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戀他明月好(簡體書)
戀他明月好(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元
  • 定  價:NT$216元
  • 優惠價:75162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小滿——都市言情之作
    高冷男人設大反轉
    段姓“小奶狗”霸屏上線

    流星一瞬一眨
    明月千金不換


    朋友都勸他別玩火
    他不屑
    他段家二少的字典裡
    從來沒有不能惹的女人

    朋友們都知道段明過這人雖然看起來痞裡痞氣,吊兒郎當,
    其實內裡堅定沉著,眼睛裡最是容不下一粒沙子。
    可他看上的妞卻是圈裡風評最差的那一位,據說脾氣爆,沒涵養。
    朋友們問他要是那些傳言都是真的可怎麼辦,
    段明過不聲不響,沉沉抽了一根悶煙,然後一揚眉,說:當然是選擇原諒她啊。

  • 小滿

    晉江文學網站新晉人氣寫手,文風可甜蜜青春,可虐戀深情,情節絲絲入扣,感情描寫細膩。
    在晉江文學網上也具有超高的人氣,作品平均每章節點擊5萬!擁有高基礎人氣!
  • 第一章 似是故人來
    第二章 最後一根稻草
    第三章 哪個才是真的你
    第四章 你千萬,不要後悔
    第五章 只要是你情願
    第六章 年少時多純粹
    第七章 她是我的太太
    第八章 首先,我要為你而活
    第九章 沒有我的話,你休想
    第十章 這世上,也有他負擔不了的東西
    番外一
    番外二
  •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像得那麼好,

    但也不會像你想像得那麼糟。

     

    第一章 似是故人來

    Chapter 01
    昨天晚上,他喝得太醉,她狀態也不佳。早上起來,她洗去一臉濃妝,臉盤似美玉一塵不染,穿浴袍,裹濕髮。他看了兩眼發紅,牙根發酸,渾身上下冒著滋滋的熱氣。

    他走過去,一把拽過昨晚在他背上犯下滔天罪行的手,欺身把她壓在水池邊上。她還睜著一雙烏漆漆的大眼睛,天真地孩子氣地看著他。

    喬顏是真的有點恍惚,在光可鑑人的水龍頭中勉強看到了自己的臉。那裡頭的人表情迷離,雙頰泛紅,眼裡暈開的光也是水霧環繞的。

    一時之間,她有點認不出自己。

    喬顏明顯有些心不在焉,離她最近的人輕易就感知到了。

    段明過帶著幾分不耐,用虎口扣住她的下巴,那彎曲的弧度很好地貼合著她的下巴,嚴絲合縫到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彷彿天生為她而長。

    他轉過她的臉,濕乎乎熱烘烘的氣息都噴在她的臉上。嘴唇緊貼上去,他沒有任何保留地和她親熱接吻。

    結束的時候,喬顏覺得自己已經完完全全被掏空。

    可沒等休息,馬盼的連環奪命call和短信,就暴風雪似的湧進她調成靜音的手機裡,屏幕上,有他一遍遍深情的呼喚:喬女王 ……喬奶奶 ……

    喬顏瞥了一眼就放下,換上昨晚穿的小禮裙,站在房間裡的全身鏡前化妝。臉上,粉已經壓過了一層,黑眼圈仍在,她就又壓了一層。

    段明過剛剛洗過澡,打著赤膊,勁窄的腰上只係著一條白毛巾。他神色慵懶地叼著支煙,從她身後走過的時候,隨手揉了下她的腰,沒看她。

    他一言不發,坐到房間中央的大床上再次打量她。

    過了會兒,煙抽過半支,房間裡騰起細微微的白霧時,他才說: “那部戲的女四沒有就沒有了吧,我讓人給你安排個差不多的。最近國內的真人秀很熱,你要是喜歡,也可以上一個。 ”

    說這話前,他剛剛吐出一口煙,許是被迷住了眼睛,他彷彿看見喬顏的脊背一收,整個人都顫了一下。

    幸好她沒讓空氣靜默太久,過了一會,她從鏡子前歪身看向他,笑容是教科書級別的: “謝謝老闆。”

    他呵了一聲。

    喬顏道過謝,隨即拎包匆匆離開。

    一個人坐到酒店對面時,她才覺得後悔 ——再怎麼著急,也應該爬到頂樓的旋轉餐廳,在呼嘯的晨風裡吃個飽飯的。

    現在她空蕩蕩的肚子一陣難受,於是破天荒地給馬盼回電話,說: “馬姐,來接我,市中心紫氣大廈斜對面的街心花園長凳上。 ”

    馬盼聲如洪鐘地怒吼: “滾!”

    馬盼是喬顏的經紀人,體型矮小,不過長相堪稱秀美;又因為說話舉止帶著一點娘,被圈里人稱作 “ 馬娘娘 ”。喬顏跟他曾是校友,有過深刻的革命友誼,從不亂喊他“ 馬娘娘 ”,只稱呼一聲馬姐。

    一直拿自己當純爺們看待的馬盼以此為恥,於是投桃報李地拿下了原本屬於她的好幾個通告,並熱情友好地跟她說,這種情況再發生一次,我會讓你從春天直接進入冬天。

    不過一次又一次,馬盼從來也沒和她真生過氣。這時候他又把電話回過來,問: “姑奶奶,你沒事跑外面坐著幹嗎?被狗仔拍到醜照的話,還搞不搞高冷艷壓人設了? ”

    喬顏今天是真的沒力氣,也就省去了許多抬槓慪人的寶貴時間,只是淡淡然說上一句: “來接我吧。”

    聽到那句“收到”,她眼前自發地浮現出段明過的那張臉。剛才她從鏡子邊走出來的時候,他正單手支著上身,半倚在床頭,另一隻手夾著煙,時不時地用拇指在煙灰缸裡彈一彈餘燼。

    極閒適的。

    這個姿勢更顯得他肌肉賁張,腰肢勁窄,小腹上碼得整整齊齊的腹肌已經練出八塊,跟著兩側凹下的馬甲線一起包裹進鬆垮的毛巾裡。

    但他臉上是真正的漠然凜冽,說話的時候簡直像刮起了寒風,只有一雙幽深的眼睛裡亮著促狹似的光,又冷酷,又慵懶,心不在焉也要看你笑話一樣。

    彷彿幾十分鐘之前,摟著她的腰,熱情似火的那個人,從來都不是他。她也確實被他看了大笑話,腹誹他心裡會把她描繪成什麼人呢 ……千種萬種,唯獨不會是什麼好人。

     

    喬顏是十八線的小明星,段明過是圈裡隻手遮天的大老闆。小角色跟大角色的遇見,多是在連成串的飯桌上。

    那天是馬盼做東,請編劇、導演、製片人等關係在市裡有名的酒店裡腐敗。馬盼實在是高興,雖然手底下的幾個藝人沒一個成器的,偏偏還學曼玉、青霞這樣的大腕鬧情緒。

    只有喬顏這丫頭出息,一出道就有數不清的廣告接,雖然多是豬飼料、複合肥這樣的農產品,不過無產階級有力量,馬盼覺得能為農民服務是件很光榮的事。

    這一年就更順,喬顏初次演電視劇,居然一上來就排到了女四號。據說這事得到了編劇江流螢的欽點,她甚至為了喬顏修改了劇本,將女四號改得更加嬌俏可人。

    見面的時候,江流螢對喬顏果然熱情異常,因為比喬顏大好幾歲,攬著她胳膊要她喊自己姐姐。喬顏天生是個冷性子,心裡是覺得感激,臉上卻維持著疏離的笑,說: “江姐姐。”

    馬盼看得喜笑顏開,將馬屁拍出了新高度: “什麼江姐姐啊!江編劇看起來比我們喬顏還小哩,又漂亮!你怎麼就不考慮拍電視呢?你要是出道,哪還有佳妮的事呢? ”

    姜佳妮是國內炙手可熱的小花旦,江流螢怎麼會聽不出這話裡的諂媚,向著馬盼使眼色道: “藥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啊,佳妮今天也在呢,就在不遠的一個包廂裡。 ”

    馬盼滿嘴的火車跑得停不下來: “佳妮面前我也是一樣說的。”

    江流螢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一轉,說: “行,現在就帶你們去她那邊,看你還敢不敢說。不只有她哦,那邊還有個特別嘉賓呢……”

    馬盼知道這是要將他們引薦給別人,撈起喬顏跟上江流螢的步伐,湊在她耳邊小聲說: “一會兒你可要好好表現啊!”

    喬顏還是那副冷面孔,即使嘴角帶著弧度,也是笑著的冷面孔。入行一年多了,她還是不喜歡在這種場合露面,總覺得自己是待賣的瓜,要被人翻來覆去、挑三揀四地查看。

    進到房間,同樣沒開席,大夥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打牌,壓根來不及照顧他們。唯獨一邊沙發上坐著一男一女兩個人,女的是一身盛裝的薑佳妮,坐在她旁邊的是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

    姜佳妮正十分熱烈地跟那人說著什麼,興起之時完全是手舞足蹈的樣子。那男人倒不像是仔細聽的樣子,叼著支煙,眼神隨意落在某處,一手反複擺弄著袖扣。

    姜佳妮大約也發現了,很親暱地用胳膊推了他一下。他這才笑起來,將煙從嘴裡抽了,歪過頭,帶點無奈地看著她。

    喬顏一下就怔住了,彷彿回到幾年之前頭一次見他時的情景。當時她在台下,他在台上,冷調的燈火之下,他也給人一種很冷的感覺,但笑起來的時候卻帶著懶散。

    江流螢正要招她過去,她一屁股坐到沙發里,捉著旁邊的人喊段三,指指面前的喬顏: “我新戲裡的小姑娘,喬安娜,長得漂亮吧?”

    喬顏聽到稱謂,更確定是他。他應該是沒認出她,眼睛在她身上只停了很短的一陣,就輕飄飄地移開去,有口無心地附和: “漂亮啊。”

    氣氛於喬顏而言本就尷尬,偏偏旁邊還有人起哄。有個打牌的男人回過頭,小麥色的皮膚,五官頗為清俊,喉嚨卻像喇叭: “哎,段三,這姑娘面熟啊,仔細瞅瞅,是不是像那誰誰?”

    哪誰誰?互打的暗語,只有段明過真正聽懂了。他起來往他背後狠狠拍了一掌,說: “打你的牌吧,不說話還能當你是啞巴!”

    往煙灰缸按滅了煙,段明過又走回來,這才真正看了喬顏第一眼。他個子很高,肩膀又寬,稍微走近點,便有一道很重的陰翳壓過來,不笑的時候空氣都冷下來幾度。

    喬顏一顆心止不住怦怦跳,然後聽見段明過用只有他倆才聽得到的聲音問: “都長這麼大了?”

    這一晚喬顏跟馬盼都吃得心不在焉,一個是因為得遇故人,情緒萬重,一個是因為發現故人的故人居然那麼厲害,欣喜若狂。

    晚上回去的時候,馬盼不肯送她回家,把她丟在酒店門前,要她自己去想辦法。不過考慮這丫頭實在是很木,他忍不住給她點破。

    “讓那個段先生送你回家,機靈一點。人家是傳媒公司老總,從他手裡漏一點給咱們,就夠吃上幾年了。”

    喬顏稍微有點異議。馬盼立刻做出抹脖子的動作: “你不是要買房嗎?不是要供你弟弟嗎?成天傻了吧唧的 ……明天等你匯報!”

    喬顏索性不多言語,等他走了就準備開軟件喊車。只是沒想到她跟段明過是真有緣,她還在輸入位置信息,他的聲音已近在咫尺: “喬顏,還沒走嗎? ”

    喬顏一驚,誤點之中按錯了位置。回過頭,就看到段明過在她身後半米的地方。他喝過一點酒,臉色隱隱發紅,目光卻很清明。

    段明過稍一垂眼,就看到她手機上打開的軟件,裝模作樣地問: “一個人?要打車回去?太晚了不安全,還是我送你吧。”

    恰好有輛黑色的車子停在他們前面,司機從駕駛位上下來,打開後座的車門。段明過一手扶在上面等了會兒,像在等候她的回答。

    喬顏沒讓這陣靜默持續太久。她衝男人點一點頭,說: “那就謝謝了……”有點猶豫,但還是禮貌地說,“明過哥哥。”

    段明過這時候忽然笑開了,神色戲謔又慵懶。他朝她略微揚了揚下巴: “還以為你都不認識我了,裝得倒挺像那麼一回事兒的。”

    他身後,夜色正濃,五彩斑斕的霓虹如流水,沒有邊際地蔓延開去。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