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靈契Ⅱ:涅槃(簡體書)
靈契Ⅱ:涅槃(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8元
  • 定  價:NT$221元
  • 優惠價: 79175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媲美《鎮魂》兄弟情
    暢銷書《靈契.崛起》第二部


    少女危在旦夕,他選擇逆轉時空,
    找回消失的記憶,天才容遠回歸升級!


    少年科學家 生死博弈  神秘功德簿 
    系統警告:奪取正功德值性命,契約者天罰開啟!

    引發冠軍風波,發現月球背面的城市、新型智腦現市……
    站上了人類科學的頂端,他危機重重卻誓不低頭
    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冒險,功德簿給了他改變命運,挑戰一切規則的最大底氣

    學神高中生容遠綁定了系統功德簿,
    欠下了功德巨債後,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
    一邊利用高科技手段賺取功德,
    一邊找尋破除功德簿限制的方法。

    在服用“生命之泉”後,
    他終於找回了失去的三天記憶,
    並一步步發現功德簿的秘密……

  • 與沫

    喜歡閱讀,喜歡寫作,所為的,便是那種仿佛透過時空的間隙,窺視到一個全新世界的感覺,那個世界,有喜樂悲歡,有熱血激蕩,有智謀百出,能實現任何夢想,能做到所有的不可能,所以我才如此衷愛它。
  • 第一章 偏離路線的公交車

    第二章 微觀世界

    第三章  超級競賽

    第四章  月球背面

    第五章 名聞天下

    第六章 致命危機

    第七章 不速之客

    第八章 告別與起航

  • 容遠在閱讀手劄的時候,豌豆並沒有恢復原形,就以耳機的模樣一直待在桌子上——從那天以後除非容遠需要否則它一直就是這個樣子,但容遠清楚豌豆其實更喜歡以本來的模樣生活,突然這樣讓容遠也覺得有些不習慣。
    不過,現在容遠覺得,豌豆這樣也並不是完全沒有好處——至少這樣它就不會看到手劄中關於它的記載。
    大多數契約者,對器靈的態度都是利用戒備居多,信任親近很少。有據可查的人多數都把器靈當成是一個好用的隨身口袋,對待它跟對待一個道具沒有區別,但至少如他們還能善始善終。然而有人總是疑心器靈私自吞沒了一部分功德值,或者懷疑它是《功德簿》用來監視自己的眼睛,對它的態度實在說不上好。還有極少數一部分人,在發現契約者對器靈擁有絕對支配的權限時,將它當作取樂的玩物,做了很多非常過分的事。
    漫長的時光中,也並不是沒有契約者對器靈抱著善意和喜愛的態度,只是擁有《功德簿》的時間越長,雙方的矛盾就越大,最終的結果往往都是反目成仇,器靈的下場不是被殺就是被封印。那樣,它就只能等待下一位契約者將它兌換出來。
    容遠覺得,豌豆這樣每次重新兌換誕生以後都會失去以前的記憶,未嘗不是《功德簿》對它的保護。否則,那些痛苦的過往固然能讓它成長得比現在更加成熟更加睿智,但它的心智會被完全污染,現在陪在容遠身邊的也必然不是這樣的豌豆。
    它有時候會犯傻,有時候也會犯錯,但它乾淨,單純,就像一張白紙,在被染上各種各樣的顏色時,也不會失去本質的美好。
    容遠確定腦中的手劄資料已經被刪除得乾乾淨淨、再也不會被恢復以後,手指敲了敲豌豆耳機,說:“豌豆,變回來。”
    拳頭大的小人“嘭”地一下出現,依然低著頭,有些不敢看他的樣子。
    “抬起頭來。”容遠說。
    豌豆似乎掙扎了一下,然後慢慢把頭抬起來,眼神遊移著,好半天才對上容遠的視線,仰頭看著他,本來就很大的眼睛看上去更大了,有點可憐巴巴的感覺。
    “聽著,豌豆,這話我只說一遍。”容遠平靜地道。
    豌豆小手交握著坐在桌子上,背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表情不是一向的無機質而是有些僵硬。容遠第一次在豌豆臉上看到這種類似於驚惶的表情。他曾以為豌豆就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人,但他現在鮮明地感覺到它有些不安。
    或許那些被抹去的記憶也並不是完全被清除了,它還在豌豆的腦海裡刻下了影子,讓它情不自禁地對自己的未來產生了懷疑和畏懼,讓它在日常的相處中,總是顯得那麼謹慎,那麼小心翼翼,總是量度著自己說話做事的分寸,不敢越雷池一步。
    “你給我聽好了,”容遠身體微微前傾,說,“我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成年人,還沒有懦弱到會將自己犯下的錯誤推到你身上的地步,更不會把自己的無能和愚蠢歸結到你或者《功德簿》上。我能為我所做的一切負責,即使有一天……我失去一切,橫死街頭,那只能說明我也不過如此而已,並不是你的錯。所以豌豆……”
    容遠兩根指頭一捏,把呆呆望著他的豌豆拎起來讓它站在書架上跟自己平視,然後說:“不要害怕。我不會遷怒你,也不會傷害你。你不背叛我,我便不會背叛你;你給我以信任,我也會還以信任……我相信你勝過這世上的任何人,你不是工具,也不是受任何人驅使的奴隸,你是我並肩同行的夥伴。只要我還持有《功德簿》,無論是一天、一年、一百年,還是更長久的歲月,你都要陪我一起走下去!”
    豌豆張著小嘴,很久很久表情都沒有變化一下,連常用的顏文字也不見了,燈光映在它的眼睛裡,亮晶晶的,就像是含著晶瑩的淚水。
    突然說了這麼多不像是自己會說的話,容遠也覺得不自在,接下來的一整天幾乎都沒有開口,在他的影響下,教室裡的氣壓低得怕人,連來給他們解疑的老師都不由自主地比平常溫柔了十倍。
    學習一結束,容遠起身就走,立刻就回到宿舍掛上免打擾牌,讓豌豆注意著有沒有人來敲門,打開窗戶看看外面已經黑下來的天色,然後按住脖子裡的控制鈕召喚了雨梭。
    在《功德記錄手劄》中,容遠發現了一個問題:在蕭逸飛之前的《功德簿》契約者,大多數都是自己作死才死於非命,也有少數人是死於紛爭,畢竟當時的大環境就充滿混亂血腥,契約者的身份一旦暴露,立刻會招致無窮無盡的追殺,而其親眷遭遇厄難的卻非常少。在蕭逸飛之後的契約者們大多數都是蕭氏子孫,他們在手劄的指點下能夠在最大程度上充分利用《功德簿》謀利卻避開了各種規則的反噬,在整個家族的掩護下身份也沒有洩露之虞,但沒有一個人能活到不惑之年,而且基本都是死於各種不幸的“意外”,與此同時其家人朋友也會有不少人橫死。
    蕭逸飛就是這個分界點。
    容遠原本以為,這是因為蕭氏子代代私藏《功德簿》為自己牟利才會如此,但細細一想又覺得不對。對《功德簿》來說,契約者是誰重要嗎?並不重要,否則訂立契約就不會那麼隨意。這本書也不會在乎它的每一代契約者是不是有血緣關係。如果真的有什麼是它在意的,那也應該是功德值。在這一點上,蕭氏有積累、有底蘊、有準備,雖然目的不純,但確實比其他人要做得好,他們也避免了無數人為了爭搶《功德簿》而喪生的慘劇。只看這兩點,《功德簿》也不會隨意降下詛咒。
    容遠就想,會不會是蕭逸飛弄丟《功德簿》的時候還發生了其他的事,因此才會導致之後《功德簿》成了聚集“惡”的存在?
    不知怎麼的,他就想到了那塊在月球上得到的玉佩。
    那種隱秘的收藏方式……留言中透露的後悔與怨恨……那字裡行間既希望蕭氏子可以利用《功德簿》找到他的期盼,又告誡他們不能保留《功德簿》的擔憂……那種矛盾的感覺……還有被藏在那句話下面的刻著“蕭”字的玉佩……
    也許是直覺,容遠認為那個男人就是蕭逸飛,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在月球上死去,在留下手劄離開以後又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相信那塊被他藏起來的玉佩肯定跟《功德簿》有聯繫!
    趕回A市,容遠從書架頂層抽出一個小盒子,打開鎖扣,取出上面的舊式眼鏡——這是他叔爺爺的遺物——再取下隔層,墊在最下面的就是那塊綠色的玉佩。容遠遲疑了一下,把它拿出來,指腹摩挲著上面的冰冷的紋路,問道:“豌豆,這是什麼?”
    “玉佩。”豌豆說道,“掃描結果未發現異常。”它的語氣比起之前稍微活潑了一點點,如果不注意,很容易忽略這種微妙的變化。
    “僅僅只是普通的玉佩嗎?”容遠掂量了一下,說,“不管是不是,試一下就知道了。”
    “怎麼試?”豌豆問。
    容遠道:“如果它跟《功德簿》有關係,應該也有不能輕易損壞的特性才是。”他說著,舉起玉佩,用力向大理石茶几的檯面砸去。
    “砰!”
    碎玉飛濺,綠色的玉屑在燈光下迸射開來,容遠的手掌邊緣被劃開了一道小傷口,鮮紅的血滲出來,在掌緣凝成圓鼓鼓的一滴。
    容遠肩膀垂下來,有些失望,掌緣微微刺痛,他抬起手在傷口上舔了一下,新鮮的血味在舌尖化開。
    一道異樣的亮光忽然閃了一下。
    “容遠你看!”豌豆忽然道。
    容遠也已經發現了這處異常,他從茶几檯面上撿起一塊碎片,看到其中夾著一小截尖尖的東西,跟別處有著不同的色澤和精緻的紋路。
    容遠心中一喜,將其他的部分都敲掉,最後發現在玉佩中竟然藏著一塊指節大小的玉葉,葉片上脈絡清晰可見,頂端有一個圓圓的小孔,摸上去溫潤光滑,叩之清越有聲。明明不是很厚,也並不覺得堅硬,但容遠用了全身的力氣也沒有把它掰下一小塊來。
    “這是……”豌豆站在旁邊,小手摸著玉葉的邊緣,越看越覺得熟悉,忽然道,“《功德簿》出現新規則,是否查看?”
    “說。”
    “規則十七,伴生神器葉脈書簽可產生功德金光護佑佩戴者。契約者所獲功德越多,護持之力就越強。功德金光不可見,不額外消耗功德值。”
    容遠將玉葉握在手中看了一會兒,說:“既然有這樣的神器,蕭逸飛為什麼沒有把它留給後代呢?”
    留下了記錄手劄讓他們對《功德簿》產生嚮往,卻又不留下伴生神器是什麼道理?既然《功德簿》都弄丟了,但玉葉還被改頭換面地留在身邊,難道是他想拿這東西去多換兩瓶酒喝嗎?或者玉葉一開始也丟了,後來又被他找了回來?還是他在自己留下玉葉的時候,因為沒有經歷過,所有不知道《功德簿》還有那麼大的副作用?或者說,在蕭逸飛的年代,這條規則實際上並不存在,只是後來書和書簽分開以後契約者死得太多,才演化了這條規則來提醒契約者要保管好這東西?
    真相到底是什麼?它在遙遠的數百年前隱藏著,容遠也不得而知。只是他也沒有多少探索歷史的欲望,這書簽如今在他的手中,他只需要這個結果就夠了。
    容遠自言自語道:“我得找個普通人來試一下。”
    “試什麼?”豌豆問。
    “這葉脈書簽是神器,不是商城出產的功德商品……那普通人接觸它,會不會被規則之力抹殺?”容遠問。

    針管從手臂上拔下來,儘管用棉簽迅速按住,但滲出的血還是將棉簽頭染紅了。
    “哎呀,整天這麼打針,這胳膊上可都是針孔了。回頭多吃點好的補補。”上了年紀的護士長有些心疼地說。
    “嗯,好。”金陽笑笑,語氣柔和地道。他這幾天一直在住院,整個醫院的護士差不多都認識了,很多人一有時間就喜歡繞進來跟他說兩句話或者看兩眼,這不可避免地影響了他的休息,所以後來護士長出面,霸道地接管了金陽平時的身體檢查和打針吃藥,把其他人都趕走了。
    護士長收拾著針頭等東西,轉頭看到桌子上堆了一堆禮物,問:“今天又有朋友來看望你了?”
    “是。我身體也沒什麼,讓他們這麼擔心,感覺挺過意不去的。”金陽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這有什麼,有這麼多朋友關心你,應該高興才對。”護士長教訓道。
    “您說得是。”金陽也不反駁。
    “哎?這裡怎麼有個沒署名的?”護士長把今天的藥給他放在桌上時,看到窗臺上單獨擺著一個小盒子,上面夾著一張小字條,卻沒有署名,不禁覺得有些奇怪。
    金陽拿過來一看,字條上面的字跡很熟悉,寫著簡單的一句話——“祝:平安喜樂!”
    笑容頓時在他臉上綻開,他說:“沒事,我知道是誰。”
    他打開盒子,一枚淡綠色的玉質葉片靜靜地躺在裡面。
    “他會帶著嗎?神器葉簽需要擁有者把它帶在身邊才有最好的效果,也許應該多寫兩句比較好。”返回B市的路上,豌豆道。
    “不需要。”容遠說。就算沒有寫多餘的話,他也知道金陽會怎麼做。
    想想之前被他當作實驗體的兩個人,第一個是負功德上百的人,他原本會被樓上掉下來的一個花盆砸中,但鞋帶突然斷了,他一低頭的工夫,花盆就砸在了他的正前方;第二個是功德為正值的老人,他在超市買的東西多,便拿著購物小票參加了超市舉辦的抽獎活動,然後抽中了價值近百元的二等獎獎品,雖然也不算多,但老人已經高興得合不攏嘴。
    容遠不知道這是不是葉簽給他們帶來的好運,但至少證明了葉簽對普通人來說是無害的,取走之後也沒有什麼後遺症,他便放心地將之轉交給金陽。至於這兩個幸運兒,葉簽從接觸到被取回的過程他們全不知情,只當是今天的運氣好。
    回到宿舍的時候天已經微微發亮了,容遠看看外面的天色,猶豫了一下,打電話給老師請了假。為了金陽的事他按捺著暫時沒有處理記憶的問題,但不代表他內心不覺得迫切。從幾個月前醒來的那一天起,那段失去的記憶就一直沉甸甸地壓在他心上,讓他感到困惑迷茫焦躁。有時候他迫使自己顯得雲淡風輕好像不在意,其實只是不想讓這種感情影響自己的判斷。而現在,他已經不想繼續等下去了,早一分鐘也好,他想知道那時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從手劄中容遠發現,過去的契約者們也有發生過訂立契約以後短暫失憶的現象,還有人出現失明、失聰、不良於行等變化,其實都是因為契約者以未經錘煉的肉體凡胎兌換了遠遠超出自己身體能夠承受的商品,一瞬間龐大的能量以軀體為通道宣洩而出,儘管有《功德簿》的保護,但還是對契約者的某一部分軀體造成了損傷,帶來種種後遺症。容遠的失憶,就是他的一部分腦細胞受到了損害。不過,一旦治癒,記憶也會恢復。
    最好的治療物品,就是生命之泉。
    容遠晃著玻璃瓶中的透明液體,眉頭不由得皺了一下——看到這個東西,就讓他想起之前西裝男死亡那一瞬間他感受到的驚怒和後怕。
    他把這種多餘的情緒壓下去,將瓶中的液體一口飲盡。生命之泉在口中並沒有液體的感覺,它就像是無形無質一樣消失,容遠似乎聞到了草木的清香,感受到裹挾著細雨的微風的涼意,一股暖流向四肢百骸湧去,整個身體都在微微發熱,非常舒適熨帖的感覺。同時,過去的一幕幕開始在腦中閃現……

    九月十一日
    07:00
    七點鐘準時醒來,他躺在床上,看著頭頂單調得沒有任何裝飾的天花板,想起今天是週六,便沒有立刻起床。又躺了五分鐘以後,再無睡意,容遠掀開被子坐起來,揉了揉有些亂糟糟的頭髮,收拾好床鋪,去衛生間洗漱。
    07:20
    冰箱裡放著昨天買來的包子,軟軟地在盤子裡堆起來,看著就讓人毫無食欲。容遠默默注視了包子們一會兒,把它們塞進微波爐裡,定好時間。然後又拿出一盒牛奶,他本來打算熱一下,但想想自己過去熱牛奶十次有九次溢鍋的黑歷史,便放棄了這個計劃,直接打開倒進杯子裡——雖然有點涼,不過他的腸胃還沒有脆弱到會因為這個小事就鬧脾氣的地步。
    07:35
    吃過早餐,收拾好碗筷,也就沒什麼事好做了。於是他拿出昨天老師佈置的作業,一本一本地開始寫。
    10:40
    用差不多三個小時的時間寫完所有作業,高高的一摞本子堆在桌子上,看著就讓人很有成就感。看看時間,也到了該吃午飯的時候。他帶上錢包和圖書館的借書證,把上周借的書塞進書包裡背上,到小區外的飯館裡吃過午飯,然後坐公交車去圖書館。

    公交車上人不算多,這讓容遠有幾分滿意。A市的人大多數都生活節奏快壓力大,在公交車這樣狹小的環境中人們的脾氣好像也被放大了,經常因為蹭了一下、踩了一腳這類雞毛蒜皮的事發生爭吵,至於讓不讓座這種每天都常見的情形更是引發矛盾無數。當車上座位都坐滿的時候如果上來一個老人,好像所有人都被提起了一根神經,有的裝作睡覺,有的看著窗外的風景誓不回頭,有的低頭玩手機聽音樂,有的猶豫不定地打量等待著,看有沒有別人會讓座,有的就默默期待老人不會走到自己身邊來。如果沒有人提前主動讓座,最後老人停下來的地方多半就會有個人暗叫一聲倒黴,黑著臉站起來。
    在A市公交車上讓座給老人已經成為一種普世道德觀,除非坐在那兒的是老弱病殘孕的某一種。當然也有很多懷著尊老愛幼的心情主動讓座的人士,但也有一些人,是被社會輿論、眾人的目光、道德負罪感所脅迫而不情願地讓座。有些老人在這種現狀下把讓座當成了別人的義務而不是一種美德,不僅會主動要求他人讓座,有時還會呵斥辱駡、拳腳相加。
    容遠不喜歡這種道德綁架勢的讓座,所以如果車上的空座位不多,他寧願站著也不會坐下來。此時車上只有寥寥幾人,容遠找了一個後排中間的位置坐下來,轉頭看著窗外的風景。
    過了幾站路,車上的人上上下下,大多數座位上都坐了一兩個人。容遠聽到一個刻意壓低的聲音在他旁邊說:“不好意思,我有些暈車,能坐在裡面嗎?”
    容遠一看,身邊站著一個少女,穿著軍綠色的休閒服,有些寬大的衣服襯得人格外嬌小,肥大的黑色帽子下是一張巴掌大的小臉,臉色蒼白,不過長得很漂亮,即使穿著不合身也不怎麼好看的衣服,還是有種羞花閉月之美。
    容遠對美醜基本無感,不過女孩子提出這種請求也不好拒絕。他起身讓她坐到裡面,自己坐在外側的座位上。
    女孩似乎很難受,人都縮了下去,手一直捂著胃部,微微低頭,只能看到一個頭頂。
    容遠開始擔心,她要是暈車暈到吐出來怎麼辦?他是該換個地方坐呢,還是乾脆現在就站起來比較好?
    他看看其他空閒的座位,不是前後都有熊孩子,就是鄰座是個膀大腰圓的大叔大嬸,或者是一直在吸鼻涕的病態青年。這麼一對比,身邊坐著個白淨年輕的女孩子,簡直就是VIP級別的待遇。
    公交車慢慢減速,在下一站停下來,十幾個年輕人湧上來,似乎是附近大學的學生。一群人迅速佔領了所有的空座位以後,還有幾個人就站在容遠旁邊說說笑笑。
    身邊的女孩又往下縮了一下,她的呼吸有些沉重。容遠忽然覺得不太對勁——她的反應,不太像是暈車。
    車行車停,離圖書館只剩下四站路了。車門再一次打開的時候,幾個男人走上來,個子很高,肌肉發達,都很壯實。他們一上車就四下打量,看了一會兒後開始往裡走。
    容遠掃了一眼新上車的乘客就移開視線,目光移到窗外的時候心裡突然覺得有些異樣,他又轉回頭,仔細看了看這幾個男人。
    他們身上的著裝很隨意,但目光犀利,行走時彼此間的位置相互照應,像是在戒備著什麼。他們臉上並沒有普通乘客或麻木或疲憊或焦慮的神色,就像瞪著眼睛尋找獵物的鷹,一刻都沒有放鬆。天氣很熱,他們卻都穿著外套,衣服下面有些鼓,似乎是帶著什麼堅硬的東西。
    容遠心裡不由得咯噔一下。
    他打量的視線與其中一個男人對上,對方仔細看了他的臉一眼,漠然地轉過頭去繼續觀察其他的乘客,那種不在意的樣子,就好像他看到的是一具死屍。
    容遠當機立斷,站起來朝車門走去,準備在下一站下車。一個壯年男人就倚在車門處的欄杆邊,也是掃了他一眼就不再理會。
    容遠心怦怦跳著,手心冒出細細的汗。
    車窗外,公交站牌一晃而過,等在站台上的人驚愕地看著未曾停站的公交車大聲說著什麼。車上幾個也要準備下車的乘客立刻叫起來:“師傅,開過了開過了!我們要下車!”
    “司機師傅,請停一下車!”
    車速不減反增,前面碰到一個紅綠燈路口堵著好些車,公交車車頭一轉,拐到了正常路線外的一條路上。整輛車上的乘客都開始大聲抗議質問,但司機一句解釋都沒有。
    容遠往前面看了一眼,一個男人就靠在司機駕駛座的旁邊,神色中帶著幾分譏誚。後視鏡中,司機臉色慘白地扶著方向盤,滿頭都是黃豆大的汗珠。
    很顯然,他受到那男人威脅,整輛公交車都被劫持了。
    這些人想幹什麼?求財?綁架人質跟市政府做交易?發動恐怖襲擊?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