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絲絲入口(簡體書)
絲絲入口(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 75157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我愛你,若愛而不得,我便徐徐圖之;
    若徐徐難求,我便將愛拆成一絲一縷,絲絲入口。


    一場轟動金融界的專訪,蘇喬與顧庭深重逢。
    她拋開往事,他步步緊逼:“有個問題想問蘇小姐。”
    蘇喬:“您說。”
    顧庭深:“愛而不得,該怎麼辦?”


    多年前,蘇喬愛上了顧庭深,即便跟他沒有結果,
    可是,他英俊多金,瀟灑肆意,還霸道強勢,
    青春裡遇見這麼一個優質總裁,蘇喬此生無憾了。

    然而,誰來告訴她一下,為什麼分手三年後再見顧庭深,她居然被綁到民政局領證?!
    領證也就罷了,為什麼還整天各種身體力行地逼著她生孩子?!
    生什麼孩子呀?
    三年前她就生過一個了,他還想要她怎樣哎?

  • 夏夜微涼

    山東青島人,熱愛文字如同生命,已出版青春小說《一往而深》。
    擅長以優美的文筆和深情細膩書寫各種纏綿悱惻的故事,文風暖虐結合,情節緊湊新穎,深受讀者喜愛。
  • 第一章:別來無恙
    他說,我想問問蘇主播,愛而不得應該怎麼辦?
    第二章:為她瘋狂
    愛醉人,卻也最傷人。
    第三章:你給我滾
    他說,我娶你。
    第四章:跟去培訓
    別說話了,再說話我就親你。
    第五章:互相傷害
    她的追求者捧著一束火紅的玫瑰出現。
    第六章:她不愛他
    她說,我從來都沒有愛過他。
    第七章:劃清界限
    我不想跟不愛的女人在一起將就。
    第八章:單身男人
    要麼你現在跟我去領證結婚,要麼你乖乖聽我的話。
    第九章: 跟我領證
    他的眼裡就再也看不到別人了。
    第十章:名正言順
    整個領證過程蘇喬都是渾渾噩噩的……
    第十一章:你儂我儂
    以後生生世世,他們都帶著夫妻一場的印記了。
    第十二章:護她周全
    對我來說你勝過這世間的一切。
    第十三章:孩子曝光
    對不起,偷偷瞞著你生了個孩子。
    第十四章:一夜未睡
    他有太多的感動。
    第十五章:共同面對
    他真正的快樂,是從遇到蘇喬開始的。
    第十六章:一家三口
    以後,只有生死,才能將他們分開了吧。
  • 第一章 別來無恙
    煙城廣電大廈。
    財經頻道的直播間。
    一場針對煙城金融界風雲人物顧庭深的專訪正在進行著。顧庭深一身鐵灰色高級定制西裝,眉眼冷凝而又英俊,氣質內斂而又沉穩。
    面對著對面女主持人的提問,他見解獨特而又談吐優雅。
    一切都順利進行著,直到女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問完。
    就在所有人都在做直播結束的準備工作的時候,顧庭深卻忽然挑眉看向對面的女主持人,向她發問,“蘇主播問了我這麼多問題,我也有個問題想問問蘇小姐。”
    女主持人名字叫蘇喬,是電視臺剛從國外聘回來的財經頻道當家女主播。在國外她播財經新聞,以形象大氣、見解獨特、觀點鮮明而受人喜愛,也算是小有名氣,所以才會被電視臺青睞,特意重金聘了回來。
    而這次對顧庭深的專訪,則是她回國之後第一次主持的節目。
    此時,面對著顧庭深突如其來的發問,她美麗的面容上看不出一絲的驚慌,依舊那樣鞠著得體的笑容禮貌回著,“當然可以,顧總請說。”
    在得到了蘇喬的允許之後,顧庭深微微勾了勾嘴角,聲音清朗地發問,“我想問問蘇主播,愛而不得應該怎麼辦?”
    蘇喬微怔之後又不動聲色地笑了起來。她長得很美,再加上因為要上鏡而化了妝,眉眼愈發漂亮奪目,這樣一笑頗有幾分妖嬈的風情,“顧總,我們這是財經節目,您問我這種情感問題,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
    顧庭深勾唇淺笑,只不過他的那些笑意完全沒有到達眼底,“雖說是財經節目,但是關於情感問題,尤其是我的情感問題,想必很多觀眾都願意繼續收看下去。你放心,不會影響收視率的,即便影響了,我也花錢給你買上來。”
    他語氣囂張而又霸道地說著,非要逼蘇喬給出一個答案來。
    蘇喬:“……”
    “所以,蘇主播可以放心回答了。”他步步緊逼,一雙黑眸深邃濃沉,就那樣盯著她等著她的答案。
    蘇喬逼不得已,只好作答。
    “愛而不得?”她淺笑著看向對面的男人,語氣灑脫:“這年頭哪裡有什麼愛而不得這回事啊?得不到就放棄吧,畢竟人生苦短,何必為了一個自己得不到的人浪費時間和精力呢。”
    蘇喬的話落下之後,所有人都能明顯察覺到向來喜怒不形于色的顧庭深臉色沉了幾分,台下的一眾電視臺高層各自暗撫著胸口要嚇出心臟病。
    幾秒後顧庭深薄唇微勾,嘴角溢出一絲冷笑來,“蘇主播這個回答很好,不過我卻覺得,愛而不得的時候,掐死那個不知好歹的女人會更好一些!”
    他這樣說完之後就起身離開了,直播間的氣氛一度很是尷尬。
    不過幸好專訪也已經完成了,後面沒有再需要顧庭深配合採訪的了。
    “顧總是我採訪過的人中最幽默風趣的一個了。”蘇喬落落大方地結束了這次直播專訪。因為顧庭深的離去,原本待在直播間的台長、頻道總監以及製片人等高層都跟著離去,追隨顧庭深的腳步阿諛奉承。
    直播是晚上八點開始的,這會兒已經快要九點了,蘇喬簡單收拾了一下就下班了。
    她現在特別需要休息,因為她全身都沒有什麼力氣了。剛剛那場直播,外人看到的都是她如何得體大方,可沒有誰知道,她一顆心咚咚跳得如同擂鼓一樣,如果嘴邊的話筒再往下一些放在心口的位置的話,想必那些心跳聲都能清清楚楚地傳出來。
    回到自己的住處之後,她先洗了澡,然後開了一瓶紅酒窩在沙發裡自飲自酌起來。
    門鈴響起的時候她微微皺眉,不知道是誰大半夜地來找她。她才回國沒幾天,她的這個住處應該只有她哥蘇牧野知道。
    起身走到玄關處,透過貓眼往外看。
    門外站著的男人讓她秀氣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前,他們在電視臺的直播間裡面對面做著專訪呢。蘇喬以為他應該隨台長和電視臺的一眾高層出去應酬了,沒想到他會出現在這裡。
    完全不想理他,可是又沒法任由他大半夜的一直按門鈴擾到鄰居,於是思索過後開了門。
    她臉上掛著疏離得體的笑容看向他,“顧總,有事?”
    門外的男人沒有回答她的問題,直接長腿一伸就跨進了門裡,男人深沉的眼底裹著無法阻擋的霸道。
    蘇喬沒想到他會這樣沒有禮貌地闖進來,後退了一步之後調侃著:“顧總,您這樣大半夜地出現在我一個單身女性家裡,似乎不太合適吧?”
    顧庭深沒有理會她的調侃,毫不客氣地就伸手過來摟住了她的腰,轉身將她按在了身後隨之關上的門上。男人的呼吸呵在她耳畔,聲音低迷而又沙啞:“有什麼不合適的?”
    他邊這樣說著邊眯著眼去吮她的耳垂,那是她身上很敏感的一處,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當那抹熟悉的戰慄劃過全身,蘇喬真的惱了,用盡全身的力氣推著他:“顧庭深,你幹什麼?放開我!”
    “我幹什麼?”
    男人堅硬的身體強勢地將她緊緊釘在門板上,他的聲音放肆而又不要臉,“當然是想你。”
    蘇喬覺得顧庭深真的是個神經病,瘋子。
    他們都分手三年了,她這剛回國呢,他就三更半夜地跑到她家裡,不是神經病是什麼?
    她當下就氣得想繼續推他,有人卻比她動作更快,探手過來就扯開了她身上的浴袍。蘇喬想掐死他的衝動都有了,急急忙忙想要護著自己,他卻將她的雙手牢牢制住就那樣往門上一按,女孩子美好窈窕又誘人的身段就那樣被他欣賞了個徹底。
    他喜歡前面鏤空的款式,她現在穿的就是。
    蘇喬歪頭躲開他的親吻咬牙冷笑:“你別自作多情了,誰按照你的喜好來了?我的款式多得很,只不過今天正好穿了這套而已!”
    “嘴硬!”他只丟給她這樣兩個字便狠狠含住了她的唇吻了起來,蘇喬絲毫沒有掙扎的餘地。
    男女力道過於懸殊,蘇喬掙脫不出來,他又熟知她身體每一處的敏感,用盡了他所有的技巧撩著她,兩人最終糾纏在了一起,臥室的大床裡一片旖旎。
    事後,顧庭深靠在床頭抽煙,煙霧繚繞中他冷峻的眉眼一派平靜,跟旁邊氣急敗壞的蘇喬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蘇喬當然氣急敗壞,莫名被人給睡了,她怎麼能不氣憤?沒報警告他已經不錯了。
    一肚子的火氣需要發洩出來,於是就那樣裹著被子坐在那兒,微微勾起嘴角沖旁邊的男人吐出揶揄的話來:“顧總,年紀大了腎有些虛啊。”
    她這番話是在毫不留情地嘲笑他剛剛在床事上的表現。顧庭深聞言按滅手中的煙頭冷冷瞥了她一眼:“不服是嗎?”
    蘇喬笑得很是妖嬈:“當然不服,這幾年在國外那些男人可都無比的勇猛呢……”
    她的話還沒說完,下一秒人就再次被他給按在了大床裡,他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他的腎到底虛不虛。
    蘇喬被他折騰得渾身要散了架,完全沒有任何力氣跟他對抗什麼,就那樣被他緊緊摟在懷裡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晨蘇喬還要上班,所以鬧鐘一響她就準時醒了過來,雖然她渾身酸疼,一點都不想醒,但她更不想自己上班遲到。
    淩亂的大床,散落一地的衣物,有女人的也有男人的,提醒著她昨夜的瘋狂。
    身邊床畔已沒有人,不過外面廚房卻傳來做飯的聲響。蘇喬嘴角勾起了一絲自嘲的冷笑,然後冷著臉起身去了浴室。
    洗漱完畢穿戴整齊並且給自己化好了妝,蘇喬這才出了臥室。
    她穿一身駝色長款大衣,腰間系帶勾勒出她窈窕的腰肢,腳下踩著高跟長靴,氣勢逼人。短髮微卷,妝容明媚,慵懶而又嫵媚。
    顧庭深正好端著做好的早餐從廚房裡走出來,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襯衫和西褲,雖然簡單,卻也難掩他身上那種獨屬�成熟男人的魅力和氣質。
    顧庭深今年三十五歲,男人到了他這個年紀,已經不需要華麗的衣衫去襯托他們了,而是他們本身的氣質,那種經過歲月打磨後沉澱的內斂穩重,賦予那些衣衫不一樣的味道。
    顧庭深看了一眼她明豔動人的裝扮平靜說著:“坐下吃早餐,試一下牛奶燙不燙。”
    男人若無其事的平靜模樣刺得蘇喬眼睛生疼,大腦一瞬間失去任何的思考能力,就那樣上前一步端起那杯牛奶,揚手就潑在了他身上。他那一身昂貴的襯衣瞬間沾滿了乳白色的牛奶痕跡,使他整潔乾淨的形象瞬間邋遢了下來。
    潑完他之後蘇喬就那樣看著他冷笑:“顧總,便宜也占了,流氓也耍了,你是不是該滾了?”
    顧庭深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看得出來他的情緒很差,換作任何人,很突然地被這樣潑了一身的東西,情緒也不會好到哪裡去,更何況還是向來冷漠不好接觸又有潔癖的顧庭深。
    蘇喬卻是不在乎的,她向來就很知道怎樣能惹怒他,現在她不過是在做著那些惹怒他的事情而已,畫著精緻妝容的面容就那樣揚了起來,冷漠而挑釁地迎向顧庭深陰沉的視線。
    蘇喬以為他會勃然大怒,然而他只是在最初目光陰沉地瞪了她半晌之後,便垂眼抽了一旁的紙巾過來,一臉淡然地擦拭他胸前的痕跡。
    蘇喬一時間覺得胸口堵得慌,懶得再跟他繼續耗在這裡浪費時間,拎著自己的包就蹭蹭走向了門口玄關處,邊走著邊頭也不回地對他說:“既然顧總喜歡這裡,那就留下來好了,我走!”
    話音落下的時候,她人已經摔門而出了。
    雖然蘇喬離開煙城三年,但她一直聽說,顧庭深這三年一直跟宋璿這個他母親認可的女人曖昧著,更有傳言說他們馬上要訂婚了。
    這樣一個男人,跑到她家裡來跟她做愛跟她曖昧,蘇喬很想問問他,是不是上錯了床認錯了人。
    亦或是,在他顧庭深的眼裡,她蘇喬就是這樣賤,隨隨便便輕而易舉就能睡到,而且睡完之後還可以若無其事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
    蘇喬想起剛剛他那張雲淡風輕的臉,就覺得心頭冒火。
    而在小公寓的餐廳裡,顧庭深對著桌上自己準備的早餐沉默了半晌,最終淡定坐了下來細細品嘗,似乎剛剛蘇喬的行為絲毫沒有擾亂他吃早飯的心情。
    因為被潑了一身牛奶,顧庭深隨後吩咐助理給他送了套新的衣物過來,在蘇喬的浴室裡重新洗澡換上新的衣衫。離開的時候經過蘇喬樓下,他將那件被她潑髒的襯衣連同自己之前穿的那身西裝一起送到了她樓下那家乾洗店。
    蘇喬一到公司,昨晚專訪的收視率剛好出來,同時段收視率第一,而節目最後顧庭深主動發問的那個情感問題收視率又是整個節目的最高。真應了顧庭深那句自大的話,觀眾都對他的情感生活很感興趣。
    收視率出來之後,所有參與這個專訪的工作人員都松了一口氣,歡呼了起來,“蘇喬,你簡直太棒了!”
    “Perfect!”
    “你們知不知道,昨晚直播的時候我都緊張到被汗濕透了!”編導小姑娘這樣扯著自己的衣服說著,聲音都快要哭出來了。
    沒有人知道他們做這場專訪要承受著多大的心理壓力,不為別的,只因顧庭深這個人太冷酷,太不近人情了。
    他是從來不接受任何採訪的,不然他在煙城商界縱橫這麼多年,也不會第一次上訪問。
    因為拿到了給他做這個訪問的特權,台裡的領導們都高興壞了,然而他們一眾負責這次專訪的小職員卻緊張到幾乎夜夜都睡不著覺。如果是錄播的話還能好點,萬一中間出了什麼意外,他們後期還可以剪輯修整,然而是直播……
    最要命的是,在定下這個節目之後他們跟顧庭深那邊聯繫,希望能提前對一下採訪稿,但是顧庭深那邊給出的答案是顧庭深太忙,沒時間對什麼採訪稿,還說什麼到時候臨場發揮就行。
    每個人都要瘋了,哪有這樣做節目的?
    這不是在做節目,這是在刁難!
    然而主持人蘇喬卻全程淡定,不停地安撫著他們要放鬆,還說什麼大不了這次弄砸了,他們被炒魷魚就是了。他們叫苦連天的同時也不得不感歎,這位新上任的美女主播心還真大。
    如今直播終於結束,並且還挺順利的,雖然直播末尾的時候顧庭深問了那樣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但蘇喬的應對也出奇的得體大方,所以他們可以說是圓滿完成任務了。
    然而收視率奪魁了,風言風語也就跟著出來了。
    昨晚專訪最後,顧庭深問向蘇喬的那個愛而不得的問題,讓兩人之間充滿了曖昧的味道。當年輕美麗的女主播遇上英俊富商,那絲曖昧瞬間就被敏感八卦的人群給捕捉到了。
    當天晚上蘇喬一下班,就被電視臺前等待的記者給圍住。
    他們開門見山地就問她跟顧庭深什麼關係。蘇喬漂亮的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容,語氣和表情也都很輕鬆,“就是採訪者和被採訪者的關係啊。”
    又有人尖銳指出,“那顧總為什麼會拋出那樣愛而不得的問題?”
    蘇喬笑了起來,“那你們可就要問顧總了,問題是他問的,我怎麼可能知道他怎麼想的。”
    機智地將這個棘手的問題與自己完全劃清界限,輕鬆脫身。
    在此之前,顧氏大樓前,同樣被圍住的還有顧庭深。
    記者們也向顧庭深拋出了跟蘇喬同樣的問題,顧庭深給出的回應是面無表情地抬手招了公司的保安來,一股腦兒將他們全部給驅趕開,為自己辟出一條通道來,優雅從容地坐進了車子裡,揚長而去。
    這是顧庭深面對記者一貫的作風,記者們也無可奈何。
    驅車穿梭在夜色中的顧庭深,隨後用手機回看了記者們對蘇喬的採訪。嗯,她那句輕描淡寫的採訪者和被採訪者的關係,成功激怒了他。車頭調轉,就那樣朝著某處公寓疾馳而去。
    夜裡十點,家裡的門鈴再次被一下接一下地急促按響。
    蘇喬知道來人會是誰,淡定前去開門。
    門外是挾著一身寒意的顧庭深,不知道那寒意是來自外面的夜色,還是他自己本身帶的。
    與前一晚不同,這一次蘇喬大方地開門將他給讓了進來。
    顧庭深進門第一件事就是將她抵在牆邊冷聲逼問,語氣切齒,“跟我只是採訪者與被採訪者的關係?”
    蘇喬雙手抱臂環在胸前語氣輕鬆地反問,“難道不是嗎?”
    顧庭深從鼻腔中發出了一聲冷笑,冷峻的眉眼快要逼到了蘇喬的鼻尖,“那我睡過你兩年,又怎麼解釋?”
    “甚至就連昨天晚上,我們也睡在一起,而且我還讓你欲仙欲死,你怎麼不跟媒體說一下?”他的話露骨外加不要臉,語氣更是肆無忌憚。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