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西風聘馬(簡體書)
西風聘馬(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元
  • 定  價:NT$216元
  • 優惠價: 75162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一流紈絝、二流死士、世襲女惡霸
    被退親專業戶、北域暴嬌小狼狗


    百姓喜聞樂見:惡人自有惡人磨!
    一言不合就親親,各種姿勢撒狗糧!


    李祟自我感覺:鸚哥兒,我覺得我們可以走先婚後愛路線,
    甜齁別人的那種。
    周為鸚:醒醒,我們是虐戀!兩個要死一個的知道嗎!


    京都女紈絝周為鸚,在一次拐賣中被北域世子爺盯上,
    世子爺李祟花式求愛,非跟著周為鸚到京都,
    一路打敗她的初戀,腳踹她的小廝,叫板她的家族,
    最後求陛下賜婚,如願以償娶到周為鸚,
    沒想到周為鸚來歷驚人,周家上下竟然全部是死士,
    而周為鸚嫁給他也是因為皇帝的命令,
    周為鸚的初戀小公子氣勢洶洶捲土重來。

    在曹家雙生子奪嫡一事中徹底了結,
    而出生于曹家的皇后擁有著眾多謎團,
    天子不僅隱瞞了她的死亡,還庇護了殺掉她的人,
    李祟一直有心結,謠言稱李祟不是真正的北域王血脈,
    沒想到他竟然是當今天子的兒子。

    北域王暴斃,他的死牽連著多年前衡州的一場大火,
    此時李祟因為擁有王儲資格,與三公主產生爭鬥,
    周為鸚在其中終於做出了自己的抉擇,三公主倒臺
    掌握著真相的她遭到皇帝忌憚,
    原來衡州的大火,曹家的陰謀,
    所有人的命運走向,都在天子手中。

    他想要完成皇后的心願,找到前朝的黃金寺廟,複固龍氣,
    一場京都大火在他的密謀中展開,
    而周為鸚其實是皇后的心腹,她要阻止天子,
    李祟也懷著對天子的復仇,兩人成為弑君夫婦,
    最終困住了天子,牽引了京都所有勢力,
    卻來不及找出早已埋藏好遍佈京都的火藥……
  • 鹿聘

    《飛•魔幻》雜誌當家花旦,其作品長居讀者票選榜首。
    已發表短篇作品:《留得星夜好眠》《桃葉拂我衣》《替君授冬衣》《白骨識鸚》《小蘭窗記》《眉開秋山動》《枕上蕉葉好》《盲帝》《勝青袍》《我對西風猶整冠》《籠中鶴守》《浮城之川》《川上來偶》《君恩與日新》等。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 世間兩樣事物相近了,便容易被拿來做比較,如英雄末路與美人遲暮、玉皇大帝和如來佛、村口豆腐王的婆娘和地主的小妾,還有李祟和我周為鸚。

    前者是一個男子,後者是一個女子,我們一個在北地,一個在京都,從沒照過面,廣大百姓出於仇恨發動集體智慧,將我倆口頭捆綁在一起。

    “李祟那個人渣!”人們如是罵道,“還有周為鸚那個王八羔子!”

    我對於百姓將我和李祟放在一起不滿意很久了。

    “李祟那個人渣!”一日我附和著將李祟罵了一遍後,轉身表情嚴肅地看著手下一批小紈絝。

    “我這麼一個清清白白人比花嬌的小姑娘,怎麼能跟那個敗類李祟相提並論?誤會,這其中有天大的誤會,我要報官,我要澄清,我絕對比竇娥還冤!”

    “別,老大,您忘了您剛在人家拜堂的時候把新郎官搶了,現在身上的通緝令是三張還是四張來著?咱雖然受了委屈,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忍吧。”

    “所言甚是。”我皺了皺眉,隨後眉頭舒展,伸出脖子,惡狠狠地說,“好,老子不報官啦!”

    我將手伸至半空,做了一個五指緩緩旋轉捏碎某種東西的動作。我曾見東城的歪嘴徐做過這個動作——配合他歪斜嘴角之下的邪魅,竟令我打了個尿顫,我堅信我做起這個動作來一定更有派頭。

    因為此刻我捏碎的不是空氣,而是李祟的男人尊嚴。

    我說:“那姓李的有朝一日來了我京都,哪怕就跨進城門一步,老子都讓他黃菊開時淚兩行,趴在窗前,共塗金瘡藥!”

    “好詩好詩,”小紈絝們紛紛鼓掌,“老大真是吟得一手好詩!”

    “這文采,狀元郎也就這水平。”

    我擺擺手,羞澀地笑了:“謬贊了謬贊。”

    後來小紈絝們為我獻上了一個名號:春香樓的守護神——文武雙全愛護環境大官人周為鸚。我樂不可支,直說:“好!很好!非常符合我啊。”

    可是李祟那個不像話的人渣,連我這一點點快樂都要剝奪,我的名號響亮地傳到了北地,他起了嫉妒之心,跟手底下一群狗奴才合計了三天,效仿我也搞了個名號出來。

    鎮守北地的孤狼——心慈手軟善良軟萌小郎君李祟,據說他還一直在糾結要不要用“可愛”替換“軟萌”。我一口茶水噴出來,還沒等我說什麼,百姓們敏感的神經已經炸了。

    “狗賊竟如此不要臉啊!”

    “就是就是,比王八羔子周為鸚還過分!”

    當小紈絝們問我要不要北上把那個恬不知恥的李祟暴打一頓的時候,我佯裝大度,平靜地笑道:“沒啥,隨他,東施效顰而已。”

    其實在我的心中,早已奔赴北地,拔劍,于萬狗中取他頭顱。

    我與李祟之爭不僅僅是意氣用事,還關乎紈絝界的扛把子地位,有他無我,有我無他。

    “總有一天,京都和北地的保護費,都只有我周為鸚一人收。”我猛然睜眼。

    可惜,皇帝很不理解我的職業精神和一腔熱血,他把我喊進宮。

    “為鸚哪,朕綜合考慮,覺得你是京都周家的世家女,李祟是北地的異姓王嫡子,這個家世很般配,不會貴了誰賤了誰,對不對?”

    皇帝這話說得很委婉,他想給我和李祟指婚,並不是真心覺得我倆般配,而是覺得我們兩個毒瘤能夠內部消化,不出去禍害別人是皆大歡喜的。

    皆大歡喜,我不歡喜,但我溫柔地一笑:“陛下說得是。”

    一出宮小紈絝們便聚集在我的身邊,一副窮凶極惡的模樣,手刀劈在半空,問我要不要做掉李祟。

    “不必了,”我上下兩片嘴唇一動,冷笑道,“渣人自有天收。”

    不承想,這句話成了我自個兒的讖言。三個月後,我身處一間小破廟,身旁站著一個鄉下青年,他臉蛋兒髒汙,一身灰舊衣裳,一雙草鞋上還沾著泥,估計剛插秧回來。

    我還未來得及看清他的模樣,他便獰笑著俯下身,將一布袋罩在我的頭上。

    “砰砰砰!”他用手按著我的後腦勺,往地上磕了三下,我腦子像炸開了一朵花,劇烈的疼痛蔓延開來。我的眼睛看不到,不知道是地裂開了,還是我的腦瓜裂開了。

    “好了,完婚了,我們以後是夫妻了。”他不鹹不淡的聲音穿透我的耳膜,“拋棄夫君是要遭雷劈的。”

    “就在剛剛那一分鐘,我對你日久生情了,真的。”他握住我的手試圖讓我感受到他的真摯。

    這個叫李小筍的鄉下青年一直叨叨:“你別看我現在身上一點銀子也沒有,等我娶了你,回家見過祖宗,祖宗們就會把我的零花錢還給我了,我天天帶你去吃八寶樓的酒釀鴨子、聚晴閣的翡翠肉丸子湯、四福齋的灌湯小籠包!”

    我沉默不語,他卻越說越起興。

    “我身邊只要你看得上的都給你,生女兒給你買新衣裳新首飾,出門小轎子接送,活兒不幹罵不挨,生男孩子我也喜歡。”

    我繼續沉默不語。他停了一會兒,原來是湊到了我的跟前,對準我的耳根,笑嘻嘻地說:“叫相公是不是有點土氣?還是夫君好,對吧,叫一聲聽聽?”

    “叫你爹,叫你娘,叫你二大舅家兒子會上炕。”我罵道。

    對面許久沒有動靜。

    “我要把你毒打一頓,吊起來。”他說完就要去找繩索。

    “小兄弟且慢!”我說,“我的意思是,婚姻大事,當然要由父母做主,媒人、定禮、下聘一樣都不能少,否則就亂了綱常,就是不感恩父母,父母白養了你這個白眼狼。什麼自由戀愛,我這個人就是不喜歡自由戀愛,我崇尚古禮,未見父母就私許終身都是不正確的,不利於社會穩定和國家建設,走,我們一起見父母去。”

    每當我說完這種意義深刻的人生哲理,圍了我一圈的小紈絝們就鼓足了勁兒拍掌,連連叫好聲中,我感到了百年樹人的光輝在我的身上昇華,原來這就是教育救國,孔夫子傳課授業也莫過於此吧。

    小筍在抽泣,我隔著一層布罩都能察覺到他感動得稀裡嘩啦,我很滿意,挽救了一個歧途青年的心靈,足矣。

    “真羡慕你這樣說了一通狗屁還把自己感動的人。”他抹了一把鼻涕和眼淚,站起身。

    “不行,我還是要把你毒打一頓,吊起來。”

    我沒有亂了陣腳,長歎一口氣,問他:“知道我是誰嗎?”

    “我媳婦兒。”

    “錯,我是周為鸚。”

    他震驚得連連後退幾步,指著我的手發顫得不成樣子,嘴裡一直嘟囔著:“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最後他說出了我的名號:“莫非……你真的……真的是……春香樓的守護神——文武雙全愛護環境大官人周為鸚?”

    我微笑頷首,很少有人能將我的名號念全,這小子是一個。

    “我今日……竟然有幸見到了京都流氓一脈的大宗師?”他失態地喃喃道。

    有人說我是天才,天生就是吃流氓這碗飯的,哪怕我是個女子。老天爺賞飯吃這回事真的不能不服,比如城西的小松天生掏糞比別人掏得又快又乾淨,城東的歪嘴徐天生就是街頭非法鬥毆的一把好手。

    而我,倘若流氓也論境界的話,我大概已經是道家所說的返璞歸真、天人合一,只差到白日飛升的大境界了。

    方圓百里的良家婦男,無人能躲過我的有效攻擊,別人是鹹豬手,我是神之手。

    九歲的時候,我跟我的青梅竹馬曹二狗一起在學堂念書,歸家前夫子考默寫,曹二狗這不講義氣的小子默完飛快地交了,剩下我跟夫子大眼瞪小眼僵持了許久,最後我敗下陣來,低下頭。

    “默寫是不可能默寫的,這輩子不會默寫,背書又不會,只能靠每天抄抄曹二狗。”

    這句話被曹二狗傳播到了我舅舅的耳朵裡,他反手一耳刮子打掉了我一顆門牙。

    但是自那天起我就在學堂聲名鵲起,不愛讀書的小紈絝們將我視若精神領袖,跟我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誼。

    曹二狗大名叫曹東吹,此人心胸狹窄,自負是文化人,除了鼻子眼睛長得好看一點,在我的眼裡就是個屁。

    後來又有一次,我邊聽夫子的課邊偷偷看雜書,曹二狗問我看啥呢,我說《水滸傳》,曹二狗驚訝地說那可是禁書,我說你懂個屁,男人之間的熱血與情義可是你懂得的?

    曹二狗說你快給我看,我說我腦子壞了才會給你看。

    然後曹二狗就跑去跟夫子告狀,夫子來勢洶洶,仿佛手持兩柄宣花斧、腳踩風雷輪,就要收繳我的書。

    夫子抽出書,翻開一看,一行字躍入眼簾。

    “只見紅綃帳被武松大掌一揮落下,一雙眼似笑非笑地探看,玉枕上枕著的人兒不是西門慶又是誰,眼波兒流轉,玉面含春,武松早已三軍整備,提槍迎送……”

    夫子一耳刮子過來,扇掉了我孤零零的另一顆門牙。

    他們說我走上報復社會的道路應該就是從被打沒了門牙的那一天開始的,我沒爹沒娘,只有一個舅舅管我。他對我說正因為我是女子,才不能學壞,不然以後很容易被壞男人騙。

    舅舅大概怎麼也不會想到我日後成了一個專門騙男人的女流氓,有個禿頂的老男人跑到我家門口三次,被打跑了三次,最後一瘸一拐地來,終於碰到了我。

    據說他是京都流氓一脈執掌一方的大人物,屈尊來見我一個小姑娘,是因為我天賦異稟。

    “能打架算什麼,官府一來給你一個聚眾鬥毆的罪名,關你個十年八年的;腦子靈光算什麼,算帳的不比你腦子靈光?我看小姑娘你是大器之才,只不過現在沒覺醒,這樣吧,我就收你為關門弟子了……”

    “我以後要當詩人,不當流氓。”我這樣對他說。

    可惜,後來我還是成了流氓,並且多年後在街頭與曹二狗重逢,他牽著兩條黑背大黃狗,一股老子誰都不放在眼裡的氣質,他那兩條狗聞到了我的氣息,精神格外一振。

    我一見狗,踏出轎子的腿又縮了回來,轎子外很吵鬧,大小姑娘們瞅著紫衣白冠的曹二狗直放光,歡喜地呼喊:“哎呀,媽呀,老俊了!”

    我覺醒就是在這一日,我的兩眼也放光,但我穩住了,因為我聽見了此起彼伏的驚呼聲與慘叫聲,應該是那兩條狗動手了。

    我深吸一口氣,感到小腹沉沉,丹田發熱,一股真氣亂竄,最終隨著後庭一松得以解脫。

    “我得大道了。”我閉著眼道。

    轎簾被風撩開,人們凝滯了,他們感到後方那一頂小小轎子中,有著某種未知的危險,天地間蘊納的力量在緩緩運轉,玄妙至極。

    我的面容若隱若現,一隻腳伸出,一隻手伸出,天際風雲變幻,轉瞬烏雲覆蓋,陰沉沉的,暴雨將至。

    終於我整個人從轎子中出來了,面朝眾人,向曹二狗抬起了我的神之手。

    那一刻整個京都大大小小一百多家花樓的氣氛都不尋常,躺在美人溫暖胸懷酣睡的、酩酊大醉伏在酒桌上的、吆五喝六行酒令的,全停止了,他們倏然回神,這群紈絝仿佛聽到了神秘的召喚。

    他們快步走到樓外,仰望著天,一片死寂,有人喃喃道:“要……要下雨了?”

    “噓——”有人警示,隨後也不禁喃喃道,“是祖師爺來了。”

    後來沒有一個人能說起那天的情形,只知道我的轎子離去很遠後,曹二狗還跌坐在原地,衣冠尚整,卻大口喘息,滿面通紅,仿佛一隻瀕死的魚。

    那天我穿著一身大紅袍子,後來我天天穿紅袍子,那是戰袍,你見過將軍卸甲嗎?

    有人說我那天是被流氓界祖師爺西門慶附體了,因為那天幾乎所有的婦女都不約而同地感受到了曾被西門慶支配的恐懼。我只笑笑,沒有說話。

    我終於悟得大道,想起當年那個禿頂男人說的話,我現在才明白,流氓不在以力取勝,不在以智取勝,而在於嘚瑟,無形的嘚瑟。

    禿頂男人說的,就是我在這方面的天賦。

    但在我的天賦覺醒沒多久,就在路上被人一悶棍放倒了,我喜歡攛掇別人打架,喜歡搬個小板凳坐著看打架,但是打架真不擅長。

    我被裝在麻袋裡,不知被運了幾百里,顛簸一天一夜後,我得見天日。

    我算清了形勢,目前身處一個小山溝,身邊站著一個人販子,估摸著是曹二狗的人,我一向人緣很好,受人愛戴,能對我下此黑手的只有他。

    “兄弟,我餓了。”我對人販子說。

    “滾。”他說。

    這個兄弟明顯是嘴硬心軟,天黑前為我偷來了一頭驢。

    “吃吧,吃多了壓稱,賣更多錢。”他慈悲地看著我。

    這頭驢長得很奇怪,渾身像被人刷了一層白色顏料,兩隻笨重的犄角掛在頭頂,它沖我齜牙咧嘴,露出兩顆大板牙,我獰笑:“宰啦!”

    驢一命嗚呼,成了我和人販子的飽腹之食。我萬萬沒想到,這為我招致了一個大禍端。

    我跟人販子從那一刻起就被一個叫李小筍的鄉下青年盯上了,他趁著人販子躲進草叢出恭時一腳將他踹翻在地,然後一把將準備溜走的我提起來,我當時被人販子的布袋罩住了頭,啥也看不見。

    我“哇”的一聲哭出來:“英雄饒命!”

    “喂,你哭什麼,你知不知道你們吃的那頭白鹿是我爹爹給我的,讓我上京城找媳婦兒的?”

    “英雄,我沒吃你媳婦兒。”

    “還說沒有!”

    “啪”地一下,我感覺一根樹枝拍在了我的左臀上,疼得我直吸氣。

    “人販子……人販子吃得最多,我就啃了條腿。”

    我覺得這是個惡霸,還不是個普通的惡霸,強者與強者之間總是有心靈感應的。

    人販子從草叢中鑽出來,直著脖子激動地嚷嚷:“誰吃你的驢了?誰吃了?誰看見了?我告訴你,你可不許動她,我們少爺說了,誰有錢就可以把她買走,她賣出去的錢都歸我。”

    “我沒錢,我出門從不帶錢。”李小筍慢慢將我放下,邊笑邊朝他走過去,“我在我們家鄉逛街,看上什麼就拿什麼,除了姑娘,但這裡不是我的家鄉,所以姑娘也照搶不誤。”

    見他轉瞬間走到了面前,人販子不免心虛緊張。

    “哎呀,沒天理啦!”人販子開始哭天搶地,這一招是他從小跟著巷裡的嬸媽學來的,“只聽過吃霸王餐,沒有聽過娶霸王妻的呀。”

    “我就娶霸王妻。”李小筍說。

    “你知道我家少爺是誰嗎?你知道嗎?”

    “你家少爺就是個屁。”李小筍面無表情。

    人販子無賴是無賴不過李小筍的,兩人明顯不在一個等級。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