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前任博物館(簡體書)
前任博物館(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9.8元
  • 定  價:NT$239元
  • 優惠價:75179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超會說情話”的人氣作家、編劇戴日強全新力作。
    暖男漫畫師VS彪悍小蘿莉


    前任,其實你並不知道:你來過我人生一下子,我卻記得一輩子。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座城,藏著晚到的風,相逢的總會相逢。
    沒有誰會一生孤獨,總有人陪你走完餘下的旅途。

    失戀了的我喝醉後遇到彪悍的小蝦米,無奈倒黴至極還丟了工作。
    本以為山窮水盡,誰知無意間走進一座“前任博物館”竟讓我時來運轉。

    小館裡收藏著全天下的前任愛情遺物,每一個愛情遺物都有靈氣,有故事。
    有緣人為愛情遺物找到最終的歸屬,自己便能得到好運,走出失戀陰影。

    陰錯陽差之下,我開始幫小蝦米完成她的遺憾清單——
    暴走北三環,浪漫熱氣球,神奇巴厘島……
    當完成清單上最後一項任務後,我跑去“前任博物館”,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反轉……

    後來的後來,我才知道,
    小蝦米,原來你才是我的小確幸! 

  • 戴日強

    作家、編劇、曾為小說閱讀網主編,現為夢生文化創始人。
    編劇作品《深圳合租記》、《緣來幸福》等;
    出版作品《深夜迷藏》《世界那麼美不如你好看》《臺北給我封直達的情書》《時光旅人》《木棉花又開》《你那麼好看說什麼都對》等長篇小說。
  • 文\戴日強

    七年一別流光速

    怎忍憶,太漫長

    半為浮名半虛妄

    已聞婚期

    伊人紅裝

    而君非新郎

     

    當時年少輕別離

    楊柳依依歸故鄉

    不復舊時模樣

    芭蕉夜雨

    一曲離殤

    小樓明月光

     

    多年前我回到老家泉州,回到平靜的洪瀨小鎮,聽聞前任要結婚的消息,默然感傷,填了一首新詞紀念青春的種種。

    那時候我還想寫一部關於前任的長篇小說,只不過這些年忙於創業沒有多少時間,一些瑣碎的時間都寫了短篇,長篇小說一直擱淺。

    去年我家的煲湯鍋破了,張軒洋感慨說: “前任留下的最後一個物品也壞了,是不是預示著和前任的故事也到此結束了?”有一次我跟宋小君聊天,他說每次乘坐地鐵都很害怕,因為當年他分不清哪邊開門時,前女友告訴過他,廣播說的左邊就是順著地鐵開去的方向的左邊,現在每次廣播聲響起,他都會看著車開去的方向,一路感傷。

    也許是受了身邊朋友的 “點化”,我便動筆寫了《前任博物館》,關乎前任,關乎你我,無論是對是錯,是愛是恨,過去的已然過去,新生活已經開啟。

    遇見前任,想說的話有很多,可話到嘴邊卻只剩寥寥幾個字: “你好前任,謝謝,再見。”

     

    這本書寫的是有關前任的奇幻故事,但內核並不是前任,而是尋找最初的自己,找回初心。

    長大以後離開家鄉,人生的旅途會遇到很多人,有的只是匆匆的過客,有的陪我們走過很長一段路,但終究還是離開了,最後發現這條漫漫長路我們依然要孤獨前行,和最初離開故鄉的自己一樣。

    有一次跟朋友聊天,他問我這些年故事的創作思路,我想了想,三十歲後我彷佛一直在尋找著那個奔跑在童年的稻田裡追風的少年郎,然後慢慢追憶著故鄉的古厝,追憶著洪瀨小鎮的雨季,追憶著長大後離開故鄉、去大城市尋找未來,卻發現找到的還是童年的自己的那些經歷 ……

     

    我在以前的很多故事裡寫過母親,《前任博物館》用了不少筆墨寫父親。從小到大母親會不吝言辭鼓勵我,而父親只要不罵我,我都可以開心一整天,所以從小特別怕父親,讀大學之前跟他的交流用十根手指頭都能數得過來,直到長大後才明白原來父親對我的關心是藏在心裡的,他用他的嚴厲陪伴著我長大。

    之後我很多次跟朋友們交流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長大了,有的說是回家時父親忽然給他倒酒,然後邊喝邊交流家事的時候;有的說是有一天父親忽然找他說商量點家里大事的時候 ……似乎中國的父子關係大同小異。而我則是有一天夜裡父親忽然找我談論家事,我有點納悶平時都是自己決斷的父親怎麼會找我商量,也就是在聊完後,我彷佛明白了父親開始把家庭的重擔移交到我的肩上,好像自己長大了,父親變老了。

    有一次我跟一個導演聊到這個話題,他說曾經有一個小女孩說她的父親不疼她。那年她離家求學,一家人在車站為她送行,最後她上車了,父親竟然背對著她不看她 ……導演已是兩個女兒的父親,他太懂這份情感了,馬上讓那個女孩子去問當時站在她父親身邊的人,看看當時她的父親在幹什麼。

    女孩去問了親戚,得知答案後,女孩馬上哭著打電話給父親。因為親戚說當時她的父親之所以背對著她,是因為他淚流滿面,不想讓女兒看見 ……

    這部小說裡的父親,雖然筆墨不多且把父親寫得比較 “刻薄”,但是我對父親的情感跟所有子女一樣,也藉此書跟父親說一句未曾說過的話:“爸,我愛你。”

     

    回到前任這個話題,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前任,無論當初是否在一起。

    而《前任博物館》是有一個有趣的故事,在書中我構想著來過博物館的人都走出了失戀的陰影。寫完以後,我希望讀者看完這本小說後都能走出前任的故事,迎接明天新升起的太陽。

    我一直在知乎上 “開車”,偶爾寫寫讀書時的故事,也會寫到“前任”。高中死黨“屎塊”發來當年的畢業照,裡面有我,有你,有伊人,就是沒有酒,何以慰風塵?

    “菜花”也看到了我在知乎上寫的故事,便來問我怎麼沒把他的故事寫下來。

    我說: “是寫你因為失戀剃光頭的事嗎?”如今已是孩子父親的他笑得跟傻子似的。

    歲月不止,青春不在。

    我自填的詩詞裡有這麼幾句:秋水漲愁闌珊處,往事如煙人如暮,夜深燈千戶。

    希望這本書能給正在這座孤單城市謀生謀愛的你我帶去一些慰藉,畢竟人生漫漫,無論你經歷了什麼,光芒依然照亮前方。

  • 楔子    初戀變成了我的前任

    第一章  人人都需要一場告別前任的儀式

    第二章  前任,我曾想跟你過一輩子

    第三章  你心裡是否住了一個不可能的人

    第四章  得認命遇見你就像肥尾效應

    第五章  男人的夢想都是為了姑娘

    第六章  我要和我的胃一起走出失戀

    第七章  姑娘分為妖精妹妹和菩薩姐姐

    第八章  “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第九章  不好意思,剛見面就喜歡你

    第十章  所有的故鄉都是遠方,長大後我們都在流浪

    第十一章 流水的女友,鐵打的兄弟

    第十二章 你若來,我滿手玫瑰迎你到月台

    第十三章 回到最初的自己,你還是一個英雄

  • ·世界那麼美,而正好你有空。
    ·人生就像是在點燈,一盞燈思念一個人,人生缺的並不是遇見,而是合適。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座城,藏著晚到的風,相逢的總會相逢,沒有誰會孤獨一生。
    ·前任,其實你並不知道:你來過我人生一下子,我卻記得一輩子。

    ·關於初戀,每個人都有一些說不出口的故事。
    初戀其實是一個很奇怪的胎記,因為之後的人生裡遇到的每一個人,好像都有他或她的影子。
    記得死黨胡蘿蔔跟我說過:男人之所以忘不了初戀,是因為沒跟初戀一起為愛情鼓過掌。這點我並不完全同意。
    而我的初戀,我第一次遇見她時在讀大一,那是一個飄著桂花香的夜晚,我原本跟舍友約好去網吧,卻因為會畫漫畫被宣傳部的學姐徵用去當苦力畫板報。
    一到現場我才發現,整個文學院的大廳就我一個人,周圍是四五塊大黑板。我抱怨了幾句後,就開始塗鴉。
    我原本以為整個晚上都會浪費在這裡,耳邊卻忽然傳來一陣動聽的歌聲,那是王菲的《紅豆》。
    窗外月光皎潔,花香四溢。我尋著歌聲一路走過去,竟然發現還有一個美女在黑板的另一端畫畫。我很想過去打個招呼,卻又不忍打破此時此刻的安靜,或者說當年的我太過羞澀,不懂得如何搭訕。
    她的側臉就像是姑蘇城外的鐘聲一樣,如此美麗卻又如此遙遠。
    彼時,我仿佛明白了什麼叫一見鍾情。                                                                                                                             ·養好腳後我並沒有第一時間去找小蝦米,倒不是勇氣消失了,而是想先去前任博物館拿回不該放棄的東西——郵戳本。
    可是小娟告訴我郵戳本已經被人拿走了,無論我怎麼追問,她也不告訴我是誰拿走的。
    我非常憤怒,差點就火燒博物館,不過看到她冷冷的眼神後馬上就淡定了,只能灰頭土臉離開,快走到門口時她問了一句:“你今後有什麼安排?”
    我遲疑下說:“做完遺憾清單裡的最後一個任務,然後回家。”
    說完後我笑了笑,她也會心一笑。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回家”這兩個字,不過想想也對,回家還需要什麼理由?
    很多時候我會在想,作為一個在外流浪這麼多年的人,是不是當初選擇了北漂就回不去了?是不是必須在北城買房落戶紮根?
    我滿懷熱情來到這個燈火輝煌的城市,帶著我的夢想在這座城市謀生謀愛,雖然這座城市給過我太多失望,但是我依然愛這座城市。
    我把我的青春獻給了它,它卻不愛我,甚至我奮鬥了十年也依然沒有歸屬感,每當跟別人聊天,他們總會問我買房了嗎?
    我能說我買不起嗎?
    我沒買房,我在北城是不是就沒有家?
    我本以為那些世俗的觀念跟我無關,因為還有愛情和夢想支撐著我不斷前行,可是過了二十五歲,逼近而立之年才發現,原來自己並沒有擁有什麼。而選擇留在家鄉的同學已經結婚生子,開著小車在小城鎮裡過著舒適的生活,然後我才明白,人所能承受的苦是如此淺薄。
    十八歲的時候覺得愛情要像戰鬥一樣,相愛相殺,要麼你征服我,要麼我馴服你。
    二十五歲的時候覺得愛情是團購的電影票,期許的電影到了上映的時間,就一起去看,慢慢走入幸福的殿堂。可到最後我才懂得,人有可能約不到,電影票也是可以過期的,就像是愛情也是可以死去的。
    三十歲了我才明白,愛情是一場修行。奈何如今自己道行深了,緣分卻淺了。
    我累了,突然想回家了……                                                                                                                                            ·小蝦米,念你,想你,晚安,你可否聽見?                                                                                                                          ·而立之年的我,已近花甲之年的父親,以及芸芸眾生的你我都一樣,誰年少時沒有點年少輕狂的夢想?只是長大後被現實的殘酷磨得一點脾氣都沒了。回頭想想,忽然發現這個英雄夢廉價得不值一提,還要時不時被嘲笑一下,就像是小時候調皮留在身體上的傷疤,時刻提醒著你。可你還是不願意這夢醒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