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繁星淺淺(簡體書)
繁星淺淺(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7515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知名言情作家 西方經濟學 
    暢銷書《繁星如蘇》姊妹篇

    戀愛零經驗的貴氣總裁
    完美守護慘遭劈腿的三線女明星
    世界不以任何人為中心,但是未來的日子,我的世界以你為中心。

    隱婚丈夫公然求婚他人
    她被迫離婚,當晚決定放飛自我
    卻引來舊愛與新歡的爭相示愛
    前夫苦苦哀求: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新歡霸道宣誓主權:對不起,我對她一見鍾情


    三線女星沈淺和一線男星韓晤隱婚,
    但目睹韓晤眾目睽睽之下對某女星求婚,沈淺才知被騙。
    當晚接受別人的邀請去酒吧,被灌醉下藥後為陸琛所救,卻陰差陽錯檢測出懷孕。

    陸琛找到沈淺,與之簽訂契約,要求照顧身在孕期的她。
    在沈淺被韓晤趕出原來的家後,陸琛接沈淺去了他家,沈淺才知陸琛的真實身份。
    兩人在陸家的小島上開始了“同居”生活。

    隨著深入交往,兩人之間也越來越貼近對方。
    當一切步入正軌之時,前夫韓晤找到沈淺,說她懷的是他的孩子……

  • 西方經濟學

    人氣作者,話不多,吃得多。
    熱愛生活,三觀倍正,喜歡寫作,加“更”全靠一頓燒烤兩盆龍蝦三鍋火鍋。
  • 第一章 “你是……誰?”

    第二章 來日方長

    第三章 白馬王子

    第四章 在他心上

    第五章 冤家路窄

    第六章 男朋友?

    第七章 “我還不如直接嫁給陸琛呢!”

    第八章 愛的舞步

    第九章 可以依靠的他

    第十章 “我今晚自己睡。”

    第十一章 宣示主權

    第十二章 “當然是因為我愛你。”

    第十三章 “淺淺,你願意嫁給我嗎?”

    第十四章 意料之外的見家長

    第十五章 他的人魚公主

    第十六章 他和她最美的婚禮

  • 第一章 “ 你是 ……誰?”
    十二月份,空氣寒冷乾燥,夜色黢黑如墨。

      淡藍色的出租車停在一座燈光閃耀的樓前,上面“魔笛酒吧”四個字,像在草叢中被驚起的螢火蟲,來回發亮。

      發呆看著車窗外的沈淺,被司機叫了一聲後回了神。打開錢包給了錢,沈淺推門下車。

      她下車就走,師傅又叫住了她:“小姐,找錢。”

      “謝謝師傅。”沈淺轉頭去拿了剩下的零錢,硬扯出個笑容,好看不好看不知道,她已經盡力了。

      看著她神情恍惚的樣子,師傅好心叮囑了一句:“小姐,這里人又多又雜,注意安全哦。”

      司機師傅說話帶著 S市的口音,尾音上揚,一句話說得沈淺渾身一暖,僵硬的頭腦也清醒了些。

      “謝謝。”沈淺又笑了笑,這才裹緊大衣,踩著高跟鞋進了魔笛酒吧。

      現在已是半夜,外面冷冷清清,空曠不已。而推開門進入酒吧,卻像進入了另一個社會。霓虹燈四面八方閃耀,震耳欲聾的音樂聲、 DJ喊麥聲,還有酒精中毒一般年輕男女的尖叫聲,像鋼筋一樣插入沈淺的耳內,讓她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

      “哎,沈淺!”

      擁擠的人群,酒精味、香水味和人體分泌的荷爾蒙的味道,在燥熱的舞池裡發酵,淹沒了整個酒吧。

      沈淺皺眉掃視著四周,咬住下唇,想要退縮也已經來不及,剛才叫她的那個人已經過來抓住了她。

      “哎呀,你怎麼才到啊?”來人是個造型朋克的姑娘,名叫徐菲,是個星二代,父母在娛樂圈都算有點地位。

      “我沒來過這種地方。”沈淺被徐菲拉著,身體下意識地往後沉。這次是徐菲打電話讓她來的,兩人有過幾面之緣,沈淺在她父親導演的電影裡打過醬油。

      她也不知道徐菲為什麼會聯繫上了自己,她今天經歷了人生中最痛苦的時刻,本來就想發洩,再加上徐菲在電話裡明說她會在她爸面前美言幾句,給她爭取個角色,沈淺就來了。

      沒給沈淺反悔的機會,徐菲拉扯著她就進了包間。包間內比外面好不了多少,幾個年輕男女摟抱在一起,喝酒聲、划拳聲,還有跑調的唱歌聲混雜在一起,讓沈淺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徐菲拉著沈淺一進門,原本抱著姑娘啃的幾個男人見到她,頓時直了眼。

      沈淺雖然是娛樂圈裡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可長相卻不比那些聲名大噪的女明星差,甚至還要優於她們。

      沈淺的長相與她單純的性子完全不符,十分妖冶艷麗。一雙狐狸眼微微上挑,水光瀲灩。眼角下一顆淚痣,平添幾分嫵媚。鼻樑高挺,櫻唇小巧,紅嫩迷人。巴掌大的小臉上,此時卻帶著些怯生生的表情,任哪個男人看到都捨不得移開眼睛。

      “徐菲,這是誰啊?”一個戴著帽子的小個子青年走了過來,眼睛打量著沈淺說道。

      “她是沈淺,是個新演員,跟你們平時見的不一樣。”徐菲說著,將她拉到卡座上,得意揚揚地說著。

      其實說起來,大家是在玩“真心話大冒險”。徐菲被抽到大冒險,點開通信錄找到倒數第十個打電話約出來喝酒。而沈淺好死不死就是那倒數第十個,徐菲是為了騙她過來,才將她爸搬出來的。

      沈淺對於這一切渾然不知,她現在也覺得自己是腦子發熱才會過來。可是她的心很亂,出來找點事兒做,和人說說話,總歸能緩解一下她的痛苦。

      徐菲拉著她坐下後,就跟她介紹了一下旁邊的人。徐菲是星二代,一起玩的也都是娛樂圈裡的人。徐菲挑明沈淺是新演員,意思是告訴大家她可能沒有其他小演員玩得開。

      “來來來,淺淺你是新來的,按照我們的規矩呢,新來的要先喝三杯。”等沈淺坐定,坐在她旁邊的林宇已經等不及了,倒了三杯酒就開始灌她。

      這裡面,屬林宇的父母最厲害,都是娛樂圈投資圈的,說起來其他幾個人的父母都要看他父母的臉色。既然沈淺被他看定了,那幾個人也就只能咽著唾沫等下回了。

      “我不太喝酒的。”林宇的身體差點貼到了沈淺身上,沈淺往徐菲那邊靠了靠,禮貌地說道。

      “淺淺啊,你是不是不太開心啊?”徐菲拍拍她的肩膀,柔聲問道。

      “嗯。”沈淺應了一聲,腦海中又想起了那個畫面。她眼眶發紅,咬住了下唇。

      沈淺在難受時,為了緩解疼痛,往往會咬住下唇。豐潤的下唇這麼一咬,潔白小巧的牙齒在上面留下一排齒印,真是引人遐想。

      “喝點酒吧。”徐菲趁熱打鐵,將手中的紅酒遞了過去,並且保證道,“喝醉之後,所有的煩惱就都忘掉了。”

      沈淺又拒絕了一次,可徐菲繼續軟磨硬泡,並說:“在娛樂圈裡混,總要跟著出去喝酒吃飯的,不會喝酒可不行。”

      說完,她握住沈淺的手,給了她一個眼神後,將一粒藥片塞給了她,挑挑眉,用口型悄聲說道:“解酒片。”

      沈淺想想,自己從電影學院畢業兩年了,同班同學都已經有挑大樑演主角的了,而她卻一直在劇組裡打醬油,甚至現在連打醬油的機會都沒有了。不跟導演、投資商和監製出去喝酒吃飯,也算是她不溫不火的理由。想想未來的日子都要靠自己頂著,現在喝酒鍛煉一下也未嘗不可。

      沈淺微微點頭,將藥片接了過來。

      偷偷含住解酒片,沈淺端起酒杯用紅酒衝了下去。藥片不大,劃著她的喉嚨到了食道。紅酒的味道並不好,卻沒有白酒那股火辣辣的衝勁。

      看著沈淺仰脖子把紅酒干了,旁邊的幾個人瞬間如打了雞血,邊誇沈淺好酒量,邊將另外兩杯遞了過去。沈淺喝了一杯酒後,並沒有再接他們遞過來的酒。她先停了半晌,確認身體沒有什麼感覺,這才將剩下的兩杯都喝了。

    喝了酒的沈淺,可能是吃了解酒藥的關係,身體並沒有喝酒後的燥熱感,就連意識都是清醒的。

    很快,喝完三杯酒,大家就開始玩遊戲了。畢竟都是年輕人,他們玩的遊戲沈淺以前也玩過。一個大轉盤,大家圍在四周,轉到誰那裡誰就喝。

      開始沈淺還有些拘謹,後來大家喝得多了,鬧開了,沈淺漸漸也就放開了。連續五次轉盤都轉到她跟前,她就連續喝了五杯酒。

      吃了解酒片,喝酒雖然不醉,可畢竟大部分都是水。沈淺從座位上起來,要去外面上洗手間。

      她剛這麼一起,身體就是一個趔趄,頭重腳輕,胃裡翻騰,還好旁邊的林宇眼明手快地把她扶住了。

      “沒事兒吧?”林宇語氣關切,手也老實,他懂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他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裝君子,讓沈淺放下警惕。

      “我想去洗手間。”沈淺眼前一花,說話含糊。

      “好好好,我帶你去。”林宇說著,扶著她出了門。臨出門時,他給了室內幾人一個眼神,幾個人哄笑著將他趕了出去。

      林宇已經訂了一個房間,扶著沈淺就往房間的方向走。

      這一片的包間離舞池遠,氣氛幽靜,狹窄的走廊裡只開了天花板上的小燈。沈淺踉踉蹌蹌地走著,體內像是燃燒著一個火場。火苗燒灼著她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獨獨燒不到她和韓晤的回憶。

      回憶裡,韓晤的溫柔,韓晤的深情,韓晤的愛,韓晤的認真 ……韓晤的一切,都在酒精麻痺她的全身後,更加鮮明地出現在她眼前。

      絕望與痛苦鋪天蓋地席捲而來,沈淺一下站住了,後仰一步貼在牆上,像一塊橡膠一樣貼著牆一下坐在了地上。

      “起來!”林宇已經被沈淺磨起了火,拽著她就往包間走。

      正在他用力時,沈淺靠著的旁邊的包間門突然開了,一個身著西裝,身材頎長的男人走了出來。燈光偏暗,看不清男人的長相。只能看到暗色燈光掃在男人的臉上,將他深邃完美的五官輪廓刻畫出來。不用細看,也知男人長相不俗。

      林宇見有其他人,趕緊拽著沈淺就走。可沈淺不知哪裡吃錯藥了,彈簧一樣跳起來,一把抱住了出來的那個男人。

      “為什麼和我離婚?!”說完,沈淺張嘴,“哇”的一聲,吐了那個男人一身。

      沈淺這一口吐得不盡興,第二口馬上又吐了出來。好在她一晚上並沒有吃什麼東西,吐出來的全是紅酒。一口一口從胃裡出來的酒,熱乎乎地吐在了男人一看就價值不菲的白襯衫上,像是男人的心被捅了一刀在流血一樣。

      這邊是酒吧的 VIP包間,凡是在這裡玩的,非富即貴,林宇他們幾個小毛孩子根本招惹不起。林宇一看不妙,沒等男人開口,轉過身去拔腿就跑,留下正在吐第三口的沈淺,和扶著她的男人。

      這邊包間裡的人還沒調侃完林宇,那邊他就火急火燎地推門跑了進來。氣喘吁籲地將門關上後,林宇靠在門上,粗聲喘氣,調節呼吸。

      徐菲一看是林宇,立馬覺得不對勁。大家都湊了上去,問道:“怎麼了?沈淺呢?”

      白了周圍的人一眼,林宇接過徐菲手裡的酒一口灌下去,潤潤嗓子後才說:“噁心死我了,還沒到包間呢,沈淺抱著一男人就不走了,吐了人一身。”

      “隨便賠倆錢完了唄,你怎麼這麼慫啊,到嘴的肥鴨子因為是醉鴨就不吃了?”心癢了一晚上的小個子男聽到林宇的話,搥胸頓足。

      “哼,我才懶得理呢,都吐成那個樣了,我都硬不起來了。”林宇不滿意小個子男說他慫,頂撞了一句。

      雖然這樣說,可林宇心中明白。那男人從 VIP包間出來,看穿衣打扮就絕非普通人,他可招惹不起。

      “ 哎呀,西卡跟我說過,說六間 VIP包間都被PO集團的靳斐給包下來了。”這一句,立馬讓包間裡的幾個二世祖炸了鍋。

      “PO集團?把控高新技術產業的那個PO集團?”徐菲的臉色白了白,要知道,跟 PO集團比,他們幾個完全如螻蟻一般。

      “ 嗯。靳先生是我們酒吧的常客,我們老闆專門給他留著 VIP包間。不過他往常都是只要一間的,不知今天為何六間都包了下來。”一個侍者接了話茬。

      這兩句話說出來,不光林宇,其他幾人也嚇出了一身汗。徐菲趕緊拉著林宇到沙發上,讓門口的人試著把門鎖上了。

      “他沒看到你吧?”徐菲問林宇。多虧林宇跑得快,要是被抓住,可是有他們受的。上次聽說有人不過是撞了靳斐一下,直接被靳斐一瓶子砸在了腦袋上,那人都不敢吱聲。

      “ 應該沒看到,不過沈淺 ……”林宇擔心沈淺會把他們供出來。

      “她都喝成那樣了,怎麼可能把我們說出去。”徐菲鎮定下來後說,“再說我給她餵了一粒藥,就算他們找,也會認為沈淺是個賣身的。”

    說起藥來,林宇竟然有些肉疼,要不然今晚將是多麼美好的一夜啊。現在,還是夾著尾巴做人吧。

     

      沈淺像是吐泡泡一樣,連續吐了四五口,才把肚子裡剩餘的酒給吐了個乾淨。酒精麻痺著神經,沈淺哭得稀里嘩啦,抱著眼前的男人大著舌頭質問:“你說為了你的事業,要我和你隱婚,今年過年和我回家見我爸媽,都是騙人的!騙人的!哇 ……”

    沈淺越想越委屈,索性抱著男人大哭起來。在酒精的麻醉下,她連這個男人比韓晤高半個頭都察覺不出來了,抱著他好一通哭。

      女人的哭聲迴盪在悠長的走廊上,頗為震耳。男人低頭端詳著懷裡哭得肝腸寸斷的女人,細細地看著她的眉眼,眸色深沉。

      “阿琛,你怎麼不進 ……哎喲,這誰啊?”

      陸琛說出門透口氣,靳斐等他透完兩口氣都沒進來,就開門出來找了。誰料這一開門,就看到好友懷裡抱著個哭得昏天黑地的女人,一身高定西裝被吐了個亂七八糟,還混雜著令人作嘔的酒精味。

      陸琛並沒有回答,因為他也不確定她是誰。抬眸看了一眼靳斐,他聲音沉如深泉:“幫我安排個房間。”

      一臉疑惑端詳陸琛懷里女人的靳斐,在聽到陸琛這句話時,俊美的臉上閃過五彩繽紛的表情,最後定格為震驚:“我去!沒想到你個禁慾系,口味竟然這麼重?”

      陸琛抬眸掃了一眼靳斐,暗色的燈光能照清楚男人湛藍的眸色,長卷的睫毛投下一片扇形剪影。

      見陸琛這樣,靳斐趕緊收起他的不正經,直立身體說道:“保證讓您滿意!”

      靳斐找來酒吧老闆,挑了間最寬敞的房間給了陸琛。靳斐看陸琛扶著沈淺進去,問道:“那其他人怎麼辦?”

      今晚大家是出來慶祝的,缺了陸琛這個老闆,估計局很快也就散了。

      “你組織一下,想玩就繼續玩兒,不用管我。”陸琛說話間,修長白皙的手指彎曲,鉤起領帶,微一用力扯開,露出了漂亮的鎖骨。

      “行。” 靳斐 “嘿嘿”一笑,瞅了床上的沈淺一眼,意味深長一笑,對陸琛說,“明天可以晚點去公司,有我呢。”說完,沒等陸琛回話,靳斐就跟猴子似的關上門,哈哈大笑著跑了。

      鼻間溢出一聲輕笑,陸琛轉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還在冒著醉話的沈淺,伸手解開了襯衫。

      雖然酒吧老闆找的是最大的包間,卻也不過是只擺著一張大床和兩個茶几的房間。頭頂上酒紅色的燈光依舊是昏暗的,但好歹能照清楚床上女人的臉。

      解開鈕扣,陸琛脫掉了襯衫。他足足有一米九,暗色的燈影將他的身影往後拉得很長,照著他赤裸的上身。男人的身材很完美,上身呈倒三角形,肩膀寬厚有力,胸肌緊緻漂亮,六塊腹肌輪廓分明。

      沈淺各種不老實,在床上來回翻滾,撒嬌又撒潑,一會兒說“不放過你”,一會兒又說“求求你回來”,充分錶現出了醉酒後女人的複雜心理。

      身上酒味太重,陸琛先去隔間洗了個澡。籠著一身水汽出來,他就看到了床上脫得一絲不掛的女人。

      沈淺聽到嘩嘩的水聲,家裡一般都是韓晤先洗澡,等浴室暖和後,她再去洗的。所以聽到水聲後,她下意識地就把衣服脫了個乾淨。

      女人身上也是酒精味,雖然如此,卻也掩蓋不住她的誘人。頗費了些定力地將女人抱去浴室沖洗了個乾淨,陸琛將她再次放在了床上。

      身體被擦乾淨,肌膚涼涼的,可體內卻像是在往外噴火,慾望燒灼著沈淺的神經,口乾舌燥得讓她呻吟。察覺到沈淺有些不對勁,站在床邊的陸琛俯身雙臂支撐在沈淺的身側。

      女人身上泛著淡淡的紅色,沁出一層細密的汗珠,呼出的空氣噴在他的臉上,燒得他眉頭緊皺。

      沈淺只覺渾身熱得難受,濃烈的荷爾蒙氣息籠罩在她的上空,像一把鑰匙一樣打開了她所有的慾望。在上方那人抬手摸向她的額頭時,沈淺嚶嚀一聲,雙臂抱住了陸琛。

    “ 韓晤 ……”沈淺大喘著氣,顫抖著叫出了兩個字。

      被沈淺抱住的身體一緊,意識模糊中,只聽一個磁性低沉的聲音透過她的耳膜傳到了她的腦子裡:“我不是韓晤。”

      聽到這人的話,沈淺竟不覺得失望,反而更像是被誘惑了一樣,去找那人的身體。

      對,不是韓晤。韓晤已經跟她離婚了,韓晤當著她的面向另外一個女人求婚了。現在在她身邊的這個人,是誰都不可能是韓晤。

      “ 你是 ……誰?”沈淺嗓音發顫,悠悠地問了出來。

      “陸琛。”短短兩個字,卻像是一道冗雜的工序,一點點篆刻在她的記憶裡。

      “抱我。”沈淺帶著哭腔,乞求著男人的溫暖,眼淚順著眼眶滑落,抬頭吻上了男人的唇。

      既然韓晤婚內出軌,那她離了婚和別的男人上床又能怎麼樣?

    柔軟甜蜜的唇,擰開了男人理智的閘門,慾望如洪水般傾瀉而下。陸琛眸色漸深,扯開浴袍,壓在了沈淺的身上。

     

      沈淺是在腰酸背痛中醒來的。

      睜開眼,陽光灑了一身,她光溜溜地躺在一張大床上,被子蓋住了身體。

      腦袋像是被鑽子鑽了一遍又一遍,將腦海中一些破碎的畫面鑽得更加破碎,碎到近乎空白。

      疼得呻吟一聲,沈淺捂著腦袋撐著身體,好不容易才從床上坐了起來。她半瞇著眼,打量著自己所在的地方。

      她現在在一個酒吧的包間內,床頭上窗簾拉開了一半,只透進來一部分陽光,卻足夠把房間照個清楚。

      整個房間的色調偏暗,暗紅色的被褥散發著淡淡的消毒水味。床邊擺放著兩個褐色茶几,上面空空如也。

       在床的左前方,是包間的門,此刻正閉得嚴嚴實實。地上鋪著柔軟的地毯,乾淨不染塵埃。圍繞在床邊的地毯上,沈淺昨天穿的衣服凌亂地舖在上面,昭示了昨日的激情與放縱。

      在看到衣服的一剎那,沈淺的身體像是過電一樣抖了一下,腦子裡的碎片一下黏合在了一起,她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原本就是一夜情,醒來後男方不在也是正常。對於昨日的放縱,沈淺心中五味雜陳。察覺到身體不對勁,沈淺伸手一掏垃圾桶,掏出了那個已經四分五裂的劣質避孕套。

      套確實是戴了,可是被兩人給弄破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