘀咕起來:“要死了,難不成皇后失蹤這麼點時間,皇上便染上這龍陽之癖了?媳婦兒都不見了,還有心情帶著小情郎出來吃香的喝辣的?”
    她聲音不大,卻也足夠剛剛走開數步之外的謝宴和初一聽見,二人對視一眼,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我想起來了,那邊那個福記的糯米糍很好吃的,我以前跟同殊吃過!”謝宴指了指路邊另一家小食肆,有點遺憾道:“可惜了,沒帶銀子!”
    初一低頭,將她手中那只被咬了一口的餶飿兒咬了一口,認真道:“嗯,已經不燙了,可以吃了!”
    “你一口就吃掉了我半顆了!”謝宴心疼的看著已經只剩一小口的餶飿,忽然又興沖沖道:“哎,你說,我們回去找剛才那個喜歡你的大姐借幾吊錢,她會給嗎?”
    初一一臉正色道:“借錢做什麼?不是請你吃了東西嗎?”
    “可是你剛才明明說想吃糯米糍……”
    “那是方才見你脖頸細白,忽然想吃的。方才聽你提到與江同殊吃過,已經不想吃了!”他一本正經道。
    “叭!”謝宴手一抖,手中剩下的那小半口餶飿直接掉在了地上:“大白天的,這種話,說出來不怕丟人嗎?你還要不要臉了?”
    他將自己手中那只餶飿遞給她:“我的臉給你收著便成,我只要你!”

     


    節選(四)
    “你幹什麼!”房外的走廊裡,忽然傳來一聲時清稚氣未脫的熟悉低呼。
    “我看你小心翼翼時,模樣真是好看,便忍不住親一口啦,又不會少塊肉,你這麼緊張做什麼!”月小球語氣滿是無辜:“最多幫你把口水擦了去!”說著,抬袖便要去給時清拭臉。
    時清迅速避開:“你方才拿袖子擦了鼻涕,以為我沒瞧見嗎?”
    “你看錯了,我擦鼻涕是左邊袖子呢,不信你看……”
    “你走開你走開!”時清急了,從她身旁跑過去,撞開房門,捧著一盤洗好的葡萄放到了初一和謝宴面前的矮幾後,便有些老大不高興的坐在一旁擦起臉上並不存在的口水來,頰上更是殘留著一片溫熱紅暈。
    謝宴忍俊不住道:“男子漢,這般小氣作甚?小球說的原也沒錯,親你一口又不會掉塊肉,你惱什麼?”
    隨後跑進來的月小球一聽,愈發理直氣壯的點頭附和:“就是就是!”
    時清站了起來:“少傅說了,男女授受不親,此為禮也……”
    “哎!禮記所言者,男女不同席不共食是七歲以後的事,你們現在還小,不分男女,親便親了,不怕。”謝宴說著還推了兒子一把:“別吃虧了,她親你一口,你也親回去,如此才算扳回一局,我謝宴的兒子,焉能膽小如雞,被個小姑娘比了下去!”
    時清憤而將求助目光看向自家父皇,初一強忍了笑:“你母后所言也不無道理,不過男兒當自愛重諾,你若也喜歡小球,親便親了,大不了日後娶她便是。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